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小岛黄土

    两艘柴水船载着八名水手靠在了岸边,本来福船有两艘柴水船,朱印船一艘,那日接舷时撞坏一艘,就剩下两艘,两艘小船跑了两趟,运上去十一名船员和九具尸体。死去的九人中,只有三个知道老家,都要火化,其他六人便就地安葬。

  朱印船抛锚停在海岸不远处,福船上留了近二十人,陈新让黑炮等人用竹竿挂上衣物,搭了些假人放在甲板上,在稍远点的地方戒备。

  陈新、疤子、宋闻贤、朱国斌、王足贵、黑炮都在十一人中,还有一个精神恍惚的老汪,他坚持要陪着大当家的尸身,上岸后众人便拿着斧头到一处山丘砍伐木柴,天气炎热,大家都是赤裸上身,只有宋闻贤不顾汗流浃背,仍然穿着衣服,朱国斌拿了大斧头对着一棵树猛砍,其他人拿着短柄斧,砍些小点的树枝。等到朱国斌砍倒一棵树,就上来两人抬着往海滩走去。

  “哗”一声,又一棵小树被砍倒,宋闻贤对陈新道:“陈兄弟,我们两人抬这株如何?”

  陈新点头答应,跟宋闻贤一起抬着往海滩走去,宋闻贤身体单薄,年纪又大些,抬着很是费力,停了两次才抬到沙滩上,陈新让宋闻贤稍稍休息,去找块石头架起,用短柄斧开始砍截树枝,此时老汪在远处守着几具尸体,附近海滩便只剩下他两人。

  宋闻贤衣衫全透,坐在原地不停搽汗,坐了一会后,看着陈新忙碌,口中问道:“陈兄弟方才一番话,尽得人心,不知以前家中是否有人为官吏?”

  陈新当然不能说当过办公室主任,一边砍,一边笑着道:“先生说的哪里话,我家中都是行商的,从未出过官吏,我也只是凭着良心做事,没想过什么得人心。”

  宋闻贤感叹一声:“那陈兄便是天生口舌便给,我便不成了,家中虽是出过举人,到我这辈,便只得替人做些押货之事,真是对不起先祖。”

  “宋先生文采斐然,定是中过功名的,为何愿出海做这凶险差事?”

  “说来惭愧,确实中过秀才。”

  “那为何宋先生不继续考个举人?”

  宋闻贤摇头道:“在下得中秀才,便出门游历,途经河南山东等地,所见都是连年旱涝,一路耕地荒芜,蒿草人高,农村人家只余十之六七,少者十之三四,想那朝廷诸公,地方父母,皆是科举高中之人,却为何不见孔孟所言之盛世。”

  陈新听他说及敏感言辞,微觉奇怪,按理说这宋闻贤一路表现得颇为圆滑,丝毫不像个交浅言深的人,不由停下来,反问他道:“那宋先生是否觉得孔孟之道无可学之处?”

  “倒不尽然,于身或是至理,但却未必有用于国,现今执异议者也众,是以我又游历泰州,学习阳明心学。”

  “那宋先生又有所得?”

  “非也,不论理气之说还是心即理,都不是我要找的,万千百姓,衣食住行,林林总总,纷纷扰扰,世间万象是否一个理字道得清,道得清又是否做得来。我或许是天分太低,道不清也做不来。心灰意冷,也不愿再去学些道不清的东西,但苦于无钱吃饭,干脆作了个幕士,这才来了这船上。”

  陈新看他流汗太多,递过刚打来泉水的水壶,一边说:“这些东西或许只有阳明先生这样的天才才能明白,宋先生何必执着如此。便如这火铳,我只需提出要求,百步杀人,至于如何炼铁炼钢、打磨铳管,是工匠的事,我就不需要懂。”

  宋闻贤猛灌几口山泉,呵呵笑道:“陈兄总能说出些不同的道理,现今大当家一过,陈兄以后有何打算?”

  陈新道:“现在还没想,等回了天津再看,如果还是走海,到时还要请宋先生多多照看。”

  “陈兄弟文武双全,定非池中之物,他日一飞冲天之时,请陈兄照看才是。为兄有一句话不吐不快,当日上船之前,大当家曾请我考校陈兄,可知我如何跟大当家回话。”

  “不知。”

  “我对大当家说,陈兄弟确是读书人,却未必中过秀才,但为人可靠,心思灵巧,做事沉稳,可堪大任。”

  陈新讶然道:“宋先生太夸奖了,但为何说我未必中过秀才?”

  “无论陈兄弟有没有中过秀才,我也当陈兄弟是好友,在此不妨提醒陈兄一二,陈兄虽识得许多字,但以陈兄用笔的手态,不像长期用笔之人,我看大当家也早有所怀疑,后来陈兄与我互道姓名时,未说自己的表字,凡中过功名者,鲜有无字的。”

  陈新确实没想到这些,这便是自己习惯上的硬伤,而宋闻贤专在这个没有旁人的地方讲,可见并无恶意,苦笑着对宋闻贤道:“多谢宋先生提醒,在下身世确有难言处,不便相告,若是还有什么错漏,请先生一并指出。”

  宋闻贤接着道:“后一日,我与你在舱中点货时,曾说‘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智’,是我故意说错的,此语其实应当是‘友直,友谅,友多闻’,出自《论语.季氏篇》,陈兄若是考过秀才定然应当读过,但陈兄并无诧异之色,由此可见陈兄这秀才。。。”

  陈新心中暗暗叹气,表字还可以编一个,这些东西就没办法了,自己总不能把这时代的科举教材背下来,看来以后还是不要乱冒充读书人的好,免得漏洞太多,这段日子相处下来,接连被大当家和宋闻贤识破,也不敢再小看古人。

  拱拱手对宋闻贤道:“多谢宋先生了,宋先生对大当家的回话也是用心良苦。日后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只要先生一句话,在下绝不推辞。只是宋先生从上船便对我关照有加,不知在下是如何入了宋先生法眼?”

  宋闻贤笑眯眯的,抹一把脸上的汗水:“陈兄弟谦逊好学,善与人相处,才思敏捷,武可上阵杀敌,文可识字算数,或许其他文人眼中都是微末之技,但为兄恰恰认为都是经世致用之学,这个世道,光会吟诗作赋有个屁用,以后若为兄无钱吃饭,来投靠老弟你的时候,还望记得为兄才是。”

  陈新看着眼前这个笑眯眯的中年人,感觉似乎有点喜欢上了这个有趣的人。

  。。。。。。。。。。。。。。。。。。。。。。。。。。。

  十人用了两个时辰,砍好了柴火,架成三堆,又在山丘上用了一个时辰挖好六个坑,因刻字确实太耗时间,陈新请宋闻贤用毛笔在六块木板上写了墓碑,十人一起动手将六具尸体入土为安,死得最惨的那个是被铁弹打成碎片,众人用一段白绢草草包成一团,也放进坑中埋好,陈新收买人心,装就装到底,挨着给每人磕个头,口中喊着:“兄弟上路了!下辈子投个好人家。”

  其他人也学着陈新跪了,送每位水手上路,宋闻贤没有跪,拜了一拜。

  这边收拾完,几人又到海滩将赵东家和憨勇等人的尸体摆上柴堆,在柴堆上洒上些桐油,老汪跪在沙滩上呆呆的看着他们忙碌,疤子拉了他几次也不起来。

  这老汪平日沉默寡言,其实心地还不错,但这种人最爱钻牛角尖,陈新心中有些担心,便走过去对老汪道:“汪大哥,你也别跪着了,人死不能复生,天津还有夫人和小姐需要照看,你要是急坏了身子,没把夫人和小姐照顾好,日后见了大当家你如何跟他交代?”老汪一听到夫人和小姐几个字,身子轻轻抖了一下,迷蒙的眼睛中开始慢慢恢复些神采,口口喃喃有词。

  疤子佩服的看陈新一眼,看到老汪总算有点反应,有过来扶老汪,老汪跪了一天多,膝盖无法打直,陈新等几个人过来架起他,放到一块大石上坐下,陈新把他放好后又对他道:“老汪,你记着,大当家虽然走了,但他走以前给你安排了两样事,你要做好了,不然到时他要责罚你的。”

  “啊,大哥给我安排了啥事?”这是老汪两天来说的第一句话,他两天如同苍老了十岁,又滴水未进,嘴唇全部干裂,声音也是十分沙哑。

  “大当家走之前告诉宋先生,其他人他不放心,一定要让老汪把他的骨灰带回天津,然后照看着夫人和小姐,直到他们百年,到时你才能跟他们一起去见大当家。”

  宋闻贤也帮腔道:“是啊,我亲耳听见的,大当家吩咐说要你一定做到。”

  “好,好,大当家安排了,我老汪一定做到。”老汪双眼中散发出神采,从陈新的描述中,似乎大当家只是出了远门,安排他招呼好家中事情,他以后的人生就是要照顾好夫人小姐,然后等着大当家回来。疤子等人都佩服的看着陈新,他们都劝了老汪一天了,丝毫没有效果,这陈账房三言两语就搞定。赶忙拿来水壶和蒸饼给老汪,老汪口中喃喃有词,一边吃一边念叨着。

  一支火把将四堆柴火挨着点燃,三人的尸体在慢慢焦黑,疤子等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口中边哭边大声喊着:“大哥,升天做神仙了,要记着保佑我们啊。疤子下辈子还跟你出海。”

  火光中陈新嘴唇微动,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说着什么。

  

第三十二章 小岛黄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