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最小的长官

    第二天一早,晨钟未响,公鸡打鸣声已是此起彼伏。王带喜早早就起了床,拿个木盆装了水,在院子里清洗昨天买来的瓷碗,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

  陈新听了动静,再睡不着,只好也起了床,打开床帐一看,墙壁上到处停满蚊子,还好昨天就买了床帐,不然别想睡觉,大明的城市清洁确实堪忧,陈新这个屋子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还是有两个鼠洞,昨晚就有几个老鼠在窗台上爬来爬去,折腾了大半夜。

  穿好衣服后,陈新又清理了一遍身上的银两,两人身上原本各带五十两,昨日刘民有买房买家具,剩得不多了,陈新要上班,钱也不能带在身上,把五十两银子包好,准备一会给刘民有。

  “看来该把珠子变卖了。”陈新一边想着,一边推开窗格,只见王带喜小小的背影坐在地上,衣袖裤脚都卷起来,拿了个布帕在洗碗,两个羊角辫有规律的跳动着。

  听见开窗的声音,王带喜望过来,见是陈新,高兴的道:“陈大哥起来啦,我给你打水洗脸。”

  说罢麻利的到灶台上拿来一个小点的木盆,到大水缸边给陈新打水。那水缸很大,比王带喜矮不了多少,缸中的水位不高,王带喜只有十二三岁,又一向的营养不良。只见她踮了脚,费力的舀了半盆,却抬不上来。

  陈新倒不拒绝王带喜帮他打水,但见她费劲,又过去接住,放到石桌上,敲敲她脑袋道:“那边不是有瓢么,以后用瓢就好了。”

  王带喜仰着头眯眼一笑:“知道了,我就是笨来着。”

  陈新也笑笑,两手捧水洗了脸,凉凉的,再看时,荡漾的水中印出自己的倒影,下巴上胡子长了一截,头发也长了一点,还有右衽的青衿,陈新讶然失笑,穿越后他第一次认真看自己的形象,虽然才十来天,活脱脱已是个古代人,在公司里呼风唤雨的白领生活便如隔了百年般遥远,只有那职业的笑容似乎还没变。

  王带喜看他发呆,侧着头问他道:“陈大哥,这水不好么,我去井里重新打来好不好?”

  “不用。”陈新回过神来,手在身上搽了搽水,直奔门市,伸脚就在门上踢起来,“全部起床了!”。

  里面一阵鸡飞狗跳,一会后,张大会睡眼朦胧的开了门,看着陈新讨好的道:“陈大哥起来啦,我帮你打水洗脸。”

  “我洗过了,你们都到院子列队。”

  “能不能再睡会,我们昨天睡。。。”

  陈新不容质疑的道:“不行,现在马上出来列队。”说完转身回到院中,张大会一看来真的,也不敢再说,三个人连忙出了门,海狗子最高,站在右边,张大会中间,张二会左边。

  “今日开始,天亮就要起床,先练列队,后练体能,每人两百个俯卧撑,两百起坐。晚饭后再来一次。”

  “两百啊,太多了,哎哟。”

  张大会刚说得一半,陈新一脚就踢过来,看着三人冷冷道:“以后训练时我没说发言,谁也不许说话,发言时也要先举手。”

  三人从未见过陈新这副模样,吓了一个激灵,都不敢说话,一个个站得笔直,有点害怕的看着他。

  “带喜,你去把昨日剩的竹竿切几根篾条出来,马上。”陈新边说边把脚上捆的刀抽出来,扔到石桌上。

  王带喜正要把陈新的洗脸水倒了,看了这情景,连忙放了水盆,进了右边正屋,拿出一截剩下的竹竿,到灶台边砍起来。

  “吱呀”一声,刘民有的门开了,院中动静太大,他也睡不着,就出来在廊下看他们训练。

  王带喜看了,站起来道:“刘大哥,我给你打洗脸水。”

  陈新还是冷冷的说:“做好篾条再去。”

  刘民有忙摆摆手:“带喜你忙你的,我自己来。”

  王带喜怯怯的又坐下,开始做篾条。

  几人就这样站着,海狗子三人不知道陈新要干嘛,提心吊胆的看着陈新,院子中只有王带喜费力的切竹子声。

  好一会,王带喜终于拿了两根篾条过来,陈新随便选一根,挥了两下,试了试劲道,篾条在空中发出呼呼的风声。海狗子三人都不由吞了一口口水。

  “现在开始喊号子,海狗子带头,三人一起喊。”

  “碗是左,筷是右”

  “碗是左,筷是右”

  “先出左,后出右”

  “先出左,后出右”

  “左手右脚,左脚右手”

  “左手右脚,左脚右手”

  几人连喊十遍,没有出错,他们在一路上练过,还算有点基础。

  “现在一个一个来,海狗子先喊口号,张大会走。”

  “开步走,碗、筷,碗、筷。。。。。。立定。”

  张大会走步还没问题,一停步就乱了,两脚连踩几步才停下。刚松口气,呼一声,篾条破空而来,啪的一下打在他手臂上。

  “哎呀!”

  “啪”,“不许叫。”

  “哎呀!”

  “啪。”“不许叫”

  “。。。”

  “立定是怎么做的?”

  “听口号后,迈左脚,右脚靠左脚停。”

  “张大会喊口号,张二会走。”

  “开步走,碗、筷,碗、筷。。。。。。立定。”

  张二会全神贯注,终于是走对了。

  “二会走得不错,二会喊口号,海狗子走。”

  “开步走,碗、筷,碗、筷。。。。。。立定。”

  “哎哟!”

  “啪”,“不许叫。”

  “哎呀!”

  “啪。”“不许叫”

  “。。。”

  “按顺序再来。”

  几轮下来,三人都挨了打,手上都有了几道红色的印迹。

  陈新拿着篾条,看着三人问:“现在可以发言,你们为什么会进关?”

  “是鞑子。。。哎呀!”张大会刚说半句,篾条又打过来了。

  “我开始说过,发言都要举手。”

  张大会连忙把手举起回道:“是鞑子占了咱家。”

  “为啥鞑子占得了你们家。”

  张二会举手道:“咱打不过他们。”

  “说得好,打不过别人就没有家,现今不是个讲道理的世道,有人要打你的主意,占了你的院子,打断你手脚。你们怎么办?”

  海狗子举手大声道:“咱们砍死他,可是陈大哥,我们练练刀枪不好么,为啥要练这排队呢?”

  “我说有用就有用,现今不是你们练刀枪的时候,比刀枪更重要的是纪律。训练的时候一律不得讨价还价,以后就按我说的,每日都要训练,下面是体能。”

  陈新说完看看天色,晨钟已经敲过,也该去俵物店上班了。把篾条交给刘民有低声道:“民有你看着他们,有人做错就打,不会伤着的。要好好管教一下,都敢跟我讨价还价了。”

  刘民有应了,送陈新出门,到了门外才对陈新问:“这些都是小孩,这样是不是太严酷了点,再说现在也不用打打杀杀的。实在不行,也让他们去找个工做做。”

  “十六七还小呢,现在他们这么大的,好多都娶妻生子了,代正刚他们的例子你看了,那沈家你也看了,哪有什么道理可讲,现在不练,真等到要用的时候就来不及了。他们做工的事先不忙,下午也要训练,晚上识字。”

  陈新又想起一事,“我那袋银子在我枕头下面,你先收着,中午要给他们吃肉,开不了火就到饭店去买,不然营养不够,另外今日代正刚他们要来,你帮着安排他们住下。”

  说完才出门往文庙而去。

  刘民有回到院子,带着三人开始练体能,这也是路上陈新教过的,俯卧撑每组二十个,现在一共要做十组,每组中间休息。

  做过三组,人人累得直喘气,张二会人小,第四组就做不动了,爬在地上撑不起来,脸挣得通红,刘民有见了心中不忍,便道:“二会人小,做一半就是,可以去休息了。”

  张大会一见,也对刘民有道:“刘大哥,我也做不动了,昨天晚上没睡好,没力气了。”

  “那,好吧,你也休息。。。”

  

第十三章 最小的长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