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安全与冒险

    荷兰的特产除了风车、郁金香、木屐、围海大堤外,还有一个不为很多人知的就是乳制品了,乳制品在西方人的生活中zhan有很重要的地位,而荷兰的海伦芬正是以乳制品闻名的。

  但是,海伦芬这支球队却没有一丝一点的奶气,全队以北欧国脚为主,打法硬朗,即使是阿贾克斯这样的荷兰三强碰到他们,也会头疼不已的。

  沃伦达姆不是一支力量型打法的球队,队中几名球员都拥有不错的脚下技术。实际上,荷兰虽然离丹麦、德国很近,但足球上却丝毫没有沾上邻居们作风顽强, 打法硬朗的特点,而是坚持他们自克鲁伊夫时代就承袭下来的的全攻全守,技术足球。

  不管是国家各级别队,还是俱乐部,都以全攻全守和技术打法作为主要的技战术来坚持奉行。正因为如此,荷兰足球才能几十年如一日的,使全攻全守成为荷兰足球的名片,使技术与激情成为荷兰足球的主色调。

  反观中国,地大物博,风土人情相差悬殊。所以足球特点从南到北,自东往西都各不相同。有的俱乐部坚持高举高打的战术;有的则坚持地面渗透,技术至上;还有的一半力量一半技术;有的甚至上个赛季坚持技术,这个赛季坚持力量……于是这种情况到了国家队就显得很尴尬了,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很多人都说不上自己国家队到底是哪种技战术风格。头球队吗?那是针对东南亚诸“矮”国来说的;技术细腻吗?别逗了,这词自彭伟国之后就与中国球员无缘了;身高体壮,作风硬朗?想想近二十年的恐韩症,我们还有脸说这话?

  泰国这等球队虽弱,但他们一直坚持脚下技术;韩国人永远挂在嘴边的是“拼搏”二字;日本、沙特大量引进巴西的足球思想和巴西的球员,技术派打法日臻成熟;伊朗多名国脚留洋德国,为球队带来了德国足球的硬朗……

  这些邻国,自己的足球特点鲜明,已成为他们的足球名片。再看看中国,一提起中国足球,除去那些失败的苦涩记忆,似乎永远都是模糊不清的形象,就好比那身随波逐流,毫无特点可言的球衣--真是失败!

  扯远了,现在回到荷兰足球上。在技术为主的荷兰联赛中,海伦芬的硬朗打法倒显得有些另类了,不过这另类却也另类的有效果,上赛季第五既是明证。

  阿德里安塞考虑到海伦芬的风格,技术碰上力量,多半是技术不舒服,但也不可能要求自己的球队像对方那样满场飞奔,高举高大,以力制力。看看前场几个人,只有杨攀稍微强壮点。力量并非自己所长,扬短避长是愚蠢的。因此他在赛前反复要求球队不论面对何种情况都要坚持自己的特点,那就是技术。用个人盘带,传切配合,交叉换位,居后插上来给对方制造麻烦,用控球把局势掌握在自己脚下,那么到了后面,难受得就不是他们自己,而是对方海伦芬了。

  杨攀自从改到了右边前卫,在助攻这项技术统计上直线上升,非常活跃,已经隐隐有威胁荷超第一右边前卫,阿贾克斯的当家球星范德梅德(Van Der Meyde)的趋势。

  他烈火一般的边路突破和大力远射,不仅令观众印象深刻,也让不少专家对他有所好评。上一轮对阵杜廷赫姆,他一个人两次助攻,一个进球,使他第二次当选全场最佳,上一次是对乌德勒支时,第一次在荷超赛场上以右边前卫身份出战,便上演了助攻帽子戏法。

  杨攀向前冲出,在地上翻了一个滚,又顺势站了起来。他刚刚被对方的后卫埃德曼从侧方铲翻了,足球滚出了边线。裁判示意主队发界外球。

  球迷们把掌声给了杨攀,因为他被铲倒后立即站了起来投入比赛,精神可嘉。

  界外球掷给杨攀,可他转不了身,因为埃德曼牢牢贴着他,他又把足球回传给队长霍尔维金,自己转身向前插,可埃德曼仍然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霍尔维金大脚转移到了左边,赫维尔把球顶给上来接应的科泽尔。科泽尔稳了稳球,抬头找人,却发现前面对方把张俊和杨攀死死看住,杨攀是右边前卫,他撤回来,埃德曼便上前,把两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他想起教练对埃德曼的介绍:“二十三岁的瑞典国脚,作为左后卫,在左路非常活跃,有着跑不死的体能……”才刚开场,就对杨攀严加防范。再看看张俊那边,人盯人防守,盯防他的是球队的队长,中后卫5号克洛普,只有26岁,却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中卫,踢球不显山露水的,但实力不俗。

  看这阵势,海伦芬是要彻底冻结两名沃伦达姆进来表现最好的球员了。没办法,科泽尔只好把球传给了巴耶斯,有巴耶斯这个前腰来处理。

  张俊扭头看看身边的这个高大的中卫,想起教练对他说的话,“对方一定会紧盯你,如果他们采取盯人战术,你就在前面多进行横向、斜向的跑动,把对方的防守搅乱,为杨攀和巴耶斯创造机会。”

  张俊看见巴耶斯拿球,知道应该跑起来。他开始像巴耶斯靠拢,巴耶斯见张俊跑了过来,连忙把球传给他。可张俊刚接到球,就感到那个中卫跟了上来,无奈只好再回传巴耶斯。自己又转身向前跑,对方仍然跟了上来,巴耶斯也无法把球传给他。

  “看来纵向跑动不行,拉出来的空当根本无法让队友跑位传球。”张俊停了下来。

  海伦芬的后腰,中场工兵,波兰人拉多莫斯基(Radomski)见巴耶斯迟迟不出球,决定逼上前去。巴耶斯见他气势汹汹的逼上来,也不能冒险,只好选择了安全的行动,把球回传给处于安全位置的科泽尔。

  科泽尔也没有多大办法,只好再回传给左边后卫巴特雷。

  面对海伦芬的盯人战术,沃伦达姆似乎也一筹莫展,比赛在僵持中走过了二十分钟。

  齐伟气喘吁吁的挤上看台,找到李延身边。“呼!人真多!记者席上都这么多人!”他擦了把汗。

  李延看看齐伟,又把目光放到了球场。

  “现在比分多少?”齐伟问道。

  “0:0。”

  “噢,场上形势呢?”

  “目前僵持着,不过……”

  “不过什么?”齐伟正要问下去,却听到了客队看台上传来一阵巨大的欢呼声,他慌忙向球场看去。

  巴耶斯在拉多莫斯基贴身防守的情况下,还冒险向中路直塞张俊,结果被克洛普抢掉了。随即海伦芬猛然发动反击,克洛普一脚长传,将球打到中场。队中的力量型中锋德内博姆(Denneboom)头球后蹭,他的锋线搭档丹麦小将简森(Jensen)心领神会,启动追球。

  简森是23岁的丹麦年轻国脚,传球技术好,得分能力突出,被誉为丹麦足球的希望之星。海伦芬的球迷看见简森拿到了球,前面只有三名后卫,便大声鼓噪起来,给主队后卫施加压力。

  路易林克第一个冲了上去,却被比他大五岁的简森给扣倒了。

  霍斯曼跟着上前,想趁简森刚扣过路易林克,立足未稳,对球的控制不严之际断球。但没想到简森反映更快,他扭着身子用脚尖轻轻一捅,把球从霍夫曼的左边捅了过去。

  简森的前面只剩一个中卫雷弗朗了!他已经逼近禁区!

  简森左肩一沉,雷弗朗以为他要从左边突破,连忙把身体扭向左侧,但简森右脚一拨,把球拨向了右边!

  他骗过了雷弗朗后,马上起脚射门!

  沃伦达姆的门将范·维斯特洛普出击封住了角度,他见简森射向远角,连忙纵身扑向远端。简森这脚射门很追求角度,维斯特洛普伸展身体去救球,也只是把足球拨开了原来的飞行路线,足球8没有出界,却向禁区右边飞去!

  维斯特洛普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吃了一惊,他连忙爬起来,手脚并用的向那个身影扑去,却已经晚了。那个人伸脚把足球捅入了空门,门将和追回来的队长霍尔维金谁也没有能阻止他,球进了……

  球进了!

  进球者德内博姆兴奋的向角旗跑去,并且把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向着主队看台,“闭嘴!”

  主队球迷果然沉默了下来,倒是客队球迷们在看台上尽情欢呼。

  简森冲上去把德内博姆拥入怀里,他们两人也很快被蜂拥而至的队友团团围住。

  “果然都还很年轻……”李延自言自语到。

  “停!”邱素辉鸣哨再次暂停了训练,他拉主刘鹏。“你刚才为什么要冲上参与进攻?”

  刘鹏老实的答道:“我看队友拿球,需要接应,前面都被对方盯住了,只能后排插上了。”

  “可为什么你上去了,却造成了本队的失球?”邱素辉问道。

  “这……”刘鹏答不上来了。

  “我来告诉你,大家都要仔细听着!”邱素辉提高了音量,“我以前给大家讲过,足球是一个分析决策的智慧游戏。球员应该学会在场上每时每刻分析场上形势,并做出决策。这其中包括分析在场上何时采取安全行动,何时采取冒险举动。大家理解吗?”

  刘鹏问道:“教练时说安全与冒险,安全是指保守稳妥的打法,而冒险就是比较有风险的打法了?”

  “对!”邱素辉点点头。“据个例子,中场球员拿球,保险一点,安全一点的做法是回传后卫;而冒险做法则是直传身后,这样的传球十次有可能八次都会失败,但那成功的两次就很可能为球队带来巨大的利益--也就是进球。当然,我刚才举的例子,是相对的,也不是绝对就安全或者冒险。球员在场上比赛时,必须分析当前形势下,哪一种做法是安全的,那种做法冒险。一般来说,我都会鼓励你们采取比较冒险的打法,因为这可能为球队带来巨大的利益。不过你们自己也要学会判断,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再采取冒险打法。刘鹏……”

  邱素辉在手中的本子上迅速划出刚才的场上形势:一名红方队员在自己身后队友的保护下,盯防黄方控球队员。而刘鹏处于控球队友右后侧约15度的位置,他身侧不远处有另一名红队队员。“刚才是这样的吧?”

  刘鹏点点头。

  “你刚才是怎么跑位去策应控球队友的?”

  刘鹏用手在本子上向前划了一下:“我向前跑,让黄松传给我。”

  “嗯。”邱素辉接着划,代表刘鹏的空心圆点向前伸出一条实线,表示刘鹏的跑动路线。而代表传球者黄松的空心圆点则斜向伸出一条虚线,表示传球路线。“为什么选择这样的跑动路线?”

  “我想本队进攻,我自然要向前移动了,这样才能向对方施加压力……”

  “嗯,很好……”邱素辉嘴里嘟囔着,又在代表刚才盯防黄松的红队队员的实心圆点上,划了一条很短的实线,指向黄松。而离刘鹏不远的另一位红队队员则转身向后移动,从他身上伸出来的实线,正好和黄松的传球路线相交于一点。邱素辉在这一点上又划了一条虚线,延伸至刚才保护盯防黄松队员身后的那个红队队员。

  “怎么样?”邱素辉把这个本子举了起来,让大家都看得到。“刘鹏,你选择这么跑是出于本队进攻考虑,但实际呢?却造成了本队的被动。你向前跑,在有两名对方球员保护之下,黄松的传球空间变得相当狭小,刚才就是两人合力,把这脚传球破坏掉的。这就是我所说的冒险与安全的判断。这个时候你应该明白你身后只有两名后卫,你在冲上去,是一种冒险做法。而且根据当时情况,就算你接到了球,对方身后的这名队员和回追的另一位队员将对你形成前后夹击,你自信你的脚法应付得了?”

  刘鹏摇了摇头。

  “那么,这种情况下,你们应该怎么做?”邱素辉大声问所有人。

  “采取安全做法!”所有人一致回答道。

  “对!”邱素辉将原本画出来的跑动路线擦掉,重新划出一套路线图。代表刘鹏的圆点向后跑到黄松身后约70度左右的位置,黄松再将球回传给他。“如何?你向后跑,拉出纵深空间。本来盯你的对手会因为顾及到黄松横传转移,而不敢跟上来。实际上比赛中,只要对手不是采取全场盯防的战术,对后卫回撤都不会予以理睬的。这样,你便处于无人盯防的状态,黄松再把球回传给你,你可以从容接球,观察,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这场面便打开了,对不对?”

  刘鹏盯着邱素辉手中的本子一言不发。

  “好了!”邱素辉吹响了哨子,“继续训练!”

  阿德里安塞有些生气,他在训练中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判断安全与冒险时机的重要性,结果巴耶斯急于求成,在自己控球不稳,张俊位置不佳的情况下仍然贸然直传,导致了这次失球。但他还不能表现出来这种情绪,队员多为年轻人,在场上特别容易受到主教练情绪的影响。他只是扭头对斯特尔小声说道:“看来回去,我们还要把判断安全与冒险的训练再增加。”

  比赛开始二十三分钟,主场作战的沃伦达姆却先失一球。

  “海伦芬不愧是传统球队,只用了二十三分钟就把沃伦达姆打回了原型。”

  汪华瞟瞟身边的这位荷兰记者,心想一定是海伦芬的记者,不过也难怪他会说这样的话,没有真正接触到张俊和杨攀的人,是不会明白他们有多厉害的。

  李延向身边的齐伟开着玩笑:“如果这场比赛沃论达姆输了,张俊和杨攀又发挥不好。你们这期节目怎么做?”

  齐伟想了想:“不可能,哪儿有那么倒霉的事情都让我们遇上了!”

  “嗬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李延想逗逗这个与他差不多大的CCTV记者。

  齐伟想起了样攀昨天晚上说的话:“明天我们会让他知道是谁错了。”答的斩钉截铁。

  他摇了摇头:“肯定不会!连万一出现的概率都没有!”

  

第四十三章 安全与冒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