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白领

    “请店幌!”

  陈新刚走到俵物店附近,就听前面一声喊,是蔡掌柜带着他小儿子正在店铺外挂店幌,陈新来了几次,才注意到这店子的名字,原来是叫“东元”。

  陈新连忙过去帮忙,蔡掌柜的小儿子十六岁,叫做蔡申举,模样比较老成,连胡子也留了,蔡掌柜让他叫陈新大哥,他不情愿的嘟哝一句,谁也没听清楚。

  这般大小的孩子正在叛逆期,自卑又自恋,喜欢用叛逆的外表把自己包裹起来,其实只要夸几句就能轻易破开这外壳。

  陈新亲热的拉起他手道:“原来是先生的公子,受过先生和师母教导的,就是不一样,看这模样也俊朗,做事也沉稳的,我说句不敬的话,我这个师弟以后成就定然远远在先生之上。”

  这么一说,那小儿子的脸上终于见了笑,蔡掌柜当然也不会介意儿子强过他,呵呵笑着:“你就别夸他了,能早点安家立户,不让我操心就不错了。”又对蔡申举道:“还不叫陈大哥,你陈大哥可是中过秀才的,你要是能有你陈大哥一半出息我就谢谢菩萨了。”

  陈新一听这话,又把自己和蔡申举放到了对立面,不利于团结,忙接过话头对蔡申举道:“大哥虚长几岁,托大叫你声师弟,我这心里可对你羡慕得紧,你看看,有先生和师娘疼着,年纪这么小就能做工补贴家用,师哥象你这般大,还在家吃闲饭哩,有啥事用得着大哥的,尽管开口,不过等你以后升官发财了,可要记得你师哥哦。”

  这年纪的少年,别人一说他优点,立即就得意不已,那蔡申举听了,口中已是连称陈新为陈大哥。

  轻松搞定了这个叛逆期,蔡掌柜把幌子也挂好了,他从凳子上下来后,叮嘱陈新:“开门第一件,便是把幌子挂好,切记不能掉在地上,是要惊走财神的,要是被东家看到,这差事就没了。”

  陈新连忙受教,这古代破规矩还不少。三人又一起把门板全部取下,这就算新一天开张了。

  店中此时还有一个伙计,正在搬弄海参,要把货物补齐,蔡掌柜叫了他过来,介绍陈新认识,这人叫卢友,从山东来,老实巴交的,老蔡随意对他呼呼喊喊,陈新跟他交谈几句,才知他也是在二道街住,不过是租的房。

  这东元俵物店总共就这么几个人,晚间另外有个叫老汪的在铺中守夜,不过白天不在,整个店铺是在一个三进院子的南面,蔡掌柜告诉陈新只能在一进走动,二进三进有东家的家眷、丫鬟和婆子一类,东家没喊是不能进的,只有东家的老婆,也就是老板娘有时会到店铺来,东家原先有三个妻妾,前面两个死了,现今只剩下一个小妾,另外有一子一女,女儿平日也在三进,儿子却听说在外地,老蔡说也没见到过。

  老蔡带陈新转了一圈,一进中也是五脏俱全,东西两边都有厢房,西南角是厕所,也是正规布局,原因是西南角一般认为是煞位,厕所的污秽之气可以压煞气,东厢靠南是厨房,其他厢房都是仓库。二进的大门就在一进的正北面,那里面看着好像还大,听老蔡说二进开了一个侧门,方便家眷进出。

  陈新虽名曰账房,实际没有单独房间,也在店铺里面管收钱,就是会计兼着出纳和库管,柜台里也只有些碎银和铜板,显然对他这新来的账房不太放心,说好每日进的银钱下午都由老蔡锁到银柜中保管。

  今日主要工作就是老蔡与陈新交接库房,老蔡拿了货册,打开一间西厢房,里面放的全是倭刀和折扇,平日打扫和擦拭是卢友和蔡申举在做。老蔡对陈新道:“我们的倭刀长短都有,倭人叫什么野太刀、小太刀、打刀,我们就只写长刀、中刀、短刀,你记账时要记住区分,否则就乱了。”

  陈新拿出银清册看了看,写长倭刀的售价从七两到三十两都有,不由问老蔡道:“银清册上长倭刀也有几种价,又是如何分的呢?”

  “长中短也要分三品,倭人的刀种类多得很,我也搞不清,反正上品倭刀的刀身上都有铭文,你来看看。”老蔡抽出一把倭刀,寒光四射,带血槽的雪亮刀身上果然有两行铭文,在近格处。

  老蔡还刀进鞘,又对陈新说:“有铭文的一般是上品,另外一些没铭文的,东家试过觉得好的话,也归为上品,刀柄上捆个红布条。中品则捆个青布条。”

  陈新一看刀架,果然有很多捆青红布条的。

  老蔡又一一给陈新看了中刀和短刀,说起倭刀的顾客,一般都是些武官、富家子和打行,还有一些京师和边镇的客商来批发。老蔡把倭刀吹得神乎其技,连说官军该多买些,打鞑子不在话下。

  陈新口中赞同,心中却不大在意,明军的问题远不是武器,但即便以武器来说,这倭刀太贵,性价比又差,虽看着漂亮又霸气,但刀身就三四厘米宽,又长又薄,拿来街头砍人可以,真要上战场,遇到长矛、大刀、狼牙棒这样的重兵,不死才怪,那天代正刚用铁棒一棒砸断青手的太刀就是明证。所以在陈新看来,倭刀最好的用途就是给鬼子剖腹。

  老蔡带着陈新按册子点完倭刀,又开始点折扇,折扇最先就是由日本传入,先是青楼女子用的,后来因用着方便,普及开来,库房中的倭扇上画着些山水花木禽鸟,好点的有描金粉涂银泥,就如蓟州那胖子用的,苏州和南直隶等地制扇作坊很多,还曾有何得之、小官这样的制扇大家,一扇可值二三两银,工艺不比小日本差,所以倭扇最多是有点异国风情,虽说销售还可以,但不算利润高的货物,当下也是分类清点了。

  两样点完,老蔡有点累,两人又回到门市上,把门市中摆放的倭刀倭扇一一点过才坐下休息,此时也还早,街上零零落落几个行人,店中生意都还没开张,陈新给老蔡泡上杯茶,自己也端上一杯,看着这生意情况,比陈新原来上班还要轻松。

  几人正聊着,蔡申举突然看着门口低声道:“别进来,别进来。”

  陈新背对门坐着,听了回头一看,竟然是那沈楼的娘子,还是穿的那天那一身衣裳,发髻收拾了一下,神情憔悴,她当然没听到蔡申举说话,怯怯的走到门口,看看招牌,犹豫了一下后,迈步走了进来。

  蔡申举和卢友都是懊恼的“哎!”一声,然后蔡申举无精打采的迎过去,问道:“沈家娘子可是要买俵物?”

  沈娘子小心的看蔡申举一眼,“是,我,我想买点鲍鱼给我家相公将养。”

  蔡申举看都不看她,头扭在一边回道:“这边的干鲍每两价银三钱五分,那边大一些的每两价银五钱五分。”

  “啊,这么贵,那我再看看,看看。”

  沈娘子脸红着,尴尬的站在鲍鱼货栏边。蔡申举在旁边翻着白眼,他一开始就知道这沈娘子买不起,纯属浪费精力。现在的日本俵物是真的奢侈品,比广东福建产的要好,每年从日本运来的数量不多,东元俵物店的海鲜大部分要发往京师等地,留小部分在铺面,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

  老蔡在柜台后轻轻哼一声,陈新看他们样子,似乎十分讨厌这沈娘子,正要问老蔡原因,那老蔡先开口了,低声对陈新道:“刚开门就进来一个女子,晦气得很,况且她家男人还是个小利(注:小偷)之徒。你也要记着,如果开门第一个进来的是女子,等她走了后要烧草熏屋,草灰还要扫到门外去,如果是孕妇就更晦气,最好在门外就挡着,这样才能不得罪财神,你可一定要记住。”

  陈新才想起老蔡和这沈娘子都在立业坊住,难怪知道沈楼的事。不过要是按老蔡这理论,后世的母婴店赚个屁钱。

  “这样啊,那如果进来的是清军厅同知大人的夫人,又当如何?”

  “那又不同,同知夫人是沾了官气的,又岂是这种市井妇人可比。”

  陈新肃然抱拳:“原来如此,晚辈受教了。”

  

第十四章 白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