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八三章 明天很重要

    没有人在意塞内加尔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一万多名中国球迷是比赛结束后球场的主角,兴高采烈的他们仍然没有离去,不断呼喊着中国队每一个人的名字,尽管那些名字现在已经进了更衣室。

  邱素辉看着还很兴奋的弟子们,他理解这些人的心情。中国男足历来是被人调侃和发泄的对象,看着女足在国际大赛中风光,你说他们心里会怎么想?现在,这一刻他们等到了,而且还是自己亲手创造的。不管是年轻队员,还是老队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赢球。因此,不管之前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在这一刻他们是团结的。

  他笑着示意还在继续庆祝的队员们安静下来,他有话要讲:“我知道你们很兴奋,很高兴,心情很不一般。因为我现在心情和你们是一样的,可我要告诉你们,在这一届世界杯中,这样的感受绝对不会只有这一次,只要你们都听我的。谁也不愿意让这场胜利成为唯一,对吧?”

  “对!”

  “没错!”

  “是的!”

  球员们纷纷喊道。

  “只要你们是这样想的,那就没有问题了。我们本届世界杯的最低目标绝不只是一场胜利,而是什么?”邱素辉伸出右手食指晃了晃。“而是小组出线,进入十六强!现在还有人会对这个目标吃惊吗?”邱素辉饶有兴趣的观察着队员们的表情。

  有人兴奋,有人惊讶,还有人迷惑。

  随后邱素辉低头看看表,然后抬起头对众人说:“好了,我得去参加新闻发布会了。你们,换好衣服就再出去向那些远道而来的球迷们致谢吧,他们还在外面看台上欢呼呢。”

  ※※※

  张俊站在通道口,看着外面对面看台上聚集起来的中国球迷,却迟迟没有迈出脚,他身边倒有不少队友兴奋的冲出去接受球迷们的欢呼了。

  杨攀从后面赶上来,拍拍好友的肩膀:“为什么不出去和大家一起庆祝?现在不会有记者了,记者们都去新闻发布会了。”

  张俊摇摇头:“不,我不是在意记者。我只是……呃,有些没有准备好而已。”

  “没有准备好?”杨攀发现自从张俊离开他去佛罗伦萨之后,他有点看不懂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了,不同的环境对人的改变真的会有这么大吗?“只需要跑出去,像他们一样向球迷们高举双手就行了,看。”他指指嚎叫着冲了出去的项韬。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杨攀你还没理解到……我是说对于这样的胜利,对于球迷们的欢呼声和膜拜,我都没准备好呢。”

  杨攀愣了一下,张俊说的有道理。对于一直积贫积弱的中国男足来说,突然面对这么一场胜利,他们所有人都做好准备了吗?张俊没做好,你杨攀就做好了吗?

  可很明显,张俊这小子的脑袋所思考的事情与杨攀想的不一样,完全是不同等级的。

  张俊靠着门边坐了下来:“我不敢想象四年前我们还只是代表一所大学踢球,也无法想象五年前我们都只是无忧无虑的中学生。这才几年时间?卡卡已经拿了世界杯冠军,我们也都开始了自己的职业足球道路。如果当初我们继续上大学,现在刚刚毕业一年,还不知道适应了这个社会没有呢……”他就那么絮絮叨叨的说了下去,这是牢骚还是感慨?鬼才知道。

  杨攀现在才没心情听张俊想一个老头那样喋喋不休呢,他直接把张俊从地上拉了起来:“要我说,不管你曾经在什么地方,现在可能在做什么,都跟我出去见球迷。今天你是主角,你不出去可对不起那些球迷。”

  “这简单。”张俊说完,甩开杨攀,慢跑入球场,两手高举,放在头顶上鼓掌,就像他在沃伦达姆、在AC米兰、在佛罗伦萨时候一样。他的出现自然引起了球迷们最热烈的欢呼,他们的看法和那些专家、记者一样,这场比赛的全场最佳是张俊。一个进球,一个助攻,还数次威胁到塞内加尔的后防线,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做的这么棒?

  杨攀看着张俊那套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动作,自言自语道:“他到底是准备好了,还是没准备好呢?”

  ※※※

  这一夜,中国人的庆祝在国内和德国都没有停下来,他们彻夜狂欢,正如解说员说的那样——今夜,中国无人入睡。他们改变了以前在外国人心中的印象:以前他们以为中国人都是彬彬有礼,为人小心谨慎,不事张扬,有些腼腆,现在他们终于看到了中国人疯狂的一面。

  德国影响最大的足球专业杂志《踢球者》在第二天的评论中感叹道:“虽然巴西赢了乌克兰,提前拿到了出线名额。可昨天的夜晚却是属于中国人的,他们获得了历史上的第一场胜利,所有人表现的都很出色。近万名中国人在慕尼黑的街头和大小酒馆里彻夜狂欢。慕尼黑的市民们可能从来没有在这座城市里面同时看见这么多中国人,而中国队在赢了一场后,有关小组出现的猜测也不仅仅只是猜测了。再说一遍,六月十九日的夜晚是属于中国队和中国球迷的!”

  ※※※

  “这对于我们来说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在晚上例行的战术课上,邱素辉对大家这样说,“另外一场比赛的结果相信大家早就知道了。巴西3:1战胜了乌克兰,他们已经提前出线。好消息就是我们还有和乌克兰争夺小组第二出线名额的机会,坏消息则是乌克兰一定会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全力以赴,因为他们也要出线。”

  “乌克兰的攻击力很强,因为他们有舍普琴科。但实际上他们的整体也很不错,否则他们不可能在欧洲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这一点我们需要注意,乌克兰可不是舍普琴科一个人的球队。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比赛我们有可能会输,很有可能会输。”邱素辉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一句话,“今天晚上战术课,我们看乌克兰的比赛录像,谁也别给我打瞌睡,这可关系到我们能否出线!”

  而与此同时,在距离中国队下榻酒店五百米远的另外一座酒店内。

  “我们来看中国队的比赛录像,这是一支非常有特点的球队。他们很年轻,防守并不好,可进攻锐利。尤其是几个在欧洲顶级联赛踢球的人,两场比赛进了四个球,他们功不可没。所以我希望你们要认真一点,把这场比赛当作决赛来踢!”

  当电视机屏幕中出现了中国队的画面时,所有乌克兰球员都端正了姿势,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比赛中。

  ※※※

  当张俊洗完澡出来,发现杨攀正在打电话,他等杨攀打完了,才调侃的问道:“又给依蓝打电话呢?”

  杨攀摇摇头:“不是,舍瓦打过来的。”

  张俊有点吃惊:“他?”

  杨攀点点头:“打电话过来侦察敌情。”

  张俊愣在那儿,他和舍普琴科关系并不是很熟,并不知道杨攀这话是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杨攀见张俊的表现才想起来,他笑道:“自然是开玩笑的,他只是说他们晚上在看我们的比赛录像,然后我告诉他,我们也在看他们的。”

  “然后他说什么?”

  “他说……你们那个11号表现的非常棒,我们主教练要我们重点关照他。”杨攀学着舍普琴科的口吻对张俊说。这把张俊逗笑了,“你说什么呢?”

  “我说……你们那个7号表现的也很出色,我们主教练要我们对他不用客气。”

  张俊继续笑。“你们两个关系很好嘛。”

  “难道你们不是吗?”杨攀反问。

  张俊不笑了。

  “好了,不说米兰。”杨攀站起身,“我去洗澡。你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比赛的事情了,两场比赛两个进球,舍瓦刚才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指指张俊,然后拿起衣服进了卫生间。

  张俊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夜空,他也不认为舍普琴科是在开玩笑。就像中国队对于舍普琴科的重视一样。

  虽然邱指一开始说乌克兰不是舍普琴科一个人的球队,但在看录像的过程中,他有百分之五十的时间都在说舍普琴科,舍普琴科如何如何,舍普琴科怎样怎样……为中国队的队员们分析舍普琴科的每一个动作。这又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舍普琴科表现的机会最多呢?乌克兰有威胁的进攻,他一个人就包揽了百分之四十之多。乌克兰虽然不是他一个人的球队,但他确实是乌克兰的进攻核心。

  邱指让中国的后防要全场都对舍普琴科保持百分之百的警惕。那么在乌克兰那边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呢?

  张俊希望如此,他在期待着这场比赛。

  安切洛蒂在他和舍普琴科、因扎吉之间选择了后者,他想在球场上战胜舍普琴科,战胜因扎吉,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球队。

  虽然他不想再回米兰了,但他还是想向所有人证明,他并不比谁差。

  ※※※

  此后几天的训练中,中国队的训练非常有针对性,邱素辉在训练中都让中国队的球员在脑海里面把乌克兰作为假想敌。晚上反复研究乌克兰的录像,白天则对头天晚上研究的录像做针对性训练,每天都是这样。

  作为主教练的邱素辉更是满脑子都是乌克兰,吃饭在想,上厕所在想,洗澡在想,散步也在想,就连睡觉梦见的都是乌克兰的首发名单。

  作为搭档,胡力都看在眼里,这是邱素辉工作努力认真的证明,可也不见得就一定是什么好事。

  晚饭后散步的时间,本来是让两人扯扯闲话,放松自己的,可这几天却不是这样。

  胡力见邱素辉一直沉迷在那些资料数据中,打算把他心思拉出来,所以开玩笑的问邱素辉:“小邱,结婚也有快两年了,打算什么时候要一个孩子啊?”

  “啊……唔,快了吧。”邱素辉含含糊糊的应道。

  “打算取什么名字?”

  “沃勒宁……”话一出口,邱素辉就意识到不对,他看着表情有点古怪的胡力不好意思的笑了。

  胡力则摇摇头:“小邱啊,不是我说你。你这几天有些疯狂,工作努力不是不好,可凡事过犹不及,一张一驰文武之道嘛。我觉得你应该放松一下。”

  胡力年纪比邱素辉大,所以有的时候他可以用长辈的身份来对邱素辉说话,而只要言之有理,邱素辉都听着。

  邱素辉仰起头望望夜空中的繁星,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我想你说的对,是该放松放松了。我们和乌克兰的比赛是在后天……唔,明天放假一天,不训练,让球员们自由活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好啊。那么我们要去哪儿放松一下呢?”胡力见说动了邱素辉,满心欢喜。

  “我们?继续研究乌克兰。老胡,你说乌克兰这两名前锋组合还会不会有变数呢?他们两个实力都很不错,不过沃勒宁没有舍普琴科稳定,而替补席上的雷布罗夫又有要重新崛起的样子……”

  胡力在心里无奈的叹口气,球员可以休息,主教练却是万万休息不得的啊。心理上的压力和身体上的负担,长此以往,邱素辉的阳寿要折损多少年呢?

  ※※※

  “什么?明天放假一天?”张俊睁大了眼睛看着杨攀。

  “嗯,邱指刚刚通知的。”

  张俊听到隔壁项韬和王钰的房间传来一阵非常大声的欢呼。“你瞧,他们也知道了。”杨攀指指墙壁。

  “真棒!”张俊从床上翻身起来找手机。

  “你干嘛?”

  “给苏菲打电话,约她明天出来。”自从世界杯开始后,两人就没有在一起单独相处过,他早就憋坏了。

  杨攀立刻两眼放光,“恬不知耻”的蹭了上来:“太棒了!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去去去!”张俊像撵小狗一样把杨攀推到一边,“你有依蓝了,就不要来做电灯泡了。”

  “依蓝还在意大利嘛……”杨攀很“哀怨”的说。

  “世界杯都不来给你加油?”

  “关系没公开,不好露面。”

  “瞧你们这对‘地下情人’,真累呀!”

  “你好意思说我!你也不看看你以前和苏菲是怎么一回事?连在一起拍个广告都要遮遮掩掩的。”

  张俊一下就想起了以前他和苏菲在一起还偷偷摸摸的岁月。“其实呀,杨攀。我觉得吧,就算你们曝光了也没什么影响,你这人新闻本来就少,依蓝也不会受到什么牵连。你们又不是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不用太担心狗仔队天天纠缠你们。”

  “咦咦!不愧是过来人了,开始讲起经验来了。得,我不和你说了,我还是去找李永乐他们商量明天去哪儿玩吧。”杨攀转身出去串门了。

  他其实是像留一个隐私得空间给张俊和苏菲说那些要酸掉牙齿得甜言蜜语。

  张俊看着杨攀顺手把门带上,笑着摇摇头,然后拨通了苏菲的手机。

  ※※※

  苏菲刚刚把冲印出来得照片挂起来,就听到口袋里面得手机响了,她甩甩手上的水,掏出手机,惊喜的发现是张俊来的电话。

  “苏菲,想我了吗?”张俊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

  苏菲撅噘嘴:“不想。”

  “啊?”张俊有点吃惊。

  “天天都对着你的照片,当然不想了。”开够了玩笑,苏菲笑嘻嘻的说。

  “哇,那明天给你一个看活人的机会。”张俊知道苏菲是太想他了,却只能天天对着照片和远距离用镜头来看他,而不满,女孩子的小脾气,要顺着来才好。

  “啊?”这回轮到苏菲反应不过来了。

  “嗯,我是说……明天邱指放我们一天假,我想约苏菲小姐出来吃顿饭,不知道苏菲小姐有没有时间啊?”张俊拿起腔调把很随意的事情说的正儿八经。

  ※※※

  正在外面码子的李延被暗房里面传来的一声惊叫吓得手一抖,差点把还没保存的文档Ctrl+Z了。他以为苏菲遇到了什么意外,连忙冲了过去,暗房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他只好抬手敲门,而且敲的很急:“苏菲!苏菲!出什么事了?”

  在他喊到第三遍的时候,苏菲开门了,她对一脸焦急的李延说:“没事,李哥。明天我想请一天假,行吗?”

  “明天?那工作……”李延他们每天都要去采访、报道中国队的一切相关情况。

  “明天中国队放假一天,他们不训练。张俊刚刚打电话告诉我的。”

  “哦,原来事这样……”李延总算明白了刚才苏菲为什么尖叫了,因为她可以和张俊独处了。

  “我看李哥也应该给自己放一天假,轻松一下了。”苏菲笑嘻嘻的对李延说,这笑容让李延无法拒绝。“你说的对,这些天一直都在忙,该考虑休息一下了,毕竟后天开始就残酷起来了……好吧!我同意你请假,多花点时间陪陪张俊,对中国队的成绩也是大有帮助啊!哈哈!”李延大笑起来。

  在他的笑声中,苏菲也脸红的笑了,这是羞涩的笑,这也是幸福的笑。

  ※※※

  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一,天气晴朗,有微风拂面,适宜:外出、约会。

  小组赛第二轮的最后一组比赛正在紧张激烈的进行着,第三轮生死决战也迫在眉睫,而中国队的队员们则在放假。

  邱素辉这个举动一出,顿时引得国内众说纷纭,有人说这是大赛前调整心态的好办法;也有人说中国队赢了一场比赛就骄傲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还有人说中国队自己主动放弃了,反正赢了一场比赛已经创造了历史。

  要看世界杯的气氛热烈到什么地步,不能去球场,而是去远离球场的大街小巷,那里所反应出来的才是最真实的。

  张俊和苏菲就在这样的街道中穿行,周遭店铺全是和世界杯有关的海报、旗帜、标识和广告语,由于东道主德国已经两战全胜提前出线了,所以很多建筑物的窗口都挂出了德国国旗。

  “这到处都是和世界杯相关的东西,你不会觉得厌烦了吧?”张俊问挽着他胳膊的苏菲。

  他们好不容易才有一个约会的时间,单独相处的时候却总是被打断。中午在一家不知名的小餐馆里面吃饭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一群千里迢迢从中国感到德国的国内球迷,这下那餐馆可就热闹了,张俊被他们拉着又是签名,又是合影,还要进行“简短”的交流。苏菲反被晾在了一边。

  当那群人走后,两人匆匆吃完饭便“落荒而逃”了。张俊生怕他们回去再叫一群热情的球迷来,倒不是他讨厌球迷,而是今天是他和苏菲的时间,他不想被其他任何事情打扰。

  苏菲轻轻摇摇头:“你的工作是踢足球,我的工作是报道足球,都和足球有关,早习惯了,也没觉得厌烦。更重要的是,我们都还喜欢足球,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我怕中午的事情会让你觉得不舒服,毕竟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却还要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打断……”

  “你是公众人物嘛。”苏菲笑着安慰起张俊来了。

  “难道公众人物就要因此而牺牲个人隐私吗?”

  苏菲想了想,她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但作为一个记者,她也知道作为公众人物,媒体绝对有报道他的全力。至于那报道是不是隐私,什么隐私可以曝光,什么不可以曝光,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大家都约定俗成而已。而且关于这个公众人物的曝光度,在中国和其他国家也不是一样的。

  见苏菲没答话,张俊也意识到今天是他和苏菲约会的日子,没事讨论这种问题干什么?他挥挥手:“我们不说这个了……”那说什么?张俊也不知道,他和苏菲经常都会通电话,有什么情况电话里面都说的很清楚了,现在见了面又该说什么呢?

  算了。张俊对苏菲说:“陪我走走好吗?随便到哪儿都行,直到累了就停下来休息。”

  苏菲点点头。有时候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来交流了,就像张俊和杨攀球场上的默契一样,她和张俊之间也存在一种默契。

  两人就这么手挽手的在大街小巷中穿行,欣赏沿途风光,也会进一些商店,但只看不买。互相开着玩笑,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这正是张俊想追求的东西。在紧张激烈的比赛之余,能有这么一个下午,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逛街、聊天,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依偎在一起。放松就这么简单,比去理疗室按摩的效果好太多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了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外面的奥林匹克体育公园,几天前中国曾在这里取得了一次历史性的胜利。今天再到这里,难免不让两人把话题扯到世界杯上去。

  两人找了人工湖边的一处长椅坐下,前边的碎石路上陆陆续续有人走过,不过没人认出坐在路边长椅的人竟然就是中国队的球星。至于记者……张俊知道他们老实不了,可他不去管,也懒得理会。反正他和苏菲的关系已经曝光,他们两个一不偷二不抢,光明正大的出来约会,还怕别人说什么吗?

  “又到这里了。”张俊靠在椅背上,看着不远处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屋顶。

  “嗯。”

  “我们在这里赢得了比赛,现在想起来还很兴奋。”

  苏菲笑了起来,“说起那场胜利,你知道外界的反应吗?”

  张俊摇摇头,他很少看报纸,也从不关心外面如何了。

  “那天国内总部都在加班,比赛一完,我听说外面大街上都疯了。社里也疯了……因为赛前并没有多少人看好你们能赢,而且3:1完胜。看电视新闻,全国各地都在进行庆祝……那种场面就好像当年进世界杯一样。很多地方早上起来一看,满地是红纸——那是放鞭炮后的样子。”苏菲绘声绘色的给张俊讲道。

  “你也很兴奋吗?”

  “那是当然!”苏菲捏着拳头说,“我可是在现场,而且你的进球就在我的眼前啊!”

  张俊扭头看着苏菲这生动的脸,一如往前。他很感动,这个女孩还是支持他的。他就这样入神的看着苏菲。

  苏菲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我干嘛?”她脸红了。

  张俊还不移开目光,苏菲的脸就越发的红,在慕尼黑的夕阳映照下,犹如一朵灿烂的玫瑰,美的让人心醉。

  看着看着,张俊竟低下头,欲去吻对面那微微颤抖的红唇。

  苏菲稍稍退后一下,便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夕阳下,小湖边,长椅之上,一对剪影正在彼此靠拢着,暖黄色的阳光被从他们之间一点点挤出来,然后又在他们周围幻化出一层朦胧的光晕,不断变化着,不断跳跃着……

  “我会努力继续赢下去的,会争取小组出线,会争取走的更远。”

  “为什么?”

  “因为我想你一直像那天一样快乐。”

  苏菲依偎在张俊怀里,头枕在他胸膛上,轻轻的喃喃道:“傻瓜……”

  她脸还是红的,红的像夕阳。

  ※※※

  经历了一个美好下午的张俊回到酒店,正好赶上例行的战术课。大家都准时赶回来了,并没有出现某些人担心的球员也不归宿,酗酒泡吧等情况,在中国队战绩有希望的前提下,大家都比较自爱。

  “就在我们放假的时候,乌克兰则在训练。看起来他们比我们更看重这场比赛。事实上你们也应该知道,明天的比赛对双方来说,就是决赛!乌克兰的首发阵容应该不会和前两场有什么不同,舍普琴科依然是他们的进攻核心,他需要重点照顾。和他搭档的沃勒宁这两个赛季状态都很出色,也要注意。乌克兰和其他东欧球队一样,身体素质出色,脚下技术细腻,注重整体,而且他们大部分来自于国内的基辅迪纳摩队,配合默契。他们的协防意识很强,克鲁你可以利用这一点搅乱他们的防线,然后把球传到空档处。”

  邱素辉在战术板上,一条一条为中国队的球员们分析着战术安排,让队员们了解明天的比赛他们该做什么,心里有个数。

  “……总的来说,明天的比赛我们以进攻为主,双方都是攻强于守的,保守的话会很难踢。”邱素辉把马克笔盖上盖子,扔到一边。“不过,在比赛过程中,你们别想着出线什么的,你们只要想赢下这场比赛就行了。我知道这对于你们任何一个人,包括我来说,都是会是一次很特殊的经历,是第一次,但我希望大家表现的成熟一点,职业一点。千万千万别让你们自己后悔。”

  ※※※

  和张俊出去玩了一天的苏菲回到酒店后,心情愉悦的开始准备第二天的工作,相机、镜头、胶卷、支架……她都仔细检查过三遍才放进摄影包中。她知道,对于张俊来说,明天是一场和特殊的比赛,因为有一个很特殊的对手——安德列·舍普琴科。

  ※※※

  “安德列。”乌克兰的主教练奥列格·布洛欣在大堂电梯门口叫住了手下爱将,“我们去喝一杯。”他指的是咖啡,而不是酒。

  两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那里靠窗,非常舒服,每人再点上一杯咖啡。

  “明天的比赛,看上去你很放松。”布洛欣问舍普琴科,他可还记得参加世界杯第一场比赛的时候,这位前锋手抖的有多厉害,当时他开玩笑说原来舍瓦也很紧张,舍瓦坚决不承认,说自己是激动。到现在,布洛欣还偶尔拿出来开开舍普琴科的玩笑。

  舍瓦听了付之一笑。

  布洛欣接着说:“明天的比赛,我希望你把它当作一般的比赛来看,没什么特别的……”

  “不,先生……”舍普琴科打断了布洛欣的话,“那不是一般的比赛。我有一个一定要打败的对手……”

  “谁?”布洛欣有些吃惊,这世界上能让舍普琴科说出这话的几乎不超过三个人,中国队里面会有这么一个人吗?

  “他们的11号,张俊。”舍普琴科看着窗外,五百米外,那是中国队下榻的酒店。

  ※※※

  张俊打了一个喷嚏,杨攀立刻紧张的去看空调遥控器,二十六度,不算很低。

  张俊看见杨攀紧张的样子,笑了:“你别紧张,我身体好,没那么容易感冒的。”

  “谨慎一点总归是好的,把衣服穿上吧。”杨攀把T恤扔给张俊。

  等张俊把衣服穿上,杨攀道:“明天的比赛……”

  张俊点点头,知道杨攀要问什么。“我会全力以赴的。”

  “为了什么?”

  “理由太多了,但我想到时候我会很想赢得比赛。”

  “舍瓦……”

  “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对手。”

  “那么关于米兰……”

  张俊瞟了杨攀一眼:“我说你怎么像一个采访的记者?”

  杨攀笑嘻嘻的说:“你回答的也很像在接受采访啊!”

  “都是被你诱导的……我的意思是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一切到了比赛的时候才会见分晓。”

  “这倒也是,现在说什么都白搭。”杨攀伸了一个懒腰,躺下了。“睡觉吧,明天很重要。”

  张俊嗯的一声,伸手拧灭了床头的灯。

  ※※※

  酒店的咖啡厅内,靠窗那位置上上的两名客人已经走了,桌上却还放着两杯已经凉了的咖啡,一杯喝了一半,一杯却一口未动。

  ※※※

  齐伟还在CCTV租用的国际新闻中心忙碌着。刚才北京打电话过来通知他要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不光是明天的比赛直播,还包括比赛结束后的专题节目《我爱世界杯》的采编工作。

  “明天的比赛,想好什么主题了吗?”同事问他。

  他也不答话,伸手拿过桌子上的两张照片,然后在桌子一左一右呈“V”型摆在一起,左边是张俊,右边则是舍普琴科。

  ※※※

  “苏菲,我要得照片选出来了吗?”李延敲着暗房的门。

  “出来了。”苏菲打开门,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李延。照片上正是张俊进第二个球后的庆祝动作——他低头去亲吻胸前的国旗。

  李延端详其这张照片来,不住赞叹:“嗯,不错,不错!很适合我们明天报纸的头版专题。先不讨论中国和乌克兰谁能出线,这场比赛还属于两个前锋,苏菲你应该很清楚吧,这对于张俊来说有多重要吧?”

  苏菲点点头,没说什么。

  “同样在米兰效力,同样身为前锋,技术特点相近,有竞争关系,同时也彼此熟悉,说不定还惺惺相惜。你瞧,这是多完美的关系啊。更重要的是,一个代表中坚力量,一个则代表新生力量,他们两个的交锋会有怎么样的过程,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对未来还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些一定是很多读者和球迷想知道的。”李延兴奋的说道,然后他把两人的照片摆在一起,指着说:“这就是比赛的看点,观众们注意的焦点,我们媒体的工作重心,以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战争。”

  ※※※

  PS:承诺的一天一章公众版就全部解禁完了。至此连载了快两年的《我们是冠军》的公众版也要暂时和大家说再见了。由于出版的原因,剩下的章节都不得不只能放在VIP和实体书里面。再过两天,我会为这两年写一个阶段性的后记,本来这个后记是打算冠军彻底写完后再写的,现在提前了。

  后记里面会有很多话要说,希望还有兴趣的朋友到时候记得来看看。关于出版,关于冠军,关于写作两年的感想,关于其他种种,都在后记里面。

  最后,我们是冠军已经出版上市,各大新华书店均有销售,希望大家支持!谢谢!谢谢!

  

  

第一八三章 明天很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