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七五章 正面冲突

    安柯决定留在多特蒙德,婉拒豪门拜仁慕尼黑的消息,就像他当初“和慕尼黑眉来眼去”时一样,被媒体很快捅了出来。

  多特蒙德的媒体自然是为安柯的选择而欢呼,但中国的媒体则普遍觉得安柯太冲动,不够成熟和理智。在经历了张俊离开米兰事件后,他们悲观的宣布在张俊与豪门告别,职业生涯前途黯淡后,安柯的前景也变得令人担忧。

  说起来,最近国内媒体倒是真的热闹,一边为留洋球员的两个“不可思议”选择而忧心,一边还要为国家队内部逐渐暴露出来的问题伤神,因为这关系到中国队在世界杯上能取得怎么样的成绩。

  和媒体的忧心忡忡不同,邱素辉却显得气定神闲。他不在乎现在情况如何,他甚至希望这事闹得越大越好,那样就能让那些球员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现在很多球员,不管新老,都缺乏一种危机感。总以为打进世界杯就算完成了任务。这话对于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球队来说,倒是没错。可是对于一支连续第二次进入决赛圈的球队,这样的自我要求也未免太没有追求了。

  欧洲各国联赛已经全部结束,留洋球员都在各自俱乐部队休息待命,只等国家队到欧洲集训时再集合。

  中国国内的联赛和欧洲联赛时间上不一样,所以世界杯期间联赛要停摆。好几年前就有人认为中国联赛的时间设置非常不合理,建议也改成那种跨年度的模式,以适应世界杯、亚洲杯、奥运会这类国际大赛的时间安排。陈炜现在在国内改革压力重重,困难重重,还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一点呢。

  联系到国内改革,邱素辉身上的担子就更重了。邱素辉的国家队已经被大多数人看成了陈炜的嫡系部队,如果陈炜想让他推行改革顺利的话,那么邱素辉就要让球队在世界杯上有所突破。陈炜已经知道国家队内部不团结的问题,他给邱素辉的承诺是:“尽管按照你的想法去弄,出了事我给你顶着。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总之,我要在世界杯揭幕战前看见一支团结的国家队。”

  有了靠山后,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所以在国家队去荷兰集训的前一天晚上,邱素辉阴笑着对胡力说:“老胡啊,这次去欧洲,我得事先给你通通气。我打算把这矛盾激化一下,你到时候可要配合我啊,我唱白脸,你就唱红脸。”

  胡力点点头,虽然他对于邱素辉想把事情搞成什么样尚不清楚,但三年多的默契让他选择无条件信任此人。

  而这时的国家队大部分队员都还在床上做着有关世界杯的美梦,丝毫不知道有一个“阴谋”正在荷兰等待着他们。

  ※※※

  荷兰,又是荷兰。邱素辉选择荷兰作为世界杯前的集训地的原因有二。第一,荷兰靠近德国,交通方便,气候环境相近。第二,他在荷兰关系广,赛前集训地和热身对手都好找。

  所以,这一次中国队依然把集训地放在了阿贾克斯的训练基地。

  原国奥队的人对这里已经不再陌生,因为加上这次的话他们都来这里三次了。

  就在国家队抵达半天后,留洋球员也陆陆续续的到阿姆斯特丹集合了。

  一天之后,国家队二十三人大名单全部集中完毕,邱素辉也终于可以开始正式集训了。

  这次集训从五月二十日到六月三日,历时将近半个月,他联系了三场热身赛,但对手都不强,只是荷兰当地的俱乐部球队,而且还没有甲级球队。媒体们认为邱素辉摆明了是想让国家队找信心。

  可实际上是因为邱素辉现在心思没在那上面,他认为目前来说,解决内部问题远比外战更重要。

  不过要怎么激化双方的矛盾,让他们爆发出来呢?

  这几天的训练,邱素辉对于新老队员冷言冷语和平时的一些小矛盾都视而不见,实际上他可一点都没放松对于两帮人的观察,他想找出能激怒双方的关键来。

  前几天的训练一切都还算正常,打了两场热身赛,中国队一胜一平,发现了一些问题,也看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先把团结搞好。

  热身赛没有电视直播,这让邱素辉很不爽,类似项韬和郑军在场上斗嘴这样的好戏就没有几个人能看到了。

  说起来那次冲突责任在项韬,面对一支乙级球队,丢了一个球后,心情急躁的他向队长郑军吼了起来,指责他盯人不紧,造成了这次失球。其实这次失球与他无关,他纯粹是多管闲事。

  所以呢,邱素辉就借题发挥,在比赛后把项韬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骂了一顿。这自然让以郑军为首的老队员很爽,他们总在新队员们面前表现出一种优越感,认为邱素辉此举是在向他们妥协,因为主教练以前也算是国奥系的。

  而很自然的,新队员们肯定会不爽,一方面觉得邱指不帮他们,受了委屈,另一方面更是对趾高气扬的老队员越发不满了。

  结果第二场热身赛,郑军犯了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失误,让对手在最后时刻扳平了比分。这一次项韬没有跳出来喊什么,可当时在场边的邱素辉脸就拉下来了,实际上他心里正乐着呢。

  回到更衣室的邱素辉自然是很合理的延续了他上一场严格要求,从严治军的态度,把郑军狠狠批评了一顿,还顺带着把某些老队员也指责了一番。他甚至威胁说,谁如果不好好干,三心二意的现在就可以走人,国内还有一大堆候补在等着呢。

  这话说出来让老队员们脸上很是挂不住,可主教练他们也不敢顶撞,只能对坐在一旁脸上泛着幸灾乐祸笑容的新队员们不爽了。

  这些邱素辉都看在眼里,乐在心头。要得就是这种效果,现在双方应该都是“内心的仇恨在滋长”,谁来点一把小火,就可以“轰”的一下燎原了。

  可是,让谁去点这火呢?

  ※※※

  邱素辉看着远处,那里克鲁正利用休息时间来向队友们表演他的街球技巧,不时博来阵阵喝彩声。

  当然他表演的对象只是新队员。国家队现在就算是休息也依然是新队员一堆,老队员一堆。

  邱素辉看见这种情况,突然想起据他观察到的,老队员们对于克鲁这个新加进来的人不怎么喜欢,普遍觉得这小子踢球独,而且狂妄,看不起人。

  实际上克鲁只是在新队员的影响下,看不起老队员而已,他可不是看不起所有人,否则他不会在休息时间为大家表演了。

  这也许会是一个好机会。

  邱素辉鸣哨了,示意队员们过来集合。

  “我们明天举行一场队内教学比赛。大家要把它作为实战来看待,因为世界杯上的首发阵容将从这场教学比赛种诞生。”

  邱素辉话一出来,他都能看见不少队员眼中闪着光——绿盈盈的光。他要得就是这样。

  训练结束后邱素辉对胡力说:“老胡,这下有好戏看了,明天你做裁判,我要你掌握这个吹罚尺度。”

  胡力点点头:“是从严吹罚吗?”

  邱素辉摆摆手:“不。”

  “那么从宽?”

  “也不。”邱素辉摇摇头,“你得这样,一开始尽量宽松,对于那种只要没有真踢到人的犯规,不管有多恶劣,能视而不见的就不管。等到真的弄翻了人,你再把尺度给我往严了卡,只要犯规中有身体接触,能吹就吹。”

  胡力有些吃惊的看着邱素辉,后者给了他一个阴险的笑容:“我会让所有队医明天严阵以待,事情大了,我也会介入。哦,还有,去通知那些记者们,明天的教学比赛全程对记者开放,他们想带相机或者摄像机都没有问题,我估计他们也是快急疯了。”

  ※※※

  正在吃晚饭的克鲁刚刚吃完,却被主教练叫了出来。中国队用餐是集体制,大家统一行动。他刚刚吃完,就见邱素辉出现在门口。

  “克鲁,吃完了吗?吃完了到我房间来一趟,我有事找你谈。”然后他当着所有队员的面,把克鲁叫走了,全然不顾其他队员是用什么眼神看克鲁的。

  坐在自己的房间内,邱素辉笑呵呵的问克鲁:“知道我叫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克鲁摇摇头,他压根儿就没想。

  “是这样的,明天的比赛你是关键人物,我想重点考察一下你的情况。我要你多拿球,多带球,由于我们那小组赛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巴西,而你是队里在盘带控球方面唯一能和巴西队相比的人,明天我会安排很多人来防你,也许他们动作会很粗野,但是我想看的就是你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能不能发挥。”

  “英超的后卫可比中国的后卫粗野多了。”克鲁无所谓的回答道。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邱素辉嘿嘿笑道,“就这事,你知道了就可以回去了。”

  克鲁也不多问,就这点事为什么主教练会单独找他来谈一番,起身便要走。都走到门口了,邱素辉又叫住了他。

  “让你和巴西人斗脚法,你有信心吧?”他问克鲁。

  “当然。”克鲁简洁的回答道。

  “很好。哦,对了。明天记得把保护工作做好。我可不想在世界杯前损失一个主力。”邱素辉挥挥手,“回去玩吧,但别玩太晚。”

  送走了克鲁的邱素辉又找到了郑军,当然这次他可没有当着大家的面,而是单独找到了郑军。

  “我知道你一定还在为我上一场比赛后的批评而很生气吧?”邱素辉笑嘻嘻的对郑军说。

  郑军是什么人?他连忙摆手摇头:“没有!没有!教练批评的对,我没有任何意见。”开玩笑,有意见能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吗?

  “呵呵,不谈这个了。你知道世界杯临近,上头给的压力大。明天的教学赛,我想检验一下你们这些老队员的能力,世界杯上我们第一场对手就是巴西,这是一支以技术擅长的球队,我想知道你们面对巴西那样的进攻,能做到什么地步。所以明天的比赛你带领的后卫线一定要给我全力以赴。我们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没尽力,那可别怪我不客气哦。”

  郑军头点的像吃米的鸡:“一定!一定!教练您放心,保证全力以赴。嘿嘿!”说着,他笑了起来。

  “哈哈!那就好,千万别让我失望。”邱素辉笑着拍拍郑军的肩膀。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心怀鬼胎,又彼此装作什么都没有的在这里虚与委蛇。

  只有胡力有些担心,他并不知道明天的比赛他能控制到什么地步,大赛在即,哪怕队里再添一个伤兵都是不小的打击,邱素辉这可是兵行险着啊。

  ※※※

  第二天的早上,得到允许拍摄消息的记者们早早就聚集在了比赛场边。

  邱素辉专门把这场比赛安排在阿贾克斯训练基地三号场地,因为那里有一个简易的看台,记者们中的文字记者全部被请到看台上就坐,摄影记者则在场边架起了机器,邱素辉少有这么开恩的时候,众人在惊讶之余也不愿意放过这么一个和国家队零距离接触的机会。

  国家队集训快一个星期了,邱素辉只在每天的训练一开始开放十五分钟,允许拍摄录像,时间一到,图片记者和摄像师就要统统被赶出去,只留文字记者,可文字记者也只能再看半个小时。

  这样严的要求就连苏菲也没法和张俊多接触了,集训前电话里说的挺好的,结果一到集训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回事。

  报社给的任务苏菲自然是完不成了,张俊也没什么办法。他以国家队大局为重,并没有主动去找苏菲,因为邱指还没说可以把家属带进来探班,其他队友都没有女友或者妻子在身边,他自然也不能搞特殊化。

  只是苦了苏菲,成天端着相机到处跑,争分夺秒,费尽心思的拍摄各种有关中国国家队的照片。还好有李延帮她,就算没完成任务也有两个人一起扛。

  ※※※

  当中国队来到球场时,也被场边的长枪短炮的阵势吓了一跳,自从集训以来,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种规模的采访阵容。

  邱素辉对于记者们的反应是满意的不得了。不过他也稍觉可惜,要是有现场直播多好!

  双方的阵容都排好了,邱素辉直接让胡力把人员配置讲给队员们听。比赛分为两队,A队穿红色的国家队队服,B队则穿白色队服。而象征主力的黄背心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方。邱素辉的意思很明显:要想成为主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拿吧!

  A队几乎全是老队员所组成,他们打中国队传统的442阵型。而B队则是新队员,打更富有进攻性的352阵型。

  这样安排用意也很明显,就是新老之争。邱素辉在队这种派系斗争睁一眼闭一眼很久后,终于明确的将之拿到了桌面上来。

  很多记者在看到场上红、白双方队员时也吃了一惊,但他们当中有人很快就意识到了,前段时间邱素辉对这种派系矛盾态度太多暧mei,现在似乎要下决心解决了。这场比赛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邱素辉把队伍分配好,就搬了张椅子坐到场边看戏。胡力穿着中国队的红黑相间外套站在场中,他是这场比赛的裁判,经过邱素辉的授意,他知道该怎么做。

  至于比赛双方队员,他们也如邱素辉所说的那样,把这场比赛当作了一场实战来看待。关系到各自在世界杯上的表现机会,谁也不会脚软。哪怕有人平时关系再好,在这种时候只要是对手,就没有情面可讲。

  胡力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克鲁作为一名前腰,拥有出众的控球技术,球自然被经常性的传到他脚下。

  这在A队的郑军眼里,也自然是一个向主教练表现的大好机会。但在其他老队员眼中,则是认为主教练是在刻意培养克鲁。很显然,这个“转校生”很受宠,而他们这些“老臣子”则在逐渐失宠。

  这是一个让他们十分不爽,十分郁闷的现实。他们在技术,表现上比不过克鲁,但不代表他们没办法治治这个“嚣张”的新人。这场教学比赛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在训练比赛中某球员出了意外,和队友相撞导致严重受伤,不得不在世界杯前退出国家队,这真令人遗憾。

  类似这样的新闻,大家只会为受伤者感到惋惜,为国家队命运感到担忧,却不会想到这受伤后面能有什么阴谋。

  而这帮人的想法也非常符合邱素辉的希望。倒不是邱素辉神机妙算,料事如神,而是他深知有些人的人性就是如此,为了一己私利,可以不择手段,牺牲别人利益,牺牲国家大局的利益也再所不惜。

  真可气,真可悲,真可怜。

  所以他们在国家队只能打替补呢。

  ※※※

  不光只有一个克鲁·李,张俊作为得分手,自然也会受到他们的“热情款待”。只是稍有不同,张俊见惯了意大利乙级联赛后卫那种粗野铲断,野蛮冲撞,在他眼里,中国队某些后卫的粗野动作太业余了,气势有了,可却碰不到人。

  以他的速度来说,想不让这些人近身还是能办到的,当然,那就不可避免的要牺牲一些得分机会。

  同样是进攻手,赵鹏宇这样的球员对方还不放在眼里,自然不屑于对他出什么阴招了。而杨攀呢,谁敢对他下黑脚?谁又敢保证他不会在比赛中用他的远射踢你的头?到时候他可以说是一点责任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意外呢。

  张俊拿球少,而克鲁拿球多,他自然成了众人的目标。而克鲁又过于自信,要知道能入选国家队的球员哪怕是替补,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有些人总要比英超里面最差的后卫强一点点。就算在英超里面,他也不敢说人人能过,在对方不犯规,且一对一的情况下,他胜算确实大。但是一旦对方一下上来三个,又采取杀伤战术,他又怎么样对付呢?

  周涛和孔亮,再加上一个陈程,三人很有层次的向克鲁冲来,陈程在克鲁身后用手去拉他,以干扰他的控球,而孔亮则一个正面阻拦,打算用犯规让他停下来,周涛在一边伺机而动。

  克鲁把球向左边一拨,就避开了孔亮,但他刚刚又拿到球,打算内切时周涛却猛地从侧面冲了上来,由于他冲的方向和克鲁内切的方向正好相对,克鲁这下被撞的飞了出去!

  这是一个绝对明显的撞人犯规,但很凑巧的是,张俊在前面却接到了克鲁拨开的球,于是胡力就遵循“攻方有利”的原则,并没有吹停比赛。

  但在场边已经有记者摇头叹气了,只是一场教学比赛,值得这么刺刀见红的拼吗?这已经是克鲁在二十五分钟内第三次被恶意侵犯了,给人的感觉,他们不是一个国家队的队友,而是同城德比中的死敌。

  张俊把球一拉,顺势进了禁区,这次他将面对郑军。他可不像克鲁那样用漂亮的动作来过人,而是选择了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猛地变向加速。

  他左肩沉,右脚却把足球拨向了右侧,同时左脚发力,身体冲向右边。只要让他闪出空当,哪怕只有一丝,他也能射门!

  郑军当然知道,他也清楚自己现在已经封不住张俊的射门了,那就选择干扰他。他直接向张俊的支撑脚——左脚铲去,他知道这是犯规,也知道这很可能伤人,但他会在事后,在心里对自己说:“作为中卫,有时候为了阻止对方射门,就是要不择手段。”他当然也不会去想张俊射门的角度几乎可以和巴斯滕的“零角度”媲美,在这种角度下射门有多少威胁,也不会去想张俊是他的队友,而不是敌人。

  在张俊射门的一刹那,他也如愿铲到了张俊的左脚。张俊身体向右一歪,球就射的高得离谱了。

  射完门的张俊直接倒在地上没起来,胡力正在犹豫要不要暂停比赛得时候,另一边却发生了冲突。

  克鲁站在和他一般高的周涛面前,用手掐住对方的脖子,他用英语骂道:“你他妈找死啊!”很明显,他被这些人接二连三的粗野动作激怒了。

  二十六分钟三十七秒,邱素辉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可他并没有急着冲进球场,仿佛被看到的一幕惊呆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样。实际上他是在留时间给场上的人打起来,参与进来的人越多越好。

  这时,同样早就对那几个后卫不满的项韬也从后场高速冲来,推开了上来帮周涛的孔亮,孔亮自然不甘示弱,甩手给了项韬后脑勺一拳。

  和项韬总是配合默契的王钰看见自己的搭档被人打,肯定不能坐视不管。他上去一脚跺在了孔亮的肚子上,这一脚跺的是又准又狠,还没反应过来的孔亮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参与进来的人果然多起来,有人是真来拉架的,有的则是借拉架之名,行黑手之实。

  他们全然忘记了场外上百位记者的闪光灯正在闪个不停,摄像机也全部忠实的记录着。他们早就看彼此不顺眼了,苦于没有机会狠狠的“教训”对方一下,现在机会来了,热血上涌,谁还顾的了记者呀!而胡力急促的哨音在这场冲突斗殴中也显得苍白无力。

  “干!都他妈别打了!”安柯上来一巴掌抡开了企图从后面偷袭的某老队员,“一个队的,有什么好打的!”他这样喊着,又一脚踢开了某老队员的手。

  杨攀一把推翻了一个打算上来找事的某队员后,又推开了正打的热闹的项韬,各打五十大板,倒也公平。

  直到这时,距离克鲁和周涛的冲突过去了三十多秒,周涛已经被克鲁按翻在地了,邱素辉才冲进了球场,在一些真心拉架的队员帮助下,才控制住了局面。

  球员的兴奋后自然是记者们的兴奋,他们用相机,摄像机,眼睛,纸笔忠实的记录下了这“突如其来”的冲突。大新闻呐!大事件呀!在世界杯临近,备战进入关键时刻的时候,却发生了队内球员打架的冲突。这真让不少记者也热血沸腾。

  “取消!比赛取消!”邱素辉愤怒的挥舞着手臂大声喊道,他在示意工作人员和教练组其他成员赶记者走。既然是做戏就要有点专业精神,正常情况下一个教练首先所要作的并不是批评球员,而是赶走在场边的记者,不能让他们再拍下去。

  而且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们继续看戏去,也等不到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了。邱素辉就是要留出更多的想象空间让记者们去猜测,去胡编乱造,去夸大其词,去骇人听闻。

  这群百十号人的记者花了足足十五分钟才全部撤出场地,走时一个个“依依不舍”的,生怕会错过什么更精彩的。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更精彩的了,邱素辉等工作人员关上大门后,只对一群个个身上带伤,却仍不服气的队员冷冷说了一句:“今天的教学比赛到此结束,下午也不训练,所有人除了吃饭,不准给我走出各自房间一步!”

  他就这样关了所有人禁闭,脸部肌肉不断的抽搐着,非常生气。

  就连知道内情的胡力都在怀疑邱素辉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动怒了。

  

  

第一七五章 正面冲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