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黄皮肤的英国人

    当杨攀按照约定在伦敦的机场联系上张俊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一头棕发,褐色眼珠的人会是张俊?但是没错啊,手拿《太阳报》,穿深蓝色风衣,提一口米黄色的皮箱,背着一个橙色与黑色相间的旅行包……

  “Excuse me……”杨攀决定先试探试探,认错人了也不至于太尴尬。

  “Yes?”那人放下报纸,看着杨攀。

  “Are……Are you……Zhang Jun?”杨攀终于决定挑明了问,他运气也不会那么好吧?一出来就遇见记者。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流利的中文脱口而出:“靠!你小子不会就是杨攀吧?”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真相大白。地下工作者杨攀与地下工作者张俊终于接上了头。

  杨攀摘下墨镜,把张俊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靠啊,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嘿嘿,我的创意,把头发染成棕色,戴一个褐色的隐形眼镜,再说一口流利的荷兰语,像不像一个荷兰人?”

  “黄皮肤的荷兰人,哈!”

  “混血儿嘛……你还笑我,你戴个假胡子干什么?装老成吗?”

  “最起码效果不错,一路上没有人认出我来。嗬嗬!”杨攀戴上墨镜,“走吧,去把东西放了再出来逛……”

  “你用谁的名字开的房?”

  “我的啊?怎么了……”杨攀突然明白过来,“不是吧?”

  “是啊。”张俊点点头。

  “呃……只好祈祷那旅店从老板到服务员都是球盲了。”杨攀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但愿吧……哦对了,我们出来的时候除非两个人单独在一起,否则不要说中文,一律用荷兰语。”张俊再次提醒到。

  ※※※

  杨攀把他的护照递了过去,在心中祈祷这个招待员可千万别是球迷。

  “杨攀!”那招待一声惊呼,把在柜台前忐忑不安的两人吓了一跳。

  “啊!我们可不是杨攀和张俊啊,我们……”杨攀发现对方伸出一只手来,笑眯眯地对他说:“我知道,因为我从不看意甲嘛!”

  杨攀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掏出钱包,翻出一百欧元放到那人手中:“OK!钱你收了,嘴可要老实点了。”

  “呵呵,您放心,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人嘛!”招待笑嘻嘻地把钱放进自己的腰包,然后拿出一把钥匙,“206房间,两位请。”

  ※※※

  张俊把箱子放在门边,环视着双人间,“借用乔治·巴顿将军的话来说,这儿哪是旅馆,分明是窑子。”

  “好了,你知足吧!住便宜偏僻的旅馆是你的主意,说怕被人知道。现在呢?我先去看看卫生间的淋浴能不能用,你把行李放一放吧。”

  张俊把箱子放在角落,然后坐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感觉了一下,床垫不是太软,不过他喜欢睡硬床。房间不大,装修和陈设也很简单。张俊突然想起来双人间为何会是一张大床而不是两张小床呢?

  为了解开这个迷底,他拉开了床头柜上的抽屉。果然在里面看见了几包避孕套……

  靠!杨攀找的旅馆!张俊都可以想象,在他现在坐的这张床上有多少男男女女在上面翻滚过,果然是“窑子”。

  杨攀从卫生间出来,“我都看过了。基本上都能用,除了吹干机……”他看见张俊拿着一个东西向他晃了晃,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噢,我当是什么呢。避孕套啊……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别讲究了,反正只住两个晚上。走吧,我们出去找点东西吃。”杨攀又将避孕套扔进了抽屉。

  ※※※

  “真是……竟然在这种地方找旅馆。这儿基本是属于被遗忘的城市角落嘛!”张俊还在发牢骚,因为一路走过来都没有找到一家满意的餐厅。这地方给张俊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三不管的城乡结合部,低矮破旧的房屋,狭窄的马路,无所事事的人们,丑陋的妓女,以及……

  张俊觉得被人撞了一下,然后听见一声:“Sorry!”一个瘦小的人影从他身边飞快地跑过。

  张俊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被撞的腰部,发现那里空空如也。

  ……丑陋的妓女,以及小偷……

  “抓小偷!”张俊一声大喊就冲了出去,而身边的杨攀也跟了上去。

  ※※※

  他左转,身后两人便也左转。他右转,身后两人也右转。他掀翻路边的垃圾桶,两人也掀……自然是不能的,两人便跳过垃圾桶继续追。

  妈的!为什么那两人那么能跑?

  “别跑了!你是跑过不我们的!我们穿的是耐克(Nike)!”身后一人喊道。

  放你妈的屁!老子穿的还是阿迪达斯(Adidas)呢!

  他又一个左拐,两人依然跟了上来。不管了,前面就是我的地盘了!到时候,哼哼……

  前面出现了一道铁栏杆,他一个箭步,单手抓住栏杆,身子一纵,越了过去。“有人追来了,妈的!”他将手中的腰包扔给一个黄发小子,然后扶着墙壁大口喘气。

  张俊和杨攀见小偷身边围着一群同样装扮的人,看来是一伙的。连忙一个急刹车,在栏杆前停了下来。

  耐克的抓地性果然好……嗯,现在不是在为耐克拍广告。“把包还给我!”张俊用英语向小偷喊道。

  “不错,不错。跑了这么远都还不累。”黄发小子将腰包在手中抛上抛下,看着张俊和杨攀阴阳怪气道。

  “少废话!把包交出来!”杨攀在一边吼道。

  “哦哦,让我看看这一次有什么收获……啊,钱还不少嘛!约翰,你这次干得不错,等会儿多分一些。”

  “嘿嘿,谢,谢谢老大!”刚才偷张俊腰包的小偷气喘吁吁地笑道。

  “把包交出来!”杨攀再次吼道。

  “你叫吧,你叫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这里的。这里可是我的地盘!”黄发小子继续翻着钱包,“嗯?还是个荷兰人?哈!外国游客啊!”

  “你给还是不给?”杨攀双手抓住护栏就要翻过去跟对方真人快打。

  “荷兰人……荷兰的足球……嗯,这样吧,看在你们是外国人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们一个机会。和我们踢场球,如果赢了腰包还给你们,如果输了……嘿嘿,就哭着去报案吧!”他的小弟们一阵哄笑。

  张俊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停车场,那些人正是坐在几辆破旧的汽车上面,而停车场的两端各有一个小小的球门,还挂着球网呢。

  “我们只有两个人,怎么踢?”杨攀说道,比足球的话他求之不得。

  “当然,我们也只上两个人。怎么样?我是多么地公平啊!”

  “我们同意。”话音未落,杨攀已经翻进了停车场。偌大的停车场只有四个人踢,体力方面他们没有任何问题。

  张俊也跟着跳了进来。

  “克鲁,维恩!你们两个!”老大挥挥手,两个人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向场中央。

  你们这些白痴就等着吃苦头吧!我们可是专门用街球来赌球的人,跟我斗!老大在心中狂笑不止,“哦,忘了说了,比赛一球定胜负,你们小心吧!”他补充道。

  你们这些白痴就等着吃苦头吧!杨攀把外套甩到栏杆上,然后蹲下来将鞋带系好。

  一只足球滚到了场地中间,那个被称作“克鲁”的金发少年把球踢给张俊,“开球吧,黄皮肤的荷兰人。”他冷冷道。

  张俊把球踢还给他,“我怕等会儿你们连球都碰不到了,黄皮肤的英国人。”

  克鲁瞳孔一缩,把足球踩在脚下。“很好……维恩!”他将足球磕给维恩,一个红头发的矮个子少年。

  维恩一接球,杨攀就对了上去。他似乎有些轻视对手,想卖弄自己的脚法,结果他那一连串假动作在杨攀眼中就像一个小丑在跳滑稽舞,趁他双脚脱离足球的时候,杨攀一脚将足球捅掉,然后加速,超越了维恩。接下来的杨攀没有带球,而是直接一脚大力抽射!

  足球带起一阵风,将地上的纸屑吹了起来,然后狠狠撞上球门后面的墙壁,发出一声闷响,再反弹回场地中央。

  “发球吧。”杨攀盯着对方说。

  场边的人已经被这球震住了,鸦雀无声,所以杨攀轻轻的一句话在此时显得格外有力和清晰。

  克鲁看看身后的墙壁,又看看杨攀,然后把球踩在脚下,又再次踢给了维恩。

  维恩知道自己过不去杨攀,又将球踢还给了克鲁。他知道总有人能解决对方的。

  张俊和克鲁对上了,杨攀没有过去帮忙,只是站在比张俊稍微靠后的地方,顺便照顾一下不远处的那个红发小子,他相信张俊可以对付得了对方的。

  但是张俊还没来得及做动作,就被对方给过了!场边响起一阵口哨声。

  杨攀大惊之下慌忙去补位,但已经晚了,克鲁起脚射门!

  足球从杨攀脚边掠过,然后飞过球门,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又弹了回来。

  场边的口哨声停了,所有人也是一愣。“喂,克鲁。干脆一点,别玩了!”老大不满地喊道。

  克鲁回头看了看老大,又把球踢给了杨攀:“发球吧。”

  杨攀把球踢给张俊:“用不用我来防他?他的动作很花……”

  “不用。”张俊摇头道。

  “那你要小心,他是一个高手。”

  “嗯。”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交叉换位,杨攀到了他最熟悉的右路,张俊则在左边。

  张俊拿球,一个踩单车。但只踩一下,第二次直接用左脚把球拨向左前方,右脚发力加速!成功超越克鲁!

  但是当他抬头找杨攀时,才发现自己无法将球送到杨攀脚下。因为场地原因,不可能用长传转移的办法,而短传的话,那个克鲁又“恰好”在他传球的路线上,况且另外一个人正在对杨攀进行贴身看守。

  看来只能自己带了。

  克鲁见张俊没有传球的意思,于是逼了上来。张俊见状,左脚前行,身体前倾,似乎要向前直线突破。克鲁果然上当,重心随着向后撤去。

  上当!张俊换右脚把球横着向右一拨,身体转瞬间扭向内侧!

  但他跟着一个踉跄,才发现自己人是冲过来了,但球却留在了对方脚下!

  原来克鲁虽然重心移了过去,但左脚还拖在后面,刚好将张俊向右拨的球拦了下来。

  克鲁单手撑地,然后左脚把球勾回身前,支撑的右脚和右手一用力,人从地上跳了起来。同时左脚踩球一让,非常连贯地躲过了张俊反身的逼抢。

  克鲁转身,带球向前冲。杨攀也不顾维恩了。冲上来便要抢球,克鲁这球趟得有些大,应该是断球的好时机!

  但是克鲁大跨一步,右脚将球拉回,同时一个急刹车!接着他右脚脚内侧把球从身后磕到身体左侧,身体闪向左边,正好与冲过来的杨攀擦身而过!

  不过刚刚过掉杨攀的克鲁却被张俊一脚把球捅开了,同时他加速把球追上,带球又向对方半场杀去。维恩在向张俊逼去,同时克鲁也在回追。不过张俊的速度太快了,小场地还正好发挥他加速度快的优势,维恩追不上,只好伸手拉了张俊,张俊身形一滞,足球已经滚出了底线。

  “这算什么?”张俊有些恼火。

  “出界,我们发球。”场外的老大回答了他。

  “难道没有犯规?”

  “这里是我的地盘,规则我说了算。把球踢进对方球门就是唯一的规则。嘿嘿!”一群人附和着老大笑着。

  “你……”张俊有些愤怒,却被杨攀拉住了。“原来如此吗?”他盯着对方道。

  ※※※

  克鲁背对张俊,右脚将球拉回身前,再换左脚将球一包,同时转身,连人带球从张俊右边转了过去!不过这一次张俊没有就这么让他轻松过去,而是反手一抓,同时转身贴了上去。

  两人正在纠缠时,杨攀从一边冲上来看准时机将克鲁挤到一边,把球抢走。比身体的话,虽然杨攀比克鲁矮了一点,但是浑身都是肌肉的他明显要比对方强壮。

  得球后的杨攀把球传给了插上的张俊,但可惜张俊的射门在克鲁的干扰下打高了。宽四米,高两米的小球门虽无人把守,却也不是那么好打中的。

  ※※※

  维恩把球传给克鲁,克鲁脚尖把球轻轻一挑,然后身体前冲,撩起的脚后跟又正好把半空中的足球向前一磕!过顶!漂亮!

  可惜这最后一磕力量有些大了,从后面冲上来的杨攀跳在空中将球顶出了界。

  ※※※

  杨攀接到了张俊回做给他的球,然后抡起就是一脚,足球炮弹一般轰中了来不及躲闪的维恩,而且是正中靶心--脸部。

  维恩当场就晕倒在场上!

  场下有人站了起来,但杨攀不屑地看着他们:“怎么?不是说除了把球踢进球门没有规则吗?”

  老大一脸铁青:“好,很好。去把他抬下来,换一个人上!”但他刚说完这话,却突然发现刚才还群情激奋的背后现在鸦雀无声。他回头看见一张张同样铁青的脸--那是被吓的。“干什么?退什么退?你,上!”他指指刚才偷张俊腰包的人。

  尽管不愿意,但老大的拳头同样很厉害,况且这球说不定会踢向克鲁呢,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他硬着头皮上了场。不过上场的时候,他偷偷在胸口上划了一个十字:上帝保佑别被那家伙的球踢中。

  很可惜,上帝似乎睡着了。那小子刚上场就被杨攀的大力“射人”轰中了小腹,他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拼命吐,但除了抑制不住的口水,他什么也吐不出来。

  “下次记得离球门远一些。”这是杨攀的话,“下一个是谁?”他将球踩在脚下,双手叉腰看着场外众人道。

  “妈的!你,给我上!”老大抓住一个正在拼命向后挤的人,一脚将他踢上了场。

  这一次杨攀刚一抡脚,那个可怜虫立刻奋不顾身地摔倒在地上,但杨攀没有射门,而是把球传给了张俊。“射人游戏”到此为止,早点把钱包要回来去吃饭才是正事。

  又是张俊对克鲁,不过这一次更靠近球门。对于射手张俊来说他更占优势,因为他不需要过掉克鲁,只需要闪出一丝空间,就可以了。

  “射手”这个词的精华便在那临门一脚中了。

  张俊一扣,再一拨,但克鲁始终不为所动。这样不行,必须速战速决。张俊突然灵机一动,他将球向内侧一拨,然后身体前冲,似乎要靠速度强行闪出空当。克鲁果然将身体移过去准备封堵。

  但这一次张俊左脚没有继续趟球,而是从球上迈了过去。然后他的右脚却别在左脚后面,用非常怪异的方式脚尖一捅!

  克鲁留了一个心眼,但却没有办法阻止张俊,因为这一次不是变向过人,而是突然射门!

  足球越过克鲁,飞了起来,然后撞上球门的远门柱,弹进了球门!

  球进了!

  张俊用一种南美球员常用的动作把球踢了进去!这球连克鲁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别着脚把球踢了进去!

  一球定胜负,所以张俊这一方赢了。

  “把包拿来吧。”杨攀向对方伸手道。

  老大阴笑道:“别讲笑话了!你真的以为我会把包还给你们?哈哈!”

  “哈哈……”众人大笑着。

  “嘭!”足球飞快地从老大身边掠过,狠狠砸中墙壁,然后又弹了出来,滚到杨攀脚边。

  笑声嘎然而止,所有人略带惊恐地看着把足球踩在脚下拉来拉去的杨攀。“我再说一次,把包交出来!”

  “你们可以把现金拿走,但是里面剩下的东西要还给我。”张俊说道。

  老大看看张俊,又看看杨攀,再低头看看钱包。然后他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拿了出来,塞进自己口袋。最后他将包扔了过去:“拿着吧!下次别再让我们碰到你们!”他一挥手,带着众手下离开了。

  张俊看见那个克鲁回头看了看他,然后便跟着走了。技术非常好,但为什么要混在这种地方呢?张俊弯腰捡包的时候还在想。

  “嘭!”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栽倒在地上。等他抬起头来,才看见杨攀面朝那些人离开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一群杂碎!”而一只爆开的足球正安静地躺在铁丝网的下面。

  ※※※

  英国之行,短短三天,张俊并未留下多深印象。如果不是遇见了那个叫“克鲁”的人,那么这次旅行真是失败之极。

  回到各自的俱乐部,马上便要准备联赛的下半程了。意甲联赛在一月六日就将重新开始,而张俊所在的沃伦达姆则要全队去西班牙的马尔贝拉进行集训。

  张俊时不时还会想起那个金色头发,却有着东方人面孔的“克鲁”,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

  “乔治,今天你和怀特两人不用训练了。”佩里扎洛对两名穿着蓝色球衣的孩子说。

  “啊?”乔治有些吃惊地看着教练。平时的训练想偷懒都不成,今天怎么主动不要他们训练了?

  ※※※

  乔治和怀特两人走在街上,一边逛街,一边随便聊着。这时一个身影从后面赶了上来,然后不小心撞到了乔治。

  “对不起!”那人一躬腰匆匆跑走了。

  “啊……啊?抓小偷!”乔治和怀特冲了出去。

  ※※※

  “又是两个人……嘿!钱还不少。这样吧,陪我们玩玩儿,一球定胜负,赢了包就还给你们。如何?”黄发少年抛着手中的钱包道,一只足球被踢向了乔治与怀特。

  乔治看着脚下的足球笑了:“希望你们别后悔。”

  ※※※

  “球进了!噢!克鲁太棒了!哈哈!”场下的人们喊叫着,乔治和怀特则一脸惊讶地看着身后球门里的球,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高大的背影,一头长长的金发和冷酷的表情,刚才正是他一个人带球将乔治和怀特都晃倒在地,然后打空门成功。

  “哈哈!”黄发少年笑道,“很好,根据规定,你们输了。钱包归我们!钱还真不少噢!”

  “等等!你们……”乔治刚刚站起来,就听见身后传来警笛声和急切的脚步声。

  “我们是警察!你们现在全部被包围了!如果不想英年早逝的话,就他妈的全部给我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为首一名警官双手持枪对着停车场内的众人大声喊道,他身边全是荷枪实弹的警察,还有人不断地涌进这废弃的停车场。

  “这……”钱包掉在了地上,老大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

  “快走!老实点!”

  “推什么推?老子有脚!”

  “你他妈老实点!”

  佩里扎洛递了根烟给警官:“多谢了!”

  “嗬嗬,别客气!”警官接过烟,然后点上,“我可是切尔西的球迷,对球队有帮助的事情,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帮,哈哈!”他扭头看着正被押上车的小混混们,“让他们快一点!妈的!磨磨蹭蹭的!”

  ※※※

  老大们纷纷进了监狱,其他人也都散了。自己因为年龄太小,情节轻微被放了出来,但面对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着热闹非凡的大街,克鲁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向哪儿去。

  是向左,向右,还是向前,或者干脆向后?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警察局。

  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他面前。“出来了。”

  克鲁看着他没说话。

  “那么你打算去哪儿呢?”

  克鲁摇摇头。

  “不知道?嗯,我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摆脱现在这种生活,想不想跟我走?”

  在一片迷茫之时,出现这么一个人,仿佛是上帝派来的一样。克鲁点点头。

  “你同意了?呵呵,很好!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我叫克鲁·李。”

  “嗯,我是切尔西青年队的教练,你叫我吉尔吉奥先生就可以了。”佩里扎洛向克鲁伸出了手。

  克鲁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还是刚才那个世界,但似乎有了一些不同。

  

第八十七章 黄皮肤的英国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