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中国佬与荷兰佬

    当球队结束集训,回到荷兰的时候,阿德里安塞终于等到了一个让他开心的消息。他一直看好的荷兰年轻前腰范佩西正式被租借到沃伦达姆直到这个赛季结束。

  这笔交易其实是阿德里安塞动用私人关系争取来的,但是对于费耶诺德俱乐部来说,他们却是急于甩掉这个包袱,这个麻烦制造者。

  莱斯对于范佩西的评价只有一句话:“充满变数的天才。”意思便是这个桀骜不驯的球员,因为性格的原因,很有可能成为如克鲁伊夫一般的惊世天才,也很有可能就此沉沦。

  因为曾经放言:“在这里(费耶诺德),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作球员看待,我在这里踢球应该得到很多快乐,但我从没有!”表示对主教练范马韦克的不满,而被荷兰媒体列为“极度难打交道”的人。范佩西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他了,他只想开开心心地踢球,但是这点要求在费耶诺德却得不到满足。因为和主帅范马韦克的关系已经水火不容,他基本上失去了在一线队比赛的机会,更多的只能代表费耶诺德预备队和青年队比赛。这对于一个身批荷兰国奥队10号球衣的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更何况他还曾经在2002年底被评为荷超年度最佳新人。

  不过对于善于发掘并培养青年球员的阿德里安塞来说,范佩西表现出来的天分显然比他的性格更吸引人。况且他在费耶诺德千夫所指并不代表在沃伦达姆也同样,阿德里安塞知道问题的关键,也知道如何解决,尽管有一部分沃伦达姆球迷在俱乐部大门外抗议“臭名昭著”的范佩西的到来,但阿德里安塞只相信自己的眼光。

  ※※※

  在回到荷兰的第一堂训练课上,阿德里安塞就把范佩西介绍给了全体球员,但是当大家看见那张冷得毫无表情的脸时,一个个都皱起了眉头。只有张俊在听主教练说范佩西是荷兰国奥队主力前腰时,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球队现在就缺乏一个前场的组织者,以至于阿德里安塞经常要求科泽尔和萨尔登两个防守中场轮番前插。

  现在荷兰国奥队的10号来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张俊松了一口气,却没有注意到身边一个个苦着脸的队友。

  站在一脸微笑的阿德里安塞身边的范佩西自然也看到了各位“队友”的表情,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把脸扭到了一边。到哪都一样,不管是费耶诺德,还是沃伦达姆。

  ※※※

  训练结束后,范佩西一个人沐浴更衣完毕,就早早地离开了。他还要开车回费耶诺德自己的家。看着范佩西关上门离开,更衣室内的人才长出了一口气,气氛也较之刚才活跃了不少。

  “嘿!吉斯,晚上有什么安排?”

  “晚上?我要陪罗琳。”

  “噢噢!”有人起哄。

  张俊看着闹成一团的队友们,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碰碰身边的科泽尔:“塞斯,为何大家表现得这么活跃?”

  “沃伦达姆的更衣室不是原来就这样的吗?”科泽尔反而有些奇怪了。

  “哦,是的哦。”张俊反应过来了,“这么说,应该是刚才大家的表现有些不正常了,为什么呢……”张俊百思不得其解。

  “都是因为这小子了。”科泽尔说道。

  “罗宾(Robin)?”

  “对,罗宾·范佩西。”科泽尔点点头,“他是在荷兰有名的坏小子,如果说在足球圈里有最讨厌的人,那就是他了。”

  “你似乎很了解他。”

  科泽尔抬头看看更衣室的空调。“张,有一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你要不要听?”

  张俊点点头,“你讲吧。”

  “那还是我在阿贾克斯青年队的时候,2002年上半年吧,我们阿贾克斯青年队和费耶诺德青年队在荷兰青年杯赛的半决赛相遇了……”

  ……

  这只是一场青年杯赛,但因为阿贾克斯青年队从来不缺乏天才,所以不少阿贾克斯的铁杆球迷赶到现场为球队助威。因为这些人,加上两支荷兰足坛的重量级球队,现场气氛紧张地令人难以呼吸。

  最终科泽尔所在的阿贾克斯青年队战胜了费耶诺德青年队,杀入了决赛。那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比赛,人仰马翻的场面随处可见,加上场外球迷的高声叫骂,裁判成了最忙碌的人,在出示了十三张黄牌之后,这场比赛终于结束了。

  但是一些狂热的阿贾克斯球迷却冲进了球场,挑衅费耶诺德的球员。而费耶诺德的一些球员也很不冷静,比赛输了正憋着一肚子火呢。双方展开对殴,结果智利国脚阿库纳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而在这场斗殴中有一个小伙子表现得最为活跃,他像斗犬一样,见人就上,一个人面对对方数人,也毫不退缩。他的头部被啤酒罐砸中,满脸是血。最后他在几名阿贾克斯球员的“保护”下离开了球场,即使这样,他满脸是血,仍然回头疯狂地对那些企图追上来的球迷们吼叫着谁也听不清的语言,真像极了一条疯狗。

  ……

  “那个人就是范佩西。”科泽尔把目光收了回来,“我也在其中。说是保护他离开的,其实应该是强行拖着他走的。看他那架势,还不想离开‘战场’。他又骂又又跳,想挣脱我们。我也被他踢了一脚,说真的,那一脚真狠……”

  真想不到他还有那样的经历,张俊愣了愣才问道:“那他应该认识你吧?”

  科泽尔摇摇头:“不知道。在那么疯狂的情况下,他也许只有愤怒吧?哪还会记得身边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话音刚落,更衣室的门被推开,范佩西匆匆忙忙地折返回来。大家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极不自然地沉默着,做着毫不相干的事情。

  范佩西来到自己的柜子前,打开,取出一个小包。原来是忘记东西了。张俊和科泽尔看着他又锁上门,然后转身离开。但当经过两人时,他却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用冷冷的目光看着科泽尔,而科泽尔也看着他。

  路易林克悄悄站了起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那两人开战,他就扑上去把他们拉开,同样紧张的还有队长霍尔维金,他正准备呵斥范佩西,但对方已经先开口了。

  “我说为什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你,多管闲事的家伙。”他的语气非常不友好。

  但是科泽尔却一笑:“我只是害怕他们把你打成正常人,那样对于阿贾克斯就很不利了。”

  谁都听得出来这是反语,其实是在讽刺范佩西脑袋不正常。果然范佩西脸色一变,而身后数人也是脸色一变。但出乎意料的,范佩西并未如传闻一般扑上去和科泽尔扭打在一起,他只是狠狠瞪了科泽尔一眼,“别指望我会感谢你和你那些多管闲事的队友,塞斯·科泽尔。”然后他再次转身而出,留下一屋长出一口气的人。

  “多管闲事吗?”科泽尔看着关上的门自言自语道。

  张俊不大明白,既然范佩西是一个传说中的坏小子,那么……“你刚才为何还要故意激怒他?”

  科泽尔低头把T恤套在身上:“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传言有时并不可信。”他站起身,对张俊说,“要去吃晚饭吗?我请客。”

  “你请客?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张俊也跟着站起了身。

  “庆祝队里来了一个厉害的家伙。”科泽尔笑道。

  ※※※

  吃晚饭的时候,张俊从科泽尔那里知道了有关范佩西的一些事情。

  他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一直跟着他父亲住,难怪脾气会有些怪。同时也知道他和费耶诺德主教练闹矛盾的原因,就是位置问题。范佩西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位置是前腰,但是范马韦克出于战术的考虑,把他放到了左边路,即使如此,他还不是首选,时常要和荷兰国脚吕尔林竞争一个名额。年轻的范佩西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不是主力,打不上比赛,因此借违反队规,并且是违反主教练战术意图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和主教练对着干,他所能得到的上场机会也越来越少。

  2002年5月,费耶诺德获得了联盟杯冠军,接下来的赛季,球队到土耳其进行大运动量的集训。但范佩西却不习惯异地生活,对于艰苦的训练更是多次逃避。于是在同皇马争夺欧洲超级杯的时候,范佩西被范马韦克赶回了荷兰。就这样,当年刚刚18岁的他失去了一次与世界巨星同场竞技的机会。而范佩西在费耶诺德的命运更是急转直下,很多时候更是被下放到预备队和青年队打比赛。即使2002年底他被评为荷超年度最佳新人,境遇还是没有得到彻底改善。

  其实从范佩西出道开始,他就始终是一个愣头青。2002年下半年费耶诺德主场同威廉二世一役,费耶诺德在上半场即将结束的时候获得一个任意球。按常规,任意球是由队长任意球高手范胡耶唐克主罚,但此时的范佩西却突然从范胡耶唐克手中夺过皮球,摆在罚球点上表示自己要完成这个任意球。好在范胡耶唐克是个老好人,在这时候显示出大将风度,对涉世不深的范佩西没有太多计较。不过球场外的球迷们就无法忍受了,他们对于范佩西小小年纪就目无尊长的行为极为厌恶。

  本来阿森纳打算在这个冬歇期购入他的,但是费耶诺德八百万欧元的底价让阿森纳退让了,目前仍处于观望阶段。而范佩西更是因此对俱乐部彻底绝望了,他认为是俱乐部在价格方面故意为难,阻止他出国。也因此他才接受了沃伦达姆的租借合同,因为他现在只想离开费耶诺德。他在费耶诺德踢球的待遇甚至还是他16岁时签的第一份职业合同。

  张俊惊讶地看着科泽尔,“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这不是什么秘密,报纸上都登着呢!现在全荷兰都知道有一个超级麻烦叫罗宾·范佩西了,并且他来到了沃伦达姆。很多人在等着看我们的好戏呢。他们认为经历了疯狂的上半赛季后,球队会因为他的到来而充满变数。”

  “那为什么教练还要租借他?”

  “因为谁也没有怀疑过他的天分。”科泽尔这样回答道。

  当两人回到住处时,才发现以前奥楚的房子正有工人忙碌着。

  科泽尔走近打招:“你们这是在忙什么啊?”

  “检查线路,整理房间。明天上午范佩西就要搬来这里住了。所以今天晚上一定要弄好。俱乐部知道傍晚才通知我们,有的忙了!”工人匆匆说了几句,就又去忙他的了。

  “也许我们将会有一个很有趣的邻居了。”科泽尔看着忙忙碌碌的人影对张俊说道。

  ※※※

  第二天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范佩西果然从停车场把他的车开到了公寓门口。他开门的方式都与众不同,在用钥匙拧开锁后,他双手插兜,用脚把门跺开。然后返回汽车取回两个包,进了房间。但还没有完,过了一阵子他又出来,这一次他从汽车的后备箱中抱出一套迷你音响。

  张俊和科泽尔就在自家门口看着他忙进忙出。张俊想去帮忙,但他刚开口就看见对方扭头盯着他,剩下的话又立刻缩回肚里。

  “你想说什么?中国佬。”语气仍然很不友好。

  “中国佬?”张俊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他。“只是想表示一下欢迎,荷兰佬!”他也不客气地顶了回来。

  没想到范佩西却出人意料地笑了,他英俊的脸果然还是更适合笑容。“说的不错,中国佬。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但是别指望我们可以和平共处,如果不满意可以随时去老家伙那里投诉我。”

  “我为什么要投诉你?”张俊不解。

  “随便你。”范佩西丢下一句,然后进了屋,关上门。

  远端的科泽尔冲张俊耸耸肩,无奈地笑笑,然后两人打算各回各家。就在这个时候,范佩西的屋里传出一阵非常大声,非常劲爆的摇滚乐,把两人吓了一跳。

  ※※※

  科泽尔明白过来后捂着脸摇头苦笑,而张俊则看着那间公寓出神。

  “是BLUR的《SONG 2》。”他喃喃道。

  ※※※

  范佩西确实是一个天才,阿德里安塞专门为了他把球队打了半个赛季的442平行站位都换了,增设一个前腰,撤掉一个后卫,改打352阵型。科泽尔和萨尔登回到他们熟悉的防守型中场的位置,范佩西一个人做攻击型中场,赫维尔和温则继续司职左右两边。

  在平时训练上看,因为范佩西拿球过多,效果并不明显。作为前腰,不光要会盘球,更重要的是要会为队友创造机会,但是范佩西一拿球就是自己单枪匹马杀入禁区射门得分。把处于空挡的张俊和赫纳置于不顾。

  张俊脾气好,倒没有多说什么。但赫纳可就看不下去了,他冲范佩西直嚷嚷:“喂,你小子没长眼吗?我和张俊都跑出空挡了,为什么不传球!”

  范佩西不屑地掏掏耳朵:“等你有能力接好我的传球再说吧。”

  “你说什么?!小子!”赫纳是一个黑人球员,他脾气暴躁,就象一块煤炭一样遇火就燃。

  但是范佩西没有理睬他,而是转身走了。

  “他妈的你给我站住,少瞧不起人了!老子上半个赛季还进了8个球,你小子在那儿呢?预备队?哈哈!”赫纳高声讥笑着范佩西,他似乎故意捅到了对方的痛处。

  ※※※

  果然范佩西停住了脚步,但是他只停顿了几秒,又再次向前走,不再理会赫纳的挑衅。

  张俊看着范佩西的背影,想起前天晚上听科泽尔说的那些往事,突然觉得作为一个年仅20岁的背影,竟是那样的孤独。

  “他没有朋友,只有三个人和他关系最亲密。除此之外……”科泽尔在张俊身边说道,“除此之外,他没有朋友。”

  “你们不是朋友吗?”张俊奇怪于科泽尔为什么会对范佩西那么感兴趣。

  “我?”科泽尔不禁笑了。“我不过是一个多管闲事的家伙而已。”

  因为范佩西与赫纳的冲突,训练被提前终止。阿德里安塞将众人叫到一起,但他并没有批评谁,只是告诉大家,后天就是荷兰杯的八分之一决赛,沃伦达姆本赛季的锦标希望最大的就是这个了,他要求队员全力以赴,一定要拿下来。

  “对于那些阻碍了全队战术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换下来!”末了,他又画蛇添足地补了这么一句。

  ※※※

  荷兰杯八分之一决赛,沃伦达姆客场挑战超级球队布雷达。作为卫冕冠军,且本赛季三条战线均表现出色,许多人理所当然地把沃伦达姆列为荷兰杯夺冠热门,八赔一的比率仅次于三支传统强队阿贾克斯、费耶诺德和埃因霍温。

  作为最有希望捧杯的赛事,俱乐部不允许随便放弃,队员们也非常有信心,但是……

  布雷达主场欢声震天,主场解说员正用极富煽动性的语气喊道:“荷兰杯八分之一决赛还剩下二十分钟,布雷达主场2:0领先沃伦达姆!沃伦达姆表现出人意料地糟糕,新加盟的范佩西和其他队员完全没有配合可言!布雷达闯入杯赛八强也只是时间问题!”

  现场球迷用欢呼声回应他。

  “坚持住!还有二十分钟我们就进八强了!”主队队长高声为队友打气,这段时间沃伦达姆发起了连续不断的攻势,布雷达后防吃紧。

  赫维尔左边路拿球,他看了看对方重兵布防的禁区,又看了看伸手要球的范佩西。那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我们早就领先了,还有脸伸手要球?赫维尔一咬牙,带球向对方后防线冲去。

  海水义无返顾地冲向礁石林立的海岸,却在双方的作用力下被击得粉碎。沃伦达姆的进攻正象这潮水一样。

  “沃伦达姆的传中再次被后卫顶出了底线!布雷达士气高涨!”

  赫维尔跑去发角球。为什么教练还不换人?他不是说谁如果阻碍了球队,就会毫不犹豫地将他换下吗?可是两个换人名额都是换下的谁?范佩西那小子为什么还会在场上?

  角球发入禁区,但是被门将直接得到。“下次发战术角球!”赫纳向赫维尔喊着,其他队员则飞快地跑回本方半场回防。

  张俊一把抓住了往回跑的范佩西:“你还想赢球吗?荷兰佬!”

  范佩西想挣脱张俊,却发现对方格外有力。“该死!跑了七十分钟还这么有力!”他嘟囔了一句,“你这是什么话?中国佬。我是职业球员,我当然想赢。”

  “那你就发挥一个前腰的作用啊!”

  “我很拼命啊。但是对方的防守太严密了,我没有办法突破……”范佩西还在试着挣脱张俊。

  “传球,分边,直塞,长传……你是前腰,我是前锋。把球传到我脚下,让我去得分才是你的职责吧?”张俊打断了对方的“借口”。

  “你……”

  “别说我接不到你的球这样的话。你只管传球,接不到是我的责任。你只需传球!不要管我在什么地方,把球传到能够得分的地方去!”张俊口气强硬地说道。

  突然他注意到科泽尔在后场抢断成功,他松开范佩西,“我不管你过去怎么样,但你现在是沃伦达姆的球员,我们是队友!”他转身跑开了。

  “啊!沃伦达姆的张俊和范佩西似乎有一些争执,两人在前场不知道说些什么……恩,沃伦达姆抢断打反击!布雷达在回防,速度很快!”

  科泽尔把球传给了技术更好的萨尔登,萨尔登带球通过中场,然后传给赫纳,赫纳再把球传给张俊,自己转身向前跑,想和张俊打一个撞墙式配合。

  但是张俊直接把球做给了后面的范佩西!赫纳看到球传到了那小子脚下,跑都不跑了,他知道一次打反击的机会又没有了。

  张俊传球后迅速转身向前跑,范佩西接到球,抬头看了看前方,传到能得分的地方吗?范佩西嘴角一动,脚下轻搓,足球飞过后防线的头顶直落后方。门将刚想出去,才发现不管是张俊还是赫纳,都接不到球,便容它出了底线。

  “范佩西再次失误,他的过顶球直接传出底线!”

  “真他妈的!”赫纳骂了一句,“那小子是存心捣乱的吗?”

  张俊拍拍他的肩:“别管那么多,他负责传球,我们就负责跑位接应,射门得分。”

  “时间还剩下十五分钟,但初次代表沃伦达姆出赛的范佩西仍在浪费着任何一次宝贵的机会!也许阿德里安塞租借他来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谁都知道罗宾·范佩西是一个怎样的人!”因为形势有利,主场解说员竟然有闲心关心一下沃伦达姆的买人政策了。

  张俊再次把球传给了范佩西,一个前锋背对身拿球,身后就是十人组成的后防线,哪怕是上届杯赛的金靴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令随队而来的球迷们不解的是,为什么张俊一定要把球传给那个“机会浪费主义大师”罗宾·范佩西呢?科泽尔和萨尔登上半个赛季轮流负责组织进攻,效果不也挺好的吗?

  范佩西这次没有传球,而是横向带球移动到了球场左边,抢了赫维尔的路。范佩西作势要突破,对方防守队员立即向后移动,但他只是为了腾出传球的起脚空间,一记弧线球被搓入禁区,直落后点!

  门将想出击,但是这球外旋,令他很难受,他选择了最保险的方式。因为这球传球路线上并没有沃伦达姆球员,后点更是布雷达球员的天下,一切就交给后卫来解决吧!

  “范佩西传中,但毫无威胁……嗯,等等!这是谁?”

  橙色的球衣,醒目的11号,仿佛一面飘扬的旗帜。张俊左脚发力一蹬,身体向前窜出,他右脚仿佛一把绝世神剑的剑尖一样刺在最前面。一个非常规的姿势,他腾在空中,左脚在下,右脚尽力向前伸出,去够那看起来够不到的糟糕传中。

  “等你能接到我的传球再说吧。”范佩西的话仿佛这颗球一样在嘲笑着张俊。因为张俊的右脚脚尖离球的预定落点还有一丝差距,他一咬牙,腰一挺,身体竟在空中又向前冲出了一些!

  “那只是看起来接不到而已!”张俊在心里吼叫到。

  长剑出鞘,见血而还。

  “球……球进了!球竟然进了!可怜的门将毫无反应!天哪!张俊用中国功夫打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进球!他的右脚脚尖捅到了球,范佩西那脚看起来毫无威胁的传球竟然变线入网!但是这不过是一个挽回面子的进球罢了!”

  沃伦达姆的球迷可不管那么多,他们高唱着《张俊保佑沃伦丹》,为这个惊世入球呐喊欢呼。

  张俊也不管那么多,他冲进球网,从对方脚下抢出足球,抱着向中圈跑去,路上还不忘给远处的范佩西竖一个大拇指:“传得漂亮!”

  范佩西看着张俊的大拇指,不知道该做什么表示。那个球他是故意那样传的,因为只有如此才能避开对方门将和后卫,但他没指望哪个沃伦达姆球员可以接到他的传球,实在是太刁钻了。可是,张俊竟然用……用中国功夫把球打进了!太夸张了吧?更恐怖的是他看见张俊腾在空中还能将身体前移!

  到底是信念,还是他身体构造异于常人?!那家伙!范佩西向地上吐了一口痰,还有十几分钟,再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中国佬!

  ※※※

  在关键时刻攻入一球,是很能打击对方士气的。特别是当对方发现自己只领先一个球,且对手攻势很盛的时候,现在谁也不会去相信那个解说的话了。

  什么只是挽回面子的一球?狗屎!

  

第八十九章 中国佬与荷兰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