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二四章 决不脱手

    下半场正如范马韦克所说的那样,经过中场休息的拜仁慕尼黑向多特蒙德的球门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安柯真正的考验来了。

  常言道“弱队出门将”,多特蒙德虽是德国足坛的老牌强队,但现在它早已经沦为了二流球队,就连多特蒙德的主席尼鲍姆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多特蒙德已经和拜仁慕尼黑不在同一个档次了”。这话挺起来很让人泄气,但却是事实,由于财政危机多特蒙德实力已被大大削减。现在的多特蒙德在拜仁慕尼黑面前就是不折不扣的弱队。

  表现不佳的哈什米安(Vahid Hashemian)在下半场刚开始就被秘鲁前锋皮萨罗替换下场。上场的皮萨罗(Claudio Miguel Pizarro)格外活跃,他很想向马加特证明自己的实力,把那个碌碌无为的伊朗人彻底挤到替补席上去。而与今年夏天才加盟球队的哈什米安相比,他与马凯(Roy Makaay)之间的配合也更为熟练。

  弗林斯(Torsten Frings)在巨大的嘘声中用技术晃过了多特蒙德的后腰奥利赛赫(Sunday Oliseh),然后斜传马凯。

  边后卫埃瓦尼尔森(Ferreira Evanilson)向马凯扑去,企图阻止他带球突破,但马凯并未停球,他直接一脚横传转移,足球又被他踢向了球场左边!

  足球划出一道弧线,在空中绕过了所有多特蒙德防守球员,直落大禁区边缘!而同时皮萨罗高速插上,他超越了所有来不及反应的后卫冲入禁区,用胸部把球停下!

  “拜仁的单刀!”

  皮萨罗不打算再调整,他知道直接抽射才是最佳选择!尽管重心不佳,但是出其不意是关键。他等球再落下来一点就直接射门,他右腿已经抡了起来。这时他瞟了一眼对方门将的位置……但他却看到一大片黑影向他冲来,已近在咫尺!

  什么?!

  皮萨罗的震惊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人,马凯传球的时候他还在门前的,什么时候已经出击了?!

  安柯其实早在马凯把球传出后他就知道对方此次的进攻意图,然后决定立刻弃门出击,争取时间。而皮萨罗却一直在注意自己和后卫之间的距离,防止越位,当他插上后又扭头在看球,计算落点,完全忽视了安柯的存在。

  “去死吧!”安柯用汉语大吼一声,向前扑出,双手在空中直接抓住了下坠的足球!而皮萨罗正好一脚踢空,腿劲把他自己带了一个跟头!

  虎口夺食!

  “安柯出击!他抢在皮萨罗之前抓住了足球!好险!只差一点点,就踢到他的头了!!”王健翔都被吓了一跳,刚刚安柯为了防止脱手,身体向前一拱,把足球收在了怀中,而他低下的头则正好暴露在皮萨罗的“火力”下,如果被狠狠一脚踢中,保守估计也是当场休克吧?王健翔都还在心有余悸的为安柯后怕,但看他却抓紧时间手抛球发动了反击,对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全不放在心上。他是真的勇敢,还是根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呢?

  ※※※

  安柯刚刚这个扑救赢得了全场球迷长时间的鼓掌赞扬,他们为他勇猛而及时的表现喝彩。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安柯的表现是“世界级的”!

  就连皮萨罗都没有想通那个门将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并且还奋不顾身地直接把球抓走,让他踢了一个空。那小子,速度太快了!他向远处的马凯竖起了大拇指,感谢荷兰人的妙传,然后收回手就又摇摇头向回跑去。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了!

  ※※※

  “干得漂亮,安!不愧是我的学生!”奥利弗这个酒鬼在看台上又叫又跳的,活像一只大猩猩,长着硕大酒糟鼻的大猩猩。

  范马韦克更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小子真没辜负我的期望!

  而更激动的应该是那些中国记者们。看见刚才安柯的精彩表现后相信谁也会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吧?又一个惊喜,在继张俊、杨攀、国奥队之后,安柯是中国足球界的第四个惊喜和意外收获!

  随后拜仁的几次中规中距的射门都被表现神勇的安柯一一接住。多特蒙德在下半场十五分钟后,依然保持着对拜仁的一球领先优势。在后卫发挥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这全拜安柯所赐。

  并没有像某些人赛前猜测的那样,安柯没有表现出一丝初登场的紧张和慌乱,他的外向性格让他逐渐进入了状态,现在他就是多特蒙德的守护神。

  但范马韦克仍然有些不放心,如果放任拜仁这样继续下去,安柯同样会撑不住的,更别说这只是他的第一场德甲比赛!“进攻!反击!别让他们这样下去!”他站在场边,挥着手臂大声向队员们提醒道。

  但是在拜仁的强大火力压制下,多特蒙德的反击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从场上局势来看,很难让人们相信现在拜仁是在打客场。比赛还剩二十五分钟不到,马加特可不想在德国德比上追平俱乐部历史最差开局。进攻,进攻,除了进攻,还他妈的是进攻!这就是拜仁现在的战术思想。

  而这段时间,安柯的名字也成了中德解说员所提及最多的人。

  “安扑住了弗林斯的远射!”

  “安柯轻松摘下这个角球!”

  “就连马凯的射门都对安毫无办法!”

  “安柯纵身把这似传似射的吊门托出了横梁,他再次赢得了喝彩!”

  “安现在是威斯特**球场中最受欢迎的一位球员!”

  “我们似乎可以听见从德国现场传来的欢呼声,非常非常清楚的‘安’发音!安柯用自己的表现征服了挑剔的德国人!”

  ……

  是的,不光是征服了观众,就连对手都不得不承认,他们也许可以轻易撕破多特蒙德的防守,但是在最后一脚射门上却撞上了一道“中国长城”,那几乎是不可逾越的!

  比赛型的门将一旦发飙,真的是无论这样的射门他都会挡下来,看起来很多反应是不可解释的,不可思议的,就连当事人自己都会在事后承认不知道如何作出来的,只能归为“本能”。但人们更愿意称呼那为“奇迹”。

  奇迹般的扑救。

  奇迹般的一拨。

  奇迹般的脚尖一挡。

  这场比赛如果多特蒙德最终能依靠这一球优势击败拜仁,那么安柯本场的表现,除了第一个失球剩下的都可以用“奇迹般的”来形容,绝不会过。现在享受着扑救乐趣的他就是点球也能扑出来的吧?

  是的,一定能。

  ※※※

  弗林斯发现对方门将越来越难对付了,无论自己和队友们如何努力,就是敲不开他把守的大门。甚至连运气都不站在他们一边,马凯有一脚大力抽射竟然打在了门柱外侧弹出了底线。

  难道非要迫使他发挥失常吗?弗林斯看看安柯,又看看坐在下面的马加特和替补席上神色严峻的巴拉克,如果再打不开局面,自己会被换下吧?

  泽·罗伯托(Ze Roberto)斜传禁区,足球从多特蒙德防守阵的肋部插了进去,而马凯斜向跑动去追球。但这一次沃恩斯(Christian Worns)死死盯着他,不给这个高效射手一丁点的射门机会。

  这种情况下……弗林斯意识到现在正是他建功的大好机会,因为马凯吸引了对方绝大部分的防守注意力,他无人盯防!

  他向禁区内插去,但并未招手要球,他还不想太显眼,他相信马凯能看见他,也知道该怎么做。拜仁的训练水平可不同凡响!

  果然马凯余光扫到了插上的弗林斯后,毫不犹豫地把球回传给了后插上的弗林斯!

  延森(Niclas Jensen)冲了上来,他想赶在弗林斯射门前把球捅掉。但是弗林斯何等厉害?把球向相反方向一扣,正好闪过了延森!

  不过这么一扣却把球稍稍扣大了一点。正是这大的一点,为安柯的出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弗林斯抡起右腿想再大力射门的时候,他却发现安柯已经冲到了身前!并且双手正向足球抓去!

  没有一丁点犹豫,两人狠狠撞在了一起!

  弗林斯身形在安柯面前一滞,然后一个空翻栽倒在他身后的地上,安柯自己则滑出一米才停了下来。

  足球呢?

  那一刻大家最关心的只是足球进了没有。他们在 找,首先球门里面没有,大多数人松了一口气。其次底线和边线外也没有,球场上也没看见,那么难道是在……

  这时安柯却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大喊着“反击”又把足球抛向前场。

  原来他扑住了!正当人们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安柯额角有几缕红色的印迹,反射着球场的灯光,触目惊心!

  那是血!

  安柯受伤了?

  扬·科勒(Jan Koller)刚接到球就一脚把足球开出了边界。

  “为……为什么?大好的反击机会啊!”安柯不明白科勒为何那么做。

  但沃恩斯却一把将他拉柱,然后摸摸安柯的额角。“你没感觉吗?你受伤了!”他把手指伸给安柯看,上面红色血迹把安柯吓了一跳。

  受伤?一定是刚才撞击的时候……虽然弗林斯很努力地收脚了,但是他的鞋钉还是挂上了安柯的额角。

  主裁判默克鸣哨示意多特蒙德的队医进场处理。

  “你告诉他,如果实在不行就别勉强。我可以让科勒客串!”范马韦克对跟着上去的助理教练特别嘱咐道,他可不想为了一场被媒体炒出来的德比再搭上一个门将,一个优秀的门将。

  队医跪在安柯身前,开始动手检查伤势,几名队员则关心地围在一边,另外一些双方队员趁机到场边要水喝。

  弗林斯则在一边向沃恩斯解释着:“我不是故意的,太近了,想收脚却收不住……”沃恩斯则拍拍他的肩膀:“没什么,皮外伤,不用放在心上。”

  “不过你劝劝他,第一场比赛想表现是好的,但是别把自己身体搭上,这样很危险的。”

  沃恩斯笑了:“他就是那样子的,训练中也不例外。不过也正因为此,很多别人扑不出去的球他才能扑住啊,是不是?”

  弗林斯耸耸肩,不说什么了。不过心里却有点后怕,幸好自己收脚快,否则,否则他的左眼已经没了!不过现在也好,他接下来不可能完全没有影响的,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先扳平比分再说!个人独入两球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成绩了!

  队医检查完伤口后对身边的助理教练说:“幸好!这一脚挂在了他额头左侧,再向下一点就是太阳穴!现在需要包扎一下,他就没问题了。”

  教练点点头,看样子可以继续比赛。“安,包扎一下止住血,继续比赛吗?”

  安柯点点头。笑话!只不过是一点皮外伤,就想让老子下场吗?

  由于门将位置的特殊性,当门将受伤的时候比赛将暂停,所有人必须等门将处理好伤势才能重新开始比赛,所以队医尽量快一点包扎,不给拜仁留太多伤停补时的时间。

  “好了!血已经止住!”队医站起身,对裁判说道。默克亲自上前查了一番才示意双方各就各位,准备恢复比赛。

  而当安柯头缠纱布又站在多特蒙德门前时,全场球迷起立为他鼓掌,向这位带伤奋战的斗士致以他们最高的敬意。

  “看来安柯的伤只是皮外伤,所以在止住血后默克示意比赛可以继续进行。我想不少球迷也松了一口气吧?”王健翔说道。

  当看见安柯血染球衣时,安柯的母亲心头一紧,生怕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但后来见安柯在队医处理后又重新站了起来,又听见王健翔的解释,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的丈夫,安柯的父亲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儿子受伤她就一点都不心疼吗?

  ※※※

  弗林斯走过马凯身边时对他说:“加大射门力度,那个门将受不了几下的。刚才的撞击估计对他脑子有些影响。”说完他拍拍马凯的肩膀,“罗伊,就看你的了。”

  马凯听从了弗林斯的建议,明显加重了射门时的力量。

  “马凯射门!但是有些正,将被安……”

  足球打在安柯胸上,然后却从他怀里跳了出来!

  脱手!

  皮萨罗就在眼前,他冲上去准备补射!可他刚刚蹬出一步,安柯就像老虎一样咆哮了一声,扑上去把足球按在身下。那样子仿佛他按的不是一只足球,而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兔子。

  看来真有影响,嘿!虽然球没进,但马凯却毫不在意,让他高兴的是安柯的脱手。

  安柯从地上爬起来,正好看见皮萨罗在他身前站着。他笑着对皮萨罗摇摇手指:“别紧张,哈!”现在的他才不管你是什么球星呢,对他来说都一样,都是他的敌人,对头。

  “安柯刚刚脱手了,幸好他第二反应快。不过不知道这次脱手和刚才的冲撞有没有关系。”王健翔忧心忡忡地说。

  ※※※

  既然你现在有问题,那我再让你脱手!马凯接到弗林斯的妙传后,再次在大禁区角上发炮,又是一脚大力抽射!他想得是这种球能直接进当然好,但是没进也会造成门将脱手,给埋伏在禁区里面的皮萨罗创造机会。

  他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是安柯这一次横向移动了一步后,稳稳将来球接在怀里,并未脱手!

  这让马凯有些吃惊,但他以为那是因为自己射门力量还不够的原因。于是下一脚射门他再加了一把力,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安柯再次稳稳抓住,没有脱手。

  他哪里知道安柯第一次脱手是因为他射门力量增大后,安柯尚未完全适应造成的,而后面两脚,已适应的安柯自然不会再脱手了。至于弗林斯的冲撞,大爷我还没当回事!安柯一定会在心里这样说。

  拜仁在一段时间内的狂轰滥炸后需要回回力,而多特蒙德则并无太多余力去对付拜仁,只能靠两三人人之间的配合来偶尔骚扰骚扰,成效不大。比赛在一段高潮后进入了僵持阶段。

  安柯不如刚才那么忙碌了,但对于他个人来说并非什么好事。比赛型门将就要不停地置身于险境中才能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那种时候他往往凭自己的本能,而非经验或者技术在守门。可一旦情况有所缓和,身体也会随之冷却下来,当再次面对射门时,反而可能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失误了。

  战况缓和下来,摄像机也有空闲时间把镜头更多的对准安柯,在将近七十分钟的比赛中,这个初次登场的小伙子已经成为了全场最耀眼的球员。

  ※※※

  林佳和同伴们从学校门口出来,拐过一个弯后分手,她一个人向公寓走去。沿街一家商场的橱窗里面有一台大屏幕彩电,目前正在转播一场比赛,那外面已经围了一些人。

  林佳本想向外绕绕,直接走过去的,但是旁边两个人的对话让她停下了脚步。

  “那个中国门将太棒了!如果不是他我们现在早就落后了!”

  “是呀,是呀。整个拜仁在他面前都进不了球啊!”

  中国门将?这让林佳对比赛感起兴趣来,莫非安柯他……她挤开一条缝,正好看见镜头给了安柯脸部半侧面的一个大特写,非常非常清楚,是那个安柯无疑!

  可为什么他额头上包着白色的纱布?他受伤了吗?

  “弗林斯说什么以前也是我们多特蒙德的人,但他不仅先打进一球,还撞上了安,实在是太忘恩负义了!”

  “哎!别忘了擅长对付老东家正是他的特点呀!他刚到多特蒙德的时候,带领球队4:1大胜不莱梅的时候,我们还不是为他欢呼过吗?”

  原来真是受伤了!林佳再把注意力放到电视上时,才发现安柯已经没了,哦不,是镜头中已经没有安柯了。身穿红色球衣的队伍正在传球,他们似乎是进攻一方。

  ※※※

  弗林斯观察了一下多特蒙德的球员站位,四后卫平行站位,正是打身后球的好时机!当球再到他脚下时,他一脚直传发动了攻势!

  依然是马凯,但这一次他停球后没有大力轰门,而是选择了吊射远角--他知道在频繁的大力射门下对方门将一定会始终注意他的直接射门,而不会防范其他方式的射门,现在安柯就正是站位有些靠前,那是为了封他的射门角度。

  马凯自以为这脚很突然,但是安柯的表现更让他感到突然。

  安柯一个旱地拔葱,如火箭般冲天而起,双手高高伸出,就像抢篮板一样,把正在上升中的足球牢牢抓在手中!

  这小子爆发力太好了!

  “完美的表现!超人安!!”德国方面的解说员不得不用“超人”来形容安柯刚刚的表现,他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词汇了。

  ※※※

  身边的那些球迷们高举双臂欢呼起来,他们和球场上的球迷一样大声喊着安柯的姓:“安!安!!安!!!”

  林佳有些惊讶于他们的表现,为什么会如此疯狂,她不懂足球,并不知道安柯刚刚那一手有多么漂亮。但是她也知道这些人会这么兴奋是为了安柯。

  电视中正在重放安柯刚才那一下扑救,林佳发现安柯在那一刻好帅,帅的仿佛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安柯。

  冷漠的安柯,喝醉的安柯,色眯眯的安柯,球场上的安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安柯呢?

  

第一二四章 决不脱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