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惊闺

    刘民有只听声音便知道是邓柯山来了,这人一身**气,在天津是不折不扣的地头蛇,三姑六婆、青楼妓院、光棍游手无所不知。刘民有虽对他印象不佳,但现在毕竟是一起共事,赶快请他进来,三人到门市中坐了,王带喜又端来三杯茶。

  邓柯山一脸得意,对两人说道:“刘兄,代兄,两件事,青楼和卖婆,先说青楼,这青楼的事总算定下来了,我跑了三家,还是群芳楼最好,那鸨儿是我熟识,前两日她非要一两,我磨了两天,总算是谈成了八钱,我们就卖三两五钱一件,不过她要大会兄弟在大厅帮忙倒茶。”

  这鸨儿倒是好主意,卖不卖得出都不亏,眼下盼着赚钱,也只好答应,问邓柯山:“那何时可以开始?”

  “今晚就行,他们的花魁叫思桂儿,按刘哥说的,送她一件衣裙,鸨儿把尺寸都给我了。”

  刘民有接过纸条,自己收了,又有点担心道:“三两五钱是不是贵了点,那些客人能愿意么。”

  邓柯山端起茶喝了一口才道:“刘兄就不必担心他们没钱了,青楼可不比勾栏,群芳楼红花魁一晚是十五两,还他娘的不包括唱戏和酒席,这天津城内城外,多的是京师的官绅豪商亲眷,好点地段的门店都是他们的,他们一日所费,当我们一年不止,不多赚点,良心不安。”

  刘民有和代正刚都听得一愣一愣,

  邓柯山接着道:“方才说的是青楼,三两五钱一件,然后便是卖婆,我找了八个。”

  刘民有惊奇道:“邓兄可真是交游广阔,连卖婆也认识如此之多。”

  “八个算什么,三姑六婆我认得多了,要找都还有,这八个里面五个卖婆,三个插花婆,好些还有把柄在我手上,也不要跟她们太客气,咱们定多少银子,就是多少银子,哪由得她们多拿。”

  代征刚道:“卖婆还能有啥把柄,不就是卖东西的么。”

  邓柯山一脸奸笑:“代兄你这就不知道了,这帮子三姑六婆没几个好东西,老子要收拾她们,一堆的法子。”

  刘民有忙劝道:“邓兄,我等还需要她们用心做事,你给的太少,她们不用心做也是枉然。”

  “是,是,刘哥说的是,我还是听你的,要不咱今天就把份子定下来,我也好跟她们安排。”

  刘民有知道他是要明确他自己的份子,想想道:“那卖婆就统一卖一两八钱,我们得一两三钱,卖婆得两钱,邓兄你拿三钱,邓兄意下如何?”

  “成,就按刘哥说的。那要不要每个卖婆拿个样衣去?”

  “拿,现今只得五件,你就先给五个利落点的卖婆,其他的过两日才有。”

  “好勒。”

  ----------------------------------------------------------------------------

  “当,当,当”

  东元俵物店旁,一个卖婆敲打着惊闺走在后巷中,敲完后在侧门边等了一会,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个丫鬟。

  “婆子,我家小姐问你有没有好的花粉。”

  田婆子堆起一脸褶子,也不管这丫鬟才十多岁,讨好的道:“这位姐姐,花粉只是普通的,但我这里可有个新的衣裳,你家小姐要是穿了,一定舍不得脱下来。”

  那丫鬟嘴一撇:“就你们卖婆那张嘴,什么东西都是好的,我可是刚派来伺候小姐,要是东西不好,累我挨骂,我可要拿脚踢你。”

  “哪能呢,姐姐你不知道,凡是我田婆子卖的东西哪有不好的,要是不好,我一早就给他退回去了,真要是累你挨骂,以后把我田字倒过来写。”

  “那好吧,你跟我进来。”菊香让开门,领了田婆子进院。田婆子一路跟着到了三进,接着又要往西厢的闺房进去。

  “菊香,你带的何人。”菊香转头看见是夫人带着张婆在回廊中,忙过去回道:“夫人,是外面的田卖婆,有新衣服带来小姐看看。”

  赵夫人打量一番田婆子,对那田婆子说:“你卖东西就卖东西,可别弄些乱七八糟的事出来。”

  “夫人放心,老身绝不做那等事。”

  赵夫人点点头,放她两人去了闺房。等她们进了屋,张婆在一边道:“夫人可要吃些点心。”赵夫人缓缓摇头,又叹口气,张婆接着劝她:“夫人也不必担心,东家出门又不是一两次,眼下鞑子都退了,到处也太平,不会出什么事的。”

  “如何吃得下,他走了一月有余,可这段日子我这心头突然烦闷不已,总觉着怕有什么事,所以连香儿也不让她出门,哎,这走,行商的人便是如此,一出门便是许久,让人牵肠挂落的。”

  张婆道:“那夫人总也要用些吃食,若是饿坏了身子,老爷回来老身可如何交代。”

  “老爷回来,这东西便吃得下了,此处无事,你且去忙吧。”

  张婆叹口气走了。

  闺房中赵小姐贴在窗户上,听了赵夫人说完,又站立一阵后,沉着脸掀起珠帘出来,菊香和田婆子等在外面,田婆子正在认真打量高几上一个插花瓶子,菊香看小姐出来了,说道:“小姐,刚才在外边敲惊闺的是这位田婆子,她说有好看的衣服,我便领了进来。”

  赵小姐无精打采问了一句:“又是比甲褶裙?”

  田婆子过来行个礼,口中道:“却都不是,保管小姐没看过,我田婆子卖的东西,一定是要配得上小姐这神仙般的人儿才是。”

  赵小姐听了奉承话,终归开心些,笑道:“你这卖婆,东西还未拿来,就光是嘴上了得,你一天要见多少神仙来着。”

  田婆子一边放下背篓,口中道:“小姐这样的神仙岂是随便见得,要不是老身今日走这巷子,怕是一辈子也看不到,小姐不光人长得清丽脱俗,屋中陈设幽雅,连那插花的手艺,也是了得,不是神仙人儿又是什么了。”

  赵小姐格格一阵笑,这卖婆的口才恐怕比得上那个小人家,不过她天天走街串巷,当然能练出来,这陈账房一个读书算账的,又不知去哪里学的。

  “那你便说说插花如何好,说对了我便买你两件,说不好,就不让你拿出来了。”

  那田婆子刚打开背篓,正要拿出来,听了这话只好放回去,还是不慌不忙道:“小姐开了金口,那老身便说说。”

  赵小姐和菊香都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这几日她们都被赵夫人关在家中,这卖婆口舌便给,全当是个乐子。

  “堂厅宜大,卧室宜小,小姐这鹅颈瓶七寸有余,正是小瓶,合用闺中,花出瓶口八-九寸,长短正应了古人之法,瓶身纤瘦,小姐便一高一低插法,低枝又捏弯,错落有致。要不是小姐这般心思灵巧,如何做得出这样的雅致插花来。”

  菊香笑道:“田婆子你哪去学得这些,难不成你在家也插花。”

  田婆子道:“还不是听那些小姐夫人们说的,都是我东西好,她们买了心中高兴,便留我多说会话,你看我这蠢笨模样,就是记得了,又哪里插得出来。”

  赵小姐经她这么一阵谈话,心情好了不少,笑着道:“既然是小姐夫人们说的,那她们都是会的,定然也能插出这等花来。好吧,便算你说对了,把你的衣服拿出来我看看,若是做工还行,就买你两件。”

  田卖婆好话说尽,费了许多口水,终于到了戏肉,连忙小心的拿出一件连衣裙来,抖开了给两人看。

  一件白色的缎质连衣裙展现在两人面前,前面没有开衽,领口是高领,一朵淡雅的荷花完整的绣在正中,腰身也不同于一般深衣,略略收紧。

  赵小姐眼前一亮,一把抓过,在身上比起来,菊香也转过来细细看着。

  “小姐,这衣服没衽,好看倒好看了,怎么穿得进去。”

  田婆子一边帮着拉袖子,一边道:“菊香姐姐你就不知道了,这衣服是套头的,纽子也是在颈后,穿上身可比深衣漂亮,午前我卖的那一件,那小姐穿上就不肯脱,说是连睡觉都要穿,要不让小姐试试。”

  赵小姐正有此意,赶快和菊香一起掀开珠帘,到屏风后换衣服,一阵悉悉索索之后,走了出来。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走动间腰肢如柳,裙摆摇曳,胸前荷花映衬着娇美的容貌,真是淡雅如仙。

  田婆子和菊香一时也看呆了,赵小姐也没想到这么合身,看两人呆看自己,有点脸红,微怒道:“这连衣裙穿上如何,你们倒是说说看。”

  田婆子这才回过神来:“好,好,真是好看,连我这么老的婆子都看傻了眼,要是叫男人家看了。。。。。。”

  “嗨,你这婆子胡说什么。”菊香听她有些胡说,赶紧叫住她。

  “是,是,反正就是太好看了,我看月亮里面的嫦娥也不过如此。”

  赵小姐心中高兴,调笑那婆子道:“你这婆子还是乱说,嫦娥是配猪八戒的,你可把我当做了什么。”

  田卖婆看她表情,知道是说笑,也笑着回道:“看我这嘴,小姐怎么也是配唐三,不,不,是配玉皇大帝,小姐你可得多买几件,换几种颜色的,真是,看看这漂亮的,这一出门还不把那些花魁羞死了。”

  菊香也在旁边道:“真的,小姐穿起来真好看,这衣服腰身窄些,怎地一下好看如此多。”

  赵小姐一阵得意,就不计较田卖婆把她和青楼女子相比了,也不问价,大方的道:“那就买三件好了,我要两件,给菊香也买一件。”

  “真的?”菊香高兴得跳起来,立即跑过去翻田卖婆的背篓,里面却只有一堆胭脂花粉和一个奇怪的木架子,再无衣服。

  “怎地没有了?那你还叫小姐多买几件?你这婆子骗人来着。”菊香失望之余,对这婆子发起火来。

  “哎呀,菊香姐姐你这话可错怪我了,这衣服不比胭脂花粉,每人尺寸不一,都是看了样衣,我帮着量了尺寸带回去做好再送来,今天却是巧了,这件就真这么合了小姐的身。”

  “哼,那你要做到何时。”

  “这,老身也不知,老身已经卖了十多二十日,每日都有订的,三天前订的都还没有做好,光今日就已接了三件,衣店也不知还排了多少,总之一定帮两位催快点。对了。”田卖婆突然想起一事,在背篓中拿出那个木头架子,对两人道:“小姐你看,这衣服都是绢缎所做,挂钩上别弄坏了,每件衣服还配一个,这个,叫衣架,用这个套了再挂在挂钩上就不怕了,你说说,这多好。”说着便接过裙子挂在衣架上。

  “真巧。”赵小姐拿着那衣架左右看看,赞叹起来,虽然衣架是十分简单的东西,但初次见到,还是新奇。衣架上还用彩笔画了一朵漂亮的兰花,写了个兰字。菊香也看得啧啧称赞,她转头问田卖婆道:“这衣店老板真是能人,衣店是开在哪里的呢?”

  那田卖婆不肯说,怕这些人自己去了店中购买,嚅嚅道:“老身也不清楚,都是别人送过来的。”

  “你这婆子,你还能卖一辈子这衣服不成,我家小姐说了买三件就是三件,你不说我可真自己去找了,这天津城巴掌大点地方,还不信找不到了。”

  田卖婆这才不情愿的道:“那小姐可说好了,这裙子二两八钱一件,衣架二钱,可得从我处买。”

  “得了,这件现成的我要了,订的那两件每件给你一两银子订钱。总行了吧,快说。”

  “是井东坊的兰花衣店。”

  “井东坊。”赵小姐轻轻念了一声,听老蔡讲,那小人家也是井东坊的,那里尽出些古灵精怪的人,那日回来就跟娘说了觉得陈账房不错,娘亲也有答应的意思,好像娘亲也跟父亲商量了,从那以后,似乎对这人有了一丝牵挂,他和父亲一起出海四十多天了,已经到了倭国没有,海上风浪有没有吓着他,父亲又对他观感如何。

  一时心情又惆怅起来,抬眼间,看到回廊下娘亲的背影,纤弱而孤单。

  

第三十七章 惊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