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有钱真好

    三日后,别院中一片喧哗,二十多名水手都在院中胡吃海喝,海上漂了二十天,又被关在船上三天,一放出来便如饿虎出笼,朱印船静静的停在码头上,卢驴子等三人还守在船上,此时的私港中只有他们两艘船和李国助的三艘。福船的货物这两日已经全数搬到了李国助船中。

  有私港的地方,赌档娼寮都不会缺,李家私港中有两三家妓院,李国助找来十多个妓女,中国、日本、朝鲜的都有,陪着这帮水手在院中喝酒,水手们憋久了,抓住一个就抱在身上乱摸。这些妓女见多了海员,夸张的大声叫着。

  陈新端着酒碗挨个敬酒,碗来即干,他原来的职务经常做接待工作,喝惯了高度酒,耐受度很高,对这时代的低度蒸馏酒(20度以下)和米酒都没感觉。他又特别关照韩斌,拉着他连干多碗。宋闻贤则笑眯眯的浅尝则止,海上历程一直精神紧张,又遭遇血战,人人都在借酒发泄,直喝的人人脸上发红,黑炮疤子和韩斌等人也是东倒西歪,一些水手直接抱起女子进到屋中,门也不关就开始办事,到处是****。

  李国助派来的人适时赶到,大声道:“李当家的船马上要走,你们快来人把那船上的货下了。”一院子的人根本无人理会他,韩斌倒是听到了,可惜喝得太多,站起来走了两步又歪在一边,他举举手,指了那李国助派来的人一下,一头倒在了地上。

  宋闻贤站起来,对李国助的人道:“这位兄弟,你看到了,我们这里人都醉了,怎地突然说要下货?”

  “宋先生,是李当家吩咐的,有一艘船马上要走,正好带着一起。”

  宋闻贤一脸无奈,看了看一群人,对陈新道:“陈财副,你可还能点数?”

  “可以。”

  “那你再找两个未醉的,我们一起去船上,这位兄弟,我们去几个人清货,下货的人就只好请你们代劳了。”

  李国助派来那人答应了,陈新抓起喝得最晕的疤子,又让李国助的跟班扶了一个韩斌一伙的,一起到了码头边。一到那边,陈新把疤子一放,疤子就摊在地上,口水长流。韩斌那伙的人就更加不堪,背靠在一块大石上,吐得满身都是。卢驴子也已经把船上两人灌得半醉,他自己也手脚发软,眼神恍惚。

  宋闻贤对那随从道:“好了,兄弟,我们加快些,好让你们的船早些出发。”

  那李国助的随从忙去喊了些人,就开始下货,陈新便在甲板上摆了个桌子开始记录,那些人从朱印船上背下一包包的胡椒,给陈新点数后再装到旁边一艘船上,宋闻贤找了个凳子坐在岸上,笑眯眯的看着。

  这一搬就搬了两个时辰,好容易点完,陈新揉揉发酸的腰,站起身来,跟刚来的李国助汇报。

  “李公子,福船上白生丝六十担、黄生丝二十担、白绸一万七千匹、纱绫一千二百匹、纶子七千匹、红绸五千匹、天鹅绒三百斤、瓷碗一千五百件,与贵属计价银十万零八百九十两。”

  李国助看看随从,那人点点头。李国助便又示意陈新继续。

  “今日倭船胡椒一千三百担,交趾吉贝布一千六百匹,朝霞布三百匹,胡丝两百担,加上沉香、乳香、龙诞香香料,计价银九万九千一百两。”

  李国助在与随从核实一遍后,让随从退下,自己拿了账簿,开始拿个算盘打起来。核算完后,低声对陈新和宋闻贤道:“二位,便按我们前日商议,福船货按全额,十万零八百九十两,倭船货价九成,我凑个整数,就给九万两。你们这两日选的沙鱼翅、海参、干鲍和倭刀、值银两万八千两。我总计给十六万两千八百九十两,你们账上的事便自行处理。”

  宋闻贤和陈新满口答应,李国助又问:“银两放到何船?”

  两人对望一眼,齐声道:“都装。”

  一担担的白银从仓库搬出,装入两船,俵物和倭刀全数装入朱印船,登州两位大人的银两装在福船上,赵东家的货物和倭船货物变卖的银两都装在倭船上,两人的计划是,只安排五六人在倭船上,都是相对亲近陈新和宋闻贤的人,这样减少其他人发现多出三万两白银的机会,回航时与福船一道,也可以保障安全。到登州后,福船就不再前行,打发韩斌等人回登州,朱印船直达天津,宋闻贤也随船到天津分赃。

  陈新已告诉宋闻贤自己打算做海贸,这破烂的朱印船修理一下,还是可以用的。只是到天津后要停靠,还需要宋闻贤找那位天津的大人打通关系。

  两人点完银子,不敢离开,就在船边守着,陈新到舱中拿了一块李国助的银锭出来,成色还不错,但也不是十足的白银,夹杂了少量其他金属。宋闻贤看他样子,笑道:“这倭国丁银成色算不错了,比我大明市面的大多银两足色,往年间‘吹拔南钌’就更好,可惜这些倭寇不准再用。”

  陈新有点惊奇道:“原来还有更好的银,不知这倭国还有何好东西?”

  “其实铜也是不错的,倭国铜多,运回去做成铜钱,又可收数倍之利,可惜这几位大人对此并无兴趣,每趟都要收现银回去,失了一大财源。其他便是铅、硫磺,倭国铅中提炼不足,存留有一些银,拿回去再提炼一番,还可得一些银子,不过总是多一次手脚,还需把铅变卖,几位大人也是不屑的。”

  陈新听得大有兴趣,这趟他自然不敢买铜回去,因为本钱都还见不得光,下次却可以,李国助这条路子利润大概是100%,但回程的俵物利润不高,倭刀虽是利润可达三倍,但受限于销量,毕竟倭刀不是菜刀,而如果运铜回去制成铜钱,又可得几倍利润,唯一的问题是发售铜钱没有渠道,那些兑钱的钱庄都是皇亲官绅在做,回收周期也长,估计那几位大人也是有此顾虑。

  “此事宋先生可帮我留意一下,若是以后我来做,便可在回途中带上一些,宋先生也可以分一杯羹不是。”

  宋闻贤呵呵笑着答应了。陈新拿出几张纸放在桌子上,计算结余,前几日给水手的赏银,四十八个人,夺船赏钱四千八百两,有六个找不到家人的暂时不给,就是四千二百两,杀人赏钱三千一百两,总计是七千三百两,朱印船上有一万一千两现银,剩下三千七百两。

  福船上的货款不能分,能分的就是倭船上的九万两,其中三万两是陈新和宋闻贤的,每人一万五千两,都放在了底舱最下面,上面压了层层叠叠的俵物,不等到下货,谁也别想找到。另外明面上的六万两就放在二层船舱中,反正这两日就要分掉。但这六万两怎么分,就要等宋闻贤召开扩大会议,大伙来商量,这钱是大家拼命搏来的,要是大当家在,当然大当家作主,现在自然只有听大伙的,宋闻贤的初步意见是留出一部分给赵东家家眷,其他的再分。

  陈新自己有两百两人头赏,还有一百两夺船赏,在加上私分的一万五千两,收入非常不错。这六万两再分一点,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富翁。宋闻贤靠着官方背景,动动嘴巴,动动脑筋也拿了差不多的数量。

  陈新把玩着手中的丁银,想起天津的刘民有等人,要是自己拿回这么多钱,王带喜海狗子他们该高兴成什么样,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暗暗感叹一声:“有钱真好。”

  。。。。。。。。。。。。。。。。。。。。。。。。。。。。。。。。。。。。。。。。。

  “有钱真好。”刘民有拿着几两碎银子,满足的道。

  代正刚也满脸的笑,前几日邓柯山分给他们的十多两银子解决了急用,门市第二日就开张,王带喜拿着书坊印的传单,在二道街到处发给来买巾帽的人,三天来卖出了八件连衣裙,三件绢缎的,五件棉质的。今天关门后一清点,回收了七两多银子,其中赚的有二两多,但于两人来说已是不错的收入,代正刚原先拉一个月纤也没有一两,青楼的业务邓柯山还在跑,也不知谈好没有。

  “杀!!”

  院子中传来一阵暴喝,刘民有听得心口一跳,不由有点恼怒,三个跟班从那天威武了一把之后,每天训练都如同打了鸡血,每次刺杀都是如此嚎叫,周来福已经过来抗议过一次了。但三人丝毫不受影响,现在下午的训练都是门市关门后才开始,代正刚减了一半的量,训练时间不长,因为晚上还要上文字课,刘民有成了小学语文老师兼数学老师。他选了几百个常用字,一个个与繁体对照了,晚上便教他们学习。

  代正刚脸上带笑,他跟这几个大小朋友一起,每天仿佛都充满了活力,特别是在海狗子他们身上,能看到家乡小孩所没有的希望,晚上他也跟着学习写字,现阶段对他来说,笔杆子远比镔铁棒还要沉重。

  又一声“杀”之后,代正刚按捺不住,跑去院子一起练习,他已经在开始研究三人和四人刺杀战术,陈新也只知道双人战术,所以并未教过,代正刚对这东西似乎很有天赋,按着双人的特点摸索,已经有点头绪。

  刘民有无奈,到院中看几人发泄着过剩的精力。王带喜升起火,坐在灶台前的小凳上正在煮饭,她现在已经是个熟练工,简易厨房一会便冒起炊烟。

  代正刚正带着张二会,与海狗子和张大会对抗,是今日才开始的双人组对抗,四人在棍头包了厚厚的棉布,正在进行对抗,他们的对抗没有过多的来回,冲上来就是不顾一切的刺杀,绝无被动防守的意识,刺杀动作经过每日练习,早已十分娴熟,经那日一战后,气势更加凶猛。但代正刚毕竟身手强悍,虽带着小点的张二会,但几轮比试下来还没输过。

  又是一轮,中间隔着十步距离,海狗子和张大会低声商议一阵后,转头齐喊一声“杀”,海狗子随后口中低低的喊着号子。

  “一,二,进。”

  张大会闻言缓步跟进,两人步调一致,如一人般逼过来,这次代正刚和张二会口号失误,只好停在原地防守,气势上立处下风,海狗子两人一致的动作让代正刚也觉得有种压力扑面而来。

  “你娘的。”代正刚暗骂一句,这两个破小孩居然能让自己有压力。

  海狗子两人缓步走了三步,双方接近到七步距离。

  “一,二、快”

  两人步幅加大,代正刚眼睛一眯,正面接近的人不好测算距离,而且这两人还在变速,双方是一样长的棍棒,在最合适的距离发力刺杀才能获胜,在枪对枪的正面搏杀中,时机非常重要。对面的突然加速让张二会已经有点慌乱,。

  四步,“冲!”海狗子猛喊一声,两人脚下同时用力,速度陡增,张二会再忍不住,也不等代正刚,手中长棍猛地刺出,却判断错了距离,力道用尽时,海狗子才到棍头处。

  张二会连忙要收回再刺,就这短短时间,海狗子和张大会很有默契的不理张二会,直扑代正刚,代正刚已经成了一对二,两人一左一右,海狗子大喊声杀,两根长棍就要刺出。

  “嘭嘭嘭”

  大门一阵猛响,几人都停了下来,代正刚忙道:“我去开门,我去。”

  他走到门口,暗暗抹把冷汗,海狗子这两人都不强壮,但天天光练这么两招,刺杀速度已经十分惊人,而且默契度很高,两个同时刺来自己难挡,这敲门声正好,不然自己这不败金身就可能破了。

  以后不能跟徒弟一起练了,他在心里暗暗说一句后,到门口开了门。邓柯山的一张瘦脸出现在门口。

  “刘哥、代哥、几个小兄弟,带喜妹妹,大家都在啊,哟,饭也快好了,真是赶的巧,代哥正练功呢,有空也教教小弟,那青楼的事啊。。。”

  

第三十六章 有钱真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