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零四章 焰火

    赢了自己也就赢了一切在未来的未来你像一个骄傲的勇士昂着头走向那人潮人海最痛苦的一次领悟也让你无比幸福明天又是未来更远的明天你还有更多期待 ……

  是谁在哼歌?张俊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

  “你醒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扭头发现一个女孩正坐在他身边。歌声应该从她那里传来的,但是因为背对自己,所以看不到脸,不知道是谁。

  不过她穿的衣服倒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张俊还在猜测这个女孩是谁呢,她又开始哼歌了。

  ……

  重新跋涉的路途遥远你还要自己保重就在你最感疲惫的那一分钟会听到胜利号声风雨交加的夜很冷止不住热血沸腾天明的时候你放声歌唱给所有爱你的人听 ……

  她到底在唱什么?张俊觉得有些头疼,她唱这歌做什么?给我听想让我干什么吗?

  摇头的时候张俊才发现自己原来正躺在草地上。草好软,风好轻,阳光好温暖,简直就想这样一直躺下去不起来了……

  突然歌声嘎然而止,那女孩稍稍停了停,然后她问道:“张俊,你喜欢足球吗?”

  张俊突然被问住了,他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个一头长发的女孩。就这样看了不知道好久,他发现这个女孩从背后看上去身材不错,不过……

  背后看上去觉得好的女孩太多了,有本事就扭头回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前后一致呢?可千万别长得像如花……

  “反正我是喜欢足球的,呵呵!”那女孩又说道,然后果然如张俊所愿,扭回了头。

  接着当张俊看见这女孩的脸时,就再次愣住了……不,这次似乎应该是石化了。

  ……

  那个高一的早晨,他和阿彪百无聊赖地趴在二楼走廊栏杆上,阿彪愤怒地表达着对于这一届没有美女的失望,然后他们就看见了她,这个被阿彪认为只有背影好看的女孩。那天早晨也像现在一样,阳光洒在她洁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耀眼,耀眼到让人不敢正视她的微笑。

  “因为我喜欢足球啊!”那天在走廊上她也是这样说的,自己就因为她这句话加入了曙光足球队,到今天当上国奥队的头号射手,一路风雨他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有一群好兄弟,还有她一直陪在他身边。

  如果没有你当初那句话和这笑容,现在的我从不敢想像自己的未来。谢谢你了,苏菲……看着苏菲的笑脸,张俊傻傻的想。

  突然他再次感到头疼,伴随而来的是无法抗拒的困乏,他想睡觉,想睡的不得了。

  苏菲发现了他的异常,试图拉住张俊,但她突然发现自己抓不到他,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和他的手总是差那么一丁点的距离。

  然后她就这样看着张俊一点点离自己远去,越来越模糊……

  苏菲猛地睁开眼,她没有坐在柔软的草地上,也没有哼歌,张俊更没有躺在她身边晒太阳,现在是凌晨四点,没有阳光,没有轻风。她还躺在US大学的寝室里面,原来不过是一场梦……苏菲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后背也被汗水浸湿了,风扇不能用,这夏夜烦闷燥热的让人睡不着觉。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梦?苏菲从床上坐起来,离天明还有一个多小时,她却睡不着了。她轻手轻脚地下床,然后走到窗边,双手撑在窗台上,把头微微探出去,让外面的风吹散烦闷。

  天还很黑,东方的阳光目前还无法照耀到这里,不过现在倒正好可以看见漫天灿烂的星光。苏菲把目光挪到了西方的星空。

  张俊,那里到底哪颗星才是你呢?

  ※※※

  当守候在医院门口的记者们一个个都有些疲倦的时候,大门被推开了,所发出的声响让所有中国记者精神为之一振,刚才还一个个哈欠连天的人们立马端起机器,紧张注视着昏暗的门内,究竟从那里面会走出来一个怎样的未来呢?

  赛扬推开门,然后就看到了一大批中国记者和荷兰记者。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当初为罗纳尔多治疗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他走下台阶,直接向自己的办公楼走去。

  记者们顿时围了上来,带有各种标志的话筒纷纷伸向赛扬,记者们的提问就像连发的机枪,而子弹自然是他们的唾沫星子。

  “请问赛扬医生,手术情况怎么样?”这恐怕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它自然被所有记者不约而同的排在了首位。

  在问完这个问题后,没人再提问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赛扬的回答,他不回答后面的问题基本上无法继续下去了,因为那些都是基于张俊手术是否成功的前提下的。

  赛扬果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充满了期盼的诸位记者。“张俊的手术吗?”

  有记者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仿佛这样对方可以快点说出来。

  “那么……”赛扬面无表情地说道,“他的手术可以说是成功了,不过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记者们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万岁!成功了!”“太好了!太好了!”

  而赛扬则在这疯狂的庆祝中走远了,等众记者发现时,只有一位一直站在一边的女护士提醒大家:“请各位去会议室,赛扬先生要对此次手术做一个新闻发布会。”

  众记者像打到了猎物急着回村分享的猎人一样,尖叫着冲向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真奇怪,一群记者大呼小叫的,实在没有一点记者样!”一位年轻小护士看着这些中国记者有些不屑道。

  “不。”那位传达信息的护士却微笑地说。“那是因为他们对于那个叫张俊的小伙子怀有莫大的希望,才会在听到手术成功的消息后有如此表现。那个二十二岁的孩子真不容易,让这么多人为他期待什么。”

  “可赛扬先生如此劳累,几乎虚脱,他们却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也太不象话了!”

  “呵呵!原谅他们吧,他们正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呢。”年长的护士笑道。这时她看见人群中突然站住了一个人,他转身看着自己,然后非常恭敬地向自己鞠了一个躬。

  汪华发现身边没有了李延,连忙停下脚步回头去找,却正好看见李延转身追了上来。

  “干什么呢?拖拖拉拉地可没有好位置了。”

  “鞋带散了,才系好。”李延笑道。

  “鞋带?”汪华奇怪地低下头,果然这小子穿的是没有鞋带的皮鞋,又怎么能散呢?“你刚才……”

  “走吧!拖拖拉拉的可没有好位置了!”李延加快了速度。

  已经将近半夜,但对于这些记者们来说,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赛扬称手术进行的很成功,撕裂部分的韧带已经完全接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目前仍然处于手术后的观察期。并且为了让张俊得到充分休息和术后康复,他谢绝了所有针对张俊的采访和拍摄,我们也只能拍拍这座医院的外观……”

  US大学的食堂里面又一次爆发出欢呼声和掌声,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但是中午的《体坛快讯》显然比饭菜更有吸引力。所有人都仰着脖子盯着那不大的电视屏幕。

  室友想和苏菲一起分享这快乐,但她叫了半天也没见苏菲回应。奇怪的她把目光从电视上收回,却大吃一惊:“哎?苏菲呢?刚才还在我旁边的!”

  另一位室友指指门口:“就在他们都在看电视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走得很匆忙,要去找她吗?”

  她看看空空如也的坐位,又看看还在摇摆不停的大门,然后摇摇头:“别,我们吃饭去吧。”

  苏菲一口气跑到学校的足球场,现在正是中午,大家都挤在可以看电视的食堂里面看中午的体育新闻。球场上一个人也没有,非常空荡,也非常安静。

  为什么选择跑到这里,而不是直接回寝室,苏菲也说不清楚。当她看见那新闻时,她只知道自己必须离开食堂,否则她害怕自己会当着室友们的面哭出来。不管悲伤也好,欢喜也好,她在室友们的眼里可都是一个坚强的人。她不想让她们看见自己哭,那样不好。但为什么不好,哪儿不好,苏菲说不出来,她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的眼泪,这可以窥透内心的眼泪。

  苏菲就坐在看台上,看着下面绿油油的人工草皮球场。她没有号啕大哭--那也不是她的风格,她只是静静地坐着,静静地流泪。这些日子以来日日夜夜的担心就因为那一句“张俊左脚脚踝韧带手术很成功”而得到了释放,总算可以真正放心了。

  苏菲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孩,但有的时候如果不哭出来一下的话,对身体并没有好处。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下,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不知过了多久,苏菲站起来,她刚才肯定想了很多,想自己和张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从他们初次相识的那个黄昏一直到现在。经过了许多,但两个人的感情依然没有改变,这就很幸福了。

  苏菲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痕,然后走下看台,穿过足球场,消失在体育场的出口。

  ※※※

  “手术很成功吗?”邱素辉看着窗外的雨喃喃道,马来西亚的天气真讨厌,刚才还艳阳高照的让人想做日光浴,现在就突然下起了大雨。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天气呐!”邱素辉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向隔壁大声喊道:“老胡!陪我下去喝杯咖啡吧!”

  ※※※

  一杯香浓的蓝山咖啡,还在徐徐冒着热气。但咖啡的主人则丝毫没有品尝的意思,他正在接电话。

  “嗯,我知道。多谢华姐了!噢,对了。张俊的手术怎么样了?”李永乐问道,“是吗?是这样的?那太好了!呵呵,这下子很多人都可以放心了。关于出国的问题,我是觉得只要有利于我发展就可以,但是如果有国际米兰的邀请,请华姐帮我注意一下,好吗?因为那是我所喜欢的球队,如果能在那里踢球,就算是踢青年联赛我也愿意!”

  “好的,那么我的事情就请华姐多费心了。再见。”李永乐挂了电话,用勺子轻轻搅拌着杯中的咖啡。

  然后他端起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窗外的雨下得淅淅沥沥的,只听得外面噼噼啪啪响成一片,这雨下得心中烦躁,还好有一杯温暖的咖啡,可以让自己在咖啡的浓香中渐渐平静下来。

  张俊那小子手术成功了,国奥队也提前出线了,还有就是自己出国踢球的事情也在华姐的操办下进展顺利。

  好事一桩接着一桩,那种感觉就好像这杯蓝山咖啡:芳香,温和,顺滑浓厚。

  突然有两个女孩胆怯地走上前来请他签名,李永乐看了两人一眼,她们立刻羞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我们……我们是中国队,啊,也是您的球迷!我……我们想请您给签个名,好,好吗?”

  李永乐对她们笑笑,低头在递过来的国奥队球衣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后递还给两人,但她们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让您签……签上一些祝福的话呢?”

  “祝福的话?签什么呢?”李永乐问了一句。

  “随,随便。您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吧。”两个女孩子估计觉得对于李永乐这样的球员来说,能给她们签名就很不错了,还要求这要求那的,实在有些不象话。

  但李永乐什么也没有说,想了想,然后低头在球衣上写到:“祝身体健康,天天开心!”

  这句话实在很俗,在每封信的结尾都被用滥了,但是现在却是李永乐的真心话。

  身体健康,天天开心,这比什么都重要,而且还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比如张俊。

  ※※※

  “老胡,你对李永乐怎么看?”邱素辉和胡力坐在咖啡厅的另一边,远远地看着还在给球迷签名的李永乐。

  “嗯,一个挺好地孩子,虽然不大爱说话,但是对人挺好的,口碑不错……”

  邱素辉轻轻咳嗽了一下,打断了胡力的“评价”:“我可不是那个意思,老胡。我想听听你对他作为球员怎么看,他的潜力怎么看?”

  “怎么看?”老胡笑了,“我真佩服你的眼光,愣是把一个默默无闻的大学生训练成了国奥的中场核心。果然让我佩服……”

  邱素辉再次用咳嗽打断了胡力的话:“老胡……我是说你对他要出国踢球的事情怎么看?”胡力做了邱素辉这么久的搭档,不可能不知道他说的意思。他一定是在用装傻的做法抗议刚才邱素辉强行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搅了他的清梦。

  胡力也不闹了,他冷静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他现在出国有些不大好。”

  “哦?为什么?”

  “他没有任何一丁点在职业球队中效力的经验,这样如果直接去外面恐怕会适应不了,会影响到他未来的发展。”

  “但是想想张俊,想想杨攀……”

  “他们出国的时候,根本没人关注,所以在外面压力小,可以慢慢发展,一步步来。但是现在环境不同了,李永乐出国会受到很多关注的,他去哪儿,哪儿就会有很多很多的中国记者涌过去。这样,他的压力会很大,稍微有点错误就会被千夫所指的……”

  “哈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尽管热心的新闻媒体总是在帮倒忙,但是李永乐这孩子不一样,和张俊完全不一样。”邱素辉抿了一口咖啡,继续道,“不论外面如何看待他,他总会按照自己的选择走下去的。他很坚强,也很能忍耐,所以在环境适应方面他要比张俊强。不管他去哪儿,只要有一个不错的足球氛围,他就能进步。但是相反的,如果继续在国内的话……”

  邱素辉用勺子搅拌着咖啡,没说下去了。但是胡力很清楚他的意思。是啊,中国足球这环境,毁人不倦啊!不管你是何等天纵奇才,在这大染缸里面不废了你丫的就不叫“中国足球”!

  “如此,那他还是出去吧……”胡力突然感到浑身无力,现在的国奥队里这二十几名队员,奥运会后他们的命运会是怎样的呢?毕竟能像张俊,杨攀,甚至是李永乐这样出国的人很少,那么大部分人必定还是要回到各自的俱乐部去的,在中国足球这大染缸里,过上几年,能不被染色的还有几个呢?

  中国足球年年都在期盼天才的横空出世,但是又年年都在有意或者无意,但确实非常无情地摧残着那些横空出世的天才和即将横空出世的准天才。接着再次在一边叹气中,一边期盼下一个天才……人们无法彻底解释某种奇怪的重复或者轮回后,就会简单地归纳为这是“命”,而以上也似乎是中国足球的命。

  但愿这个“命”不要出现在这帮孩子们身上。

  ※※※

  当两天后国奥队2:0客场完胜对手顺利出线后,陈炜怀着无比美好的心情带队回到了北京。在国际机场,他们不仅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迎接和赞扬,而且还有一大帮北京的球迷在机场外面敲锣打鼓的欢迎国奥队回国,中国男子足球队能有这样的待遇,可能除了1987年高丰文的那支击败日本进军汉城奥运会的国奥队,和2001年十强赛以绝对优势顺利出线的国家队外,就只有今天这一支国奥队了。

  陈炜春风满面地从罗文强手中接过献花,然后向那些球迷挥舞致意。听着球迷们的欢呼声,他有种成功的感觉。试问在中国足协能有几个人受到这种球迷发自内心的欢呼?张吉隆因为那次“上帝之手”般的抽签,而被球迷们称为“隆哥”,剩下的还真的想不出有谁了。

  不知道若干年后他会不会因为对中国足球的贡献而被称为“炜哥”呢?

  罗文强有些兴奋地拍着邱素辉的肩膀:“好!干得好!你让外人看到了中国足球行的一面!”

  邱素辉很反感这样,感觉就好像首长拍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叫“小鬼”一样。但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在新闻媒体面前陪着笑脸,表示我们上下一心,所以取得好成绩那是应该的。

  受到欢呼最多的还是那些稍现疲惫的球员们,他们的出现引发了现场的一阵尖叫狂潮。当李永乐走过被机场保安开辟出来的通道时,两边的女性球迷叫声明显大了起来,但李永乐只是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推着行李匆匆而过。

  项韬则使劲向球迷挥手,除了几个男球迷对他鼓掌外,基本上很平静。项韬有些尴尬地放下手。“靠!谁稀罕!”他嘟囔道。

  ※※※

  晚上,在北京香河训练基地,足协为国奥队搞了一个小型的庆祝活动。说小型是因为没有邀请太多的上级领导和社会名流之类的,名额全给了各地的记者,电视记者,文字记者,摄影记者。足协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为自己立牌坊的机会。

  李永乐依然是宴会上的重要人物,在接受完足协领导官腔十足的赞许和鼓励后,他又立刻被“饿惨了”的记者们团团围住,各式各样的问题抛向他,当然目前人们最关心的还是奥运会后的去向问题。

  李永乐费劲地和记者们周旋,小心翼翼地不让他们抓到任何一丝可以大加利用的漏洞。那感觉,比连续踢两场决赛还累人。

  看见李永乐满头大汗的表情,结结巴巴的样子,项韬有些幸灾乐祸。“是,是这样的。”“不,事情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目前还不好说,要看以后了。”“专心踢球,不考虑其他……”项韬闲的无聊在一边给李永乐对口型配音,逗得身边一群队友笑得前仰后合。

  这是一个野外烧烤,由香河基地专门从外面请来了几位手艺不错的厨师,在训练基地中的一片林间空地烧烤各种食物,最后是焰火表演。足协安排得很仔细,让征战了近一年的各位队员有一个好好放松的机会。

  当烤肉的香味在空中弥漫的时候,庆功宴也进行到了一个高潮。项韬正风卷残云般地消灭着自己面前的一大堆食物,看的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喂,项韬,有记者在啊!你不注意一下自我形象吗?”赵鹏宇咧着嘴道,他完全被震撼住了。

  “少……少绘话!老几出喽再说!(少废话,老子吃了再说)”项韬嘴里包着一大块肉含糊不清地说,言简意赅,绝不浪费一丁点吃的时间。

  赵鹏宇看着项韬吃着嘴里的,拿着手里的,盯着碗里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咱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就让他丫一个人给毁了,而且丫还只花了一顿饭的功夫……”

  黎穗生喝口果汁,将项韬视为空气地问赵鹏宇:“项韬怎么没来?这种好事不会少了他的……哎?这头猪是谁牵来的?宠物吗?”

  正在专心吃饭的项韬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不利于他的信息,然后脸色一变:“你说什么?黎巴嫩(项韬给黎穗生取的外号)!你有种……”

  “哇!好漂亮的焰火!”有人叫了起来,项韬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地面升起一束火焰,然后在空中爆裂开来,如一朵***,散发出美丽的金色光芒。

  焰火此起彼伏,噼啪声不绝于耳,一朵朵各式各样的烟花盛开在深蓝色的夜空中。人们仰望的脸不断被染成红色,黄色,绿色,紫色,白色……有人关掉了灯,除去烧烤食物的火焰外,就只有这些烟花,正一朵朵的把夜空照亮,也把每个人的笑脸照亮。

  若干年后,当项韬看见张俊高举双臂向全场球迷告别时,他很奇怪自己没想到和那个傻小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反而想到了这一夜的烟花,耀眼,美丽,绚烂无比。

  李永乐坐在草地上,看着那些绽放的烟花,轻轻叹道:“好漂亮!”

  陈炜正在和一位记者闲聊,但也被这烟花的美丽吸引住了目光。“他扭头静静地看着被焰火染红的天空,脸上的表情陶醉而又向往。”很久很久以后,那位记者在一篇回忆中国足球发展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当第一朵烟花绽放的时候,邱素辉正躺在挂上了露水的草地上,和胡力开着玩笑。胡力让他在奥运会后找一个老婆把家成了。邱素辉笑嘻嘻地说不急不急,才三十大几呢,实在不行就找足球结婚算了。但胡力却非常认真严肃地对他说:“老邱,我一直这样叫你,尽管我比你大,那是因为我尊敬你的足球。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你可得听老哥我的一次建议,成个家吧,这样飘来飘去,很不是办法。再说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才会有更好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你父母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吧?一日三餐随便对付,天天熬夜到凌晨……”

  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烟花盛开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邱素辉双手枕头,看着天空中变化莫测的烟花。老胡说得也有道理,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回辽宁老家看望父母了,又有多久没和她联系了?仔细想想,自从成为国奥队的主教练以后,满脑子都是足球,中国足球的未来,这批球员的未来,但却从没考虑过自己的未来。古语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父母也理解自己,但是自己也已经不小了,这三十八年自己一直是一个不孝的儿子啊!

  好吧,等雅典奥运会后,就和她结婚,不能让她再等下去了!

  看着烟花,邱素辉像面对流星一样许下了心愿。

  ※※※

  当最后一朵烟花的花瓣散落到地上,消失不见的时候,除了收拾残局,打扫卫生的基地工作人员外,其他人都散得差不多了。队员们将在明天就地解散休假,两个星期后,他们将重新集结,进行雅典奥运会之前的最后一次集训。然后七月初他们又将飞赴荷兰,进行在欧洲的拉练比赛。在这一切后,他们会出现在雅典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以中国男子足球队的身份向主席台致意,向现场观众致意,向全世界致意。

  

第一零四章 焰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