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扬州炒饭

    杨攀总是每天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场的球员,训练结束后他会为自己单独加练半个小时,主要练自己的任意球和高速带球中的传中。没有人要求他,完全是自觉。

  杨攀对于自己现在清楚得很,主教练肯用唯一一个非欧盟球员名额引进他这个打了一个赛季的新手,就一定看中了自己。因此这个赛季绝不会安排自己坐一个赛季冷板凳的,当然,如果自己实力达不到要求,被抛弃是唯一的一条路。因此他才要这么拼命,这么努力,就是要让自己早日适应球队,适应意甲。

  自己虽然最终留在了意甲,而张俊则黯然回到了荷兰,但相比较来说,留下来就真的意味踏上成功之路了吗?在意大利你所面临的压力绝对是荷兰的数倍,困难也是数倍。随着意甲开赛在即,来到博洛尼亚达尔拉球场(Dall‘Ara)的中国记者也越来越多。虽然张俊最近在荷兰连续进球,但是比起他,自己受到的关注更大些。

  所有人都会问,杨攀的意甲首轮比赛能上场吗?杨攀能坐上主力位置吗?杨攀的首个助攻何时产生?首个进球何时产生?杨攀能在意大利取得成功吗?

  因为国人的意甲情结,他所肩负的期望更大吧?

  但另一方面,杨攀也很清楚,与张俊相比,他并不是什么天才。那家伙才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呢!自己发明了龙腾,只看了几次九十度,就可以完美地再现了,并且还和龙腾连续起来使用……自己只是比别人稍微努力了一点,再加上始终和张俊在一起,才能有现在的成功。还有一点,便是自己与张俊最大的不同。张俊可以抱着快乐踢球的心态踢到职业联赛,还拿银靴奖。而自己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有了明确的目标,要拿冠军。上初中的时候要拿初中的全国冠军,结果拿到了。上高中的时候要拿高中的全国冠军,结果拿到了。上了大学还是要拿全国冠军,结果如愿以偿。到了职业比赛,他有了更远大的目标--要捧起世界杯!正是这一个个目标让他一路走来,从豫西的一座城市走到荷兰,又从荷兰走到了意大利,终有一天,他要走上世界杯的领奖台!

  正因为有这些目标,又清楚自己的能力,杨攀才会如此拼命。一个人在意大利,没有谁可以依靠,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自己这双腿。那一个个目标的实现,不也是靠这双腿踢出来的吗?

  目前最现实的目标是早日在球队中打上比赛,但是最迫在眉睫的目标还是……找一家味美价廉的餐馆喂饱肚子。

  ※※※

  众所周知,杨攀不会做饭。所以张俊才会担心他一个人在博洛尼亚的生活。刚到博洛尼亚时,他住在旅馆,每天便是由旅馆提供三餐。后来住进了俱乐部提供的公寓,他才开始满城找饭店。也许是和张俊这个厨子呆久了,嘴也刁了。博洛尼亚不少餐馆他都吃不惯,目前仍然处于拿着地图找饭馆的地步。那张地图上凡是被打了叉的就表明已经吃过且味道不好的地方,现在这上面没打叉的餐馆越来越少了。

  今天这一家餐馆是位于地铁1号站入口处的中餐馆。名字很奇怪,叫“China china餐厅”。这该怎么翻译呢?就因为这个名字,杨攀决定坐十五分钟的地铁去吃顿饭--目前他还没有考驾照,也没有车--他对饭菜的口味不抱希望,就是名字吸引了他。

  多年以后,杨攀应该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一家非常非常普通的餐厅,最起码从外面看上去是这样的。和旁边的那几家什么墨西哥饭店,日本料理,巴西烤肉比起来差多了,丝毫看不出有什么“China”特色,或者“china”特色。

  杨攀还是决定推门进去看看,来都来了还能转身走掉吗?店中没有客人,看来味道不会有多好了。吧台后面有一位棕发女服务生在低头忙碌着什么,听见门响,连忙抬起头来。

  杨攀在一刹那之间以为自己看见了十八岁出演《冒失的爱》(L’Amour Braque)时候的法国著名女影星苏菲·玛索(Sophie Marceau),灵动清澈的褐色眼睛,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和那微笑的红唇,他愣在门口。

  女侍者见是一位黑发黑眼黄皮肤的人,连忙鞠躬喊道:“Koneecheewa!”(日语:你好!)

  杨攀扭头看看四周,没见有日本人。直到又听见对方再次喊道:“Koneecheewa!”他才明白过来,用手指指自己:“你是对我说话?”

  女孩笑着又鞠一躬:“Koneecheewa!”

  “别别!”杨攀慌忙摆手用英语说道,“我不是日本人,不是日本人!”

  女子见杨攀会说英语,便改用英语问道:“那您是韩国人了,先生?”

  杨攀翻了一个白眼,难道黄皮肤黑头发的人在老外眼中只有矮个子日本人和小眼睛韩国人了吗?“我也不是韩国人,小姐。”他没好气地说。

  “也不是?那让我猜猜……嗯,您是朝鲜人?不是?那是蒙古人?还不是?莫非是越南人?”

  杨攀一巴掌拍在了吧台上:“你们这家餐厅叫什么名字?”

  “噢!”女子拍了一下巴掌,“您是中国人,先生。”

  杨攀被这女子搞得哭笑不得,也没胃口吃饭了,他转身就想走。但却被对方叫住了:“先生,请留步!您不是来吃饭的吗?”

  “本来想吃的,但是现在没胃口了。”

  “可是我刚刚只是和您开个玩笑啊!其实当您着急说自己不是日本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您是中国人了。”

  “小姐,有些玩笑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不能开的。”杨攀又要走,却再次被叫住了。

  “对不起,先生。我知道错了,那么为了向您道歉,这一餐免费,总行了吧?”女孩子的声音和表情都很诚恳。

  杨攀看着女子:“免费?”

  “免费!”女子肯定地点点头。

  ※※※

  “嘻嘻!先生要什么?”女子换了一件围裙,怀抱一个大托盘站在杨攀的座位旁。杨攀这才注意到刚才女子根本没有穿任何工作服。

  杨攀翻着用中文,意大利文和英文三种语言写的菜单,也不知道想要什么,只好随便指了一个:“就是它了。”

  “好的,扬州炒饭一份。您稍等,先生。”

  非常快的,冒着热气的炒饭被女子端了上来。“扬州炒饭,您慢用,先生。”

  杨攀用勺子舀了一口,吹吹气放入嘴中咀嚼。可他刚吃第一口就把勺子扔到了一边,对在吧台后面忙碌的女子叫道:“小姐,把你们的厨师叫出来!”

  女子跑了出来:“有什么事吗,先生?”

  “把炒这饭的厨师叫出来!”

  “这碗饭是我做的。”

  “这饭炒的……你做的?”杨攀惊讶地指着桌上的饭问,女子点点头。

  “好的。外面倒是热了,可里面还是凉的,根本没有热透……你怎么做的?”

  “用微……微波炉。”女子小声答道,也许是被杨攀吓到了吧。

  “微……微波炉?!”杨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用微波炉做扬州炒饭?你能耐不小啊,小姐!”

  “厨,厨师们都不在,您又要吃东西,我只好把速食食品放到微波炉加热了。但是第一次做,没想到这,这么差……”她声音越说越小。

  真被你打败了,小姐!杨攀有些哭笑不得:“用速食品来招待客人,您真会做生意,小姐!”本来今天一进来他就觉得没好事,果然是这个结局。他从兜里掏出钱放在桌上,然后起身告辞。这一次任凭那女子在后面如何叫他,他都不再回头,径直走出了餐厅。

  只是当他松开把手准备彻底告别这家餐馆的时候,手却被什么东西打到了一下,他这才注意到把手上挂着一个牌子,被他这么一碰,翻了过来,上面写着:“今日本店歇业”。杨攀想起来他进来时,把手似乎真有一块牌子,不过刚巧被一阵风吹翻了过去,一片空白的背面正好对着推门而入的自己……

  ※※※

  “卡尔洛(内尔沃Carlo Nervo),再有三天可就是首轮联赛了,你没问题吧?”洛卡特利(Tamas Locatelli)问球队的右中场卡尔洛·内尔沃。

  内尔沃给了洛卡特利一个白眼:“为何最近大家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我是否需要专门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呢?”

  洛卡特利干笑两声。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是想问我现在能否打主力对吗?你们也都看到了,杨很努力。但是对于他来说,意大利联赛并非那么简单,他还需要时间来适应这里,意大利和荷兰有很大的不同。因此我仍然会是主力,杨还需要在替补席上磨练磨练……嗯,你在记什么?”

  “你说的话啊。”洛卡特利在一张纸上飞快地写着。

  “记我的话做什么?”内尔沃有些吃惊。

  “给记者,哈哈!”洛卡特利刚说完就一个闪身,躲开了内尔沃伸过来的粗腿。做为上个赛季博洛尼亚一左一右两名主力边前卫,两人关系不错。这样的玩笑在队友们眼中习以为常,绝对不会在报纸上成为类似“博队两名队员训练斗殴”这样的新闻。

  两人正在开玩笑,一声脆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助理教练有些无辜地看向主教练马佐尼,而马佐尼则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在任意球练习中,杨攀一脚大力抽射,足球划了一条弧线,却擦上了木制人墙的左上角,最左边那位“队员”的头被强烈旋转的足球削掉了半个!

  杨攀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站着正一步步向他走来的主教练马佐尼。

  “撤掉移动人墙,杨练习任意球的时候,不需要这些东西。”马佐尼向助理教练喊道,然后他踢了一只足球给杨攀,“朝着球门近角射,高度尽量保持在膝盖以上,头部以下。”

  当杨攀听完翻译的话后吓了一跳:“可是,教练。那里有人墙啊!”

  马佐尼一笑:“我就是要你往人墙踢。”他看见杨攀还有些迟疑,“这是战术需要,你所要做的就是尽量保持球飞行的稳定性和力量。听明白了继续练吧!”

  杨攀二话没说,在面前摆了一排足球,开始练了起来。

  内尔沃咽了口水:“教练想蓄意谋杀吗?”

  一边的洛卡特利连忙又在纸上写道:“嗯嗯,博队主力卡尔洛·内尔沃心生怯意,与杨的首发之争已甘居人后……”

  “……”

  ※※※

  为自己的加练结束,杨攀在更衣室内沐浴更衣完毕,又背着一个小包拿着地图四处找餐馆了。他现在在博洛尼亚少有的休闲活动除了听音乐,就是四处找吃饭的地方了。顺便通过此举熟悉一下这个他将不知呆多久的地方。

  杨攀不明白为何自己又来到了这个地方,“China china餐厅”。他推门前再次确认把手上有没有挂着“本店今日歇业”的牌子,没有,推门而入,客人不少,已经没有几张空位了。看来不是这家餐馆菜的味道不好,确实是昨天歇业了。

  杨攀一进去,没有听到昨天那清脆的女声,也没有看到她,他有些失望。吧台后面是一个高大的大胡子,年龄约在五十岁左右。“先生,您想要什么?”非常礼貌地英语问道。

  杨攀想了想:“扬州炒饭一份。”

  “好的,扬州炒饭一份,您稍等,先生。”大胡子应道。

  杨攀找了一个靠近吧台的空位坐了下来,开始四处打量起这间小餐厅来。真的是非常普通的一间小餐厅,做为主营中餐的地方,在装潢上面却没有多少中国气氛。

  不多时,热气腾腾的扬州炒饭被大胡子亲自端了上来,杨攀并没有动,而是抬头用英语问了一句:“这个不是用微波炉热的吧?”

  大胡子很吃惊:“怎么可能,先生?这是我们的中国厨师亲自做的!”

  “噢。”杨攀放心了,大胡子正准备走却被他叫住了。“先生,我想问一个问题,这间餐厅为何叫‘China china餐厅’?有什么意义吗?”

  大胡子笑了:“有很多第一次来本店的客人都问过这样的问题。您看这个……”他顺手拿起桌上的陶瓷烟灰缸,将烟灰缸扣过来,底部有一行红色小字:MIDE IN CHINA。“包括您现在用餐的盘子和勺子都是来自中国的,本店所有陶瓷制品一律产自中国。是我专门去中国江西景德镇选购的。”

  杨攀吃了一惊,他把盘子小心举起来,然后歪头去看,底下果然可以看见这么一行字:MIDE IN CHINA。

  难怪会叫“China china”,敢情是“中国陶瓷”啊!不过……嗯,这名字倒也名副其实。杨攀心中叹道。见大胡子又要走,他又叫住了对方:“嗯,对不起,先生……”

  “还有什么事吗,先生?”大胡子显得很有礼貌和耐心。

  “呃,是这样的,昨天我在……”

  “爸!”门被推开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杨攀为之一愣,大胡子连忙把目光投向了门口。“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他用的是杨攀听不懂的法语。

  “反正没什么事情。爸爸不希望女儿经常来看您吗?”女孩子也一样用法语回答。

  杨攀循声看去,正是昨天那个女孩子。女孩也似乎看到了他,因为她自己愣了一下。“是你?”她先用英语叫了起来。

  “是我。”杨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老老实实地答道。

  “你们认识?”大胡子吃了一惊。

  女孩凑了上来,“咦?又是扬州炒饭,这一次没有用微波炉吧?”

  “说什么呢!这炒饭可是你爸爸的中国厨师亲自做的!”大胡子糊涂了。

  “是啊,中国厨师亲自做的。”杨攀看着女孩道。

  “哼!”女孩把脸扭到了一边。

  “喂喂,你们之间怎么回事?”

  “爸爸,我昨天帮您……”

  “是这样的,先生。您是这间餐馆的老板吧?贵店昨天歇业,但是因为那块提示牌被风吹反了过去,我没有注意到,进来就餐时点了一份扬州炒饭。”杨攀指指自己面前的炒饭。“您的女儿非常热情的用微波炉热的炒饭招待了我,事情就是这样的了。”

  听完杨攀的话,大胡子店主哈哈大笑了起来。“先生,这个首先请允许我向您道歉。昨天我的饭店有点事情,所以歇业一天。本来我打算直接锁门的,但是我的女儿……”他拍拍身边的女孩,“依蓝,她自告奋勇地要为我守店。没想到您走了进来,于是,于是……哈哈!”笑完,他拍拍杨攀的肩,“您放心吃吧,绝对不会再有微波炉热的扬州炒饭了,今天这顿我请了,就算是为我女儿昨天的行为向您道歉!”

  “爸爸!”依蓝不愿意了,“凭什么要向他道歉?是他自己没看到歇业的牌子,我只是好心不想让他饿肚子……”

  杨攀站起身,从兜里摸出一张钱放在桌子上。“道歉就不用了,谢谢您的扬州炒饭。”他转身向门口走去,即将推门而出时,他停了下来,指着上面回头对店主说:“先生,关于您的店名,语法错误了……”说完推门戴上墨镜径直走出去了。

  “嘿!你给我等等!”大胡子大喊着欲冲出去,却被依蓝拦住了:“爸爸!”

  “那是作者的英语水平差,小子!”大胡子仍然向着门口方向喊道。

  ※※※

  晚上九点多,餐厅的生意是一天中最红火的时候,散漫的意大利人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现在才开始。大胡子依然坐在吧台后面总管一切,而他可爱勤快的女儿依蓝则早已换成了侍者的围裙,在店内忙碌穿梭着。

  当依蓝又将一桌客人给的饭钱交到爸爸处时,大胡子叫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依蓝被吓了一跳:“您想起什么了,爸爸?”

  “他是杨攀!”老爸轻轻拍了一下巴掌。

  “谁是腌盘?”

  “杨攀,不是腌盘。就是今年夏天转会到博洛尼亚俱乐部的中国边锋,一名速度快如闪电的球员,据说他的大力远射和快速突破后的准确传中是俱乐部看上他的主要原因。加盟球队以后的他便抢走了老将内尔沃的7号球衣,被不少专家所看好……”

  “爸爸,您这说的是谁呀?”依蓝听得一头雾水。

  “依蓝,你真应该好好补习一下足球课了。你有多久没有关心过足球了?”老爸叹了一口气。

  “学业繁重嘛!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再说了我还要来您这语法错误的餐厅中免费兼职。”依蓝小嘴一撅,“哪儿有时间嘛!”

  “喂,不要再提那个语法上的错误了……我刚才说的杨攀,就是昨天你用微波炉炒饭招待的客人,也是今天下午在我们这儿用餐的那位中国男孩。”

  “他就是杨攀?”依蓝也有些吃惊。

  “是啊,我一直觉得好面熟,可就是一时无法想起他是谁。都怪你把他气走了,真可惜。早知道找他要一个签名挂在店里面,我们这小店的可是第一次有大人物的光临呢,而且还是两次光临……”老爸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子,遗憾的说。

  “喂,等等,爸爸!为什么说是被我气走……”依蓝突然想起那盘微波炉热的扬州炒饭,她不说话了。发现爸爸正在看着自己,她连忙拿起托盘:“我去收拾东西,嘻嘻!”

  爸爸看着女儿充满活力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真可惜了啊!”

  ※※※

  已经连续三天了,依蓝都会在下午到爸爸的餐厅中,帮着做一个女招待。这让爸爸吃惊不小:“依蓝,你不是学业繁重吗?不是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吗?为什么还要给我帮忙,我又不会给工钱。”

  “嘻嘻!学业繁重也没有我对爸爸您的感情重啊!”

  今天生意一般,不需要太多的人,所以依蓝把爸爸劝到了楼上休息去了。自己则在吧台后面当起了小老板。但是大多数时候,她都不过是一只手撑着下巴在走神。

  他已经是第三天没有来了。依蓝叹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被她给气跑了,哼!一个小气量的男人!气完过后的依蓝有些泄气地趴在吧台上。

  最近几天报纸她都买了,只关注有关足球的,有关博洛尼亚俱乐部的消息。从各种报道中她了解到由于意大利实行新的转会政策,博洛尼亚本赛季在转会市场上只有一个非欧盟名额,而球队将这名额用在了中国小子杨攀身上。从荷兰超级球队沃伦达姆转会而来的右边前卫上个赛季是球队的助攻王和第三号得分手。意大利的豪门球队AC米兰享有杨攀50%的所有权,也意味着本赛季如果他在博洛尼亚发挥出色的话,未来两年内将很有可能作为国内转会到AC米兰。

  前途无量的一位希望之星啊!

  不过似乎他现在还处于适应期,与球队的磨合期。虽然从内尔沃那里拿走了7号球衣,但是要想再拿走上赛季发挥出色的主力右边前卫的位置,并不那么容易。尽管云集在博洛尼亚的中国记者们还在各方求证本周末意甲首轮对阵帕尔马(Parma)的比赛中杨攀首发的几率有多大。意大利媒体已经断言杨攀能出现在替补席上就是莫大的成功了。

  依蓝突然反应过:“我想这些做什么?”她敲敲脑袋,自言自语道。

  ※※※

  杨攀一个人躺在公寓的床上,听着来意大利新买的MP3。那个CD机已经留给了张俊,一起留给他的还有一大箱CD唱片。今天他休息得早,因为明天就是03/04赛季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的首轮比赛,2003年8月31日,博洛尼亚将在他们的达尔拉球场迎战意甲七姐妹之一的帕尔马。

  今天训练结束时,马佐尼告诉他入选了十九人大名单,但是没有告诉他明天晚上的比赛他是否首发。他知道是自己这一个月来辛苦的训练打动了老帅,他没有张俊那种惊人的天赋,他只有辛苦训练,然后在机会来临时把握住它。

  也许明天会是一个机会吧。

  杨攀翻了一个身,该死!过早休息反让他有些睡不着了。本来他应该在这个时候给荷兰的张俊去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入选了大名单,两人好好高兴一番。但他没有,一直以来外界都有这么一种看法,认为张俊是依赖杨攀的,恐怕连张俊都会这么想吧?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何尝不是在依赖张俊呢?当两人同时上场时,只要身边有这个傻小子,自己就会莫名其妙地安心很多。比赛也可以正常发挥出来水平。如今一个人在博洛尼亚,他必须学会面对没有张俊的情况,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一脚球传出去,中间接应的已经不再是张俊了。和他拥抱庆祝进球的也不会再是那个笑起来很阳光的男孩了。

  在这个意甲首轮的前夜,杨攀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没有张俊在一旁开玩笑,说话解闷,这么做有些困难。但是杨攀必须做到,因为他不想继续活在张俊的阴影中。

  2003年8月31日,夜十点四十三分,距离明天的比赛还有十八个小时四十七分钟,杨攀好运。

  

第八十章 扬州炒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