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忠于谁

    吃晚饭的时候,林兰把叶馨儿要跟她学医的事告诉了李明允,李明允听了,半响不语。

  “你倒是说话啊!”林兰想听听李明允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李明允抬眼看她,深邃如海的眼眸中是一片平静与清明,他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的说:“你已经答应了。”

  这几天相处下来,林兰多少摸到点他的脾气,他开心的时候会笑,不开心的时候也会笑,但是,当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就肯定是不开心了。

  “我能不答应吗?好像显得我多小气似的,更何况人家还端了碗燕窝粥来。”林兰虚张声势的为自己辩解。

  一旁的银柳和玉容不约而同的蹙眉,这不是给了二小姐接近少爷的机会吗?

  李明允心道:还好意思提燕窝粥?

  “玉容,你去告诉二小姐,就说少夫人白日要陪我读书,每天就酉时有点空闲,让她酉时再来。”李明允略微思忖了一下,吩咐玉容道。

  玉容会意,少爷这是给二小姐定下时辰,这个时辰少爷自然会避出去,这也是没法子的法子。

  “奴婢这会儿便去说。”玉容笑盈盈的应声出去了。

  李明允低头继续吃饭,这两天,他慢慢学会了用左手吃饭,就是动作慢了点,越发显得斯文。

  银柳看少爷光顾着吃饭,菜也不夹,而少夫人沉着脸直直的坐在一旁,不知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少爷的气,便上前给少爷盛了一碗汤:“少爷,喝口汤吧!少夫人,您也喝一碗,这是今儿个刚从河里捞上来的小鱼炖的,鲜美的很。”说着,银柳也给少夫人盛了一碗,轻轻放在少夫人面前。

  林兰兀自郁闷,她又不想答应的,可人家舔着脸来求……

  李明允瞅了她一眼,目光柔和下来,漫不经心道:“答应了就答应了,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只是你又要帮我做笔记,又要教表妹,还要捣鼓药材,怕你太累。”

  这话听着顺耳,而且还打着关心她的名义,林兰心情稍稍好转,伸手把李明允面前的鱼汤给端了过来。

  “嗳……我还没喝呢!”李明允莫名其妙的看她,他又没说她什么,怎的还不让喝汤了。

  林兰一撇嘴:“你这两天吃中药,沾不得鱼腥味。”

  银柳方知自己疏忽了,连忙告罪。

  林兰莞尔一笑:“下回记得就好了。”说着舀了一勺鱼汤尝了尝,回味片刻,故意气某人似的,赞道:“这鱼汤果然鲜美,回头你跟船娘说一声,让她最好每天捞点新鲜的鱼来,炖着吃,煎着吃都好。”

  “少夫人喜欢吃鱼这还不简单,每日叫船家撒上一网什么都有了。”银柳出了错,少夫人却没训她,心中越发感念少夫人的宽厚仁慈,这错要搁在老夫人那,轻则罚俸,重则降级,银柳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更要尽心尽力伺候少夫人。

  “银柳,你告诉船娘,本少爷最近手受了伤,在吃药,尝不得鱼腥,让她等本少爷伤好了,再做鱼汤。”李明允夹了根青菜淡淡说道,微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林兰大怒:“你这是小人之举。”

  李明允抬眼,闲闲道:“我这是近墨者黑。”

  林兰咬牙切齿:“你才是墨,你一肚子墨水,五脏六腑都是黑的,银柳别听他的,按我说的做。”

  银柳为难的看看少爷又看看少夫人,不知该听谁的好。

  李明允笑微微的看着林兰:“我觉得我应该给胡记药房写封信,让你的师兄们按原样再送一份礼。”

  林兰看着他那可恶的笑脸,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心里将他咒了八百遍,这家伙居然敢拿这事来要挟她,可她是怕被人要挟的么?林兰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朝银柳挥挥手:“你先出去。”

  李明允原是逗她玩的,谁叫船上的日子无聊呢!可林兰这一笑,让他萌生不祥之感。

  银柳正左右为难,少夫人叫她出去,顿时如释重负,连忙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林兰稍稍往前探了探身子,似笑非笑道:“你只管写信去讨,到时候让师兄他们笑话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李明允心里打鼓,嘴上却是硬着:“有什好笑的。”

  林兰淡定的说:“一般要用到那些药的人,要么自己不行,要么就是纵欲无度,你希望师兄他们认为你是哪一种呢?”说着还用轻蔑的眼神扫了他一眼。

  跟人斗,有时候就看谁比谁无耻,就李明允那张薄脸皮,还想去讨春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果然李明允满脸通红,华丽丽的败下阵来,郁郁的低头吃饭,再不开口。

  林兰悠闲的喝着鱼汤,故意做出很享受的表情,还不时感叹:“这鱼汤真鲜啊!”

  对面那人红脸渐渐转黑脸。

  玉容去了二小姐房里,把明允少爷的话转述了一遍,故意强调这是少爷说的。

  叶馨儿似乎没有半点不高兴,笑容还是一样的温婉,语气还是一样的柔和:“我这点小小心愿却是给表哥表嫂添麻烦了,你回去告诉少夫人,以后我就酉时过去讨教。”

  说罢又唤灵韵:“把今儿个新得的樱桃均出一半来,让玉容带过去给少爷和少夫人尝尝鲜。”

  灵韵应着,心里却有些不舍,小姐自打出发后胃口一直不太好,今儿个船靠了岸,丁妈妈想到小姐喜欢吃樱桃,特意命人上岸去寻的,总共才得了一小篮子。

  “听说你也有晕船之症,本该好好歇着,偏巧少爷的手又伤了,真是够难为你的。”叶馨儿又取下髻上的一支嵌了红宝石的金簪塞到玉容手上。

  玉容心惊,二小姐这是何意?忙摇头:“二小姐,这可使不得,伺候主子本是我们做奴婢的分内之事。”

  叶馨儿笑道:“如何使不得,我要跟少夫人学医,以后少不得有麻烦你的地方,莫要推辞,显得生分。”

  玉容犹豫了片刻,将簪子握在手心,屈膝一礼:“玉容谢二小姐赏赐。”

  玉容出了门,忖了忖,先往周妈房里去。

  周妈看着那支簪子恍然出神:这还是二小姐十一岁那年生辰,老太太赏给她的,上面嵌的红宝石虽称不上极品却也是价值不菲,二小姐出手如此大方,可见她心不死。林兰与少爷假夫妻一事瞒的甚紧,知情者除了当事人,只有老夫人老太爷还有她,二小姐断不可能知道底细,二小姐到底是怎么想的?愿意屈尊做小?周妈摇摇头,别看二小姐性子温婉,其实骨子里却是骄傲的很,给人做小,就算大老爷昏了头答应,二小姐也不会委屈自己。想与林兰平分秋色?周妈再次摇头,心里诸般猜测,每一种都叫她心惊肉跳。

  玉容不安的看着周妈,现在二小姐打主意都打到她身上来了,她一个小丫鬟,不能跟主子撕破脸,但她是绝对不会受人利用的。

  “你先收着吧!二小姐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来报。”周妈思忖了半响,把簪子还给玉容。

  玉容应声,又问:“那……这事要不要告诉少夫人。”

  周妈沉吟道:“告诉她也好,她若是个明白人,心中自然有数,也不会疑你有二心。”

  玉容得了示项,心里踏实了些,别过周妈,提了樱桃回到少夫人房里。

  李明允吃过晚饭去甲板上透气,银柳跟去服侍,屋子里就剩林兰,又在捣鼓她的特效药。这些药,以前她就想作来着,只是苦于无钱买药材,又怕被师父和师兄他们看出异样,现在好了,叶家有的是钱,只要她开出单子,要什么药材都有,而且师父师兄他们又不在,她可以尽情的做实验。

  “少夫人……”

  林兰正努力的在把牛黄研成粉末,听见玉容唤她,笑道:“你回来的正好,帮我把这些研成粉。”

  玉容放下樱桃过来帮忙。

  看少夫人快活的忙碌着,玉容迟疑着开口:“少夫人,奴婢有事要禀。”

  “你说吧!”林兰估摸着,是不是叶馨儿听了李明允的安排不高兴了。

  “奴婢把少爷的话转给二小姐了。”玉容神情复杂。

  “哦?二小姐怎么说?”林兰面上漫不经心,心里却是在意着。

  “二小姐说,以后她就酉时过来讨教,为了表示谢意,二小姐还让奴婢带了半篮子樱桃来,给少爷和少夫人尝尝。”玉容指指桌上的篮子说道。

  林兰心道:叶馨儿还真沉的住气啊!

  “二小姐还赏了奴婢这个……”玉容拿出簪子给少夫人看。

  好大一颗红宝石,林兰顿时觉得自己真穷,人家赏给下人的东西都比她在瑞福庄买的东西好。

  “既然是二小姐赏的,你就收着吧!”林兰淡淡一笑。

  “少夫人……”玉容认真了神色说:“少夫人请放心,玉容心里只有一个主子。”

  林兰不禁莞尔,半玩笑的说:“真的只有一个吗?”

  玉容听了惶恐起身,扑通跪地,郑重了神色道:“老夫人把玉容派给少夫人,玉容便只认少夫人是主子,只对少夫人忠心。”

  林兰没想到一句玩笑话,把玉容吓成这样子,忙扶她起来,笑嗔道:“你还真是个实心眼的,我跟你开玩笑你也当真,你若不好,我早就回了老夫人换人了,既然决定带你和银柳入京,便是信得过你们,我虽出身低微,但也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今日咱们把话说开了也好,此去京城还不知有多少风浪等着,但我相信只要咱们主仆一条心,再大的风浪也能闯过去。”

  她并不介意玉容心里真正的主子是丰安的那位老夫人还是她,因为她和老夫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玉容闻之动容,用力点头,眼中神色坚定:“少夫人的话,玉容记下了。”

  

第四十章 忠于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