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一三章 加油啊,安柯!

    这次意外让林佳认清了自己的内心,相比起李伟来,她还是更爱安柯一点。因为在听说安柯受伤之后,她迫不及待的想去德国,飞到安柯身边,陪着他,直到他醒来。

  李伟是一个好人,但是对于林佳来说,他更适合做朋友,而不是情人。她想是应该和李伟分手了,自己很感谢这半年多来陪伴自己,但是这一次选择是关系到她后半生的幸福的,就算要伤害到李伟,她也没有办法了。

  林佳她有赴德国的长期签证,所以如果想走,只要买到了飞机票,她现在就可以飞去北京。但是她还有些事情要做,给李伟写信,给爷爷写信,给爸爸写信。所有的一切做完,她才可以没有牵挂的离开这个家。

  这一次她是下定了决心的,就算因此被逐出家门,她也决不后悔,绝对不会再失败了。

  然后当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之后,她给家人说,自己要去外婆家里住段时间。

  家里人看林佳和李伟关系正密切,也没有考虑到德国去,所以也没有想到她只是借这个理由跑出家门,所以都没有起疑心,就让她一个人去了乡下外婆家。

  接着,一天之后,林佳已经出现在了北京,当她买好飞机票之后,她才把手中的信统统寄出去。一封封的塞进邮筒,就意味着她也许要告别过去了,对于未来她一无所知,但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踏出了这一步。

  爱情这东西,不去主动追求,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呢?

  飞机直冲云霄,林佳踏上了一条未知路。

  ※※※

  佛罗伦萨与波尔图的冠军杯小组赛,张俊打入一球,帮助球队2:1主场取胜。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球后,张俊跑到摄像机前,掀起了自己的球衣,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背心,上面用英语写着:“加油,安柯”的字样。他把这球献给了安柯,希望安柯早日战胜伤病,重回球场。

  ※※※

  另一方面,安柯的伤情已经稳定下来。而且在张俊进球后的第二天很快就醒过来了,并没有像外界宣传的什么“生死不明”,他的父母也都从中国赶来了。华芳在这边和俱乐部方面谈他受伤后的各项问题,以及帮安柯的父母落实这边的生活。

  从安柯受伤到醒来,只有短短四天。可是在很多关心、喜欢安柯的人心目中,这四天就好像四年一样漫长。

  安柯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看着身边的父母,他有些疑惑:“爸,你的工作……”

  “请假。”父亲简单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妈妈一直拉着他的手:“醒过来就好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从你经纪人那儿听说这个消息时,有多担心你?”

  “妈,我没事,你儿子命大,你不用担心啦。”安柯笑笑。

  “以后不许你再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听见了没有?”妈妈不依不饶。

  “这怎么可能?妈,我是门将,如果因为害怕这个而不敢去扑球,我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门将。不过,你放心,我以后会注意的。这次是因为一时大意了,是失误,失误,呵呵。”

  “好了,让他好好休息吧。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了。”爸爸站在旁边说,妈妈这才不舍的放开安柯的手。

  华芳坐在客厅里面,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一会儿两位老人走了下来。

  她连忙站起来:“安柯情况怎么样?”

  “很好,都有精神和他妈妈开玩笑了。”父亲说道。

  “那就好。”

  “哦,对了,华小姐,我们打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帮忙照顾安柯。但是我们两个不会说德语,你看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个即会说汉语又会说德语的保姆来?”妈妈对华芳说道。

  “好的,这个不成问题。”华芳在自己随身携带的记事本上把安妈妈的要求记了下来。“还有什么要求吗?”

  “嗯,暂时没有了。”

  “那好,我暂时不会离开慕尼黑,如果有什么需要或者事情,请直接打我的手机,我会为你们处理的。”

  “太谢谢你了,这些天陪着我们。”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华芳收起本子,然后起身告辞:“没有事情,那么我就先走了。你们二老也早点休息吧,时差都没有倒过来会很辛苦的。”

  送华芳出门,安柯的母亲看着华芳的背影叹道:“这个女孩子真的很能干啊,真看不出来。人长的也漂亮,安柯如果有福气找到这么一个女孩子,那真是我们安家的幸福啊。”

  “别傻了,人家已经三十多了,只是看上去年轻而已。你别胡思乱想的,给安柯制造压力,这种事情需要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回去休息吧,你也一定很累了。”

  ※※※

  林佳到了慕尼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安柯住的地方,虽然以前安柯曾经给他说过,那次喝醉了,但是现在都一年了,谁还记得那个拗口的德国地址啊。她去了慕尼黑医院,但是从冷清的门口来看,知道安柯已经出院了。那么自己现在应该去哪儿找他呢?

  当然,在考虑这个问题之前,她首先要解决在慕尼黑的生活问题,由于怕家人怀疑,所以她身上没有带多少钱,别到时候人没有找到,自己先饿死街头了。

  林佳拖着行李,决定去找一个地方打工,或者通过中介,找工作。

  反正她什么都抛弃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能找到安柯,她绝对不会再退缩了。

  ※※※

  当林佳还在慕尼黑的街头徘徊的时候,她在四川的家里面已经一片混乱了。

  李伟拿着林佳的亲笔信哭着来找林佳的家人,告诉他们自己和林佳的事情。没想到林家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跑了的事情,并且把家族里面所有的人都聚集起来开会商讨办法。

  “这太不象话了!说什么如果去追她,就和我们断绝亲缘关系!”爷爷愤怒的把信拍在桌子上。

  “就是,怎么能够说这种话呢?一个女孩子家啊,怎么能做出这种举动呢?”底下有女人的声音在低低议论着。“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心啊!”

  整个家族的人都在一起,看来爷爷是动了真怒,而李伟本来不是林家的人,但是爷爷特意允许他进来的,他现在就要给李伟一个名分:林家的女婿。

  林佳的父亲林志伟坐在一旁,听着别人对自己的女儿议论纷纷,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而他旁边的林佳姐姐和哥哥则低着头,默然无语,这是大场面,还轮不到他们这两个小辈发言。

  “志军,你明天就出发,去德国把她给我抓回来,这次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她!”爷爷发话了,“另外,我现在就宣布小伟和林佳订婚,正式成为林家的人。”

  “我反对!”

  所有人都惊住了,是谁赶公然违抗家长爷爷的意见?他不想在这个家里面呆下去了吗?

  林佳的父亲林志伟站了起来,他高举自己的右手。“我反对。”他又重复了一遍。

  “志伟!你说什么?”林志军,林志伟的大哥,他瞪着自己的弟弟,大声呵斥道。“你敢反对爸爸的意见?”

  “我反对你们去抓我的女儿,我反对我的女儿嫁给这个男人。”林志伟无视自己大哥的呵斥,盯着自己的爷爷说。“佳佳是我的女儿,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别人没有权力插手。”他扫视了一眼全场,自己一直在哥哥和爷爷的指挥下生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扬眉吐气过。

  “佳佳喜欢谁是她自己的事情,追求谁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包括我在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追求自己的幸福。至于这个男人……”他瞟了一眼李伟,“我不否认他心地很好,憨厚老实。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的男人,我不认为他有能力让佳佳幸福。自己的女人跑了,不是亲自去追,而是来这里哭诉,我看不惯这么懦弱的表现。所以我坚决反对他们两个结婚。爸爸,就算你是这一家之长,你也没有权力为我的女儿安排终生大事。”

  “住口!你给我住口!”林志军大声喝道。

  “我也反对。”林佳的哥哥林熊站了起来。“妹妹的事情妹妹自己办,你们在这里议论纷纷的算什么?平时面都见不到一个的,现在热心起来,你们是什么居心?”

  “我也反对。”林佳的姐姐林倩也跟着站了起来。“从我爸爸开始,我和哥哥一直都在爷爷和舅舅你的安排下生活,从小到大,包括上什么学校,穿什么衣服,交什么朋友,毕业出来做什么工作,都要听你们的安排。我们是人,不是木偶!你们没有权力干涉我妹妹的事情,那是她的自由,如果你们坚持反对,很好,我现在就和你们这些人断绝血缘关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林倩惊讶的看着一直默不做声的妈妈,她的手还抬在半空。

  “不要随随便便说出这种气话,再怎么样,都不应该说断绝关系这种话。”妈妈也是当年爷爷指定给自己爸爸娶的,当时外公就是看上了自己的妈妈精明能干,可以帮助他的二儿子。

  妈妈语气平静的教训着自己的女儿,“我也认为佳佳在这件事情上处理的有些操之过急,她不应该说断绝关系。但是……我也是坚决支持我的女儿的。你们谁也别想去阻止她。我只要她幸福,这和家族的面子,名声无关。”说完她轻蔑的看着快要爆走的林志军,自己的大哥。

  “你们要干什么!”林志军发现一切都脱离他的控制了,他只能用愤怒来压制场面,但是看着眼前站起来的四个人,他觉得自己已经输了。他和父亲控制了这个家族几十年了,自己的父亲靠在当地人中的威望建立起来的在这个家族,从解放初一点点,努力打拼,小心翼翼才有了今天这种局面——成为当地最有名望的家族,可是现在,却有破裂,崩溃的危险。这一切竟然都只是因为他的小侄女的任性妄为。

  “爷爷!爷爷!”突然身边自己的儿子叫了起来,所有人都被他的叫声吸引住了。

  一直在后面没有发话的爷爷突然头一歪,倒了下去!

  ※※※

  林佳现在住在最便宜的青年旅社,每天除了留意有关安柯的各种消息和传闻,就是到处找工作,很多地方都不收她,因为她的手续不齐全,而且她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才能。再者她也不想再回酒吧去做什么招待,她怕被安柯知道了,误会她是那种女人。

  这天她依然去找工作,一个中年男子接待了她。

  “嗯……中国人,在德国留学过。德语讲的怎么样?”

  “非常熟练。”林佳用德语流畅的回答道。

  男子点点头,看来很满意。“那么你有没有照顾过别人的经验?”

  林佳想起自己照顾安柯的时候,她点点头:“有。”

  “嗯……我这里现在手中有一份工作委托,对方希望找一个即会说汉语,还会德语,熟悉慕尼黑环境,而且懂得如何照顾人的保姆。待遇非常不错,算是热门委托吧。不过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你有没有兴趣去试试?”

  林佳几乎没有犹豫的点点头:“愿意!愿意!我一定能胜任的!”

  “那么好吧,我给对方打个电话,你稍等一下。”说完,中年男子,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号码。

  “喂,华小姐吗?我为您找到了一个应聘者,对方是一个中国在德国的留学生,据她自己说,精通德语,熟悉慕尼黑的环境,而且曾经有过照顾人的经验……好的,那么我安排她和您面谈吧?”

  放下电话的男子看了看林佳,眼前这个女孩似乎很需要这份职业,一直在迫切的期待着。“恭喜你,小姐,对方愿意和你面谈。你们下午两点半就在这里面谈,现在是……”他低头看看表,“上午十一点,你现在可以回去吃个饭,然后打扮一下,再过来。”

  “谢谢!谢谢!太谢谢您了!”林佳鞠着躬退了出去。

  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林佳准时在这同一个办公室里面和委托人见面了,那个是一个美女,有着成熟女性魅力的美女,林佳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女生一样,这让她很自卑,因为一直让她引以为傲的就是她比同龄女孩看起来更成熟一些。

  “你就是那个应聘者?”对方先问,她用的是德语。

  “是的。”林佳认为这是在考察自己的德语水平,所以她也用德语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

  “林佳。”

  林佳发现对方听到这个名字特意看了她一眼,她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对方很快就又回到了问题上。

  “你说你在德国留学过?哪所大学?”

  “多特蒙德应用技术大学。”林佳把自己的学生证件递了过去。林佳查看了一下,没有造假的痕迹。

  “那么你有毕业证吗?”

  林佳听到这个问题,立刻把头低了下去,“没有,我没有上完就辍学了。因为家里面的原因……”她不想继续说下去,对方也就没问。

  “那么,试用一个星期,你需要住在病人的家里,日薪一百五十欧元,包吃包住。如何?”

  林佳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丰厚的待遇,她连连点头。“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不过……能不能告诉我病人的资料啊?”

  女子正低头整理资料,听见这个问题,抬起头盯着林佳看了半天。

  林佳被她看怕了:“如果、如果不能透露的话,那就算了。我知道你要对委托人的资料保密吧?”

  没想到对方突然笑了:“不,没有。但是你现在不用知道,到了你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明天早上……十点左右你到这个地方来报到就是了。”说着,她递给了林佳一张卡片,上面写有一行地址。

  林佳双手接过,然后仔细收好,生怕掉了。

  ※※※

  回去的林佳还是买了一份德国的足球权威杂志《踢球者》,现在工作落实了,她需要更加关注安柯的消息了。

  坐在回旅社的电车上,林佳翻开了杂志,头版头条和安柯无关,是有关巴拉克和拜仁慕尼黑关系僵化的连续报道,拜仁不想再和这个总是威胁着要转会的中场核心续约了,而国外很多豪门都向巴拉克抛来了橄榄枝,这事情最近在德国足坛是被谈论的最多的事情。

  林佳对这种事情没有兴趣,她直接往后翻,找有关安柯的消息。终于在第二十五页,让她找到了。

  “……安柯由于受伤无法为俱乐部出战,拜仁已经安排了球队的二号门将米切尔·伦辛格来顶替他的位置,伦辛格曾经是德国U19和U21国家队的主力门将,不过在俱乐部一直被卡恩和安柯压着,如今获得大量上场机会的他表现相当出色,帮助球队在联赛中保持不败。已经有人在谈让他取代安柯成为正式首发的事情了,但是我们要说的是现在说为时尚早。俱乐部高层的意见不明确,我们也没法获得更多的消息,但是安柯的受伤确实给了曾经非常稳定的拜仁慕尼黑主力门将这个位置上一个大大的悬念,在安柯的伤情没有好转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猜测都没有意义。”

  林佳看的心里发寒,她清楚安柯为了做职业球员付出了多少艰辛,光是身上的伤疤就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现在却因为一次意外的受伤,就要断送自己的大好前途吗?

  加油啊,安柯!

  林佳攥着这份杂志,心里默念着。

  ※※※

  第二天,林佳按照卡片上写的地址,准时来到了地方。从进入这片区域开始,她就发现能够住在这里的绝对不是一般人,最起码要很有很有钱。因为这里全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就像她在四川的老家一样,不过老家那房子和这些经过精心设计的别墅又差了几个档次。

  “看来会是一个有钱人呢,所以才能给出这么丰厚的待遇。”林佳站在地址上写的别墅大门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调整自己的表情,做出微笑的样子,接着按响了门铃。

  “谁?”通话器里面传出一个男声,是用德语问的,听上去情绪不算很高。

  “您好,先生,我是来应聘做保姆的。昨天您的委托人让我来这里报到的。”林佳也用德语礼貌的回道。

  “哦,好吧。我给你开门,稍等。”

  接着,林佳听见“咔吧”一声,铁制的大门打开了,林佳推开大门,拖着自己的箱子走了进去,她顺着小路往里走,沿路上可以看见这个主人的嗜好很奇怪,院子里面的花草显然没有精心照顾过,杂草丛生,看起来和这幢漂亮的别墅非常不相衬。而且没有一般富人必有的网球场之类的,和周围的房子相比,这房子实在寒酸了一点。

  不过林佳也没有多想,毕竟她只是来做保姆的,主人的事情与她无关。所以她直接走到别墅的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来了。”里面传来一阵拖鞋和木质地板撞击的声音。“咦?爸妈什么时候出去的?”他嘀咕了一句,然后走到了门前,扭开门锁,拉开了乳白色的木质大门。

  随着大门被拉开,站在门里和门外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两个人又见面了。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

  ※※※

  在那一瞬间,林佳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她转身就要离去。不知道为什么,日思夜想的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竟然想要做一个可耻的逃兵。

  但是这一次,安柯伸手牢牢抓住了她。

  “你要去哪里?我的保姆。”

  林佳听见安柯的声音后反而冷静了下来,她看着前方自己的箱子回答道:“只是回去拿箱子而已,先生。”

  但是安柯没有松手,反而一用力把她拉了进来,然后他随手关掉房门,将林佳牢牢按在门板上。“别去管箱子了,我给你买新的。”安柯凑近林佳说道,林佳双手都被安柯的手牢牢按住,她只能不断扭动脖子,进行无谓的挣扎。“这次可是你自投罗网的,别想再跑了!”

  安柯猛地把自己的嘴凑了上去,和一脸惊愕的林佳吻在了一起,然后舌头熟练的撬开了林佳的牙齿,钻了进去。林佳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的快感,在这种快感冲击自己大脑的时候,她还在想安柯是怎么算到她的脸要扭向左边的……

  这个吻很长,当两人分开的时候,林佳和安柯都在喘粗气,两个人脸都很红,但是绝对不只是因为长时间的憋气。

  “为、为什么……”林佳还有些不敢相信一见面自己就被安柯强行索吻了。

  “别问那么多,我只是想、想吻你……你。就这么简单。”安柯说话气还有些不顺。“憋了很久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啊……”他突然觉得面前的林佳有些异样,表情似乎……似乎想哭?

  “你怎么了?我们不过是接一下吻而已吧?”

  林佳的声音里面已经带有哭腔了:“那是我的……初吻……”

  安柯突然觉得事情没有自己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了:“骗人……你难道和你的那个男朋友连吻都没有接过?”他颤声问道。

  “我从不让他碰我的身子……”

  安柯双手抱头,到现在他终于完完全全确定林佳对自己的心意了。这么一个女孩,为他放弃了这么多东西,为他守身如玉,如果他还不回报什么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啊——”他叫道,“别哭了!”

  林佳被他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着安柯,脸上还分明有泪痕。

  “别哭了,别哭了……”安柯突然紧紧抱住面前的林佳。“好吧,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

  “我不要你勉强自己……”

  “我没有,我没有勉强自己。”

  “那为什么在说爱我前面要加‘好吧’?”

  “那只是语言习惯吧?好吧,我不加‘好吧’。我爱你,我爱你……你不是来应聘保姆吗?那就照顾我一辈子吧,一直在我身边。我不开玩笑,我也绝对没有勉强自己,自从北京见面之后,我确定了我的想法,你是一个好女孩,林佳,你是一个值得我爱的女孩。真的,从前的我太傻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你的好处,原谅我,虽然有点迟,不过希望还来得及。我爱你!”安柯一口气说了一大通,他紧紧抱着林佳,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个结果对于林佳来说,太过意外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和安柯会这么见面,也没有想到一见面自己就被安柯夺取了初吻,然后接着没有想到的是安柯竟然对自己说出直接的告白。“我……我还没有准备我,我没有想到,我……”

  安柯放开了林佳:“我绝对不勉强你,如果你没有考虑好,那么我希望你认真考虑再答应我……”

  林佳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说自己,自己没有思想准备你会这么直接。我也爱你,否则我不会一个人偷偷跑到德国来找你了!”

  安柯看着林佳:“一个人偷偷?怎么回事?”

  十分钟后,安柯坐在沙发上看着旁边的林佳:“这么说你家里根本不支持我们两个在一起?而你为了我,甘愿放弃属于你的那份遗产,一个人什么都没要就跑了出来?”

  林佳点点头。

  “你真是一个傻瓜。不过你放心,我有能力养活你。你看见没有?”安柯指指房间。“这房子很大,我一个人住着非常不习惯,就算现在来了我的父母,这房子还是嫌大了。但是你住进来就刚刚好了。知道我干嘛要买这么大的房子吗?就是等着这一天的到来的。”安柯在信口胡说了,他当初买大房子,纯粹是出于暴发户的心态,认为大代表着身份和地位。

  “不过目前你在我父母面前还是做一个保姆吧,我选择一个合适的时候公布和你的关系。”安柯想了想,然后对林佳说。他也是听了林佳刚才的话后才做出来得快考虑,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父母对林佳是什么态度,那么让林佳作为一个普通保姆出现在家里,通过她自己的表现赢得父母的欢心更好,而且也可以通过观察父母的表现,考虑对策。

  当然,父母能够接受林佳那是最完美的结局。

  ※※※

  医院的这条走廊很安静,因为这一层楼是VIP病房区域,很少有人能住进来,在这里负责的护士也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林志军和他一家人都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忐忑不安的搓着手。爸爸已经醒了,抢救及时,没有出什么生命危险,不过当时看见自己的爸爸在他面前倒下去时,他真的吓坏了,一点当初站起来说“我反对”的气势都没有了。

  而这几天每次看见大哥林志军责备的眼神,他都觉得非常内疚。

  身边他的老婆、儿子和女儿一样默不做声,坐在长椅上等待。

  身后的门响了,四个人几乎是同时从椅子上站起来的。

  “志军,爸爸叫你们一家进去。”林志伟的脸色依然不好,自从父亲病倒之后,他就没有给过自己的弟弟一个好脸色。

  走进了并没有开灯的房间,林志军觉得阴天的屋子里面有些暗,他习惯性的想开灯,但是大哥阻止了他:“爸爸吩咐的,他不想让屋子里面太亮了。”

  “志军来了?你们坐吧。”老爷子伸出自己枯槁的手指指床旁边的一排沙发。

  “是,爸爸有什么吩咐?”林志军恭敬的坐在沙发上,挺直着脊梁问。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吧。只是这两天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林志伟把自己的父亲稍微扶的坐起来,然后在他后背垫上一个枕头。做完这一切,他就一个人坐在床的另外一边,和弟弟泾渭分明。

  “什么事,爸爸?”

  “想起了你们那个死去的妈妈,她当初和佳佳现在一样,追了我几百里路才把追到手,她是一个好人啊,可惜死的太早了。”

  “爸爸。”林志军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提起这事。他们的妈妈在他们还不懂事的时候就死了,******,活活饿死的。

  “刚刚去鬼门关走了一趟,很多事情都想通了,看开了。也许我真的不该反对佳佳的感情问题,就好像当初她的奶奶追求我一样,那个时候自由恋爱可是比现在还受人非议的,但是她依然追着我来到了这里,我从林佳身上看到了她奶奶的模样。儿媳说的对,佳佳的幸福没有必要和我们这个小地方的家族名声扯在一起,她是一个不会在这种小地方生活一辈子的人。我不反对她去追求那个男人了,志伟你也不要去干涉这件事情。”

  “爸爸……”林志伟想说什么,但是被他父亲挥手阻止了。

  “我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除了我自己。”他笑了起来,“就让佳佳去追吧,我希望她再回来的时候能带着她的男朋友一起回来,如果那个男的敢负我们佳佳,我们全家都饶不了他。我不清楚那个男的如何,但是我相信佳佳的眼光。”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老爷子也有些喘了,林志伟连忙起身帮着按摩。

  “爸爸,您身体刚刚恢复,就不要说这么多了,我们先告辞了。您好好休息吧。”林志军站了起来,得到了自己父亲的支持,他想这事就已经完美解决了。

  老爷子挥挥手,四个人转身离开。

  “哦……等等。”

  他们又站住。

  “大熊和小倩,你们现在也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和你们的舅舅都不会干涉你们了。这二十多年来,真的委屈你们了……咳咳!”

  “爷爷……”两个小辈的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光。“爷爷,是我不好,我不该说什么脱离关系的话……”林倩低头站在原地向她的爷爷道歉。

  而他们的爷爷已经闭上眼睛睡去了,从此不再过问小辈的事情了。

  ※※※

  随后的日子平静而甜蜜,林佳在安柯家中正式开始了保姆生涯,其实她这个保姆并不是很累,做饭都由安妈妈亲自来,打扫卫生也有专门的清洁公司,她主要的动作就是带两位老人出去逛街,熟悉慕尼黑的环境,代表他们和其他人交流,比如市场问价,买东西等等。与其说是保姆,还不如说是翻译更恰当一些。

  林佳当然也没有让自己闲着,她会在做饭的时候帮安妈妈,吃完饭主动收拾桌子去洗碗,会做一些小地方的清洁工作,而且经常陪着两个寂寞的老人出去逛街,旅游,到处拍照,让他们好好放松的玩一玩。看的出来,两位老人对林佳蛮有好感的。

  另一方面,安柯在结束了三个星期的养伤时间后,也回到了球队开始随队训练。伦辛格的表现丝毫没有让他感受到压力,对于他来说,只要他能重新站回门前,那么就算雅辛再世,也抢不走他的主力位置。现在他所在做的就是积极训练,然后冷眼看那个小子还能蹦达多久。

  相反伦辛格的压力倒是很大,他本以为自己的表现足够赢得主力位置了,但是从俱乐部高层和主教练马加特的态度来看,实在暧mei的很。而且安柯的镇定更加剧了他心中的一种恐慌。

  难道自己只是一个过渡人物?注定了只能做替补?为什么?卡恩之后本以为自己会有机会,没想到来了一个中国人,而且还那么受卡恩的器重。

  这一次就连卡恩都公开站在了安柯这一边。他对媒体说:“安是我见过这一批现役球员中最棒的门将。布冯?卡西利亚斯?哦,不,他们都很优秀,但是在我看来,都不如安优秀。而且,可贵的是看看安现在年龄,他还有无限空间。”

  从安柯刚刚受伤,舆论的怀疑到现在几乎一面倒的支持,安柯都显得理所当然。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在足球场上的能力,他比任何人都更有自信。

  踢球者甚至处心积虑的专门抓拍了这么一副照片来形象的说明两个门将之间的关系。

  某场联赛上,安柯已经进入了拜仁慕尼黑的替补阵容,当时比赛正在进行,站在球门前的依然是伦辛格,但是安柯恰好站在他的身后热身,鬼才知道马加特为什么要安排替补门将去热身。伦辛格在那场比赛中的表现中规中距,而踢球者杂志的摄影记者非常巧妙的拍到了安柯站在伦辛格门后热身时的镜头。

  当时伦辛格正在指挥后防,神情紧张严肃,而站在他身后的安柯只是把右腿压在广告牌上,表情轻松如常。

  踢球者的编辑给这幅照片配的文字是:安的虎视耽耽,让伦辛格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安柯看了大呼冤枉,他从来没有虎视耽耽过这个位置,因为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他的,只是最近他受伤,暂时让伦辛格去做而已。

  不过,他承认伦辛格在这个位置上做的不错,但是距离他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

  十月十八日,欧洲冠军杯小组赛第三轮。拜仁慕尼黑将在主场迎战老对手尤文图斯。

  这场比赛赛前普遍不看好拜仁,因为中场核心巴拉克正在和俱乐部闹别扭,这个事情很影响士气。就连马加特都非常头疼,所以他在考虑门将这个问题上,格外的慎重。

  伦辛格最近表现很稳定,但是看他守门马加特却总有这么一种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崩溃。因为伦辛格这个球员守门的时候表现的非常紧张,这种情绪会不自觉的传染给其他队友。就算球不在他的半场,他也总是双眼圆睁,紧咬牙关。

  而安柯……也许身体是唯一的障碍,不过队医已经向他保证了,安柯的身体状态完全没有问题。

  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而且一旦选择了一个,另外一个肯定会受到伤害。

  训练结束的时候,他把两个门将留了下来。

  “把你们留下来,是想向你们宣布关于明天比赛谁上场的决定。”

  伦辛格顿时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马加特,就连马加特都被他盯的有些受不了了,他把脸扭了过去,又正好看见安柯,安柯但是表情如常,没有什么变化。

  “安柯,明天你上。”简简单单一句话。

  安柯笑了:“好的,教练。那我先走了。”

  马加特点点头,安柯就转身离开了。

  “为什么?教练,为什么不是我?”伦辛格终于忍不住了,他向马加特质问道。“是我的表现不好吗?球队连胜难道没有我的功劳吗?为什么选择他?他受了伤,谁还知道他能够表现的怎么样?”

  “米切尔,注意你对自己队友的态度。”马加特板着脸对他说。

  “对不起……”伦辛格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冲动了。“但是我不能接受这个安排,我并不认为自己表现的比他差。”

  “米切尔,你听我说。我承认你这段时间的表现非常出色,也多亏了你,球队在安缺阵的情况下,成绩没有下滑。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门将,同样年纪轻轻……但是,我仍然不能用你。”

  “为什么?”

  “因为你还不具备成为一个优秀门将的素质,你还差一些东西。而明天的比赛对于现在的球队来说,非常重要。我不能冒险让你上场,如果输了比赛,对你对球队都是一个打击。”

  “我不明白,我在场的时候,球队没有输过球……”

  “正式因为你在场的情况下,球队从来没有输过球,所以我不敢让你上场。因为依照你的个性,一旦输了球,而你表现又不好的时候,你会毁了自己的。因为你不够自信,你没法用平常心对待赢球和输球,你总是在担心这,担心那。安这方面就做的非常好,一个门将,心理素质不过关是绝对不会有大作为的。”马加特说完这些,不再理会这个替补门将,自己一个人转身走开了。

  ※※※

  回到家的安柯把自己明天首发上场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母和林佳,大家都为他高兴。然后趁着大家都高兴的时候,安柯的妈妈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安柯啊,你觉得林佳这个女孩子怎么样?”

  林佳当时脸就红了,安柯也没有想到,他回答的有些结巴:“什么、什么怎么样?”他的表现让妈妈误以为自己的儿子在害羞。

  “是这样的,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觉得林佳这个女孩子蛮好的,温柔体贴,而且很会照顾人,我在想,我和你爸爸始终不能在这里呆太久的……”

  “啊?爸妈,你们要回去了吗?”

  “听我把话说完。等我们回去了之后,这里又只剩你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你,我们实在不放心。我觉得佳佳可以继续留下来照顾你,其实有时候我们两个在一边观察,也觉得你们挺般配的,呵呵。”妈妈笑了起来。

  林佳头更低了,完全看不见她的表情。

  安柯看看一边的林佳,又看看自己的父母,真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他兴奋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咳!你好像还没有问人家女孩子是什么态度呢?这样太武断了吧?”安柯的爸爸在旁边咳嗽了一声。

  “呵呵,我看见佳佳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你个大老爷们儿的懂什么?”

  林佳继续低头,都快碰到她的胸部了……

  安柯也咳嗽了一声:“林、林佳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我也、也挺喜欢她、她的……”他故意说的结结巴巴的,就是不想显得太心急被父母看出什么破绽。

  “嗯,那么你们两个年轻人自己聊吧,我和你爸爸上去休息了。”妈妈故意制造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听见父母们的房间门关上,安柯才松了一口气。他过去搂着林佳:“这个结果真是再好不过了。”

  “是呀,再好不过呢……”林佳靠在安柯的怀里,长长舒了一口气。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敢憧憬自己和安柯的未来了。

  “安柯。”

  “什么事?”

  “明天的比赛加油哦……”林佳咬着安柯的耳朵轻声说着。

  ※※※

  “安联球场已经座无虚席了!这事一场非常重要的冠军杯小组赛,比赛双方谁赢得这场比赛,谁就会率先出线。而另外值得关注的则是,马加特教练并没有使用此前一直表现出色的门将伦辛格,而是让伤愈复出的安柯作为首发出场。此举让很多人都不明白,因为从伦辛格的表现来看,并没有值得换下的地方,到底是为什么呢?”

  “嗯,也许是马加特教练认为安柯的冠军杯赛事经验更丰富吧……”

  “那么目前也就只有这一个解释了,让我们期待这场比赛的开始吧!”

  安柯站在更衣室里面,他拍拍更衣室里面写着自己名字的柜子,然后对旁边的马凯说:“好久没有回来了,其实也不久,呵呵,只是一个月而已。另外,罗伊,我得谢谢你。”

  “谢我?”马凯有些吃惊。“为什么?”

  “不是因为你,我现在还找不到人给我洗衣做饭呢,哈哈!”安柯笑的很开心,也不管马凯能不能听懂他这话的意思。

  旁边的伦辛格看着得意的安柯,心中始终不能平静。

  安柯丝毫不理会他敌意的目光,在他眼中,伦辛格永远都不能对他构成威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比赛开始,拜仁慕尼黑的核心巴拉克由于长期和俱乐部闹矛盾,状态并不是很好,这场比赛他虽然是首发,但是表现依然不好,拜仁在中场失去了控制力,被埃莫森和维埃拉的尤文图斯牢牢控制住了,然后对拜仁慕尼黑的球门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其实拜仁的后防线从来就不能说稳固,但是因为他们最近十几年总是有非常优秀的门将,所以才能一直维持他们德甲龙头老大的位置。

  安柯在这场比赛的表现,就连解说员都在高呼:“安又回来了!”

  不管是皮耶罗也好,还是伊卜拉西莫维奇也好,或者是内德维德、埃莫森、维埃拉,安柯统统把他们的射门挡于球门之外。

  伊卜拉西莫维奇切入禁区,闪过了卢西奥,然后在距离球门很近的地方突然用脚尖一捅,足球飞向球门后角!

  安柯不可思议的腾身而起,右手后翻,尽量伸长,眼睛还牢牢跟着足球,在他感觉自己能碰到足球的时候,指尖用力,把足球堪堪拨出了门柱。

  “噢——!!虽然伊卜拉西莫维奇的射门很突然,距离又近,但是安仍然封住了这次射门!他的扑救是关键性的!看看瑞典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他也不敢相信这球没有进!”

  安柯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振臂大呼,那感觉爽极了。

  又过了四分钟,尤文图斯卷土重来。这次是皮耶罗边路起球,伊卜拉西莫维奇中路跟进争顶,他甩头把球顶向球门下角。

  安柯又是一个飞身鱼跃,横身把足球单拳打出。

  “安今天的表现棒极了!一点看不出他曾经头部受过伤!他仿佛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意大利人,想要进球很难!也许是伦辛格的表现让他感受到了压力吧,他今天实在很活跃!”

  但安柯自己深知,他的表现不是来自于什么伦辛格的压力,他只是因为今天的看台上坐着自己的父母和女友,因为女友的一句话。

  加油啊,安柯!

  “啊——!!安又做出了一次精彩的扑救!所有人都在喊着他的名字,这真是一次漂亮的回归!”

  

  

第二一三章 加油啊,安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