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一四章 愤怒的张俊

    安柯那边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但是张俊这边却开始头疼起来了。

  因为华金受伤了。

  在华金刚刚转会过来,接受体检的时候,风青就对萨巴托说过,让他做好华金受伤缺席的心理准备。所以当华金在和锡耶纳的比赛中被对手侵犯受伤时,萨巴托显得很平静。他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

  华金缺席,约根森可以顶上去。

  张俊考虑的和主教练考虑的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他没有考虑在华金受伤的情况下战术如何安排。他考虑的是这次受伤究竟对华金的影响有多大,作为一个孤注一掷的球员,一个人从西班牙跑到意大利,要适应变化如此巨大的足球环境,这开始几个月对于他非常关键。但是……却在这节骨眼上受伤了,他几天没看见华金,也不知道这个西班牙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一天,他刚刚从训练场出来,正在往更衣室走,路上却正好碰见了华金。

  “嗨,张,你好啊。”华金主动向他打招呼。

  张俊却呆了,因为他看华金的表情怎么都不想他当初受伤那么沮丧。“啊……你、你好。”

  “怎么了?看上去你脸色不好。”华金关切的问道。

  “不,我没什么……”有没有搞错,本来应该是我关心的,怎么现在反变成你关心起我来了。“你的伤?”

  “哦,没什么。队医告诉我两个月后恢复。”华金说的不当一回事一样。

  “两、两个月!”张俊却很吃惊,一个赛季总共才几个月,他就要彻底休战两个月。“喂,华金,你没事吧?你将两个月上不了场,你却反而很平静。”

  华金笑了:“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伤病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是避免不了的,反正又不是缺席两年,只是两个月,耐心一点就能好起来的。”

  张俊呆呆的看着一脸微笑的华金,这就是职业球员的心理素质吧……他和华金不同,他现在一场比赛都伤不起,所以他几乎天天去风青那儿接受按摩和调理。

  “对了,张,风的那个什么按摩真的很有效,也许不用两个月我就能重回球场了。”华金笑道,“我现在要去按摩了,再见了。”

  张俊挥挥手道别,别人都比他想象的要坚强多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队长有些神经过敏了,现在这样子不是挺好的嘛,就算有受伤的人,也不会太过沮丧而影响球队士气。他们这些没有受伤的人,只要努力踢好球就行了。

  ※※※

  结果张俊这口气还没有松几天,就又出事了。

  11月1日的联赛,佛罗伦萨客场对升班马巴里,这场比赛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困难。因为刚刚重新回到甲级的巴里队在自己的主场非常顽强。而且在比赛中,出乎萨巴托意料的是,巴里并没有像其他意甲队伍一样,重点盯防张俊,而是死死缠住克鲁不放。而且很多动作都非常危险。

  只是一个上半场克鲁就遭到了五次侵犯。

  “克鲁,下半场你要减少带球,快速出球,不要和他们纠缠在一起。”萨巴托提醒克鲁,但是克鲁并没有表示,他阴沉着脸,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下半场情况依旧,萨巴托开始考虑应该提前把这个已经和对方卯上了的克鲁换下来,他正在叫蒙托里沃热身的时候,场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哨音。

  萨巴托看见克鲁抱着膝盖倒了下去。

  冲动的项韬当时就要冲上去揍那个犯规的小子,但是他被张俊拦腰抱住了。

  “你干什么?张俊!没看见那个小子是故意的吗?老子上去教训他,你别拦着老子!”

  “你给我闭嘴!这事轮不到你来做!我是队长,我去!”张俊把项韬往地上一推,然后跑向主裁判。

  “裁判先生!这很明显是一个恶意伤人动作!我不认为抢一个地面球可以把脚抬到膝盖的高度!”

  “不、不是!我确实不是故意的,真的!”犯规球员拼命辩解,但是张俊不会相信的。比赛踢了六十分钟,他非常了解对方的战术是什么,非常简单,就是杀伤性战术。拼着让自己球员犯规得牌得风险,也要让你的球员受伤下场。

  “你少在那儿装疯卖傻!”张俊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你他妈的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他一边骂,一边逼近了对方球员,而巴里的球员也不是吃素的,迅速围了上来。佛罗伦萨球员顿时围在张俊旁边。

  项韬跌坐在地上,看着一脸杀气的张俊,“我靠!他什么时候比我还冲动了?”

  “抢不下球来就冲人去!你们真他妈是人渣!”也难怪张俊这么激动,因为他以前饱受后卫的侵犯,深知那种滋味。克鲁的到来,为他分流了一部分注意力,但是第一个赛季,克鲁还好好的,这个赛季突然就成了众多后卫下黑脚的目标。

  他和克鲁是朋友,是朋友就不能看着自己的朋友这么被人黑了。另外,他也是佛罗伦萨的队长,他深知在前腰位置上的绝对主力克鲁的受伤意味着什么,虽然蒙托里沃和范佩西都能打前腰,但是在后来的比赛实践中,还是证明他们都无法完全替代克鲁。克鲁在盘带,分球和跑位上面都非常具有天赋,他总能做出很多出人意表的传球和动作来,张俊在佛罗伦萨和国家队都和他建立了非常深厚的默契,他有百分之三十的进球都是来自于克鲁的传球。

  废了克鲁,就等于断了他一条腿,他能不愤怒吗?

  主裁判受不了这种气氛,他鸣哨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要做出判决了。

  首先,自然是让场下的担架将躺在地上的克鲁抬下去。接着,他要出牌惩罚犯规队员。

  “主裁判在掏牌……红牌!噢!他红牌将巴里的后卫特雷托罚下了场!这一次轮到巴里球员抗议了。”

  风青没有理会场上的混乱局面,他直接奔向场边的克鲁,对他进行检查。

  克鲁则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躺在担架上一言不发。“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好起来……”风青一边检查,一边安慰克鲁。但是很快他就不再说这话了。

  他看见萨巴托也在旁边,然后起身把主教练拉到一边。

  “我看……他需要去医院。”

  “医院?”萨巴托吓了一跳,“情况很糟糕?”

  “嗯。”风青点点头,“非常糟糕,估计会伤几个月。”

  “真他妈的狗屎!”萨巴托骂了一句,华金才刚刚受伤没两个星期,克鲁这边又要伤几个月。妈的,佛罗伦萨太风光了,连上帝都嫉妒了吗?

  “我摸了一下,应该是骨折,膝盖骨折。”

  萨巴托看看风青,然后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克鲁,接着是场上依然混乱的局面。他又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对风青说:“这事你负责吧,送他去医院……”然后他直接走回了教练席。

  风青回头对工作人员喊道:“上车!把他抬到救护车上去!我们去医院!”

  “巴里队员的抗议没有办法让主裁判改变他的判罚,他们只好退了回去……啊!这边!我们看到了什么?救护车!天哪!难道克鲁伤的非常重?需要直接送到医院去检查?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刚才发生的一幕。”

  大屏幕中重放着:克鲁把足球踩了下来,正准备变向突破,特雷托从正面突然蹬了过来,右脚鞋钉毫不客气的跺在了克鲁的支撑腿——左腿的膝盖上,从慢放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在这一瞬间,克鲁的膝盖有明显的变行。

  “这真是一个……明显的伤人动作,主裁判的判罚没有任何错误。”

  张俊看着旁边的救护车缓缓驶出了体育场,消失在大门外,他又回头看看场上的巴里队球员。他要给这些混蛋一点颜色看看。

  上场的蒙托里沃第一次触球,在中圈他接到了马斯切拉诺的传球,他刚刚把足球调整好方向,就听见旁边张俊一声大喊:“把球传给我!里卡多!”

  蒙托里沃吓了一跳,也没有仔细考虑,就把足球传了出去。

  “张俊在中圈接球,然后开始向前带球……他速度很快!巴里的中场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

  张俊在中圈里面就靠自己举世无双的启动速度强行突破了两名巴里球员,他当时把足球向前一趟,然后硬从两个人之间挤了出去,两人关门都没有来得及,就这么放跑了张俊。而张俊这一趟的力道也拿捏的恰到好处,即没有力量太小,导致足球没有趟开而让自己跑不起来,也没有太大而让自己追不上球。当他从两人中间穿过去的时候,第三名巴里的球员本想上来断球,可是张俊就像一阵风一样把足球再次从他面前趟走了。

  “啊啊!这就是速度!这就是速度!”解说员兴奋的叫道,三名巴里球员相隔不过五米,张俊在一瞬间就全部突破,如果没有令人恐怖的启动速度,是绝对办不到的。

  突破了两名后卫的张俊继续推进,他一个人遥遥领先,甚至把自己的队友都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天哪!他的带球速度简直和无球跑速度一样!后卫们追不上他!”

  “上去两个夹防他!最后一个拖在后面保护!”巴里的门将紧张的指挥着后防线。

  两个中后卫顿时扑了上去,想要正面阻截张俊。

  两个后卫靠的距离非常好,张俊必须想办法把这距离拉开,以便于他突破。

  他先是左肩下沉,让后卫们以为他要让从左边突破,连忙集体向左侧移动,但是张俊右脚把足球往右一拨,他要从右边突破!

  靠右的后卫最先反应过来,他硬生生阻止住身体的去势,然后跟着扑向右路。

  但是张俊追上足球却猛地往左扣去!足球又拐向左侧,右边的后卫已经被晃晕了,他还想拐回去,身体惯性已经不允许了,他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左边的后卫一看张俊把球又扣了回来,认为这是他断球的大好机会,他连忙伸脚去捅。

  但是有一只脚比他的更快。

  张俊右脚扣过来,在来不及调整身体重心的同时,紧接着用左脚一挡,足球直线向前滚去,正好和第二个后卫擦身而过!

  然后张俊再起启动,依靠惊人的爆发力冲了过去!

  最后一个后卫本来是想趁这个时候上去断球的,但是张俊一瞬间就冲到了他眼前,吓的他只能连连后退!

  从禁区外面退到了禁区里面。

  “你在干什么!上去防守他!”门将急得大喊。

  那个后卫畏畏缩缩的上去伸脚断球,却被张俊轻易的扣倒了,接下来就是门将和前锋之间的对决了。

  “啧!”门将啐了一口,然后弃门出击,他可不能退缩,否则就完蛋了。

  张俊却猛地把足球踩住,这一下出乎门将意料,他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出击?球在对方脚下,被踩的牢牢的,他出击怎么拿球?不出击?都跑到一半了,难不成还退回去?就着样被凉在这里,太尴尬了。

  张俊趁门将发楞的一瞬间,突然启动把足球往旁边一拨,然后马上起脚推射,足球从毫无反应的门将身边飞进了球门。

  “漂亮!It‘s 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al!!!!”解说员兴奋的大吼道。“一个人解决了七个人!我们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一幕了,这个赛季的张俊鲜有这种一个人连过数人的镜头了,但今天他向我们所有人证明了一点: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

  佛罗伦萨的替补席上所有人都跳了起来,萨巴托甚至双手抱头,不敢相信一样。

  整个过程,佛罗伦萨的其他球员,包括这场比赛张俊的锋线搭档范佩西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在后面看完了张俊一个人的表演。

  这就是激怒张俊的下场吗?范佩西觉得眼前这个张俊比当时他在荷兰遇见的那个张俊厉害了不止百倍。

  “啊哈哈!巴里的小子们!看见没有!这就是下场!这就是代价!”项韬一边跑向张俊,一边用意大利语肆无忌惮的刺激着场上的巴里球员。

  而巴里的球员则一个个低着头。

  进了球的张俊跑到巴里的球门后面,他飞起一脚,狠狠跺在广告牌上。那声音通过旁边的话筒传递,整个球场都能听见。

  萨巴托在场下看着张俊在这么激动的表现,他突然想到了一点。

  ※※※

  这场比赛,最终佛罗伦萨1:0战胜了巴里,张俊这个在下半场第六十二分钟的进球彻底打垮了升班马的士气,他们随后一直都没有组织起更有效的进攻。

  赛后,克鲁那边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风青带给萨巴托和整个佛罗伦萨的是一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了。

  初步检查的结果,克鲁需要接受膝部手术,乐观预计,将在冬歇期之后复出。

  “见鬼!”萨巴托当时就把检查报告摔在了墙上,“冬歇期之后!这个赛季我们的目标可是联赛冠军啊!主力前腰缺席将近半个赛季……”

  迪利维奥在一边连忙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报告,然后重新整理好,又放回萨巴托面前的桌子上。

  “范佩西打前锋更合适一点,打前腰……还需要考验考验。蒙托里沃那个家伙……身体有些瘦弱了,对抗能力不强是他最大的弱点,也很容易受伤。也许我要考虑在前腰位置上做轮换?”

  迪利维奥答道:“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范佩西在荷兰的时候就是打前腰的,可以让他做主力,前锋我看就张俊和帕齐尼配合就很好了,还有托尼替补,而且范佩西可以打多个位置,这些都让我们没有那么困难。”

  “嗯……”萨巴托捏着自己的下巴考虑着,“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做吧,争取熬到冬歇期,我要让老板在冬歇期引进一到两名球员。”

  ※※※

  克鲁已经被转到了佛罗伦萨的医院,张俊专门去医院看了看他。

  当他看到克鲁的时候,克鲁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在干什么?”张俊把花放在床头的花瓶中。

  “数天花板的格子。”克鲁目不转睛的盯着天花板说。

  “感觉怎么样,身体?”张俊搬了一张凳子在克鲁床边坐了下来。

  “还不错吧,反正都那样。”克鲁没有表情的说着,语气不带丝毫情绪上的波动。“球队怎么样?”

  “还好,大家情绪还算不错,虽然你和华金都受伤了,不过士气没有受到影响。”

  “是吗?那就好。”

  坐了一会儿,张俊似乎发现克鲁的情绪不是很高,这样实在有些尴尬,他决定起身离去。

  “哦,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回到球队来,我们可都盼着你呢。”

  克鲁点点头,然后等张俊走到门边的时候,他才突然对张俊说道:“喂,张俊,其实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踢球的目的呢。”

  等张俊扭回头去看他的时候,他又仰着头数天花板上的格子去了。

  ※※※

  范佩西已经顶替克鲁成为了首发前腰,从训练来看,他还是能够完成教练的战术安排的,但是当然他和克鲁不一样,他们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前腰,所以萨巴托必须针对这个人员上的变换调整战术,他要求范佩西减少盘带,快速出球,也要求整支球队都要跑位积极,快接快传,加快进攻速度,靠全队的跑位和传球来弥补本来克鲁一个人就能完成的盘带撕破对方防线这项工作。

  张俊却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天在医院里面,克鲁对他说的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找到踢球的目的?

  那么为什么他上个赛季还能表现的如此稳定和优秀?如果不是这次受伤,也许他还将继续优秀稳定的表现下去。如果没有目的,那又是什么让他这么坚持下去的呢?

  克鲁现在等于是一个孤儿了,张俊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他无法理解克鲁现在的感受。其实人到这种时候,是很容易产生一些空虚的感觉的,他们会找不到继续向前进的目的,甚至极端一点的会觉得自己活下去也没有意义,反正只有他一个人了,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以前爸爸还在的时候,虽然重病缠身,但是那却是克鲁拼命踢球,拼命赚钱的动力,只要能把爸爸的病治好,再怎么样他认了。但是当爸爸去世之后,曾经支撑他走下去的动力突然一下子没了,克鲁心里一时会没法接受,所以那段时间他在切尔西的表现非常糟糕。

  生命中没有了可以托付的人,所有人都会觉得空虚无聊的。克鲁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他现在能够继续踢下去,完全是因为他比张俊更富有职业素养,他虽然对足球没有多少兴趣,但是他知道自己签了合同,是职业球员,那么最起码在合同有效期之内,他就要努力踢好比赛,兢兢业业的,要对得起别人给你的钱。

  但是一旦合同到期,他还能不能续约呢?克鲁自己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张俊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考虑克鲁的问题,因为现在佛罗伦萨面临着非常困难的局面。

  由于克鲁的突然受伤,导致球队阵容不整,加上很多球队都研究透了佛罗伦萨的战术,在两个边路的防守上格外注意,而范佩西在中路突破的能力毕竟比不上克鲁,所以佛罗伦萨引以为豪的进攻在很多球队面前都哑火了。

  连续几场比赛,佛罗伦萨非平即负。佛罗伦萨的排名从之前的第三跌落到第七,而且似乎还有继续下滑的趋势。这不能不说是大危机。

  球队的士气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范佩西在前腰位置上非常努力,但是他毕竟刚刚来意甲,对于意甲的防守非常不适应,没有办法给予队友更多的支持。

  以前很多媒体都认为克鲁最大的武器就是靠他花哨的技术来博得观众的欢心,现在他们不得不重新认识克鲁了。原来和张俊一样,克鲁已经成为了佛罗伦萨不可或缺的人物。

  而这个时候,克鲁依然躺在医院里面数他的天花板格子。

  ※※※

  十一月二十五日,欧洲冠军杯小组赛第五轮,佛罗伦萨客场输给了巴黎圣日尔曼,这给他们出线的前景抹上了一层阴影。

  现在波尔图、巴黎圣日尔曼、佛罗伦萨三队积分相同,在只剩最后一轮的情况下,佛罗伦萨却要去客场挑战莫斯科中央陆军队,在寒冷的莫斯科踢球对于张俊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所以当主裁判在巴黎王子公园体育场吹响了全场结束的哨音时,张俊显得非常愤怒,让他愤怒的原因只有一个:输球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输过球。但是现在输球意义完全不同,佛罗伦萨面临困境,正是需要胜利的时候,他这个做队长的却不能带领球队走向胜利,他愤怒的是这一点,他愤怒自己的无能。

  结果,当比赛结束后,巴黎圣日尔曼的球员向他交换球衣时,他脸色非常不好看,但是碍于礼节,他还是脱下了自己脏兮兮的球衣,交给了对方,然后接过对方的球衣,搭在肩上,独自一人低着头走回了更衣室。

  这一幕,被场边的萨巴托看在眼里。

  在更衣室里面,迪利维奥看着全都沉默不语的球员,自己也没有办法让他们兴奋起来,球队现在连续不胜,对于士气的打击太大了。

  就这么一路无话的,球队上了大巴,回了酒店,然后当天半夜坐上了回罗马的飞机。

  球队似乎再也没有当初连胜之后那种大声喧闹的场景了,没有人开玩笑,也没有人大声说话,就连项韬都蔫了。

  佛罗伦萨今年的冬天来得有点早了。

  张俊情绪明显不好,在飞机上,他一个人坐在一排座位中,旁边都没有其他人,也许是不想让人打扰他。

  萨巴托看看周围的球员,有些已经睡着了,有些没睡着的也低头不语,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他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张俊旁边的座位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

  张俊有些吃惊,他看了看萨巴托。

  “张,有件事情我一直想找你谈谈,不过没有合适的机会。”

  “什么事,教练?”

  “关于这个队长的问题。”

  张俊心里一阵紧张,不明白现在教练提这事干什么。

  “我看到了你在比赛结束后和别人交换球衣了。”

  “啊,当时是他主动找我的,我没有去找他。”

  “我想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老实告诉我。”萨巴托盯着张俊问。

  “呃……我不是很想和他交换球衣,因为当时我输了球,心情不好,他还要凑上来和我交换球衣,而且他是胜利者,我是失败者,感觉很不好……可他主动来,我如果不给,恐怕又显得我没有气度……”

  萨巴托拍拍张俊的肩膀:“你能这么想真好,我就是想来给你说这件事情的。既然你内心的真实想法是这个,那么你就应该遵照你的真实想法来,而不应该理会其他人怎么想。我能理解输球后的心情,非常憋屈,对吧?”

  张俊想了想当时的心情,确实如此,特别是连续输球,有时候一场比赛结束之后,他甚至想哭出来。可他还不能,他总要在别人面前保持彬彬有礼的模样。

  他点点头。

  萨巴托咧开嘴笑了:“这就对了,既然你不想和他交换球衣,干嘛还要勉强自己呢?”

  “这个……教练,我是公众人物啊,我要考虑到如果我那样做,别人会怎么看我?”

  “你管他们那些白痴怎么看你?”萨巴托突然提高了音量,把张俊吓住了。“你怎么做是你的自由,他们无权干涉,他们如果真的在旁边嚼舌根子,你就不去理会他们。张,我觉得你这样活得很累,知道吗?你干嘛总要隐藏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你干嘛不按照你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去做?难道你被人侵犯了还要微笑着面对那个犯规的狗屎?难道你输了球还要接受那些他妈的胜利者假惺惺的怜悯?你还记得吗?在克鲁受伤的那场比赛,因为克鲁的下场,你变得很愤怒,接下来我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入球,那样不是很好吗?不要隐藏,该生气的时候就要生气,给那些小看你的人一点颜色看看!”萨巴托挥挥拳头。

  “教练……可是那样、那样……他们会说什么呢?”

  “白痴,我不是说了吗?不要理会别人对你说什么,他们没有资格,你的言行还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的。对别人微笑是一件好事,说实话,因为你总是微笑,所以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但是你没有必要对那些侵犯了你的,小看了你的,侮辱了你的人好脸色看。狠狠的教训他们,去干他们,踢他们的卵蛋!”

  张俊翻了一个白眼:“那我不是和项韬一样了吗?”

  “你本来就应该那样!”萨巴托压低声音说,“足球是战争,你别把它当作游戏。这是战争,对于我们的敌人,就没有必要和他们客气什么。你需要凶狠一点,愤怒一点。就像这样……”他猛地抓住张俊的衣领,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张俊。

  张俊被萨巴托的表情吓住了,萨巴托很满意张俊的表现,他松开了手,然后又帮张俊把衣领重新整好:“怎么样?被吓住了吧?哈哈!”

  果真变脸如翻书啊……张俊在心里嘀咕。

  “我可不是让你去做一个坏人,只是让你释放自己内心真正的个性,别老裹着一层糖衣过日子。你现在是队长,我们球队连续不剩,士气低落这你都是看到的了。你知道吗?这种情况,他们不需要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做队长,他们需要的是逞凶斗恶的斗士,如果你不拿出一点这种凶狠狠的杀气来,是没办法带领球队走出困境的。我虽然是教练,但是场上比赛时,还是需要你来管理那些球员们。知道吗,队长可不是只要管理好球员之间的关系就算合格的了,有时候队长需要冲在最前面,给他们一个榜样,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这些……如果你不凶狠起来,是做不到的。你需要大声的吼,大声的骂。我说的不好听一点,你现在缺乏一种流氓气。所有队员都在看着你呢,如果你对对手凶狠起来,那么他们会认为你这样做让他们很解气,很能提高士气。”

  张俊看着萨巴托。

  “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明白?啊……不过,就算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你总会明白的。总之,一句话,张,如果你想带领这支球队走出困境,走向胜利,你必须站出来,表现出斗士的一面来。凶狠一点,任何胆敢阻挡佛罗伦萨去路的人都要被消灭!”萨巴托一掌砍在前面的座椅靠背上。

  张俊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他在想萨巴托不会是因为连续不剩,神经受到刺激了吧?

  ※※※

  张俊回到家都是接近凌晨了,苏菲依然坐在客厅里面等着他。

  “换洗衣服都准备好了,你现在可以去洗澡。”苏菲接过张俊的背包,然后放在专门的柜子里。她对身后的张俊说。

  张俊却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喂!张俊,不行!你不能在这里睡觉!”苏菲上去摇醒了张俊。“会感冒的。”

  张俊翻了一个身:“好累,我只想睡觉……”

  “比赛又输了?”

  “嗯……0:2,输的毫无还手之力。”张俊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说。

  苏菲在张俊旁边坐了下来,她轻轻握住张俊的手,刚从外面回来,还有些凉,她要把手暖热。

  “萨巴托在飞机上对我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张俊继续说道,现在有一个倾听者,他很多话都会说给苏菲听的。

  “什么话?”

  “他让我要凶狠一点,如果不爽就要表现出来。还说我现在是裹着一层糖衣在过日子……什么意思?”

  苏菲笑了:“你们的主教练很有水平哦。”

  “你也那么认为?”张俊从沙发上坐起来,搂住了苏菲。

  “嗯,我知道你的性格啦,你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而且有些东西是非常看不惯的,但是考虑到你的公众形象,所以你从来都是在别人面前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实际上你心里很不爽吧?”苏菲对张俊说,“我想萨巴托教练可能认为你这个样子没法在逆境中给队友们信心和希望,所以希望你变得凶狠一点,哪怕是刻意做出来的样子,也比这样不痛不痒的好,我觉得你要给队友们一些刺激,因为你是队长,你这么做他们才能感觉到希望。这就是所谓‘榜样的力量’吧。”

  “那我不是和他一样,成流氓了?”

  “哈哈!你本来就是一个流氓嘛!”苏菲笑道。

  “好哇!那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流氓!”张俊猛地把苏菲抱在自己怀里,然后翻身把苏菲压在身下……

  ※※※

  两天后的联赛,佛罗伦萨主场遭遇劲敌桑普多利亚。由于上个赛季被佛罗伦萨抢走了冠军杯的参赛资格,所以桑普多利亚这次是来复仇的。比赛打的异常激烈,双方脾气似乎都有些大,身体接触频繁不断,主裁判的哨音屡次响起。就这样,他们彼此看对方的眼神都泛着红光,血色。

  中场休息的时候,双方战成1:1平,但是很多人身上都挂彩了,没有谁的衣服还是干净的。

  “他妈的!那些龟儿子竟然踢老子的裆部!要不是闪的快,老子下半辈子就废了!”项韬再更衣室里面骂骂咧咧的,他没提他上半场一样一个撩阴脚踢向对方球员,只是可惜他踢偏了一点点,只踢中对方的大腿。

  张俊捏着毛巾站在一旁喘粗气,不是累的,而是气的。失去了克鲁牵制的他完全暴露在对方后卫的火力之下,他成了全队被侵犯最多的人,那些后卫们为了阻止他的突破和射门,无所用不极。手上拉你一下,推一把都算是小事情了,膝盖顶你的腰部啊,手戳向你的眼睛啊,胳膊肘跑动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撞到你的肋部啊,要么就是趁你跑的时候,把腿插进你两腿之间,正好绊你一个狗啃屎。

  更衣室里面项韬还在抱怨,但是这一次萨巴托却没有开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球员。

  “他妈的!”张俊突然一脚揣向他身边的柜子,铁制的柜子顿时凹下去一块来。

  所有人都被张俊的举动吓了一跳,全都呆呆的看着张俊,就连一直没有作声的萨巴托也把目光投向了张俊,而项韬更是被这突如奇来的一声脏话吓得连喋喋不休的抱怨都没了下文。

  “他妈的!下半场一定要给那群狗娘养的厉害看看!”张俊仿佛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对所有人吩咐一样。“这里是我们的主场啊,凭什么我们要遭到这样的待遇?”他上去拉住范佩西,看了看范佩西胳膊上发紫的一块。“你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伤吧?全是拜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种所赐!他妈的!在我们的主场竟敢对我们动粗!”张俊脸上也有一块被磕青的地方,他今天这场比赛已经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跤了。

  “喂!你们怎么了?”张俊看着一个个默然无语的队友,他大喊道,“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们怕他们了?他们有什么好怕的?上赛季不是一样被我们压在下面起不来吗?喂!别一个个像丧家之犬一样!打起点精神来!我们这是在战斗!这是战斗!你们懂吗?他妈的!不要被他们吓住了!我们要加倍偿还他们!!”张俊就像疯狗一样在更衣室里面咆哮,看的旁边的人全都呆住了。

  张俊其实不知道,队友们之所以不说话,不是被什么桑普多利亚吓住了,而是被张俊这种突然的疯狂表现吓住了。

  加斯巴洛尼捅捅项韬:“他没吃错药吧?怎么感觉和萨巴托那个疯子一个调调了?”

  项韬咂咂嘴:“我怎么知道?但是萨巴托今天的表现很反常,一言不发的。”

  张俊听见有人在小声嘀咕,他猛地把目光投向项韬那边:“项韬!”

  “啊?在!”项韬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你是怎么了?刚才你不是很不忿吗?不是一直在骂他们吗?怎么现在不吭声了?”张俊走到项韬面前,把项韬吓得一步步往后退,直到退到柜子前,终于退不动了。我日!这小子肯定吃错药了!他在心里骂道。

  还好张俊没有继续逼他了,他又转身面对所有人说:“我们球队现在很困难,连续不剩,而且两个队友受了重伤,要缺席几个月。但是我们不能就此放弃,我们自己要努力,不能让人看笑话。这个赛季我们的目标可是联赛冠军啊!如果现在这么点困难都克服不了,还谈什么冠军?打起精神来吧!让我们拿桑普多利亚开刀!!”

  萨巴托在一旁咧着嘴无声的笑着,他想张俊是想明白了,或者张俊内心深处的东西被他之前的那些话唤醒了。

  血性啊,他现在不需要张俊做一个职业生涯一张牌都不拿的狗屎绅士,他需要的是一个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战士,哪怕满口脏话,动作粗野,但是能带领他们取得胜利就足够了。

  他站了起来:“好了,张俊,冷静一点。这可不是你以前的表现啊……”

  没想到张俊瞪了他一眼:“教练!你今天也很反常,为什么不骂几句,提提士气?现在球队面临困境,我怎么还能忍的住?我们如果再不拿出一点气势来,就真的要被前面的几只球队甩开了啊!”

  迪利维奥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嗯……张俊,其实队友们不是因为对手而沉默的,而是因为你。他们都被你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吓住了啊。”

  “我?”

  “是啊,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会微笑着鼓励大家打起精神来,而不是这么一口气骂了两个‘他妈的’。所以大家有些没反应过来。”

  “教练,我也没有办法,我看不惯那些桑普多利亚的人在我们自己主场撒野,被他们上半场整的那么厉害,才是一个平局,我不服,不甘心!我想给他们一点教训看看。”

  萨巴托大笑起来:“太好了!就这样,张俊!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你们都看见了吧?下半场就像队长所说的那样,出去杀的那群兔崽子片甲不留!”

  “噢!!!”

  ※※※

  下半场的比赛,佛罗伦萨全队都以一种杀气腾腾的气势来和桑普多利亚比赛,张俊更是仿佛被激怒了的公牛,他和帕齐尼在桑普多利亚的禁区附近左冲右突的,把对方的后防搅得一团糟,然后终于在下半场第二十一分钟,由范佩西助攻他攻入了领先的一球。

  当时进了球的他冲到桑普多利亚门后客队球迷聚集的地方,飞起一脚,狠狠跺在广告牌上。

  萨巴托在下面看的哈哈大笑,他对很便的迪利维奥说:“你看,你看,这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队长呢!杀气,必要的时候要有杀气!”

  佛罗伦萨疯了一样在自己的主场发起了凶猛的攻势,压得桑普多利亚抬不起头了。项韬在防守的时候更是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让整条左路都变成了他家后花园,没有人赶在他面前放肆。

  球迷被佛罗伦萨突然表现出来的气势所振奋,歌声一直不停,直到球队以3:1拿下了这场比赛。

  张俊这场比赛打进一球,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似乎还“余怒未消”,他花着脸对记者说:“佛罗伦萨有能力击败任何一支球队,前面的连续不胜只是一个小插曲。桑普多利亚实力不如我们,所以我们击败了他们。”

  记者一愣,怎么感觉好像那个萨巴托呢?

  ※※※

  接下来的北上去莫斯科的比赛,虽然当地下着雪,场地、天气对于佛罗伦萨来说,都非常不利,但是他们却令人吃惊的5:1痛宰了莫斯科中央陆军队,而成功进入冠军杯的十六强。

  李延觉得他所看到的张俊正在一点点变化着,让他有些认不出来了——比如他在联赛中输给了尤文图斯之后,非常干脆的拒绝了对方队长皮耶罗上来交换球衣的请求,阴着脸一个人就走回了更衣室,把皮耶罗凉在那儿,尴尬的不得了。

  “苏菲,最近张俊好像心情不是很好啊,你知道他怎么回事吗?”李延打电话去问苏菲。

  苏菲想起了张俊最近的表现和萨巴托对他说的话,她笑道:“哪有,张俊最近心情不错呢,球队终于开始有所转机了,他怎么可能心情不好呢?一定是李哥你多心了。”

  “我不明白,如果心情不好,为什么一旦佛罗伦萨输球之后,他给记者以及对手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看呢?上一轮他拒绝和皮耶罗交换球衣,可是在舆论中影响很不好啊。已经有都灵的媒体开始置疑他的人品了。”

  “那只是因为他输了球而已。李哥,你不觉的这正好说明张俊的求胜***越来越强烈了吗?”

  “呃……好吧,我没意见了,我知道该怎么写了……”

  ※※※

  佛罗伦萨的成绩虽然没有一帆风顺,但是也算是有了起色,而张俊似乎也逐渐适应了自己这种表现。他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知道应该在什么时候发泄。萨巴托给他们的目标是在冬歇期来临的时候,最起码要保持在前六名之内,那样下半赛季他们还有的追。

  华金复出在即,而克鲁的术后恢复也一切顺利。

  这一切都很完美。

  李延在发回国内的稿子中称张俊已经彻底成为了佛罗伦萨的领袖,这在于球队处于困境的时候,他仍然能够挺身而出。一个领袖不是在顺风顺水的时候做锦上添花的工作,而是应该在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张俊的微笑可以让人们安心,而他愤怒的时候又能让球队充满了激情和战斗力,是的,他是佛罗伦萨这支球队的旗手,无论何时,他永远都跑在最前面。

  而他身后的队友们,是如此的信任他,跟随他。只要旗手不倒下,佛罗伦萨将永远向前,向前。

  就这样,当球队一步步向圣诞节迈进的时候,克鲁依然躺在医院的VIP病房里面数天花板格子。

  

  

第二一四章 愤怒的张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