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街坊

    几人搬来井东坊的第十天下午。院子里面人声嘈杂,空气中飘着煤燃烧后的气味,今天是他们宴请街坊的时候。

  “这边这边,把桌子摆过去点,别挡着门,狗子你再到江旺家借几个凳子。带喜,你一会先把碗筷叠好放那边。”

  “知道了。”

  刘民有流着汗,指挥几个跟班,在门口摆好了两张大桌子,周来福家老婆在灶台边帮忙烧火,家庭妇女显然更知道如何最大限度利用煤的热量,一个从厨役市请来的厨子忙着切肉煮菜,卢驴子在给他打下手,二屯就在旁边看着,陈新上班当天,代正刚和卢驴子就把二屯送过来了,其他几人的刀伤差不多好了,但伤口还包扎着,代正刚担心其他街坊看了会多心,就只送了二屯来,卢驴子留下照顾,他自己还和其他人留在窝棚。

  不一会,门里门外都飘满了肉香,几人准备了一天,晚饭时就要请各位街坊来吃流水席。请客的时间是请相士算过,本来总甲谭顺林建议中午开始,考虑到白天外出做活人多,陈新也不在,就改在晚饭时候,而头一天谭总甲带着他们已经一一通知过邻居。

  申时刚过,饭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只有四五个菜,就是烧猪肉、炖猪蹄、烧羊肉、馒头、杂粮饼之类,用几个大瓷碗装了放到桌上,灶上就轮流把几个菜热着,吃完一碗再装一次。这就是流水席的做法,费用也不多,加厨子工钱用了近二两银子。猪肉一斤是二分银,买了三十斤,羊肉便宜些,买了五十斤,坊中六十八户人家,一家至少三四个,两三百人,一人能到不少肉,可算是不错的牙祭。

  肉香一出来,就有几家街坊来了,昨日说了之后他们就期待着今日这晚饭,在家的就早早过来,刘民有不停的跟街坊打着招呼,江旺在一边跟刘民有介绍,好让众人都认识刘民有,这也是办这流水席的目的。

  来的第一桌都是坊中的妇女,白天在家的,赶了个早,拖儿带女的来了,各自拿了碗,先来的就围坐在桌边,十多人坐满了一桌就开始吃。一边吃一边称赞两人。

  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问:“刘哥儿你们从哪里来的?”

  “这位婶子,我们是辽东来的。”

  “啊哟,那可不是被鞑子占了么。”

  “是,所以我们一路逃进关来。”

  “这天杀的鞑子尽不干好事,前两年丢了那啥广宁的时候,逃难的人多得不得了,听说有些全家都死路上了,看着真是可怜。”

  “是,我们两人还算好,进关投了亲戚,他们这几个可是遭了罪了,爹妈都死在路上,到处流浪几年了。”刘民有说着指了指王带喜他们。

  一众家庭妇女一听,爱心泛滥,拉过最小的王带喜和张二会,七嘴八舌的关怀起来。

  另一个妇女道:“刘哥儿你们可成了家?”

  “还未成家。”

  “那可不行,刘哥儿你们可得赶快,听说你们都是读书人,一定知道无后可是不孝,这事包在你王婶身上,一定要给你找个好人家女子。”

  王婶旁边一个女人接道:“王婶你是不是看上刘哥儿,要招他做女婿咋的,你家女儿才十岁,刘哥儿你可别听她的。”

  “哈哈哈!”旁边一群女人一阵大笑。

  王婶听了骂旁边那女人:“死娘子尽乱说,我家女儿着啥急。”

  “是,不着急,反正刘哥儿他们这里可是有五六个男人家来的,王婶你慢慢选就是。”

  一群女人又是大笑,张二会被拉在旁边,倒懂不懂的,跟着他们一起笑,那王婶的女儿才十岁,被笑得红了脸,肉也顾不上吃,抓了个馒头跑了。

  刘民有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他这个宅男来说,这帮子家庭妇女难对付得很。

  正这时,身边传来陈新的声音,“我倒急得很,王婶可以先帮我物色个女子。”

  转头一看,是陈新和老蔡几个人来了,知道有饭吃,几人收了铺子忙忙赶了回来,蔡申举二话不说先坐到另一桌,占住一个位置。

  王婶正被一群女人挤兑,陈新这么说,总算有了个台阶,笑道:“陈哥儿你快说说,要找啥样的,包在王婶身上。”

  陈新一脸职业笑容:“我要求高得很,一定要找各位嫂子婶婶这般贤惠持家的。若实在没有,至少要赶得上各位一半才行。”

  一众女人脸上有光,立即叽叽喳喳合计起来。刘民有乘机躲回院子,让陈新对付这帮中年妇女。

  吃过一会,街道上出来的人渐渐多了,蔡申举坐的第二桌很快坐满,吃了起来,这桌都是男的,上了一碗酒,一桌人轮着喝,不一会酒碗里面就飘了些菜渣子,不过大家都不以为意。

  第一桌女人见人多了,也不耽搁,加快速度吃完,腾出第一桌,走的时候还在讨论哪家女子适合陈新,等她们一走,马上又有街坊上来坐满,拿了碗筷开始吃。王带喜等人赶忙重新端来菜碗,又收了空碗拿到院子里面洗了,以备下一轮使用。

  院子里一片忙碌,刘民有也去帮忙装菜,刚装了一半,周来福老婆就道:“刘公子你这样装可不成,肉太多了,后面的还有好多轮,到时可就没肉了。还是我来。”

  刘民有只得又把碗给了周来福老婆。等她装好,放在灶边热着。

  谭顺林见刘民有还在院中,进来对他道:“刘公子你还是去外边陪着,今日主要是让街坊认识你两人,厨房的事交给这些女人就是。”

  卢友在旁边也附和道:“就是,贱内马上也过来帮忙,你就去外间陪着,真是的,让她明日再洗衣服偏不信,明知道今日事多,非要洗了来,等会看我不收拾她。”

  这卢友也是二道街街坊,每日和陈新一起上下班,已来过几次,比较熟悉,他在老蔡面前虽老实,但在家却是说一不二。

  刘民有只好又到院外,跟陈新一起陪众人喝酒,并负担起倒酒的职责。街上的人已经很多,都在一边等着桌子,站成一堆堆的聊天,谭顺林带两人一一介绍。

  桌子上坐的大半都是些男子,女人敢上桌子的总共就一桌,大多数则是装了饭菜蹲旁边吃着,少数家规严的,根本不许女人出来吃饭,明末南方风气开放,手工经济发达,妇女地位有所提高,悍妇妒妇都不少,北方女人相对地位差些。但因人口流动频繁,天津这样的运河交汇处各地人都有,所以风气上也是混杂各地特色。

  终于第二桌又吃完走了,老蔡父子也告辞离去,又是一番忙乱,摆好后又坐上一桌。就这样吃了六七轮,看着人渐渐少些,两人陪了半天,也认识了不少街坊。

  四个小跟班和帮忙的几个人忙里忙外,王带喜正收拾桌子,叭一声,一把腰刀甩在桌上,吓了王带喜一跳,一看,是一个还算强壮的男子,穿了件半旧的胖袄,腰带上挂个木牌,脚穿黒鞑靴,头上戴个皮毡帽,大模大样坐了下来,口中连道:“还好还好,总算赶上了,主人家先来点酒,可馋死我了。”

  陈新忙过来招呼:“兄台先坐,这就上酒,还没请教是。。。”

  谭顺林从旁边过来怒道:“周烂钉你干啥,这是新来的街坊,你这般模样岂非吓着人家。”

  那周烂钉见了谭顺林,赶快把腰刀从桌子上拿下来,赔笑道:“原来谭总甲也在,我这不是饿了么,我平日就这模样,又不是故意今日来吓他们。”

  谭顺林这才语气放缓:“这是新来的陈兄弟和刘兄弟,以后你们要互相多帮衬。”又对陈新道:“这是周世发,是天津副总兵钱中选大人的家丁,有时在镇海门当值,有啥急事进出的话,可以找他帮忙。”

  陈新笑着对周世发一抱拳:“原来周兄是副总兵大人的家丁,难怪如此豪气,有周兄这样的壮士帮着钱大人守城,我等小民才可以放心在此安家,一会我们一定要多敬周兄两碗酒,以表敬意。”

  这周世发从小练过些刀枪,力气也有点,才选到那副总兵的家丁,平日在城中也是横行霸道。因为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他既当了兵,所以人称周烂钉,街坊中难得有人说他句好话,听了很是受用。与陈新称兄道弟,要一醉方休。

  刘民有住了几日,也基本了解了一些,这古时的邻里关系与二人原来的时代完全不同,街邻守望相助是天经地义的事,同一弄堂或街道是一个天然的联系纽带,社区是一个人处世为人的后盾,无论大富大贵还是大奸大恶,可能会看不起邻居,但一般不会欺压邻居,多少还会帮点忙,所以街道住着恶霸流氓反倒不是个坏事。

  “周哥,周哥,你咋地才来,我在街口守你半天了。”一个贼腻兮兮的年青男子急急跑来,他中等身高,却十分瘦,戴着个边鼓帽,穿个束腰袍裙,腰带里面插着把折扇,他挨周世发坐了,又把板凳移近一点,未语先笑,讨好的对周世发道:“周哥,今日当值辛苦不,要不要小弟给你捶捶背。”

  周世发看都不看他,不耐烦的道:“滚开,少来这些虚的,先把上次的份子给老子了再说其他的。”

  那男子脸皮甚厚,也不管其他人在,站起就开始给周世发捶背,一边道:“看周哥你说的,你的份子还能少了不成,最近手头紧,一缓过来,立马就先给了老哥。正好,周哥明天要是得空,咱几个再去扎个火囤,连上次的一起就给老哥了。”

  周世发转身一把推开他,骂道:“滚,要捶就让你老婆来捶。”

  “周哥说笑了,我那粗手大脚的老婆来,我还怕她捶痛了周哥。”

  谭顺林咳嗽一声,那男子听了看过来,见是谭顺林,也陪上笑脸打个招呼,谭顺林才对他说:“你来了怎地不先和主人家见礼,一来就说你那些破事,快来先见过陈公子和刘公子。”

  “是,是,谭总甲教训得是,也是我急着找周哥,你看,这礼数都忘了,两位陈哥哥刘哥哥莫怪。我姓邓名柯山,字。。。”

  旁边周世发一脚蹬在他屁股上,“字你娘个字,你敢把你那破字说出来,老子大耳刮子扇你。”

  邓柯山挨了一脚,连忙把裤子上的脚印拍两下,笑容不改,对周世发微微弯弯腰说:“我这不是跟新街坊见礼么,这字都不说,以后如何相称哩。”

  “你他娘又不是读书人,磨盘大的字认不了一箩筐,还取啥字,再说就你那德行,也好意思取个字叫‘道德’?我都替这两个字羞得慌。”

  “周哥,你看你说的,我还是上过两年私塾的,两箩筐也不在话下,你消消气,我不说还不成。”

  邓柯山这话不软不硬,周世发似乎来了气,眼睛一鼓,陈新见状不妙,忙插到两人中间,拉了邓柯山道:“来来,邓兄先坐,要我说,邓兄这柯山二字原本就大有学问,人生一世犹如烂柯山中一梦,可见令尊令堂都是有学问又有见识的人,有这般好的名,字不字的不重要,周兄你也消消气,街坊间有事都好说,今日我就陪几位好好喝几碗,其他事明日再说。”

  周世发这才道:“我就看陈兄的情面,不与你计较。”

  邓柯山顺势坐了,对陈新说:“陈公子就是有学问,我最敬重有学问的人,你就叫我邓二就可以,刘兄也是,别的不敢说,这左近街坊都知道我。。。”

  周世发冷冷一笑:“都知道你坑蒙拐骗。”

  邓柯山也不介意,嘻嘻笑着继续:“街坊都知道我是个热心的,你要有事用得上我,没说的。。。”

  “没说的,一准被坑了。”

  谭顺林实在看不下去,骂道:“你俩适可而止,有啥事下去说,别在新街坊面前丢人,邓柯山你自己拿个蒸饼把嘴堵上。”

  周世发停下不说,脸扭一边去,邓柯山毫不生气,自己去拿了个蒸饼,一看桌子,嘴巴还是不歇:“陈哥,你们的菜呢,我咋坐半天了还没上呢。”

  谭顺林气得冲过来想打他:“这流水席哪有人没齐就上菜的?你能不能把你那臭嘴闭了。”

  陈新起来拦着谭顺林:“谭总甲别着急,我看这天也晚了,你也还没吃,就坐这一桌,里面帮忙的几位婶子大哥也可以来吃,正好凑一桌。民有,快让带喜他们上菜,多拿些碗,好倒酒。”

  邓柯山一听有酒,又兴奋起来,谭顺林刚坐下来,见他又想说话,把桌子一拍,邓柯山硬生生又把话吞了回去。

  陈新看事态平静,赶忙进了院子去请帮忙的卢友、周来福、江旺等人,这三人的老婆也不能上桌子,自己装上饭菜,就在灶边小凳上坐了吃。刘民有虽不同意这种做法,但也没法去说这个理,只好由她们,因为周来福这类保守派的存在,王带喜也就别想上桌子了,她倒是毫不在意,她原来家里比这边还保守,上不了桌子不说,往往还是家中男人吃完了。女人才能吃点剩的。

  招呼了大伙去吃饭,陈新正要出去,刘民有在旁边低声说:“那邓柯山脸皮可比你还厚。”

  陈新笑道:“那我跟他多学习,别说他了,你一会也陪大家多喝点酒,最后来这两人都有趣得很。”

  “也只有你觉得有趣。”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第十五章 街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