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三七章 酒精作用

    杨攀想起依蓝平时对他的捉弄,打算用偷看她的房间作为报复。可当他推开门时,却愣在了门口,没再往里面迈一步。

  他初次来到博洛尼亚,和球队主教练以及主席一起举着7号球衣,笑着合影。

  他拔脚远射的瞬间。

  他进球后怒吼庆祝。

  他向球迷们鼓掌致意。

  他肩上披着意大利的皮尔洛10号球衣,脸上却无精打采。

  ……

  墙上几乎贴满了他一个人的招贴画,和从报纸杂志上剪下来的照片!

  你们俩表面上互相不理睬,但其实内心都很在乎对方。

  卡卡的话在这个时候从脑子里面跳了出来。真的是这样吗?当时他会有所怀疑,但现在看来……依蓝的房间为什么会贴他的照片呢?而且像一个追星族一样贴满了墙。

  杨攀突然听到楼下有脚步声向楼梯走来,他连忙轻轻拉上门,然后转身下楼。

  “好热!好热!”依蓝蹦蹦跳跳地在楼梯口遇见了杨攀,她停了下来:“你从上面下来?”

  “啊?哦,是这样地,我在找洗手间。”杨攀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了过去,然后继续找他的洗手间去了。“咦?奇怪了,洗手间在哪儿呢?”

  依蓝有些疑惑地看着杨攀边走边左顾右盼,然后又扭头看看楼上,接着叫住了他:“喂,洗手间在一楼左边走到头。”

  “啊,谢了!”杨攀挥挥手却向右边拐去。

  依蓝也不再管这个有点神经的人,跳上楼去换衣服了。店内开着空调,她还穿着厚厚的圣诞老人装,粘着浓眉大胡子,自然会觉得热了。

  ※※※

  杨攀走进饭店才发现人真的像大胡子说的那样多了起来,圣诞老人店长正站在门口给进来的客人们发小礼物,还有些小孩子拉着他合影,因为他确实长得很像圣诞老人。

  “你看起来很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杨攀和大胡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却冷不防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条件反射地一回头,就看见一个意大利年轻人欣喜若狂地对他叫道:“真是杨!圣诞快乐!请为我签个名吧!”

  杨攀知道今天是跑不了啦,只好乖乖的给对方签上名。“圣诞快乐!”

  于是前来“China china”中餐馆吃圣诞大餐的客人们只要愿意,在得到每人一份的小礼物外,还可以得到杨攀的亲笔签名,并与他合影留念。

  当依蓝换好衣服下来时,正好看见老爸和杨攀并排站在一起,一个给人们分礼品,另一个则忙着签名。

  她笑着上前对两人说:“看起来你们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嘻嘻!”然后蹦蹦跳跳地忙她的去了。

  ※※※

  “我靠!没想到杨攀那个超级没女人缘的男人竟然也会有这么一段可歌可泣的罗曼史啊!”安柯夸张地叫道。

  “你这话最好别让他听见,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卡卡好心劝安柯,因为他想起了杨攀是如何应付有关安柯的采访的。

  张俊却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状:“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帮他。”

  “帮?怎么帮?”李永乐不明白。

  “卡卡说得对,杨攀这个人大大咧咧惯了,你让他一下子面对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他会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我们呢,就趁今天晚上这个大好时机……嘿嘿!”

  “你是说,把他们灌醉,然后酒后*****?”安柯接道。

  “就你脑子里面成天想些龌龊之事!”卡卡义正词严地教训道,但他很快换了一副表情:“不过还真是一个好主意啊,不愧是张俊!”

  张俊被这两个人搞得哭笑不得,卡卡的形象和外面球迷们所看到的可天差地别啊!“你们简直就是卑鄙、无耻、下流!我的意思是让杨攀鼓起勇气对那个女孩子开口告白,如果他开不了口,就逼他开口。因为我相信他心里也一定不讨厌这个女孩子。否则他就不会选择在这里过平安夜了。”

  “是男人都不会讨厌的!又活泼,又可爱,最重要的她是大美女哇!”安柯就差像狼一样嚎上两嗓子了。

  “那么怎么帮呢?”李永乐自然没有意见,基本上这种有好戏看的事情他都不会反对。

  张俊看着卡卡道:“这就交给我们的中场组织者卡卡同学了,你对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最熟悉,由你来想办法再合适不过了。”

  卡卡也不推脱,他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把众人叫在一起,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吩咐了一遍,听得众人直点头。

  当外面正热闹的时候,里面也开始了,一开始是西方传统的圣诞大餐,在座五人中四个人都吃过了,只有李永乐是第一次在国外过圣诞,对什么都倍感新鲜。

  大胡子总是吃一会儿就要跑出去招呼客人,所以连圣诞老人装都没有换下来。而依蓝则被老爸“强行”留了下来,因为作为主人,如果全都跑光了,像什么样呢?

  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就混熟了。依蓝这才知道原来杨攀的这些朋友都很不简单,一个是荷兰大名鼎鼎的射手,一个则是德甲豪门多特蒙德的主力门将,就是李永乐也不差,已经在国际米兰青年队打上了正式比赛。

  卡卡依蓝是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就数他最帅。

  杨攀也不用介绍了,因为其他人都是杨攀介绍给依蓝的,而依蓝也是他介绍给其他人的。在介绍依蓝身份的时候,他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呃,大胡子店长的女儿……”

  这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他们用口哨来表达这种不满。不过杨攀全部无视。

  没吃一会儿,卡卡冲安柯使了一个眼色,安柯心领神会:“依蓝,你们这儿有酒吗?”

  “当然有了。”

  “那开几瓶红酒吧,过节不喝酒实在太没有节日气氛了!”

  张俊有些担忧:“职业球员不该喝酒的……”

  “那是教科书上写的,不用听那些教条!你敢说你们俱乐部的圣诞晚宴上不喝酒只喝果汁?”安柯满不在乎。

  卡卡也表态了:“反正一年就这么一回,无所谓的。而且适当喝点红酒对身体也有好处。”

  李永乐更没有什么意见,张俊也同意了。于是大家都把目光投向杨攀。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杨攀也不好扫大家的兴。

  于是开酒,倒上,干!

  “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春节快乐!”一块全贺完了,省事。

  依蓝明白了前两个,却不清楚那春节是怎么回事。但是卡卡等人却装作没有看见,不理睬她。杨攀一看他们都只顾玩乐,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回答依蓝的问题了。

  他放下酒杯,对依蓝解释道:“春节其实就相当于你们的圣诞节,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象征着旧一年的结束和新一年的开始。春节前一天,我们通常叫大年三十,一家人不论多远都忙都要赶回家,聚在一起吃顿饭,我们管这叫‘团圆饭’。”

  “似乎很有趣啊!”依蓝对于这个陌生的节日很感兴趣,她拉着杨攀讲更多给她听,却忘记了自己已经没有和杨攀说上三句就翻脸了。是酒精的作用吗?才一杯酒,还不至于吧?

  “呃,过春节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挂着春联,贴倒福,放鞭炮。”杨攀在翻译一些专用词汇的时候很是费了一番心思的,最后只好直接用汉语拼音来说了。

  “什么叫‘chunlian’?什么叫‘daofu’?什么叫‘bianpao’?”依蓝果然没听懂。

  杨攀不得不耐心的给她解释,他也竟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来,这真是奇迹啊。

  ※※※

  安柯在远处看着两个人,小声问身边的卡卡:“好像和我们的计划不一样啊,怎么办?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

  “不用。”卡卡摆摆手,“这样也好,让他们慢慢培养感情,我们再趁热打铁。现在就别去打扰他们了。”

  ※※※

  “那个时候,我和张俊还在外地上学,每年春节都要坐火车赶回洛阳去。可是火车上几乎没有可以容身的地方,厕所,行李架上,车厢链接处,全是人,一个卫生间可以挤下十个人!恐怖吧?”杨攀口渴了,又倒上一杯酒,同时也给依蓝的杯子倒上,他可从来没有对依蓝说上这么多话。他喝上一口,得意洋洋地看着依蓝惊讶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我们称之为‘春运’。每年这个时候,全国各地在外面工作的人,上学的人就像着了魔一样,不管多累多苦都要忍受这种旅途劳累,为的就是回家团圆。中国人都很在乎‘家’这个观念,无论走到哪儿,外面的世界再精彩,都觉得不如家里好。睡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都未必有睡自家硬板床舒服。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只要回到家里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杨攀越说兴致越高,依蓝对于中国那传统的生活方式觉得很新奇,听入了迷。两人甚至嫌安柯太吵,掂着一瓶酒坐到了角落的沙发上去继续。

  ※※※

  安柯傻傻地看着那两个人,仿佛看见了外星人。“喂,卡卡,他们真的见面就吵吗?”

  “这……据我所知,是这样的没错。”

  “可为什么他们俩现在……”他指指二人,回头看着同样一脸不相信的卡卡。

  “……也许是酒精作用吧。你没看他们两人已经喝掉半瓶了吗?”卡卡总算是为两人的行为找到了一个听上去有道理的理由。

  张俊却摆摆手:“管他们因为什么呢!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很好吗?两人是渐入佳境啊!来,我们吃我们的!”

  ※※※

  “春节都是在春天吗?”

  “不,是在冬天。春节不是按照世界通用的公历来计算的,它的具体日期每年都不一样,大约都是在一月底和二月初之间吧,今年的春节就在明年的二月九日。”

  依蓝在弄懂了一个问题后,却又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个时候?可那时正好是各国联赛进行的日子啊,你们怎么回去团圆呢?”

  杨攀再喝一杯,给自己倒上的同时也给依蓝满上。“如果能团圆当然好啊,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要回家团圆的。否则中国那段时间还不乱套了?像我们这些在国外踢球的人就更难回去了,因此我们五个才聚在一起,把圣诞当作春节来过啊,反正都是新年嘛!”

  依蓝在酒精的刺激下,却觉得这些嘻嘻哈哈的男孩子们很可怜。虽然她自己妈妈过早去世,但像圣诞节这样的节日还有爸爸陪在身边。而他们过春节却是在比赛和训练中度过的。

  杨攀看出了依蓝在想什么,这个丫头喝了点酒脸上就藏不住东西了。他笑着说:“傻瓜!等我们都有钱了,就可以把家人接到这里来过春节了,团圆又没有说非要在中国才算团圆!”

  “可是……你不是说中国人的‘家’观念很重吗?无论在哪里都不如在家里好?那么在意大利过春节和在中国过春节也肯定不一样吧?”

  “家啊……”,杨攀稍稍沉默了一下,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全世界有很多华人,他们都没有在中国,但是他们依然保持着华人共同的一些特点,那么“家”这个字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肯定不会只是一幢装修漂亮,宽敞明亮的房子,也不会是一张绿卡。“也许,家就在他们心中吧。一家人只要在一起,开开心心的,无论在哪里都是家啦……”

  ※※※

  大胡子暂时忙完又进来看看各位是否开心,依蓝是否照顾周到。可他进来却没找到自己的女儿。

  卡卡自然知道店长东张西望地是在找谁,他指了指房间一角。他的女儿正在和杨攀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呢。

  “这……”大胡子看见此情此景时,也和当初安柯一个表情。那还是他女儿吗?和杨攀靠的那么近,不仅丝毫没有不自然的感觉,反而还笑得很开心。“喂,他们在聊什么?”他问卡卡。

  “谁知道!从春节开始聊起,估计现在该聊到六·一儿童节了吧。”卡卡半开玩笑道。

  ※※※

  “哇!你和张俊之间还有这么多故事啊!”依蓝一脸兴奋。

  “是呀,是呀!从小学就在一起了嘛!”杨攀再次倒酒,却发现酒瓶空了,只好把瓶子甩在一边。

  依蓝把自己杯中的酒匀了一半给他,继续问道:“能告诉我苏菲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吗?”

  “她呀,美丽、善良、温柔、善解人意、聪明伶俐……总之你所能想象到的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不过分。”

  “这么完美?!”依蓝有些嫉妒了。“那她为什么会爱上张俊呢?你不是说张俊有很多缺点吗?”

  杨攀笑着摇摇头:“谁知道呢!苏菲就那么爱上了满身缺点的张俊,有时候连张俊自己都搞不明白,苏菲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怎么会喜欢上他?爱情这东西,说不清楚的呀!呵呵!”他喝了一口酒,很沧桑地说着。

  “哼,你这么说,好像你经历了很多一样!”依蓝笑话他。

  “没有,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只不过我身边各式各样的人都有,那么我看多了,也就有点想法了。”杨攀连忙解释道,只是不知道他急着解释给谁听呢?

  “嗯,有机会我真想见见那个苏菲,看她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完美。”依蓝根本就没听他的解释。

  ※※※

  时间差不多,大家觉得应该包饺子了。安柯用他特有的大嗓门叫醒了两个把酒言欢的人:“喂!过来包饺子了!”

  “噢,包饺子。”杨攀话有些多,酒精作用明显。

  杨攀刚起来就一个趔趄,幸好依蓝手快扶住了他。不过那一瞬间,两个人真正的身体接触了,杨攀的手臂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触碰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上。

  有一点点尴尬,还是依蓝先开口了:“你先去洗洗脸吧,这样也包不好饺子吧?”

  杨攀趁机离开了客厅,往洗手间走去。

  一把冷水泼在脸上,镜子中的杨攀顿时精神一振。想一想刚才那一瞬间,他不是有意的,却也不能完全说是无心,否则他就向相反方向倒了。可是碰到依蓝胸部确实没想到,幸好依蓝找了一个台阶,否则两人都下不来。

  不过话说回来,依蓝为什么要给他找台阶呢?往常的她恐怕都一巴掌扇过来了吧?

  杨攀突然想到了那满墙的招贴画和照片。也许依蓝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差劲。

  在中国,很多人会亲昵地把一对经常吵架,感情却越吵越好的男女称为“冤家”。不知道他和依蓝算不算是一对“冤家”呢?

  杨攀把手擦干,刚打开门就看依蓝举手要敲门。

  依蓝似乎是被吓到了:“啊!你……我见你进去半天都不出来,还以为……实际上是我……”

  杨攀没答话,只是盯着依蓝。她的脸很红很红,是酒精作用还是害羞了?初次见到依蓝的感觉又回到了他身上。他发现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女孩子好美,就连她词不搭意的窘态都很吸引他,那恰似一朵莲花的娇羞。

  “依蓝”本来也可以译为“依莲娜”呀。

  两人就这样默默对视着,眼神有光在流动。杨攀真想低下头去一亲芳泽,他真有这样的冲动啊,酒精作用,酒精作用!

  可安柯一声大喊,让两人顿时从某种暧mei状态中醒来。

  “杨攀!你小子掉茅坑里面了?快来包饺子!”

  两人同时把脸一侧,避免再四目相对,再次尴尬起来。这一回杨攀反应快:“我,我去包饺子。”说完低头向客厅快步走去。

  依蓝也轻声说道:“啊,我,我去洗手。”然后躲进了卫生间。

  ※※※

  杨攀杀气腾腾地扑向安柯,然后掐着他的脖子使劲晃:“你乱喊什么?!”

  可怜的安柯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杨攀这么火大。结果两只手张牙舞爪的,把白色的面粉洒得到处都是。

  卡卡和张俊则在一边说风凉话:“哇!下雪了!好漂亮呀!”

  李永乐担负起来照相的任务,他在一边举着相机,张俊和卡卡摆出各种造型,背景自然是“大雪纷飞,杨攀蹂躏安柯图”。

  ※※※

  依蓝向自己脸上泼了一把冷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怎么了?心跳怎么会这么快?脸为什么会这么红?眼神为什么会这么迷离?嘴角为什么还会挂着笑?

  这不像平日的依蓝,最起码不像平日里见到杨攀后的依蓝。自己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可今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

  因为我喝了酒吗?

  依蓝摇摇头,不晕啊,而且分得清东西南北。

  自己内心明明不讨厌他的,见了面却忍不住要和他作对,也许是因为自己不想输给他吧,不想在他面前表现的软弱,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一般女孩,不想让他对自己印象不深……

  很小很小的时候,还在法国,那时妈妈还在。在小学总有一个小男孩欺负自己,甚至把自己弄哭。可是自己并没有得罪过他。依蓝委屈的向妈妈诉苦,却没想到妈妈听候笑着摸摸她的头:“依蓝,那正说明他喜欢你啊!小孩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好,就只有用各种恶作剧来吸引你的注意力,别哭,你应该高兴才是。如果你也不讨厌他,就应该欺负回去。嗯?呵呵!”妈妈对她眨眨眼。

  依蓝那时还小,不完全明白妈妈话的意思,后来妈妈在一场意外中去世,自己也就跟着爸爸搬到了意大利。而当初那个总是欺负她的男孩再也没有了联系。

  现在的情况……依蓝仿佛在镜子中又看见了自己的妈妈。“妈妈,现在他总是欺负我,是不是因为他喜欢我?那我也总是欺负他,是不是我也喜欢他呢?妈,告诉我啊……”

  镜子中的妈妈流泪了,依蓝也流泪了。

  依蓝很快意识到今天是过节,不应该这么悲伤,于是擦擦眼泪,对着镜子吐吐舌头:“妈妈,圣诞快乐!今年我们这里很热闹,刚才光顾着和他聊天,却忘了你,呵呵!你不会怪女儿吧?妈,我爱你!”

  依蓝回到客厅的时候,杨攀正在和其他人一起包饺子。她也挽着袖子上去包,当然总是在一片笑声中把饺子包的乱七八糟。杨攀不得不丢下自己的活,专心去教她。

  ※※※

  安柯小声对另外三人说:“看来效果不错哦!”

  卡卡很是得意:“我早就说过了嘛,酒能*****……哦不,是酒能让人面对真正的自己,所以说酒后吐真言呢!”

  ※※※

  吃完热气腾腾的饺子,外面的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大胡子店长依然穿着圣诞老人装,看样子挺喜欢这种打扮的。他抱着一大堆烟花放在店门口的小广场上。

  “放烟花喽!”

  看着一束束各式各样的烟花从地上升起,在空中炸开,大家觉得这样一个节日才算完整了。

  城市的上空不断升起五彩斑斓的烟花,把夜空照亮。

  李永乐端着相机不停的拍,已经换了三次胶卷了。他要把这些照片寄回家里,让他们也看看,他在国外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依蓝拿着一个点燃的烟花棒,在大家面前舞来舞去,就像一位花之精灵。

  杨攀有些看着了迷,烟花棒在他眼前划出闪光的轨迹,映的依蓝的笑脸格外美丽。

  这样一个女孩子会喜欢上自己吗?

  卡卡拟订的战术到最后也没有完全实施,杨攀也没有借着酒精作用向依蓝告白什么,一群人好戏也便没有看成。可是那时候大家都有些醉了,谁还顾的上那些呢?只要开心不就好了吗?

  ※※※

  安柯的假期要到一月二十日,但他决定回多特蒙德,找到老头子继续提高自己,因为通过三个月的比赛,他发现其实自己还有很多不足。

  李永乐也必须早点回米兰,还剩半个赛季了,他还要向曼奇尼证明自己的能力。半个赛季可是一眨眼就会过去的。

  张俊时间充裕,他本来想去拜访巴乔,亲自感谢罗比的帮助,但杨攀告诉他巴乔去了阿根廷,在那里打野鸭过圣诞了。

  张俊有一丝失望,但既然来了,他想到一个地方去。卡卡和杨攀两个人做起了兼职向导和兼职司机,陪他去那里: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佛罗伦萨(Florence)。

  佛罗伦萨有一个很好听的粤语译名“翡冷翠”。而这座充满了名胜古迹与人文气息的古城也真的如这名字一样,孤傲、高贵、神秘,令无数人着迷。

  如果把意大利看作是一个贵妇人,那么佛罗伦萨的位置则正好是贵妇人胸前项链上那颗最大、最耀眼的宝石。

  这里有蒙娜丽莎,这里有大卫,这里有但丁,这里有佛罗伦萨大教堂,这里有乌菲尔艺术馆……这里有浪漫主义,有光荣与梦想,这里有传奇。

  但是促使张俊来这里的原因并非张俊知道以上那些。佛罗伦萨在他心中留下的印象并非有达芬奇,有米开朗基罗,有文艺复兴,而是因为这里有罗伯特·巴乔,有巴蒂斯图塔,有“紫百合”佛罗伦萨足球俱乐部。

  尽管现在巴乔已在布雷西亚退役,巴蒂也在卡塔尔面临退役,而佛罗伦萨在今年夏天的升级附加赛中不慎输给了背水一战的佩鲁贾,继续在乙级厮混。

  但张俊并不是来看足球的,他想看看这座城市,是怎样的山水,怎样的球迷才培养出来了一个足坛艺术家,一个金发战神,和一支伟大的球队。

  但卡卡则告诉他不要以为佛罗伦萨球迷人好,实际上全意大利最高傲,最苛刻的球迷不是AC米兰球迷,也不是国际米兰球迷,不是罗马球迷,也不是尤文图斯的球迷,而是这里的球迷,佛罗伦萨的球迷。因为这里是历史文化名城,有很多在世界艺术史上大名鼎鼎的前辈先人,所以养育了这里的人们眼光颇高,他们认为佛罗伦萨才是最好的地方,米兰太奢靡,罗马太肮脏,都灵太冷了。南方?那是贫穷落后,愚昧无知的代名词。

  加上佛罗伦萨球队是意甲七姐妹之一,前后走出过许多伟大的球星,所以他们也看不上其他地方的球队和球迷。

  不过随着球队2001年惨遭降级,其后在乙级联赛里面混了一年后又因为通不过职业资格注册而破产,足协高抬贵手没让这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球队去踢业余联赛,而是贬到了丙级联赛。球迷们在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冷静了不少,眼光也低了下来。毕竟他们现在就是傲,也没有让他们傲的资本的。从丙2联赛到乙级,一年之内连跳两级,还是依靠足协“对意大利足球特殊贡献奖”的理由提拔上来的。

  上个赛季他们一鼓作气打算借着意甲扩军之机冲上甲级。因为谁都看出来意大利足协在这个时候提出“下个赛季意甲扩军到二十支球队”的不合理做法,就是为了帮助佛罗伦萨。难怪和佛罗伦萨打附加赛的佩鲁贾老板高奇会酸溜溜的说:“唯一的差别在于我们不是佛罗伦萨。”

  但很可惜,关键的附加赛第二轮,佛罗伦萨在首轮主场小胜后,高兴过度,自己掉了链子,被背水一战的佩鲁贾抓住机会连下三城,尽管头号球星里加诺在终场前头球扳回一球,但已于事无补。他们总比分2:3败下阵来,只好再回去打乙级。

  这件事对当地球迷打击挺大的,他们甚至认为球队已经不再具备打甲级的能力了。这可是很罕见的,因为佛罗伦萨的球迷基本上就是“不服输,强硬派”的代名词。看来连续在低水平联赛中徘徊,也磨掉了球迷们的斗志和信心。

  不过以上这些和张俊都没有关系,他这次是来旅游的。

  佛罗伦萨是意大利重要的旅游城市,她的名胜古迹相比罗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的市民也以爱惜名胜而闻名。20世纪60年代时,佛罗伦萨爆发洪灾,半夜里整个城市一片汪洋,很多民居、公共建筑、博物馆都浸泡在水里。市民们没有顾及自家的财物,而是自发地涌向那些被洪水围困的博物馆,抢救那些文物。正是这些市民,才使得佛罗伦萨铸就了长达两个多世纪之久的历史辉煌。

  三人去了几处佛罗伦萨著名的景点,拍了不少照片,买下了一些纪念品,但就是没有往佛罗伦萨队的主场弗兰基球场看看。他们知道肯定有记者在跟踪他们,为了避免好事的记者把他们的名字和佛罗伦萨联系在一起,三人都有意避开了一些敏感地方。

  实际上张俊这次来意大利,就是因为害怕媒体们无事生事,一路上都是小心小心再小心,尽量避免和足球有太多的联系。在米兰没去圣西罗,在博洛尼亚没去达拉拉,现在在佛罗伦萨也没去弗兰基。

  他现在还是沃伦达姆的签约球员,他本人也很享受为沃伦达姆效力。

  结束了佛罗伦萨的旅程,张俊的意大利之游也就宣告全部结束。他在米兰机场和卡卡、杨攀、李永乐告别后,便踏上了返回荷兰的航班。在沃伦达姆,他又将和球队集合,为了备战艰苦的下半赛季,为了保级而努力。

  

第一三七章 酒精作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