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二面

    蔡掌柜喝多了一点,两人帮着提了肉和面,送他回家,他住在东城立业坊,就在附近,走路上班,非常低碳。蔡掌柜一妻一妾,正妻快四十多,小妾大概二十七八,大儿子已经自己立户,在南城开了个鞋店,小儿子才十六岁,就在俵物店帮工。

  小户人家也没什么不见外人的规矩,一看男人喝醉了,小妾连忙扶了进去,正妻原本一脸官司,看到礼物之后立马笑起一脸褶子,陈新又几句师娘喊得她心花怒放,然后师娘便力邀两人进屋喝茶,两人以快宵禁为由婉拒了。

  两人赶在暮鼓之前赶回客栈,海狗子等人都吃完了晚饭,晚上就按刘民有定的课程学写字,现在还是最简单的一二三之类。

  刘民有自从了解了房价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背了一套房子在身上,精神一直处于亢奋之中,陈新本想休息,被刘民有逼着继续练习算盘。直练到快二更完,还是进展不大。

  陈新烦闷中一推算盘,骂道:“不练了,带什么丝袜,带个计算器才是真。”

  刘民有看他不练了,才上来搭话道:“你说,过几天我也去找个账房当当,一年有二十多两,也还算个白领,这房价这么便宜,一般人的两三年收入就可以买个三室一厅,咱么也先在天津买个房,咱两当邻居,一人一个小院。”

  “你那么着急买房干嘛,尹琬秋追来啦?”

  “能追来当然。。。说这个干嘛,明知道没戏的事。”

  陈新一听来了兴趣,调侃道:“你还想那泼妇呢,你看蔡掌柜那造型,老婆都两个,喝酒回去屁不敢放一个,只有对我们甩点脸色,找这种多好。你不是练毛笔么,来来,马上写一封休书休了尹琬秋。”

  刘民有在这方面倒强于陈新,理直气壮道:“写什么休书,我和尹琬秋可是自由恋爱,不像你的政治婚姻,你在家肯定没地位吧?给她洗脚不?”

  陈新嘿嘿笑道:“洗脚,美得她,把她丢洗衣机里洗,就算没地位,你想想,如果在公司有地位,大不了晚点回家,回家直接睡觉。按时间算来,有地位的时间还是多点。”

  “那这种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呢?”刘民有一边说着,一边舒服的躺倒枕头上,一脸向往:“我就想着,反正回不去,就在这里好好找个工作,找个老婆,小孩只要一个就好,不过,要一个男孩,我妈挺重男轻女的。。。”

  “得了吧,你妈几百年过后才生呢。咱爷爷的几次方都还不知道在哪里。”

  刘民有愕然无语。

  第二天在匆忙的学习中很快过去,第三天一早,陈新打扮齐整,吃过早饭昂首而出,街上行人稀少,清晨的阳光轻柔的洒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更觉精神,刘民有带着四个跟班送陈新到文庙外,分别时,众人一起大喊三声:“陈大哥加油,加油,加油”。

  陈新哈哈大笑,知道是刘民有教他们练的,装模作样一作揖:“油价腾贵,各位破费了,小生在此谢过各位大侠高义,此一别山高水长,下午再会。”

  众人相处有段时日,知他说话没个正经,都是呵呵笑着,海狗子傻笑着大声说:“陈大哥,我长大了也当账房,以后你老了我给你养老。”,王带喜跳着拉着陈新手也附和道:“我也是!”

  四个跟班中,海狗子跟他最亲,陈新做“希望工程”每次都带着他,算是陈新的粉丝。陈新赞许的拍拍他们脑袋,没说什么,转身向俵物店方向走去。

  从容主持过无数会议的陈新站在门口时,居然有了一丝紧张,他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只好摇摇头赶走那点情绪,凝神想了想这几天学的,走了进去。

  店铺内,一个魁梧大汉背对着大门,蔡掌柜正恭敬的对他说道:“这许多天只得一人来应募,恰恰这人便十分稳妥,人也机灵,虽是算盘不太熟,却无大碍。。。。。。”一晃眼看到陈新在门口,忙对那人道:“东家,说话这人就来了。”

  陈新见状连忙抱拳作揖道:“小生拜见。。。”

  一个粗豪的声音震耳响起:“少说废话,你叫啥名!”

  陈新微微吃惊,抬头一看,正好那人转过头来,豹头环眼,口鼻粗大,须发皆张,脸上纵横着三条刀疤,一脸杂草般的络腮胡,身上穿的倒是上好的绸衣青衿,一身肌肉把衣服绷得紧紧的,无论如何无法与“青衿”联系起来。

  “没听见么?叫啥名!”

  “晚,这个,我叫陈新。”

  “倭刀一把买来七两二钱,作何帐?”

  “银清册记,出七两二钱,货清册记,入倭刀一把。”

  “今日又把这倭刀卖了十四两九钱,作何帐?”

  “银清册记,入十四两九钱,货清册记,出倭刀一把。”

  “昨日王八蛋借老子一钱银子,今日老子拿刀架他脖子上还了钱,作何帐?”

  “出一钱,入一钱。”

  “今日老子总共赚了多少钱?”

  “七两七钱。”

  “王八蛋那一钱呢?”

  “那原本就是东家借出去的,算不得赚。不过东家既是用刀架上王八蛋的脖子,想来该问他多要一钱利息,如此就有得赚了。”

  “好,好,这话有见地,就你了,管你算盘熟不熟,只要算对便是。”

  “谢东家。”

  那东家哈哈一笑,满脸的刀疤牵扯出纷乱的图形,他手一挥道:“我就是东家,不姓谢,姓赵,赵公元帅的赵,如此简单的事,非要拖个十几日都办不好。现今你在我这里当账房,本分要讲,啰嗦不要讲。其他没有了,今日就计工钱,你何时能来?”

  “我需两日,安顿住处。东家可以把这两日工钱扣。。。”

  “两日后早间来。”赵东家说完转身就走。

  这面试总共用了不到两分钟,陈新还没反应过来,那东家已经大步走入后堂,老蔡仿佛大出了一口气,拉过陈新,低声道:“总算是成了,这东家的脾气你也见了,但也不需多虑,以后小心做事便是。”

  陈新道谢,老蔡又笑道:“不必多礼,也是你自己能干,连贱内也说你这后生定是个稳妥的,前日晚间也多亏你们扶我回去。”

  “扶先生那是应当的,师母贤惠持家,正与先生是天作之和。”

  “呵呵,你这后生,就是会说话,你那师母还算贤淑之人,我那小妾就不太如意,昨日还与我说要买什么水银烧粉,又是什么红玉膏,一个小户人家,哪有余钱买那无用之物。”

  陈新一听,便知这老蔡急不可待要拿他许诺的一月工钱,自然还不能全给,当下摸出一两银子,悄悄塞到老蔡手中:“先生言之有理,但常言女为悦己者容,小师娘也是一片心意,教先生看了心情愉快,身体康健,那就是我等晚辈的福气,晚辈本当一力承担,可惜囊中羞涩,这点心意还望先生不要嫌弃。年节之时,定然还有表示。”

  老蔡拿了,眉开眼笑,口中假意还责备陈新几句,要他以后不可如此。奇特的二面匆匆结束,陈新已正式成为大明朝的工薪族。

  

第九章 二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