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看房(一)

    “刘公子是租房、典房还是买房?”

  “典房是什么?”

  “典房就是一次交割便可租住十年或二十年,但期间房主若愿退钱,也可收回。”

  “那就买房,现房。”

  “这现房是。。。”

  “就是修好的房子。”

  “刘公子玩笑了,没修好的房子如何卖得。”

  “有人卖得,也有人买。”

  “那可奇了,谁会这般傻,万一付了钱,修房子的人跑了找谁去。嗯,先不理会这傻子,刘公子既是买房,需正房几间,厢房几间,门市几间,楼几层,是否介意南厢倒座,可有一定?”

  “这个。。。要四间屋,要有庭院,一个或两个门市,楼无所谓。”

  “如此,公子稍等。”那房牙(注:中介)摸出一本磨损厉害的册子,慢悠悠的翻看起来。

  陈新无法阻挡众人的购房热情,只好让海狗子和张大会买了粮和肉送去代正刚处,其余人一起找来房牙,下午就开始选房。

  这房牙叫吴越,约有五十多岁,有点老花,瞅着眼,把册子伸的远远的看着,看完一页后,把手指放到舌头一舔,沾上点口水,再翻动书页。王带喜和张二会目不转睛盯着房牙,生怕他说没有。

  幸好,那房牙开口道:“刘公子,这可正好了,有三处合适,都是带庭院的,我一一给公子说来,第一处是在立业坊,正房一间,厢房两间,单层门市一间。价银二十八两。”

  “这个好像小了点。”

  “无妨,还有一处,也在立业坊,是正房两间,厢房两间,门市一间。价银三十三两。”

  “这个可以去看看。那还有一处呢?”

  “还有一处是在井东坊,也不远,共正房两间,厢房三间,单层门市两间,好在有个单门,不需从门市进屋,且剩余一些旧家具。价却要多一些,价银四十二两。”

  刘民有和陈新商量几句,决定去看后两处房,当下几人一起出发,先到了立业坊看三十三两的房。刘民有心急,无奈吴房牙年纪大,一路慢慢悠悠,看得刘民有想推着他走。

  到了地方敲门,一个满面泪痕的年轻女人开了门,大约二十出头,眉眼看着还算清秀,可发髻凌乱,衣服也是脏兮兮的,一看是房牙,眼睛又是一红,吴房牙叹着气,问道:“楼子他娘可在?”,女人点点头,还是让开门任几人进去,自己背过身去,看样子是在搽眼泪。

  一进去,院中拉的晾衣绳上挂着的全是带血的布,一个苍老的女人还坐在地上洗衣,看几人来了,迎了过来。

  吴房牙对她道:“楼子娘,楼子可见好了?”

  这一问,楼子娘眼泪噗噗的掉“血倒是不流了,也是亏了王大夫,这汤药钱都还是赊着的。”

  “总保了条命,也不易了。”

  “可如今他没了条腿,以后这日子可如何是好。这也是怪他。。。”

  吴房牙听了摇摇头,想起正事,忙给楼子娘介绍道:“这几位是要来看看院子的,屋中可还方便?”

  正在这时,阴暗的屋里传出一个男子疯狂的声音,“滚,滚,这屋不卖,谁来我打死谁。”

  楼子娘听了急道:“不卖,你汤药钱从何来,谁叫你去干了那。。。”

  “不许说,滚,滚。”,当啷一声,从房中飞出一个粗瓷碗,砸在台阶石上,碎片溅出多远。

  王带喜尖叫一声,张二会一把抽出短刀,护在陈新侧边,张二会年纪虽小,但胆子不小,以前空手对着那刀疤乞丐也敢去拼命,自跟着陈新后,更是野了不少,手里拿着短刀跃跃欲试,眼睛看着陈新,看样子只要陈新一喊,还真要去砍人。

  吴房牙也吓了一跳,连退几步,口中连道:“这,这,我好意帮你们,这是何道理。”

  楼子娘一屁股坐到台阶石上,放声大哭:“天啊,你自己惹的祸,还要迁怒别人,你这是不要一家人活啊。”,开门那女子见了,也呜呜的哭出声来。

  陈新心中不喜,脸上却还是笑着,对房牙道:“这屋如此喜气,你愿来住?不然你先进屋去劝劝,把刀子借给你防身。”

  吴房牙看着刀额头冒汗,只是连连道歉,刘民有见状过去缴了张二会的刀,自己收了,也说道:“这个情形,确实不太合适,咱们去另一家的好。”

  吴房牙这才松口气,连连答应,看楼子妈还在哭,转头对开门的那女子道:“沈家娘子,我好心帮你们,你看看你当家的是个什么样子,坏了生意不说,万一伤了人怎办,以后我不敢再来,你们也不要再来烦我。”

  那女子倒还得体,搽了泪盈盈的施个礼道:“是我们的错,他从断了腿,日日烦闷,还请吴叔看在街邻份上,不要责怪,我们两个妇道人家,不求吴叔却又去求谁,眼下不光欠债,家中粮也是快尽了,还是要卖了这屋,另租个小屋住,总要请吴叔费心。”

  陈新懒得再听,招呼了张二会和王带喜,先出门去了。刘民有心软,听了对吴房牙说道:“既如此,你也可帮帮她们,我们这边无妨,再去看下一家便是。”

  吴房牙这才点点头,那沈家娘子感激的看刘民有一眼,没再说什么。

  几人都出来后,一起往井东坊走去。一路上房牙跟两人说起这户人,原来那沈楼本是右卫的军余,原来在一户缙绅家当帮佣,一向都还好,日子也过得去,去年突然喜欢上赌博,欠了不少钱,前几**得急了,便偷了缙绅家女主的首饰,被抓个正着,那缙绅家的二少爷平时就是个恶少,一怒就砍了他一条腿。

  刘民有不解,“那总也该去衙门里判刑,怎么自己用私刑。沈家不去告官?”

  “刘公子不知,那缙绅姓柳,嘉靖年间就出过进士,一贯就是大户,有钱不说,在天津卫开枝散叶,人多势众,历代都有人做官,现今那柳家的大公子就在户部做个主事,不管到了哪里打官司,这沈家也万万没有赢的道理。”

  刘民有听了低声对陈新道:“要不要帮帮这家人,怪可怜的。。。”

  “咱们又不是红十字会,身上这点钱哪经得住这样施舍。再说他自己贪赌,还不是活该,有钱咱也给美美。”

  “给个几两,也就解了他们的急。”

  “天下比他家苦的数不胜数,帮不过来的。”

  “那你为何又要帮代正刚?”

  “不是说了他们可以当护院么,总是有用的,这家人你帮了能有什么用处,再说那腿都断了,以后干不了活,你先给几两,用完又怎么办?一开了头,就是个无底洞。”

  刘民有叹道:“只是看了心中同情,你也太实用主义了。”

  “当然要实用,嗯,莫不是你看上他那媳妇了?”

  “你还差不多,我还没那么下作吧。”

  陈新嘿嘿一笑:“这有夫之妇帮不得,如果是寡妇就可以帮。有经验,动作比较规范。”

  刘民有骂道:“以为都像你一样心里阴暗。她都这样了,你还要调侃。”

  井东坊不远,几人一会就走到,一个老帮佣来开了门,进去一看便比方才那家清爽许多。

  这院子有北边正房两间,西厢房三间,东边临街是单层门市两间,这三面屋檐下用回廊连通,每面台阶上立着两根柱子,以支撑回廊,向外的屋檐下有阳沟。大门开在东边靠南,挨着门市,南边没修倒座,只围了墙,庭院也算宽敞,西南角是厕所,外面种了一棵小榆树,院中摆一个石桌,正南边墙旁用几根长木和篾条搭了个厨房,灶台都齐备,灶台边摆了个大水缸,地上还堆了些煤。

  吴房牙给两人介绍道:“这处的主人原本是个棉布商人,是湖州来的,今年已在南城买了三进的院子,这处就打算卖掉。”

  刘民有看得基本满意,几人又一起入到各屋去看,各屋都是砖墙瓦顶,朝中庭一面开窗采光,两间正屋中原来有一个是中堂间,相当于客厅,留有几张木椅,另外几间里面也有一些家具,炕是现成的,虽是旧的,但都还能用,这处房子现在无人居住,留了个老人照看,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

  王带喜和张二会两眼发亮,他们家中都是辽东军户,生活比关内还要清苦得多,以前就是住草屋,从来没进过这么漂亮的砖瓦房,好奇的到处边看边摸。

  吴房牙跟着众人到处看了,问道“刘公子你看,此处可还如意?房主的要价是四十二两,倒也合适。”

  陈新眼珠转转,跟刘民有使个眼色,便要开始和房牙砍价。

  

第十一章 看房(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