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二七章 祈祷吧

    张俊自己连和苏菲那个都没有那个过,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孩子,或者当爸爸的觉悟。但是他是一个细心的人,他从凯尔的一些细微的表现可以看出来即将称为一个爸爸的男人会有什么不同。

  比如在下半场快上场的时候,张俊就发现凯尔的双手总是紧紧握在一起,似乎显得有些紧张——这是他在为多特蒙德家乡的安娜担心的一种表现。

  再比如凯尔下半场放下心事之后表现出来的兴奋也是因为即将称为爸爸的高兴之情,让他竞技状态也跟着好转起来。

  就更别提脸上溢于言表的光彩了,分明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通过这些观察,张俊多少也能体会到快有儿子的心情了。激动、担心、紧张、幸福的综合体。

  凯尔是一个中后卫,可以进球的机会少的可怜,而且这场比赛他的放手任务也重,不大可能直接上去进球。那么要想通过进球来献给自己的儿子这想法是没法实现了。

  但是张俊是前锋,进球对于他来说是理所当然,是家常便饭,凯尔做不到的事情,他可以做。

  ※※※

  “下半场开始之后,佛罗伦萨的进攻依然很猛,拜仁不得不重新回到守势。但是面对拜仁坚固的防守,佛罗伦萨这种一味猛攻的方法又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呢?”ESPN的解说员说出了大多数人心的疑问。

  佛罗伦萨的进攻气势是有了,但是足球不是光靠气势就可以赢下去的。很多时候他们需要实力、机遇。

  现在论实力,佛罗伦萨并不在拜仁之上,而机遇呢,也似乎没有遇到什么好的机会。

  “卡卡,你怎么看?”杨攀问躺在两外一张床上开比赛的室友。

  “我觉得拜仁危险了。”卡卡双手枕头,靠在床上说道,“虽然这是拜仁的主场,但是他们的防守其实并不好,只是因为安柯的表现太好了,所以给人一种错觉:拜仁防守很好。可我却从这十几分钟的比赛中看出来,佛罗伦萨的进攻正在一点点的削弱着他们的防线。凭借张俊、克鲁他们的能力,完全可以找到让拜仁防线崩溃的突破点。”

  “看的这么透彻?”杨攀有些惊讶,有些地方他都没有看出来呢。“那么就让我们看场好戏吧,张俊……”

  ※※※

  安柯用挂在网上的干毛巾擦擦手套,他需要随时保持手套的干燥,否则到时候万一脱手他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下半场佛罗伦萨的进攻让他真正感受到了压力,这是和上半场完全不同的进攻气势。怎么形容呢?上半场就好比只是海边的波浪一样,只是因为潮汐影响而起起伏伏,虽然连绵不决,但是没有什么气势。但是下半场的进攻却猛烈的像钱塘潮,一浪跟着一浪,交叉潮,回头潮……等等,花样繁多,而且气势惊人,一个个浪涛卷起数丈,从天上砸下来,仿佛要把岸边的一切都冲刷干净一样。

  安柯就是这傲然站在浪头,以双手和巨浪搏斗的弄潮儿。不过毕竟人是血肉之躯,长期面对这种高度危险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会感到疲倦呢?

  现在安柯就觉得累了,这和上一次他们在佛罗伦萨与张俊交手时的感觉一样。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安柯意识到了,他在抱怨为什么足球不能像篮球一样可以有暂停时间,正好让他调整一下,喘口气再上。

  现在他只能硬撑,同时希望队友们争气一点,别让他直接暴露在佛罗伦萨的火力之下。

  就算是花岗岩筑成的堤坝,在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猛烈冲刷之下,也会有决堤的危险,何况是人呢?

  马斯切拉诺在门前二十五米突然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安柯的反应稍微满了半拍,他没法接住足球,只好双手把足球打出去,足球再次弹了回来。卢西奥打算头球顶出去,可是弹在空中的足球让他全力跳起来都够不到,他冒顶了!

  当他落下来的时候,足球已经被克鲁拿到了。

  克鲁脚下轻轻一个晃动,就把伊斯梅尔骗到了另外一边。然后自己起脚做势要射,卢西奥慌忙上来封堵。克鲁却只是把足球分给了边路的华金。

  华金无人盯防,他急速带球突进,然后就在拜仁的球员都以为他要把足球传向球门前,而纷纷回防的时候,他却把足球猛地传回给了禁区前面的克鲁。这一次克鲁不等足球落地,直接一脚大力抽射。

  足球在地上反弹了一下,增加扑救的难度。但是安柯全神贯注,分身扑了出去。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办法把足球抓在自己的怀里,只是双拳把足球再次打了出去。

  摔在地上的安柯不敢怠慢,他知道现在还没有解除危险,他必须随时保持警惕。所以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应付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射门。

  被他打飞的足球飞到了左路,华金还没有回位,正好接到这个足球,而且更重要的是没有人盯防他。华金没有内切射门,他第一时间传中。

  但是华金的传中打在了前点的德米凯利斯的肩膀上,高高弹起,这一下让准备抢点的佛罗伦萨球员和准备防守的拜仁球员都有些没有想到。

  时间很快,容不得任何一方犹豫。张俊本来是打算直接头球轰炸的,没想到现在传中成了这个样子,虽然还是在向他飞来,但是角度、弧度、速度都不一样了,让他没法头球。只有……

  张俊原地跃起,在空中横身……他打算直接凌空抽射!

  这个球距离球门很近,安柯也可以直接扑到球,但是张俊这个样子如果他飞身扑出去,恐怕就会被一脚抽中自己的脸部。所以安柯条件反射般的也飞身横空出去,他同样把脚踢向了足球,两人就这么在空中对脚!

  安柯比张俊慢了半拍,所以这个球他注定碰不到了,除非他肯牺牲自己的脸……张俊比安柯提前抽到了足球,足球从安柯的身边飞进了球门!

  在那一刹那,两人就真仿佛是两把飞剑在空中拼了一下,当的一声,张俊获胜了。

  “Goooooooooooooooooooooooal!!!张俊!佛罗伦萨将比分扳平了!这也许是马加特听到最坏的消息了!不但让佛罗伦萨的总比分再次领先,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佛罗伦萨也有了一个客场进球!!现在比赛的主动权全部回到了佛罗伦萨手中!真是太戏剧性了,佛罗伦萨狂攻了那么久,谁也没有想到竟然用这种方式打破了拜仁的防守,张俊和安柯两人在空中的对脚堪称经典了,门将放弃了双手而改用脚去和本来就擅长使用脚的前锋对脚,后果可想而知……”

  就在解说员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张俊则跑向了摄像机,同时他在不停的挥手招呼凯尔过来:“来!来!过来!塞巴斯蒂安!!来啊!”凯尔指指自己,看见张俊点点头,他只好不明所以的跟着跑了过来。

  然后张俊拉着凯尔,在摄像机前面站定,双手合拢,就像抱着孩子轻轻摇晃一样,他摇摆起了双手!

  这是贝贝托发明的经典“摇篮曲”庆祝方式!

  “这是献给你孩子的,嘿嘿!”张俊兴奋的对凯尔笑道。凯尔除了感动,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其他队友也都明白了张俊的意思,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庆祝方式。他们也跑到两人旁边,站成一排,然后双手合拢,学着张俊的样子,摇了起来。

  项韬一边摇,一边嘟囔着:“我还是要给你儿子取名字……或者叫克鲁·凯尔也不错……”

  冷不防克鲁在后面踢了他一脚。

  ※※※

  虽然张俊这个动作让知道内情的人觉得很温馨,很感动。但是对于那些丝毫不知道凯尔要当爸爸了的人,则是觉得非常非常的奇怪。

  杨攀看着电视里面摇着摇篮还一脸兴奋的张俊,嘴巴就没有合拢过:“不……不会吧?难道他和苏菲已经……那啥了?难道张俊要当爸爸了?我靠,未婚先育啊!”

  卡卡也差点从床上跌下来:“我觉得……这事……嗯,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吧。等比赛结束的时候,我们打电话过去问问就清楚了。但是如果是真的……张俊这小子竟然敢瞒着我们就把事情给办了……不可饶恕!”

  ※※※

  远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苏菲当初一开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一红——她当然知道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她就觉得奇怪了:她可没有和张俊那个过,也不可能怀孕,张俊这个摇篮曲是做给谁看的呢?或者不是摇篮曲,只是自己理解错误了?

  苏菲的烦恼还没完,电视里面还在播放张俊进球的重放,这边她电话又响了,又是妈妈打来的。

  “喂,菲菲!你看了吗?张俊那个庆祝动作?你们不会已经……”妈妈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着急,虽然同意自己的女儿和张俊同居,但是也不代表女儿怀孕了,而做妈妈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是可以被原谅的。

  苏菲脸又红了:“妈!瞧你,想哪儿去了啊!我和他什么都没有呢,你不要瞎猜了。”

  “真的没有什么吗?妈是担心你啊,你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真怀孕了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呢……你最近有没有觉得恶心,想吐,喜欢吃酸的之类的反应啊?”妈妈神经兮兮的话,仿佛苏菲真的怀孕了一样。“还有啊,你和张俊做那个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安全啊?避孕套一定要记得戴……”

  苏菲的脸已经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了,这些她当然知道,但是被妈妈这样说出来,感觉还是蛮怪异的。

  “没有,真的没有啊,妈妈!”苏菲只有让自己的语气强硬起来,才能终止妈妈那无休止的唠叨,“我们现在还是分开房间睡的,他也很尊重我,从来没有强迫过我。所以妈妈你放心吧。再说了,如果真的……那个了,我们也不会不告诉你的。”苏菲说到这里,脸又红了。

  听见自己的女儿这么斩钉截铁的话,做妈妈的才算松了口气。“哦,没有就好,没有就好。虽然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孩子,但是我还是觉得稍微保守一点好。最起码这方面保守一点没什么坏处。啊,对了,光顾着说这个,比赛怎么样了?”

  苏菲这才有闲心瞄了一眼电视,比赛已经重新开始,被扳平的拜仁开始尝试反击,但是佛罗伦萨强大的攻势让他们的反击显得有些疲软——总是没法插到佛罗伦萨致命的地方。

  这个样子,算是张俊他们占优了吧?

  “嗯,比赛还在继续,张俊他们占优,进了一个球之后球队士气很高。”苏菲简要的介绍了一下场上情况。

  “那就好,我回去继续看了。最后说一句,菲菲啊,这种事情你自己要小心,呵呵!”妈妈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就跑了,苏菲缩在沙发里面脸却红的像朵花。

  她在想比赛结束之后,一定要第一时间给张俊打电话,问问那个庆祝动作是怎么一回事。

  ※※※

  好了,先把场外的事情抛在一旁,专心回到比赛中。正如苏菲对她妈妈讲的,总比分落后的拜仁想要把比分再次扳平,所以在重新开球之后组织了几次进攻。但是佛罗伦萨攻势正猛,完全压制住了拜仁的反击意图,仅有的几次反击都不痛不痒的。

  马加特再也坐不住了,他在场边划定的指挥区里面踱来踱去,还时不时的停下来一脸紧张的关注着场上形式。相反,上半场一脸阴沉的萨巴托现在倒和旁边的迪利维奥有说有笑的,让主场球迷看的牙痒。

  佛罗伦萨总比分领先,而且同样有了一个客场进球,这样就把拜仁的那个客场进球优势给抵消了,更何况比赛还没有结束,谁也不知道擅长进攻的佛罗伦萨会不会在剩下的时间里面再入一球。那样拜仁可真的就被逼上绝路了。马加特肯定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按照他的习惯,也不会因为现在总比分再次落后就孤注一掷的全力猛攻,他还会先稳固防守,然后再伺机反攻。

  安柯对此很愤怒,因为佛罗伦萨的进攻压力太大了,让他都有些吃不消了。

  张俊再次闪过拜仁的后卫,然后在禁区外面一脚远射,安柯飞身把足球扑出了底线。但他显得并不高兴,他跳起来对着场上的队友们挥舞着拳头:“盯紧人!盯紧人!!怎么可以让对方那么轻易的起脚射门!你们难道都是空气吗?!”情绪激动的安柯吼着吼着,就跪在地上愤怒的捶着地面,发泄他心中的不满。“他妈的!这是生死之战!你们给我打起点精神来!这是战争!不是游戏,不是!!”

  这个时候的安柯虽然没有卡恩那样的一头金发,但是他的样子仍然像极了一头咆哮的狮子。

  一分钟之后,佛罗伦萨卷土重来。这一次是克鲁把足球分到了左路的达夫脚下,达夫把足球高高吊向球门后点。

  张俊在后点插上,然后高高跃起,准备头球。他跳的太高了,几乎高出了那些后卫们半个身子,佛罗伦萨的支持者几乎已经认定这个球肯定会进了。

  与此同时,安柯也弃门出击,打算把足球打出去。两人再次在空中相遇……不,应该说相撞。

  张俊高高跃起,眼睛只盯着足球,根本没有考虑旁边的情况,他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想法:把球顶进去。

  而安柯一边扭头看着足球,一边向后点撤,然后也高高跃起,他同样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情况,他只有一个念头:把这球打出去,不能让它威胁球门。

  在禁区的人群中,这两个飞在空中的人非常显眼,他们是全场目光的焦点。

  安柯身高臂长,虽然张俊跳的比他高,他仍然抢先一步打到了足球——单拳将足球狠狠击出了禁区。

  可就在他击中足球的同时,他也额头也不偏不倚的撞在了张俊的肩膀上!就仿佛两架高速飞行的战斗机撞在了一起一样!

  足球蹦蹦跳跳的出了边线,但是安柯也失去了平衡,仰面朝天栽了下去。

  落地的张俊捂着自己的左肩,痛苦的趴在地上没再起来,而安柯却猛地跳了起来,吼叫着:“防守!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小心他们的射门!”结果队友们一个个都没有照他说的做,而是依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安柯正要发火,就见队长巴拉克走来,然后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示意他冷静下来:“你放心,这球出界了。所以你现在的任务不是防守对方的射门,而是下去接受治疗。”

  安柯这个时候才觉得脸颊上很热,用手一抹,一滩血!

  双方队医同时冲了上来,分别围住各自受伤的队员。

  马加特显得有些紧张,他对替补席上的替补门将伦辛格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去热身!热身!”

  看着伦辛格跌跌撞撞的脱了外套跑去热身,马加特重新把目光投向拜仁的门前。该死的,安可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啊,现在形势严峻,如果再突然让一个热身都没有做足的替补门将上去,我们可就等于举手投降了。

  另一边,球场上。风青扶住张俊,让他平趟在地上:“怎么样?感觉如何?”

  张俊皱着眉头说:“左肩疼……”

  风青捏了捏,然后拍拍张俊的胸口:“哈哈,放心,没伤到骨头。你小子幸运,是用肩膀撞上去的,不过如果你用头……我可就没有这么乐观了。现在虽然疼,但是休息一下,过会儿就好了。倒是那个用头撞上你肩膀的门将……我想可能就没有那么轻松咯。”说着,他还回头看了看就在他身后的一群人。

  安柯躺在地上,安静的让队医给他止血,然后包扎伤口。刚才队医给他说了,可以继续比赛,他就不吵了。只是现在安静了下来,反而让他脑袋感觉有些昏沉沉的,看上去什么都有些重影,他晃了晃头,结果正在给他包扎的队医停了下来:“怎么了,安?”

  “啊,没什么。你继续吧。”安柯又眨了眨眼,重影消失了,他的心也跟着放下了。

  张俊的肩膀让风青稍微按摩了几下,然后又喷了喷止痛剂,现在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了。当他看着安柯顶着被包的像粽子一样的头又重新站在门前时,他放心了,看来安柯也没什么事情。刚才真是太惊险了,他生怕给安柯撞出一个三长两短来。

  站在门前的安柯仿佛忘了刚才那猛烈的一撞,他发现张俊在看着自己,所以挑衅性的对张俊勾了勾手:Come on,baby!然后又用力捶捶自己的胸口:向这儿来,来!

  我靠!张俊攥紧了拳头,面对这种赤裸裸的宣战,他也没法沉住气。好啊,小子,我今天就和你卯上了!

  ※※※

  比赛在经过了短暂的暂停之后,又重新开始。张俊很快就获得了一次拿球的机会,但是他并没有分给接应他的范佩西,而是在带了两步之后选择了直接远射,这球毫无悬念的被安柯得到。

  安柯抱住足球向前冲出,虽然这次射门让他轻松得到,但是他显然不愿意就此放过拜仁的后卫们,他一手抱住足球,一手攥成拳头向队友们挥舞着:“怎么搞的?!怎么搞得?!刚刚又是看着他射门,却没有人上去盯防!你们要压上去,压上去啊!!别以为他不靠近禁区,就没法射门了!真他妈见鬼!”

  瞧他生龙活虎的样子,真让人难以相信他刚才还头部受创,血流满面。

  电视机前的杨攀笑了:“安柯还是老样子,卡卡,我看这次是张俊遇到麻烦了。”

  ※※※

  安柯骂完,才大脚把足球踢了出去,如果他再晚点,估计主裁判就要找上他了。

  张俊顺着足球的飞行路线向后望去,才发现这球安柯开的真远……

  足球被安柯一个大脚踢到了佛罗伦萨的后场,波多尔斯基飞快的插上,乌伊法鲁西迎球而上,打算跳起来把足球顶回去。但是他似乎在判断足球的落点上面出了一点问题。

  足球在地上反弹了一下,然后高高弹起,乌伊法鲁西跳起来却没有顶到足球!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冒顶失误!

  “该死!”萨巴托在场边看见这一幕之后只骂了这么一句——不是他不想骂,而是他已经来不及把剩下的脏话全部骂出来了。

  波多尔斯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到手的机会,他轻松穿过乌伊法鲁西的防守,然后把足球向前趟,直接面对出击的弗雷。

  这一次波多尔斯基没有让弗雷扑到他的脚下球,他在弗雷刚刚出击的时候,就一脚把足球挑起,吊进了空门。

  “G……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al!!!”解说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从安柯把足球大脚开出去,到波多尔斯基最终进球,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濡染,谁会想到刚才还守得很狼狈的拜仁转眼之间就能把比分扳平呢?但是看看波多尔斯基疯狂的扑向看台,猛烈的挥舞着拳头发泄,谁还能怀疑这不是真的呢?“拜仁慕尼黑主场领先,他们把总比分扳平了!这一下,双方都有一个客场进球,比分又都是2:1!形势变得更加有趣了!胜利的天平最终会倒向那边呢?现在我们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电视转播方想到这个球是安柯直接助攻的,所以应该给安柯一个特写镜头,没想到刚刚切过去,就正好拍到安柯跳在空中,飞起一脚踹上门柱的镜头,球门很明显的让他踹的直晃。踹完球门的他举起双拳,仰天长啸。这可不是刻意表演给谁看的,而是他内心感情的真正发泄。

  安柯在本赛季的冠军杯中,有了一次助攻这个数据统计。

  “……两个中后卫……都出现了失误。”萨巴托喃喃道。“今天真他妈的……倒霉!”

  “别气馁!别气馁!比赛还有十几分钟,我们还有机会扳平比分!”张俊拍着巴掌鼓舞士气。这个时候他需要站出来,做一个队长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安联球场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淹没了他的声音。

  ※※※

  丢球之后的佛罗伦萨不用萨巴托在场边大吼大叫,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进攻。除了进攻,他们没有别的法子。

  要给他们施加足够大的压力,把拜仁的防线从身体和心理上都彻底摧毁!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说好了要用胜利献给凯尔的孩子,我还要和李永乐在半决赛上交手,然后是决赛……我们要夺得冠军!怎么可以在这里就失败呢?

  张俊内心咆哮着,率领着佛罗伦萨对拜仁的防线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冲击。

  范佩西带球从后面插上,拜仁的一名球员上去阻挡他,他却把足球踢给了右边的克鲁。

  巴拉克打算阻止克鲁突破,但是克鲁却把足球直接用脚后跟磕给了在他左前方的张俊。张俊做了一个要射门的动作,卢西奥立刻到底铲截,试图阻挡张俊射出来的足球。不过这都只是假动作而已。张俊再次用脚后跟把足球磕向身后,而此时高速插上的范佩西刚好赶到。

  由于克鲁和张俊两次连续的脚后跟传球,彻底撕破了拜仁的防守,所以范佩西现在无人盯防!

  “射门!这是最好的机会!”看台上有佛罗伦萨球迷在高声叫喊着。

  安柯双手张开,重心下降,出击封堵角度。安柯的速度并不快,他不打算直接扑脚下球——在距离范佩西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这样作太危险了。他只打算封堵范佩西射门的角度,然后伺机把射门拿下。

  伊斯梅尔从另外一边赶过来,他飞身铲出,打算把范佩西的射门挡出底线。

  范佩西射门!

  远角!

  安柯判断正确,他横身向远门柱方向扑去!

  但是!

  足球在踢出之后,打在了伊斯梅尔伸出去的脚尖上,改变了方向,足球飞向近角!

  这真是令人意外,几乎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但是安柯的反应比电光火石还要快!

  他身体虽然扑向了远角,但是他的双腿还拖在后面,关键时刻,安柯放弃了用手扑球的做法,而是顺势把脚踢向足球……他踢中了!

  足球被他直接踢向了禁区外面!拜仁慕尼黑的一次危机解除!

  “啊!佛罗伦萨连续两次脚后跟传球令人叹为观止,最后的射门也非常棒,但是安柯的表现则是所有佛罗伦萨人心中的恶梦!这个上赛季德甲最佳门将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想要攻破他把守的球门,是不可能的!”

  “万岁!安!”拜仁的球迷们欢呼道。

  ※※※

  “现在……呃,我们该为谁加油?”卡卡看着电视里面特写出来的安柯和张俊喃喃自语道。

  ※※※

  李永乐狠狠砸了沙发扶手一拳,他本以为必进的球都能让这个安柯扑出去,让他心里很不爽。

  ※※※

  这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没有!

  张俊带球被卢西奥绊倒了,主裁判吹罚了一个门前二十三米的任意球。

  这个球当然是张俊来主罚了,他亲自把球摆好,然后后退两步。拜仁的人墙封住了近角,而安柯则站在球门中央,这样近角、远角他都能照顾到了。

  张俊这次选择了踢远角,所以他的踢球的时候力量很大,在追求球的弧度上还加上了速度,给门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这从张俊踢球的动作上就能够看出来,踢完球的他整个人是腾在空中的,就是因为踢球的力量大到已经可以被他身体带起来的地步了。

  足球本身具有非常强烈的旋转,而且速度还很快,直奔远角而去!

  安柯的动作似乎慢了一拍,也许是没有想到一向踢近角的张俊也会突然改踢远角,但是安柯的反应也依然快的惊人了。

  他直接原地发力蹬地跃出,然后双手尽量伸出,把足球拨了一下,让足球偏离了球门,直接飞出了底线。

  “漂亮!”解说员先是一声大吼,然后说道,“当然,也要为佛罗伦萨叹息一声,非常精彩的攻守。”

  看着安柯把自己的任意球扑出球门的瞬间,张俊痛苦的扯着头发。安柯今天吃药了吗?怎么这么猛?

  这个情况在安柯的师傅奥利弗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安柯是一个比赛型的门将,就是说他很容易在比赛中发疯,而且情况越对他不利,他的表现还就越好。一旦发起疯来,真的可以做到不让任何射门从他指间溜过去。

  安柯就算是把足球扑了出去,也依然没有改变那种准备随时再扑出去的姿势,他盯着张俊,呲着牙,就像一头野兽一样,喉咙里面发出“胡胡”的低吼声。

  还在挑衅吗?张俊看了看安柯,然后转身对队友们喊道:“快点!我们的角球!”喊完,他自己向角旗区跑去,拜仁一看他将要主罚角球,就知道佛罗伦萨肯定是要把足球传到禁区外面,然后让后插上的项韬远射。

  所以他们的防守注意力都放到了外面,虽然一个个人在禁区内,但是身体却都想绷紧了的弦,准备随时向禁区外面扑去。

  不过出乎他们的意料,张俊没有把足球传向禁区外面,而是门前,他想打拜仁的后卫们一个措手不及。

  安柯高高跃起,将张俊的球直接摘下,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被张俊骗到。他真的是已经进入状态了——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守住身后的球门。毫无杂念。

  “反击!反击!我们还要再进一个球!!”安柯大声吼着,把足球抛了出去。

  拜仁的反击非常快速,由于佛罗伦萨的后卫们大多数都上前准备争顶头球的机会,所以他们的后防显得很空虚。这是拜仁的机会。

  不过这次进攻最后失败在了弗雷手下。

  安柯的表现是世界级的,但是弗雷也不输于他。圣·克鲁斯的单刀被弗雷漂亮的瓦解。

  比赛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在逐步接近尾声。双方球员的体能都消耗的很快,萨巴托已经用了两个换人名额,加斯巴洛尼换下了已经跑不动的达夫,而帕齐尼也换下了体能消耗过大的范佩西。他没有换下同样跑不动了的张俊,因为这是关键比赛的关键时刻,只要他还想赢,就绝对不能换下张俊。换下队长和主力攻击手,就等于向对手举手投降了,这样的事情,疯子萨巴托干不来。

  “如果这个比分保持到终场,那么双方将不得不进行加时赛,如果加时赛依然打平,那就只有通过点球决战来分出胜负了。”比赛还没有结束,解说员已经在提前预告接下来的节目了。现在基本上观众都能看出来了,双方都没有太多的体力在最后几分钟之内发力,只能磨下去,等到比赛结束,然后获得短暂的休息时间,准备三十分钟的加时赛。冠军杯这样主客场淘汰制的比赛,决定胜负的首先先看双方比赛,也就是进球数,多的出线。但是如果双方比分相同,两个会合的总比分打成了平手,那么就要看客场进球数了。这是非常关键的,很多球队就是通过这个翻盘。客场进球多的球队将获得晋级的机会。而如果双方比分相同,客场进球数也相同,那么就只有通过加时赛或者点球来决出最后的胜利者了。这是最后才用的办法,也是最残酷的办法。

  虽然不愿意,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萨巴托更是留着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打算等到了加时赛的时候用。

  “好吧,好吧!快吹哨吧,你这个反应迟钝的主裁判!”萨巴托嘴里碎碎念着,“让我们的球员多休息一会儿,他们太累了……这场该死的四分之一决赛!”

  在他喋喋不休的诅咒声中,主裁判终于吹响了九十分钟结束的哨音。

  “好了!九十分钟的比赛已经结束了!稍事休息,我们将进入这场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的加时赛上半场!”

  ※※※

  电视里面抓紧时间放起了赞助商的广告,杨攀则和卡卡面面相觑:“真没想到,比赛会被拖入加时赛。”

  “拜仁一向顽强,只是佛罗伦萨也这么顽强让我有些没想到。”

  “杨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德国人会在加时赛淘汰佛罗伦萨……”卡卡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攀扑上去捂住了嘴。

  “乌鸦嘴!”

  ※※※

  加时赛很快开始,却也很快就结束了。上下半场加起来都只有三十分钟,上半场是佛罗伦萨围着拜仁的半场狂轰滥炸,不过由于安柯出色的发挥,佛罗伦萨十五分钟之后无功而返。下半场补充了体力的拜仁反过来围着佛罗伦萨狂轰滥炸,不过这次轮到弗雷的精彩表现了,他一眼让拜仁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双方的门将在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变成了场上的绝对主角。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这场四分之一比赛竟然会拖到最后的点球决战!”解说员大声叫道。“本来拥有德甲最佳门将的拜仁会有非常大的优势。但是这场比赛最后时刻弗雷的表现也让佛罗伦萨的球迷们看到了希望,现在鹿死谁手,将非常难说。”

  张俊喘着粗气坐在地上,萨巴托正在和迪利维奥商量点球决战的上场名单。他又看了看远处的拜仁那边,安柯正在接受队医的再次包扎,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受到头部出血的影响,情绪也很不错。张俊了解安柯,作为一个高水平的门将,不应该害怕点球。更别提这是门将大出风头的最好机会,安柯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自我展现的舞台。他的状态已经完全打出来了,结果真的……凶多吉少啊。

  再看看自己这方的门将,法国国家队的主力门将弗雷。和安柯现在表现完全相反,他一个人跪在地上,闭着眼睛默默无语,似乎在祈祷什么。

  ※※※

  安柯搂着格雷罗的脖子,然后对队友们大声叫道:“祈祷吧!向我祈祷!我会把你们带向胜利的彼岸!哈哈!!”

  所有人都知道安柯是在开玩笑,但是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对于踢球者来说,把足球踢进那么宽大的球门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门将来说,要在十二码的距离之内,守住对手飞速的射门,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了。因此门将的表现至关重要,如果们将可以连续扑出对方的射门,将会对对方的士气造成极坏的影响,而如果己队门将总是被对方洞穿,那么自己这边的士气也会低落。

  点球决战残酷的地方就在于:在经过了一百二十分钟全力奔跑的球员还需要站在这里接受心理上的严峻考验。

  但是神经大条如安柯的这种人,也许才可以有令人期待的表现哦。

  ※※※

  很快,双方的踢球员名单都被交了上去。佛罗伦萨这边作为球队的头号点球手、队长,张俊第一个主罚,接下来是稳健的后腰马斯切拉诺,克鲁,华金。最后一个踢球的和第一个踢的人一样重要,这个位置上安排的是体力比其他选手都要充沛的帕齐尼。

  而拜仁方面,第一个上场的自然也是队长巴拉克,然后是圣·克鲁斯,施魏因斯泰格,卢西奥,第五个出场的则是……出人意料的安柯!

  这份名单只有裁判们和各自球队的主教练知道,所以现在并没有人因为安柯要上去主罚点球而感到惊讶。

  点球是任何一支球队的必修课,何况这还是在淘汰赛制的比赛中,大多数球队都会在赛前做针对练习。所以每个主教练都没有多交待什么,只是让他们保持平常心上去踢就是了。

  解说员却仿佛还嫌气氛不够热一样,不停的提醒观众们点球决战的重要性和刺激性:“点球决战真是残酷!佛罗伦萨和拜仁表现的都非常棒,但是却一定要决出一支晋级的球队。点球决战是对球员们心理上的残酷考验,甚至有人提出了取消点球决战这种非人道的方法……当然,如果真的取消了,足球的魅力最起码就少了一半……”

  解说员的喋喋不休真的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苏菲现在就坐在沙发上,浑身发抖。她双手合什放在自己胸前,仿佛正在为佛罗伦萨祈祷一样。

  猜硬币的结果是佛罗伦萨先踢,这对于拜仁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第一个球的压力全都落在了佛罗伦萨这边,而佛罗伦萨的压力又全都落到了张俊肩膀上。

  他那比赛中被撞击过的肩膀能否承受的住呢?

  “加油,张俊!加油!”苏菲看着电视机里面那张脸喃喃道。

  张俊抱着足球,走进禁区,然后静静的把足球放在那个白点上,他摆放的很仔细。然后再真起身,看了看安柯,接着后退。退到他满意的地方才停下来,等着主裁判吹哨。

  安柯双臂没有像一半门将那样张开,以图给对方前锋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同时增加自己的防守面积。他扑点球的姿势有些特别,他双手自然下垂,放在自己的骻部,身体站得直直的,重心一点也没有降低下来。而一双眼睛,则死死盯住足球。他同样也在等主裁判吹哨。

  真没想到最后竟然要靠这个来决出胜负。张俊在心里摇头苦笑。不过他并不畏惧踢点球,他只是觉得比赛的结果出乎大多数的意料。

  好吧,点球就点球。反正他们也不是没练过,而且他从来都不担心自己的点球命中率。一个射门精准率高的惊人的前锋有什么理由害怕点球?

  拜仁的球员全部都站在中圈,他们互相搂在一起,紧张的看着前方球门。而佛罗伦萨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一个个球员或坐或站,一样看着球门。

  整个球场都安静了下来。

  “嘟!”

  张俊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助跑……

  安柯眼睛死死盯住了张俊的脚腕,他知道张俊左右脚都可以,但是踢点球这种事情,他还没有见张俊用左脚做过。一般来说,每个人踢点球的方式都不一样,但是还是有些规律是可以用来做参考的,因为大多数人无意识的都会按照那个规律来踢。

  这个从助跑的起点位置就可以看的出来,如果一个球员从球的左侧开始助跑,而且和球门的倾斜角几乎平行,那么很有可能这个球是射向门将的左边,也就是球门的右侧。而如果一个球员从球的左侧助跑,但是角度和球门线非常大,那么他射门将右侧,球门左边的几率就很大。如果球员从正对足球,和球门线成垂直的地方开始助跑,那么就两个方向都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勺子吊射。

  张俊助跑的时候是按照第一种规律进行的,所以安柯已经准备往自己的左侧扑出去了。而且他看见张俊的右脚在踢上足球之前一直都是向外撇的——这是要推右角的典型脚法!

  “小子,被我抓住了!”就在张俊踢中足球的一刹那,安柯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的左侧,球门的右边扑去!

  可是他却惊讶的看见张俊踢出来的足球是飞向球门正中央的,而且还是一个完美的……勺子!

  原来就在张俊踢上足球的一瞬间,他变推为搓,足球就乖乖的飞向了无人把守的中路。

  安柯想要阻止这个进球已经是不可能的,他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足球飞进了球门!

  佛罗伦萨一球领先!

  进球之后的张俊轻轻挥了挥拳头,开了一个好头。剩下的就交给其他四名队友了。而安柯则狠狠的锤了一下地,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让位给弗雷。

  弗雷在球门前站定,他采取了大多数门将都会摆出的姿势:重心放低,双手微张,眼睛死死盯住足球。

  巴拉克走上来把足球又重新摆放了一遍,他故意把这一系列动作做的很慢,就是要给弗雷足够大的心理压力。

  仿佛觉得不满意,巴拉克又重新摆了一遍,直到他觉得差不多了,才起身后退准备助跑。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门前的这两个人身上。

  巴拉克扭头看看主裁判,在等裁判的哨音。而弗雷则一直盯着足球,沉默不语。

  球场再次陷入一片寂静。

  “嘟!”

  巴拉克的助跑很快,他的长腿让他两步就迈到了球前,真是惊人的气势!接着他抡腿大力抽射!

  足球飞快的向球门左下角飞去,但是弗雷却比它更快!

  在巴拉克射门之前,弗雷就已经做出了判断——他提前一点扑向了现在的方向。

  马加特睁大了眼睛看着门前的一切,他看着巴拉克射门,看着弗雷扑向足球,然后再看着弗雷双掌把足球击了出去!

  “他扑住了!!”

  “嗷呜——!!!”佛罗伦萨的球迷们像狼一样吼道。

  苏菲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举起双臂高呼:“扑住了!!”

  佛罗伦萨的替补席和场上球员一起跳了起来,高举双臂欢呼。

  弗雷和安柯一样单膝跪地,狠狠的向下砸了一拳,不过他不是沮丧,而是兴奋。大家一直都在谈安柯,安柯这样,安柯那样,安柯又扑出来一脚射门,安柯……现在他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场比赛的不是安柯的个人秀。

  我弗雷一样是非常优秀的门将!

  射失点球的巴拉克面无表情的往回走,他的队友们谁也没有责怪他,只是无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这份压力要全队上下一起来承担,谁也不能临阵脱逃。

  点球决战第一轮结束,佛罗伦萨张俊射进,拜仁慕尼黑巴拉克的点球被弗雷扑出,现在佛罗伦萨1:0领先拜仁慕尼黑。

  第二轮先上去踢球的是佛罗伦萨稳健的后腰马斯切拉诺,此人射门功底也非常不错。现在压力转移到了安柯的身上,他必须扑出这个球,才能挽救球队的士气和命运。

  安柯重新站到了门前,紧紧手套,然后拳掌相碰,盯着上来踢球的马斯切拉诺。

  “阿根廷的小子,我以我爷爷的名义发誓……这个球你踢不进的!”

  

第二二七章 祈祷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