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战争阴云

    陈新一路回到二道街,这个时候还是上午,街上行人众多,大多是来买巾帽的顾客,在二道街的十多家巾帽店走进走出,看起来人流量不小,陈新估计着开个连衣裙店应当生意还不错,至于刘民有说的成为皮尔卡丹之类,不太可能,但应该能养活现在这几个人。

  他越想越乐观,哼起小曲,突然见前面周世发忙忙慌慌从南边一道街跑来,气喘连连,看着像被狗追一般,陈新迎过去问道:“周兄为何如此惶急?若是急事,要不要兄弟帮忙?”

  周世发对陈新印象甚好,停了步子,抹抹额头的汗,大口呼吸几下,把陈新拉到街边低声道:“陈兄你不知,建奴来了!”

  “建奴?!真跑天津来了?”

  “没有,是锦州,奴酋五月六日从沈阳出兵,建奴大军八日已过三岔河,现在恐怕早开打了,兵部王大人急调钱副总兵赴榆关(山海关),我要随行,明日便走。这他娘的狗鞑子,打完朝鲜也不兴歇歇,忙着投胎咋的。”

  陈新听了心中一紧,到这个时代后,为了得到一个合理的身份,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杀过鞑子的辽东人,结合看过的历史,他编造了一个故事,现在几乎连他自己也相信了那个身份,常常站在这个身份的角度看待问题,周围人平日言谈中不自觉的流露出对建奴的憎恶与恐惧,也时刻影响着他,而他作为一个未来人,知道满清那愚昧野蛮的两百多年统治对中国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些都使他自然的把后金政权作为了对立的一方。

  作为从未经历战争的一代,他后世读一些历史文章,军队和战争不过是一些简单的数字,现在亲耳听到后金军队进攻大明时,一种沉闷而压抑的感觉袭上心头,因为这些军队不再是一些数字,他们是甲坚兵利的野蛮人,他们是可以杀死自己的真实存在,而陈新确实感觉到了对战争的畏惧。

  他赶忙问道:“建奴有多少人?只调天津的兵马,能挡得住么?”

  周世发道:“听把总说,建奴至少十万人,北方各地军队都有调动去山海关,陈兄,我要先走了,乘消息还没传开,我得先给我娘买点粮米柴火准备着。”

  陈新赶忙一拱手:“周兄请便,请一定放心杀奴,要是可能的话,帮我多杀几个建奴,家中不必担心,每隔几日我会让带喜去你家中帮忙照看你娘。”

  周世发万万没想到陈新会这么说,眼中显出一些感动,也拱手对陈新道:“我周世发平日不是什么好人,但杀鞑子绝不会含糊,就冲陈兄今日这番话,某绝不会给二道街丢脸。”

  周世发说罢急冲冲往家赶去,陈新也急忙回院子,走了十多步,听到身后周世发远远喊道:“陈兄,等我回来,我们不醉不休。”

  陈新连忙回头大声答应了,脚下不停,一进院子,看到卢传宗、海狗子等人还在院中训练,王带喜坐在地上洗衣服,刘民有的门关着,估计还在写他那方案,陈新让他们都停下,又把刘民有叫出来,大家围在石桌边,这石桌本来打算搬开,后来用着觉得确实方便,就一直留着。

  陈新看大家都到了,才道:“大家听着,现在都放下手上的事情,我们一起去米店买四石粮。”他略略算了一下,他们这里七个人,算每人每天一斤粮,每月要二百一十斤,接近两石。这次建奴的进攻应该打不到天津来,因为即便是崇祯二年入口之战建奴也没到天津,现在还处于后奴尔哈赤时代的后金不具备持久作战的能力,战略环境也没有彻底好转,陈新估计最多打个把月,他们必定要撤走,粮价就会平复,而且自己和卢驴子还马上要走,所以只买四石的粮应该就够了。

  刘民有奇怪道:“买这么多粮干嘛,四石粮要四两多银子了。”

  陈新把刚才周世发讲的简单复述一遍,院子中众人听完,大家都不说话,落针可闻,海狗子、张大会等人脸上都现出仇恨的神色,建奴已经毁了他们一个家,难道还要再毁他们一个家,陈新安慰大家两句,舒缓了一下情绪,然后道:“现在先跟我去买粮食,可能很快粮价就要涨,马上就出发,大家拿好口袋。”

  一群人慌慌张张拿出米袋,木盆等物,赶到东门大街最近的一家米店,这店家也认识他们,明代城市平民的购买粮食习惯与后世不同,他们平日很少有粮食储备,一般家庭都是只买几日或十几日粮食,等到快吃完了又去买,所以他们来了不足一个月,就买了好几次粮了。

  天津漕运海运都方便,粮食从不缺少,价格也比较稳定,显然这个店老板还不知道消息,米粟麦的价格都是每石一两一钱。他听几人要买两石粮,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众人不动声色,他也只好叫伙计称了给他们,当然那称上定然是动过手脚的,只不过这家还算好,卖附近街坊大概还能有一百一十斤(每石120斤),已经算很有良心了。

  刘民有会过钱,那粮店掌柜刚把银子收好,就有一个伙计急冲冲跑进店铺,在他耳边低语一番,那掌柜听罢,狠狠看几人一眼。卢驴子望着他一笑,一把扛起两包粮袋到肩上,陈新等人也拿好其他袋子盆子,回家而去,那掌柜气呼呼的收了店幌,在门外挂起一块售罄的牌子,把门板全部上好,停止销售粮食,待价而沽。另外几个已到粮店门口的人见状,赶快上去拍门,里面却再无人答应,几人气得连连跺脚,赶快往其他粮店跑去。

  大伙回到家,把粮食倒入米缸,还有很多装不进去,王带喜腾开了一个衣柜,把米袋直接放在里面,由于担心老鼠,又把衣柜搬到了海狗子他们房间,他们房间有三个人,打老鼠更容易。现在海狗子他们住到以前陈新住的厢房,陈新住到了二屯养伤的正房。

  等到这些都安排好,刘民有让王带喜去通知左右两家邻居,让他们也多少买点粮,陈新则把卢传宗叫到一边,跟他说了出海的事,陈新的打算是刘民有留下,可以教几个跟班识字,而且卢传宗还会点拳脚,出海来说,更有用一些。

  卢传宗听说回来有几十两银子可拿,满口答应,陈新便拿出东家给的十两银子,分了五两给卢驴子,让他自己收好。卢驴子眼睛都直了,他从未拥有过如此多钱财,他双手捧着银子,傻傻问道:“这都是给我的?”

  陈新笑道:“当然,东家说出海总是险途,给了我十两卖命钱,你要是害怕,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卢驴子满不在乎的收了钱,眉花眼笑道:“既是险途,今日就去找个姑娘耍耍,就没啥好后悔的,陈哥你去不去,我请你。”

  陈新笑着摇摇头,卢驴子怎么用钱他当然不会去管,他以前到这种场所去得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道德上的问题,他不去主要是要帮助刘民有完善服装店的方案。

  卢驴子身上从来没这么多钱,正在兴奋的时候,见陈新不去,急急出门而去,陈新还以为他去了勾栏,结果一会又回来了,拿了几只油纸包的烧鸡,还抱了一坛酒,摆在石桌上,一边对陈新说道:“三只烧鸡,才两钱银,有钱就是他娘的好,五两银子两天怎生用得完。”

  卢驴子大呼小叫着招呼大家都来,海狗子几人扑过来,扯下几块鸡肉就狼吞虎咽,张大会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的问卢驴子:“卢哥你发财啦?怎么有钱买这么多鸡?”

  “你卢大哥是发了点财,不过也是托你陈哥的福,反正你只管吃你的,晚上还有,明天也有。”

  几人就着酒,把三只烧鸡吃个精光,连午饭都省了,卢驴子酒足饭饱,拍拍肚子哼着小曲去了妓院。

  陈新叫上刘民有,进了正屋,跟刘民有说了出海的事。刘民有沉默一会,才道:“这时代出海也真是危险,你真要去?”

  陈新坚决的道:“一定要去,否则我去俵物店干嘛,我们现在这样,就只能混日子,哪天鞑子真打到天津,我们又怎么办。”

  刘民有也知道这是实情,他们至少要买一条船,以方便跑路,而按他们现在的情况,很难凑得够那么多钱。

  陈新看他不说话,又接道:“也不一定有事,根据各种情况分析,这东家是个老海贼了,所以只要不碰到飓风,应该问题不大。”

  他停顿一下:“要是万一,我回不来,你就带上海狗子他们去南边,找个机会到台湾去,那里要到很晚才沦陷,这辈子也就差不多了。”

  刘民有心情低落的道:“不要说这些,或许个把月就回来了。那东家常年走海,不也活到这么大年纪了么。”

  “谁说不是,只是以防万一,这事先不要告诉海狗子他们,万一他们说漏了,总是个麻烦。”

  刘民有只好同意,想起建奴这次进攻,问道:“这次后金能打到哪里,你知道不?”

  陈新道:“天启七年有个宁锦战役,应该就是这次,周世发说有十万建奴,皇太极现在哪有十万人,五万了不起了,好像最后是后金自己撤走,没得到什么重要战果,所以暂时没什么担心的。但这个时代就是乱世,除了鞑子外,流寇之祸很快就会成燎原之势,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总有一天会走投无路。”

  “好吧,那你和卢驴子路上要小心。”

  “好,我们现在讨论一下你的服装店。”-----------------------------------(感谢编辑部在三江潜力榜推荐)

  

第二十章 战争阴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