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首战首球

    可以说这场比赛阿德里安塞的战术还是制定的很正确的,用中后场的人数优势和积极的拼抢,来给埃因霍温(PSV)的进攻制造麻烦。不过球员实力上的差距他却没有考虑地很充分,埃因霍温采用的是极富攻击性的442阵型,他们的进攻在一开场七分钟就取得了重大胜利。正是雷弗朗(Leeflang)在左路的一次防守失误,让朴智星(Park Ji-Sung)在右路把球从容传进了禁区,面对这个高球,路易林克(Luirink)和凯日曼(Kezman)同时起跳,但是缺乏经验的他被经验丰富的凯日曼起跳前挤到了身后,抢占了有利身位的凯日曼在空中一个有力的狮子甩头!沃伦达姆的门将维斯特罗普(Westerop)对这个近距离的头球毫无办法,他目送皮球进网!

  球进了!

  开场仅七分钟就攻入一球!埃因霍温给了沃伦达姆当头一棒!

  飞利浦球场三万名球迷齐声欢呼着,声震天地。进球后的凯日曼展开双臂向角旗处跑去,和队友们拥抱在一起。

  希丁克(Hiddink)不象球员们一样兴奋,他只是站起身来鼓了几下掌,然后又坐了回去,那神情仿佛进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另一边的阿德里安塞则紧咬下唇,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场上。

  雷弗郎他们毕竟还是年轻,埃因霍温的球迷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这个球是雷弗郎的主动失误,他竟然在防守朴智星的时候滑倒了!而路易林克也没有经验,竟忘了提前卡位!

  过早失球让阿德里安塞的计划全都泡汤了,但是他仍然没有针对这种情况做什么调整,而是静静坐在位置上。

  李延看看兴高采烈的朋友汪华,在心里苦笑了一下。难怪是最后一名,防守队员的主动失误简直就是致命的。那个14号的滑倒令人匪夷所思。尽管不想承认,但朴智星那脚传球确实很有水准,凯日曼所要做的仅仅是轻轻一顶,球就会进的。韩国人的领先是全面的,日韩世界杯上的第四名,大大提升了韩国球员的信心。

  沃伦达姆的球迷被打蒙了,但球队还没有,毕竟是年轻人多的队伍,过早失球既是坏事,也是好事,最起码让他们知道还有时间去追赶。只要还没有失去锐气和斗志,剩下的八十三分钟完全有可能把比分扳平……当然,首先也要考虑一下球队之间的差距……

  埃因霍温似乎有些轻敌了,他们在进攻防守上都太过随意了,失误也随之增多,给了沃伦达姆几次机会,如果不是奥楚门前把握机会的能力太差,现在客队反超比分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希丁克已经看出危险的苗头来了,当沃伦达姆的后腰,5号科泽尔也冲上去来了一脚远射后,希丁克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走到场边,冲场上的队员们吼道:“保持队形,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被希丁克吼过后的埃因霍温在球迷的嘘声中终于恢复了正常,他们把球牢牢的控制在自己脚下,并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势,再次给沃伦达姆的球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好在后防队员们没有再犯什么莫名其妙的的错误,沃伦达姆才没有再失球了。

  一时间场上虽然看着是一边倒,埃因霍温占尽上风,但沃伦达姆也没有再失球,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持续到上半场结束。

  尽管领先,但埃因霍温的球迷已经有些不满了,因为三十五分钟过去了,比分还是1:0,面对最后一名,整个上半场只进了一个球,还给了对方好几次反击机会,如果不是他们的前锋太差,现在恐怕领先的就是沃伦达姆了。

  希丁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在休息室里一阵训斥,连进球的凯日曼也包括在内,因为上半场,漫不经心的他同样非常慷慨地浪费了几次进球机会。

  “不要以为领先就可以松口气了,对方同样是超级球队,只领先一个球有什么好自喜的?如果对方换一个好点的前锋,恐怕领先的就是他们了!足球是圆的,没到终场结束时,谁也不能放松警惕!我要求你们在下半场把握主动,扩大领先优势!不要给他们任何一个机会!”

  中场休息时两队更衣室里面的气氛似乎颠倒过来了,当希丁克在紧张地咆哮时,阿德里安塞却一脸微笑地表扬着手下:“不错,你们干的很好!用我们的反击向他们施加压力。球场上的实力与积分榜上的排名无关,而是看双脚的!”

  中场休息时,替补队员们都留在场上热身,谁知道指不定什么时候教练就要让自己上场了呢,不做好准备,到时候机会来了却没有抓住,是最最可惜的。

  张俊把球一挑,传向杨攀:“这场比赛不会又输吧?对手可是……”

  但杨攀打断了他的话:“张俊,你发现没有?埃因霍温看似强大,其实他们的漏洞多多,特别是防守。也许是欺负我们太弱了,他们有的时候连中卫都压过中线了,两个边后卫助攻了往往就不回去了,在前面等待着下一次的进攻机会。”

  张俊有些惊讶:“你看的这么仔细?”

  杨攀笑笑:“反正在场下很无聊,就抽空研究研究对手,以后我们还要再碰到他们一次的。”

  张俊摇了摇头:“你果然比我细心,我光担心我们的球门都顾不过来呢!”

  “我在想,其实我们的机会不少,主要是奥楚那小子浪费机会的能力太强了……否则我们领先也说不定啊!”杨攀说来一脸遗憾。

  “是啊!如果换个有速度,有技术,把握机会能力强的前锋……”张俊说着,和杨攀对视了一眼,但随即杨攀就撇了撇嘴:“别傻了!我们是新手,教练肯带我们来无非是想让我们感受一下职业联赛的气氛,你以为他会让两个从来没有职业联赛经历的人一上来就面对埃因霍温这样的对手吗?还是把目光放长远一点吧,我们能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就从青年队升上一线队就很不容易了!还是考虑以后吧!”

  杨攀说完,转身向替补席走去。

  张俊转头看看绿茵茵的球场,也转身走回了替补席。杨攀说的没错,这么重要的比赛,教练怎么可能派两个一点职业比赛经验都没有的人上场呢?还是把自己的目光放长远一点吧。

  下半场开始后,双方没有做人员上的调整,阵型也没有变化。希丁克是认为凭现在的球员,认真点,足够对付沃伦达姆了。而阿德里安塞则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尽管他还有巴耶斯这个主力前腰没有上,但是阿德里安塞不认为换上一个前腰就能改变场上局势。巴耶斯不是克鲁伊夫,他也不是米歇尔斯。

  他在更衣室里面说的话,鼓励成分居多,其实他心里清楚的很,现在要想逼平对手都是难事,只要对方不再轻敌,把球控制在自己脚下,那么沃伦达姆输球几乎是肯定了的。

  下半场埃因霍温的表现果然印证了阿德里安塞的担忧,他们始终控制着比赛节奏,不再给沃伦达姆一丁点的机会。

  范·博梅尔(Van Bommel)的经验让年轻的科泽尔很狼狈,但他凭借自己的体力和对方周旋着。其他队友大概和他的感觉是一样的,很狼狈,但仍然要坚持。埃因霍温正在逐步显示出他们的强大所在,他们轻松的控制着场上局势,调动沃伦达姆疲于奔命。

  科泽尔直接直传,但是奥楚却跑越位了,这次进攻再次无功而返。

  杨攀对身边的巴耶斯低声说道:“你发现没有,对方很喜欢用越位战术来对付奥楚。”

  巴耶斯点了点头:“他们的后防压的比较靠前,是很适合造越位。”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破这造越位的战术……”

  “什么办法?”

  “需要一个速度快的影子前锋,居后插上,从对方的前面跑到后面,就不会出现越位的情况了。”

  “速度快……”巴耶斯看了杨攀一眼,杨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咳!随便说说而已,我又说了不该说的了……这些应该是教练关注的问题,我插什么嘴?”

  随后,他扭头向张俊看去,免得被巴耶斯的眼神看的不自在。但张俊也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把目光放长远一点,长远一点……”他指指天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下半场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埃因霍温仍然没有再进球,这让球迷们再度不满起来,他们又开始了嘘个不停。埃因霍温的球员们受到了这样的待遇,自然心中不平,便把这气撒在了沃伦达姆身上,攻势如潮,一浪高过一浪。

  沃伦达姆的球迷们都看到了危险的信号,仿佛埃因霍温的每一次射门都能洞穿自己球队的大门一样。

  但是阿德里安塞却从这中间看到了一丝希望,只是一丝。埃因霍温现在急着进球,在球迷面前证明自己,现在他们心气浮躁,行动多不经过深思熟虑的思索,很容易出现一些失误,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自己扳平比分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但现在在场上的,善于进攻的赫维尔只能在左边路活动,科泽尔的位置又被对方的队长范·博梅尔给压的离埃因霍温的禁区太远……他扭头看了看替补席中的巴耶斯,看来是要派他上场了。

  他把巴耶斯叫到自己身前,拿起战术板对他讲解到:“你上去后,做前锋,争取能够自己带球突破,我们后面无法给你太多的支持,完全就要靠你自己的了。记住,不要随便跑位,看准对方的每一次失误,然后加以利用!”

  张俊羡慕的看着巴耶斯脱掉外套,拿着参赛牌走到第四官员那里,然后登记一下,第四官员拉着他走到了场地边,等待着死球。

  他背上的10号格外醒目,“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这样站在场边?”张俊在心理想。

  法利亚(Faria)把李荣杓(Lee Young-Pyo)的传球碰出了边线,巴耶斯终于等待机会进场了。第四官员举起电子显示牌:9号下,10号上。

  奥楚有些踉跄的走了下来,和巴耶斯拥抱了一下,然后走回到替补席。而巴耶斯则紧跑几步,进入了自己的位置。

  两个人不同的表现,一上一下,奥楚的心情张俊可以猜得到,他又浪费了五十六分钟,一事无成,他似乎也知道主力位置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回到替补席上就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

  巴耶斯上场后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改观,埃因霍温的失误确实有增加的迹象,但是巴耶斯总不能在对方失误时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对方失误了也就失误了,沃伦达姆完全无法利用起来给埃因霍温制造威胁。

  阿德里安塞不得不承认巴耶斯虽然有很强的得分能力,但是前腰和前锋毕竟还是不一样。前腰的得分在前锋和前卫队友的掩护下可以做到很隐蔽,而前锋呢,必须正面对抗对方的后卫,这还不是巴耶斯可以做到的。

  埃因霍温确实强大,而且还有三万名球迷的助威,这些球迷本身就是场上的第十二名埃因霍温队员,他们的高分贝在给主队打气的同时,也在给沃伦达姆的年轻球员们施加着心理压力。每当沃伦达姆球员拿球的时候,他们就是嘘声一片。

  这样下去还会失球的!

  阿德里安塞看看时间,还有二十五分钟比赛结束,必须要再做点什么了。他的目光在球员名单上一一扫过。他给那个胖子下发了誓,三场比赛只要输一场就下课,带着张俊、杨攀走人……他的目光停在了某处,他的内心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上还是不上?上还是不上?上还是不上?上还是不上……最后,他抬了头,看向替补席:“张俊,杨攀,你们去热身,五分钟后再回来。”

  当王先生把话翻译给两人听时,他自己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更别提那两个一脸不相信的小伙子了。但两人很快就起身去热身了,现在不是怀疑自己是否在梦中的时候,场上局势已经很危急了,所有队友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两人不停的折返跑,以此来平复自己内心的激动。

  “呼!杨攀,你不是……说……教练不会……不会让我们上场的吗?”张俊一边跑一边问身边的好朋友。

  “谁,谁知道?反正要……我们上,就好好踢……踢得了!”

  “咦?你不紧……紧张吗?”

  杨攀停了下来,张俊也跟着停了下来。杨攀冲着他一笑:“紧张?我现在只有兴奋啊!”

  阿德里安塞把两人和翻译叫到身前,对他们说:“你们两个上去,球队改打442,你们就是两个前锋,巴耶斯会撤回来做前腰,告诉科泽尔他们尽量长传,你们就在前面伺机行动。把你们在训练场上的水平充分发挥出来就可以了,不要对自己要求过高,背上包袱。”

  阿德里安塞叹了口气,想自己一个名帅,竟然也沦落到了自己心里都没底的地步,这番话说的实在象是最后的遗言,他挥了挥手,让两人上场去了。

  张俊和杨攀不会知道阿德里安塞的心思,只想是教练害怕自己心理紧张,为自己减压,于是把橙黄色的球衣扎在白色的短裤里,然后跟着第四官员走向了场边。

  邱素辉看着手中这封来自西班牙的传真,只觉得心中越来越堵,这公寓仿佛都在向他压来。他皱了一下眉头,用力把纸扔了出去,但是马上他又跳过去把纸拣起,小心的折好,放进了贴心的口袋里。但是心中那恶心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他决定到外面走走,喝酒排忧解闷。

  今天是联赛日,他走了好几家酒吧都人满为患,挤都挤不进去。无奈只好再换一家,去碰碰运气。

  终于,让他发现了一家还能落个脚的酒吧,他奋力挤了进去。

  科泽尔把球破坏出了边线,第四官员举起了换人的牌子:24号下,21号上;6号下,25号上。

  李延发现汪华在听到现场播音员的声音后表情有些异样。“喂,你怎么了?”

  “中国人?”朋友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什么中国人?”

  “换人啊!客队换人!换上两名中国人!”汪华激动起来,就要来抢李延他胸前的望远镜,但李延反应更快,他一个侧身把朋友的手挡在身后,同时举起望远镜向换人处看去。

  望远镜中,确实有两位黑头发,黄皮肤的背影!而两人的背上分别印着:“21,Zhang”和“25,Yang”!

  “老板!来一杯啤酒!”邱素辉用纯正的荷兰语大声喊道,在这吵杂的环境中,不大声喊,酒吧老板是绝对听不到客人要求的。

  叫完啤酒,邱素辉把目光顺着所有人看的方向移去,然后下一秒,他的目光就没有再移开了。

  这是一场全国转播的荷超联赛,电视中身穿橙黄色球衣的一方正在换人,两名等待上场的队员把鞋底露出来给第四官员看,以检查鞋钉的长度是否符合要求。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画面,但镜头向上摇了一点,两人号码上的名字露了出来,邱素辉则张大了嘴愣在当场。

  他看到了两个中国人的姓氏:“Zhang”、“Yang”!

  再看两个人,确实是中国人的背影,黑头发,黄皮肤。当他们和下场的队友拥抱上场时,镜头中是他们的正面,那是两张纯正的中国人脸孔!

  邱素辉怀疑自己见鬼了,他在荷兰呆的时间不短了,也没听说哪支球队有引进中国的职业球员!

  酒吧老板很郁闷地看着这个张着大嘴傻站着的东方人:“先生,你要的啤酒……”

  科泽尔看着杨攀向他做了一个向前挥臂的手势,他明白的冲杨攀笑笑,然后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希丁克有些糊涂了,这两个中国人看起来很年轻,他从前根本没有见过,听播音员说的名字,他更是没有听过。他在韩国呆了四年,对中国球员还是有些了解的,但这两个人却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样。这不能怪他,张俊和杨攀在埃因霍温见习的时候,他忙于一线队的训练和整合,根本没有去青年队看过,也没有在意两个被飞利浦赞助来的大学生球员。这年头,这些商业活动多如牛毛,都去关注关注的话,他这个教练非要累死不可。

  希丁克扭头看看站在场边的阿德里安塞,他一脸凝重,并没有奇兵出场的笑容,希丁克越发糊涂了。

  比赛继续,由于换上了两名前锋,阿德里安塞换下了后腰布里吉(Bridji)和一开始的右边后卫雷弗朗(Leeflang),队长霍尔维金(Holwijn)换到了右后卫的位置上,顶替被换下场的雷弗朗。阵型也从一开始的541变成了更具攻击性的442,看来阿德里安塞是决定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了。

  观众们可以看的出来,本来坚持地面打法的沃伦达姆突然开始长传冲吊起来,后卫们拿球后大多数都选择了直接长传找身后。这种打法一直被不少人所鄙视,认为扼杀了足球的艺术性和观赏性,但是对于弱队来说却是救命的武器。对于那种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的球队来说,艺术性和观赏性就象连饭都吃不饱的光棍还总想着娶媳妇儿一样不现实。

  比赛还有十五分钟。

  除了两个韩国人,他们对上来两个和他们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东方人觉得有些奇怪。埃因霍温并没有受到这种打法上变化的影响,作为一个强队,夺得了上赛季联盟杯的球队,本身就必须具备应付各种战术打法的能力。只不过,沃伦达姆这种后场拿球后,不在后面过多纠缠就马上大脚向前开的做法,没对埃因霍温的防守造成什么困难,反倒给埃因霍温的进攻造成了一些小麻烦--他们想要在前场抢球后直接进攻几乎不太可能了。

  科泽尔一脚长传,张俊跑去接球,他在落点的判断上比对方领先了一步,但是当他用胸部去停这个球的时候,却一下子把球停到五米开外,那样子就好像是一个业余选手一样。看台上顿时发出一阵鄙夷的嘘声。这个自然也就给了对手了。

  杨攀也有点紧张,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过来。

  不过张俊似乎是兴奋过头了,巴耶斯给他传球,本来两人在训练中的配合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两次传球给他,都越位了,总是早跑那么半步。

  “嘟!”张俊看看边裁,他平举着小旗,示意自己又越位了。

  巴耶斯耸耸肩,无奈的看着走回来的张俊。

  看台上的嘘声更大了,希丁克不明白对方派上一个白痴一样的前锋干什么?比赛太紧张了,来活跃一下气氛吗?

  比赛就这样僵持着又走过了五分钟,最后十分钟了。阿德里安塞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五分钟过去了,他的战术依然没有奏效,这场赌博他压对了吗?

  杨攀看着边裁举起的旗子,他走向巴耶斯:”还记的我刚刚说的话吗?”语言不是很熟练,杨攀手脚并用的向巴耶斯解释着,外人看来好象两人在很激烈地争吵。

  巴耶斯点点头。

  “我不认为我们没有机会,现在对方好象急着想进球,后卫压得有些靠上了,这就应该是我们的机会了。我让张俊继续顶在最前面,他有些兴奋过头了, 不过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很不错,然后我向后退一点,在张俊他身后。你不能做传球手,那样太暴露目的了。还是让科泽尔来传,我看他的长传很不错。”

  巴耶斯一边听,一边点头:“好的,科泽尔的,我给他说,你去告诉张俊该干什么。”

  然后,两人分头抽时间告诉队友接下来该如何如何。

  朴智星带球,却被巴特雷(Bartele)提前抢断了下来,在28岁的巴特雷面前,朴智星还有点嫩。抢下球来的巴特雷把球交给了巴耶斯,杨攀也悄悄的向后撤了点,只有张俊还顶在前面,吸引埃因霍温的注意力。

  一见巴耶斯拿球,对方的后腰沃加尔(Vogel)马上逼了上来,巴耶斯没有和他做过多的纠缠,而是腿一抡,把足球传回给了科泽尔。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回传,但是在某些人眼中却是一次生机。

  杨攀回头看见巴耶斯把球传给了科泽尔,巴耶斯向科泽尔做了一个很隐蔽的手势:“干吧!”

  科泽尔心领神会,他见对方的队长范·博梅尔(Van Bommel)没有在第一时间里逼上来,便抡腿一脚精准的长传,向张俊传去!

  当看见科泽尔抡脚,埃因霍温的人就知道他又要找最前面的那个中国人了,范·博梅尔(Van Bommel)手一举,埃因霍温的后防线向前移动了那么一丁点,就足够把张俊留在越位位置了。

  但是这次,边裁没有举旗,主裁也没有鸣哨。范·博梅尔奇怪的回头看,却看见一个象风一样快的身影,从后卫的身前插上!

  反越位!几乎是马上,范·博梅尔就明白了过来,他高声叫到:“李!阻止他!”

  李荣杓(Lee Young-Pyo)看见对方阵营中冲出来一个橙黄色的身影,马上跟着转身向后跑去。既然造越位已经失败,那么埃因霍温的整体后防只好跟着李荣杓向后撤。

  李荣杓距离足球比杨攀更近,但是他却感觉到那个橙黄色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近。

  阿德里安塞当然知道是谁才有这么快的速度,在训练中测的百米速度,已经可以媲美罗伯托·卡洛斯(Carlos)。

  杨攀就象一列高速列车一样,从后面跑到和李荣杓平行的位置,然后用力挤开了对方,再超越他!李荣杓本想用身体挡在他身前,迫使他减速,没想到对方身体很强壮,凭借速度和身体硬是把自己挤了开去,大惊之下,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号码:“25,Yang”。

  全场埃因霍温球迷哗然,如此霸道的速度!

  当张俊看见杨攀过了那个韩国人后,他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他从禁区外面向禁区里跑去,对方后卫霍夫兰德(Hofland)跟了上来,如影随形。埃因霍温果然是强队,没有因为张俊几次越位而忽略了他,始终对张俊保持着警惕。

  杨攀在跑动中把球向边路一磕,同时身体猛地插向右边,把李荣杓彻底挡了自己身后,然后去追球。现在在他前面是二十米长的开阔地,他可以下底传中,也可以斜插进禁区射门,埃因霍温危险了!

  但李荣杓显然不愿意就此承认失败,韩国人特有的拼劲让他拼命追上杨攀,并不断的用手去拉杨攀的球衣。

  杨攀开始减速,同时张开双臂,把李荣杓牢牢挡在身后,让他无法造次,他抬头看了看禁区。

  张俊在跑动中看见杨攀抬了一下头,他猛地一个加速,向前窜出,防守他的中卫猝不及防,让他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范围。

  看台上的李延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场内。

  酒吧里的邱素辉端着只喝了一口的啤酒,抬头看着电视,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仿佛一尊石像。

  李荣杓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他果断的下脚去铲,但杨攀比他快了一步,他右脚一搓,足球在球门成四十五度角的地方传向门前,一道弧线!

  张俊再一个加速,然后向前跳起。霍夫兰德也跟着跳了起来,并凭借自己庞大的身躯在空中向张俊压去!

  他想借此让张俊失去平衡,争不到球,或者争到都顶不进。但这个球是张俊与杨攀十年默契的最后体现,不是任何人都能轻易阻止的。当张俊跳到最高点时,足球也正好出现在他的脑门前,他头稍稍一偏,然后从腹部发力,颈部跟着用力,一个有力的狮子甩头!

  门将只能目送这记飞快的头球从球门左上角钻入了球门!

  球进了!!

  球进了!!!

  李延完全不顾他身处埃因霍温球迷的阵营中,高举双手大声吼道。

  邱素辉一口干掉了杯中的啤酒,把沉重的啤酒杯狠狠地放在吧台上:“老板!再来一打啤酒!”

  张俊被对方从空中推了下来,落地时有些踉跄,他扭头看看球门,足球刚从球网中落了下来,还在门中蹦达着。真的进了吗?自己真的进球了吗?直到这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进球了,在职业联赛中进球了,在欧洲的荷兰超级联赛中进球了……

  杨攀猛地冲上来,把张俊推dao在地,俯下身子冲他大声吼了一句:“干!你进球了!”

  看着杨攀兴奋地有些扭曲了的脸,张俊终于相信自己是进球了,而且是扳平比分的进球!

  科泽尔和巴耶斯是球队中最先反应过来的两个人,他们冲了上去,把杨攀也推dao了,然后压了上去,接着是巴特雷、路易林克、队长霍尔维金,就连门将维斯特罗普都从后面跑了上来。队友们把进球功臣和传球者重重压在身下。

  替补席上更是一片欢腾,阿德里安塞高兴地冲到场上,一个一个把队员们拉起来,最后拉起了杨攀和张俊,又把他们紧紧抱入怀中。

  “干得好!干得好!我知道你们行的!一定行的!”他用荷兰语高声喊着,完全没有了一个老帅的风度。

  希丁克真的很郁闷,他印象中绝对没有两个如此出色的中国球员,那个25号的速度和传中,还有那个21号的抢点意识和头球技术、弹跳能力都非常优秀。虽说刚才是因为球队造越位战术被对方破了,但凭25号的速度,埃因霍温刚才有一千种死法。再加上中间那个在最恰当时机,出现在最恰当位置,做出最恰当动作的21号。

  虽然现在只是平局,但希丁克突然有种自己失败了的感觉。

  沃伦达姆的球迷们也一改刚才几十分钟沉默无声的不振,肆无忌惮地欢呼、呐喊。而埃因霍温球迷则集体沉默了,他们似乎还不能相信刚刚的失球。于是,整个飞利浦体育场中就只有那百十来个沃伦达姆球迷和球员们的欢呼呐喊。

  沃伦达姆球员庆祝的是如此的疯狂,以至于最后裁判不得不出面要求球员们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继续比赛。

  而埃因霍温的凯日曼已经把足球放在了中圈,他要在剩余的时间中把比分再次超出。

  时间只剩下不到五分钟,记分牌上的比分显示是1:1平,沃伦达姆的21号前锋张俊在替补上场后,八十五分钟为球队攻入扳平一球。

  

第三十章 首战首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