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杨府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李世民、窦建德、王世充、李密、萧铣、张须陀、李靖、苏定方.....大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又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隋末天下,群雄争霸,美人似玉,江山如画,唯强者可居。魂系千年,权门庶子,黄沙百战,气吞万里如虎,对面李唐的强势兴起,他敢与之争夺天下否?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Fning.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419026392.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安洋他爸爸.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李治你别怂在线阅读
“陛下非要与本宫作对吗?”武后凤眼含煞。 李治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吞了口口水道:“朕不敢……不对!李卿,李卿何在?” 三朝功勋之后李钦载窜了出来,按住了李治不断后退的身躯,沉声道:“陛下,别怂!” 李治仿佛找到了救星,拽着李钦载的袖子低声道:“朕不怂,一点都不怂,李卿,朕授权你帮朕教训她!”
贼眉鼠眼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我爹是土皇帝在线阅读
武德九年,承上启下的一年。 所谓的盛世大唐还远远没有到来, 还好,冯智彧他爹是冯盎,岭南的土皇帝。 但为了逃避包办婚姻,冯智彧不得不透露了一点点, 然后他的生活就不得安宁了。 冯智彧:不娶公主行不行? 李世民:浑身贴膏药,你毛病还不少?
唐伶仃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在线阅读
被废、被贬、惨?李承乾表示,这个三连击套餐,爷不吃。二一世纪的理工男穿越到大唐,成为太宗长子李承乾。他觉得既然不能当太子,不能当皇帝,那就当个熊孩子倒也潇洒。
马龙藏海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开局绑架太平,我守捉三十年在线阅读
边防老兵裴绍卿穿越到了唐高宗年间,变成了河东闻喜裴氏的一个旁支子弟。 而且一穿越过来就以守捉郎身份卷入到绑架太平公主的泼天大案,为了自救,裴绍卿展开了一系列的神之操作。
寂寞剑客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开局绑架了隋炀帝在线阅读
重生隋末。 开局在深山老林,一个人两亩地,许牧目标很明确,种植粮食,忽悠人口,努力造反。 但农民好忽悠,读书人不好忽悠。 在许牧正缺读书人的时候,哨兵抓到了两个老头。 “老杨,老来,大隋没救了,跟着我干吧!” “未来你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杨广和来护儿懵了,看着兵精将猛,粮草盈仓的万民城,莫名其妙成为了建筑设计师。 一代基建狂魔,就此上线。 读者群已建立:314907124
回唐等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王子安只想当个闲散的富贵闲人,赚点小钱,弄点小菜,喝点小酒,吹个小牛,交一二……个红颜知己…… 你们这一个个瞎震惊啥呢? 你们这一个个瞎凑乎啥呢? 我真不想娶…… 额——长乐公主? …… 那也不是不行……
坐望南山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面首开局在线阅读
新书《唐朝大侦探》,请支持! ………… 天宝九年,乱世将至。 陈子墨来到这个世界,从低等仆役一跃成为杨家女婿,杨贵妃成了大姨子,杨国忠成了大兄。 凭借杨家的身份地位,陈子墨在朝堂混的风生水起。 认识了“李杜”,与他们交朋友;被李林甫一党视为眼中钉;被李隆基视为生财童子。 然而,他没有忘记,安史之乱即将来临。 罪魁祸首安禄山到底该不该杀? 腐败的唐玄宗到底该不该救? 平庸的太子李亨到底该不该扶? 杨玉环能不能避开马嵬坡的命运? 凭借一已之力应该如何在乱世自保? 历史的进程是否应该用蝴蝶翅膀煽动? ………
隐剑迟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李世民找我当大官在线阅读
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想当我老子? 不行不行,带你赚钱就好了…… 啥?推荐我做大官? 咱考虑考虑……
风中之客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混在初唐在线阅读
杨恒,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就是在过斑马线的时候,也要在绿灯亮了再观察八遍,直到确认两边没有闯红灯的车辆,还有快速拐弯的车辆的时候,才会迅速通过,可他就是如此小心,可还是在一个冬天出事了!   “哆哆哆,哆哆哆,啊,好冷,好冷,让我点上炉子好好睡一觉,”……   “啊呀,不好,忘记把窗子给开一点缝隙了,这,这,我怎么动不了了……”杨恒发现自己有些煤气中毒了……
活着就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天下枭雄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初入杨府

    开皇十二年,隋王朝灭陈已经三年,天下承平,隋帝杨坚励精图治,与民休养生息,大隋天下出现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二月初,春风已将一丝暖意带进帝京,柳枝吐芽,莺飞草长,春意盎然。

  这天上午,一辆黑色圆棚牛车驶入靠近皇城的务本坊,务本坊内有不少皇亲权贵居住,鲜衣怒马,车辆华丽,往来行人络绎不绝,格外热闹。

  这辆牛车虽然宽大结实,健牛挽辕,一看便知来自殷实人家,但和务本坊内行驶的华丽马车相比,还是显得十分寒酸。

  赶牛车的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眉宇间有些忧心忡忡,他身着一件麻衣布袍,头戴软脚幞头,风尘仆仆,显然是远道而来,他姓李,郢州人,这次进京是来了却一桩心事。

  圆棚前的布帘拉开一条缝,露出一名年轻妇人的脸庞,她低声说:“二郎,元庆好像醒了。”

  “嗯!”男子随口答应,“给他吃些饼,让他精神好一点。”

  男子有些心烦意乱地叹口气,就不知元庆的生父认不认这个儿子?

  牛车内,一个小小男孩已经睡醒,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目光深邃如水,若有所思,他叫元庆,母亲姓李,所以暂时叫李元庆,之所以是暂时,就看等会儿他的生父认不认他,如果相认,他就会改名叫杨元庆。

  他此时年龄只有三岁,但他的心却已有二十五岁,他是一个来自一千四百年后的灵魂,也姓杨,是一名公司职员,患病离开人世,却灵魂不散,回到一千四百年前的开皇十一年,附在一个病童身上,经过近一个月的病痛挣扎,他终于重获新生,但他的隋朝母亲却未能脱离病魔之掌,在半年前撒手人寰。

  车外的男子是他舅舅,牛车里的年轻妇人是他舅母,两个人都是善良本份人,本想收他为子,不料京城一封来信,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私生子,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不知怎么想起他,要他进京了。

  元庆来这个朝代已经半年,他脑海里依然保留着前世许多记忆,但他很沉默,不爱说话,因为他算周岁才刚刚满两岁,表现得太异端会被视为妖怪,说不定小命都难保,他须适应现在年龄,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

  只是眼神难以掩饰,他不经意就会流露出一千四百年人世沧桑,让他舅母总是不由一阵心悸。

  “又来了!”

  年轻妇人笑着在他小脑门上轻轻敲一下,“小小奶娃有什么心事?”

  她已经习惯元庆目光深沉,不以为意,她从竹篮里取出一块羊肉嫩葱馅的烙饼,递给元庆,“吃吧!”

  元庆坐起身,接过肉饼慢慢啃咬,“舅娘,到哪里了?”

  这是他一路问得最多的一句话,他是第一次出门,一路上都好奇地观察隋朝风物,让他感到这是一个相当繁盛的朝代,资源丰富,物价低廉,手中这只香喷喷肉饼,他们只花一钱,若不是他知道历史,压根不会相信这个朝代即将灭亡。

  天下大乱,英雄辈出,李元霸、宇文成都、秦琼、程咬金、李世民,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让他不禁心动神摇,今年是开皇十二年,不知几时才会天下大乱?

  他却忘记了演义不是历史,程咬金现在也只比他大一岁。

  年轻妇人笑容很温柔,她一路上细心地照顾这个失去母亲的小可怜,此时,她压根就想不到这个三岁的小屁孩竟在盼望天下大乱,她又从一只陶罐里倒一碗水,小心翼翼喂他,“马上就要到你家,喜欢吗?”

  元庆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他喜欢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父亲姓杨,前几年是郢州刺史,和他母亲惹上冤孽,去年升官提拔,便一拍屁股回京城,说是要禀明父亲再接他们母子进京,或许他已经得到同意,所以才有自己今天的进京。

  元庆想了很久,他父亲到底是谁?姓杨,祖父是京城高官,难道是皇亲,这可是隋朝,杨是国姓啊!舅父或许知道,但他从不肯告诉自己,一路守口如瓶。

  年轻妇人见他没有回答,不由叹口气,这孩子,整天就若有所思,与众不同,好在身体很健壮,才三岁孩子,就长得像五岁一般。

  她不知道,这就是她丈夫的担忧,这孩子身体长得太大,根本不像三岁孩童,他父亲不认怎么办?

  牛车慢慢减速停住,“我们到了!”外面传来舅父的声音。

  元庆连忙爬起来,透过小小车窗向外望去,只见眼前出现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被高高围墙包围,台阶两边是两尊镇宅狮子石雕,台阶上正对一扇朱漆大门。

  大门顶端挂着一块巨大的描金牌匾,尽管是篆体,但他还是认出来三个字,什么国公府,第一个字元庆觉得很眼熟,但一时想不起,不过这里是朝廷权贵无疑。

  从府里跑出一名看门的小厮,上前问明情况后又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出来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向元庆舅父拱拱手,“孩子带来了吗?”

  他已经看到车窗里可爱的小脸,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老爷正等你们,请随我来!”

  他们当然不能走正门,又绕大半个圈,从侧门进府,舅母抱着他,他们一路穿门过院,不知走了多深,才终于来到一扇黑门前,上来一个长得像猫头鹰似的管家婆,她冷冷打量一下元庆,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就是他吗?”

  他是私生子,享受不到小主人应有待遇,连下人都对他冷冷淡淡,还是老管家对他稍好一点,笑道:“这就是小公子,刚从郢州来。”

  “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管家婆不悦地指指舅父舅母说:“带他们去外房。”

  管家婆上前抱起他,元庆只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刺鼻的脂粉味,差点没让他吐出来,他捂住鼻子扭过头去,却正好看见舅父舅母留恋地望着他,他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他们的分手时刻。

  他拼命挣扎,要下地,但管家婆的手却如鹰爪一般,将他牢牢扣住,他根本挣扎不动。

  “我不去,我要回家!”

  元庆终于像三岁孩童一样放声大哭起来,舅父舅母的眼睛也红了,但他们只是平头小民,在这种权贵府邸里,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力,低下头转身离去。

  元庆被抱进内宅,他哭声嘎然停止,他忽然发现自己哭得越凶,这个猫头鹰管家婆越开心,为什么要让她开心?

  只是她身上臭味刺鼻,元庆哭时还不觉得,现在不哭便闻到了,真不知她的同床人怎么忍受?

  元庆只得憋住呼吸,向四周打量内宅的情形,和外宅不同,这里面林木茂盛,种满奇花异草,亭台楼阁随处可见,一栋栋建筑掩映在春意盎然的翠绿之中。

  管家婆见他忽然不哭了,也有点奇怪,低声问他:“臭小子,你怎么不哭了?”

  元庆没理她,心道:‘你这个老鬼婆才臭!’

  这时,迎面走上来两名身着长裙的少女,一红一绿,长得姿容俏丽,身材修长,婀娜若仙,她们笑吟吟问:“三娘,就是他吗?”

  “就是他了!”

  管家婆谄笑着将他交给其中的红裙少女,又把他的出身证明交给绿裙少女,元庆被红裙少女抱住,只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他顿时长长松口气,“憋死我了!”

  两名少女都奇怪地问他,“怎么憋死你了?”

  元庆想起管家婆的鹰爪,勒得自己小腿生疼,便小手一指管家婆,恨恨说:“她身上太臭,我受不了。”

  两名少女一呆,同时捂住嘴咯咯笑起来,笑得身体如花枝乱颤,管家婆脸胀得如猪肝一般,眼中含怒,却不敢发作,只狠狠地瞪元庆一眼,“秋菊姑娘,春桃姑娘,我先出去。”

  她转身便走,两个少女也不理她,抱着元庆向内院深处走去,元庆这才知道,她们一个叫秋菊,一个叫春桃,原来是两个丫鬟,两个内府丫鬟就让管家婆害怕,足见这个府中等级森严。

  别人是美人在怀,而他却反过来,身在美人怀,虽有美人怀抱,他却无福享受。

  他们走到一间屋前,秋菊将他放下地,牵着他走进屋,屋内开间不大,但布置得非常华丽,墙上挂着色彩艳丽的蜀锦,四角放着一人高的青瓷花瓶,左右首各放置一架紫檀木的白玉屏风,上面绘有花鸟,名贵异常。

  两架屏风正中间放一张坐榻,八尺为床,三尺五为榻,独坐一尺五为枰,这是一张典型的两人坐榻。

  坐榻上端坐着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岁左右,衣着华贵,女人头梳云鬓,面若满月,脸上涂满脂粉,肩披红锦,上身穿白色交领宽袖襦衫,下着红色长裙束胸及地,但她脸上却冷冷淡淡,用一种不屑地目光看着他,目光中连敌视都没有,元庆是私生子,不值得她敌视,她便是元庆正房母亲,姓郑。

  而她旁边男子头戴金冠,身着宽大丝织禅衣,他身材雄伟,皮肤白皙,脸型瘦长,颌下长须修剪得非常漂亮,一双细长眼睛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强壮而不失精明能干的感觉。

  他正目光复杂地打量元庆,元庆立刻猜到,这应该就是自己的亲父,元庆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强烈的兴趣,他是历史上的哪一位?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