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二二章 处子秀

    多特蒙德青年队与拜仁慕尼黑青年队之间的比赛属于德国青年联赛,这是两支球队在一个赛季中的首次交手。多特蒙德目前排第八位,而拜仁慕尼黑则在第二位,两队实力的差距就像这排名一样明显。最近拜仁队中有一位青年射手,他在十五天的四场比赛中打入了十个入球!高效率的入球让他在成为了青年联赛最佳射手的同时,也引起了拜仁一队的注意。

  这场比赛,拜仁同样有人前来全程拍摄,就是为了让主教练马加特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位小将的能力。

  何赛·保罗·格雷罗(Jose Paolo Guerrero Gonzales)是他的名字,来自秘鲁,在2002年就只身一人来到了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放弃了国内利马队的职业球员身份,以学徒的资格加盟了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在这两年时间内他在慕尼黑青年队拼命训练,代表球队打业余联赛……总之竭尽所能地证明自己。

  现在他开始在青年联赛中大放异彩,而他所一直追求的足球之路也终于出现在他面前。

  比起范马韦克头痛门将问题,拜仁的主教练马加特则在为前锋发愁。荷兰人马凯(Roy Makaay)状态很好,可惜容易受伤。巴拉圭前锋圣·克鲁斯(Roque Santa Cruz Cantero)严重受伤,将休战三个月。而今年夏天买进来的伊朗人哈什米安(Vahid Hashemian)又迟迟融不进球队。现在马加特只有马凯和皮萨罗(Claudio Miguel Pizarro)两个前锋可用,一旦任何一个人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就要了他的命了。不过幸好在这个时候,格雷罗在青年队横空出世,在本赛季的青年联赛中他已经打入了十三个进球,效率之高令人惊叹。

  马加特自然也注意上了这个才二十岁的小伙子,在连续考察了他三场比赛后,马加特决定再考察一场,如果他表现依然那么出色的话,就把格雷罗调上一队。

  而这场比赛就是多特蒙德青年队和拜仁慕尼黑青年队之战。

  一场比赛决定两个青年的未来。

  ※※※

  多特蒙德青年队的小伙子们在赛前热身的时候表现的格外积极,因为一线队主教练范马韦克正坐在教练席上,和身边的莱茵贝格聊着什么。

  安柯在门将教练的带领下进行着热身,他同样知道范马韦克就在场边看着他。一定要好好表现表现,让他记住自己。

  教练踢了一个半高球到安柯左侧,安柯飞身扑去,本来可以直接抱住的,他却手一滑,让足球弹到了门柱上,脱手!

  教练笑了:“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没什么好紧张的。”

  安柯把足球捡回来踢还给教练,心里嘀咕道:“你知道才怪呢!我这哪儿是紧张?”

  安柯确实没有紧张,他是兴奋过头了。

  一想到被范马韦克选中就可以入选一队,成为真正的职业球员,赚的钱比现在这样多上好几倍,也比大学后回国找工作好的多,到时候他不光养活了自己,还能养活父母,买别墅,买跑车,让父母提前退休在家里享清福,自己回国也会有记者采访,上报纸,上电视……他就兴奋地浑身发抖,如此这样他刚刚又怎么能够抓住球呢?

  ※※※

  比赛开始了,由于是青年队比赛,到场看球的人并不多,在场的人中有不少是各大小球会的球探。拜仁的助理教练选了一个好位置,把摄像机架好,开始忠实地记录下格雷罗的这九十分钟。

  范马韦克也坐直了身体,把目光锁定在门将安柯上,他要仔细观察这个被莱茵贝格大力推荐的中国人有多大能耐。其实他也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只要能勉强达到德甲水平,他就会把安柯调上一线队,先顶两个月到魏登费勒伤愈复出为止。

  比赛的开始阶段,场上波澜不惊,双方都在互相试探。偶有几脚远射不是被后卫拦下来就是非高即偏。安柯到现在除了开球门球外,还没有表现的机会,他那个急啊,就差叫后卫直接回传他,然后带球向对方球门杀奔而去了。

  格雷罗接到了来自中场的直传球,他顺势过了后卫,然后杀入禁区,单刀!

  来得好!安柯在心中大喜道,然后打算弃门而出,但他刚冲出去两步就看见对方有直接射门的意思!慌忙又站在原地,格雷罗左脚似乎要打近角,安柯毫不犹豫向近角扑去,但是格雷罗却把球一扣,换右脚,射门!

  足球划出一条弧线,向远角飞去!

  安柯这个时候再想要反应已经来不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足球从他身边飞过,然后钻入球门远角!

  开场二十二分钟,拜仁慕尼黑青年队1:0领先!

  而这个失球正是源于安柯出击时犹豫的那一下,在出击过程中突然停下来这是一对一的大忌,只能给对方可乘之机。安柯刚刚是太兴奋了,一看对方过了后卫就想冲出去表现一番,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时候对方离他还有十七米之远,这段距离足够对方做任何事情,况且他身后已经有后卫追了上来,安柯完全可以看一下形势再做决定。

  对于这个失球,范马韦克在下面看的直摇头:这个门将太毛躁了,不沉稳的门将怎么能够守得好门呢?看来他还年轻啊!

  莱茵贝格虽然也对安柯关键时刻的这个低级失误很不满,但是他看见范马韦克在摇头,慌忙解释:“他只是有些紧张,也许我不应该把你要来的消息告诉他……”

  但范马韦克依然摇头:“不,不。一个门将如果在压力下会紧张,那么也不算是好门将了。”

  失了球的安柯甚至没有回头去看球,而是直接把目光投向了场边的教练席。当他看见范马韦克正在摇头时,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完蛋了!在主教练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一线队没有希望了;采访没希望了;别墅没希望了;女朋友也没有希望了……他心中懊悔的要死,为什么偏偏要在那个时候停下来呢?就算出击是错误的,也要一口气冲上去呀!

  “笨蛋!”突然一声大喝惊醒了安柯,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一个猥琐的老头正站在看台上向场内大喊大叫。“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给我丢脸!我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徒弟!”

  “酒鬼老头?!”安柯很吃惊,他还是第一次到现场来看自己的比赛。自从三个月前从他那里“毕业”后,自己从未见过他了,只听莱茵贝格说他已经离开多特蒙德,到其他地方去赚酒钱了。但今天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难不成他又被解雇了?

  “谁告诉你出击的时候可以刹车的?!你脑子在想什么?笨蛋!”奥利弗还在骂着,让旁人听得瞠目结舌。不明白他和安柯是什么关系,还以为是一个醉汉来这儿捣乱了。

  “他是……”范马韦克指着奥利弗问莱茵贝格。

  “奥利弗·欧德,安柯在进入我们队之前的守门员教练。”

  “一个酒鬼?”奥利弗的酒糟鼻就像十字路口的红灯一样显眼,别人一眼就可以猜到他的“职业”。范马韦克语气带着明显的不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一个酒鬼教出来的学生也好不到哪儿去。

  莱茵贝格感觉到了范马韦克语气中的鄙视,他依然很客气地说:“同时,他也是德国国家队主力门将奥利弗·卡恩(Oliver Kahn)的守门员启蒙教练。”

  这句话把范马韦克吓了一跳,他可以不知道这个酒鬼是谁,但是他不可能不知道奥利弗·卡恩。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门将之一,2002年世界杯上他几乎凭自己只手之力把不被看好的德国带入了决赛,并且获得了雅辛奖,同时更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世界杯金球奖的伟大门将,他的实力勿庸置疑。如果这个人真是卡恩的启蒙教练,那么同样是他学生的安柯……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起那个正在和奥利弗大声“交流”的年轻人来了。

  “喂,老头你怎么来了?”安柯冲着看台大声喊道。

  “少废话!比赛要开始了,把心思给我放到比赛上去!”如果奥利弗现在手中有酒瓶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向安柯这个笨蛋砸过去。

  ※※※

  比赛再次开始,被奥利弗这么一骂,安柯反倒清醒了下来。脑中的东西太多了,确实不利于自己的发挥,何况才一次失误他就怎么就敢肯定主教练对他失望了呢?

  拜仁再次杀将过来,又是格雷罗。也许是知道有一队的人在看着自己,所以他今天格外活跃。

  在扣过一名后卫后,格雷罗大力施射!

  但是这一次安柯没让他再次进球,他飞身侧扑,把来球稳稳抓在自己手中,然后落地、收臂、踡身,把足球牢牢抱在怀中。

  既然失误一次让主教练有了不利于自己的印象,那么我就通过表现来挽回自己的形象。我的未来这一回我要把它牢牢抓在手里,决不脱手!

  ※※※

  那一个扑救范马韦克认为只是任何一个合格门将都能作出来的反应,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还要继续看下去才行。但剩下的时间内,范马韦克脸上惊讶的表情越来越明显,那个叫“安柯”的门将好像越战越勇,什么样的射门他都可以接下来,拜仁在进了第一个球后,就再也没有进过球,而这几乎全是安柯的功劳!

  拜仁禁区外一脚远射!足球打在后卫腿上变线,而安柯并未拦住皮球,他扑反方向了!足球蹦蹦跳跳地弹向另一边的格雷罗!

  这球会进吗?

  格雷罗显然有些准备不足,他本应该直接推空门的,但是匆忙之中抬起来的脚,却把足球停大了一点。等他再打的时候,安柯却像闪电一样扑了回来,手指一拨,足球越过横梁,落在了球网上!

  这球竟然没有进!

  安柯在格雷罗惊讶无比的目光注视下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用力吐掉嘴中的草屑——刚刚为了救球直接正面摔在了地上,连缓冲都没有,真正的“狗啃泥”式落地。“呸!呸!竟然害得我这么狼狈,不简单,不简单!”这句话安柯的队友们都习惯了,那是日本漫画看多了的后遗症,有事没事安柯都把动漫台词挂在嘴边,其实和他嘴上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可格雷罗第一次听到,再加上却是看见安柯很神奇地反扑回来,那震撼可想而知。他把安柯随便说着玩的话当真了!

  天哪!这个门将还是人吗?从右边扑回到左边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竟然还保留着实力的样子!自己,自己真的能射穿他的十指关吗?

  而范马韦克虽没有听见安柯的胡言乱语,但他的震惊一点都不亚于格雷罗。他是旁观者,所以很清楚地看见了整个过程。

  对方射门,安柯向正确的方向扑了过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毫无悬念地把足球得到。但是偏偏这个时候,多特蒙德后卫伸脚挡球,球打在他的小腿迎面骨上,弹向了另一边。而这个是欧安柯刚刚摔倒在地上。

  格雷罗停球,这个时候安柯已经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在格雷罗抡脚的时候,他飞身向身后方向扑了过去。球到手到,一拨,足球向上一跳,弹出了球门。

  应该说格雷罗停球调整给了安柯扑回来的时间,如果他直接推射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是即使这样,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快速而准确的动作,那份反射神经以及那种绝不放弃的精神,也不是随便哪个门将可以拥有的吧?

  范马韦克也是一个擅长青少年球员培养的教练,通过上半场的观察他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这个门将有成为世界顶级门将的资质。

  也只是一个上半场他便决定让安柯明天就去一线队报道,让他顶替受伤的魏登费勒(Roman Weidenfeller)做主力门将。

  下半场的比赛安柯继续着他神勇的发挥,并且还不断大声指挥着后防。相比起来,比赛第二十二分钟闪光了一次的格雷罗则黯淡了许多。甚至于最后那位负责录像的助理教练直接把镜头对准了安柯,这场比赛并非格雷罗发挥不好,实在是他遇上了那个中国门将。

  ※※※

  比赛结束的时候,一直被压着打的多特蒙德最终也没能够扳平比分,但是在安柯近乎疯狂的表演下,他们也没再失球。比分在第二十二分钟后就一直定格在0:1上,直到全场结束。

  当比赛结束后,安柯就在众队友羡慕的目光中被叫到了范马韦克的身前。

  “明天你就直接去跟着一队训练吧,安。”范马韦克对安柯说道。

  只有这一句话,却让安柯差点欣喜若狂,他拼命地点头道:“好的,先生!好的,先生!好的,先生!”

  范马韦克笑了笑,对于安柯的失态没有说什么。从他的性格上来说,一个外向的人,也是一个比赛型的门将。这种门将比赛越难打,对手越强,他发挥的反而越好,心理素质不错。毛躁的问题可以在平时训练和比赛中提醒他注意,同时这也是一个经验的问题,当他比赛打多了,这问题自然就消失了。

  下一轮,也就是四天后九月十八日,多特蒙德(Dortmund)将在自己的主场威斯特**球场迎战强敌拜仁慕尼黑(FC Bayern Muenchen)。两胜一平一负的这个成绩距离拜仁二十五年来的最差开局纪录只有一场平局的距离,马加特和全队都感受到了压力,他们这次客场挑战多特蒙德,不会甘愿平局的,他们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让自己摆脱目前尴尬的地位。

  而这场比赛也是考验安柯的一次大好时机。能否彻底赢得范马韦克的信任,在自己的足球道路上走好这第一步将十分关键。而这场比赛也是被德国和中国选为电视直播的场次,相信安柯将会在中国家喻户晓的。那正好如他所愿。

  但是失败了则除了面临队内的压力,还将面临着全中国球迷的责难,嘲笑,甚至来自父母的压力。

  问题便是,面对压力,在失败与一战成名之间他的作为会让他走上哪一条路呢?

  足球有太多可能性了,安柯就算再自大也无法肯定说他会成功吧?他所能做的就是抓紧这四天的时间和一队进行合练,尽快和后卫们培养起默契,把自己的幸福和未来都牢牢抓在自己手里,绝不脱手。

  ※※※

  在一线队的训练还算顺利,现在门将无人,临时从二队抽调一个上来也很正常。大家对于安柯的国籍并不在乎,都是职业球员,来自哪个国家都正常,只要有实力,就有自己的位置。

  但安柯还是激动了一把。见到不少球星,那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笑话里面所讲的一样:“以前久仰大名,今天总算是见到活人了!”

  就在比赛前一天,安柯训练结束后刚刚回到自己的公寓,他的手机响了,是从国内家中打来的电话。当他看清来电显示时,有些吃惊。家里几乎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个电话,每次都是他定时往家里打电话报平安。难道是父母知道了他辍学踢球的事情,来兴师问罪的?这些天确实有不少中国记者来采访,但是俱乐部以“大战在即,不宜过多打扰球员”为理由帮他挡下了不少采访要求,但是神通广大的记者们什么事情打听不出来?说不定像挖掘张俊、李永乐他们一样,直接杀到洛阳他家中采访呢?

  接通电话,果然是父亲。“喂,安柯。最近怎么样啊?”

  “还……还好啊。”安柯结结巴巴地说道。

  “哦,学习怎么样啊?”

  “就,就那样吧,和以前……一样。”安柯心虚地说,难道父母还不知道我的事情?

  “是吗?都学了什么啊?新学期了,同学老师有没有什么变化啊?”

  这个安柯怎么能答得上来呢?他压根就没有去过学校了,怎么知道学了哪些东西?“呃,学、学了……”安柯觉得背都湿透了,从来他最怕的就是老爸,以至于听见老爸的声音自己就会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你根本就没有去上过学吧?安柯。”听声音父亲似乎生气了。“到了现在你还骗我们!”

  安柯心跳猛地加速,尽管隔着一个大陆,但安柯心中的害怕就好像他老爸正站在自己面前,凶神恶煞般地质问他一样。“我,我……不是……”

  “如果不是有记者跑到家里来说要采访,我还以为你一直在上学!原来你竟然给我私自辍学了!你竟然敢用假的成绩单来糊弄我们!瞒着我跟你妈跑去搞什么训练!我和你妈在洛阳拼命赚钱就是为了让你去踢球的?当初那么困那还要把你送出去就是为了让你去踢球的?我告诉你,明天的比赛你要敢上场,我们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安柯呆住了,不上场?这怎么可能?多特蒙德现在除了他之外就没有门将了,总不可能让科勒那个大个子去客串九十分钟门将吧?

  “爸,这不可能!我必须上,上场……”

  “你要敢上场,你就试试!”父亲吼完,把电话摔了回去。安柯拿着手机,听着里面的盲音愣神。

  自己只是想给父母一个惊喜,所以没把自己进入一线队的事情告诉家里,但是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

  妻子看着丈夫把电话狠狠摔了回去,脸气得通红。“何必呢?他毕竟是我们的儿子,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在记者说明来意后,他的脸色就一直不对,好不容易应付完记者,他就打电话给了安柯。

  “好好说?那个混帐拿着我们的钱去踢足球,却骗我们还在上学,你让我怎么好好好说?我们辛苦赚钱就是为了让他去踢球风光的?”

  “就算安柯骗我们不对,但是你也不能那样对他说啊!你让他很为难的,哎!亏你也是一个球迷!”妻子轻轻叹了口气。

  “正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太迷恋这东西才导致我现在这么没出息!天天在工作的时候还要担心着下岗。他现在去搞这个,风光了,可职业球员是有年龄限制的的。当他退役以后怎么办?他的积蓄够他一家吃一辈子吗?球星退役以后生活过不下去的大有人在!现在不多学点知识他以后怎么办?”父亲怒气冲冲地说道。

  妻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叹气。

  ※※※

  安柯无力地坐在床上,父亲的话还在他脑中回响。

  “明天的比赛你要是敢上场,我们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他想不明白,只是撒了一个谎,为什么爸爸会发那么大的火,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来。爸爸也是球迷,他以为自己做职业球员家里不会支持,但也不会反对,而且是如此激烈的反对。

  人家张俊、杨攀、李永乐成为职业球员家里都非常支持,为什么轮到自己了,却是这么一个样子?

  难道真的不能上场参赛?开什么玩笑?我好不容易到了这一步,如果放弃了,那我之前付出的那么多和为此失去的东西不就白白浪费了?

  但如果不放弃,那么爸爸他……安柯了解自己的父亲,是真的有可能说到做到,不认他这个儿子的。那样的话,就算自己再成功,再有钱,又有什么用呢?

  正在安柯苦恼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家里打来的,不会又是爸爸打来的吧?算了,骂就骂吧。安柯苦笑着接通了电话。“咦,妈?”他有些吃惊。

  “是我。”妈妈把声音压的很低。“还在为你爸的话烦恼吧?”

  相较于严厉的父亲来说,安柯对老妈可就没有那种害怕的感觉了。“是啊,我想不通……”

  “傻瓜,别去管你爸的话,他是在说气话。你不该拿假的成绩单来骗你爸,他是因为这个在生气。”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安柯也知道欺骗确实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别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们了,害怕我们拖你后腿吗?呵呵!别想太多了,你爸我会劝劝他的,明天的比赛你要好好打,我们会在电视前给你加油的!”妈妈特意说“我们”,就是想让安柯知道,他爸爸也会看球。

  “唔,我知道了。爸呢?”

  “他去睡觉了,我才有时间给你打电话啊!总之别管那么多了,好好比赛,别给你爸丢人!”

  “妈,我……”

  “呵呵,你爸也是为了你好。不管如何,你永远都是他的儿子,这一点是不会变的。好好比赛,知道吗?”

  “我、我知道!”安柯用力地点点头。

  “好了,我不多说了,长途很贵的,呵呵!再见,儿子!”

  “再见,妈妈!”

  放下电话的安柯次发现窗外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了,不知不觉天黑了。看来明天的比赛是无论如何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了。

  压力比以前大了不少,但是对于安柯来说,目前任何压力都不称之为压力,他有信心演好自己的处子秀。

  这一次不光为了多特蒙德,为了发现他的莱茵贝格,为了他的启蒙恩师奥利弗·欧德,为了他自己。更重要的是为了让他喜欢上足球的父亲,和一直理解他支持他的母亲。

  

第一二二章 处子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