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街头群殴

    “噗”

  长矛狠狠的刺入赵东家背部,赵东家身形一滞,前面的倭国武士乘机也一刀刺入他小腹,血水顺着血槽喷涌而出,赵东家大声惨叫,几声惊呼同时响起:“大哥!”“大当家!”,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在赵东家身上,无人注意到护板后的陈新。

  “呯”斑鸠脚铳终于响起,一枚重一两五钱的铅弹毫不费力的撕开朝鲜人的身体,在他的后腹部打出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朝鲜人被击得往侧边倒去,撞到船舷后又软软的弹回甲板,血洞中鲜血泉涌,夹杂着一些内脏的碎块。

  倭国武士将刺入赵当家腹中的倭刀使劲一搅,再猛地抽出,赵当家满口吐血,颓然倒地,老汪黑炮等人此时才赶到,看得目赤欲裂,那倭国武士已是强弩之末,气喘吁吁的不敢停留,其他的倭国水手完全处于下风,被福船上的水手分割包围,结局已定,这武士刚才杀了对方大当家,明知已无生路,只是一心要多拉几个垫背的,乘着黑炮等人未到,翻身跳过船舷护板,到了福船甲板,跳下时一个趔趄,脚下无力,差点没站住。

  刚刚看清甲板情况,面前一个黑乎乎的长东西已经飞到眼前,那武士连忙挥刀一挡,那东西竟是把大火铳,十分沉重,武士力战之后握持不住,倭刀脱手飞出,随即一把倭刀横扫过来,倭国武士体力耗尽,退让不及,被砍中肋下,但入肉不深,对面那人跟着下面猛出一脚,踢中他下腹,力道平平,但这武士此时也再顶不住,被踢得向后连退数步,跌倒在甲板上,这样一耽搁,黑炮老汪等人已经赶到,他们围着那手无寸铁的武士挥刀乱砍。

  陈新踢倒那人后没有逼上,刚才用刀砍杀的时候他心中其实也发虚,手软软的使不上劲,看着老汪等人的刀不断挥舞,带起的血珠挥洒得到处都是,那武士惨叫一阵之后慢慢没了声音。那几人依然不依不饶,直到那武士被砍得血肉模糊,四肢断裂,内脏肠子流得到处都是。

  此时朱印船上胜负已分,倭船的水手只剩下不到十人,几乎个个带伤,全部跪在地上投降,其他的都已经变成了甲板上的尸体,陈新在站立的人群中看到了卢驴子的身影,他赤裸的身上也满是血迹,但看他行动,应是未受重伤,陈新终于放下心来,庆幸自己是在强大的这方,安然度过了第一次战斗。

  “陈兄快与我一起去看看赵大当家。”

  陈新转头一看,宋闻贤不知何时已来到身后,陈新狐疑的看他两眼,如果他是早来到甲板,是否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但宋闻贤神色如常,陈新更不敢问他,只好点点头,赶忙跳过船舷,把宋闻贤接了过去。

  甲板上满是血水,脚下一路打滑,陈新抓着一根缆绳,扶着宋闻贤来到赵东家身边,疤子正把他抱在怀中,用一件衣服死死按着赵东家的腹部,衣服已被沁成红色,血水汩汩的从指缝中流出,赵东家脸色苍白,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宋闻贤一把握住他的手,带着哭腔道:“大当家,你这是,这是。。。”

  老汪、黑炮韩斌等人也回到这边,看他伤口,已是没有生机,纷纷哭着跪倒在地,陈新两眼发红,泪水也快要流出,宋闻贤抹一抹眼睛,哽咽着道:“大当家放心,我们赢了,方才伤你的两人都被陈账房击杀,你只管好好养伤,不要,不要多想。”

  赵东家听了,眼睛恢复点神采,望向陈新,嘴唇动了两下,没说出来。

  陈新彭一下跪在赵东家身边,涕泪横流,口中断断续续道:“小子晚了一步,累大当家受伤。。。请大当家责罚。”

  老汪和黑炮也同样哭着道:“请大当家责罚。”

  赵当家轻轻摇摇头,目光比平日柔和许多,那宋闻贤还是握着他手,口中说道:“大当家安心养伤,船上事务,请大当家安排一人暂理。”

  赵当家嘴唇微动,声音很小,二当家韩斌刚想凑过去,宋闻贤却把头伸到赵当家嘴边,把耳朵贴在他嘴上,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好半响,他抬起头道:“在下明白了。”

  。。。。。。。。。。。。。。。。。。。。。。

  天津城,二道街的院子中,代正刚跟刘民有说着他打听到的消息。

  “前几日有运粮的海船回来,听说鞑子打宁远没打下来,掉头又回去打锦州了,陈大哥果然说得很准,看样子这次建奴只能自己退去。”

  刘民有放下心来,代正刚在路上也听说了鞑子入侵的事,很担忧这几个兄弟,加急赶路回到天津,才知道陈新和卢驴子都出海了,两人闲时说起关外的战斗,刘民有把陈新原来说得告诉了代正刚。陈新本来就知道结果,现在当然应验,但代正刚对陈新的佩服又增加一分。

  王带喜和三个跟班正在收拾两个铺面,他们请周来福做了几件连衣裙,正用衣架挂起来,门角还放了一个人形的木质模特,这是陈新根据后世的样式请木匠做的,考虑到这个时代的一些迷信,不能做成无头无脚的,那木匠做了很久才把它做好,用费比预算多了一些,因为一直打仗,珠子也没当,银钱一时有些吃紧。

  自从战争开始后,天津一度人心惶惶,市场萧条,但二十天过去,没看到鞑子进来,大家情绪慢慢平复,市场活动也在恢复,刘民有决定现在该把服装店开业了,好让大家都有事可做。

  这段日子代正刚正好也在,训练几个跟班的任务就让代正刚做着,这代正刚对这些队列之类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尤其听说是陈新定下的规则,执行得一丝不苟,即便以刘民有这个军盲的眼光看来,海狗子等人都有了一种军人风范,行走坐立都如同一个模子出来的。连带着这代正刚的气质也有些变化,他现在坐在石桌边也是把双手平放在膝盖上。

  “代兄,我打算明日便把服装店开起来,除了店铺外,我到书坊印了些传单,准备让卖婆去闺中宣扬,不知代兄是否认识卖婆。”

  代正刚大摇其头:“刘大哥你可问着了,我还真是从来没接触过卖婆,农村里面就有点稳婆,货都是担郎挑来,天津这边就更别说了。”

  刘民有想想也是,这代正刚一个外地人,跟自己也差不多,哪里找得到什么卖婆,心中估计了一下,应该周来福和江旺知道,一会晚间可以去找他们。另外陈新还说过妓院的营销,自己从来没去过那种场合,就更不知从何着手,也没想到找谁去做妓院的业务。

  这时二道街上传来一阵喧哗,听着有人在追打一般,两人对望一眼,同时起身,到院外一看,却是那邓柯山一路狼狈的跑来,后面跟着十多个手执刀棍的人,邓柯山口鼻流血,帽子也掉了,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刘民有连忙上去扶他,身后十多人转眼追到跟前,挥起棍子就打,邓柯山一闪身躲到刘民有身后,那几人也不管刘民有在前面,照样打来,代正刚一看不妙,大吼一声,右手猛地抓住一人,轻轻松松的拦腰抱起,朝其他几人扔过去,将前面几人撞开,口中对院中喊道:“海狗子拿棍子出来。”

  那几人被这么一挡,眼看代正刚铁塔一般,凶焰略减,带头的一人看着两人道:“我们只找这骗子,其他人多管闲事,就别怪我手辣了。”

  海狗子几人拿着棍子冲出门来,人人手执五尺五寸长的硬木棍,海狗子还带出了代正刚的那根斌铁棒,费力的递过去,代正刚铁棒在手,底气更足。

  他也懒得和对方说话,想起陈新那套法子,心中正想看看效果如何,口中大喊道:“列阵。”

  “杀!”

  代正刚和海狗子四人排成一排,间隔三尺,每人左腿在前右腿在后,侧身而立,同时齐声大喊,将棍子斜上前方,几人动作整齐划一,顿生一股肃杀之气,那边前面几人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脸露惊容,海狗子几人心中油然感到一种自豪。

  二道街上其他一些街坊此时也赶了过来,手中都是拿着棍棒之物,一些买东西的人在远处看热闹。

  刘民有眼看要打起来,担心伤人,连忙站到中间,向对面那十多人拱拱手道:“在下是这二道街街坊,不知各位为何追打邓公子?大家可否坐下好好说和,不要动手。”

  那边出来一个中年人,对刘民有道:“这骗子找了个丐女,勾引我家少爷干了那事,然后冒充那丐女的相公,敲了我家少爷一大笔钱不说,他几人还把少爷打了一顿,我们可找他好久了,今天我等一定要将他抓回去,让少爷解气。”

  刘民有一听顿时觉得束手,这邓柯山作为街坊倒是还行,平日见着了,多远就喊着刘哥,但大家都知道是骗子,自己要是帮他,岂不是帮着害人。

  那邓柯山见刘民有面露犹豫,生怕把自己交了出去,忙探出头来向对面骂道:“你们几个行商的,仗着人多,要欺负咱天津卫的人,这里这么多街坊,你说我骗你家少爷,证据有没有?证人有没有?那丐女又到哪里去了?”邓柯山这话就给街坊提了个醒,这些人都是外地来的,不怕报复,现在虽然有十几人,但不会增加太多。

  街坊们自然知道邓柯山多半是骗了人,但也是站住了道理,见官都要个证人证据,你总不能空口白话就来抓人,当下有两个和邓柯山交好的就鼓噪起来,此时的街坊渐渐多了,有了七八个男的,一看是外人来打街坊,都拿了棍棒在手上,与这边对峙。

  刘民有见了这状况,邓柯山也说的有理,自己若是全然不管,以后街坊中便无法立足,当下对那十几人道:“若是这位邓兄真骗了你们,各位大可去清军厅告官,同知大人如何审理,我等自然没有话说,但这般无凭无据的拿人,我们这些街坊却万万不许,各位见谅。”

  那边的中年人还待再说,他旁边一个壮汉眼见街坊慢慢越聚越多,拖下去恐怕不妙,对其他人大喊一声:“别跟他们啰嗦,这狗骗子欺负咱们少爷,抓了他回去领赏钱了。”说完带头猛冲过来,那十几个人反应不一,有快有慢,冲在最前面的倒只有两三人。

  “两人一组,杀。”

  随着代正刚的大喊,海狗子和张大会一组,对付左边一人,张二会人小,就由代正刚带着,几人同时喊声杀,前腿微曲,后腿一伸,手中长棍作枪,迅疾刺出,分取对方胸腹,他们每日就只练两招,一个是刺,一个是劈头一棒,每日几百次练下来,每次刺杀都带有一种一往无前的凶猛气势。

  那带头的壮汉本以为两个半大孩子一棍就扫翻,岂知出手就是这般威势,反而慌了手脚,前面两根木棍一左一右,一刺胸一刺腹,来势凶猛,他手中一根棍子还高举在头上,冲得又快,此时稍一犹豫,还没考虑好挡哪个,已经被两根长棍同时刺中。

  这是后世的双人刺刀战术,简单有效,关键是两人的同时发动,腰腿手一起发力,因为刺刀杀伤力甚强,都强调一击制胜,气势非常重要,陈新知道一点这个战术,也用来训练几人,此时见到成效。

  “啊呀!”

  壮汉一阵剧痛,捂着肚子蜷成一团。那边代正刚和张二会也把另一人戳翻,两人这一倒,后面跟着的人乱做一团,只有两边还各有一人冲来。

  “杀!”“杀!”

  四人又是同时暴喝,海狗子等三人叫得尤其大声,叫完似乎确实能增加一些力气。两侧上来的两人又是倒地。地上转眼间就倒了四个人,滚着叫痛,对方其他人似乎吓傻了,都呆了一下。

  二道街的街坊们也呆住了,邓柯山眼睛睁得圆圆的,他以为依靠代正刚,这人力气不同于常人,但万没想到的是,这么几个半大小孩居然将四个壮汉轻松放倒,他不愧是老江湖,马上反应过来,大喊一声:“敢欺负我们街坊,大伙揍他们啊!!”

  这些街坊都是几十年在一起,在他们看来,街坊间情谊远比对错重要,只是对方人也多,所以也有点担心,此时见到刘家这几个人如此厉害,有了主心骨,街坊中的男子胆气大增,都大喊着举起棍棒冲过去与那帮人打起来,街上一阵大乱。

  代正刚一看,也别列队了,口中喊道:“两人一组,冲啊。”

  “杀!”

  海狗子和张大会兴奋的满脸通红,他们练了许久,整天是些莫名其妙的走队列、俯卧撑、组合刺杀,练得精力旺盛,又无处发泄,天天都有种想跟人打架的念头,方才的一幕让他们充满成就感,陈大哥教的这些简单东西,真有如此效果。

  眼看打成一团,几人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嘶吼着冲杀过去,两人一组的组合在混战中更显威力,对方本就是乌合之众,靠着人多壮胆,现在既被众街坊牵制,又根本无法应付那种组合刺杀,转眼就被打得狼狈不堪。

  邓柯山捡了地上一根棍子,跟在四人背后,找到地上躺着那个带头的壮汉,一顿乱打,一边打还一边骂着:“叫你打我,叫你打我,刚才打我打得开心不。”

  刘民有也捡了根棍子,转来转去,帮不上忙,他从来没打过架,拿着棍子也不敢打人,眼看邓柯山把地上那人打得头破血流,连忙过去拉住他,不让他再打,邓柯山丢了那人,又跑去打其他地上的。

  “大伙跑啊!”对方带头的中年男子头上也挨了好几下,自己这边已经倒在地上七八个人,慌乱之下也顾不得了,转身就跑,剩下几个还在抵抗的一听,也撒丫子就跑。

  海狗子和张大会杀得兴起,嚎叫着带领几个街坊追过去,刘民有急得没法,这地上躺着的都七八个了,好几个还在流血,不知如何收尾。转眼看到邓柯山还在打人,气不打一处来,过去一把拉住他手,气道:“邓兄你想杀人还是怎地。”

  邓柯山一听他口气不善,眼珠转转,停了手,陪笑道:“刘兄,这厮刚才差点打中海狗子兄弟,我一时气愤,看我这性子。”

  刘民有知道他是个滚刀肉,说的话没一句靠谱,心中担心追过去的海狗子等人,往一道街那边赶去,走到半路,海狗子等人就回来了,张大会头上流着血,但脸上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两个街坊还抓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公子,拖着往这边走来。

  

第二十九章 街头群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