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九五章 好久不见了,张俊

    德拉瓦莱的话犹如在闹市区扔下一枚重磅炸弹,有媒体很夸张的把那段话加粗加大放在头版头条,然后在旁边用红字做标题,很吓人的喊道:“这就是最终判决!”

  很明显,德拉瓦莱是支持马莱萨尼的,张俊已经没有在佛罗伦萨的生存空间,只有球迷们坚定的支持他,但是球迷支持有用吗?

  当初俱乐部要卖巴乔时,听了球迷们的抗议吗?

  当初切齐·高里不顾众人反对,坚持要拉佛罗伦萨陪葬的时候,球迷们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起到作用了吗?

  在资方眼里,球迷永远是弱势群体,他们不能影响俱乐部的决策。哪怕有一天真的民愤难平,替罪羊也一抓一大把。

  所以,这一次虽然有不少球迷到俱乐部和马莱萨尼家门前抗议,也无助于改变张俊的处境。甚至有过激的球迷对马莱萨尼发出了人身安全上的威胁,他们用石头砸碎了主教练家的玻璃。这反而让张俊更加被动,他“煽动球迷闹事”的证据又多了一项。

  张俊不再露面,所有事情都交给他的经纪人华芳全权处理。他则在等待国家队的召唤。

  由于国际足联的决定,本来应该在2008年举行的亚洲杯被提前到了2007年,上头的意思是说担心和奥运会、欧洲杯撞车,影响关注度。

  这一次亚洲杯也史无前例的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东南亚四国共同举办。尽管舆论普遍认为四国共同承办会导致诸多问题,但是亚足联的官僚们还是打着推广足球运动的旗子把举办权交给了四个国家。

  考虑到这种情况下,外加北京奥运会迫在眉睫了,邱素辉和陈炜进行了沟通,决定不看重成绩,派一支由部分一线队和国奥队混编的国家队前去参赛,而国奥队的主教练也被临时抽调到国家队教练组中,练兵的意思非常明显。

  国家体育总局也同意了这个方案,媒体们在奥运的大环境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球迷们觉得不爽,中国队在世界杯上扬威出名,本还想继续看他们在亚洲杯上威风八面,现在却成了一次练兵。

  当然,在中国,球迷就更是彻彻底底的弱势群体了,不会有人在乎他们怎么想。

  在这样的情况下,邱素辉给张俊打电话,让他利用这个假期,好好休息,鸡肋一般的亚洲杯就不用参加了。

  张俊刚接到电话有些吃惊,他很想参加自己的第一届亚洲杯,但邱素辉很严肃的告诉他,他身体状况并不理想,还是不要参加,好好休息,放松一下身体和神经。

  张俊无奈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他不接受也没办法,邱指不会因为他的个人意愿而改变整个备战计划的。

  最终,这一届国家队在国奥队的基础上引进了几名一线队员,刚刚帮助球队获得了联赛冠军的李永乐人气正旺,而且身体也没有任何问题,被召进了球队。而项韬、王钰、吴上善这些很少露面的人也回来混个脸熟。杨攀和张俊一样没有被召进球队,而国内的刘鹏、黎穗生、赵鹏宇等人也被召了进来,张俊听说现在已经有国外俱乐部对他们有兴趣了,但是不知道国内那边的反应。

  这些人组成了所谓的国家队,打着练兵的旗号南征了。

  而张俊则把妈妈接了出来,和苏菲一起跑到瑞士玩了两个星期。

  这两个星期,手机不开,报纸不看,网络不上,每天就是陪妈妈和苏菲到处玩。他想补偿一下这几年都没尽到的孝道,也想解决一下对苏菲的相思之苦。

  苏菲带给他一个好消息,从下半年开始,她被报社派到意大利来给李延做助手。

  这是一个让张俊欣喜若狂的消息,他和苏菲自从去荷兰起,就一直两地分居,这种相思之苦不是一对恋人可以长期忍受的。

  到时候,他就可以和苏菲住在一起,夜夜笙歌……哦也!

  苏菲拧着张俊的耳朵让他别想歪了,去了也是一人一间,反正房子大。

  张俊在心里嘀咕:“那我把那套房子卖了,咱们去市区里面挤一套一的算了……”

  虽然这么想,但苏菲能来他身边,他已经很感激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

  其实能在每天训练结束后,回来有人依偎在一起说说话,郁闷的时候有人倾诉,高兴的时候有人分享那就很好很好了。那么每天的辛苦付出,所承受的压力再大也是值得的。

  瑞士山清水秀,张俊的心情也格外好,他好像完全忘记了在佛罗伦萨还有一大摊破事在等着他呢。

  ※※※

  两个星期的假期对于流连忘返的张俊来说太过短暂,国家队才刚刚抵达泰国呢。

  苏菲陪着妈妈飞回国内,她需要回去办理各种手续,已经和自己的父母告别。而张俊则给华姐打了一个电话后就直接飞回了意大利。

  华姐在电话里面告诉他,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并没有详细告诉他是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

  当他踏上佛罗伦萨的土地时,他感到了华姐所说的变化。说不上来,但佛罗伦萨的气氛相当怪。

  没有人关注他和马莱萨尼的你死我活了。

  “因为他们有了新话题。”华芳刚见到张俊就开门见山的说,“最近有传言,有财团想收购佛罗伦萨,德拉瓦莱想高价售出。”

  “这不可能!”张俊脱口而出,他确实认为华姐在给他开玩笑,“德拉瓦莱可是天天嚷着复兴佛罗伦萨呢,他会放手?”

  “张俊,德拉瓦莱的第一身份是商人,追逐更高的利益才是他的最终目标。只要有人开出一个令他无法拒绝的价钱,事情就不好说了。”华芳以前就是一个商人,生意人的想法她很清楚。

  “那么那家财团开价多少?”张俊随便问了一句。

  华芳左手比一,右手比五:“据说……一亿五千万欧元。”

  张俊嘴就没有合上。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李延曾告诉过他,德拉瓦莱在收购佛罗伦萨之前,身家保守估计是一亿六千六百万欧元,到了2006年佛罗伦萨升上甲级,这个数字则超过了三亿。而那个财团一开价就是德拉瓦莱的一半身价,这确实不容易拒绝。

  华芳继续打击张俊:“而且那家财团还说如果不满意,他们可以再加价……这哪是做生意?分明是用钱在砸。”她以前执掌华氏集团的时候,总资产也不过一亿八千万欧元,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财团雄厚的资本实力。

  张俊的大脑在停止响应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恢复了正常。佛罗伦萨差点降级,赛季后肯定会有一番清洗,现在的球队根本就不值一亿五千万,但如果按照真实市价来出价,德拉瓦莱要考虑自己在球迷以及政府中的名声损失,不会轻易放弃。那么开这种价格,明显就是急于收购。

  但是佛罗伦萨这样的俱乐部购进来干什么?想靠这个赚钱?开玩笑,不赔钱就不错了,再说这么有钱的财团还在乎这点小钱?那么只是买来玩玩而已吗?那可真够无聊的,把球员、球迷都当成了玩具。亦或是……洗黑钱?

  张俊打了一个寒战,没敢再往下想了,有些东西不属于他的世界,就不要去深究了。在意大利呆了两年的他也多少了解到黑手党在意大利的势力有多大。他老老实实踢球就行了,其他事情管不着。

  张俊摇摇头:“这和我的事情有联系吗?”

  “现在来看……如果新老板和德拉瓦莱不一样,你是否还会留在佛罗伦萨,我总要听听你的想法啊。”

  张俊愣住了,确实,说到底他也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如果新老板不讨厌他,那么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那……我们还是先等等吧,等等吧……”他喃喃道。

  ※※※

  收购传闻让佛罗伦萨球迷中出现了分歧,一部分铁杆的,激进的球迷坚决反对球队被收购,他们认为佛罗伦萨俱乐部应该是佛罗伦萨人的俱乐部,而不是谁有钱就可以拿去的玩物。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被收购,对于现在处于困境的佛罗伦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最起码德拉瓦莱很无能,换一个人来也许可以让球队重焕光彩,就像现在风光无限的切尔西一样。钱可不是什么坏东西,要看用在什么地方,用在球队身上,他们没有任何意见。

  现在,这桩收购传闻的影响力已经不仅限于佛罗伦萨本地了,整个意大利足坛都很关注这事。大家对于那个出手阔绰的神秘财团很感兴趣,苦于当事双方都没有没有公开,记者们只好自己去调查,而意大利的司法机关也怀疑这涉及到黑手党洗黑钱,展开了调查。

  当然,他们调查到的结果基本一致:这是一家注册了的,正规的集团,其拥有者有雄厚的资金。涉及到商业秘密的,就是司法机关也没法,毕竟人家不是意大利的企业。

  一个星期,中国队在亚洲杯上闯入了淘汰赛,这边的事情也有了一个结果。

  7月27日,佛罗伦萨俱乐部官方正式宣布雷兹(Renz)集团成功收购球队以及名下所有资产,德拉瓦莱离职。

  近一个多月的各种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仍叫不少人吃惊不已。不少人甚至哀叹就连佛罗伦萨这支有文艺复兴风格的古典球队都没能抵挡住金钱的攻势,看来商业足球已无处不在。

  就在这消息公布之后,俱乐部门口便天天有人来抗议示威,还有人攻击德拉瓦莱是一个骗子,一个无耻的投机商人。才五年时间,他当初说要为佛罗伦萨足球倾尽全力的豪言便成了狗屁。人们举着标语和丑化他的画像,通宵达旦的在他家门外高声抗议。但他们的抗议无效,佛罗伦萨已经易主,而他们的前主人也已经早就偷偷跑到了国外度假躲避风头去了。

  在意识到他们做了无用功后,球迷们开始把抗议的矛头对准了雷兹集团的执行董事弗朗西斯科·贾利米安。他们把此君的头像印在纸上,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还有各种讽刺他的漫画。他们号召球迷们不要购买球队下赛季的套票,抵制佛罗伦萨的比赛。

  “这是佛罗伦萨足球历史上的耻辱!”这句话是抗议标语中出现频率最高的。

  可是正如球迷抗议德拉瓦莱要卖张俊起不到作用一样,他们的抗议也无助于球队不易主。

  随后,雷兹集团的执行董事并不理会球迷,直接去拜访了佛罗伦萨的市长,一个上午的会谈,当他出来的时候,已和市长先生亲切握手,微笑告别了。市长先生接着发表声明,称贾利米安先生向他保证了佛罗伦萨俱乐部仍然是佛罗伦萨市政府的财产,永远代表佛罗伦萨市,他支持贾利米安先生的工作。

  “干得真漂亮!也不知道他们给了那个市长多少好处,这么快就搞定了政府。”张俊感叹道。

  随后贾利米安又去拜访了意大利足协主席,意大利职业联盟主席,尤其是后者。他向加利亚尼保证佛罗伦萨无意于各派系之间的争斗,雷兹只是想为意大利足球做点贡献,挽救一下衰落的让人心痛的佛罗伦萨。这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然后他又把自己以及一些集团高层人员宣传成在异国的佛罗伦萨忠实球迷,祖孙三代都支持佛罗伦萨。“我连血液都是紫色的!”贾利米安先生自豪的称,能让佛罗伦萨重现辉煌,无论做什么他都愿意。

  这一手收买了不少球迷的心。

  在收购了佛罗伦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就做出那么多行之有效的举措,效率之高让人咋舌。看似漫不经心的就化解了这次收购危机,很明显,这是有预谋的收购行动,决不是某个有钱老爷心血来潮的产物。

  贾利米安为公关四处活动,却独独没有去理会球队这副烂摊子,这让不少意大利体育媒体笑话新进来的老板也是除了有钱,对足球什么都不懂的白痴。而张俊和马莱萨尼焦急的等待新老板的宣判,却始终没有下文。

  华芳也趁这个机会飞到德国去处理安柯转会的事宜了。多特蒙德经济情况始终不见好转,华芳对于头号球星安柯拿的薪水在德甲只排三流,非常不满。她一方面逼迫多特蒙德换合同,加工资,一方面积极联系拜仁慕尼黑。

  现在拜仁慕尼黑开出了一个让多特蒙德无法拒绝的高价,安柯也不再拿感情做借口了,他的离去已成定局。多特蒙德的球迷们并没有苛责安柯,只是祝他好运,而贝肯鲍尔则不止一次说过:“我们需要安这样的天才门将。”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双方谈的很顺利,只剩体检和最终签字。这时,华芳才有空回来忙张俊的事。

  ※※※

  这次收购在中国国内也造成了一定影响,一些死忠的佛罗伦萨球迷和意大利的同行一样,视此次收购为耻辱,是卖身。只是因为他们其实不了解更多的情况,所以更加偏激,更加极端。而那些因为张俊才喜欢佛罗伦萨的人就无所谓了,他们更关心张俊的命运,到底最后是走还是留。

  有媒体感叹这次事情闹的之大:“原来以为不过是换教练或者卖球员的事情,却没想到竟然直接换了老板。世事难料,莫过于此了。”

  在意大利,贾利米安在安抚了人心之后,才开始想到把注意力放到球队上来,但他没有针对下赛季有什么展望,而是要收拾上赛季的烂摊子。

  七月的最后一天,在各地度假的球员们陆陆续续回来了,而中国队的亚洲杯之旅也终止在了四强。这个夏天,国家队的比赛不是人们主要关注的对象。

  贾利米安首先发表了一份声明,称他对于张俊和马莱萨尼两人的恩怨不甚了解,但他相信这些都只是误会,两个人都是职业级的,他们会为了佛罗伦萨而团结在一起,没有任何问题。

  这声明用李延的话来说就是放屁,通篇废话,什么都没说,也没有透露出这个新老板的个人喜好。他提醒张俊要小心,这种人往往最会玩阴的。

  随后,贾利米安分别叫两人去办公室谈话。

  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张俊也不知道新老板和马莱萨尼说了些什么,但他见马莱萨尼出来的时候脸色不错,他想起了李延的忠告,在进入那宽大的办公室时,他忐忑不安。

  推开木质大门,他见到了佛罗伦萨的新主席——弗朗西斯科·贾利米安先生。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面见到真人,以前他只在电视和网上见过照片。

  中等身材,谢顶,浓密的大胡子,深陷的眼窝先看不清楚此人的眼神,身穿整洁的紫色西服——以示他对佛罗伦萨的热爱。就是这么一个人收购了佛罗伦萨,就是这么一个人将决定他的去留。

  他在新主席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等着此人开口。

  但好像贾利米安对张俊的外表很感兴趣,反复盯着张俊看了很久,看的张俊心里直发毛,几欲夺门而出。

  他不会有那个倾向吧?

  良久,贾利米安才开口,却只有一句话,就结束了此次会谈。

  “我的老板想见你,他会决定你的去留。”

  张俊愣住了。

  ※※※

  张俊坐在这辆纯白色的加长劳斯莱斯中,对面坐的就是贾利米安。此君正笑呵呵的盯着他看,张俊感到一阵害怕,不敢与之对视。他为了掩饰,干脆把眼睛闭上,头靠在真皮座椅后背上假寐。

  在佛罗伦萨这个多胡同,路多窄的城市开加长车,还是白色的劳斯莱斯,在张俊看来,自己要去见的老板还真招摇。

  当初贾利米安告诉他那句话时,他的吃惊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贾利米安是球队的主席,竟然都决定不了他的去留,一切都还要听他的老板……

  这让张俊对那个神秘的老板有点感兴趣了,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大人物那?

  车在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张俊感到他们出了市区。

  华芳在听到真正的老板要见张俊时,执意要跟来。但贾利米安很干脆的拒绝了。“华小姐,我的老板吩咐过,只见张俊一人。而且不会涉及合同利益的东西,经纪人就没有必要跟着去了。”

  他堂堂一个俱乐部主席,雷兹集团的执行董事,说起这个“老板”,语气也显得很恭敬。

  张俊搞不懂了,那么一个有地位,有财力的人物为什么偏偏要见他?而且为什么要见到他才能决定他的去留?

  “我们到了。”

  张俊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别墅的大门,以及站在车门前,准备为他们开门的保安。

  这是他完全没有来过的地方,一座庄园。由于张俊已经身处庄园内了,所以他无法知道这庄园是大还是小,他所能看见的就只有这撞别墅,以及旁边的一个露天游泳池,但他没有看见一般庄园里面有的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

  贾利米安充当带路人,带着张俊转来转去。张俊并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哪儿去,只好紧紧跟着,生怕自己迷路。从外面看以为这房子并不大,到了里面才发现别有洞天。

  不时可以看见穿戴整洁统一服装的佣人和保安,让他对这个神秘老板的身份又有了很多猜测。

  贾利米安并不说话,张俊也不好开口问。他这次来的匆忙,他本想回家换一套正式一点的西服,但贾利米安告诉他最好现在就走,因为他的老板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结果他就穿着这么一身休闲服出来了,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和这庄园的气氛格格不入。

  穿过一段回廊,然后是片花园。他看见了一个白墙白顶的巨大建筑。说它巨大,不是因为它有多高,也不是真的就非常巨大,而是和周围环境比起来,这建筑又大又突兀,让人的视线全都投在它身上了。大约三层楼的高度,但是占地面积很大,非常宽。

  这建筑被挡在别墅后面,张俊一开始并没有看到。

  贾利米安推开这建筑的大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时候他可一点都没有一个俱乐部主席的样子。

  张俊踏进去,却被自己所看到的一个切震住了。

  三层,带塑料座椅的看台,全透明的钢化玻璃顶棚,绿茵茵的草皮,白色的球门和球网,这竟是一个室内的九人制足球场!

  他蹲下去,用手触摸着,这不是廉价的人造草皮,而是货真价实的天然草,而且还是好草,比弗兰基的都还要好,可能是世界杯的档次,踩着很有韧性,他不禁跳了跳。再看看周围,看台的顶端是一个小型包厢,巨大的落地玻璃幕墙,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外面的情况,在张俊看不见的地方,他猜想那应该还有更衣室、健身房、理疗室……

  这分明就是一个迷你体育场了!

  这家主人可真够奢侈的!啧啧!张俊摇头叹道,不过……这也正是学生时代的梦想啊。那个时候,流行YY自己有钱后怎么样,买两碗豆浆,喝一碗,倒一碗就是一个经典笑话。那个时候张俊就幻想可以有这么一个私人足球场,想啥时候踢球就啥时候踢,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

  当时安柯还嘲笑他没出息,有大把大把的钱就干这个。

  一想到过去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日子,张俊就禁不住微笑起来。现在安柯去了拜仁慕尼黑,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了吧……

  张俊猛然发现自己现在是在别人家中做客,他扭头发现贾利米安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身边了,他感到了一阵惊慌,但很快就镇静下来,想既然那个老板都等的不耐烦了,自然会出来见他的。

  他重又把注意力放到这个奢侈的室内足球场中,花这么多钱,不搞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却偏偏弄这么一个足球场,说明这里的主人应该也是一个爱球之人,那么他们一定能有共同语言,说不定自己可以不用离开了。

  想到这儿,张俊对这次会面充满了希望。原来以为这老板的老板应该是一个日理万机,日进斗金,忙的连弯腰的时间都没有,不苟言笑,让人难以接近的人。但现在张俊看着室内足球场,心中生出一种亲切感。

  一只足球不知何时滚到了张俊脚下,他有些惊奇,再转身回头看,却见一人正靠于门口。

  下午的阳光还很晃眼,从门口斜斜的射进来,他看不清这人的长相,他不禁眯起了眼睛。

  “好久不见了,张俊。”那人开口了。

  张俊呆住了。

  ※※※

  这是一个年轻的声音,笑嘻嘻的,那口气似曾相识。多年以前的记忆跟着声音涌上大脑。

  在伤感和疯狂的毕业散伙饭上,他搂着张俊,略带醉意的对他说:“你放心,张俊。从会跑开始,就喜欢上了足球,十几年了,你说我还会轻易和它说再见吗?”

  在空荡荡的曙光高中足球场上,李永乐看着他:“其实你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为自己留后路吧?”他笑道:“被你看出来了?”张俊却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了无奈。

  再往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见这个一声都不吭,就一个人跑掉的家伙。五年了,这小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估计其他人会怎么想。

  现在,他就这么若无其事的出现在张俊面前,笑嘻嘻的对他说:“好久不见了。”

  真让人想扁他。

  可张俊没有动手,他只是呆呆站在原地,盯着门口还看不清脸的身影,结结巴巴的问:“任煜地?真是你?”

  身影走了进来,把地上的足球挑起来,伸手接住,然后依然笑嘻嘻的看着张俊:“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张俊眼睛有些湿润了,他没想到好友有一天会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脸,这笑,这声音,分明就是任煜地,是那个失踪了五年的任煜地。

  张俊抹了抹眼睛,真丢脸,差点哭出来。

  任煜地却把目光投向这室内足球场,假装没有看见张俊抹眼泪,他挥挥手:“如何?你的梦想。”

  张俊笑了,这么多年了,他都还记得,说明他不是一个忘记了朋友的人。只是有什么苦衷才躲着不见他们吧。

  “很好,很好……没想到你都还记得。”

  “我当然还记得,都记得呢。你不会因为我五年没有和你们联系,就以为我忘了你们吧?”

  张俊在朋友面前从不虚伪,他点点头,恶狠狠的说:“没错!你小子竟然一声不吭就走了,你在洛阳的家也换主人了。没人知道你去哪儿了,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甚至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喂喂,我还活着呢……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而且还专门给你带了了一份大礼。”任煜地笑道。

  “大礼?”张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任煜地摆了一个造型,“我现在是雷兹集团的老板,身价十八亿欧元,佛罗伦萨俱乐部现在也是我名下的资产,而你……”他看看张俊,“就是我的雇员,哈哈!”

  任煜地在开玩笑,他又没在开玩笑。张俊脑子有些混乱,原来那神秘的幕后老板就是自己的同窗好友。那么为什么老板一定要急着见他就有解释了,等了五年了,当然急了,急得不能允许张俊回去换身衣服或者另外约一个时间再来。

  任煜地拍拍张俊,把他拍醒。“走吧,去喝茶。我们慢慢聊,时间多的很。”

  ※※※

  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厅,看着旁边的佣人,张俊有些不大习惯,虽然他有钱了,房子大了,但是他只会请钟点工来帮他做卫生,平时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任煜地看出来了,他挥挥手,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茶的清香还在张俊舌尖回荡,他却没心思去品茶,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佛罗伦萨是你收购的?你收购来干什么?不会是想玩真人FM(Football Manager足球经理游戏)吧?”

  任煜地慢悠悠的放下茶杯,并不急着回答张俊的问题。“张俊,你知道吗?我曾起踢了一个赛季的半职业足球哦。”

  张俊有些惊讶。

  “04/05赛季的英格兰丙级联赛。我在一支叫‘温迪’的小俱乐部踢了一年。一方面,我想看看我的身体是不是真的不能适应激烈的比赛了。另一方面,我想看看这么多年没接触足球后,我是否对它还有感情。”任煜地把玩着手中的足球。

  “那么然后呢?”

  “然后?呵呵,我失败了。我连丙级联赛都只能踢半场,而且还遭遇了一次伤病。但是……我也不是一无所获,我发现原来我依然很喜欢足球。这么多年在商场上的日子,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踢球,快乐的踢球,尽情的踢球,然后拼尽全力是什么滋味了。但是在那里,我找到了那种感觉。最后一场比赛,我们为了升级而战,所有人都很拼命,球迷们一直在给我们打气,我找到了当时我们在一起为了冠军努力的感觉。虽然最后我们还是输了,没有升级,但是我想我找到了最最重要的东西,这就足够了……”任煜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很享受的喃喃说着。(具体情节请参阅外传《旅途》)

  “虽然我没法再上场踢球了,但这不代表我和足球绝缘。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和你们在一起踢球,但我的金钱可以让我用另外一个方式和你们在一起。”他挥挥手。

  “所以你就收购了佛罗伦萨?”

  “唔,我给了德拉瓦莱很多好处,他便放弃了。那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你和佛罗伦萨在他手下永远都不会有前途的。”任煜地没对张俊说实话,当时可不仅仅是给好处那么简单,有些非正常手段也用上了。但任煜地觉得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没有必要让张俊知道,他就应该一心一意,快快乐乐的踢球。这是张俊的愿望,也是任煜地这么多年过后最希望看到的。

  张俊没发表意见,德拉瓦莱变得他都认不出来了,走了就走了,他不难过。倒是仔细看了看,他发现任煜地显得比实际年龄更老一点,和他一般大,脸上就有了皱纹,头发中也有了明显的白发,那精神烁锼的眼神中却不再单纯。五年时间,变化真大,任煜地所处的世界一定是自己难以想象的世界。

  “你来意大利……那你的家人,你的弟弟呢?”

  “他们在香港,那里是亚洲集团的总部。我不管他们,他们也不管我。”任煜地见张俊看他的眼神不对,连忙补充道:“你可别想歪,我没有和他们断绝亲人关系,只是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我现在想用来投资足球,无需得到他们的同意。这钱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这么说吧,我现在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助你和佛罗伦萨取得辉煌。”

  张俊有些感动:“十八亿的身家……就只是为了让我取得成功?”

  “张俊,我希望看你快乐的踢球,你们都成功,不光是你,杨攀、安柯他们都是……你们都成功,然后我能够在场下看着你们踢球,我就很满足了。我不在乎花多少钱,哪怕倾家荡产,只要我们能在一起。贾利米安现在只是对付外界的幌子,明年我会替代他,那个时候我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你只管踢球,而我,会一直为你加油。既然不能一起踢球,那么现在这样也不错……”任煜地是笑着说的,但不知怎的,张俊就想到了任煜地在那年春节的叹气:“职业球员啊……”

  高中时,他是放弃了以后的足球生涯,换来三年的痛快潇洒。而现在呢?他放弃了继续赚钱的机会,放弃了更多的金钱,就为了能和朋友在一起,看他们踢球,看他们成功,至于自己未来会怎么样,他不考虑。

  或者说,他五年多的蛰伏,五年多的辛苦,苍老了许多的容颜,早生的华发,吃的苦,受的累,也许还有很多危险,都是为了今天。

  “是啊,也不错呢……”张俊一时无语,只有重复任煜地的话。

  “我知道张俊你在到处找新东家,但我希望你留下来。注意,是希望而不是命令,你的未来应该由你自己来选择。”

  张俊笑了:“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选择呢?既然你把自己的未来和梦想都赌在我身上了,我怎么可能走呢。”最近外界传言巴斯滕会接替安切洛蒂,而巴斯滕指名要张俊回来。老实说在任煜地出现之前,张俊对于巴斯滕的AC米兰还真的有些拿不定注意了。但现在,就算巴斯滕当面找到他,他也不可能再对米兰有什么幻想了。正像他对杨攀说的那样:“生是佛罗伦萨的人,死是佛罗伦萨的死人。”

  任煜地也笑了:“没错,你完全可以把我刚才的话当作冠冕堂皇的表面功夫。实际上我知道你肯定会留下来,我也知道你前五年一直不顺。我现在在物质上给你创造一个条件,我希望你能一切顺利起来。不过,张俊,你得明白一点,虽然我们是朋友,有些事情你仍然没法影响到我,而有些事情仍然需要你自己去努力,我始终在关注你,我了解你的每一步成长……”

  张俊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那么风青是不是你请的?”

  任煜地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那是一个不错的医生吧?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没错,是我请的,他曾给我治过病。”实际情况可不是治病,而是治伤,但却不是运动损伤。“我看他不错,就推荐给你了。”

  “那么最近他又来了……”

  “啊?他又来找你了?”任煜地很吃惊。把张俊也搞愣住了:“怎么?难道不是你让他来的?”

  “当然不是。”任煜地摇摇头,“这个风青很有意思,他从不会再回过头找他治过的病人……我找他都是花了大价钱的……他竟然会主动再去找你?”

  “唔。”张俊点点头,“我一直以为是你派他来的。他说来给我复查的,我这次伤好的这么快就是他的功劳。”

  任煜地摸摸下巴,“唔,那段时间我一直忙着收购佛罗伦萨的事情,忽略了。实际上他对于我的责任在荷兰那次之后就结束了,我们没有联系过了。不过,既然这样……倒是挺有意思的,我想我又有一个主意了……”任煜地低语道,他不说是什么主意,张俊也没问。他觉得那些事情自己都不懂,还是不要问的好。

  “唔,好吧,他我来搞定。至于你,张俊。”任煜地看着张俊说,“我相信你会在这里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他说这话是非常认真,没有丝毫玩笑成分。

  吃过晚饭的张俊被任煜地亲自送上车,还嘱咐他,让他回去安心备战下赛季的意甲,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理会,有什么事情由他亲自搞定。

  张俊上车前回头问了他一句:“你应该从未管理过俱乐部,就和德拉瓦莱一样是新手,你又凭什么那么有信心佛罗伦萨在你手下会重现辉煌呢?”

  任煜地拍拍胸脯:“你放心,为了管理佛罗伦萨,我已经在FM里面反复用她玩了很久了,年年三冠王!”

  张俊翻了一个白眼,果然还是真人FM……

  ※※※

  华芳对于这个神秘老板挺感兴趣的,一听张俊回来了,就赶了过去。她害怕张俊被诓着答应了什么不平等条约。结果张俊笑着让她放心,说所谓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他高中的同学,高中毕业后跟着他爸爸去闯荡经商,五年没联系了,没想到现在这么有出息了。

  “你放心,华姐。任煜地是我的好朋友,他来其实是帮助我的,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利。”张俊说的一脸轻松,他仿佛还在回味着和任煜地这奇遇般的相逢,却没有注意到华芳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心不在焉的和张俊闲扯了几句,华芳就告别了。张俊也没有挽留,他急着给杨攀、安柯、卡卡、李永乐他们打电话,告诉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呢。

  华芳并没有问张俊那是一个怎么样的老板,不是她不好奇,而是她对于那个商人任煜地的了解比张俊可多的多。

  任煜地!

  她狠狠咬着嘴唇,自己的今天似乎都应该拜他所赐。

  当初华氏企业以香港为总部,在整个东南亚都很有施力,结果由于自己一时疏忽,让他钻了空子。他刚来香港就想收购华氏,华氏是老家族企业,岂是他说买就能买到的?

  华芳——那个时候还叫华扬——当时根本没把这个比她还小的年轻人放在眼里,却不曾想最后败的一塌糊涂。

  华芳从小接受训练,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什么样的起伏没有经历过?当让她始终对这次失败耿耿于怀的,一是因为自己输掉了整个华氏,二是因为她不是在和任煜地正当的商业竞争中败下阵来的,而是输在了自己人手里。

  自己一直以为大家都是对华氏有感情的人,毕竟都是一个家族的,而且平时表现也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任煜地给了他们什么好处,最关键的时候,正是这些平时的“亲人”反戈一击,集体架空了她,私下和任煜地签订了合同。所有人都背叛了她,她最后还被放逐到了欧洲,美其名曰旅游。

  那是一段让华芳不愿意再去回忆的岁月,她现在一个人做几个球员的经纪人,忙的不可开交,也算是另外一种逃避。

  但现在,任煜地的出现,让她不得不回忆起来。

  刚到家的华芳还在郁闷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她接通后听到了一个只有在恶梦中才能听到的声音。

  “Hello!我们好久不见了。我现在是该称呼你华扬呢?还是华芳?”

  “那我是该称呼你主席先生呢,还是教父?”华芳很快反应过来,不甘示弱的回击。

  任煜地语气一变,“你知道什么?”

  “略有耳闻而已。”华芳只是零零星星听过一些黑幕,但是那个教父是她随便诌出来的。

  “好吧……”任煜地语气一缓,“你不要把你所知道的任何东西告诉张俊。”

  华芳扬扬眉毛,这个时候她像极了当初的华扬,她有种得胜的快感:“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任大老板也有软肋,嘿!”

  面对这赤裸裸的讥讽,任煜地也不生气,或者他没有把生气表现出来。“华小姐,你也知道张俊的脾气,你和他呆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这么做是为他好,他只需要踢好足球,其他的事情不归他管。你不也在外面为他分担了很多压力吗?”

  华芳被这反问搞的一愣,她确实不介意在众人面前扮恶人,只要张俊这孩子的压力能小一点。

  “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来佛罗伦萨是为了帮助张俊,你也是。而且张俊越成功,我们的利益就越大。你曾是商人,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现在我们拥有一样的利益,为什么不放下前嫌,合作呢?而且,华氏企业在我手上,也总好被那些败家子败光了好……”

  华芳叹了口气,打断了任煜地的话。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也正是任煜地让她看清了身边人的嘴脸。任煜地说的没错,那群人确实是败家子。也罢,也罢,自己对现在这个新身份也还算满意。

  “嗯,好吧。华芳是华芳,华扬是华扬,她们两个没有关系。你什么时候有空?”

  “怎么?美女要请我吃饭吗?我随时有空……”

  “不,现在换了一个有钱又大方的老板,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谈一下张俊的合同了,我要求提高张俊的工资以及奖金,而且肖像权要全部归球员个人所有……”华芳冷冰冰的说道。

  “所以当初在香港我不愿意你和正面对决呢……”那边任煜地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这个……你和贾利米安谈吧,他现在是俱乐部的主席,我只是隐藏人物而已。名义上你要和他谈,虽然做决定的是我……”他说话,便匆匆挂了电话。

  华芳嘴角扯出一次笑容,现在有把柄在她手里,她就不信报不了当初的仇。

  

第一九五章 好久不见了,张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