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六九章 苦笑

    上半场结束的时候中国队仍然以1:2落后于荷兰队,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反映了双方实力差距,可有人就是觉得不爽。

  项韬把自己的护腿板狠狠扔在地上,惹得众人都在看他。

  “格老子!那个小屁孩子!老子……”后面的他骂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该骂些什么,自己两次被人突破,都只能怨自己。

  骂,没法开口,心中自然憋的很,项韬只好又坐下,对着地上的护腿板不停的唠叨着,可谁也听不懂他在唠叨什么。

  更衣室里面闹哄哄的,不少人还在讨论着上半场丢的两个球。

  “第二个球我最不明白,为什么鲁本能在那个地方接到球,而他身边竟然只有一个王辉。”安柯不满的嘟囔着。“第一个球丢的就更冤枉了!总之我们上半场本该一球不失的,现在却1:2落后,就算我们打的是对攻,也不应该这么莫名其妙的丢球……”

  他的自言自语被后卫们很自然的理解成了对他们的指责,一个个觉得心头不爽。

  邱素辉和胡力却没有急着进屋,两人在门口,一边听着里面闹哄哄,一边商量着。

  “听听这里面的声音,跟菜市场似的。”邱素辉敲了敲墙。“看样子大家思想并不统一,前锋们想进球,后卫和门将不想被进球。老胡,你说我们是不是该调整一下了?”

  “调整什么?怎么调整?”胡力耸耸肩,和邱素辉呆久了,他也或多或少的学会了邱素辉身上欧洲人的那一套。“我倒觉得你现在无论在战术层面上怎么调整都没有用。战略上没弄对,咋整也不行。”

  “可我现在哪儿有时间去调节他们之间的矛盾呢?”

  “那就一切照旧,干脆把丑曝出来,让大家都看到。让球员们为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丢脸。”

  邱素辉有些吃惊的看着胡力,然后咧嘴笑了。“老胡,你啥时候起变得这么激进了,啊?”

  胡力却笑笑:“不是我激进。你不觉得现在国家队情况和国内的情况很相似吗?陈炜在国内推行职业改革都一年半了,进展缓慢,收效甚微,阻力重重。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那些保守派在捣鬼吗?”

  邱素辉听胡力这么说,低头想了想,然后抬头说道:“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然后推门而入。

  随着他和胡力出现在门口,更衣室内顿时安静下来。

  邱素辉想起胡力刚才那番话,在心里苦笑。表面看来,他这个主教练还是很有权威的,但实际上这些人里面又有多少是真心相信他,服从他,对他的每一道命令都没有丝毫怀疑的呢?

  他扫视了一遍,发现项韬在对着地板上的护腿板生闷气,他知道这小子这样就表示还有救。他心里一定很不爽,因为他被一个比他小四岁的人连突两次,都造成了进球。邱素辉不看电视转播,但他能猜到,国内的解说员一定在拿项韬做反面典型,很多观众都会觉得项韬这场比赛彻底演砸了,在比利时的两个赛季也是白混了,一点长进都没有……云云。

  各种各样的猜测和怀疑,甚至批评正在人们心中滋长,只等这场比赛中国队输给荷兰后,磨尖了牙的人们就会一拥而上。项韬心里也一定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冲动,但他不傻。

  对于项韬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一味的批评和赞誉都没用,需要的是先教训,再激励的“胡萝卜+大棒政策”。

  项韬不会让他操心,先把这问题放一放。他现在得告诉那些混蛋小子们,下半场他们该怎么办。

  “下半场我们继续进攻。”他上去第一句话就让众人很吃惊。“坚持边路战术,他们无论怎么调整,边路都是他们最大的弱点所在。”

  安柯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异议:“邱指,我们现在已经1:2落后了,而且对方明显比我们强。”

  “你以为我们打防守反击就能不输球了吗?就凭现在的防守阵容,你觉得可能吗?”邱素辉提起防守就一脸寒霜,他这话等于在间接骂防守队员无能。

  “下半场我们继续打对攻!现在输一个球是输,输四个球也是输。你们不要考虑防守,就算考虑了也没有用。”

  邱素辉几乎把中国队的后防贬的一无是处,这让张俊都有些担心,队内气氛本来就不正常,安柯这个大嘴在场上肯定会得罪一些人,现在邱指再这么说,无疑是火上浇油。

  张俊不知道,邱素辉就是要火上浇油,就是要激化队内的矛盾。现在国家队的情况是这样的:老队员看不惯新队员,也知道新队员不爽他们。同理,新队员那边也是这样。可是他们都只在私下立骂骂对方,心里不爽,却从不当众表现出来。尤其是老队员那帮人,一个个在中国足球大染缸里面泡了这么多年,精的很呢。

  如果不当众表现出来,不被曝光出来,他这个主教练也没有什么理由去强行调节矛盾。现在他所要做的就好比有人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他不是上去拉他,而是再推一把。让他们自己把这种矛盾暴露在世人面前。

  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窝在心里,内心世界该有多么肮脏呀!

  在让球员上场后,邱素辉叫住了项韬:“你留下来。”

  项韬站在了门口,他还能看见有人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了他两眼。

  “我知道你上半场很不爽,是不是?”邱素辉笑眯眯的看着项韬,项韬却有些不寒而栗,他犹犹豫豫的点点头。

  “嗯,老实说,我认为上半场你表现的很糟糕,非常糟糕,糟糕至极,简直让人惨不忍睹!”邱素辉板着脸说,项韬却苦着脸说:“邱指,你就别开玩笑了。”

  果然,邱素辉收起那生硬的表情,笑嘻嘻道:“上半场的那两次突破,说白了,都是因为你轻敌所致的。我从来就不认为你实力不如他,虽然他有速度,但是你有身体。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你有身体,有力量,你作风粗野——我可不是在批评你,实际上我在表扬你——你根本无需去和那小个子比什么技术,用最直接的办法做掉他。那小子身体很单薄的……”

  到后面邱素辉每说一句,项韬眼中的光芒就盛一分,一脸的兴奋和迫不及待。

  “你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了!嘿嘿!”和刚才萎靡不振相比,项韬现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明白了就赶紧上场!”邱素辉像赶马一样在项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项韬就屁颠屁颠的向外跑,刚出门,却又被邱素辉叫住了:“你等等。”

  项韬站住了,他回头看着邱素辉:“还有啥子事,邱指?”

  “少给我用点犯规!我可不想你是因为犯规被罚下的。”

  项韬不好意思的笑了,那是心思被看穿后的尴尬。

  “好了,记住我的话,上场去吧。”邱素辉摆摆手。

  ※※※

  重新登场的中国队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人的气势,或者与上半场不同的东西出来,他们进攻方面依旧,防守上也一切依旧,还是没有什么默契可言。

  不是这帮人不想踢好,而是他们根本没有怎么练习防守,他们单个的努力都只能让整个场面更加混乱而已。

  巴斯滕对此非常疑惑,下半场开始后中国队后防线上的混乱哪怕是一个足球入门汉都能看的出来。可邱素辉为什么无动于衷?中场休息时他没有做什么调整吗?

  巴斯滕想不通邱素辉在考虑什么,不过就算想通了对他又有什么用吗?反正现在中国队后防大乱,不好好利用怎么说的过去?

  他大手一挥,让荷兰队压上,压上,再压上;进攻,进攻,再进攻。

  ※※※

  上半场尝到甜头的卡斯特伦还想从项韬这边突破,他以为被连续突破两次的项韬是一个软柿子,好捏。

  可这次他大错特错了。

  项韬绝对不是软柿子,说他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可能更合适一些。

  卡斯特伦刚把球趟起来,项韬就迅速靠了上去。然后用他的身体把卡斯特伦向边上一撞,球便抢了过来。

  卡斯特伦在地上向边裁示意项韬刚才撞了他,但边裁并没有理睬他,因为那明显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合理冲撞。

  断下球的项韬还不忘得意的回头瞟了眼坐在地上的卡斯特伦,总算出了口恶气。邱指说的没错,这小子身体太单薄了。老子不和你比速度,老子和你比身体!

  他把球传了出去,卡斯特伦才从地上爬起来,嘴里还在不满的嘟囔着。

  项韬才懒得理他呢,反正只要他来一次,自己就让他无功而返,颜面尽失一次。

  ※※※

  两队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终于完全体现出来。说是打对攻,实际上现在中国队的进攻很少有能顺利通过中场的。

  其他队友都在自己半场,只留一个张俊顶在前面,这哪里是对攻?分明是防守反击吗?

  张俊很不忿,可看看中国队险象环生的禁区,他也无能为力。

  安柯都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挡出荷兰队的射门了,总之他已经开始喘粗气了,一方面是因为确实累,心累,身体也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生气。在他看来,像郑军这样的后卫只会给门将添乱。

  其实安柯是戴了有色眼镜的,平心而论,郑军的防守在国内球员中算是拔尖的了。他拼劲十足,可就是掌握不好拼的尺度,所以给人一种冒冒失失,毛毛糙糙的感觉。

  相比中国队的狼狈来说,荷兰队则是越打越疯。卡斯特伦在右路遭到了项韬的顽强阻截,可这并不妨碍荷兰队多点开花,攻的不亦乐乎。

  王辉防守鲁本非常吃力,在英超交手就防不住这匹荷兰快马,杨攀不得不回撤去帮他。

  邱素辉说了不要考虑防守,那是在进攻的时候。现在被对方压着打,谁还能看着自己球队情况危急而不闻不问呢?

  中国队在下半场开始十五分钟内都被荷兰队压着打,可怜的他们在赛前根本没有练习过防守。要应付荷兰队这种级别的进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邱素辉还在心里拼命为荷兰队加油呢?

  ※※※

  正因为有前面长达十七分钟的铺垫,这第十八分钟的失球就没那么让人吃惊了。

  解说员还在说邱素辉再不做出一点什么调整,中国队迟早要失球。承他“吉”言,中国队马上就丢球了。

  这一次卡斯特伦强突项韬失败后,球还在他脚下,他把球传给了范博梅尔,范博梅尔转移给范德法特,范德法特做了一个要传球的假动作,骗开了李逸后,直接突入禁区。李永乐想伸手拉他,但一见他进了禁区,手就缩了回来。他怕范德法特会趁机假摔。

  这种情况下两名中卫必有一名要上去补位防守。黎穗生离的稍近,他冲了上去,可郑军也在同时扑了上去!而身后的范·尼斯特鲁伊竟没人看了!

  范德法特见范·尼斯特鲁伊竟无人防守,心中大喜,脚尖一捅,把球从中国队两名中卫之间捅了过去,传向范·尼斯特鲁伊!

  “我操……”安柯暗骂一声,弃门出击。打算尽可能缩短他和范尼的距离,封赌范尼射门的角度。

  可范·尼斯特鲁伊在门前的反应远比安柯想象的快,他并没有停球,而是把范德法特捅过来的球再一捅,足球贴着安柯的右脚,滚向远角,然后滚过球门线,最终撞上球网停了下来。

  荷兰队又进球了!他们把比分扩大为3:1!中国队遭到重创!

  和欢呼雀跃的荷兰人相比,中国队门前的气氛就有些不对劲了。

  “漏人!又是漏人!你们长点记性好不好?!对范尼这样的人物,你们竟然敢扔下不管!郑军,刚才有黎穗生上去就够了,你冲上去干什么?”安柯恼火的冲郑军吼道,他才不管你是不是队长呢,只要你犯了错,他就要骂,况且他根本不承认郑军是什么队长。

  两场热身赛,他丢了六个球,好歹自己在德甲还保持着三百分钟不失球的个人记录,到了国家队却被人家打成了筛子。是他实力不济吗?安柯不这么认为,德甲里面也不乏优秀射手,可他从来没像在国家队这样狼狈过,丢球又丢脸呀。

  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一直看不顺眼的郑军自然成了他的出气筒。

  可郑军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队长,球队的老大,他怎么能忍受一个新队员对他大吼大叫的呢?

  “你喊什么喊?丢球又不只是后防线上的责任!每次丢球你都叫,好像你没一点责任一样!靠!”

  “你说什么?这本来就是你的问题,哪儿有把要盯防的人丢在一边,自己冲上去添乱的后卫!”安柯也不甘示弱。

  郑军一见安柯跟他横起了,冲上一步就要给安柯一点颜色看看,却被王辉拦腰抱住了:“干啥呀!这是干啥呀!让外国人看笑话呀?都消消气,邱指不都说了不在乎丢球吗?你们还在这儿闹啥呀?”

  安柯那边也有人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开了,让他别冲动。推他的正是跑上来的杨攀:“你干什么?有在比赛中和自己队员闹事的吗?丢人不丢人!老老实实守你的门!其他的事你一律别管!”他声色俱厉,实际上他是在保护安柯。他知道这次肯定要冲突,但是最起码他可以阻止安柯进一步的行动,让他在公众媒体面前是一个被动者的形象,一个主动,一个被动,这区别可就天差地别了。到时候他受到的指责和压力就会轻很多。

  王辉是邱素辉指定的除郑军外球队第二队长,杨攀则是第三队长,在平时各自球员团体中都有不错的影响力,他们的及时介入使这次内部冲突三十秒都不到就结束了。连主裁判都没有登场的机会。

  不过这一幕仍然通过电视转播传了出去,所有中国球迷都看到了。

  “门将竟然和自己后卫发生了冲突,而且是在比赛中!这实在太丢脸了!邱素辉手下的球队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现在又出了一个大问题!”解说员的语气是愤怒的,这帮球员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可邱素辉却扭头对胡力笑道:“电视转播就是先进,可算让我抓到把柄了!”

  胡力看着邱素辉的笑容,感到背后一阵发寒。这笑容里面包含的东西可太多了。

  ※※※

  对手发生混乱、内讧、口角、冲突,如果真的能打起来就更好了。荷兰队的队员是这么希望的,可惜这群中国球员还有些理智。

  话说回来,在比赛中公开内讧的人,还谈的上理智吗?

  荷兰队的进攻气势更盛了,要抓住对手一切可以利用的弱点,毫不留情的加以打击,这才是职业球员应有的觉悟。

  中国队被打的再惨也不能埋怨荷兰队,只能怪他们自己不争气。

  “开场二十分钟,我们打的还挺好,进了一个球,与荷兰队的对攻也打的有声有色的。可是当荷兰队打入第二个球后,情况变得糟糕起来。中场休息时,我们并不知道邱素辉对队员们说了什么,但是我们只看到球队反而在比赛中内讧。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邱素辉没有要做什么调整的意思,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其实不光是解说,就是中国队的场上队员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邱教练在想什么,中国队表现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很差了。

  杨攀想实践他对范德萨的看法,可却没有这个机会。他现在疲于防守,很少能攻到对方三十米区域。

  中国队早就忘了邱素辉的指使,不知不觉变成了他们习惯的防守反击。

  邱素辉也不管,任由他们去折腾。

  巴斯滕看出中国队目前的处境后,做出相应调整。换下了下半场面对项韬毫无办法的卡斯特伦,顶替他上场的是张俊的老朋友,荷兰队的11号范佩西。

  当张俊看见那张熟悉但更加成熟的脸出现在他眼前时,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是他在场上遇到的唯一一个前沃伦达姆队友,现在是“敌人”。

  他们曾住隔壁,他们一起训练,他们并肩作战,他们交换CD,他们一起聊涅槃……这些片断在张俊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回忆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却已是两年前的点点滴滴了。

  范佩西一直在低头整理球衣下摆,等他抬头时,正好看见张俊投过来的目光。

  那目光中包含了太多东西,两年时间呀。一个去了意大利,一个在英格兰,当年的队友,天各一方,在球场上重逢时,却已是对手了。

  他对张俊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

  虽然卡斯特伦下场了,但项韬却不敢松气,因为范佩西在阿森纳可是博格坎普的接班人,虽然速度不算快,但在技术方面可比卡斯特伦出色。

  范佩西刚上来的第一次突破就险些成功。项韬被范佩西步频极快的假动作晃的失去了重心,范佩西也就趁这个机会把球向前一磕,突破!

  但项韬的身体素质也是太出色了,他在重心已经失去的情况,用手撑了一下地面,就这样把重心调整了过来。然后他看见范佩西要传中,连忙大跨一步,然后右脚蹬地,左脚尽力向前伸出,脚尖刚刚好把这球挡出了底线。

  荷兰队获得了一个角球。这一次中国队两名中后卫都紧紧跟着范尼斯特鲁伊,生怕他完成帽子戏法。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进过球的范尼斯特鲁伊和鲁本,以及险些进球的范博梅尔身上,惟独忽略了才上场五分钟的罗宾·范佩西。

  当范德法特把球发出后,中国队门前照例一片混乱。这一次安柯没有选择出击,因为他还没搞清楚形势。

  范尼斯特鲁伊顶到了球,他在门前的选位争顶能力真的很恐怖,郑军和黎穗生合力都没有拦住他,他顶向球门远角的球躲过了安柯的手,直飞后门柱,眼看就要进去了!

  就在这时,站在后门柱的项韬跳了起来,他用力把球顶了出去!这几乎是一次球门线上的救险!

  “项韬立功了……”可解说员的欢呼还没有完,范佩西却幽灵般的出现在球的落点,然后他在乱军中一脚捅射!

  足球跳了起来,它并没有碰到任何人,直接飞进了球门!而这时,安柯还没有从地上起来呢。

  荷兰队将比分扩大到4:1!范佩西这六十五分钟的进球几乎彻底击溃了中国队的信心和勇气,与荷兰队对攻,他们还不够格呀!

  邱素辉在场下摇摇头,马尔科给他上了很好的一课,现在中国队还没资格和实力考虑与巴西对攻这样狂妄的想法。

  “老胡……”

  “嗯?”看见中国队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球,胡力已经不叹气也不沮丧了,他现在一副平常心。

  “我们这次输的……挺惨的。”邱素辉苦笑道。

  ※※※

  安柯这一次没有指责任何人,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后防线上的问题,一定要怪的话,也只能说荷兰队实力太强大了。他只是不甘心的起身把足球开向了中场。

  大多数在禁区里面的中国队员都无神的叉腰站着,任由荷兰队员在他们旁边欢呼拥抱。

  这感觉很像几天前他们和西班牙的比赛,作为一个失败者,他们只能看着别人欢呼。

  这就是中国足球和世界足球的差距吗?

  很多人都是在国内发展的,他们对于国际足球的了解全是通过比赛转播和媒体报道,和普通球迷差不多。甚至由于天天都要训练,周周都有比赛的缘故,他们知道的恐怕还没有普通球迷多呢。

  邱素辉这次把他们带出来,和两支世界排名前十的球队交手,让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一下世界足球的水平,这真让他们长了些见识,不过这长的是多是少,就全看个人修为了。

  “已经4:1了,这场比赛中国队输球又输人……”解说员语气有些泄劲。比赛前他知道中国队赢不了荷兰队,可却真没想到除了开场二十分钟,其他的时间都一败涂地。这有点像韩日世界杯上,中国队和巴西队的比赛一样,一开始中国队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占得先机,几次进攻配合打的有声有色得,但当罗伯特·卡洛斯进了一脚时速一百四十九公里的任意球后,中国队立马被打回了原形。

  比赛打到这份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两位主教练的目的都已达到。巴斯滕随后几乎把首发阵容都换下了下来,邱素辉跟着做了调整,他把451的阵型换成了攻守更加平衡的442,也换了四个人。

  第八十分钟,李永乐突破被拉到,主裁判给了中国队一个二十六米的直接任意球。这球的位置有些偏左,正是右脚罚球最理想的角度。

  荷兰队排了四个人的人墙,但这没用。张俊的直接任意球精确的绕过人墙后下坠,在范德萨前坠地,再弹起,然后钻入网窝,整个过程三秒不到。

  足球划出的弧线非常漂亮,让人不得不赞叹张俊现在对球的控制又有加强。那球的下坠非常明显,让范德萨都没有想到。

  已经下场的杨攀在场边看到这球在范德萨前面下坠,打了荷兰门将一个措手不及。他笑了,原来那小子已经注意到了啊,还真有他的!

  和上一场对西班牙一样,张俊的进球唯一的价值就是为中国队多少挽回一点面子。

  当然,他努力挽回的比起队友丢出去的,是可以忽略不记了。

  张俊心里也清楚,所以进了球的他本没有庆祝,只是当李永乐上来庆祝时,他才勉强笑了笑。

  他的任意球被人称为“微笑”,但今天没有微笑,只有苦笑。打完这场比赛,第二天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一个半月后再集中,那时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

  这场比赛最终荷兰是在主场4:2战胜了中国队。邱素辉打对攻的想法完全失败了,他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教训了一番,谁让他四十岁的人了,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和荷兰、巴西打对攻呢?

  在赛后的更衣室内,他并没有对场上发生的一切做任何评论,既没有夸赞张俊,也没有批评安柯和郑军,他什么都没有说就去出席新闻发布会了,但是谁都能看到邱素辉发黑的脸。

  新闻发布会上,对于2:4的比分,他承认是技不如人。但是当被问到有关那次安柯和郑军的冲突时,他变得很不耐烦:“这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看到了,事情就是那样。你们可以自由发挥,我不会介意的。”

  后来有记者说邱素辉显然是非常生气的,否则他不会说出这么冲动不计较后果的话来。殊不知这正是邱素辉故意做给媒体看的,他就是要不露破绽的让媒体把这事炒出去,直到他下一次集训开始,好为他的“整风运动”做好铺垫。

  ※※※

  在国家队这一个星期过得并不愉快,尤其这个句号没有画好,让张俊憋了一肚子火气,他现在只盼到了佛罗伦萨,把没用完的劲用在联赛对手上,争取帮助球队提前升级,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升级形势可是一片大好呀。

  他和杨攀,李永乐一起坐飞机回意大利时,还给他们说笑下个赛季他要代表佛罗伦萨与米兰双雄决一死战了。杨攀却不知道张俊说这话是否出于玩笑心理,还是说这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张俊总会谈他在佛罗伦萨的快乐生活,却从不提租借期满以后他还要回米兰的这个事实。杨攀想通过华姐了解张俊的态度,但得到的答案是令人失望的“不清楚”。

  中国国家队的破事先过去了,现在又轮到为张俊的事情操心了,可他自己却不怎么担心。这真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杨攀自嘲的在心里笑道。

  张俊在罗马的机场就和两人分手了,他坐俱乐部的专车赶回佛罗伦萨,杨攀则和李永乐转机飞回米兰。虽然方向都一样,可一个天上飞,一个是地上跑,不是一种交通工具,只有分道扬镳了。

  临走时,张俊拍拍杨攀的肩:“代我向卡卡问声好。哪怕我们不能在世界杯揭幕战上战胜巴西,也要在米兰保持对他的优势。现在人数上我们可是2:1呢。”

  杨攀道:“很快就是3:1了。”

  他想试探张俊,可张俊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就推起行李转身走了。

  李永乐看着张俊的背影:“其实你很一厢情愿,杨攀。张俊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肯定?”

  “直觉。”

  杨攀看了看李永乐:“我从来不相信男人的所谓直觉。我们走吧,到米兰我们可就说敌人了。”

  “是呀,争夺联赛冠军的敌人。我们只差四分,可联赛还有九轮。你们第一,我们第三,中间还夹着一个尤文图斯。接下来的赛程对谁都不利……”

  “你在对谁说话呢?走啦!”杨攀的声音远远传来。李永乐吐吐舌头,推起行李箱快步跟上了杨攀。两人一前一后,AC米兰在前,国际米兰在后。

  不论是意甲、德甲、西甲,亦或是英超,也不管是甲级还是乙级,05/06赛季的冠军争夺战异常激烈。四月至五月,决战的时刻到了。

  

  

第一六九章 苦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