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棺在线阅读

九棺

山河万朵

悬疑·奇妙世界·325.1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8-09-01 16:01

万古之前,三界混沌之力,天地大势孕育九口奇棺,分散浩宇不被人知。魔棺、鬼棺、妖棺、神棺、仙棺、佛棺……九棺各具奇异无上威能,万万载,无人参透。浩宇传说,九棺得一,可镇三界!神秘的穿越少年阿木,棺材店学徒。机缘巧合,成为残破魔棺的主人,踏血而修,开启万万载轮回之门。仙寂,魔灭,佛涅,妖亡!原来,我是应劫而生之人,万万载前,有那么多传奇的故事。因此,我要九棺合一!新书《一藏轮回》,望大家继续关注九棺续篇!九棺交流群:128397852九棺订阅群:54260508(新,需要订阅验证)欢迎大家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柳镇王家

  北国东部有座古镇,名为柳镇。小小柳镇,户不过百,人不过千,却享誉北国,只因柳镇人世世代代以做棺为业。

  柳镇之棺,北国一绝。柳镇的人,多数姓柳,唯有王家是个异数。若说柳镇出产的棺材乃是北国一绝,那王家之棺便是绝中之绝。

  柳镇上,没有人能弄清楚王家何时落户柳镇。只知道王家老丈王绝做棺的技艺,神鬼莫测。

  据说,起初大家并不知道王家棺材的奇处。而是一次盗墓者盗了一处十年之久的墓葬,可是开棺时见墓主容颜如生,惊退而走。

  用了王家棺材的人,尸体居然十年不腐,容颜不变。消息一传开王家之棺享誉北国,被称为仙棺。

  可王家有个极为怪异的规矩,就是王家每年只做九口棺,多半口也不做。

  物以稀为贵,加上仙棺之名,王家之棺千金难求。不过一年九棺的规矩,几十年从未变过。

  听说曾有人家逼迫王绝做第十口棺材,可不知为什么当天夜里,天威浩荡,风雷滚滚,那逼迫王绝之人全家活生生被天雷劈成焦炭。

  “强求十棺,必遭天谴!”

  从此以后再无一人敢逼迫王绝做第十口棺材。于是,王家的棺材再次被神化,有人说用了王家棺材可泽被后世子孙,有人说王家棺材可镇百年灾劫。

  因此,求一口王家仙棺,更是势比登天了。而王家之棺也未必卖给达官显贵,有时甚至赠给无力下葬的穷苦人。

  王绝为人性情平和,做棺又近乎神技,故此颇受镇里人敬重。

  他膝下无儿,唯有一幼女,名为羽儿,不过十三岁。

  此外,还有一个学徒阿木,长羽儿两岁,是十二年前王绝在山里雪地里捡来的孩子。

  赫赫有名的柳镇王家,居然只有三人,也是柳镇奇事。

  王绝对女儿视如珍宝,但是对阿木却要求苛刻,虽然把做棺的手艺传给阿木,但常常对阿木责打。

  柳镇人都不明白一向和善的王绝,为何要这样对待阿木。这也成了柳镇人茶余饭后常常讨论的话题。

  神奇的棺材,神秘的王家。而王家便在柳镇的最东边,一个较为偏僻的地界。青砖灰瓦,两重院落,便是王家。

  此时刚过晌午,王家前院散乱着各种做棺的工具及各色木料,木香四散。

  穿着布衣的阿木正坐在一个石凳上,专心致志地刨一块松木板子,刨出的木花纷纷而下。

  虽然只有十五岁,但阿木样貌俊朗,棱角分明,身子看上去也高大结实。

  擦了一把汗,抖了一下身上的木屑,终于刨完了这块松板。仔细看了看,阿木比较满意。这样刨木的活儿几乎是阿木每天的必修课。

  今年的棺材早就满了九口之数!不过阿木的木工则和这棺材数没关,该做的还是照旧做。

  “又是一年了,唉,十二年了!”阿木暗叹了一声。

  上辈人杀人,这辈子做棺。阿木常常想这是不是宿命。

  阿木的前世是杀手,最后一次的任务失败,穿越重生到了这个世界,而且莫名地丢失了在这个世界前三年的记忆。

  因为阿木第一次醒来时,感觉自己是个婴儿,处在一片混沌中,耳边有人争吵,但听不清是什么,似乎还有打斗之声,似乎还有七彩的霓虹,飞翔的瑞鸟。

  不过,一切朦朦胧胧,那种感觉像是梦魇。而当阿木再次醒来时便成了三岁的孩童,只身一人躺在茫茫雪原上,却没有三年里的任何记忆。

  王绝在雪地里把他捡回来,从此阿木便成了棺材店的学徒,转眼十二载。

  “十二年了!”阿木苦笑了一下,又看了看手中的棺材板,可惜自己做的棺材还不够自己杀的人的零头。

  “哥,喝点水吧!”一个清新悦耳的声音打断了阿木的思绪,一个红衣红裙的少女,端着一个青瓷茶壶俏生生地站在阿木背后。

  都说王绝是老来得女,可柳镇人却从未见过羽儿的母亲。

  羽儿天生一副美人胎,虽然才满十三岁,但是已姿色过人,容颜极美,肌肤胜雪,尤其是一对眸子清亮如水,却又幽深无底,似有万千魔力。

  阿木接过水壶,直接对着壶嘴,咕咚咕咚地猛喝了几口。

  “师父呢?”阿木用袖口擦了一下嘴巴。

  “后院!”羽儿撇着嘴看了一眼后院的方向,然后小声道,“哥,我看爹又拿着那个黑藤条,脸色阴阴的。”

  “呃!”阿木苦笑了一下,他知道羽儿的意思。十二年来,只要是师父这个样子,阿木怕是免不了被抽上几下。

  “哥,我也总劝爹不要打你,可是他根本不听!”羽儿有些愤愤。

  在羽儿的心中阿木就是亲哥哥,羽儿没见过母亲,从小到大除了王绝,阿木是她唯一的亲人。

  有时看见爹爹打骂阿木,羽儿还会偷偷地哭。虽然王绝对她视为珍宝,但只有一件事情,王绝从来不依,就是不打阿木。

  “没关系!”阿木站起身,摸摸羽儿的头笑道,“男人的事,你不懂!挨了打,结实!”

  羽儿撅了一下小嘴,她真的不懂,为什么爹总打哥哥,但是哥哥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阿木,来后院!”正此时,王绝的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

  “哥!”羽儿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阿木的衣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冲羽儿笑了笑,阿木抓起刚才刨过的木板,便向后院去了。他知道师父是要检查自己的活干得如何了,估计又要挨打了。

  王家后院居然有大大小小,形态不一的九口棺材,呈环形停放。

  不过,这些棺材都不是成品,不是少了棺盖,就是棺板不全,还有的没有上漆或没有刻纹。

  九棺中间,一个驼背的黑衣老者,头发花白,背对着阿木,满是老斑的手上中握着一根三尺长的乌黑发亮的藤条。

  他便是王绝。

  看着王绝尤其看着是那藤条,阿木不由咧咧嘴。十二年来,这是阿木印象中最深刻的东西,比那些棺材还要深刻。

  “师父!”阿木站在王绝身后,毕恭毕敬。

  “嗯!”王绝应了一声,回转身子。柳镇人没人知道王绝的年纪,阿木也不知道。

  王绝双鬓斑白,容颜苍老,眼神也似乎有些黯淡浑浊。

  王绝,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今日的工做得如何了?”王绝咳了一声道。

  “刨了这个板子!”说着阿木把手中那块松板递了过去。

  王绝没有接那个板子,只是扫了一眼,淡淡道:“松木,虽不是上品棺木,但你这块板子做得也算不错,难得也有一丝灵性。”

  听着王绝的夸奖,阿木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师父定有后话。

  果然,王绝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块松木灵气本在根部,却被你弃而不用,实在可惜!”

  听了王绝的话,阿木只能心中苦笑。

  从阿木六岁开始学做棺,无论他选取什么材料的什么部位,王绝都能一眼看穿,从未失误,而且总能一下指出阿木的问题所在。

  阿木手中的这块松板,确实是用弃了根部的松木所做,原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带有一丝灵气的松木,可没想到居然失了绝大部分的灵性。

  “阿木知错,愿受责罚!”阿木低头道。来的时候就做好了被打准备,阿木也不多说。

  “该打!”王绝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一眼阿木,也不多言,单手举起手中黑藤条。

  那黑藤条映着日光,闪着黑华。

  十二年来,几乎每次要打的时候,都是简单对话,然后便是噼啪之声。师徒二人似乎保持着一种莫名的默契,王绝打得利落,阿木总是沉默。

  “啪——”的一声,黑藤条已重重地落在阿木的背上。

  可阿木神色不变,那一记藤条像是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啪啪”又是两下,阿木神色依旧如常,嘴角似乎还微微上扬。

  王绝冷哼了一声,手上加紧。

  那藤条舞动如风,“啪啪”声不绝于耳,转眼便是几十下。

  看不出来,颇显老态的王绝舞动起手中的藤条却是毫不费力,眼见阿木的衣衫尽碎,如蝴蝶乱飞。

  阿木身如虬龙,古铜色的肌肤映着阳光,泛着淡淡的光泽。

  七十下藤条,居然没有在阿木身上留下丝毫的伤痕。

  王绝再打,那黑藤条如龙,也似卷起的黑雾,劈啪声更紧。

  过了百下,阿木的身上才留下了道道血痕,额角也都是冷汗,不过阿木咬住牙关,一言不发。

  又是不知多少下,王绝才看了看阿木,见他脸色微白,冷汗淋漓,身体上也微微显出白气,便猛地停手,淡淡道了一句,“略有长进!”

  阿木道:“一百三十八,比上次多了十九下。”

  王绝看见阿木神色间有些得意,不由冷哼一声:“一百三十八下你要是嫌少,我可以接着打!”

  阿木一听,忙摇头道:“算了,师父,下次犯错再打!”

  说着,阿木忙溜出了后院,耳畔还传来了王绝的一声冷哼。

  “哥,你没事吧?”一直等在前院的羽儿看见阿木背上的血痕,紧咬着嘴唇。

  王绝打阿木的时候,从不让羽儿在场,不过噼啪的声音,羽儿却听得真切。

  “没事,习惯了!”阿木见羽儿的眼圈红了,忙安慰道。

  “哥,我还是给你擦些药水吧!”羽儿瘪了瘪嘴道。

  “不用,三五日后便会好的!”阿木咧了一下嘴,后背火辣辣地疼,但是他知道绝不能上药,否则真就白挨打了。

  见阿木不肯,羽儿便撅了小嘴,阿木知道羽儿定是这样的表情,也不以为意。又安慰了羽儿几句,阿木便回到自己房中,后背还是火辣辣地疼。

  不过,阿木心中其实还是欢喜的,作为一个杀手,阿木经历过魔鬼般的训练。不过当年第一次王绝的藤条抽下来的时候,只一下,阿木便昏迷了三天。从此阿木便知道自己这个师父绝不是常人。

  十二年来,阿木感念师父在雪地里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否则即使是穿越者,一个三岁的身体也绝走不出茫茫的雪原。

  十二年来,阿木更知道师父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淬炼自己的筋骨,虽然王绝什么都没说过,只是找一些无所谓的理由打自己,但是阿木深深懂得师父的良苦有心。

  虽然不完全明白师父做一切的目的,但是阿木的直觉告诉他,师父定有自己的理由。

  王绝和阿木保持着男人的默契。

  换了一件衣裳,阿木感觉后背不再那么火辣。按照往日的情况,不擦药水,七日后这些血痕自会消失,然后阿木就会感觉筋骨更强,如果用了药水,则很久才会痊愈,也无筋骨增强之感。

  阿木刚整理完衣裳,门外突然传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怕是有几十骑。然后人仰马嘶之声传来,似乎就停在了王家门口。

  “啪啪!啪!啪啪!”急促的打门声。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奇妙世界小说

九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