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一章 妈妈

    公告:由于VIP章节太少,所以决定暂停公众版更新一个星期,全力把VIP的进度赶上来。希望各位公众版的朋友原谅。下一章公众版的更新将在下个星期一凌晨时分。

  ※※※

  克鲁最近几天心情不太好,前段时间那些狗仔队把他的旧帐翻了出来,说他根本不是孤儿,他还有一个爸爸在精神病院。这事虽然让他很恼火,但是面对大众媒体,他也不得不收敛脾气,沉默了好久。现在他在俱乐部总算媳妇熬成了婆,不仅逐渐成了主力替补,而且入选了英格兰代表队,成为了一名国脚。但却开始有不少中国记者来骚扰他,采访他的时候总会问他一些有关他山东老家的事情,有意或无意的提醒他是一个华人,一个中国人。

  克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让自己换中国国籍,加入中国国家队。但是自己从两岁就离开了中国,现在连中国话都说不清楚,对于中国的记忆已经很模糊很模糊了。唯一印象最深的就是家门口不远的大海,不过在英国也能看到海,在他看来都是海,没什么区别。

  再说了,改了国籍,加入中国队,就冲中国队那水平,能有他在英格兰做国脚影响大吗?影响不大,他怎么成名?不成名他怎么签更好的俱乐部合同和商业赞助合同?不签最好的合同他怎么赚钱?不赚钱 他凭什么放着好好的英国国籍和英格兰国脚身份不要,去换中国国籍?加入中国国家队?

  真搞不懂那些中国记者是怎么想的!

  英格兰主教练埃里克森已经把通知发到俱乐部来了,报纸、电视和广播也报道了克鲁·李被选入英格兰队二十五人大名单。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再去宣布不进英格兰队,而要去名不见经传的中国队,先不说钱的问题,光是媒体和球迷的口水就足以淹死他了,英国国民的自尊心和自豪感是非常强烈的,以前就因为在英超某球队踢球的一名土耳其国脚在和英格兰队比赛的时候对贝克汉姆口出秽言,就成了英格兰的全民公敌,最后那俱乐部甚至宣布主动和他解除合同,因为他们不能保证此球员在效力的时候不会出现人身安全方面的问题。

  克鲁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他。

  距离和希腊的友谊赛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如果为了这些场外之事乱了心情,坏了状态可就得不偿失了,克鲁决定不去管什么中国国籍,中国国家队。

  ※※※

  《克鲁·李创造历史!》

  “……现效力于切尔西的中场新秀,华裔球员克鲁·李将入选新一届的英格兰代表队,并且极有可能在下个周三,对希腊的友谊赛中被派上场。他将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入选英格兰代表队的华裔球员。克鲁·李1988年4月1日出生在中国山东青岛,他两岁的时候,全家移民到英国伦敦……”张俊放下这份李延给他的英国报纸,英国人那种又发现一个天才的兴奋之情只看标题都能感受得到。

  事情发展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快,这个时候邱指还在从德国到比利时的路上呢,等他到达英国也许一切都来不及了。张俊决定凭借自己和克鲁是一个经纪人的关系,给他打电话,用自己的能力说服对方。

  因为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所以说做就做。张俊拿起身边的手机,按照华姐说的号码输入,然后按下通话键。听着那边等待接听的提示音,张俊的心情却是忐忑不安。

  因为是第一次给对方打电话,提出那样的请求总是很冒昧的,自己也完全没有信心能说服一个连面都没怎么见过的人。

  说实话,看了几盘他的比赛录像后,张俊也希望克鲁·李能够成为他的队友,可是这多少有些一厢情愿。毕竟很多事情不是希望怎样就能怎样的。

  如果自己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话,他会不会反感?如果不开门见山,那我又该怎么做开场白呢?他曾经做过混混,那我是否在语言方面需要注意一些,免得犯了他的忌讳?我的态度应该不能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来讲话吧?

  就在张俊胡思乱想之际,电话通了。

  “喂,克鲁·李。”一个有些粗的声音。

  张俊一阵紧张,话在嘴边转了一圈,硬是没有说出来。直到那边催促了一次,他才有些结巴的答道:“我、我是张俊。你是克鲁·李吗?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吧,我们有同一个经纪人。”因为不知道那边对自己什么态度,张俊只好从经纪人这个共同点上面开始拉关系。

  “啊——张俊!是你啊,你好!”没想到克鲁的反应有些出乎张俊意料的好:他只觉得意外,并不反感。“还是第一次接到你的电话,我从华姐那边听了不少事情,我们以前应该还有一段交手的经历吧?”

  “嗨,别提那个了!”张俊有些不好意思。

  他干嘛不好意思?偷钱包的又不是他。倒是那边的克鲁笑得有些肆无忌惮。

  接下来,张俊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克鲁笑完,两头就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最后还是克鲁先开口了:“嘿,我知道你打电话过来找我什么事。”

  “你知道?”张俊有些惊讶。

  “对,难不成你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让我还你钱包吗?哈哈!”克鲁又笑了,张俊在听了华姐说得那些话后,面对克鲁总是没法笑,连微笑都不行,他以为克鲁也应该是一个很沉默,很阴沉的人才对。没想到他还挺开朗的。

  “这个……当然不是,忘了那钱包吧。我找你是……”

  “是劝我换国籍,然后成为中国国家队的一员,对吗?”

  虽然被说服对象抢了台词有些不爽,但是张俊还是笑笑:“你都知道了啊。”

  “这几天总会有中国记者给我提这事,他们的台词我都会背了。从你突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起,我就知道你的目的了。”

  “那么既然你都知道我的目的了,这事就更好办了。我是以一个中国球员的身份和你说的,请你来中国队,我们并肩作战,好吗?”

  克鲁非常干脆的拒绝了:“不好。”

  “为什么?”张俊这真是明知故问,对方拒绝的原因他很清楚的。

  “我没有任何理由为中国队效力。虽然我出生在中国,也曾有中国国籍。但那还是我两岁之前的事情,那时候恐怕我连路都走不好。我对中国毫无感觉,毫无印象。我从小受的是英国化的教育,你瞧我们现在连交流都是在用英语;一个不会说汉语,对中国很多风俗习惯都不理解的人,怎么可能改了国籍加入中国队呢?我现在是英国人,可不是中国人。而且我在英格兰队中,对于我的职业足球生涯会大有帮助,我名气会上升,在俱乐部可以得到薪水更丰厚的合同,各种商业赞助合同也会主动找上我。那么你告诉我,张,我加入中国队,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张俊被问的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也想过,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好处。无论是从金钱还是名声上来看,选择英格兰都比中国好。“呃……好像,没有……”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要放弃比中国队好无数倍的英格兰国家身份,而选择中国队呢?”克鲁又笑了,笑的很大声,笑的很肆无忌惮。

  听着克鲁的笑声,张俊觉得很泄气,本来自己就底气不足,再被对方这么一顿抢白,他还拿什么去说服克鲁?

  告诉克鲁要爱国,要以民族大义为重吗?少开玩笑了,对于一个从小接受英国化教育,连汉语都说不好的人讲这些,传出去都会让杨攀笑掉大牙。

  利诱不成,讲那些假大空的大道理也行不通……张俊现在才发现自己傻的可怜,竟然会幼稚的以为能说服克鲁。

  正如克鲁所说的,他凭什么呀?

  “那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电话那头的克鲁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嗯……没、没有了,对不起,打搅了。再见!”张俊像逃跑一样挂了电话,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很丢人。“对不起,邱指,没能给你帮上什么忙。”

  ※※※

  克鲁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一副相框。照片中的一位美丽的少妇笑的很开心,很幸福。他伸手拿过相框,放在自己眼前,久久凝视着照片中的少妇。

  因为在公布的英格兰大名单中有自己的名字,最近来找他的中国记者也越来越多,并且说话都越来越直白了。很多人甚至开门见山的就说希望克鲁考虑恢复中国国籍,为自己的祖国效力。他哪儿管这些,自然是一口回绝,对于张俊说的那些话,他都懒得向记者们说。他们要怎么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事情,又不会影响到他。

  可是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他也不得不想想现在所面临的局面了,也许是像某位记者说的那样,中国很久没有一个优秀的前腰了,所以对于自己的出现很激动。可是他是英国人啊,又不是无法入选英格兰代表队,才要去中国。他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在英国的事业也逐渐步入正轨。

  为什么他们要来烦我?就因为我曾经拥有过中国国籍,就因为我出生在中国?

  “妈,我该怎么办啊?告诉我呀,妈!”

  ※※※

  “你竟然主动去说服他?”邱素辉正在去比利时的路上,接到张俊的这个电话让他很吃惊。

  “呃……我本来想帮帮你的,邱指。我想我和他曾有过一面之缘,而且又是同一个经纪人,关系应该密切一些,有些话好说一些,所以就……就……结果我失败了,我完全没有办法说服他……”张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

  邱素辉看了看飞机外的夜空,一片漆黑,云层外面还看得见几点星光。他轻轻笑了一下:“笨蛋,你自然没有办法说服他了,因为你本身就不善言辞。所以你别把这事放在心上,我会去处理的,现在好好想想你自己的比赛吧。”

  “我知道了,没能帮上邱指的忙,真的很对不起……”

  “道什么歉啊?我又没有责怪你,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做说客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你擅长的。后天在比赛场上表现好点,为我争口气,也算是帮我了吧,哈哈!”

  “我会的,那么邱指帮我给项韬和王钰问声好。”

  “放心,一定带到。”邱素辉将手机关机,比利时的首都安德莱赫特就在前方不远处,飞机降低了高度,通过舷窗他都可以看见城市的一些灯光了,仿佛镜子一样,反射着夜空中的星光。

  邵佳英在慕尼黑1860坐稳了主力,可是球队却依然升不上甲级,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打算世界杯后换个地方,只无奈自己在乙级呆久了,缺乏知名度,顶级联赛对他感兴趣的球队并不多。

  这似乎也很可能将是张俊所要面临的问题。佛罗伦萨顺利升上甲级一切都好说,但是如果不慎,佛罗伦萨没有升级成功,而是功亏一篑,那么在乙级联赛呆了半年的张俊,到那个时候还会有多少人记得他呢?他如果想去顶级联赛,又该去哪儿呢?只希望他能在世界杯上表现出色,引起欧洲大俱乐部的注意了。

  安柯的情况又不一样,本赛季已经成为了多特蒙德主力门将的他,因为充满激情的表演而深得球迷的喜爱。但是目前有传言说今年夏天拜仁慕尼黑打算趁多特蒙德经济危机的时候引进他,接卡恩的班。他现在也是深受这种传言的困扰,邱素辉却靠自己的直觉认为这绝对不是传言,他告诉安柯,如果拜仁要他就一定要去,抓住这个机会。

  在比利时的项韬、王钰,据他此前了解的一些情况,项韬已经坐上了一线队主力的左边后卫的位置,但是会经常客串中后卫和右后卫,以及左边前卫,在比甲联赛中已经有了三个进球,两次助攻,非常不错的成绩。王钰则还是替补,不过也有上场机会。

  这两个人都不怎么需要他操心,现在让他头疼的是克鲁·李的事情。张俊主动去说服都没有搞定,那么要怎么办才好呢?

  邱素辉把头靠在椅背上,用手揉着太阳穴。

  ※※※

  克鲁决定洗个澡然后上chuang睡觉。现在他一个人住,自从和切尔西签订了新合同后,收入的增加已让他有能力独资租下一套宽敞的公寓来住了。

  在脱衣服的时候,他的手触碰到了脖子上的项链,手指被冰了一下。他把脱下来的衣服甩到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链子解下来,捧在手中。

  然后他就这样愣愣的看着那条24K金的纤细项链。

  在他刚刚进入那个混混团体的时候,就有一个老资格的流氓嘲笑他是一个娘们儿,因为竟然会戴一条款式老旧,女性化十足的黄金项链出来混。结果他不顾各方面的实力差距,上去就一拳打在那个小子全是粉刺的脸上。最终结果自然是他被一群人暴打,可一直到他们被抓,他都很敌视那个嘲笑过这条项链的粉刺小子。

  因为这是他妈妈曾经戴过的项链。

  现在这条项链已经从一边断开,他是用一条细绳索绑上的。

  项链和那照片,就是唯一有关妈妈,有关过去那个家庭的证物,承载着他的记忆。

  ※※※

  水声哗哗,喷头把温水撒下,克鲁就低头站在水中,任由这水顺着他金色的头发流下来,流过脸颊,再从鼻尖、下巴滴落到地上。

  他用头轻轻撞击着对面的墙壁,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一直不停。

  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们办?我该怎么……办?

  ※※※

  吹干了头发的克鲁躺在床上,用手把项链提在空中,然后眯着眼端详着。就这样端详了一段时间,他眼睛的焦点就不在那黄橙橙的链子上。

  下午的阳光很灿烂,灿烂到刺眼。克鲁别开了头,他牵牵妈妈的手,希望走到对面去,因为那儿有楼房投下来的阴影,夏天在太阳下曝晒一点也不舒服。但妈妈却将他拉住了,告诉他得过了前面路口有斑马线的地方才能过马路。

  前面是一家银行,克鲁快跑了几步,因为银行门口总会有冷气吹出来,他喜欢站在那儿享受一下凉爽的感觉。

  但今天他失望了,因为银行的玻璃大门紧闭着,一丝冷气也没有漏出来。克鲁委屈地看着妈妈和爸爸,两人则笑盈盈地向他走来。

  克鲁最喜欢妈妈微笑的样子了,对于尚小的他来说,那是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

  银行的门被猛地推开,里面的冷气一下子喷出,不禁让克鲁打了一个寒战,但他马上又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突然他感到自己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睁开眼睛的他先是被阳光晃了一下,然后他惊恐地看见自己的妈妈正被一个人箍着脖子向银行里面拖,那个人他不认识,不是他爸爸,因为他戴着一个黑色的头套,罩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一张嘴,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枪!

  爸爸想上去救妈妈,却被那人一脚踢了回来。

  这是怎么了?克鲁愣住了。玻璃的破碎声,人们的尖叫声,那名男子的吼叫声,还有枪声……

  警察和警车仿佛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把银行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不知道是谁把克鲁和他爸爸拖了回来,前面是由警察和警车所组成的一道墙,妈妈在墙外面,他们则在墙里面。

  人们在不断地移动着,楼上有人纷纷探出了头向下张望着。克鲁透过这道墙,还能看见在银行门口的妈妈,她的脸上已经有了淤青,嘴唇也出了血,双眼正望向人群,惊恐的在里面扫视,寻找着。当她看见在警察后面的小克鲁时,才松了一口气,不再挣扎。

  然后就有警察拿着手中的一个喇叭向里面大声喊话,里面的歹徒也在向外面大声吼叫着,手中的枪仍然没有离开妈妈的脖子。

  爸爸在一边拼命哭喊着,求那些人放了妈妈。克鲁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甚至没有哭,只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妈妈,眨也不眨一下,生怕眨一下眼睛妈妈就会消失。

  警察和歹徒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克鲁到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下午的阳光很刺眼,也很苍白。

  警方的谈判专家还在努力,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歹徒的情绪已经明显有失控迹象。终于歹徒先开枪了,子弹击穿了妈妈的颈部。

  妈妈雪白的脖子上顿时喷出一股鲜红的血,那样子太恐怖了。

  克鲁终于哭了出来,他哭的很大声,但没人理他。身边的爸爸反而不哭也不喊了,只是跪在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呆若木鸡。妻子的鲜血喷在了地上,并且还在不断的从伤口往外流,已经染红了白色的T恤。

  那串被子弹击中的项链,从中断裂,然后飞了出来,跌落在地上,黄金色的项链和上面沾染的鲜血,触目惊心。

  枪杀了人质的歹徒是不想再活了,他随后被警方的狙击手一枪击毙。

  妈妈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手都凉了。爸爸拉着一个警官模样的人,很激动的向他吼叫着。克鲁则跟着医生的屁股后面跑,手里还攥着那串项链。他不相信妈妈已经没了,他以为去医院住几天,妈妈就会好过来。就像他以前因为感冒发烧而住院一样。

  医院一点都不好玩,妈妈你要早点回来哦!我自己会洗衣服的,我会叠被子,我不会挑食,也不会拿足球往墙上踢了,放学后我也会马上回家的,你要快点回来哦,妈妈,我和爸爸会在家里等你的……

  那串项链在阳光下不断摇摆着,闪着光,一跳一跳的,很刺眼……

  ※※※

  克鲁发现自己又哭了,每次一想到那天的一幕幕,就会哭。不论在心里骂了自己多少次懦夫都改不掉。

  他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然后把眼睛的焦点重新落回到项链上,那串项链还在轻轻摇摆着。

  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了,因为自己并不愿意去触碰内心深处最隐秘的伤口。

  但是今天他不止一次的想起妈妈。

  ……

  “妈妈,为什么我们要离开中国?是因为中国不好吗?”坐在飞回伦敦的飞机上,克鲁问他身边的妈妈。这是五岁的他懂事后第一次回中国,参加他奶奶的葬礼。

  “小傻瓜,那是因为爸爸的生意需要啊!不是所有离开都是因为讨厌的。”

  “我不懂……”克鲁眨眨眼睛,皱褶眉头。

  “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哦!”妈妈轻轻的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我们的家在中国山东青岛,以后还会回来的。”

  “我们的家不是在伦敦吗?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因为爷爷奶奶都在那儿啊,以后还要回去看他们的。阳阳要记住,无论走到哪儿,中国都是我们的祖国。”

  “祖……国?”

  “对呀,Motherland,就像妈妈一样。”妈妈笑了。

  ※※※

  Motherland……Mother……land……Mother……

  妈,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吗?

  祖国,就像妈妈一样。

  克鲁从床上坐起来,把项链重新戴到脖子上。然后他拿起妈妈的照片,就那样看着。

  谢谢你,妈妈。我已经决定我要走的方向了,在宣布这个决定前,我想去看看爸爸。因为那些狗仔队的关系,我已经有快两个月都没去看她了。医生说他活不过今年的,妈,你在天堂保佑他吧。

  晚安,妈妈。

  克鲁将照片放了回去,顺手拉灭了床头灯。

  ※※※

  明天是一轮英超,然后联赛停摆一周半的时间,以供国家队集训准备,今年第二个国际比赛日,英格兰的热身赛对手是希腊队。

  今天下午有半天假期,克鲁收拾收拾,独自乘车到了位于伦敦西南的金斯顿,那儿有家金斯顿疗养院,他的爸爸就在那里。

  英国的冬天难得会有如此好的天气,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克鲁只穿了一件羊毛衫和长牛仔裤,当他爬上位于小山顶的疗养院时,竟热的打湿了领口。

  不过总算是到了,一路上还没有太大的麻烦,除了身后的那些记者们以外。克鲁得意的回头看了看跟在他后面的记者,一个个像狗一样气喘不停呢。

  本来他以往来是不用这么长时间的,他今天特意绕了路,结果就比往常多了近两倍的山路,他本身是球员,这点路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倒是后面的那些记者,被累了个半死。

  只要进了这疗养院大门,他就不担心什么了。他和院长相熟,院长自会把大门一锁,不理会那些记者。

  克鲁在老地方见到了自己的爸爸,他正坐在轮椅上,头无力的歪在一边,手不停的抖动着。

  克鲁在后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坐到爸爸的对面。爸爸歪着头微仰着,眼神总在蓝天游移。

  当初刚来时,他还会因为爸爸的反常表现而大发脾气,现在已经习惯了爸爸这个样子,反正他说什么做什么爸爸都不会理会的,但是有的时候,克鲁就是想对他说很多话,很多不会对别人讲的话,不管他是否听得懂,当着他的面像交谈一样自言自语。

  “爸,这段时间没来看你,因为我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在上个星期英格兰队公布出来的二十五人大名单中,有我的名字。这也就是说,我被选入英格兰队,成了一名国脚。这本来是好事,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可是从那之后就不断有中国记者跑来找我,总问我有关对青岛老家的回忆,我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他们都想让我改籍入中国国家队。这很可笑,不是吗?”

  克鲁的爸爸依然外头望向天空,还不时的抽搐一下。

  克鲁自己笑了一下,继续对他爸爸说道:“昨天晚上,就连和我同一个经纪人的中国球员都打电话来劝我进中国队。爸,你说这世界是怎么了?我想安心赚钱就有人翻我的旧帐,我被选入英格兰队,就有人来让我改回中国国籍。他们一个个喊着‘来吧!来吧!’,却又给不出更丰厚的条件,你说我凭什么去?爸,你是做生意的,你应该知道不做亏本生意的道理吧?”

  爸爸这次换了一个姿势,他把头从右边歪向了左边。

  “所以我就全部一口回绝了,让他们不要再抱什么希望。我以为我干得很漂亮,可我昨天竟然又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很多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在昨天想起那些,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忆了。爸,你还记得那一年,奶奶去世,我们回中国老家,家里的那些亲戚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说的我都听不懂,需要妈妈在一旁翻译。他们看我的眼光也很怪。从睡觉到吃饭我都不习惯,当时我对老家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以后也不想再回去了。但在回英国的飞机上,妈妈竟然说我们还要回去,因为那才是我们的家,我们的祖国。可爸爸,我们的家不是在伦敦吗?我们的国籍不是英国吗?昨天我想了很久,都想不清楚这个问题。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决定改入中国国籍。”

  爸爸这一次的注意力又被两只互相追逐的蝴蝶吸引了过去。

  “是不是会很奇怪我刚才说的自相矛盾呢?因为我到现在自己的心里都是矛盾的,我做出这个决定来可不是因为我爱国,实际上我对爱国的那种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那既不能为我带来多少钱,也不能让我名气大多少。可妈妈那么喜欢老家,她总是给我讲她小时候在中国的事情,我看的出来,她很留恋那段岁月。妈妈总说她还要回去的,可现在她回不去了。我想现在我赚再多钱也换不回妈妈,但我还能帮她做件事。妈妈回不去,我可以回去。就算穿着中国队的球衣,我都不会觉得为国效力有多自豪。我到现在也对老家没多少好感,但是我会努力去了解中国,喜欢中国的,这会很困难。可是妈妈是那么的喜欢中国,喜欢老家,每当我在家里改不过来口还说英语的时候,她一定会教训我。对于妈妈来说,祖国就是中国,而对于我来说,祖国就是妈妈。我只为妈妈踢球,只为她改变国籍,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爱国。”

  “当然我这么做,英格兰的有些球迷一定会很愤怒,因为我当初能够进国家队,正是他们呼吁的结果。不过那些和我无关,他们有愤怒的自由,我也有决定我是哪国人的自由。”克鲁笑了笑,“我让妈妈在天堂保佑你,你一定要活下去,爸爸。今天来给你说了这么多废话,心情舒畅不少,我该回去了。”他抬头看看天色,“爸爸,祝我好运吧。再过两天,我都不知道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克鲁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再见,爸爸,你要多保重啊。”

  ※※※

  这个周末的联赛,切尔西在主场迎战升班马水晶宫。这多少也算是一场伦敦德比,可穆里尼奥没怎么看在眼里,因为切尔西和水晶宫相差实在太多了。

  这场比赛他让克鲁首发,也算是对他首次入选英格兰队的奖励。

  首发的克鲁果然不负众望,不仅用他出神入化的盘带和传球威胁着水晶宫大门,自己还经常插上射门。

  第三十八分钟,他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克鲁在禁区内接到兰帕德的传球,直接转身把球扫进了球门!

  这是他在英超打入的第三个球,也是切尔西本场比赛的第三个进球,最终切尔西5:0大胜处于降级区的水晶宫。克鲁为球队贡献了一个进球两次助攻,被评为了本场最佳。

  “斯坦福桥整场比赛都在为一个人欢呼,克鲁用他出色的足球技巧赢得了切尔西球迷的欢迎。这是属于克鲁的比赛,他又入选了英格兰队,我们祝贺他。”英国天空电视台的主播泰勒对克鲁赞不绝口,到现在他都还无法忘记克鲁的第一场英超。街球一样的技巧和火爆的脾气综合在一起,让这个人天生就具有被媒体和大众喜欢的能力。

  “作为本场最佳,我们来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导播把画面从演播室切回到了现场。

  比赛已经结束,但斯坦福桥内仍然很嘈杂,球迷们的欢呼声络绎不绝。

  克鲁·李手拿一瓶香槟——这是最佳球员的奖励——正接受天空电视台记者的独家采访。

  “谈谈你的感受,第一次当选全场最佳。”记者把话筒伸到克鲁嘴边。

  “我很兴奋,这是对我的承认。”克鲁回答的很简单,也很公式化。记者显然不满意克鲁只说这么一点,她继续问道:“那么谈谈对于能入选英格兰队,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很棒,能够被埃里克森承认我的能力,要知道这个时候我在切尔西还不能保证首发呢。不过我要和埃里克森说对不起了,星期一不会去国家队训练营报道。”

  克鲁的回答让记者吃了一惊,而泰勒则在演播室拉里面开玩笑道:“愚人节还没到呢,克鲁。”

  “对不起,我想我刚才没听清楚,球迷们的欢呼声太大,有些干扰了……”记者委婉的表示了怀疑。

  “好吧,我把话说明白。”克鲁摇摇头,“我已经决定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提出了申请,申请恢复我以前的中国国籍。由于中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我将放弃英国国籍,并放弃成为一名英格兰国脚的机会,加入中国国籍,加入中国国家队。”

  那名女记者整个人都傻了,在现在的英格兰足坛,这番话无疑是重磅炸弹。

  克鲁不再理会一边呆若木鸡的记者,径直向球员通道走去。

  泰勒在演播室内苦笑道:“喂,克鲁,愚人节还没到呢……”

  ※※※

  《克鲁·李:我放弃英国国籍。》

  “……在比赛结束时发表了惊人言论后,天空电视台的泰勒还以为他是提前过愚人节。但第二天的训练结束后,克鲁召开了正式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他将放弃英国国籍和英格兰国脚的资格,并申请恢复中国国籍,等待中国队主教练的召唤,他说做出这个选择完全是因为他已经去世的母亲。另外据说中国队的主教练已经来到了伦敦……实际上在国际足坛,更换国籍是常事,但是由于中国方面并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克鲁·李这个决定使他不能再为英格兰效力。这一事实激怒了不少球迷,他们纷纷痛骂克鲁是一个叛徒,甚至有人在训练场边打出了横幅质疑:中国人给了你多少钱?……相信这三天时间,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这份报纸都算是邱素辉见过最客观的英国方面的评价了,他手边还有两份小报,光看标题就能知道英国人有多么愤怒。

  《我们都被欺骗了!》

  《这就是叛国!》

  《球迷的心声:应该把他赶出切尔西!》

  ……

  邱素辉把报纸统统放到一边,低头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三点四十了:“我们约好了下午三点整的……”

  “这不能怪我。”克鲁耸耸肩,没有对他迟到了将近四十分钟向邱素辉道歉,“我差点连家门都出不来,如果不是那些记者和情绪激动的球迷不知道房子还有后门,我可就没办法来赴约了。”

  “这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你受欢迎的程度。”邱素辉笑道,“要点什么?”

  “随便。”

  “两杯蓝山咖啡。”邱素辉扭头对一边的侍者说,等侍者走了,他才对克鲁笑道:“本来打算做说客的,肚子里面的说辞都准备好了,结果现在用不上了。”

  “说辞?爱国主义的大道理?”

  邱素辉笑着摆摆手:“那招对你不管用。我只是会向中国足协提议,大幅度增加德国世界杯上中国队赢球的奖金,和进入十六强、八强、四强……的奖金。”

  “奖金?增加多少?”克鲁一听钱就来了精神。

  “目前不知道,因为我们那要等英格兰足总公布了他们的奖金分配方案才行。”

  “为什么要等英格兰足总?”

  “因为我只打算比英格兰的奖金高出一百欧元而已,哈哈!”邱素辉笑了起来,克鲁·李的自动“投诚”让他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

  克鲁也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国家队的主教练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玩笑开完了,邱素辉决定说正事:“三月底到四月初,我会把中国队带到欧洲来踢两场热身赛,到时候我会招你入队,所以希望你能保证状态。如果状态不好,我可是不会让你上场的。虽然你效力于切尔西,但我不敢保证你在中国队就一定能打上比赛。”

  克鲁又笑了,这笑容有些轻视的味道在里面。但邱素辉没生气,他笑着说:“你可不要小看我们的队员哦,这话我对张俊也说过的。”

  “张俊?他最近不是有麻烦吗?”

  “你的信息真闭塞,他现在可是佛罗伦萨的二号射手呢。”

  “乙级球队而已……”

  “下个赛季就是甲级了。”邱素辉笑着打断了克鲁的话。

  克鲁看看满脸笑容的邱素辉,终于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换了一个话题:“既然我已经宣布恢复中国国籍,那么你这个说客还找我来做什么?”

  “嗯,没什么,只不过是想先认识一下,以后比较默契一些。”邱素辉靠在椅背上说。

  克鲁看看手表,决定告辞:“那么既然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下午还有训练。”

  邱素辉点点头:“好的。”

  克鲁站起来转身要走,却又被邱素辉叫住了:“克鲁,你能听懂汉语吗?”

  克鲁愣了愣:“能……但语速快了不行。”

  “那么说呢?”

  “简单一点的短语可以,长句子或者语速快了也不行。”

  “好。”邱素辉点点头。

  “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想要不要在国家队的更衣室内用双语讲解,对他们用汉语,对你用英语。”

  克鲁想了想:“只用汉语吧,我听不懂的话会直接问你的。”

  “OK。那么你现在就这样走出去吗?”邱素辉指指外面越围越多的记者。

  克鲁扭头看看那些激动的记者,并不吃惊,也没有皱眉头,一脸平静的说:“不走出去,难道跑出去吗?”

  邱素辉看着克鲁就那样从容走了出去,然后面对记者们的闪光灯和镜头做了一个让他大跌眼睛的手势——“V”!

  邱素辉捂着脸,哭笑不得: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看样子这次事情应该不会对他心理增加什么压力。要保持状态才行,李永乐还无法在国际米兰获得更多的机会,中国队的进攻组织可就靠你了。

  ※※※

  队友们对于克鲁选择中国国籍都没有什么太大惊小怪的反应,这样的事情在世界足坛再正常不过。只是有几名同为英格兰国脚的队友为克鲁·李感到遗憾,通过这么久的接触和配合,他们也有些喜欢和这个小弟弟一起踢球,有时候你看他用那种旁人想都不敢想的动作过人或者传球的时候,真想赞美上帝。

  训练的时候,不断有狂热激进的球迷在铁丝网外面大声抗议克鲁·李“叛国”,甚至还有球迷打扮成法官模样,然后宣布克鲁·李“叛国罪”成立。

  克鲁对此充耳不闻。自己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几个球迷记者就能让他害怕了?

  穆里尼奥也不关心克鲁是英国国籍还是中国国籍,只要他能保持住状态,在联赛收官阶段,不松劲就行了。

  克鲁在训练结束的时候被从青年队赶过来的佩里扎洛叫住了。

  “克鲁,为什么要选择中国?这对于正处在上升势头中的你没有任何帮助,你知不知道?”见到了弟子的佩里扎洛劈头就是一通责问。

  克鲁反倒无所谓,笑嘻嘻的对他的恩师说:“我知道啊,吉尔吉奥。”由于和佩里扎洛住在一起的时间很长,熟悉的他早就把“先生”这个单词省略了。不过佩里扎洛一直就反对克鲁这样叫:“要加‘先生’,克鲁。”

  “好的,吉尔吉奥,先生。”克鲁依然笑嘻嘻的说,没一点正经样。

  “你难道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呢?”克鲁耸耸肩。

  “外界反应,你的前途,目前状态如何保持……有很多东西需要你担心和考虑,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佩里扎洛有些生气。

  克鲁见老师生气了,也不得不收起嬉皮笑脸,摇摇头道:“您说的那些在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不知道考虑了多久。现在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自然也没有再担心的必要了,先生。在我做混混的时候,经常会过有这顿,没下顿的日子,我早已经习惯。现在的情况要比那个时候好很多呢。”

  “你真的不后悔你的选择吗,克鲁?”

  克鲁想了想:“先生,现在您要这么问我,我根本没办法告诉你我的答案。这需要时间,也许会后悔,也许不会。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可你不是需要很多钱吗?去中国队,影响力能有你在英格兰大吗?”

  “先生,虽然我很需要钱,但是……”克鲁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就算他现在再有钱,能让妈妈活过来吗?“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有再多钱也买不回来的。”

  智利的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扰动的空气到达日本的时候,也许就是一次风暴。况且,这次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风暴。

  但,处于风暴中心的人却很平静。

  佩里扎洛知道既然这事已经上报,有了最终决定,他也不能改变什么。实际上他来找克鲁也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他从不指望克鲁真能回心转意,他叹了一口气:“那么,好吧。我祝福你,孩子,祝你好运!”

  ※※※

  张俊有些惊奇的拿着这份李延捎给他的英国某报纸。

  “克鲁·李已经向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提出了恢复中国国籍的申请,中国大使已经指示要特事特办,他们会尽快处理。同时,中国队主教练邱素辉在伦敦与克鲁见面被记者们拍到……”

  他惊奇于克鲁这么快就变了态度,是什么让他做出这种改变的呢?

  不过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既然克鲁肯过来了,不正和自己心意吗?只要结果好的事情就是好事情,管他是因为什么呢?

  张俊拍拍脑门,把报纸放在一边。三月底到四月初的两场热身赛吗?他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日期,二月二十八日,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也要努力了,要是因为状态不好而被刷下来,可就太丢人了。

  那么,就从明天的联赛开始努力吧!

  

  

第一六一章 妈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