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 关于坚强

    张俊一个踉跄,摔倒在跑道上。他并没有像平常一样马上爬起来接着跑,这一次他想站都站不起来了。直到被体能教练发现,他都一直躺在跑道上,身体蜷缩,头埋在怀里,双手捏着自己的左脚脚踝。

  骚动,从各个方向响起。脚步声,叫喊声,叹息声,然后是救护车的警笛声。

  在众多记者面前,张俊再一次被抬上了救护车,车门关上,绝尘而去,身后的骚乱已经与之无关。

  ※※※

  “狗屁神医!”还是那位医生,他把病历夹往桌子上一摔,那上面还夹着一张X光片,被医生摔得哗啦哗啦直响。“什么敷在伤口就可以治好韧带撕裂!什么三个星期就可以完好如初!那个老头儿是从哪儿找来的骗子?!哪个医生敢对病人这样打包票?他到底知不知道医生最忌讳什么?就是给病人打包票啊!哪有这样治病的!”

  他愤怒地质问着,但是屋内的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连院长都沉默不语,任凭医生大发脾气,谁让人家是这医院中最权威的骨科专家呢?不过真可惜,专家的权威在那个所谓神医面前成了无用的摆设。

  “不仅耽误了治疗,而且进一步加重了伤势!现在韧带虽没有完全撕裂,但是也很危险了。现在的病人,就算动用最先进的技术,治好以后也肯定无法继续踢你们想看到的足球!开新闻发布会吧!”他指着门口说,“告诉所有人,张俊宣布退役!”

  这话掷地有声,字字都如重锤敲在听者心头。

  ※※※

  院长在外面拉住了陈炜,对他说:“刚才谢主任是一时气话,其实没有退役那么严重,我也是骨科医生出身的。你可别千万别当真啊。我想我们医院治不好,不等于其他地方也治不好。足协可以考虑其他地方……”

  陈炜点点头,他当然不会相信张俊退役的可能,张俊是中国足球的希望,张俊倒下意味着什么?这他比谁都清楚。

  无论如何不能让张俊退役……

  ※※※

  杨攀在知道张俊因为那个庸医再次受伤后,再一次给张俊打电话,可仍然是“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嘭!”他一拳打在墙上,一声闷响。如果他在中国的话,估计就是被禁赛也要打的那个庸医满地找牙的。但是他现在却在意大利,只能把对面的墙壁看作是那个庸医,于是,杨攀一拳一拳的用力向墙壁轰去,仿佛要把墙壁打穿一样。

  他和张俊是兄弟,张俊受了伤,他一样痛啊!

  ※※※

  张俊住进了单人病房,这是医院最好的病房了。但可惜的是,病房的等级并不能帮助他治伤,舒适的环境也无助于张俊心情的开朗。当他再次倒下的时候,当他再次被送回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崩溃了。命运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大大的玩笑。

  在他第一次倒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完了。

  但是“神医”的出现让他又以为自己还有希望。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也开始认为那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比赛受伤,只是米兰实验室的那份报告把大家搞的都有些神经过敏了。

  然而第二次再倒下的时候,同样的部位,同样的感觉让尚存侥幸的张俊心如死灰。

  连续两次,相隔如此之短的同样受伤,绝不会是巧合。米兰实验室果然没有错,去年夏天的一切并非某些人所猜测的那样是一场阴谋,确确实实是因为张俊的左脚脚踝存在重大隐患。

  总之一切都完了,米兰实验室的预言完全正确,现在他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退役的问题了吧?罗比前些日子宣布退役,自己马上紧随其后,两人果然很有缘啊!张俊苦笑了一下。

  但苏菲的到来让张俊有些吃惊。

  “苏……苏菲?”张俊略带惊讶地看着眼前这熟悉的面容,她是那么疲惫,那么焦急,那么担心,那么地忧郁……

  “你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我请假了,在看到新闻后。”

  “对不起,苏菲。”张俊低下了头。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我不能再踢球了,你的生日我也不能再送你那个生日礼物了。我,我想我应该退役了。我不想再继续踢球了,好累,真的,而且好疼……我想和你回到学校去继续学习、毕业、找工作……”张俊越说,声音越哽咽,他想哭。在众人面前忍了这么久,他现在面对苏菲就想如一个孩子一样毫无顾忌地大哭一场。

  “抬起头,看着我,张俊。”苏菲说道,语气平静而坚强。

  张俊抬起了头,他看着苏菲美丽的脸,然后他看见苏菲抬起手,似是要给他擦拭已湿润的眼角。

  “啪!”

  张俊脸别到一边,但眼睛却惊讶地看着一脸怒气的苏菲。

  好响亮的一个耳光!

  正好走到病房门口的张俊母亲听到响动,想推门进去看看,却被丈夫拉住了,他向她摇了摇头。

  “我连假都没有请,逃课来武汉,就是想听你这没出息的话的吗?不就是一次受伤吗?罗纳尔多受了两年的伤,不一样在世界杯上拿金靴,捧金杯吗?巴乔从十七岁就开始动手术,一样受人尊敬地踢到现在!你就这样被吓倒了吗?被那份狗屁体检报告吓倒了吗?”苏菲愤怒地大声说道。

  “苏菲,你不懂!我和他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不是喜欢足球吗,张俊?但现在比赛才刚开始,你就因为对方的一次犯规,而吵着要放弃比赛,主动要求下场!你在想什么?”

  “我,我的脚就算能治好,也再无法像以前那样灵活地踢球了。这是科学,科学啊!”张俊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苏菲盯着张俊看了半天,那眼神似乎这个张俊不是她所认识的张俊一样。“科学……我一个人在中国很努力,我认为张俊在球场上即使独自一人也会很努力,很坚强的。但是今天……”她声音很轻,有如喃喃自语。“也许那伤真的很重,但是有那么多人在支持你,你凭什么说出要退役这么轻率的话来?以前的那么多事情,你都忘记了吗?”

  苏菲不再说话,只是站在床边看着张俊,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心还未从激动中平复过来。而张俊则把头垂了下来,看着床单一言不发。

  ※※※

  李永乐决定去探望张俊,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一定很寂寞,于是吃过晚饭,他向邱素辉请了两个半小时的假,一个人坐车到了张俊所在的医院。

  张俊一个人在病房内,他父母都不在。门是虚掩着的,李永乐敲了几下后推门而入。

  张俊似乎在想什么,直到李永乐走了进来,把花插在花瓶中,然后拖了一把椅子坐在张俊旁边,轻轻咳了一声,他才仿佛回到人间一样,发现旁边多了一个人。

  “好点了吗?”李永乐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问了一句大废话。

  果然张俊没有回答他,反而是自言自语般地说:“苏菲来了。”

  李永乐吃了一惊:“她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但是她打了我,又走了。”张俊似乎并不是说给李永乐听的,说完这些,他就再无声息,一个人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病房里面没有开灯,很昏暗,一切就像李永乐刚刚进来时一样。

  这接连的打击对张俊的影响是巨大的,从他现在经常莫名其妙地陷入沉默,或者自言自语就可以看得出来。以前的张俊经常开玩笑,有事没事爱把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人缘好,不论是在球队里,还是在球迷和记者眼中。在真心享受着足球快乐的同时,也把这种快乐传播给周围的所有人。

  但现如今……

  李永乐轻轻叹了一口气,脚伤的程度,他不是专家,也不清楚是否已经到了需要退役的地步。但他也知道,对于状态正好,人气正旺,进球不断,这样一名处在幸福云端的球员来说,专家的诊断结果比脚伤更令他痛苦百倍。

  还有那个什么“胡神医”,欺世盗名之徒。不知道从哪儿跳出来的,拿张俊,拿国奥队,拿所有关心张俊的人开涮。这种折腾对于本来就身心俱伤的张俊来说,无疑是伤口上洒盐。

  但可惜他李永乐只是一名普通的球员,没有办法做什么,只能在来看望张俊的时候带几束花,说一些安慰鼓励的话。至于张俊听进去了没有,李永乐无法控制,也无法知道。

  他决定回去了,虽说向邱素辉请了两个半小时的假,现在时间还多的是,但是像现在这样在病房里面看着张俊发愣实在是很……他没有办法,也不想看见张俊这个样子。

  再者,在外面晃如果被记者看见了,在报纸上说一些不知所谓的话,那么本来就麻烦不小的国奥队就彻底不得安生了。

  “张俊,我回去了。你好好养伤,大家都还等着你回去呢!”也不管张俊听没听见,李永乐起身道别,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

  在经过卫生间的时候,李永乐拐了进去。当他方便出来在外面洗手的时候,却听见隔壁女厕所有人在哭,虽然那边有流水声掩饰着哭声,但是李永乐还是从水声的间歇听了出来,确确实实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也许是谁家死了人吧?李永乐这样想着扭开水龙头,水声哗哗中,那哭声更是时断时续,李永乐把双手伸入水中,然后就那样盯着墙上的大镜子出神。

  自己可是要和张俊做一辈子对手的,但现在老天却让张俊莫名其妙的要退役了。那么自己呢?因为张俊而重拾足球;因为张俊而升上大学;因为张俊而每天努力训练,风雨无阻;因为张俊而加入国奥;以后还要因为张俊而去欧洲踢球……现在目标一下子没了,一下子倒了,在这茫茫大海中,一时间他没了参照物,是该向左?向右?继续向前?还是扭头向后?

  你自己踢球是为了什么?李永乐双手撑在洗手池边,把头贴近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你家庭条件不错,不需要为了生活去踢球。你也不喜欢那些记者和球迷追捧的虚名浮利。那么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在九八年把放弃了四年的足球重新从角落中拾起,擦掉它上面的积尘,然后每天刻苦训练,不敢有一丝懈怠?

  是因为张俊这个一直在你前面的领跑者?让你有一种想超越战胜他的渴望,一个热血男儿的渴望。

  还是仅仅你喜欢足球,愿意为它付出一切,哪怕断手断脚?

  “嘭!”一只大手拍在镜子上,李永乐看着还在哗哗流不停的水,突然意识倒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他来方便,方便完后出来洗手,但是却听见隔壁莫名其妙的哭声,搅得自己也跟着莫名其妙的伤感起来了。

  李永乐摇摇头,然后掬起一捧水,浇在脸上。又掬起一捧水,闭上眼睛浇在脸上。他并没有急着睁开眼,而是弯腰低头,让脸上的水一滴一滴向下落。他听见隔壁女厕所的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然后那人走到洗手池边,扭开水龙头,像李永乐一样在洗手洗脸,水声哗哗的。

  李永乐轻轻摇摇头,把脸上的水珠甩落。然后他睁开了眼,但从镜子中看到的却让他愣了一下,他旁边的女孩刚刚洗完脸,睁开眼就看见了镜子中的李永乐,也愣在那里。

  两个水龙头都没有关,水声哗哗的。

  “李永乐?”还是女孩先叫了出来。

  “苏菲?”然后是李永乐。

  真不巧,两人在这里遇上了。

  “我来看张俊,听他说起了你。”恢复了正常的李永乐把水龙头关上,对苏菲说。

  “我昨天坐火车来的,今天中午刚到。”苏菲也低着头把水龙头关上。

  “你请假来的?”

  “不,逃课,没来得及请。”

  然后就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苏菲低头在自己随身的包里面翻纸巾,而李永乐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偶尔有人进来上厕所,虽奇怪于两人为何在厕所门口呆站着不走,但是鉴于李永乐的身高,都没人敢多瞟一眼。

  “嗯,你……去看他,他有对你说什么吗?”苏菲低头问道,她正在用纸巾擦着早已经擦干了的双手。

  “没有,他只说你来看了他,然后打了他,然后就走了。剩下的时间他就一个人沉默不语。”李永乐如实道。

  又是一阵沉默,李永乐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决定找话来说:“你打算在武汉待多久?订旅馆房间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帮你在我们住的酒店订一间,房钱我……”

  “不用了。”苏菲摇摇头,轻声说道。“我今天晚上就回合肥,不用为我订房间。”

  “今天晚上就走?”李永乐很吃惊,“好不容易来了,为什么急着要走?不多陪会儿张俊,陪会儿伯父伯母?”

  “……”苏菲不语。

  “苏菲,现在张俊很消沉,他需要你的鼓励。”李永乐认真地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何张俊会说苏菲打了他,然后就再也不语一言。

  苏菲终于抬起头来,她对李永乐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打了张俊。那是我第一次打他,我给了他一巴掌。就是在刚进大学那会儿,我们闹别扭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过我会动手打他,打张俊……”在白炽灯下,她微笑的脸惨白惨白的。“但是我连假都没有请,连夜坐火车,没票就站了一路过来到武汉。你以为我就是为了来给他这一巴掌的吗?我也想安慰他,鼓励他。但是来了我发现,张俊太过软弱了,他太依赖我了。也许这次伤真的很重,但他一见我就对我说他要退役,他才二十二岁啊,竟然就要说这样的话!”

  稍稍顿了一下,苏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继续说道:“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能不能踢球,而是他到底还想不想踢球。以后路还很长,我不能总是每时每刻都陪在他身边,也不可能他一有问题就立刻出现他面前安慰鼓励他。他总要一个人面对这些问题,我一直相信他,但是他也要相信自己才可以啊。我想让他明白这一点,他必须真正坚强起来,不能动不动就说丧气话。我想以前我和他太近了,才会让他有这种依赖心理。也许我应该走开,离开他一阵子,他才会慢慢坚强起来吧……”

  苏菲是坚强的。李永乐看着苏菲想,她为了让张俊坚强起来,她首先坚强了起来。但是,张俊不能继续踢球这件事情,除了张俊本身,所有人所受到的伤害加起来再乘以十,也不如苏菲一个人所受的伤害大。张俊疼在身上,苏菲却疼在心里。而且她的这种痛苦对任何人都还不能提起,她伤心无助的时候也只有一个人跑到厕所里面借着冲水声哭泣,然后门一开,又是平时的那个苏菲。不像张俊,受伤的时候还有这球迷那球迷的来送花,这领导那领导的来慰问,甚至还有苏菲逃课来安慰他。

  自己的那点狗屁伤感和苏菲的比起来,算他妈什么啊!她一个女孩子,那看似柔弱的身体内,又是因为什么有一颗这么这么坚强的心呢?

  李永乐又看看低头不语的苏菲,然后决定再去找张俊,把苏菲的话告诉那个傻瓜。但是却被苏菲叫住了。“你等等,我有一样东西麻烦你交给他。我就不去了,还要赶火车呢……”

  “我送你去火车站。”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独自走呢?

  但苏菲拒绝了他的好意,她笑着对李永乐说:“不用了,你也是请假出来的吧?回去晚了恐怕会有麻烦的。我一个人走就可以了,不用担心我。”然后她从包中取出一个超薄随身听,交到李永乐手上,“把这个给他,让他听。”

  “这……”李永乐看着这个磁带随身听,不知道为什么。

  “这些天我就是听着这个过来的,你让他听,什么都不要说,他就会明白了。有些话不好直接说。”

  “好的,我会交给他的。你还是先把脸上的水珠擦一擦吧……”李永乐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纸巾递给苏菲,她脸上真的有两行“水珠”,在灯光下很刺眼。

  ※※※

  直到看着苏菲坐上出租车,向他挥手再见,然后消失在武汉茫茫车流中再也分辨不出来后,李永乐才拿着苏菲给他的东西,带着她的嘱托,转身返回医院。

  当他再次踏进这病房时,屋内开着昏黄的壁灯,张俊父母正在一边坐着,看着意志消沉的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李永乐来了,两位“老人”向他点头打招呼,李永乐也点头回礼。

  张俊也注意到李永乐的到来,他扭头看向李永乐。

  “忘记了一些东西,所以再回来一趟。”李永乐对张俊说。

  张俊父母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于是起身出去,留下一个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空间。

  扭头见门被关上,李永乐走近张俊,刚想开口,见他又是一副要死不活的衰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特别是有了苏菲前面的坚强形象作为反差。他眉头一皱,然后猛地扯住张俊的衣领,把张俊狠狠地拉到自己面前。

  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张俊有些慌张,但他依然没有出声,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永乐,不过在这次对视中他很快败下阵来,又把头扭到了一边。

  李永乐可不管那么多,他把脸凑近张俊,让张俊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所喷出来的热气。“我忘了告诉你,来看你之前,邱指让我转告你。国内的医疗水平不够发达,但是比利时和法国有世界上最好的骨科专家,神经专家和运动损伤专家。在这里没希望治愈,不代表在那里也没有希望。他可以帮你联系,但首先要有你的同意。”李永乐咬着牙,一字一句的把话吐到张俊耳朵了。“如果你一直这样一言不发,什么都不做的话,那谁也帮不了你!我不急着要你的回答,你想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这些其实都是李永乐编出来的,邱素辉根本没告诉他这些,他现在一方面为下一场打伊朗的主力阵容不齐整而烦恼,另一方面还要接受上头的无理质询,哪能想到那么多呢?但李永乐决定回去就找邱指,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话都吐完后,李永乐又把张俊狠狠推了回去,然后将一个随身听放在张俊床头:“这是苏菲让我给你的,她让你听。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但是她说这些天她一直反复在听,你听了就会明白了。”

  一听见“苏菲”两字,张俊动了一下,死气沉沉的身体仿佛有了一点生气。“苏菲?她在哪儿?她现在在哪儿?”

  “她已经走了,回合肥了。”李永乐冷冰冰地说。也许苏菲是对的,我们太多的关怀反而让这小子产生了依赖心理,现在对他狠一点也是为了他的将来。

  “啊?你,你为什么不拦住她?”张俊激动起来,苏菲专门来就是为了看他的,陪他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别开玩笑了,李永乐!告诉我她在哪儿?”

  李永乐看看表:“她现在应该快到火车站了吧。是她自己要走的,她说你……”看着张俊,李永乐啧了一声,“你还是听了再说吧!苏菲确实走了,至于她能不能再回来,就看你自己的了。好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要走了。”说完,不再回头,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张俊仍静静地坐在床上,手里捏着苏菲的随身听。

  苏菲走了,她为什么要走?难道她不爱我了吗?

  她留下这个,又是什么意思呢?有什么不能当面说吗?

  疑问归疑问,张俊还是戴上耳机,按下了“PLAY”键。一段磁带转动的“沙沙”声后,钢琴声响了起来,琴声由弱到强,由快到慢,逐渐清晰起来。

  好熟悉的旋律,亲切,温暖,犹如喃喃低语,轻声吟唱着,歌声似暖风阵阵,向张俊吹来。

  张俊只听了一句,就猛地把机子关了,然后取出磁带。绿色的封面,不知名的青草,这么熟悉。这分明就是大一那年苏菲生日的时候,张俊送给苏菲的周华健最新专辑《忘忧草》。当时为了表达心意,张俊特意给苏菲听的是A面的第五首《现在才说我爱你》。而现在,苏菲还了回来,并且特意给张俊听的是A面第一首《忘忧草》。

  这是否也代表了苏菲的某种心意呢?

  张俊又把磁带放回随身听,倒到头,然后再次按下“PLAY”键。

  ……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分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谁是唯一谁的人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美丽的人生,善良的人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来来往往的你我与他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忘忧草,忘了就好梦里知多少某天涯海角,某个小岛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青青河畔草静静等,天荒地老……

  (周华健,《忘忧草》)

  ※※※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一次寒冷……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美丽的人生,善良得人,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青青河畔草,静静等,天荒地老……”张俊竟然情不自禁的跟着低声哼唱起来。

  这就是苏菲要告诉自己的吗?

  当你遭遇不幸的时候,或者彷徨无助的时候,请擦干眼泪,学会坚强。哭泣是没有用的,丧失信心更是懦夫的行为。不如狠狠地面对它们,面对人生中的每一次寒冷。

  苏菲是要让我坚强起来吗?坚强着面对这次受伤?

  罗比是自己的偶像,是自己的良师益友,自己从他那里学到了任意球,但是为什么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却没学到呢?

  坚强,坚强啊!他拖着两条伤痕累累的腿踢了二十年,还为球迷奉献了如此精彩的足球,瘦弱的他竟如此坚强,自己一个年轻人为何就不能坚强呢?

  选择坚强,一切都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啊!李永乐不是也说了吗?在中国治不好,不代表在国外就治不好啊!国外的足球发展了上百年,他们在因足球引起的各种伤病研究上也一定有领先之处。罗纳尔多那么严重的两次受伤,两年几乎无球可踢,不照样治好了吗?不照样捧起了世界杯,拿金靴吗?

  不是能不能治好的问题,而是自己治不治的问题。一开始把一切想的太悲观了,才会陷入那心魔中去。现在,真没想到让一首歌把心结打开了,便突然觉得这屋子内就是只开壁灯都那么明亮。

  张俊放下随声听,他按下了床头呼叫护士用的按铃。

  不一会儿,走廊上由远及近响起了一阵杂乱匆忙的脚步声,张俊不禁皱起了眉头:哪个护士这么没有素质啊,不知道其他人要休息吗?

  门几乎是被撞开的,张俊看见那扇门呼啦拉涌进来八九个人,医生、护士、还有院长、以及自己的父母。他们一个个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张俊。护士长顾不上把气理顺就冲到了张俊床前,非常关心地问道:“您有什么事情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是这里的护士长,我叫……”

  但张俊打断了她激动的自我介绍,他只是指着紧闭地窗户:“我只是想叫一个人来帮我把窗户打开。”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没有说清楚吗?”张俊决定再重复一遍,“我只是想叫一个人来帮我把关着地窗户打开,我下不了床……”

  “不,您说得很清楚!”护士长快速冲到窗户前面,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手有些抖,连开三次才把一扇窗户打开。

  这里是十一楼,徘徊在窗外的夜风倾泻进来,吹动了窗帘,吹动了花瓶中的花,吹动了所有人的头发和衣衫,也吹走了大家那烦闷忧愁的心情。

  张俊有些贪恋地狠狠吸了一口这夜晚地空气,不管怎么说,这屋内确实比不上室外,连空气都不一样。

  苏菲这个时候有没有坐上火车呢?你一个人在合肥要多保重,我不能经常和你联系了,因为我将去国外接受手术。不论成功与否,我张俊都不会逃避了。多谢你,苏菲,多谢你的耳光和你的歌。你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善解人意,那么坚强……我甚至及不上你的十分之一,但是我爱你,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了,苏菲。等着我吧,我还会回来的!

  ※※※

  “啊!下雨了?”有人把手伸出车窗外面,看是否有雨滴落在手上。

  “早就该下了,武汉这几天不太正常,闷得太久了。是该下下了!”对面的同伴也伸出手试了试,确实有雨滴打在掌心。

  苏菲把头稍微抬起来,看着车窗外的夜空,其实她什么也看不见,夜空被火车站的灯光映得通红,她什么也看不见。

  有一滴水珠打在车窗上,然后顺着玻璃滑了下来,最后消失在视野中,窗上只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证明这曾经有什么东西经过。

  火车轻轻颤动了一下,要开车了。苏菲收回目光,双手枕在小茶几上,把头深深的埋进臂弯,累了一天,也许该好好睡一觉了。

  雨越下越大,有更多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然后又顺着玻璃滑了下去,留下一条条倾斜的白亮痕迹。

  

第九十八章 关于坚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