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考验

    深夜,俵物店后面的三进中,所有房间都黑漆漆的,只有西边的正屋窗纸映着淡黄色的烛光,房中赵东家穿着身汗衫躺在梨木摇椅上,一双柔荑在他额头上轻轻按压着,身上脸上的陈年旧伤不时隐隐生痛,脑中有时憋得极为难受,每当这时,他便要靠这样按摩舒缓。

  赵东家丝毫不见平日的凶相,脸上刀疤似乎也舒展了一些,他舒服的眯着眼说道:“宛娘你的手法越见出色了。”

  “这些微末之技再好也不算什么,老爷行于万顷波涛之上,刀光剑影之中挣下这个家底,若是连这些都做不好,又如何对得起老爷的辛苦。”

  “出海有啥辛苦的,老子整天呆在铺子里才辛苦。”

  那宛娘看着三十好几岁,额头已有些皱纹,但双手仍是如少女般光洁白嫩,她坐在赵东家背后,一边按摩一边悠悠说道:“我只盼着老爷你哪一天可以不用再出海,不用每日为你担惊受怕,再等香儿嫁了人,给我们养个小外孙,我也就知足了。”

  “屁话,不出海又干啥,不出海能有这院子,能养这么多丫鬟婆子?老子天生就是走海的人,虽说多半都是那些狗官赚了,但总比每天在店铺卖点东西来劲。”

  宛娘叹口气:“每次你都是这般说,我也不指望其他了,就盼着香儿早些成家,给我们抱个外孙。”

  “怎么早得了,你要找的是上门女婿,这他娘不要祖宗的事,就是市井之徒,又有几个能愿意。你还非要个读书人,这下可好,一找找三年也没找到。”

  宛娘低着头眼圈微微发红,等了一会轻轻道:“要是证义还在,又怎么会这么难,要不然还是把我姐的小儿子过继过来,跟了赵姓,咱们就有个盼头,香儿转眼实岁都十七了,老拖着也是亏了咱们闺女。”

  赵东家不耐道:“你去办就是,跟你那势利姐姐说好了过继的事,就赶快给香儿找媒婆说个婆家,别光知道说,说,都说三年了还没弄好。”

  宛娘心中颇为委屈,原本赵东家有一妻两妾,前面两个死了,赵东家本来还要再娶,一次出海下身受了伤,后来就再也没提。她其实还是愿意为女儿招个上门女婿,这赵东家三天两头都要出门,招上门女婿就能把女儿留在家中,总还有个说话的。所以一直对过继的事没太上心,她姐姐倒很热切要过继一个儿子给自己,但也只是看自家有钱而已。

  但合适的上门女婿真不好找,转眼这香儿就要十七,不敢再拖,她才又提起过继的事。听赵东家同意了,开始计划起香儿的婚事,当下对赵东家道:“老爷你下次什么时候出海?乘还没走,先找媒婆来商议一下。”

  “日子我定不了,还等一批货,到齐就走。这三姑六婆的事我才不管,你先办着就是,我回来再看。”

  宛娘只得道:“那好吧,这次铺子里面带谁去?”

  “还是老蔡,船上各家货都有,不可乱了,没个财副可不行,只有他放心点,我们走后,铺子上的事情你要多看着,那新来的账房还不知底,每日都要把银钱点清。”

  “知道了,不过每日防着也是麻烦,既是不知底,老爷可以试他一试。”

  “嗯,那也简单。”

  -------------------------------------------------------------------------

  “起床!”

  天不亮,陈新又开始踢门,三个跟班昨天宴请时帮忙,累得够呛,早上还是躲不过,睡眼朦胧的起来,到院子里面站好了,等着练习列队。

  卢驴子和二屯也早早起来,这几天他们都是这样,开始看着新奇,后来觉得队列训练实在无聊,只当笑话来看,练体能时倒还觉得有用,卢驴子也跟着一起做,除了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外,又在铁匠铺打了两对哑铃,增加了一项。

  “今日海狗子发令,整队。”

  “是,长官,向右对齐。”

  长官陈新拿着根篾条,满意的看着三人的队伍,他这个长官连个伍长都算不上,以前是个半吊子军迷,对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一知半解,现在只得把大学军训那点东西先用上,这种队列训练虽不能提高个人能力,对形成纪律性和服从性却最为有效。

  “立正,请长官指示。”

  三个人站得笔直,等着陈新开始队列训练。

  “稍息,下面开始体能训练。”

  海狗子大声答应:“是,开始体,体能训练。”

  张大会立马傻了眼,前几天他乘刘民有心软,偷了不少懒,今天陈新把体能放前面,可是逃不掉了。陈新昨晚听刘民有说了之后,果断让刘民有早上休息,自己守他们先练体能。

  先做俯卧撑,陈新要求做十组,每组二十,张大会两兄弟拼了老命,做了五组一百个,到第六组已经十分吃力。

  “一,二。。。十一。。。”

  张大会满头大汗,双臂酸涨麻木,上身虽是撑起来了,但下半身贴在地上,怎么也动不了,汗水顺着脸颊流到眼睛里面也腾不出手来搽。

  “啪”一声,篾条打在裸露的背上。张大会痛得一激灵,下半身立即就抬了起来,他现在对这篾条比对刀子还怕。

  “十二”

  “啪”

  张大会就这样挨着打,做满二十个,刚做完,就扑在地上动弹不得,张二会比他只稍好一点。

  陈新看他们实在不行了,下令换做仰卧起坐。

  等几人又开始练,陈新对卢驴子道:“传宗,为兄有一事拜托。”

  卢驴子忙道:“陈大哥请说,火里水里绝不皱一下眉头。”

  “那倒没有,只是请你按我刚才的办法,监督他们训练,俯卧撑做不起了,就换做仰卧起坐,累了再换俯卧撑或哑铃,一个半时辰内,每样做满十组,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位,最后是队列训练,就按往天的办法,不到位就用篾条打。”

  卢驴子听了,有点为难:“陈大哥,这些小兄弟这样练法是不是太辛苦,要不就让我教他们点棍法,就是代大哥教我们那种。”

  “可以,不过要把我说的几样练完才行。”

  “可是那样不把他们累坏了么。。。”

  “传宗记不记得那日你们与唐漕口打斗?”

  “当然记得。”

  “那青手是否厉害。”

  “是厉害,但那青手拿了刀子,若是他不用刀,我们也不怕他。”

  “用我这个法子练出来,还是那天那些人,再多两个青手拿刀也不怕他。”

  卢传宗将信将疑:“这法子能打过那青手?”

  “对,还不需要你代大哥这样天生神力的人。”

  “那,我就试试,帮陈兄看着他们。”

  “不,不是看着他们,你是救他们的命。”

  “啊!?陈兄这。。。”

  陈新要忽悠卢驴子认真监督,一脸严肃的道:“若是将来他们碰着青手那样的人,他们的结果就看你是如何监督他们训练,若是你严格,他们就能活,若是你不严格,他们就非死即残。所以他们的命就在你手上。”

  卢传宗一听,也紧张起来,他对陈新的话还是信服,只得放下那点同情:“大哥既然如此说了,传宗知道如何做。”说罢又对着三个跟班拱拱手,“三位小兄弟,陈大哥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有得罪处,只有请三位见谅了。”

  陈新满意的点点头,把篾条交给卢传宗,看着他指挥训练,直到三人都挨过卢传宗打,才放下心来,出门叫上卢友,一同去俵物店上班。

  照例等到蔡家父子开了门,挂好店幌,陈新和蔡申举一同到库房擦拭倭刀倭扇,蔡申举一边做着,一边对陈新抱怨。

  “陈哥,你空了也教我做帐行不?”

  “当然可以,但我还跟你老爹学的,你干嘛每天守着宝山空手回?”

  “我又不会写字,他教一点就要骂我,说我以前上私塾不认真。没法跟他学。”

  陈新呵呵一笑,这跟着老爹学就是如此,只好答应了,但看这蔡申举猴儿一般性格,能学几个字很难说。

  “也不一定要学账房,你看我这账房不是也要干杂活。”

  “干杂活也好过出海,我爹说让我准备一下,可能要跟东家出海。我娘担心得不得了。”

  陈新不动声色,笑着道:“出海还不好,给你娘找个倭国媳妇回来。”

  “我才不想去倭国,海上就靠一条船,万一翻了坏了,我又不会水。想起来就怕。”

  “你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去?有时间我还可以教你游水。”

  “倒是没说,只说快了。你可别跟别人说,我爹叮嘱过的,我也就跟陈哥你能说几句话。。。”

  两人正说着,就听老蔡在院中拉着破锣嗓子喊陈新。

  陈新开窗对老蔡道:“先生叫我?”

  “是,快到铺中来,东家找你办事。”

  陈新连忙出了门,到了铺中,赵东家昂然站在中间,看他来了,招招手让陈新到了面前,拿出一包东西。

  “把这包碎银拿到立业坊的倾销店(注:将碎银换为银锭的店铺,又作倾银店)兑换了,我午后要用。老蔡你忙完先来二进,有事。”

  他说罢也不说是多少银子,背着手回了二进。

  陈新心中微微有点诧异,平常稍多点银两都是由老蔡处理,今日这么多银子,却让他去办,不知这东家找老蔡有何急事。

  诧异归诧异,事情还是要做,陈新当着几人的面用戥称称过,对蔡掌柜道:“先生,总共是二十一两六钱六分,分后面大致四厘。”

  老蔡点点头,吩咐他:“那点没关系,早去早回,去了就说是东元店的,他们不敢动手脚。”

  “是,谢先生指点。”

  当下收好碎银,一路寻到立业坊的倾销店,门口一块大大的布幌写着“倾银”二字,进了门,一名店伙迎过来。

  “公子倾银还是兑钱?”

  “倾银,我是东元店来的,烦请先用天平称过。”陈新把布包拿出摊开在柜台上,柜台坐的掌柜一听是东元的,过来看了看份量,摆出些法马用天平称了,给陈新看,是二十一两六钱六分七厘,比陈新自己称的还多出一些。

  称过重,掌柜问陈新:“公子如何倾?”

  陈新不太懂,想想道:“你一般如何做的?”

  “公子可以做两个十两足色银锭,一两六钱做成水丝小锭。五分六厘交了火钱,公子还可以落得一分辛苦钱。”掌柜恭敬的说。

  突然他又凑到陈新耳边压低声音道:“东元店的银我们不敢掺假,但用点手法,每锭省出两三钱银总是有的,成色不变,重量不少,任谁也看不出来。只要公子同意,你我两家平分。”

  这掌柜约在四十岁,皮肤黝黑,一副粗犷模样,他的态度可说很和蔼,但总让人觉得什么地方别扭。

  陈新心中微动,随即笑道:“哦?你可知我是东元店少东家,我自己的钱怎会与你平分?”

  那掌柜眼中露出些嘲笑之色,脱口道:“公子说笑,你明明是。。。”,突然发觉失言,停了停才把话圆回来:“你明明不可能是,那东元少东家我是见过的,哪里是你了。”

  陈新面带微笑,指指那店伙:“确实是玩笑,我也如他般是东元的店伙,但东家待我有知遇之恩,我岂能负他,兄台也是好意,但我只有心领了。便按刚才你所说,两个十两足色,一个一两六钱水丝,火钱不少你,半点不得掺假,剩下的一分一厘碎银便请全数退与我,好让我还给东家。”

  掌柜和店伙楞了楞,似乎没想到陈新会这样,又看他神态坚决,没有办法,只好按陈新说的,细细称了,分出两个银锭重量,掌柜又过来收了火钱,剩余一点碎银都退给陈新。

  陈新一直仔细看店伙操作,眼睛一眨不眨,看他一丝不差把碎银放入熔器做成银锭,比看贼还认真。那店伙被他看得浑身发毛。

  终于两个大银锭和一个水丝都做好,陈新纳入怀中收好,两人同时松口气,店伙是因为不用再被人监视,陈新则是因为办完了这事,他曾听老蔡说过倾销店的手段,一不注意就会被他们掺入铅铜之物,这行业中还有人专门研究过伪造真银纹路,让行家都分辨不出,所以他只有用笨办法,一路监视那店伙。

  当下收好银锭,一路回到俵物店,还没到午饭时间,东家虽没说银子给谁,但经手的是银钱,当然必须交到东家手上,与其他人打过招呼后,穿过店铺,直接敲了二进的门。

  开门的是晚间守铺的老汪,老汪是个油盐不进的类型,啥事都只听赵东家的,以陈新的能说会道,也碰了几次灰。他听了陈新要求面见东家,也不说话,冷冷的嘭一下又关了门,陈新只得傻等在门外。好半响,门又开了,赵东家走出来。

  陈新把银锭和布包中的一分碎银双手递给赵东家,一边恭敬道:“东家给我的碎银共是二十一两六钱六分七厘,倾了足色十两两锭,一两六钱水丝一锭,用火钱五分六厘,剩余一分一厘,都在这里了。”

  赵东家接了,用手掂一掂,也不看成色,口中嗯了一声又转身回去了。

  等他回到二进,侧门进来一人,赫然是那倾销店的掌柜,他到赵东家面前,神色淡淡的,似乎与赵东家十分熟悉,赵东家把布包递给他,他打开看了,对赵东家点点头,表示分毫不差。

  “赵大哥,你那账房是个死心眼,好处不要不说,剩一点碎银都要给你还来,这样的账房哪去找,现在总能放心了吧。”

  “也可能是大奸若忠。”

  “那就不是小弟能试出来的了。你这里的老蔡每次来,也是要多少贪墨点,你从来不说他奸,总不成这个不贪的反倒是奸了。”

  赵东家听了,丑脸上露出点笑,自失的叹道:“真要是大奸,也不会来我们这小庙。看来也该是个老实人了。”

  “他老不老实另说,但大哥不可说如此丧气话,我们靠海吃饭,人虽不多,也没怕过谁来,大哥现在家业大了,气魄倒小了。”

  “说得好,憨勇你这几日安排好你店中,再通知一下疤子、黑炮,最多半月,恐怕我们又要出海了。”

  那叫憨勇的倾银店掌柜一脸高兴的道:“是,早等着大哥招呼呢,平日做这买卖憋气得紧,扭尽手段,也不过骗几个零散钱,做几年也不如出海一趟,我这就去准备。”

  ***********************************

  陈新回到店铺,一人在柜台后坐了,补记好上午卖出的帐,周围无人时,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低声自语一句:“老蔡都没见过的少东家,你一个外人如何倒能见到,可知道我面试过多少人,考察过多少人,这用烂的招数还好意思拿来蒙我。”

  

第十七章 考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