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一零章 安柯的烦恼

    直到张俊恋恋不舍的放开苏菲,比赛才得以重新开始。这个时候人们谈论的已经不单单是他刚才打进的第三十一个进球了,而是他和苏菲的拥抱。这一刻远比进球更让人兴奋。

  苏菲满脸通红的继续工作,但是她能感觉到目光都在注视着她。张俊倒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在场上拼杀。

  她一个人偷偷回味刚才甜蜜的一刻。她和张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拥抱在一起,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她心甘情愿,在被张俊紧紧搂住的那一刹那,她觉得整个球场都只有她和张俊两个人,没有旁人。他们旁若无人的拥抱,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正常。

  没什么好怕的,她爱张俊,张俊也爱她,他们拥抱很正常。

  而有了这一个插曲之后,球场的气氛火yao味也淡了许多。毕竟爱情是美好的,没人愿意打破这种美好。

  比分变成3:1之后,场上的局势也渐渐缓了下来。

  双方互有攻守,但是要想进球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张俊依然获得了队友们的无私支持,希望他能够上演帽子戏法,但是切沃可不会答应。这次不管张俊是传球还是自己突破射门,他们都会保持最少两个人的防守阵容来对张俊进行特殊照顾。

  萨巴托看张俊已经不会再有多少机会了,决定把他换下,让他单独享受人们的掌声和欢呼声。

  “安吉洛,让托尼准备上场。”

  张俊一瞥眼,看见了场边正在扎着衣服的托尼,他知道自己这个赛季的比赛到此结束了。但他还想在下场前最后做点什么。

  于是在禁区外面他来了一脚转身抽射,隔着一个后卫,他抽中了足球,门将飞身扑救,却没有碰到足球,当然,足球也没有进门,而是贴着门柱飞出了底线。

  切沃的球迷们倒抽一口冷气,而佛罗伦萨球迷则是大声叹息。

  张俊挠挠头,看来帽子戏法没指望了。

  他刚刚射完这脚门,主裁判就示意佛罗伦萨换人,托尼上场,替下张俊。

  张俊高举双手,一边鼓掌一边向场边走去,佛罗伦萨球迷们全体起立为他们的队长送行。

  “啊!佛罗伦萨换人了!张俊被换下,萨巴托看来是要张俊独自一人享受这个时刻。感谢他的努力,感谢他一个赛季的进球,为我们带来了无数的享受。希望下个赛季他依然能有如此表现,意甲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一个这么让人期待的前锋了。”

  走到场边的张俊把胳膊上的队长袖标除下来,然后戴在托尼臂上,拍拍他的背:“加油,卢卡!”

  然后再次和看台上的球迷们鼓掌致谢,便坐回了替补席。

  替补席上的球员们纷纷对他表示祝贺,就连迪利维奥也上来祝贺他。“你干得很棒,张俊。现在好好休息吧,这个夏天你还有奥运会要打。”

  张俊把一张干毛巾蒙在头上,然后靠在椅背上,喘着粗气。他是真的累了,一个赛季啊,都这样拼了下来,进球,不断的进球,现在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萨巴托没有理会张俊,而是继续站在场边关注着场上的局势。张俊闭上了双眼,信不信现在他就能睡着?

  ※※※

  这场比赛佛罗伦萨最终客场3:1战胜了切沃,进一步巩固了他们联赛第四的成绩,进入了下个赛季的欧洲冠军杯资格赛。

  从上个赛季的勉强保级,到这个赛季进入欧洲冠军杯,佛罗伦萨被媒体们公认为本赛季进步最快的球队,而张俊也依靠自己的三十一个进球获得了联赛的金靴。颁奖典礼要等到下个赛季开始之后,但这份荣誉是跑不了的了。另外,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个赛季的意甲最佳球员八成也是张俊的了,还有意甲最佳外援。上个赛季的意甲最佳外援是帮助国际米兰十八年来第一次夺冠的李永乐,这个赛季又是一个中国人。

  这个赛季对于张俊来说是一个丰收的赛季,球队和他自己都有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

  项韬成功从安德莱赫特转会至佛罗伦萨,成了一个真正的佛罗伦萨人。安德莱赫特知道佛罗伦萨急于收购项韬,而且市场上还有很多球队都想要这个在意甲崛起的年轻后卫,所以开了一个很高的价码:一千三百万欧元。任煜地没有二话,掏钱付帐,把人买走。而和他同在一个球队的王钰则以三百八十万欧元的价格转会去了西甲的一支中游球队比利亚雷亚尔。

  结束了赛季的佛罗伦萨开始了紧锣密鼓的买人计划,下个赛季他们要三线作战,球队的实力需要得到加强,板凳厚度也需要增加,另外,从市场方面考虑,除了买进一些便宜但是有一定实力的球员之外,还需要签进一到几名很有影响力的球星。

  这一次,任煜地再次把萨巴托请去共进午餐,然后甩出支票本,让萨巴托把他看上的球员统统写下来。只有在这个时候,萨巴托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教练员了。

  ※※※

  而张俊,在简短的休假之后,七月下旬便飞赴了北京,进入了国奥队,准备备战马上就要开始的北京奥运会。

  作为超龄球员,与他一同入选的还有没有参加过上一届奥运会的门将安柯,以及在德甲球队勒沃库森效力的中场球员邵佳英。另外,作为适龄球员参加的还有前锋吴上善,以及张俊在佛罗伦萨的队友中场克鲁·李。

  由于这届奥运会是中国承办的第一届奥运会,所以举国上下都很重视,国家体育总局更是对很多项目都下了硬指标。因此国奥队聚集了这么多优秀球员,也被球迷们寄予了厚望。甚至有媒体喊出了中国国奥队要夺取奥运金牌的口号。

  纵观所有参加奥运会的球队,最著名的球星自然是刚刚获得意甲最佳射手的张俊,他也被人寄予了厚望,戴上了队长袖标,希望球队在他的带领下能够实现历史性的突破,他本人也成为奥运会最佳射手,球队获得金牌。

  身经百战的张俊面对狂热的国人,竟然也有了一些紧张和压力。他没想到中国人还对鸡肋一样的奥运足球有这么深的感情,他参加奥运会只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弥补四年前没有实现的一个遗憾而已。

  在随队训练了几天之后,他更是对球队的前景感到了担忧。这批国奥球员在他看来远没有四年前的那批优秀,因为邱素辉走了之后,国奥的选材又回到了老路,在已经定型的职业队中挑选出来所谓最优秀的球员,组成的球队却完全没有战斗力。陈炜大力倡导的青少年足球培养计划才刚刚开始施行,现在还没到出成果的时候,所以这届国奥队成了一个怪胎——实力不行,但是人们偏偏对他们抱有非常非常大的希望。

  就算有些人知道实力不行,也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没事,我们有张俊呢!

  张俊心说,开玩笑,足球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运动,有我就行了?

  他当然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他知道媒体是什么样子的,也知道这个时候在国内气氛欣欣向荣,一片大好的时候说出逆反的话来,自己会是什么结果。面对媒体和狂热的大众,他也只能违心的说:“啊……我们有希望,这是我们的主场,我们要争取获得荣誉,不让广大球迷失望……”

  下来他对苏菲抱怨:“这样真累,只是一个奥运会而已嘛,有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吗?好像拿不到奥运冠军我们就是民族叛徒一样……奥运足球从来就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关注,它只是锻炼青年球员的一个机会而已。”

  苏菲耸耸肩,“这有什么办法?中国人喜欢讲究这些啊,奥运金牌可是关系到我们的民族自尊心呢,关系着国力的强盛呢。谁让这届奥运会在北京举行呢,总不能在自己家里丢了面子嘛。”

  “呵呵,面子……奥运金牌多了,老百姓就能吃饱饭了吗?”

  “得得,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再深入下去可就不妙了。你别管那么多,什么民族自尊心啊,什么国家荣誉感啊……你只管踢好你的球,至于结果是什么,尽力了就好了。尽力了我想没人会责怪你们。还有,张俊,这牢骚你可千万别在公开场合发表啊……”

  “嗯,我有分寸的。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

  作为超龄球员加大牌球星,张俊、安柯拥有其他国奥球员都没有的特权,比如他们可以出去逛街。

  今天是球队的休息日,张俊本来想和苏菲约会的,但是苏菲工作格外的忙,没有时间,他只好被安柯拉着出去逛街。

  “我说安柯啊……你又不是女孩子,怎么这么喜欢逛街?”张俊体力不错,但是这样在街上走来走去的也让他累,而且他还总要应付那些认出他们来的热情球迷。

  “反正在香河也闷,整个国奥队都没有几个认识的……老子看到那些小辈们就不爽,所以出来透透气。”安柯兴奋的东张西望,好像很久没有出来逛过街了一样。

  张俊觉得奇怪:“小辈?哦,他们对你还算尊敬啊,你怎么不爽?”

  “妈的!就是因为太尊敬了!一个个一点主见都没有,这哪儿像职业球员?哦,看见球星就自卑的要死,看见比自己等级低的就又自大的要命,你没看克鲁鸟都不鸟他们。这样的球员,你觉得我们还有希望拿什么奥运金牌?”

  张俊连忙拉拉安柯:“小声点!这话不要乱讲,这可是在大街上。”

  安柯知道张俊的提醒什么意思,他小声嘟囔着:“反正……这是我见过最差的一届国奥队,可偏偏人们还对他们寄予了无限的厚望,什么奥运金牌……笑死我了!我来这里纯粹就是因为没参加过奥运会,来过过瘾的……还真指望靠足球给中国奖牌榜上增加一块金牌?那些不动脑子的官僚!啊呀!来上街就不要提那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了……让我们尽情玩乐吧!我还有很多东西要给父母买呢。”

  张俊是队长,他确实也对目前球队的现状觉得头疼,但是也无能为力。超龄球员和克鲁、吴上善,对于这些国奥队的球员并不怎么满意,而国奥队员们自己内耗也实在可怕,让张俊想到了以前的国家队。来自足球发达地区的人看不起足球不发达地区的人,他们又想刻意巴结留洋的球员们。小小年纪不考虑如何踢好球,反而成天挖空心思的钻营这些东西。这都让张俊非常看不惯,但是他又没法呵斥什么,毕竟从来没有在一起接触过,彼此实在太陌生了。国奥的教练又是一个远远没有邱素辉和萨巴托那种魄力的人,他做队长只是因为他名气最大,而不是因为他能管理球队。这个队长做的实在郁闷,比在佛罗伦萨当队长郁闷多了。

  一个球队不够团结,那么他们能走多远只是值得担心。

  安柯在前面很活跃,张俊却跟在后面无精打采的,他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足球在国外是一个很快乐单纯的事情,在中国却要被赋予这么多含义,变得如此复杂?

  被安柯这么一说,他反而没了逛街的兴致,只是低着头跟着安柯后面走。

  突然,他撞上了安柯的后背。

  张俊捂着额头,抬起头来奇怪的看着安柯的背影,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前方。仿佛前面有什么让他非常惊讶的事情。

  张俊不明所以,只好绕出去看个究竟。

  然后他看见了他们前面同样呆站着的一个女子,以及女子身边的男人。

  ※※※

  林佳今天本来没有打算出来逛街的,但是她的男朋友李伟说是要给未来的岳父岳母买点东西,才拖着她一起出来了。她和自己新交的男朋友这次是来北京看奥运的,如今奥运是所有人谈论的话题,能在北京现场看到奥运会,也实在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情。何况他们还有开幕式和一些比赛的门票。

  自己的男朋友又是一个足球迷,听说张俊会参加奥运会,说什么都要来看。但是林佳在听说安柯也要来之后,就不怎么愿意来了。可是不忍心看到男朋友因为自己的固执而失去了一次接触偶像的机会,她只好跟着来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偏偏在最不该遇见故人的地方和时候遇见了故人。

  当时李伟正在给她讲笑话,把她逗的前仰后合的。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高大的男人。虽然此人戴着墨镜,但是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安柯。

  这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碰面。

  还是她的老朋友李伟打破了这种气氛,他兴奋的指着从安柯身后冒出来的张俊:“是张俊!张俊!天哪!我是你的球迷,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给我签个名吧?合影……还有合影,林佳,来,给我们照张照片!”他兴奋的把手中的数码相机塞到林佳手里,完全没有注意到林佳脸上不自然的表情。

  张俊并不认识林佳,但他是听到过这个名字,当初还因为那事教训了安柯一次呢。

  所以当他听到林佳身边的男人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之间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安柯的表现会这么失常。

  因为面前这个女孩子就是苦苦追了安柯五年的林佳。

  ※※※

  李伟的话给双方都解了围,张俊很配合的和李伟合影,签名,然后还一反常态的和他聊了几句。这些都只是为了让安柯和林佳有一点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

  但是两个人似乎没有理解张俊的这番苦心,在张俊和李伟周旋的时候,两人就站在那儿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没有说。

  直到李伟放开了张俊,来向安柯求签名和合影。

  林佳这才向两人介绍——实际上只是向安柯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李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张俊却能感觉到安柯的身体有一个微微的颤动。

  “这个白痴,傻瓜,自作自受!”他在心里狠狠的骂着安柯。

  满足了的李伟兴奋之余竟然把他和林佳的电话留了下来,也许他认为林佳和安柯是同学,以后他们可以经常联系了吧。张俊在一旁不做声,全部看在眼里,他觉得这个李伟真是幼稚的可笑,哪儿有把自己女朋友的电话号码给情敌的……嗯?安柯要追林佳了吗?没有吗?有吗?张俊想的头又疼了,算了,留给安柯自己去苦恼吧。就算林佳不是他的了,以后也还能遇见更好的女孩子的。

  林佳牵着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李伟离开了。留下张俊和安柯也彻底没了逛街的兴趣,两人开始返程。

  “那个女孩就是林佳?”张俊明知故问了,实际上他只是挑起说话的头。

  安柯点点头:“嗯……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变漂亮了……”

  “我靠!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张俊骂道,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白替安柯担心了。

  “不过……她身边的那个男的长得……真猥琐……”安柯喃喃道。这一点张俊也有点认同,虽然可能对李伟不敬,但是李伟长得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身高一米六三,龅牙,背还微驼,脸上由于青春痘的原因到处都是坑……和身高一米七四的林佳在一起,实在个人不相配的感觉。“她怎么会找上那么一个男朋友?她可也是一个很有追求的女孩子啊……”安柯不明白。

  张俊心说这有什么不明白的?你辜负了人家,人家只好做贱自己了,所以随便找了一个男朋友。

  “喂,安柯,你对林佳有意思吧?”

  “不!没有!绝对没有!”安柯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

  张俊看安柯这么最硬,也只是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

  奥运会的开幕式在北京时间2008年8月8日晚上八点举行。但是足球比赛却提前两天就开始了,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队,是第一个亮相的球队,和他们比赛的是来自非洲的加纳国奥队。

  这场比赛按理说应该没有多少悬念,拥有许多大牌球星的中国队赛前被认为应该轻松战胜加纳。

  可是比赛过程和结果却让很多人都没想到。中国队在自己的主场踢的异常艰难,最后仅依靠张俊的两个进球,2:2逼平了加纳。

  安柯在这场比赛中表现的并不尽如人意,有过几次不必要的失误,也导致了中国队的两个丢球。

  中国队开门就没有告红,给很多人泼了一盆冷水。很多媒体都对中国队的表现感到不可思议,认为这绝对不是中国队的真实水平。“就算加纳的青少年足球曾经是世界领先水平,但是那也是曾经的事情了。现在的加纳根本没有实力和我们中国队一较长短的!也许下一场我们会好起来吧。安柯的状态低迷有些莫名其妙,开赛前的一些热身赛上他都表现正常的……”

  而张俊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丫还说自己对林佳没有意思?哼!”他知道这场比赛林佳肯定在看台上,因为那个李伟告诉过他的,他们会来看所有有中国队参加的比赛,他要给张俊助威,给中国队加油。安柯肯定也知道,所以这个状态低迷的原因就很好找了,只是他不会说出去的,安柯自己还要努力啊。虽然林佳现在是别人的女朋友了,但是如果他真心喜欢林佳,而林佳也真的还对安柯还有感情的话,那么一定能重新夺过来。

  虽然有些对不起李伟了,但是他和林佳本来就不适合……谁让他是后来才出现的呢?

  ※※※

  第一场比赛的失常表现并没有影响到安柯接下来的发挥,接下来两场小组赛,中国队都取得了胜利,他们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

  张俊打入了他个人在奥运会中的第五个进球,目前排在射手榜的第二。不过对手实在太弱,让他提不起兴趣来,就算打进再多的球他也觉得很正常。

  中国队顺利的小组出线,让很多人都很兴奋,因为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个金灿灿的奥运金牌在前方向他们招手。就连球队内部都有这种妄想了,以为金牌真的手到擒来了。

  张俊觉得很可悲,他们在球场上努力换来的是所有人妄想症的加剧。没有人关注他们场上的表现,所有人都在兴致勃勃的憧憬着历史性的奥运金牌。

  张俊在为国人的态度而头疼,安柯却一个人为自己的感情而头疼。

  如果对方是一个陌生女子,他会非常自然的一个电话约出来,然后找个浪漫的地方谈情说爱,最后一起共度良宵,水到渠成。

  可是面对林佳,他始终没有办法那样做。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也许是喜欢上了这个女孩,所以不愿意用那种对付三流女郎的手段去对她。

  喜欢?

  也许吧……

  ※※※

  小组出线,举国欢腾。国奥队教练组专门给球员们集体放假一天,很多人都去了闹市区找乐。这一次安柯却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没出去。就连张俊和克鲁来找他出去玩,都没有答应。

  他一直躺在床上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和林佳的关系。

  自己真的喜欢林佳吗?或者只是因为内疚自己以前的行为,想给她一个补偿?

  或者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到底是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还是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自己爱的人?这辈子是没指望了。爱自己的人嘛……自从做了明星之后,身边也有几个女性转来转去,似乎想和自己好。不过呢,安柯看的出来那些女的追求的是什么,是金钱,是名利,总之就不是爱情,她们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关怀,背后都隐藏着某些目的。安柯虽然花,但是不至于为了几个虚情假意的关怀就乱了方寸。

  那些女人,安柯只记得她们曲线玲珑的身体,但是记不住她们的面孔和名字,一个个在自己心目中和街头的妓女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是高级货色而已。

  只有林佳,只有林佳……是一个在他身边的特殊存在。她给自己洗衣服,替自己收拾房间,自己训练累了帮自己洗澡,服侍自己上chuang休息。就算被他冷言拒绝了,仍然一路跟到了慕尼黑。

  你说……这样一个女孩是不是太贱了呢?

  啪!

  安柯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不管如何,他不应该这么评价一个女孩子。

  安柯翻身起来,然后到卫生间去照镜子。刚才那一手可是没有客气啊,半边脸现在能隐隐的看到一丝血色。

  “喂,安柯,什么时候你也会为了一个女的自己扇自己耳光了?”安柯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问道。

  镜子里面的安柯换了一个方向答道,“废话,老子有原则,绝对不骂女的,更何况林佳不是那样一个女孩。”

  “哦?那你觉得林佳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

  “呃……”镜子里面的安柯摸着下巴,低头沉思。“温柔……虽然不如苏菲,但是也比其他不少女孩子好。漂亮……这个实在谈不上,但是、但是耐看吧,反正再次看见她的时候觉得似乎长漂亮了。身材……啊,这个才是最最重要的,身材一级棒啊!嗯,不对不对!我是想说,其实林佳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呢。”

  安柯猛地扭开水龙头,往自己脸上泼水。

  然后他甩甩头,直接用衣服擦了一把脸上的水,便回到卧室,掏出电话,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当初李伟留给他的电话号码。

  最后把钱包都翻遍了才找到那张皱巴巴的卡片。然后看着卡片上的电话号码,他又开始犹豫了,到底要不要给林佳和李伟打电话呢?

  理由其实在他自问自答的时候他都想好了,就是借着曾经为同学的理由请他们出来吃饭。然后、然后呢?一起吃饭……吃完饭……回到各自的宾馆……

  ……然后end。

  那我他妈的打电话请他们出来吃饭干什么?旁边还有跟着一个猥琐男……安柯觉得不爽,又把电话扔到了一边。

  哼哼,张俊肯定和苏菲在一起约会。两人就缠mian去吧……呜,真让人嫉妒……

  安柯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紧紧抱住了枕头。

  ※※※

  一个小时后,安柯还是和林佳以及她的男朋友坐在了一家普通的饭店包间内,共进午餐。

  他当时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给林佳他们打了一个电话,邀请两人出来吃饭,借口自然就是安柯想好的那个。

  林佳在电话那边的反应很冷淡,倒是李伟兴奋的不得了,一个劲的点头答应他们一定会来。安柯含糊的应付着,一方面却在揣摩林佳的心思。

  现在看见了林佳,仍然让他有些心寒。因为林佳始终面无表情,和她旁边那个一脸兴奋、激动的男朋友形成的反差太大了。

  也许是真的死心了吧。

  安柯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低头吃饭,时不时的应付着林佳男朋友兴奋过度的提问。算了,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凭自己现在的身家和名气,以及外貌,再找多少个美女也不是问题。

  何必呢?何苦呢?林佳只是一个他刚来德国无私帮助了他的女孩子。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就算自己以前欠他的,今天一顿饭也一并还了吧。

  但是,那个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背影,那些凉在阳台上映衬着阳光的衣服,还有在他打工时,每天晚上默默等他到下班的身影……这些真的是一顿普普通通的便饭就能偿还清的吗?

  安柯刻意逃避了这个问题。

  这顿饭对于安柯来说,吃的索然无味。他心里有心事还总要应付那个喋喋不休的男人。

  快吃完的时候,安柯招手要付帐,但是这次李伟说什么也不干,他起身拦住安柯,然后自己飞快的跑出了包间。“不能让你请我们呢,这怎么好意思呢?能和你一起吃饭,我都很满足了。”

  安柯招招手,却并没有真的起身拉。然后他有些自嘲的对林佳说:“你男朋友……真是一个好人啊……哈。”

  “多谢夸奖,虽然相貌丑了一点,但是心地很好。”林佳礼貌的应道。

  这种礼貌让安柯觉得很疏远,以前都是他对林佳冷言冷语的,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他来被林佳冷言冷语的了吗?

  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安柯摸摸鼻子,很尴尬。他坐立不安的想早点离开这里。

  那个李伟怎么还没有结完帐啊?他心里想着。第一次觉得李伟是如此可爱。

  看着一桌子杯盘狼藉,安柯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这时,林佳突然说话了:“你……你在德国怎么样?”

  安柯对于林佳的问话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啊?哦!咳咳!还、还好吧,就是房子大了点,一个人住着不习惯……”

  安柯无意说出来的话却触及了他自己的痛处。他张张嘴,没有继续说下去。林佳似乎也有所触动。“……我听说你买的那套房子了,确实很大……”

  “嗯……你……”安柯在问一个很重要的,而且也是看见李伟之后一直想问的问题。“你当初的事情他知道吗?”安柯看着门外。

  林佳当然知道安柯所说的是什么事情:“当然知道。”

  “知道?那他还会让你出来见我?”安柯有些惊讶。

  “因为我向他保证了不会再去纠缠你,就这么简单。”

  安柯无话,看来真是死心了。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回过头来纠缠人家了吧?虽然李伟长得很猥琐,但是正如林佳所说,心还是不错的。林佳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想要的也只是一份普通的爱情吧。

  李伟终于回来了,“不好意思啊,找他们要发票耽误了一点时间。”然后他挽起林佳的胳膊——这个动作配合他们的身高差距,确实很滑稽——很温柔的对她说:“我们走吧。”

  林佳站起身,点点头。安柯也跟着起来,然后和二人走到饭店门口。

  由于他们住的酒店不在一个方向,所以他们在这里就要分道扬镳。

  安柯分别与林佳和李伟都握了握手:“祝你们幸福吧……”虽然安柯从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林佳,但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他觉得非常勉强。

  李伟热情的和安柯道了别,林佳仍然面无表情,她第一个钻入了出租车。

  安柯是看着他们离开才招手拦车的。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以后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以前的事情就当是一场还算美好的梦吧。

  ※※※

  回到酒店的安柯正好在大堂里面看见了张俊和苏菲。两人旁若无人的搂在一起,他们现在关系公开,已经不怕别人说什么了。可是安柯触景生情,看见这一幕,加上他刚刚经历的事情,就心中不爽,就连苏菲给他打招呼,他都没有理会,径直走向了电梯。

  “安柯是怎么了?”苏菲觉得奇怪。

  张俊翻了一个白眼:“别理他,那小子自作自受。让他吃点苦头也好,成天自诩是什么‘花蝴蝶’,连自己的感情都摆平不了。”

  “你是说林佳的事情?”苏菲听张俊提起过。

  “嗯。”

  苏菲扭头向电梯门口望去,已经看不见安柯了。

  ※※※

  安柯回到自己的房间,张俊在下面,这房间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把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一个人躺在了床上。

  回想一下刚才出去吃饭的经历,安柯觉得自己的表现从始至终都像一个小丑,被林佳的表现把情绪牵着走。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林佳的脸。

  笨蛋!你还说你没有喜欢上那个女孩?

  闭嘴!老子只是惯性!惯性!思维惯性!

  嘴硬!硬吧,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面对喜欢自己的女孩,为你付出那么多的女孩,你他妈的表现的像个胆小鬼。别给我拿苏菲做借口了,真是老掉牙的理由。你看看你今天的表现,窝囊废啊!男朋友人好又怎么样?本来是应该你和林佳在一起的,他顶多算第三者插足。从他手里抢过来,抢过来!

  闭嘴!闭嘴!

  安柯把床上的枕头扔到了地上,这个时候他才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安柯不想理会,肯定又是哪个酒店服务员上来骚扰了。他默不做声,可是敲门声还是不停。安柯这才起身走到门前,通过猫眼发现敲门的是苏菲。

  这下他不敢怠慢,连忙打开了门。

  “啊,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没听见。”他解释道,他当然不可能给苏菲说我把你当作了服务员。

  “没什么,我也只敲了几下。”

  “咦?张俊呢?”安柯没在苏菲身后看见张俊。

  “哦,他在下面和记者们聊天。”苏菲径直走了进来,然后在张俊的床上坐下,安柯则稍微有些局促的在对面坐下:“不好意思,房间有些乱。”

  苏菲笑了出来:“安柯,短短几句话里面,你就说了两遍‘不好意思’了。你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安柯瞪大了眼睛:“怎么,难道我以前不礼貌吗?”

  “唔唔,你以前可都是粗着嗓门,大吼大叫的,生怕别人听不见你的话一样。可是今天你声音小的像蚊子。”苏菲把凉鞋踢掉,往床上蹭了蹭,然后两条洁白的小腿挂在床边晃来晃去的。

  也许是心情不好吧。安柯自己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看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两条白花花的小腿,然后又把目光转移到了苏菲的脸上,她正在翻看张俊枕头边的CD碟子。他现在面对苏菲已经不会再有以前的那种幻想了,也许和林佳看见他一样吧。想想年少的他,那个时候就是听一首俗套的情歌,他都能唏嘘半天,因为让他想起了自己对苏菲的感情。现在呢?听情歌觉得毫无感觉了,没有以前那种想哭的情况了。不知道林佳是否也有这样的感受呢?

  安柯很警惕的打断了自己的思维,怎么看着美女苏菲,都能想到那个已经离他而去的林佳身上,真是活见鬼了。

  “嗯……你有什么事吗,苏菲?”安柯可不想让张俊误会,自己和他女朋友在一个房间里面独处……

  “哦。”苏菲放下手中的CD,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安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你很奇怪,上来看看。出去的时候遇见了什么吗?”

  安柯看着苏菲的眼睛,他知道自己那点事瞒不住这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的。“没有,只是出去和林佳吃了顿饭而已。”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其他地方,现在的他实在没有勇气和苏菲对视。

  “就你们两个人?”

  “不,还有她新交的男朋友。”安柯继续扭着头说话。

  “呵呵,安柯,我怎么觉得你的话音里面带了点醋味啊?”苏菲笑道。

  “啊?有吗?我怎么没有闻出来?”安柯装模作样的像狗一样四处嗅着。

  苏菲却一点都没有被他逗笑。

  “安柯,你不是自称‘花蝴蝶’吗?为什么对一个女孩子都束手无措了?”

  “哪有……”

  “你喜欢那个林佳吧?”苏菲并不给安柯解释的机会,她不停的说了下去。“虽然我从来没有看见林佳,但是我想她一定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专一、善良。因为能让我们的‘花花公子’心烦意乱的肯定不是普通人,嘻嘻。”

  “我真的没有……”

  “安柯,你还不承认吗?你现在的表现是一个十足的陷入恋爱的样子。因为林佳有了新爱,所以你心情低落。安柯你从来没有恋爱过吗?”

  如果暗恋也算的话,你倒是我的第一次……安柯在心里嘟囔着。

  见安柯不做声,苏菲得意起来,她伸出一根指头在安柯面前晃晃:“看我说的没错吧?你没有经验呢,你现在确实在恋爱。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恋爱这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真的,安柯,你这样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你不觉得自己对林佳很自私吗?”

  安柯仰头长叹一声:“还有什么自私不自私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男朋友,我们之间没有缘分了。”

  苏菲这下子也没话可说了,她是女孩,她肯定不可能叫安柯去横刀夺爱。她不知道林佳是怎么想的,如果林佳真的是真心爱自己现在的男朋友,那么让安柯去抢就是犯罪。女孩子最容易理解女孩子的立场。

  看着低头不语的安柯,苏菲也没了办法,她叹息一声,然后独自一人离去了。

  失去了的才觉得珍贵,以前天天在你眼前晃荡的时候,根本都不拿正眼看她一眼。现在后悔了?苏菲说的没错啊,安柯,你确实喜欢林佳,鬼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你就是喜欢上了。

  安柯听见苏菲把门关上,才后仰躺倒了床上,眼睛后翻看着窗外的蓝天,呆呆出神。

  ※※※

  “佳佳,你怎么了?看你从回来到现在情绪都不高啊。”李伟关心的给林佳倒上一杯水。然后坐在她旁边,牵住她的手。

  林佳仍然像一个石头人一样,坐在床边,看着三十七层的窗外蓝天。

  你现在才发现我的好吗?安柯。可惜,太晚了……

  别那么骄傲,我随时可能走掉,我的手你还没有牵到,夜太长月光必定会冷掉……

  我的手你已经牵不到了吗?

  ※※※

  人呐,为什么总要犯同样的错误呢?

  

  

第二一零章 安柯的烦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