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接舷血战(二)

    “传宗,你只有刀,没有接舷之前不要露头,别冲前面。”

  “知道了。”

  对面的朱印船左舷两门火炮各发两发,无一命中,王足贵也用右舷的红夷炮打了两发,同样没中,再次装填后双方都没有发射,这个时代的铁炮都无法连续发射,虽然装填速度并不慢,但连打三发后,就要等它散热,一个小时不会超过八到十发。双方都留下最后一发,等到距离更近的时候使用。

  福船上十多个水手手执长矛和挠钩,脚边放了飞爪,在右舷边严阵以待,还有七八名水手拿着鸟铳,其他水手多手执倭刀、腰刀、短柄斧、钢叉等短小兵器,散布在甲板各处,双方帆船上都有很多缆绳纵横,除了刚接舷的时候可以用长矛交战,一旦跳帮后就不适合长兵器,。

  陈新吩咐完卢驴子,等了一会,没有动静,从护板上探出头去一看,朱印船已在五十步外(明代一步为5尺,为156厘米),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黑色的铁球冲出白烟,向自己方向急速飞来。

  陈新全身发麻,还不及反应,就听得“嘭”一声,陈新右手约五米处的护板突然炸开,铁球挟裹着无数的毛竹碎枝横扫那一段甲板。一名长矛手就在护板后,被铁球直接命中,随着一声闷响,长矛手瞬间变为了无数块碎裂的肢体,向周围飞散,一阵血雾喷洒在周围甲板,那铁球余威未尽,撞破左舷护板跌入海中。

  片刻后,几名受伤的水手才开始惨叫起来,他们被毛竹碎片钉了一身,其中一人被那名倒霉长矛手的血雾洒了一身,马上又被十多块大小不等的碎块击中,血流如注,整个人如同从血水中捞起来一般,倒在地上长声惨嘶,身上的剧痛令他的身体蜷成一团,剧烈的翻动痉挛着。

  陈新怔怔的看着眼前一截带肩膀的手臂,胃中一阵阵抽搐,这块东西撞到左舷后,被毛竹弹回到自己面前,肩膀的断裂处残留着丝丝泛红的肌肉,仍然在缓缓流出血液。

  “啊!!!”“啊!!!”

  非人的声音终于让陈新从麻木状态中开始恢复,他吃力地把目光从眼前的残肢上移开,看看甲板滚动的几个伤员,不知应当如何做,他脑袋的反应远远没达到平时的程度。

  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那名重伤员的叫声戛然而止,赵东家用左手将头颅随便的扔到一边,又提刀朝另外一个嚎叫的伤员走去,那伤员左眼插着一根碎片,满脸血污,见了赵东家过来,连忙摇晃着手,把衣服抓起放到嘴唇咬住。赵东家见了,淡淡说道:“再叫一声,就要你命。”

  那伤员点点头,死死咬住衣服,不再出声,另外一个是个轻伤,见这个情形,也赶快闭嘴。赵东家神色如常,一脚踢开地上一截大腿,来到被打坏的右舷护板旁,两船相距只余四十步,对面一个铁炮手(日本火绳枪手)对着赵东家开了一枪,打在了船身上,被二寸五分的船板轻松挡住,在移动的船体上用滑膛枪射击移动物,是不可能有精度可言的。

  赵东家不为所动,转头对众水手大吼一声:“杀他娘的,赚大钱了!”

  “杀!!!”

  “轰”“轰”“呯、呯”

  福船右舷的一门红夷炮和两门弗朗机同时开火,七八名鸟铳手也开始射击,对面的朱印船被接连命中,传来阵阵惨叫,它已经打完了火炮,一时不能再发,陷入挨打的境地,福船的红夷炮炮身滚烫,也不能再发。

  王足贵等人用弗朗机快速发射,三人一组的炮手配合娴熟,打过一炮,一人拉出铁闪、一人提起发射完的子铳,另一人填入新的子铳,开始那一人便又插入铁闪,比鸟铳手还快得多,虽然大弗朗机弹丸不到一斤,但近距离威力仍然不可小视,打得对面那朱印船的左舷木屑横分,很快一片狼藉,护板残缺不全。

  等到弗朗机打完所有子铳,双方相距不足二十步,火铳手又开始互相对射,望斗中的朱国斌等人开始连连发箭,他们居高临下,等到相距二十步才开始射击,又以朱国斌箭术最准,虽然桅杆顶部的晃动比甲板大,射了五箭,仍然命中两人,箭支力道十足,插在木板上嗡嗡的发出震动声,朱印船没有望斗,在这个距离上完全处于劣势,逼得甲板上的水手找了些木板顶着,挡住望斗中的弓箭,只有几门火铳和弓箭在甲板上无力的反击,其他人东躲西藏,狼狈不堪。

  陈新此时心跳剧烈,喉咙发干,卢驴子在他旁边,趴在护板上露出个头,看着对面的甲板,发出沉重的呼吸声,那半截手臂仍然在陈新眼前,时刻分散着他的注意,陈新鼓起胆气,猛地一把抓住那手臂,使劲甩向外面海中,扔出后手上残留着一点凉凉的感觉。

  卢驴子在旁边道:“陈哥,快打那边,好近了,一个一百两。”

  陈新这时才想起自己也是个火枪手,慌忙站起来,腿有点发软,眼前的朱印船已在十步左右,木质护板残破不堪,双方火炮都不再射击,福船火铳手稍多,又有望斗的弓箭手,完全压制了对面甲板,陈新深深吸一口气,定定心神,调整好火绳位置,把火头吹亮后,开始寻找目标。

  朱印船上传来断断续续的叫声,有惨叫,也有发号令的声音,福船上赵东家也在大喊,总共四十余名水手全员上阵,在甲板各处待命,老汪、憨勇、黑炮、韩斌等人都是神色如常,拔出兵刃安静的等待接舷时刻到来

  黑炮看见陈新端着把大火铳,瞄了半天也没动,其他人都是填好就打,这账房估计是吓呆了,忘记咋开枪了,不过也比原来的老蔡好,至少敢上甲板干仗,那老蔡上次是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抓”

  赵东家话音刚落,七八个飞爪越过两船间五步的距离,钩住了朱印船的船帮和护板,还有一个飞爪正巧钩到了一个倭国水手的肩胛,福船这边使劲一拉,飞抓便深深的钩进倭国水手的背部,将他拖出朱印船的船舷,他身体一沉,眼看要落入海中,背上飞爪的绳索猛地拉直,勾着他的肩胛骨将他掉在半空,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手足乱动乱抓,脸上涕泪横流。

  抓住飞钩绳索的人都是发力,两船的距离从五步猛地接近到了两三米,朱印船护板后一声大喊,突然站起七八个水手,举起长矛和挠钩刺杀过来,福船也同样如此。

  一时间,护板上长矛纵横往来,锋利的长矛毫无阻滞的破开他们的衣甲,有几对厮杀的对手都是同时被对方刺中,一名福船水手被刺中咽喉,仰天倒在甲板上,用手捂住脖子,想要大喊,却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咕咕的声音,鲜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这一轮中,双方各有数人中枪倒地,另一些人伸出挠钩勾住对方船舷,脚下用力蹬着甲板,拉近距离。陈新在船头位置,与朱印船并不相接,依然没有开枪。

  “嘭”,两船的船舷终于撞在一起,船身猛烈的摇晃了几下,陈新连忙用左手扶住护板,片刻后船身又趋平稳,双方甲板上同时杀声震天,朱印船上木板纷纷推倒,露出后面手执兵刃的水手。

  其中一个倭国武士打扮,头目模样的人口中大喊大叫,挥着手中的倭刀,刚刚站起,福船上突然一声枪响,震耳欲聋,那头目胸前血花一闪,喊叫的声音被生生截断,他如同被一个铁锤砸中一般,胸腔突然塌陷下去,头下脚上的仰天摔倒,一只鞋子飞起老高,还未落地便已经断气,斑鸠脚铳的巨大威力显露无遗。

  黑炮大喊一声:“陈账房一百两啦。后退者死!!!要拿银子就跟我上。”

  福船上的水手嘶声大喊,纷纷涌到接舷的部分,与倭船水手隔着护板互相砍杀,船舷边血肉横飞,不时腾起团团血雾,密集的人从让所有人都无法闪避,只是凭着本能将刀枪向见到的敌人杀去。扔飞抓的水手将尾端的绳索捆在火炮或桅杆上,两船已经连为一体,双方都没有了退路。

  朱国斌在望斗中连发三箭,射中挨着的三人,弓箭深深插入三人体内,那三人非死即伤,露出一段缺口,憨勇正在这段,看准机会,猛地带头跳过船帮,向两边砍杀,福船上其他水手跟着蜂拥而上,一起冲过船舷,朱印船甲板一片混战。

  福船大概有四十人,朱印船损失大一些,只有三十出头,双方在狭小的甲板上生死相博,面对面的冷兵器搏斗瞬间便造成巨大的伤亡,甲板上的血水迅速汇聚,从船舷的缝隙中一股股流向大海。

  卢驴子的背影在眼前一闪,陈新赶忙伸手也没拉到,看他在船舷边拼杀一阵,也跟真跳入朱印船,陈新暗暗着急,方才近距离一枪命中后,精神上好像突然放松了许多,反应也快了不少,他也没有感觉到恶心或呕吐什么的。陈新打算就呆在福船上放放冷枪,先安然度过第一次的战斗,自己就不再是战场新丁,以后即便再遇到战斗,生存的概率就会大很多。

  此时也没有其他办法,朱印船上刀光剑影,自己追过去未必帮得上忙,陈新只好加快速度装填,先把火绳取下,手还是有点抖,但比开始好了很多,勉强装好药弹。对面杀声震天,各种各样的嚎叫声不绝于耳,陈新心中担心卢驴子,边装弹边观察,几次看到卢驴子的身影,一闪又淹没在人群中,朱国斌的身影最为显眼,他行动迅速,招式简单直接,砍杀之时势大力沉,已经连连击倒数人。

  陈新从枪身下抽出捅条后,几次都没能对准铳口,只得把火铳贴在胸腔,手也贴在胸口保持稳定,才插进去,略略压实,几滴血珠飞过船舷,落在陈新脸上,他也不及去搽,专心的装弹完毕,最后又重新夹好火绳,位置略略调整,对准了引药锅。

  一切做完之后,已过去了大概一分半钟,陈新才又拥有了攻击能力,他心中一松,似乎已在慢慢适应这种战斗气氛,他把枪直接架在护板上,寻找最近的目标。

  视野中一个彪悍的身形纵横开阖,赵东家手中倭刀疾如电闪,与一个倭国武士杀在一处,那倭国武士也不弱,同样势大力沉,两人都是优良的倭刀,刀口都互砍出不少缺口,一时分不出胜负。老汪忠心的护在侧后,寻机相助赵东家,让那倭国武士的侧翼始终处于受威胁的状态,不得不一点点向船头方向退却。突然朱印船的右舷护板外跳入一个倭国水手,要夹击赵东家侧后,老汪连忙上去敌住,那水手也颇有两下,很快就成了捉对厮杀。

  赵东家听得动静,却丝毫不惧,面前的倭国武士已处于下风,两人身形很快,陈新一直想射击那倭国武士,却难以对准,赵东家略占优势,杀得那倭人往船头退去,眼看那倭人避无可避。

  突然陈新眼角中发现,赵东家身后的船舱口冒出来一个穿朝鲜棒子裤的人,纷乱中,他并未注意到只露出头的陈新,往船头看一眼后,捡起地上半截长矛,向赵东家背后扑去,陈新把枪口对准他,两船贴在一起,陈新离这人不过几步距离,他有九成以上把握击毙他。

  那朝鲜人瞬间到了赵东家背后,赵东家全神贯注在前面的对手身上,老汪也未发现,船上其他人打斗正酣,谁也没注意到船头位置的变化,陈新打开药锅盖,手指放在扳机上,透过照门准星对准了朝鲜人的身影。

  正要扣动扳机,脑海中忽然闪过那夜星光下赵东家狰狞的丑脸,一时间,赵小姐灵秀的面容和赵东家丑陋的刀疤在脑海中交替出现。

  “你的命在我手上,还有你所谓表弟的命。”

  “听说你还中过秀才?”

  “我娘原本是要找上门女婿的。。。”

  “他收了外人银钱,以致我独子被杀。。。”

  朝鲜人右手往后一拉,再猛力一送,锋利的矛尖向赵东家宽大的背影急扑而去。。。。。。

  

第二十八章 接舷血战(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