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星空

    “当当当”

  两人懊恼的听着远远传来的钟鼓声,望着蓟州高大的城墙无可奈何。

  慢慢带着四个少年走了半天,他们才说蓟州是要关城门的,陈新虽曾在一些历史书中看到过,却没有想起这事,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一步,于是,一行六人便被关在了城门外。

  好在城门外也有客栈,六人开了三间中房,三个男孩一间,小女孩一间,三间一共四分五厘银子,陈新又要些简单饭菜,一共八分五厘银,这次陈新有了经验,估摸着下午那一钱的大小,拿出一个银块,递给那掌柜。就要看这掌柜该如何辨别大小,又如何找零。

  只见这掌柜对着烛火看了几眼,从柜台下拿出一杆戥称,称一下之后又摸出一个夹剪,熟练的嚓嚓几下剪掉几块,又拿起戥称一称,道:“请公子看。”把称杆转过来给陈新看,陈新自然看不懂,装模作样点点头,掌柜便把剪下的部分还给陈新。

  陈新又打量一眼称上的银块,大致记住八分银的大小。随口问掌柜道:“若是用铜钱,又是什么价?”

  掌柜奇怪的看他一眼道:“公子出门还带这多铜钱?若是嘉靖隆庆万历金背制钱,一两折五六百文,若是私钱,便要看成色,好点的一两兑一千五百,差的一两兑三千也是有的。”

  陈新点点头,随后拿一块一分的银子扔给掌柜:“给我的伴当准备洗澡水,饭菜弄好些,等他们洗好再上!”

  掌柜得了银子,立马点头哈腰,吩咐伙计速速办理。

  。。。。。。。。。。。。。。

  一灯如豆,在瓷灯台上跳动,六人围坐在桌前狼吐虎咽,没有一个人说话,陈刘两人一天没吃饱过,另外四个人则是不知道多久没吃饱过,六个菜两盆饭转眼便底朝天。

  除海狗子外,另外两个小丐是两兄弟,也是海州卫的,一个叫张大会,十七岁,便是大喊“狗来了”然后又被刀疤撞破鼻子那个,另一个叫张二会,十四岁,跟张大会一起偷袭刀疤的就是他,原来还有三会四会,也死在入关的路上,小丫头叫王带喜,十三岁,连是哪里人都说不清楚,只知道是辽东的。因为都是海州卫的人,三个少年便混在一起,不久前又带上了王带喜。

  四人吃饭前洗了澡,换上两人抢来的旧衣服,清清爽爽的完全变了个样子,海狗子脸上好多处大小伤疤,张大会兄弟两人要好一点,可也不少,显然入关以来吃过不少苦头,目光都有些呆,只有王带喜清洗之后,乖乖巧巧的,眼睛灵动的转来转去,还记得给海狗子夹了两次菜。

  “大哥哥,我第一次吃这么多饭,以后我给你们洗衣服,煮饭,带喜一直就跟着你们好不好?”

  “好、好。只是大哥哥连个住处都没有,你跟着我们,也是吃苦罢了。”刘民有对带喜颇为喜欢,爱怜对她说。

  “带喜不怕苦,大哥哥这么威风,很快就能赚好多钱,等大哥哥买了房子,我就住在柴房里面,冬天也不会冷了。以前在家里,只有一床被子,冬天都是娘抱着我睡,就不冷了。”

  “家?”刘民有听得发了呆,想着自己那存在却永远回不去的家。

  “刘大哥?你们以前有家吗?”王带喜抬头看着刘民有,眼睛亮晶晶的。

  “啊?。。。有。”刘民有回过神来,悄悄抹了抹眼角,从陈新筷子下夺过最后一块肉,放到带喜碗里。

  “谢谢刘大哥,带喜不敢吃陈大哥的肉。”

  陈新笑骂道:“陈大哥的肉又不好吃。”

  刘民有拍拍带喜的脑袋:“带喜吃,陈大哥吃饱了,多了浪费。”

  带喜喜滋滋的夹起肉,正要吃,想起什么,又把肉放到张大会碗里,说道:“大会哥今天流了好多血,大会哥吃。”

  张大会便一口吞了,还是顾不上说话,又开始装下一碗饭。

  等四个少年都吃饱了,两人谢绝了他们帮忙洗脚的要求,打发他们各自回屋,陈新才坐下洗脚,又对刘民有道:“晚上我们轮流睡,不要两个人都睡了。”

  “为啥?”

  “万一有人来偷了银子咋办?”

  “你是说他们四个?不会吧。”

  “小心点好,今天才刚认识,我们算运气好,才来就得了银子,没有银子,我们可就跟他们一样。再说也要防其他人,这是城外,那老板说没有巡更的。”

  刘民有一想也是,这点银子现在可是两人的唯一资产,便点头答应。

  “明天就进蓟州,可进了蓟州又做什么?”刘民有盯着烛火问道。

  “先进城再说,有个住所才是,又不会种田,身上这点银子,我估摸着重量,最多也就是几十两,只有进城才有机会,这样带着几个娃娃乱晃,这点钱也不知道能用多久。”

  “在蓟州住下来?不怕再碰到那妖胖子、药农、店家乞丐什么的?”

  “也是,先看看这大明的城里是个啥样,买好衣服就走,换个地方。”

  “去不去京师?你那么爱讲政治,去京师讲去。”

  “算了吧,这年代都是要考过八股的才有资格讲政治,要不然就是练葵花宝典的,我一来考不过八股文,二来不敢挥刀自宫,三是连身份都没有,要是穿越到一个举人身上,我还犯的着去蒙那胖子。”

  刘民有道:“要不然我们去天津?”

  陈新同意道:“过几天我们先去天津那边看看,毕竟是老家么,北方过几年不太平,有机会我们就坐船去江南好了,江南一直到崇祯上吊都没大的动乱,反正还有十多年,咱们有这点本钱,到江南做点生意混日子,明末的江南可是很有意思的。总之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刘民有对这些不熟悉,但感觉陈新一来就收小弟,倒不像要混日子的样子。

  此时也不过原来的九点过,两人原来都是夜猫子,从来不在十二点之前睡觉,今日却是累了,要说这古代一到晚上,除了房间里,到处也没个亮,若是阴天,就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陈新洗好脚便先睡下,刘民有怕影响陈新睡觉,吹了灯干坐在桌旁,外面万籁俱寂,只有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坐了一会无聊之极,到窗前推开窗页。

  一阵夜风拂过面庞,抬起头来,窗外满天星光,璀璨蜿蜒的银河清晰可见,刘民有看得怔怔出神,仿佛在遥望原来灯火辉煌的城市。后世工业时代的天空,早已没有了现在的清澈。

  刘民有知道陈新没睡着,问道“你说,带我们穿越的金字塔,是从哪颗星星来的?”

  “艾博坦或者阿凡达,或者是月亮?谁知道。”

  “当当当”蓟州的钟鼓楼上又传来钟声,这次没敲鼓,共十八声,清亮的钟声在静谧的夜色中如有实质。

  “这闹钟好,下次敲钟,你就叫醒我换你。我先睡了。”黑暗中陈新说道。然后是翻身的声响,不一会,传来一阵阵鼾声。

  “这就是明朝的夜晚。”刘民有自言自语着。

  

第四章 星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