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回 初战异族

    寒风依旧那样吹着,此时的天时,对刘明的部队来说,真真的,大是不利!

  这些游牧民族,常年在这里生活,早就适应了这里的气候。他们的衣服前脸都是整片皮子做的,开襟开在侧面,防风,防寒的性能非常好。

  而刘明的部下,那些幽州各地调来的兵马还好说,基本上都是粗布的号衣,有幅皮甲的,都是有点身份的校佐。虽然这些东西对防御力来说,帮助不大,可是防寒倒还就和。

  可是!刘明手下最为精良的士兵,那些虎啸山庄一手训练出来的重步兵,这一下可就吃亏了。他们的盔甲都是钢铁所治,虽然防御力出众,可是这防寒上就差了许多。这些重步兵中,长枪手,长刀手,匣弩手都还好说,盔甲不重,一直都是穿在身上的,因天气的原因,个人都加了御寒的装备,此时的变化不大。可刀盾兵就遭大罪了。他们的铠甲最重,平时行军之时,都是置盔甲于车上,轻装前进,刚才刘明传令备战,这些刀盾兵就好一通忙乎,脱掉御寒的衣服,换上盔甲。好在这些刀盾兵平时训练有素,此时都非常利落的换装已毕,列好阵型,应付了溃军的冲阵。可现在有一些时候了,这些钢铁所治的盔甲,已经把这些刀盾兵的内衬都冻透了,严寒对刘明的士兵就是一大威胁。

  所以,天时不在刘明一方!

  再说这地利,刘明一路行来的土道,不过是行人常年行走,踩出来的道路,四野一片空旷,只有一些野草,无险可守!

  在这样的旷野上,一面是无险可守的步兵,另一面是惯于纵横草原的游牧骑兵!可想而知,地利也不在刘明这一方!

  至于这人和,对于刘明一方来说,也不占优势。

  对面这些游牧骑兵,是刚打了胜仗,是追击败军而来的初胜之师,士气正高,而刘明手下,只有那些原先虎啸山庄一手训练出来的士兵,对刘明忠心不二,而且对刘明有着盲目的信任!可其它的两万幽州兵,都是刚从各地征调来的,来的时间不久,只是刚刚经过这些日子的短暂磨合,互相的行走、队列、厮杀只不过是能相互配合罢了!绝对谈不上默契和对刘明的死忠!

  最后才兵力方面,常理上野外战中,一万的骑兵可以歼灭五倍的步兵,而此时的刘明还不到三万的人马。

  兵力之上,刘明也不占优!

  如此看来,刘明和异族骑兵的这场野外遭遇战,刘明天时、地利、人和、兵力都处于下风,那么刘明是必输无疑的了!

  可是,这也不是绝对的!战场之上,局势千变万化,哪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又有谁能猜测的到胜利的女神,今天又会冲谁微笑?这就是战争中最迷人的,也是最残酷的!庙算多者胜,庙算少者败!那不过是整体战役的决策,可在局部战斗中那变化可就太多了,谁又能算的尽呢?

  此时的战斗就是这样的一个具体体现!

  四散出击,快速进攻,这本是游牧民族长期对抗弓箭手发展出来的一种战术。

  平常这些骑兵往往是在弓箭手射出一两箭的时候,就已快速冲到了弓箭手的近前,对这些弓箭手展开屠戮。

  可是,此次率领幽州弓箭手的是黄忠,那黄忠对于开弓射箭,真是研究到家了。他计算过风力,在那些游牧骑兵距离两百步的时候,就命弓箭手对空抛射。往常弓箭手都是在阵前张弓平射,待射出几箭后,就躲回步兵的后面。而现在,这些弓箭手直接就在步兵的身后,在黄忠的口令下依次开弓放箭,射得好痛快!而且由于刘明偏爱远程的攻击部队,这两万的幽州兵中倒有五千是弓箭兵。这些弓箭兵就按这以前大伙讨论的那样,统一组成了五个千人队,都由黄忠指挥。

  此时,密集的箭雨五连击,随着黄忠的号令,倾泻到了前方,那些游牧骑兵的头上,虽然这些游牧骑兵都是分散开来的,而且他们冲击的速度都很快,可是他们那简陋的装备,单薄的衣服,并不能给他们提供有效的保护,在如此统一的覆盖射击下,大片的骑兵还是倒下了。

  即使如此,大部分的游牧骑兵还是冲到了百步之内,可是等候多时的匣弩手可得着出手的机会了,在命令下,匣弩手搂动了弩机,每匣三十六支的弩箭,铺天盖地的射了出来,如同满天的蝗虫一般,遮住了日光,只不过,这些弩箭收割的并不是粮食,而是一条条的人命!百步的距离,两轮的匣弩,构成了一道死亡的生死线!绝大部分游牧骑兵倒在了这里!

  可是这样的情况下,这些骑术精湛,箭术熟练的游牧骑兵还是在死亡前射出了羽箭,更有众多的骑兵冲到了刘明阵前!

  在远处率领着一千多骑兵督战的异族首领,看到此时才放下心来。虽然骑兵冲锋付出的代价,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可是毕竟这些骑兵还是冲到敌人阵前了,现在就等着骑兵对步兵的单方面屠杀吧!

  可是!出乎人意料的是,那些游牧骑兵冒死射出的羽箭,并不能给全身披挂的刀盾兵带来任何的杀伤力!而且,由于这些游牧骑兵都是四散冲过来的,虽然他们这样避免了更大的伤亡!可是,他们这个本来就分散的队形,再加上在冲过来的途中,又倒下了许多!以至于,此时冲过来的游牧骑兵对刘明刀盾兵所结的盾阵,根本就形成不了有效的冲击力!那些勇敢的,可敬的游牧骑兵就算是奋不顾身的以自杀式的方法,连人带马的撞倒盾墙上,也破坏不了后面带有立木支柱的盾阵!而那些挥舞着砍刀,用力砍向刀盾兵的游牧骑兵,更是白费了力气,以他们那些多为铜质材质,和部分铁质材质的砍刀,如何毁坏得了刀盾兵的钢质铠甲?而此时,置身于刀盾兵后面的长枪手就会借机,一枪一个的刺死那些游牧骑兵!

  惨烈战斗在进行着。可此时,绕到侧面的张飞和拓跋鹰,他们突然发起的猛击,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张飞和拓跋鹰带着强骑兵和突骑兵的出现,战争进行曲可以算是画上了一个休止符!剩下的,不过就是再次的上演你追我跑的追击战!只不过,这次换刘明的强骑兵和突骑兵追击异族的游牧骑兵罢了!

  那些游牧骑兵,来的时候万多的人马,可是逃跑的时候,不过一两千骑,可谓损失惨重。

  要说,刘明是绝不放心让张飞他们这些骑兵孤军深入的,也绝对不会率大队的人马,紧随其后的!穷寇莫追这句话,刘明可是没少听!可是,张飞他们已经快马追了过去,刘明要是不率大队人前去接应,刘明岂不是更为的担心!

  骑兵追步兵,好追。可步兵追骑兵就难比登天了。刘明领着大队的人马,又走不开。鸣锣?那才瞎鬼了!刚才是两军混战,张飞他们冲到游牧骑兵之中,借着自己优势的装备,对那些游牧骑兵展开屠戮,此时张飞他们,早尾随着那些游牧骑兵跑得没影了,鸣锣也得有人能听见才成。

  刘明只得让传令兵快马赶去传令,告诉张飞收兵,穷寇莫追!自己领着关羽等人率大军快速前进,接应张飞!

  一个时辰后,刘明终于率大军,赶上了张飞他们。而此时的张飞他们正在肥如城外的一座大营内,收缴着战利品。原来,张飞所率领的强骑兵由于负重比较大,并不能追上那些亡命而逃的异族游牧骑兵,只有拓跋鹰所率领的突骑兵,才能追上这些游牧骑兵。

  而这一万多的游牧骑兵,也并不是前来帮助张举的,异族人的全部人马。这些异族人此次出动的,大约有两万多的人马,在击溃那些幽州军队后,大部分前去追击败军,可是还有一万来的游牧骑兵留了下来。

  万幸的是,这下留下的游牧骑兵,都忙于收刮他们刚刚攻打下来的这座幽州兵大营内的粮草辎重。而那些异族人的部落首领,则讨论着如何进行分帐!

  而恰恰就在这个时候,追击败军的游牧骑兵逃了回来,而紧接其后的拓跋鹰率领的突骑兵,也紧咬着那些溃败的游牧骑兵的尾巴,追了进来,驱赶着这些败逃的游牧骑兵冲过了这座幽州兵大营,同时对大营内无丝毫准备的,那些留下来的异族骑兵,展开了无情的屠戮。

  稍候,张飞的强骑兵赶到。又对这些刚缓过来的得留守游牧骑兵展开了冲锋。在正面交锋下,两军硬碰硬的对垒,游牧骑兵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张飞所率领的而且还是装备精良的强骑兵的!

  何况此时这些留守的游牧骑兵刚经过突骑兵的洗礼,还没明白过味来了。就这样,留守的那些游牧骑兵,在那些溃败的,只剩一两千骑的自己人带领下,被张飞和拓跋鹰各率的五营强骑兵和突骑兵击溃了。

  惊慌失措的游牧骑兵,仓惶而跑!

  而张飞此时,也接到了大哥刘明传来的命令,又深切地知道了自己所率领的强骑兵,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那些仓惶而逃的游牧骑兵!

  所以,张飞也就收拢了部队,派出了警戒哨兵,开始清扫战场,盘点胜利果实,这些都是刘明再三强调过的,此时也就习惯成自然的实施了。

  刘明追上来一看,张飞他们不仅没事,而且还有击溃了一万多的敌军,更缴获了粮草、辎重无数!马匹也有三四千匹。大喜过望。稍微说了张飞一下,警戒张飞要小心谨慎,就开始表扬了众将得勇猛顽强。张飞知道大哥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也被刘明念叨惯了,根本就没往心里去,耳朵自动过滤的刘明的话语,兴高采烈的吵着让刘明摆酒庆功。

  刘明哪有不允的道理。当下命令士卒安营下寨,准备摆庆功酒!可是,刘明也知道此时正是两军对垒之时,决不能饮酒误事!同时传令,各将士每人只能饮酒一碗,待破敌安定之后,在让大家尽情一醉。

  行军打仗之中,能有一碗酒,就是很不错了。这些将士都很知足的欢呼着。唯有张飞把刘明叫到了一边,不断的磨着刘明要酒喝。这区区的一碗酒哪够三爷喝的,反倒会把三爷的酒虫钩出来。刘明听完张飞诉苦,心中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以张飞的酒量,这一碗哪够呀?可是也不能厚此薄彼呀!于是刘明让张飞带着旁边一支护卫着刘明的,另一个酒量大的典韦,一人带一坛酒,躲到别的帐内,偷着喝起!

  张飞知道军中的规矩,本以为不会求下来,没想到大哥竟然答应了,大喜过望,带着典韦就要躲到一边喝起。

  可是,没想到典韦竟然不同意,那典韦言道:“吾家身系护卫主公之责,岂可贪酒,误事!三将军欲要饮酒,自行前去就是。吾家还要随侍在主公左右,以策主公之安全。”

  张飞一看典韦不去,怕自己也喝不成了,对着典韦说道:“这是那话说得?现在我们刚打了胜仗,我大哥又是在大军保护之下,哪里来的危险?何况我大哥功夫比我还高,哪里还用得到别人保护?我大哥命令别人都只能喝一碗酒,独独让你我二人可以各饮一坛,岂不是对你我二人的格外爱护?你那能辜负我大哥的一番好意?你还是随我喝酒去吧。大哥这里不会有危险的!大哥,你说是不是?”张飞怕说不动典韦,又撤上了刘明。

  刘明也只好帮着张飞劝说典韦。

  典韦在刘明和张飞的极力劝说下这才随着张飞前去饮酒。

  刘明送走了张飞二人,又重新回到大帐,此时有人报,辽东骑督尉公孙瓒,拜会幽州牧大人。

  

  

第八十七回 初战异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