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赛前

    2002年10月10日,清晨5:40,窗外的天还是灰蒙蒙的,张俊已经醒了过来,他翻了几次身,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再次睡着,只好起床穿好衣服,去楼下洗漱了。

  洗漱完毕,他没有立即回到楼上房间中去,而是在没开灯的客厅中站了一会儿,天蒙蒙亮,不用开灯已经可以看得清楚屋内的摆设了。张俊在宽敞的客厅中稍稍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才上楼去。

  推开房门,却发现杨攀也坐在身边,面向窗户,背对他。

  “咦?你怎么也不睡了?离集合时间还早得很呢!”张俊有些惊讶。

  “睡不着……”杨攀嘟囔了一句。

  “睡不着?”张俊把门关上,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屋中稍微亮了点。“你不会是紧张了吧?”

  “屁!都是被你吵醒的!”

  “我?”张俊想想自己从起床穿衣到出门都像个贼一样蹑手蹑脚的,“嘿嘿!”他看着杨攀咧嘴笑了。

  “笑什么?”杨攀被张俊笑得有点心虚了。

  “我一直以为你要么是太迟钝了,要么是太冷静了,原来你也和我一样是个正常人啊,一样紧张,哈哈!”

  “胡扯!我哪儿紧张了?都是被你吵醒的……”杨攀慌忙跳起来,出门去洗漱了。

  张俊看着没关上的门,不停地笑着。原来一向沉稳的杨攀也会紧张,和自己一样。一直还以为自己和别人不同呢,现在放心了。不知怎地,张俊竟发现自己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难道是知道了杨攀也紧张,心理平衡了?如果真是这样子,那他自己的心里还真有点……

  张俊笑着挠挠头,转身去擦他的鞋子了。

  由于是客场,球队要先在俱乐部集合,然后再乘坐球队的大巴去埃因霍温。荷兰是一个很小的国家,面积41526平方公里,开车从北到南也只需要三个半小时,因此很多球队打客场都会在比赛当天坐车去参赛,比赛后在当天返回,可以节省一天的时间,对于那些财力并不雄厚的的小俱乐部来说,也可以省不少钱。

  从沃伦达姆到埃因霍温,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窗外景色秀丽,张俊一路上倒也没觉得无聊,都说荷兰风景不错,但是张俊来荷兰已经快两个月了,却没有机会出去看看,每天都是训练,训练,学习,学习。如果苏菲问起对荷兰的感觉如何,他都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现在好了,最起码可以在客场比赛的途中趁机欣赏一下,以后苏菲问起了也好应付应付。时间就在他欣赏美景的时候悄悄过去了。

  杨攀还和从前一样,仍然戴着耳机,闭着眼睛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东西不感兴趣。

  当大巴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整,球队一下车,稍事休息就被安排去吃午餐。在休息两个小时后,埃因霍温与沃伦达姆的比赛,就将在飞利浦体育场打响。这场比赛被荷兰国家电视台体育频道选为全国直播的比赛,因此为了照顾转播,比赛被提到了中午。好在荷兰今天微风拂面,阴转多云,大中午的也不用担心气温过高,太阳过毒的问题了。

  中午的饭菜主要是补充能量的,量并不多。球员在比赛前的那一餐不能吃得太饱了,吃得太饱会使血液粘稠,循环能力减弱,导致肌肉无力,并且会降低球员在场上的精神注意力。

  吃过饭,全体队员在饭店中短暂休息,他们要午休,否则中午的比赛很容易疲劳也很容易受伤。张俊和杨攀早上起得太早,这个时候也确实困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但教练是没有权力去休息的,阿德里安塞和斯特尔继续研究埃因霍温。尽管他已经研究了一个星期了,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在找多些对方的破绽出来。

  从埃因霍温自己公布的首发名单来看,他们延续了上一场5:0大比分战胜罗达(Breda)的主力阵容。很多教练在赢球后都不会随意更换主力阵容的,希丁克(Guus Hiddink)也是如此,除非他手中有曼联,AC米兰那样人才济济的庞大阵容。

  主力门将是31岁沃特雷斯(Waterreus),3次入选荷兰队,判断准确,位置感极强,反映敏捷,是荷兰联赛中最好的门将。在前几场比赛中表现稳健,六轮过去,只失两球,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

  中后卫是2号姆巴(Bouma),24岁,荷兰国脚,速度非常快,善于在高速带球中过人,爆发力好,体能好。

  霍夫兰德(Hofland),23岁,荷兰国脚,又是一个欧洲豪门争夺的目标。

  右后卫奥耶(Ooijer),28岁,荷兰国脚,活动在右路,技术非常好,盘带一流,传中球落点好,但爆发力欠缺。

  左后卫李荣杓(Lee Young-Pyo),25岁,韩国国脚,亚洲最好的左后卫,身体不强壮,但十分灵活,跑不死,作风顽强,不过传中球质量不高。希丁克入主飞利浦球场,也为这里带来了韩国人。李荣杓凭借在韩日世界杯上的优秀表现,深得希丁克的青睐,他本人也确实有实力,在新赛季,短短两个月内便受到球迷的喜爱和队友们的信任,现在已经基本坐稳了主力替补的位置。因为上一轮,队中的主力中卫法布尔(Faber)因伤这场比赛不能上,另外两个中卫,一个状态不好,一个也受了点伤,本来的左后卫姆巴只好被调为中卫,看这个安排,希丁克似乎有些轻敌了。

  中场方面还有一个韩国人首发,他就是年轻的韩国国脚朴智星(Park Ji-Sung),21岁,韩国国脚,在右路活动,奔跑积极,十分灵活。他也因为在韩国国家队的出色表现而博得了希丁克的喜爱,被带到了荷兰。上一轮联赛他助攻两个球,也逐渐获得了更多的上场机会。

  范·博梅尔(Van Bommel),25岁,荷兰国脚,队长,球队进攻策划者,自己得分能力强。

  罗梅达尔(Rommedahl),25岁,丹麦国脚,右边锋,速度快,爆发力强,但技术一般。

  沃加尔(Vogel),25岁,瑞士国脚,中场工兵,作风勇猛,体能好,爆发力强,但技术一般。

  前锋中,最最危险的就是南斯拉夫球员凯日曼(Kezman),23岁,南斯拉夫国脚--另一个PSV培养出来的范尼,在2002到2003赛季打进了38个入球,去豪门只是时间问题。他延续了他的高进球率,上一场比赛,更是上演了帽子戏法,是“屠杀”罗达的头号“凶手”,这个南斯拉夫的前锋冲击力极强,他的脚下技术非常出色。在荷超,他是头号射手,令所有后卫和门将恐怖的人物。

  与凯日曼搭档的是海塞林克(Hesselink),24岁,两次入选荷兰队,位置感好,善于为同伴做球,头球很厉害。

  阿德里安塞实在是无法从里面再看出什么了。三条线上都有明星球员,实力平均,发挥稳定,上一轮又是大胜,再加上主场作战,气势大盛。希丁克同样是个高手,他从韩国回来后,把韩国人那种永不言败的拼搏精神灌输到了埃因霍温,使这支老牌强队更加富有侵略性。

  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奇迹发生吧,否则是不可能赢球的。虽说足球是圆的,但在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足球也成了三角形--最稳固的一种形状。

  不过,对方强大,并不是自己可以束手待毙的借口,阿德里安塞好歹也是在职业足球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帅了,没有本事也不可能有那些曾经辉煌的经历。

  面对强队,弱队最好的方法是防守反击,用铁桶阵把对手逼出禁区。并且他的这个防反不是缩在禁区里消极防反,他在中场安排了四名队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在中场就开始展开抢截,力争把对方对自家球门的威胁降到最小,并抓住对方的一切失误和机会打反击,并不一定可以破门,只要能让对方后卫有所顾忌,不敢随便压上就行了。

  自己的前锋把握机会的能力实在是差劲,这场球的目标也就是保平了。能从埃因霍温的主场拿回一分都可以算是大爆冷门了。

  阿德里安塞终于把首发名单确定下来了,他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便叫斯特尔去叫队员们上车。

  张俊抓紧时间洗了把脸,跟着队友上了车。

  大巴关上门,向飞利浦体育场缓缓开去。

  一场恶战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尽管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但飞利浦体育场已经开门迎客了。球迷们自发的排队检票入场,他们不断高唱着赞扬埃因霍温的歌曲,并挥舞着手中的旗帜和围巾。

  李延和他朋友汪华也在其中,李延只是不断地东张西望,汪华则跟着其他人一起高唱歌曲,果然是一个铁杆埃因霍温球迷。

  因为面对的是联赛最后一名,所有球迷都坚信埃因霍温会取得胜利,问题仅仅是赢几个球,他们兴奋地谈论起即将进行的比赛。

  李延东张西望下却发现了客队的球迷,在庞大的红白剑条衫中,他们的橙黄色几乎要被淹没了,他们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一百来人,举着沃伦达姆的队旗进场,就连他们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似乎也在为球队的命运担心。李延并不了解沃伦达姆,只知道是一支目前积分垫底的球队。但现在,他却突然对沃伦达姆感起兴趣来,也许是同情弱者的心理吧,还有一点和朋友对着干的心理,谁叫他昨天晚上奚落他的?既然汪华支持埃因霍温,那么他就坚定不移地支持沃伦达姆吧。

  埃因霍温的飞利浦体育场,张俊、杨攀对于它一点都不陌生,两个半月前,他们还来这里参加“球场开放日”的活动,在这里目睹了罗马里奥的精彩表演。

  张俊日后不得不承认,他和这个球场非常有缘,自己现场看的第一场欧洲职业足球比赛便是在这里,自己所参加的第一场欧洲职业足球联赛也是在这里。埃因霍温的飞利浦体育场对于他来说,便意味着起点,他从这里踏上第一步。

  赛前,双方球队在球场上热身二十分钟,张俊和杨攀也上去感受了一下。球队在助理教练斯特尔的带领下完成各种热身动作,张、杨两人也一直在队列中。

  沃伦达姆的热身球门正好在沃伦达姆球迷的看台下,因此他们赢得了不少掌声,队员们表现的很积极,并没有因为面对强队就自暴自弃。

  尽管沃伦达姆也在场上热身,但除了自己的球迷,所有人都忽视了他们的存在,全场近三万球迷高唱赞歌,为希丁克的球队打气。希丁克也似乎没有把弱小的对手放在眼里,相比起来,埃因霍温是大象,而沃伦达姆只不过是一只可怜的蚂蚁。

  热身结束后,双方进入各自的更衣室做最后的准备。

  希丁克在前一天就把该说的都说了,战术板上也画的乱七八糟,因此他只是对所有队员说了一句:“开场十分钟击垮他们,然后把比赛节奏牢牢控制在我们手上。”

  而阿德里安塞则在忙着向队员们说明自己的战术布置。“这场比赛,布里吉(Bridji)和科泽尔(Keizer)组成双后腰,胡斯曼(Huisman)、霍尔维金(Holwijn)、路易林克(Luirink),你们三个人中后卫,巴特雷(Bartele)你还是左边,雷弗朗(Leeflang)你打右后卫。赫维尔(Heuvel)还是左边前卫,法利亚(Faria)你也还是右边前卫。前面的前锋还是奥楚(Ouichou)。巴耶斯(Buys)你先不要上,没有前腰了。我们撤掉前腰就是希望大家在中场积极拼抢,争取让对方远离球门。踢的野蛮点,不要怕犯规,面对埃因霍温还想踢技术足球最后只会丢尽颜面!”

  尽管张俊和杨攀没有上场,但是王伯还是飞快地为他们同步翻译着,相比两个少年,他反而更激动些。

  “布里吉,你的跑动范围大,在科泽尔的身后多照顾照顾,你们两个人一前一后把中场的中间守住,逼迫对方把球向两边转。科泽尔,随时注意对方的队长,6号范·博梅尔,他的插上得分能力非常强,如果他上来,你就贴上去,盯住他,不要让他有轻易起脚的机会。对方两个前锋都是头球很好的强力中锋,希丁克这样安排估计是想用强力中锋一上来就冲垮我们,中卫要加倍小心。”

  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阿德里安塞看看已经被画的面目全非的战术板,挥了挥手,“去吧!”

  两队首发十一人在通道中排成两列,由三名裁判牵头,鱼贯走出了通道。球场内的分贝顿时扩大了一倍有余,同时,现场播音员开始为观众们介绍双方出场人员名单。当念到主队队员时,每一个名字都能引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狂喊欢呼。而送给客队的则是杂乱无章的呐喊--不要以为这是他们对客队的不满,他们根本不在乎客队的对手姓甚名谁,这些呐喊仍然是送给主队的。如果是阿贾克斯(Ajax),或者费耶诺德(Feyenoord)来了,至少还有巨大的嘘声,而沃伦达姆连被嘘的资格都没有。

  当主力队员上场时,其他替补队员则坐在替补席上,张俊、杨攀挨着巴耶斯坐在一起。他们的另一边是翻译王伯。

  球迷的呐喊声很快平复下来,双方队员按各自阵型站好,凯日曼和搭档海塞林克站在中圈内,等待着开球。

  裁判一声哨响,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球迷欢呼声,凯日曼在这欢呼声中把球踢给海塞林克,自己飞快向前跑去,海塞林克则把球回传给队长范·博梅尔。

  比赛开始了!

  

第二十九章 赛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