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三章 伯纳乌的大雨

    重新开始更新,以后只要VIP里面存搞一直保持在六万字以上,公众版就会一直是一周三次更新,每个星期一、星期三、星期六的凌时分更新。

  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另外,再给我自己的论坛打一下广告:P。

  等待更新的日子,看完后有话想说,有同人故事,都可以扔到这个论坛。一起和别人交流的,还能看到很多冠军周边音乐和游戏设定。

  

  另外:问一个问题,有没有在成都西南交大本部校区的朋友?今日身材日渐增肥,被老妈勒令减肥,所以想去西南交大锻炼、踢球之类的,因为我就住在西南交大附近。不过那天去转了一圈,发现西南交大的体育场似乎不让外人近……所以想打听一下,西南交大田径场是否允许外人进去锻炼,如果允许,是否不能穿带钉的鞋?

  还望有西南交大本部的朋友告知一二,多谢!多谢!

  ※※※

  与西班牙国家队在伯纳乌球场的比赛还有一天就上演了,邱素辉也只是进行了一些固定战术套路的演练,因为一天时间根本不够他做任何事情。他甚至没有办法在大赛前调节队内新老两派人的矛盾。

  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被他寄予厚望的留洋军团看起来状态都不错。他只希望和西班牙的比赛中,球队能表现的好一点,最起码比赛的时候不要闹矛盾。

  其实这一点上邱素辉反倒是很相信老队员,能被他留在队中的这些老人肯定是他邱素辉看得上。哪怕平时意见会有不和,但真到了比赛,他们会顾及大局的。毕竟在中国那种足球体制环境中呆久了,多多少少也有了一点点“纪律性”,他们还没有在数万现场观众,数万电视观众面前公然闹分裂的胆量。

  邱素辉只担心那几个“麻烦军团”的人,怕他们不顾大局,在场上随便耍脾气,把平时训练中的不满带到比赛中去,那可就很让他这个主教练头疼了。

  一阵敲门声,杨攀推门而入:“邱指,你找我?”

  邱素辉点点头,然后招手示意杨攀坐过来:“你应该知道我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吧?”

  杨攀:“应该是新人和老队员之间的问题吧?”

  邱素辉点点头。

  “要喝咖啡吗?”

  杨攀摆摆手:“不了,我喝水就行。邱指是想让我做什么呢?”

  邱素辉满意的笑笑:“你很聪明,比其他人想的更多。不错,队内目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但我现在没有时间做这方面的工作。老队员那边胡教练会去做工作,而年轻队员那边就需要你去了。我知道你在年轻队员中还是有很高威望的,你告诉他们别在这两场热身赛的时候闹出什么事来。”

  杨攀点点头:“那么邱指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处理这问题呢?”

  “世界杯前的那次集训吧……”

  “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召集他们开会。”杨攀起身告辞,邱素辉也不挽留。从杨攀进来到他起身离开,总共不到五分钟。

  杨攀刚出门就见迎面而来的胡力,他礼貌的向教练打了一个招呼:“胡教练。”

  “唔,邱指又叫你来了?”

  杨攀点点头。“那我先走了,教练。”

  “好吧,你去忙你的。”等杨攀走远了,胡力才推开邱素辉的房门。

  “你叫杨攀来帮你处理这事?”他问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咖啡的邱素辉。

  邱素辉放下杯子,点点头:“是啊,他可是一个很好的帮手。像这种事情他来处理会比我强行介入要好多了。”

  “难道这就是你所找到的最终办法?”胡力问。

  “当然不是。杨攀年纪尚小,镇不住那些老队员。我现在这个只是暂行办法。”

  “他能做好吗?”

  “能,我相信他能。老胡你没看出来吗?杨攀很有领导者的潜质。”邱素辉正色道。

  “领导者……潜质?”

  “嗯。他能为别人利益牺牲自己,他习惯于为别人考虑,能在士气低落的时候主动鼓舞队友,就算输球他也一定是最后一个哭的人。在博洛尼亚和AC米兰的替补生涯,更是磨掉了他的脾气,让他遇事都比别人更能忍,比别人更冷静沉稳。”

  “这么看好他?”胡力有些吃惊,邱素辉刚才说的那些素质是一个二十四岁的人应该拥有的吗?

  “非常看好他。”邱素辉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这一届世界杯后,我会考虑把中国队的队长袖标给他。老胡,他可是一个天生的队长啊!”

  胡力知道邱素辉看人看得准,也不再说这个话题。他把一件手提袋里的录像带和厚厚一摞资料,取出放在床上。

  “喏,这是你要的西班牙几名主力的比赛录像,只是在俱乐部和国家队还是有区别的,这里面的表现不代表他们在国家队的情况。”

  “无妨,无妨。”邱素辉摆摆手,“关键地方还是一样的。”

  ※※※

  回到房间的杨攀给同屋的张俊说了一声,就又出去挨个敲门叫人来开会了。

  邱素辉在安排房间的时候,把老队员分在一起,新队员分在一起。这样子就尽最大可能避免了新老队员有发生冲突的机会。杨攀也不必担心敲开一间房门,里面是老队员。

  全部十四名队员都挤在一间小小的标准间里,几乎连个转身的余地都没有,空调功率开到最大都还嫌热。

  “有什么事情要挤在这小房间里面说啊?大家去楼下咖啡厅坐坐不好哇?”项韬一边用衣服扇风,一边抱怨。

  基于一样的意愿,顿时有不少人随声附和道。

  但杨攀却很严肃的对众人说:“这可不行。由于以下我们要谈的内容属于绝对保密等级,所以才让大家挤到这里来。而且我希望大家在听到以下内容之后,不许再把这些话传出去,尤其是对那些记者们更要保密!”

  “哈哈!小宇,说你呢,就你娃和那些八卦记者的关系最好!”项韬在一边打打赵鹏宇。

  旁人一阵哄笑。

  “项韬!”杨攀喝道,“说正事呢,不许开玩笑!”

  见杨攀动了气,项韬不吭声了,其他人也不再嘻笑,静下来等杨攀说。

  “大家都知道明天晚上就是我们和西班牙国家队的比赛了。但是队内最近的情况,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说实话,其实我很担心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会对比赛造成很不利的影响。这种影响不单单只是输一场球而已。”

  项韬听见杨攀说的那么严重的事情竟然是这个,有些不在乎的嘟哝了一句:“又不是我们主动挑起的。他们那些老家伙一直就看我们很不顺眼嘛。”

  “是呀,是呀!”有人出头,自然就有人附和。

  杨攀瞪了项韬一眼:“我不管你们私下里和他们如何互相看不顺眼,我只要求你们在明天和西班牙的比赛中,别因为内讧给咱全队丢脸!”

  项韬见杨攀来真的了,也不再说什么。

  “既然大家都明白了,我就来说具体要求。比赛不准和老队员有任何言语或者肢体上的冲突,你可以在平时不鸟他们,但是在比赛中当他们处于比你更好的处置时,不允许不传球给他们。其实说来说去,我的要求就是一个,在和西班牙的比赛时,要表现的像一支球队,一个整体!”

  “我们是没什么了,但是谁能保证老队员那边不会让我们下不来台呢?”项韬问了一句。

  “是呀,是呀!”又有人附和。

  “邱指说了老队员那边有胡教练去负责做工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管好自己,别管其他人怎么做。就算他们非要和我们对着干,我们也不能上当。到时候坏了事的是他们,不是我们。惩罚起来,被谴责起来的也是他们,那样还正好让他们从国家队滚蛋!”杨攀说得阴险,但是其他人笑得更阴险。

  “不愧是杨攀老大,我们没问题了!嘿嘿!”

  见大家没表示反对,杨攀手一挥:“散会,散会!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真热!”

  一群人渐渐散去,房间也凉快下来。

  “我觉得吧……杨攀,你让项韬老实下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张俊对杨攀说。

  “这个……我也很清楚,但这是邱指的要求。如果有人刺激他,他肯定会使性子,但只要对他不过激,比赛还是没有问题。不过接下来平时训练中麻烦可就大了……哎!”杨攀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他不是教练,很多事情只要他不去想,可一点都不会觉得烦恼。但邱指是教练,做教练的必须去想,去烦恼。

  “真讽刺,西班牙作为传统强队,和我们比赛的时候也会尽遣主力上阵。我们不担心如何迎敌,反而在这里为自己内部的事情烦恼不休。”他喃喃道。

  ※※※

  白色的圣地亚哥·伯纳乌球场矗立在马德里市中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成了一个沉默的传奇。它是马德里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是光荣的皇家马德里的主场。

  伯纳乌顶棚上的照明灯让整个体育场看起来就像马德里市的一颗夜明珠。它周围的那些霓虹灯、街灯、车灯都不过是给它做陪衬的。

  “美丽的就像一颗珍珠,在夜色下闪闪发光!”邱素辉像作诗一样吟道。

  “要是也不过是一颗湿淋淋的珍珠。”胡力看着车窗外面大雨中的伯纳乌球场,那些灯光在夜雨中让球场看起来忽近忽远,他皱起了眉头,“你竟然还有闲心抒情。天气不好,我们和西班牙的比赛更难打了。”

  “哈哈,老胡。这你可就错了,西班牙以细腻的脚下技术和地面渗透为主,雨天对他们的影响比我们大多了。实际上我是希望这雨再下大点,最好上半场我们就把伯纳乌的草皮踩成菜地,然后乱中取胜。”

  “小邱,你是在开玩笑吧?”

  “嘿嘿!”邱素辉笑笑,没有回答。

  ※※※

  因为下雨的关系,可以容纳九万五千人的伯纳乌只坐了一半的人不到。和任何一场皇马的主场比赛比起来,这个上座率都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可是对于那些在小球会效力的中国球员来说,就算只坐了五万人,也很可观了。

  “啧啧!这可比范登·斯托克球场大多了!”项韬环视着伯纳乌的看台,这球场大到超乎他想象。

  王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你娃这是废话!皇马是什么球队?安德莱赫特又是什么球队?”

  杨攀一脚把球踢到项韬背上,然后弹出来又打到他旁边的王钰。“你们俩站在哪儿干什么呢?还不过来热身!”

  其实在很多时候,杨攀比中卫郑军看起来更像一个队长,当然这只是新进队员的感觉。

  张俊把足球往地上一扔,球滚出五米就不动了。他扭头对杨攀说:“你觉得这场地能踢比赛吗?”

  杨攀吐了口雨水:“我们要相信伯纳乌的排水系统,我们还要相信邱指的战术安排。他让我们把场地踩成菜地,然后乱中取胜。”

  张俊很吃惊的看着杨攀:“是你在开玩笑呢,还是邱指?”

  杨攀笑了:“邱指用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我也用开玩笑的口吻对你说。大赛当前,只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而已。你难道不紧张吗?我们的对手可是世界排名第六的西班牙国家队啊。”

  张俊一脚踢起一滩水:“看见这糟糕的场地,我就不紧张了。”

  “竟然还有中国球迷呀!”安柯发现自己身后看台上有一片大约两百人的方阵,他们穿着红色的衣服,挥舞着手中的小国旗,还有两个人一起举着一面五星红旗,向场内不停的挥手。

  “太正常了,都是马德里的中国留学生吧。”张俊轻搓一脚,足球飞向球门远角,安柯虽奋力扑救,但也只是手指尖蹭到了足球,并不能改变足球的轨迹,球打在门柱内侧弹进了球门。

  “我靠!安柯你连这么软弱无力的射门都挡不住!干脆把主力位置让给司马算了!”赵鹏宇在一边开安柯的玩笑。安柯是一个非常非常外向的人,现在队内不少同龄人都跟他混熟了,像这样的玩笑开起来双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屁!”安柯反驳道,“雨天射出来的球会比平时重,这球要放到正常天气下,我早就漂亮的扑出来了!张俊,你是前锋,你来证明!”

  张俊却无视安柯的求助,向身边的杨攀耸耸肩:“你看,我今天状态很好,又怎么会紧张呢?”

  旁边的人笑了起来,安柯则被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克鲁在一旁边颠着球,边向这里看来。在他看来,这支国家队非常奇怪,有的人会成为仇人,而有的人关系好的像多年的朋友,总之就是不像队友。

  这真是一支有趣的团体。他仍然不能听懂项韬的四川方言,不能理解司马红欣的沉默,不能理解很多人的习惯……可他会觉得呆在这里,和这些人在一起很安心,很舒服。

  王钰发现了克鲁不同于常人的一点,他惊叫道:“天哪!你颠球的时候还可以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吗?”

  他这么一喊,其他人都把眼光投到了克鲁身上,就连几个一直装作什么都不屑的老队员也偷偷瞟向这里。

  克鲁连忙把球一踩,摇摇头,用很缓慢的汉语说道:“这种最普通的我才可以。”

  “那什么才是不普通的呢?”王钰好奇的问,“给我们大家表演表演吧!”

  “是呀!是呀!表演表演嘛,反正这会儿胡助教不在。”不少人喊道。

  克鲁看看这群人,一张张脸上充满了期待的表情。他用脚踩踩草皮,确定这里没有积水,土质坚实。然后开始了表演。

  左脚本来是踩在足球上面的,他一用力,左脚向下压去,竟把足球挤的弹了起来,紧接着伸右脚把跳起来的足球向上一颠,等足球落下来正好稳稳的停在他脚面上,并不掉下来。

  到现在为止,这套动作都很平常,队内不少人都可以做出来。所以大家仍然在等,等克鲁的“不普通颠球”的出现。

  接下来克鲁右脚脚腕轻轻一抖,足球又被弹了起来,紧接着他右脚抬起,迅速从还在空中的足球上方划过去!右脚刚刚划过足球,左脚也跳起来,划过了足球!

  此时足球往下落,克鲁右脚已着地,左脚划过足球后绕到下方,脚尖轻轻上挑,把落下来的足球再挑上去,同时右脚再次跳起,从足球前方跨过,整个人和足球在那一刹那都在空中!身体也随着这一动作而转向。

  足球还在空中,左脚已经着地,身体也转得正对了足球,同时右脚再把刚落下来的足球颠起,左脚迅速跨过,绕到足球下方后,再轻轻颠球,换右脚,再换左脚。

  这一次左脚把足球挑的高了一些,他高高抬起右腿,绕到球上方,然后大腿和小腿合拢,把足球正好夹在中间!

  接着他左脚单脚支地,身体前倾,右腿夹着足球左右摆了两下,就像一条摆动尾巴的鱼。

  只摆了两下,他右腿一松,足球掉了出来,紧接着他把左脚向后摆去,用脚后跟把落下来的足球磕向了不远处的张俊。

  等张俊直接把球停下来时,其他人也才有时间喝彩。克鲁被吓了一跳,他还没注意到自己身边已经围了越来越多的队友。

  有人带头鼓掌,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向克鲁鼓掌,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干什么呢?啊?不好好热身,围在这里干什么?”胡力的呵斥声从人群身后传来,他刚去吩咐几句让工作人员回更衣室拿干毛巾,就见一群小子围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人家西班牙队在助理教练的带领下认真准备着,并没有因为对手是世界排名五十四的中国而有丝毫的懈怠。

  再看看这群小子,唉!小邱说得对,真是一群让人头疼的“麻烦人物”。

  被助理教练一阵呵斥,众人做鸟兽散,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赛前热身。

  张俊在传球给克鲁后,抽空问了一句:“这场地对你的影响最大吧?”

  “只要不过多使用街球技术,对我没什么特别影响。”克鲁摇摇头。

  “这场比赛你似乎不是首发,没问题吗?”张俊害怕邱素辉的安排会让克鲁有什么想法。

  克鲁笑了:“你在担心什么呢,张俊?有这闲工夫不如去想想你要怎么打进卡西利亚斯(Iker Casillas)把守的大门。”他指指自己前面的另半边场地。

  张俊耸耸肩:“这要到了比赛的时候才知道,我现在考虑有什么用呢?”

  一阵轰鸣声响起,伯纳乌上方的顶棚缓缓伸出,遮住了大部分的球场看台,让不少球迷不用坐在雨中看比赛了。

  安柯抬头看看天,雨打在他脸上,感觉比刚开始小多了。“这要是傲赴沙尔克球场多好。”他叹了口气。

  傲赴沙尔克球场是德甲劲旅沙尔克04队的主场,据说造价高达四亿欧元。它和刚刚修建好的慕尼黑安联球场是全世界最现代化的球场。它是第一个在足球场上采用类似于NBA赛场上那种立体柱式大屏幕的球场,那个重达三十二吨的庞然大物悬挂在球场上方三十五米的地方,拥有四面每面面积大约三十五平方米的液晶显示屏。

  球场全部草皮重一万一千吨,却可以五个小时内完成铺设或者移除的任务,因为它下面都铺有可移动的轨道。除了草皮是可以移除的外,就连球场的南看台都可以整体移除。傲夫沙尔克球场曾创下一项惊人的记录:在一场激烈的橄榄球比赛之后,南看台被迅速改装成舞台,草皮被全部移除,体育场成为音乐会的会场。音乐会结束后,看台归位,草皮重新全部铺设,紧接着又进行一场德甲比赛,而这一切都在三十六小时之内。

  另外,它重达五百六十吨的天棚可以在三十分钟内全部开启或者关闭,把足球场封闭起来,可以让比赛不受天气影响。这也是安柯感叹的原因。

  “作梦吧!这建议你应该给皇马主席佛罗伦迪诺蒂,而不是在这儿嘟嘟囔囔的。走吧,回更衣室换衣服,热身结束了。”杨攀拍拍安柯,已经有不少人快步向通道跑去了。

  “这哪儿是热身,分明是洗澡嘛……”安柯嘟囔着,也大步向通道跑去了。赶紧回去换套干球衣,等会儿可有他淋的。

  ※※※

  邱素辉站在战术板前,等着队员们把头发擦干。当最后一个人把毛巾从头发上拿开,他才清清嗓子:“外面的天气大家都亲身感受到了,场地也很糟糕是不是?”

  其他人都没有回答,就项韬冒出来一句:“是!”然后就是一阵哄笑,邱素辉也笑,这项韬还跟在国奥的时候一样。

  等众人都笑完了,邱素辉才继续说道:“我知道这天气和场地都让不少人觉得不爽,认为对手实力本身就强,再摊上这么一个鬼天气,比赛就更难打了。但我要说的是西班牙恐怕比我们更不爽呢。他们是以技术和地面渗透见长的球队,场地对他们的影响比我们大。下面我先把首发名单公布了:门将1号安柯。中后卫12号黎穗生,4号郑军。左边后卫13号项韬,右边后卫17号王辉。后腰8号李逸,10号李永乐。左边前卫6号邵佳英,右边前卫7号杨攀。首发前锋11号张俊和18号李杰。”

  这份首发名单其实早就公布出来了,现在邱素辉再把它念出来,有些人已经没了当初的激动。

  “这场比赛有四点你们需要注意的。第一,大家已经知道西班牙是一支边路进攻非常有特点的球队,所以我要求两名边后卫和边前卫注意对他们两个边锋的防守。华金(Joaquin)和维森特(Vicente)不仅速度快,而且技术出众,你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第二,这支西班牙的精神领袖仍然是他们的队长劳尔(Raul),但战术核心却是后腰8号哈维(Xavier)。李永乐和李逸你们一定要用紧逼防守来限制他的发挥,别让他在中场从容调度。第三,这届西班牙队最大的弱点在防守上,而他们防守中最大的问题则是防空能力不足。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让李杰打首发的原因,我要你们多运用空中球的优势,把握住定位球的机会,用头球去轰炸西班牙!”邱素辉一拳砸在身后的战术板上,那块可怜的板子不停的晃着。

  “最后一点,在前三十分钟不许给我丢球!”

  “邱指,为什么前三十分钟不许丢球呢?”又是项韬,他问了一个在别人眼中非常白痴的问题:不许丢球是很正常的,难道你还希望在前三十分钟就丢球吗?

  “为什么?因为那会让我很没有面子!”邱素辉显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没什么事情就出去排队吧,替补队员先去替补席。克鲁要留下来一下。”

  等人都走光了,邱素辉把克鲁拉到一边,用英语对他说:“上头,就是足协和中国的体育总局有领导发话了,认为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却顶着一头金发在场上踢球,和中国球员形象不符,他们要让你染回黑色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克鲁有些吃惊:“我头发染成什么颜色是我的事情,这和我的国籍没有什么关系吧?他们凭什么让我染成黑色?”

  邱素辉点点头:“你说的很对,我也认为他们完全没有权力让你这么做。可你还是得把头发染了。”

  “为什么?”克鲁叫道,一开始听邱素辉的口气,他还以为是支持他的呢。“这是对我人权的一种侵犯!”

  邱素辉听克鲁这么说,他连忙压低声音摆手说道:“你可千万别往‘人权’上扯!理由其实很简单,中国和英国不一样,中国有自己的国情。如果你想安心踢球,为你妈妈踢球,那么最好把头发染了。其实你也不用把头发染成黑色,只要你喜欢,你可以染成暗红色或者褐色,我觉得也挺好看的。”

  克鲁看了邱素辉半天,然后决定认输:“好吧,我染。第一次听说这种怪事,不是黑头发就不能为国效力……”

  邱素辉却苦笑道:“小子,在中国足球里面,你会发现这样的怪事其实很常见……”

  ※※※

  张俊按照他的习惯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他身边就是西班牙的后卫6号伊万·埃尔格拉(Ivan Helguera)。张俊很想趁这段等待上场的时间和埃尔格拉搭搭讪,告诉他他的弟弟路易斯在佛罗伦萨中的情况。但他不会说西班牙语,也不知道埃尔格拉能否听得懂他的英语,嘴都张开了也只好作罢。

  劳尔作为队长站在队伍最前面,张俊只能看见他一小半背影。当自己还在上学的时候,在电视里面看着劳尔在丰田杯打入那连过两人的漂亮入球,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有机会和他同场竞技。

  职业足球真是很奇妙,让他实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梦。比如现在,张俊在想,比赛结束后他该如何开口和劳尔交换球衣呢?

  就像他和杨攀说的那样,张俊确实没有紧张,但他现在很激动。在白色的梦幻剧场伯纳乌和西班牙来一场大战吧!

  苏菲,看我踢球!

  ※※※

  “各位观众朋友,现在是北京时间3月28日的凌晨2:30!我们为您转播的是一场国际热身赛,交战双方是西班牙国家队和中国国家队!现在双方球员出场了!!”

  ※※※

  广告:

  雷特传奇

  

  

  

第一六三章 伯纳乌的大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