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你为何不当官

    “去年以来,他与荷兰人多有冲突,听说他想要招安,但朝廷似乎并无多大诚意。他也只得个海寇的命。”

  李国助说完仰头喝了一口,韩斌当然是附和他,口中道:“李公子说的是,就凭他郑一官也想要当官,差得远了。”

  “二当家此言差矣。”

  韩斌一看,又是陈新,这人昨日一番忽悠,慷大家之慨,让人人分了赏银,又亲自动手安葬了几名丧生的水手,全船人对他佩服不已,连看他的目光都大为不同,韩斌对当初给他斑鸠铳后悔不已,否则这人怎能因为格杀凶手而地位高涨,同时心中愤怒,自己在船上与这些人相处数年,从未如此得人心,他一个财副,区区二十天,就已经取得和自己一样的地位。现在自己附和一句,他也要来反对一下,不禁气不打一处来。

  “那陈账房有何高见,即便是净海王,朝廷当年招降也是假的,朝廷眼中何时把我等海商放在眼中过。”韩斌故意以账房称呼陈新,便是提醒李公子,此人不过一个算账的。而他提到的净海王汪直,也是招安后便被胡宗宪毁约杀死。从此海寇往往拼死力战,给当时的戚继光和俞大猷增加许多麻烦。这事凡是海商都是知道的。

  陈新不慌不忙道:“二当家所说是嘉靖年间,朝廷确实没有安心招安,但现在是天启七年。”

  韩斌怒道:“天启也是他朱家天下,又有什么不同。”

  李国助也静静看着陈新,看他能说出什么。

  “嘉靖年间,九边相对稳固,又有戚少保和俞大遒这样的猛将,自然不屑于招安一个海寇,万历四十六年,奴尔哈赤以七大恨起兵以来,大明在辽东节节败退,此次新奴酋再攻宁锦,威逼神京,西南又有奢安之乱未平,这两处已让朝廷应接不暇,你说若此时这位郑一官再在福建闹起来,朝廷会如何办?”

  韩斌呆一呆,还没想好如何回答,陈新已经继续讲道:“若是条件合适,朝廷便会真的招安,此人既能让李公子这样的人杰如此看重,定是十分精明之人,手上又有如此强悍的实力,一旦他受招安成为大明官军,必定势大难制。”

  李国助终于皱起了眉头,郑芝龙此人他十分熟悉,一表人才,精通闽南语、荷兰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日语,受过天主教洗礼,也拜妈祖、佛主,甚至会弹西班牙木吉他,与各方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为人很精明,脸皮也很厚,如果真成为官军,应该是很能混的。宋闻贤看着陈新,左手扶着美髯,若有所思。

  韩斌兀自不服:“官军又如何,老子杀过的官军。。。”

  黑炮咳咳两声,韩斌才想起宋闻贤这位官方代表还在这里,虽说是一路的,但背后都是官面的人,面子上总不好看。

  宋闻贤眯着眼,当着没听到。陈新乘机打压:“此处都是自己人,二当家说说不妨,若回到大明,却要慎重一些,不要惹出无谓的烦恼。”

  黑炮道:“陈兄弟此话有理,二当家可要把嘴把严一点。”

  疤子这几日正看韩斌不顺眼,也说道:“原来二当家还杀过官军,这抓住了可是要杀头的。”

  韩斌气得满脸通红,黑炮和疤子一样杀过,说起他来倒是义正言辞,又不好发作,李国助看看几人,笑着给韩斌敬了一杯酒,算是让韩斌含混过去。

  李国助心中其实还在想着刚才陈新的话,自汪直之后,鲜有海寇招安,一是明朝廷对海寇一贯的强硬政策,二是海寇本身对明朝廷的疑虑很重,偶有招安也是互相防备,不能长久,所以他一直也认为没有这种可能,现在陈新却指出大明主要威胁是北方的后金,对海寇极可能改为宽松政策,自己远在倭国的,也不用招安,但一旦郑芝龙招安,自己再找他算账便颇为不利。

  李国助对陈新拱手说:“陈财副方才的话发人深省,若依陈财副之见,我该当如何对付此僚。还望不吝指点。”

  陈新装着不是太明白的表情,看看宋闻贤,宋闻贤颇解人意,跟陈新解释:“陈兄或许不太清楚此中曲折,这郑一官按说是李公子的义弟,以前深得李公子先考的器重,但为人不堪,乘着李公子在倭国处理先考的后事,吞没了李家外地资产,进而在福建外海称霸一方。”

  李国助恨恨道:“吞没财物不算,此人担心我的报复,多次遣人潜回倭国,试图暗害于我,又在福建拦截我的船只,我与他已是不共戴天。”

  陈新知道李国助说的多半是实话,郑芝龙在天启五年突然崛起,一年前他也不过是荷兰船上一名通译,通过吞没李旦财物和接收颜思齐势力后,成为福建外海最强的势力,当时他不过二十一岁。因为他有个老婆姓严,所以有人猜测他是颜思齐的女婿,当然也有恶毒些的,就如疤子刚才说的,颜思齐有龙阳之好,郑芝龙是靠着男色得到器重。但李旦在笨港的财货才应当是郑芝龙最大的收获,李旦经营数十年,以他东亚最大海商的能力,笨港的资产至少有数百万银两之多,可惜都让这个阴谋家夺走了。拿了人家东西总是担心别人来要,这郑芝龙为了不再担心,派人来对付自己的义兄,也是情理之中。

  陈新想着数百万两白银,几乎要流出口水来。好容易把口水吞下去,一本正经的看向李国助说道:“如此不义不孝之徒,人人得而诛之,能为李兄稍尽绵薄之力,是我的荣幸。”

  韩斌无限嫉妒的看着陈新,这人靠着两张嘴皮子,一路抽混打科,在船上随时和水手吹牛打屁,上到宋闻贤,下到煮饭的厨子,谁都能说半天,这李国助见多识广,居然也被他几句话引得如此关注。

  陈新想了想措辞,开口道:“李公子,我们首先确定一个问题,你的目标是报仇还是要成为最大的海商?”

  李国助犹豫一会,终于道:“报仇。”

  “报仇便是取他性命或夺回财货,眼下我先说说李公子和郑芝龙的优劣之势,若是有不妥处,请李公子见谅。”

  李国助亟不可待:“陈兄请说。”他此时称呼已经变为陈兄。

  “李公子所依仗者,一是令尊在倭国留下的资产,以令尊多年经营,也不会弱于笨港多少,二是在倭国的地利,李公子的力量在倭国远强于郑芝龙。他郑芝龙一千条船,能开来倭国的不过几十条。而李公子的劣势也是两个,第一,缺少货源地,第二,在福建的势力不能与郑芝龙相比。”

  李国助边听边点头。

  陈新接着道:“郑芝龙的优势有三,其一,福建海外众寇云集,他既有吞没的资产,又有得自颜思齐的船只人马,眼下众寇推他为主,势力远远超过我方。其二,他占据的福建外海是贸易重要的货源地,良港众多,不做倭国贸易也可以与南洋交易,还有为荷兰、英国、西班牙、弗朗机等国做货物中转,仍然能赚到大笔利润。其三,便是靠近大明,以大明如今的形势,招安的可能是存在的,一旦招安后,便成为大明官军,若他交际官绅,得到大明官方的支持,再统合各部海寇,就是一个亦官亦盗的集团,李公子你想想,既有贸易利润,又有自己的大批人马,还有大明官方的支持,这样的对手怎么对付?”

  李国助眉头紧锁,若真出现这种情况,郑芝龙就是下一个净海王,而且比净海王还要可怕,陈新原来的时空郑芝龙正是这样一个存在,当然其中的过程要曲折得多,郑芝龙招安后,原本的手下都脱离他和他开战,打了八年才一统江湖。但现在的李国助无法知道这些人会跟窝里反,根据眼下的情况,出现陈新所说这种形势的可能是有的。

  忽然他眉头一展,笑着站起来道:“陈兄抽丝剥茧,说得明白,虽是意犹未尽,但今日各位远来辛苦,便都到别院早些休息。”

  韩斌黑炮等人有点愕然,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又要叫休息了,但李国助既然已经站起来,也只好起来告辞。宋闻贤和陈新都知道李国助是怕人多耳杂,定然还要另外来单独找陈新的。

  李国助送他们到门口,对自己的一个随从道:“你安排宋先生和陈兄他们到别院休息,受伤的人也安排在那里。”

  那人答应了,李国助又对几人道:“几位就先到别院休息,但别院住不了许多人,除伤员外,其他人都最好留在船上,以免倭船的事流传出来。”

  黑炮答应道:“李公子放心,这是我省得,我下船前就吩咐好了,晚间我也在船上,不会让人溜出来。”

  陈新等一起施礼与李国助道别,那新右卫门一直紧跟在李国助身后,手随时放在刀柄上,看来李国助所说的刺杀确实有过。

  一行人跟着那个李家的随从来到另一处院落,是个两进的院子,外进八间屋,二进是六间,几名伤员都住在外进,二进就安排的宋闻贤等领导。几名侍女还在屋中忙着整理被褥。

  四个重伤员和几个轻伤员都运到了这里,重伤员中有一个肚子被刺破的,撑着到了这里,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被竹片炸坏眼睛那人伤口也化脓,估计难以活命。两个断腿断手的好一些,陈新坚持用开水把棉布消毒后再包扎,使得他们伤口没有太过恶化,今日到私港后李国助派来一个大夫,配了些药,可能能活过来。

  陈新找来一名侍女,让她把棉布用开水煮过再晾起,准备明日给那两人换,那眼睛受伤的人一直在屋中哀嚎,大家听了都有些不是味道,总要让人想起那日的血腥。

  宋闻贤等那侍女离开后,拉过陈新到一边,低声道:“陈兄弟,这李公子的先考是李旦,在这倭国是有名的人,若是能得他相助,你以后做海商可有许多便利。”

  陈新知道他提醒自己要好好帮李国助出主意,也是好心,笑着答应了,他也问宋闻贤:“宋先生,看这意思,我们是不到长崎了?就在五岛就要把货交了么?”

  “是,我们的船没有朱印状,李公子虽是旧识,但这东西也是不愿借的,我们货给他,他赚一些,我们赚一些,也省事。”

  “每次都是如此么?”

  “都是如此,这处私港到长崎不过半日路程,他就要赚去一截,不过谁叫他有朱印状呢。”

  陈新想想道:“那朱印船上不是有朱印状么。”

  宋闻贤笑道:“那上面写了船主姓名,长崎奉行的手下人应当都是认识这些船主的,我们去了跟人家如何说?”

  陈新听了笑笑,他也是随便一问。

  宋闻贤看看周围,神神秘秘问道:“陈兄弟,那朱印船上的货物清点过没有?”

  陈新看他模样,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也压低声音:“船舱中狭小,只是大致猜的,别人问我我都说无法拿出来点数,反正品种就是胡椒、龙诞香、乳香、丝绸有一点,还有些没见过的布。”

  宋闻贤点点头:“朱印船上的货,也是李公子买,这倭船账簿我那日便已经扔了入海,现在是没有的,都是由你来做,陈兄弟若是做得好,你自己做海商的本钱都可以挣出一半来。”

  陈新知道宋闻贤意思,就是要让些价给李国助,然后陈新做个假帐,他与陈新两人吞掉部分货款,陈新看他说的直白,也毫不脸红:“宋先生放心,我省得如何做,到时少不了先生一份辛苦钱,只是点货时还要先生在场,以封他人之口。”

  “自然,我估计李国助还要来找你,若是方便,到时你可以先与他说好这事。若不方便,就由我去找他。”

  陈新一边点头一边看周围,这宋闻贤看着斯文,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难怪他学啥好学问都是落个道不清。两人一路货色,几次试探后已经狼狈为奸,最妙的是现今这两个管事的都不是货主,正好勾结起来。

  而此事宋闻贤一人做不了,必须陈新这个财务配合,陈新一个人也别想独吞,必须宋闻贤这个挑头的来封他人之口,陈新不知道赵东家临终到底跟宋闻贤说的什么,当日其他人都在悲伤的时候,宋闻贤就首先寻到倭船账簿,并扔入海中消灭了证据,然后又在海岛上说当初曾在赵东家面前为自己美言,跟自己拉近距离,如果宋闻贤在赵东家受伤的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计划好了今天的收入,那他的心机其实远在自己之上。

  陈新见到卢驴子从一间屋子走出来,他当时右膀子挨了一刀,不算重,也一起送来了这里,陈新正打算过去,旁边宋闻贤却突然又问了一句:“陈兄弟你说郑一官招安做官军有许多好处,你为何自己不弄个官军当当呢?”

  陈新愕然转头望着他,喃喃道:“对啊”。

  

第三十四章 你为何不当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