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三四章 她是我的

    大门无力的挂在门框上,已经被损坏了。而在门外,一个人正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冲了进来。

  “谁敢喝?我看谁敢喝下这杯酒!”人未到,声已至。

  所有人都被那声巨响和这声呵斥镇住了,一个个端着酒杯,诧异的看向大门。

  当那人从黑夜中跑进灯火通明的大厅时,第一个感到吃惊的竟是被约翰挽着的悠幽。

  因为破坏了大门,冲进来的人正是她的阿韬。

  “这个小子是谁?!”被人破坏了好事的悠成华非常愤怒,他向门外的保安们大声吼道。

  琼眼睛一亮,他终于赶来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冲进来的。不管怎么样,现在他终于来了。

  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几个保安扑了进来,然后奋力想要抓住项韬,把他拖离会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小子,打扰大家的兴致了!”悠成华连忙向所有人道歉,他是主人,自己的手下没有保护好会场,他自然要道歉。如果刚才闯进来的人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子,而是身携炸弹的恐怖分子呢?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眼看保安们入恶狼一般扑在了项韬身上,然后连拉带拽的想把他拉走,而他却拼命挣扎。

  被约翰挽着的悠幽猛地挣开了约翰的手,然后向保安们叫道:“放手!你们放开他!”

  保安们知道喊话的这位漂亮女子就是悠先生的宝贝女儿,她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命令,一个个自然松开了抓着项韬的双手。

  项韬整整自己被粗鲁的保安们抓乱的衣襟,然后看着面前的悠幽,身穿晚礼服的她美丽的就像天使。

  而悠幽看向他的眼神则很复杂,既有惊喜,也有忧伤。惊喜的是项韬竟然会放弃联赛,千里迢迢跑到加拿大来找她。伤的则是还是把项韬卷了进来。

  “为……为什么还是要来?”悠幽穿过人群,走到了项韬跟前。

  “傻瓜。”项韬笑了一下,“你是我的,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然后他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猛地将悠幽拉到自己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众人一种惊叹。

  “混帐!松开你的脏手!”悠成华怒喝道,对方是什么人,竟然敢轻薄他的女儿,那可是要嫁给特拉法家族的女儿!

  悠幽稍有惊诧,但是很快她就安心的依偎在了项韬肩膀上。这一动作看的约翰一惊。

  “我为什么要松开?她是我的女人。”项韬这话声音不大,不过由于大厅的回响,他的这话让所有人听了个明明白白。

  又是一阵惊叹声。估计已经不少人在心里感叹今天晚上来的值了,悠成华一直说自己的女儿纯洁的就像天使一样,言外之意就是还是一个处女,没想到特拉法家族这媳妇还没有过门就已经被戴了绿帽子。传出去,可真是天大的笑话和丑闻。

  果然,斯蒂芬·特拉法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而悠成华的脸色就只能用死了亲娘来形容了。

  本来悠幽的母亲,那个一身珠宝气的女人还打算让悠幽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那个混帐小子的谎话。不过看见悠幽红着脸依偎在项韬身边时,她什么都明白了。

  项韬也很满意周围人们的表现,尤其满意悠幽父母亲的表情。他打算趁热打铁,手上用力搂紧了悠幽,仿佛生怕被人抢走,他高声说道:“悠幽是我的女人,我今天来是向她求婚的,没想到岳父大人你安排的真好,请了这么多见证人。虽然我一个都不认识,不过我想肯定都是这渥太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吧。”在萨巴托手下踢球,经常见识萨巴托如何对付那些记者,项韬也学会了不少冷嘲热讽的本领。

  这番话说的悠成华恼羞成怒,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倒是他的老婆还冷静一些,听项韬说想要向自己的女儿求婚。“难道你就是悠幽说过那个男人?项韬?”

  旁边的人早就抑止不住的开始窃窃私语了,如果他们刚才没有听错的话,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说要向悠成华的女儿求婚?!这可真是更出人意料了。果然今天没有来错。

  “你凭什么向我的女儿求婚?”悠成华阴着脸说。他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太丢脸。

  “凭什么?我爱她,她爱我,还不够吗?”项韬嘴上说着,手上用力搂住了悠幽,他成心要让这个悠成华在众人面前出丑。

  悠成华放肆的大笑起来,他已经忘了什么身份,什么面子了,他现在就是想好好的嘲笑一番面前的这个臭小子。“我在听笑话吗?就凭你那虚无飘渺的爱,就想娶我的女儿?你在做梦吧,年轻人。”

  项韬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搞笑的人是你,中年大叔。有钱有势的你们花了大价钱把悠幽养大,只是希望她今天嫁给特拉法家族的公子,成为你商业计划里面的一个砝码,或者说一个明码标价的贸易品。我很想知道,悠幽在你心中,开价多少啊?”

  虽然人人都知道悠成华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特拉法家族是没安好心的,肯定另有所图。但是自己心里面知道,和被当众说出来,这个面子上还是很不一样的。

  比如,现在的悠成华脸上就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非常不自然。

  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出卖一切可以出卖的东西,商人本来就是如此。不过这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东西,所以在场很多人都不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一个个窃窃私语,或者高声谈论。话题都只有一个,谴责悠成华这种不把自己女儿当女儿看的行为。

  没有人会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展现自己的“正义感”。

  形势已经一面倒了。项韬发现原来这个悠成华的人缘不怎么好啊,这个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反而还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不说做人了,就是做商人,做到他这份上,也真够失败的了。难怪生意要亏损呢。

  悠成华觉得很无力,这种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一旦被所有人知道,他的名声也就毁了。谁还愿意和一个连自己女儿都爱的家伙做生意?他求助的看向一直没有发言的斯蒂芬·特拉法先生。他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对方了,也许斯蒂芬会看在悠幽是他们约翰未婚妻的关系上帮他摆平这事。

  一边的保安们感受到了老板的怒气,纷纷围拢了上来,企图抓住项韬。而一直依偎在项韬怀里的悠幽则猛地直起身,瞪着那些保安们。无声的威慑着他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项韬敢这么只身闯进来,就是凭他对悠幽的信任。他了解悠幽有多爱他,也了解在这个时候,悠幽绝对不会抛下他不管的。这一次,他赌对了。

  清脆的掌声在大厅里面响起来,所有人都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斯蒂芬·特拉法先生。

  “很棒,很棒!让我看了一出好戏。”斯蒂芬这个老头子终于发言了,不过一上来根本听不出他偏向哪边。“你干的漂亮,小子。”他看向项韬。

  没有人知道他是真心夸奖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还是讽刺。

  项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并没有放松警惕,

  “把你和Yoyo的关系告诉我,小子。”

  虽然对方一口一个“小子”让他很不舒服,但是项韬知道现在还不是和这个人作对的时候。他来的时候,稍微了解过这个特拉法家族,在当地是相当有势力的财团,和悠成华这种区区一个华人商会的副会长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悠幽是我的女朋友,在七年前就是了,如今也依然是。她早就是我的人了,你们谁也别想抢走。”

  斯蒂芬看着项韬那执着的目光,连忙摆手:“不不,这里没有人要抢走你的女朋友。我想我们和你之间有些误会,不错,我的儿子约翰确实很喜欢你的女朋友,不过那是因为他并不知道Yoyo心中还有深爱的人,作为父母的我们自然也不会知道。”他说着扭头看向悠成华,这事情悠成华确实没有对他说起过,现在他的脸色不好看,觉得自己受了欺骗,而悠成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虽然约翰很爱你的女朋友,不过我想爱是互相尊重的,我们尊重你对Yoyo小姐的爱,也尊重Yoyo小姐对你的爱……”

  悠成华已经在心里骂斯蒂芬家族十八代祖宗了,这个老狐狸这么说分明就是想借此机会甩手,一方面甩掉一个大麻烦,另一方面则还能显示自己的高尚。而本应该是和他联盟关系的自己则被彻底抛弃了。

  “不过……”斯蒂芬拖长了音说,这个不过让项韬心头一跳,也让悠成华内心转忧为喜:事情有了转机!

  “不过,我想爱情同样也是公平的。既然你爱Yoyo,而我的儿子也爱Yoyo。那么能不能允许你们之间来一个公平竞争,让Yoyo小姐自己来选择呢?毕竟她的幸福还需要靠自己来选择的。”

  悠成华内心一下凉到了底。悠幽还有什么好选择的?刚才她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她站在哪一边,现在还提议让她选择,分明是在做表面文章,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谢谢斯蒂芬伯伯。”作为当事人的悠幽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她撩了撩头发,然后对所有人微笑道,“我想我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直到现在,她抓着项韬手臂的手也没有松开,而她本人也没有离开项韬半步。

  “Yoyo!”约翰惊叫道,他向前迈了一步,伸出手想去拉悠幽,无奈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几步就能弥补的。

  悠幽单手挡在身前,这是一个拒绝的手势:“约翰,很对不起。虽然你也很优秀,不过我却不能爱你。我想以后你会碰见一个比我更优秀的女孩的,对不起……”悠幽依然微笑着说,那微笑和上次拒绝他邀请去滑雪时的微笑一模一样,礼貌,但拒人千里。

  项韬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他才不理会他人的想法呢,一把抓住悠幽,然后把脸扭过来,嘴唇就凑了上去。他要趁热打铁,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看看,他和悠幽之间的感情,绝对不是你们那几个臭钱就可以打破的。

  悠幽也不挣扎,不害羞,直接迎上了项韬的嘴,两人当众热吻起来。

  斯蒂芬也没想到项韬这么大胆,有些尴尬的笑道:“年轻就是好啊……既然这场订婚宴会不是为我们准备的,那么我们走吧。”他这话是说给特拉法家族人听的。

  约翰看着大厅中拥吻在一起的两人,心都碎了,他还从来没有问过悠幽呢,一直以来悠幽对保持着东方女性的矜持,从来没有满足过他拥吻的要求,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另外一个男人热吻在一起。而他的父亲不帮他说话,他不满的叫道:“爸爸!”

  “蠢货!你能争的过吗?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看,你能吗?”斯蒂芬压低声音在约翰耳边低吼道,“不能就别在这里给我们家族丢人现眼了!”

  他径直走了出去,而约翰在回头哀怨的看了一眼热吻中的两人之后,也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

  众人见主角之一已经走了,高潮也结束了,他们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纷纷散去。琼经过两人的时候,停下来看了看,他们正沉浸在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里面,并没有注意到她。

  “Yoyo,祝你们幸福。”这是今天所有人当中,唯一的真心祝福。

  当两人吻完才发现大厅里面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啊,竟然都散场了?我们也走吧。”项韬拉住了悠幽的手,那里清晰的传来炙热的温度。

  悠幽点点头,然后两人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门。项韬背着个包,悠幽提着有些长的礼服裙摆,旁边的保安一个都不敢上去阻拦,眼睁睁看着两人跑出大门,拦下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而房间里面的悠成华则无力的站在大厅当中,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精心准备的蛋糕就停在中央,却没有人动上一口。无数名贵的红酒开了就放在桌子上,酒杯里面的酒也一滴未动。那些鲜花彩带、气球更是讽刺的挂在一边,嘲笑着悠成华。

  还有那扇门,挂在门框上,晚风吹起,就吱吱嘎嘎的响个不停。

  “唉……”旁边的妻子轻轻叹了口气。

  二十五年的投资全部打水漂了。

  ※※※

  在商店里面换了一身衣服的悠幽和项韬正在机场等航班。项韬害怕那个斯蒂芬·特拉法反悔,也害怕悠成华找人来拦他们,于是当夜就要飞回意大利。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如果人家有心,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些狼狈啊。”项韬嘿嘿笑道,“刚才在你家那么有气势的,现在却不得不连夜出逃……”

  悠幽用嘴唇封住了项韬的嘴:“我愿意。”

  没了那么多限制的两人现在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粘在一起。

  一个长吻,分开的两人都还红着脸,不停的喘粗气。

  “以后我就粘着你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悠幽喘着粗气说。

  “你放心,这一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受够了离别……”上一次是在佛罗伦萨,上上次则是在中国四川,他项韬确实不想再有第三次和悠幽的分别了。

  两人正在低头说着甜言蜜语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一群穿着黑西服,戴着墨镜,看起来很拽的人站到了他们身前。

  当项韬发现不对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斯蒂芬那个老不死的还是反悔了!

  “你们要干什么?!”项韬并不惊慌,他低声问道,同时把悠幽挡在了身后。

  “请问两位是要去佛罗伦萨吗?”打头的黑西服问道,标准的英语,所有人都听得懂。

  项韬点点头,但让人没有放松警惕。

  “我们老板想邀请两位同行。”

  项韬扭头看看这几个人,打死他都不相信,邀请人也需要抬出这种黑社会一样的人来请。

  看着项韬充满了敌意的眼神,领头的人笑了笑。项韬千真万确的看见那个人笑了,这个笑容太突兀了,让他一寒。

  一阵掌声在黑衣人身后响起。然后一个各自不高,穿戴也很普通的年轻人走了上来。

  “我看到了一场好戏。”

  项韬大吃一惊,来者他不可能不认识的,因为那是他们的总老板。他们叫萨巴托为“老板”那是开玩笑的成分更大。但是眼前这个人他们如果叫“老板”,那绝对是真心真意的,没有半点玩笑之心。

  任煜地被一群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围着,项韬却不敢笑。因为任煜地在他们这些普通球员眼中,是非常严厉的人。可任煜地此时却在笑,笑意很浓,他看见了项韬眼里的惊讶:“走吧,我们登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路上说吧。”

  见悠幽还一脸惊讶,任煜地对她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实际上我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你的男友可以作证。”

  这个时候,项韬看见了那种熟悉的笑容,就像他在萨巴托脸上看到的一样。

  ※※※

  坐在任煜地豪华的私人专机里面,就算是悠幽这样见过大场面的人也有些不习惯。因为她见自己的男友在和这个几乎与他同龄的年轻老板坐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对方脸上如何微笑,他也有些紧张。

  任煜地看看悠幽,又笑了——今天可能是项韬见过任煜地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干嘛,一个个这么紧张的样子,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你们在宴会上表现的那么勇敢,怎么在自己人面前反而拘谨起来了?”

  “宴会?!”悠幽惊叫起来,“你也在会场?”

  任煜地坏笑着点点头:“真不巧,我是特拉法家族的贸易伙伴。斯蒂芬那个死老头子本来让我去见证他宝贝儿子的订婚仪式,没想到我却看到了一出好戏,就像《毕业生》一样的好戏。”

  悠幽的脸红了,当着那么多人接吻她没有丝毫害羞的,现在却感觉到不好意思了。

  “你们放心,特拉法家不会再找你们什么麻烦了。不过,我打算问问你们以后的打算。悠幽,你离开了自己的家,真的不想再回去了吗?”

  悠幽摇摇头:“那个不算我的家,随便一家旅馆都差不多吧。”

  任煜地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大学研究生课程还有一个学期才毕业。”

  “那个不要紧,我只剩最后的毕业设计了,我可以通过网络和导师交流联系。我和阿韬在佛罗伦萨呆下来。我很喜欢这个城市,因为很美。”

  任煜地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苏菲也这么说过,她之所以喜欢佛罗伦萨,因为这个城市很美。看来女孩子在有些地方是有相当默契的认知。

  不知道张俊当初在面对那么多邀请的时候选择佛罗伦萨,是否也是因为这个城市很美呢?

  项韬见任煜地把脸朝向他,他便知道老板要问什么:“我打算等悠幽毕业之后,和她结婚。”

  “今年夏天,世界杯之后吗?”

  “嗯。”

  “那好吧,先提前祝福你们白头到老。”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结婚了,自己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呢。为了家族的事业,为了他的理想,他这一路上放弃了多少普通人的东西啊。

  任煜地起身,独自走回了属于他的一个小隔间,留下一个私密的空间给那对幸福的,正在憧憬未来的恋人。

  ※※※

  当项韬把悠幽正式介绍给他的队友们时,一个个单身色狼都留着口水赞叹悠幽的美貌。而萨巴托则一把将项韬拉过去问一些让项韬哭笑不得的问题:“有没有掀桌子?有没有动拳头?有没有见红?有没有让女士尖叫,男士难堪?有没有惊动媒体和警察?”

  当听到项韬大部分否定的回答后,萨巴托显得非常失望。项韬却看的心里一寒,敢情萨巴托放他出去是想看动作片的啊。

  虽然项韬只用了一轮联赛的时间就回来了,但是教练组考虑到他这几天根本没有进行过训练,而且飞来飞去的,体能也受到了很大影响,状态不佳,于是圣诞节前的最后一轮联赛也没有让他进入大名单。

  联赛第十七轮,佛罗伦萨主场迎战巴勒莫。萨巴托排出了项韬不在的时候所排出的阵型352。

  项韬和悠幽在看台上面看完了正常比赛,莫伦特斯和帕齐尼一人一球,让球队2:0战胜了巴勒莫。

  这里面有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自从苏菲回来之后,张俊就一直没有进过球了,而且从项韬看的这场比赛来说,他的状态也有些不好。

  从上一轮开始就显现出来这个问题了,不过还没有多少人注意。不过这一轮联赛,张俊表现依旧,就不得不让有些人开始嘀咕了。

  幸好马上就是冬歇期了,这个讨论也没有形成任何气候。

  而接下来的这个圣诞节,因为有了项韬和悠幽,过的非常热闹。

  张俊自然又是感慨一年一年,光阴如流水。转眼着他们就跨入了2010年的门槛。

  而这个冬歇期,除了在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状态失常,也不都是坏事。对于张俊来说,经过他自己在球场上的努力打拼,实力和名气的提升,以及华芳在背后帮他积极联系,策划。他终于有了一款专门属于自己的球鞋。

  但凡足球和篮球运动中成功的人,都会拥有一款专属于自己的球鞋。比如篮球中最著名的迈克尔·乔丹的“乔丹”系列,文森·卡特、艾弗森。足球中的罗纳尔多“R9”系列,贝克汉姆……等等,他们的球鞋除了比一般的球鞋更好,更舒适之外,都还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图案花纹标示,以及会在球鞋上面绣上拥有者的姓名。

  耐克公司专门为张俊研发的这款球鞋,充分考虑到了张俊的技术特点和需求。球鞋非常轻盈,拿在手上几乎感觉不到明显的重量,这种轻盈可以让张俊的冲刺速度比一般人更快,在同样的一秒时间之内,它可以让张俊比其他人多跑出三十五厘米。可千万别小看这三十五厘米,一个足球的直径也就是三十厘米,这个就意味着张俊会比后卫更早触到足球,更快的射门,更快的盘球通过防线。

  另外,鞋型也非常贴合张俊的脚,这让他在射门以及踢任意球的时候,增加了准确性。

  同时,让这双鞋倍受瞩目的还有它的外观,暗红色的主色调上面,绣着一条金色的中国龙,龙头正好在鞋头处,整双鞋看上去极富流线感和视觉冲击力。

  而且这双鞋也有一个非常贴切,非常中国化的名字——龙。

  除了专门为张俊提供使用之外,这款足球鞋还将面对世界所有球迷和消费者出售。唯一不同的是,只有为张俊特别定制的“龙”的鞋舌上面绣有张俊的名字,以及他的号码11。

  由于是第一代,所以名字后面有一个罗马数字:龙Ⅰ。

  冬歇期的时候,张俊在米兰出席了耐克公司为“龙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并且当场试穿,表演起他的足球技巧。

  看的出来他对于自己的专属球鞋爱不释手,一个劲的夸奖着这款个性鲜明的球鞋。

  而他也是中国男足球员里面,第一个享受到这种待遇的人。

  中国媒体也纷纷祝愿,这款全新的球鞋会给张俊带来好的运气,好的状态。

  ※※※

  苏菲圣诞节回来之后,暂时不会再走了,她要一直呆到春节完,这段时间她就是整理走过的地方所写下来的日记和拍摄的照片,然后和华芳一起联系出书的事情。另外,这次一出就是两本,一本是苏菲的游记,一本则是苏菲给张俊拍的写真集。

  这算是华芳挖掘这对夫妻的商业价值的最好体现。既然苏菲和张俊朝夕相处,拍了那么多外人看不到的照片,为什么不拿出来出版成书卖,随着张俊名声的增长,他的生活一定有很多人想了解。

  本来张俊是不愿意曝光自己生活的,不过后来苏菲出书稿费捐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废话一下:前几天看见有人在书评区里面抱怨苏菲没有把稿费捐给希望工程,而是捐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让他很失望,说什么中国比欧洲更需要照顾。我想说的是,我让苏菲和张俊捐款给儿童基金会,就没有想欧洲,我脑子里面似乎只有非洲的儿童更需要照顾。何况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面向的是全世界,不要以为总部设在纽约,就只面向发达地区的儿童。这里不涉及任何爱国不爱国的问题,全世界需要帮助的儿童是不分国籍的),让他有些触动。于是他决定出版这本写真集,同时全部收入统统捐给联合国基金会。

  反正他和苏菲也是公众人物了,与其让那些狗仔队添油加醋的来曝光,不如自己把真实的一面公布出来。让所有人看看:这就是张俊。

  所以这本书的名字就叫——《瞧,这就是张俊》。

  这本书不光有苏菲给张俊拍的照片,在书中“学生年华”一部分,大多数都是他已逝的父亲留下来的照片,以及一小部分从陈华峰那儿借来的照片。

  可以说,全都是压箱底的珍贵照片和资料了。

  而让苏菲一直要呆到春节的原因,除了要整理出书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苏菲的爸爸妈妈和张俊的妈妈都要来佛罗伦萨这边过春节。这个春节将会非常非常热闹。

  ※※※

  虽然冬歇期都是好消息,不过冬歇期之后的第一轮联赛,张俊穿着全新的战靴,表现仍然没法让人满意。

  佛罗伦萨虽然赢了球,不过张俊却在比赛七十分钟就被换了下去。

  张俊的表现,让不少人都产生了怀疑和不好的预感。

  就连他们的对手都表示了关心。

  报纸上都是关于张俊状态莫名低迷的猜测,甚至有大胆的媒体已经猜测了张俊可能和萨巴托闹出了矛盾,或者是感情生活方面的问题。比如苏菲一出去就是半个赛季,让他很不爽,两人天天吵架……云云。

  一个个说的煞有其事的。

  不过杨攀可不信这些狗屁东西,他要想知道真相很简单。

  他抓起了手边的电话,然后拨通了张俊的号码。

  “啊!小攀攀,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张俊捏着嗓子开杨攀开玩笑。

  一声“小攀攀”果然叫得杨攀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靠,警告你不许这么叫,我连刚出生喝的第一口奶都要吐出来了。”杨攀干呕到。“我打电话给你自然是有事情啊,没事情鬼才懒得理你呢。”

  “太绝情了……”张俊“哀怨”道。

  “咳!”杨攀咳嗽了一声。“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对于我来说也许还可以算是一个好消息——你最近状态怎么那么低迷?”

  张俊听见杨攀这么一问,然后神情古怪的看向依偎在他怀里的苏菲。苏菲也抬头看着他,轻声问:“他说什么了?”

  “喂,杨攀,你一定想要知道为什么吗?”张俊没有回答苏菲,而是反问回杨攀。

  “废话,否则我给你打电话给什么?有这时间我不如去和依蓝叉叉……哎哟!”电话那边出来了一声呻吟,张俊估计杨攀百分之一百的被依蓝掐到哪儿了。

  张俊开心的笑着,他和杨攀现在的关系已经不需要互相说着那些狗血的肉麻台词了。

  “嗯,杨攀。你知道,我喜欢的前锋很多,不过其中有一个人最特殊。你知道是谁吗?”

  杨攀按住了依蓝那不老实的手,然后在回忆里面搜索,不过半天,一无所获。“谁?”

  “巴西‘独狼’,罗马里奥。”

  “哦,是他啊……”杨攀恍然大悟,张俊确实有好几次对他提起过这个已经退役了的球星。他们当时在埃因霍温参加飞利浦的活动时,还亲眼看见过罗马里奥的表演。张俊始终认为,在禁区那一亩三分地里面,就是他最尊敬的巴斯滕都不是罗马里奥的对手。无论是瞬间摆脱对手的加速度,还是处理球的技巧,亦或门前抢点的冷静,都是天下无敌的。真正的“禁区之王”。后来有人把曼联的范尼斯特鲁伊比作新的“禁区之王”,但是杨攀想说的是,那个大个子只是因为进球多在禁区才被那么称呼的,实际上他差远了。

  “他可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啊。你提他干什么?”

  “罗马里奥有一句名言,你应当记得吧?”

  “什么?”

  “赛前性生活,有助于进球……啊!”张俊一声惨叫,他也被身边的苏菲掐到了腰。

  杨攀听见张俊的前一句话,顿时石化。

  “所以呢,我最近状态不好,其实是跟那个太多了有关系……”张俊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苏菲还在一旁不停的掐他,为了不在杨攀面前丢脸,张俊闭着口,就是不叫,倒是一个劲的哼哼。

  杨攀还没从震惊里面回过神来,他有些结巴的反问:“你……你的意思是、是说你状态不好和足球无关,纯粹、纯粹是因为性生活太多的原因?”

  “呃……可以这么说。”事实如此,但是张俊也不好直接点头称是啊,否则他面子何在?

  “我、我靠!败给你了!那么多对手争先恐后的想在球场上打败你,就连我们的主教练巴斯滕都成天在为怎么彻底冻结你而伤脑筋。没想到,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只是因为和苏菲圈圈叉叉就表现的这么不济!啊,真替那些把你视为人生最大对手的人感到悲哀……”

  “嘿嘿。不过我现在已经彻底不相信罗马里奥那个老色狼的话了……”

  “肯定不能相信啊!”杨攀吼道,“我在赛前一到两天都要禁欲的,罗马里奥那样的怪物这世界上只要一个就好了。你这个笨蛋!”

  被杨攀教训了的张俊低着头,没有反驳。当时想试验罗马里奥那个言论只是出于好玩,没想到一旦陷入苏菲的温柔乡里面,他就玩的收不住了。结果导致最近几轮表现都不好。

  可是,能好的了吗?成天就像一根空心萝卜一样,下盘都是虚的,还怎么带球、突破、射门、和对方后卫对抗?

  “靠!既然你没有什么事情,我也就放心了。”杨攀挂了电话,然后张俊低头看着苏菲,苏菲对他笑道:“瞧瞧,被教训了吧?”

  张俊瞪了一眼苏菲,刚才她掐自己掐的好爽啊……

  “哼哼!刚才打电话不和你一般见识,现在可由不得你了!”张俊猛地拦腰将苏菲抱在空中。苏菲惊叫了一声,然后双手就紧紧搂住了这个男人,红着脸任由他把自己抱进了卧室……

  ※※※

  正在外界还在乱猜张俊为什么状态突然低迷起来的时候,意大利杯赛上,张俊替补出场,最后二十分钟完成了两个进球,淘汰了第四轮的对手,意甲球队拉齐奥。

  然后,接下来的联赛,一月十五日,联赛第十九轮,佛罗伦萨客场3:1战胜恩波利,张俊有一球入帐。

  一月十九日,联赛第二十轮,佛罗伦萨主场5:0狂胜卡利亚里,张俊梅开二度。

  他的进球数已经打到了惊人的二十个。距离三十个只差十个,在联赛还剩一半的情况下,这个数字对于张俊和他的拥趸们来说,轻松的很呢。而他已经代表佛罗伦萨,在意甲联赛里面射进了九十四个进球,一百个进球的大关近在咫尺!有些前锋穷尽一生,也没有办法为自己效力的球队打进一百个联赛入球,而张俊完成这一切却只需要四个赛季。

  于是,在一月份过去的时候,媒体们又开始毫不负责任的开始猜测为什么张俊突然开始爆发了,以及他到底哪一轮联赛会完成百球表演,到时候那个倒霉的,或者说荣幸的对手又会是谁……

  

第二三四章 她是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