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运河纤夫

    “津门极望气蒙蒙,泛地浮天海势东。这就是原来的天津啊。”

  天津四千年前经泥沙冲击,才从海洋变为陆地,可以说是最年轻的陆地。永定河、子牙河、大清河在天津西北汇集为三角淀,流出后又与南北运河汇集为卫河(现名海河),流向大海。明初朱棣起兵时曾从此地渡运河南下攻克沧州,由此更名为天津,此后大运河完全疏通,由于地处南北运河节点,天津也逐步繁华起来。

  最先天津并无城池,明永乐二年十一月,天津设三卫并筑城。弘治四年包砖,与蓟州一样,城周也是九里十三步,城墙高三丈五尺,城设东南西北四门,并在东南面有一个水门,东西宽,南北窄,俗称算盘城。

  陈新刘民有一行六人走了五六日,他们离开蓟州经香河到河西务,顺运河一路慢慢行来,好在不是明初,路引早已名存实亡,两个黑户口才得以一路通行。路上又做了两次“希望工程”,靠着陈新的招摇撞骗,资产非但没减少,反而达到了一百二十两,而且手上还有一颗上好的东珠,暂时衣食无忧。当到天津时,刘民有远远看着城墙发出前面的感叹。而作者孔尚任还没出生,就被盗了版。

  六人经北马头渡坐渡船过了河,陈新却不忙进城,见城外颇为繁华,西边城墙离运河二百二十步,这中间店铺林立,人流熙来攘往,运河岸边停满一排排漕船,陈新想看看运河边生意种类,便带众人顺南运河岸的街市行走。

  两人都是天津人,旧地重游,刘民有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当年的三室一厅应该在什么位置,无奈的摇摇头。

  陈新见状对刘民有笑道:“本来河西务就可以上南下的船,你非要来看看,现在死心了吧。”

  刘民有不满道:“你还真打算去江南混日子?那你还让海狗子他们练队列练体能干什么?你以后到底有什么计划?”

  “呵呵,复杂的事情才需要计划,我心里倒想升官发财争霸天下,但现在我们不过是两个大人带着四个跟班混饭吃,暂时没有计划。练体力么是为了被人追的时候跑快点而已。”

  刘民有没问出来东西,正要继续和陈新理论,张大会突然在一边问道:“陈大哥,我们在天津又去骗钱好不好?”海狗子和张二会同声附和。

  刘民有一巴掌拍在张大会脑袋上,骂道:“整天想着骗钱,你就一辈子靠骗钱过日子不?”张大会脑袋一缩,躲到王带喜背后。

  骂完张大会,刘民有转头对陈新抱怨道:“看这几个失学儿童都被带成什么样了,难不成我们这样一直做希望工程?说实话,我上辈子可从来没骗过人,老是骗别人钱,虽是坏人,心中也不忍。”

  “啥儿童,这年头,他们这年纪都可以当爸了,带上他们的时候你可是答应帮忙的。”

  “那这样一直行骗不是个办法,短期总要个计划吧?”

  “短期计划就是。。。混午饭。”陈新顺手打了一个响指。

  四个少年马上欢呼赞成,跟着陈新二人的这段日子是他们一生最快乐的时光,白天有吃有喝,晚上刘民有教他们认字,做什么事都有人拿主意,感觉有了依靠,陈刘二人又从不歧视奴役他们,吃住都是一样,心中早把二人当做亲人一般。

  海狗子三个少年吃得好,天天赶路都被陈新要求列队行走,身体已经结实不少,眼神也不复当初的呆滞,有了点少年的虎虎生气。唯有陈新要求海狗子不得傻笑,海狗子还改不掉。

  看着四人的少年生气,是唯一让刘民有在这时代有成就感的事情,牵起王带喜,一群人又高高兴兴沿河岸行走,找饭店填肚子。

  行走一段还没找到饭店,却见前面岸边围了一群人,一条漕船头朝北靠在岸边,六根纤绳扔在地上,陈新等人本来就无事,便上前看热闹,到得旁边就听到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管你什么漕口,老子只认漕帮定下的规矩,排序领筹才拉纤,这船今日就是我的序,任你是哪个漕口说的也不认。谁他娘敢抢这道纤,老子放他的血。”

  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回道:“卢驴子你休要逞凶,这船家自找的纤工,这道理原本也是有的。若要动武,也未必怕了你,你若要讲理,便一起去堂口分说,便要去清军厅也随你。”

  陈新分开人群,挤进去,见一精赤上身的纤夫,正与一个留山羊胡的师爷瞪眼对峙,两人身后各站了一帮人,都是纤夫挑夫打扮。那师爷干巴巴的样子,比那纤夫小了一圈,却是一点不怕,原来身后人比对面多了将近一倍。

  刘民有几人也挤了进来,中国人看热闹的热情一脉相承,两个现代人也不例外。

  卢驴子不屑道:“呸,船家自找纤工,那要漕帮做甚,你仗着是漕口,强要船家雇你罗教中人。。。。。。”

  那漕口尖声打断他“休得信口胡言,什么罗教,我也是按漕口规矩做事,代缴漕粮该收多少不比别人少收了,如何强逼得船家,你自去问船东可有此事。”那漕口身后一群人纷纷附和。

  卢驴子冷笑道:“船东岂敢得罪你,我却不需问他,我亲眼所见,何来信口胡言?任你说破天,这趟纤我拉定了。”

  漕口这边一听,群情汹涌,纷纷叫骂,漕口大声道:“你既是不讲道理,就怪不得我,你仗了代铁子的势,坏我几次生意,我早看你们这帮阳谷人不顺眼,今日就一并了结,别废话,大伙上了。”

  漕口一群人一起发声喊,从身后纷纷拿出棍棒铁尺,一窝蜂向对面冲过去,卢驴子那方毫不示弱,也从身后拿出棍棒,显然双方都是早有准备。

  围观者一见真动了手,生怕误伤,哗一声作鸟兽散,躲出几十步外再停下观看,海狗子几人摸出买来的单刃短刀藏在袖中,围在陈新两人身旁,生怕别人伤了二人。陈新在河西务时买了五把短刀,刘民有开始不要,后来海狗子等人都说路上不大太平,才不情愿的拿了,陈新和刘民有把刀绑在腿上,海狗子三人则是揣在怀里。

  场中乒乒乓乓打得热闹,两边人都是拉纤的纤夫,每日吃苦受累,虽看着精瘦,却都是身强力壮,好勇斗狠,一打起来十分激烈。漕口一方人数众多,卢驴子一方人虽少,却似乎要有章法些,几人一堆不分散开,虽说也谈不上什么配合,但总好过对方,一时打了个势均力敌,两边各倒下几人。

  那漕口自己没上,躲在后边口中连连招呼手下,身旁还站着一个短袖窄衣一脸凶悍的人,而卢驴子颇为彪悍,看样子很有打斗经验,他带着几个人,手持两根短木棍,左挡右打,已击倒数人,冲得面前七八个对手连连退后,看到自己一边也倒下几人,又听那漕口还在后面叫嚣,心中一怒,猛地冲前几步,拼着挨了旁边两棍,将正面一人杵倒在地,随即便不顾旁人,两根短棍舞成风车般,只朝地上那人打去,先前不打头,此时也不管了,好一阵乱打,地上那人用双手抱着头,惨叫连连,不一会也头破血流。

  卢驴子身后几人又上来抵住两边,面前的七八人一看地上那人惨状,心中发虚,忙躲开卢驴子正面,卢驴子正等着这机会,立马丢下地上那人,从缺口一个冲刺就到了漕口身前,一棍朝漕口肩上打去。

  刘民有还道那漕口要糟,却见漕口面带冷笑,似乎一点不怕,只听“嚓”一声,卢驴子手上棍子只剩了半截,一道雪亮的刀光又朝他左手砍来,卢驴子连退几大步,才看清是漕口身旁的短衣打扮者,手上拿了一把略带弯曲的五尺窄刃刀。

  陈新一脸惊讶道:“日本刀都有?”

  张大会在旁边说道:“陈大哥,这个叫倭刀,刀疤说比腰刀好,边军里面不少,我在山海关看过。”

  陈新听罢点点头,这倭刀经沿海倭乱之后流入中国,戚继光依据倭刀样式改良出戚家刀,还精研倭刀刀法,创倭刀术,调至蓟镇总兵后,又引入北方边军,在明代一些兵志(如《四镇三关志》)中明确列为边军武备,在明后期是日本对华出口的主要货品之一。

  卢驴子看清对方打扮,对漕口嘲讽道:“原来漕帮的事,也要找打行青手来助威,唐漕口不愧是龟公出身,熟门熟路。”

  唐漕口嘿然一笑:“龟公出身又如何,总比你这大字不识的好,这是我新入门的弟子,都是入了册的,谁说是打行?”

  卢驴子不由一愣,漕帮中人几乎都是挑夫纤夫,几时有这类青手了。

  唐漕口看卢驴子无话可说,洋洋得意,对那青手道:“挑了这莽夫的手脚筋。”

  那青手闻言一动,立时便看出与这些纤夫的不同,他步子不大,身形不定,左右几晃之后突然一个跳跃,动如脱兔,跃出近丈远,瞬间到了卢驴子面前,手中倭刀高举,夹着跳跃的速度,刀速极快,劈头就往卢驴子头上砍去。

  卢驴子慌忙举起另外一支短棍一挡,又是嚓一声,短棍又被劈断,刀势略减,已到面前,他只来得及把头一偏,身子往后一仰,倭刀带起一片血光在他胸口拉开一条口子,卢驴子惨叫一声,把短棍迎面掷向那青手,争得一点时间,往后退开,那青手不依不饶,又一个跳跃直砍卢驴子右手,看样子不是要挑脚筋,倒像是砍手断脚。

  其他人此时仍在混战,卢驴子先前几个帮手眼见危急,丢开其他几人,上来帮忙,挡得几下,又被那青手砍断棍子,人人挂彩,青手毕竟是专业人士,又手执利器,如虎入羊群,对方无人能挡,冲得卢驴子一方七零八落,漕口一方本就占人数优势,现在又来一个高手,立时占了上风,围住对方乱打,眼看着漕口一方要大获全胜。

  刘民有和陈新看得咂舌不已,原来这冷兵器有如此威力,可比K1什么的激烈多了,好在那青手还不欲杀人,否则恐怕已有人毙命。

  刘民有对陈新道:“要是碰到这么个人,我们六个还不够他一个打的。”

  陈新点点头,又摇头道:“要是我们都拿兵器,一起上去拼命,他也够呛,况且个人武艺再好,上了战场,千刀万枪,箭如雨下,又能有多大用处。”

  刘民有大奇:“你还会打仗?”

  陈新嘿嘿一笑道:“没打过,不过兵法战例什么的,总看了那么点,你知道我还算一个军迷的。”

  刘民有“切”一声道:“半吊子而已。”转头又看场中。

  只见那青手还在追卢驴子,周围人也来堵截,卢驴子的空间越来越小,身旁的帮手也都被人隔开在一边。终于,卢驴子被一根棍子打中,速度一慢,青手两个大步一跳,追了上来,倭刀高举,卢驴子没办法,只好用双手挡在头上,把手送到了刀下,围观者中顿时一片尖叫,王带喜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双手不由紧紧抓住刘民有的衣服。

  

第六章 运河纤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