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回家

    老汪跪在甲板上,泪流满面:“老爷,咱们到家了。”说完呜呜的哭起来,陈新背过身离开船头,一直走到舵楼上,往前方看去,远处的天津城轮廓依稀可见,自己在这个时代最亲的人就在那里。转眼间离开将近两月,自己已经从一个账房变成很有前景的准老大,日本和大明的路子都打通了,虽然份额还是不多,但总算不用再为生计忧愁。

  “传宗,我下了船要先和他们去俵物店,送回赵东家的骨灰和银子。你靠岸后就在船上守着,可以先雇个马车,但不能离船太远。”

  “是,陈哥放心,我拿命担保。”卢驴子知道陈新的一万五千两,有了这笔钱,以后一帮伙计便不愁吃穿,眼下都到门口了,绝不能出问题。

  陈新吩咐完卢驴子,宋闻贤又过来找他了。

  “陈兄弟,一会我们先和黑炮他们一起去俵物店,船上的货先别忙下,等我们寻个机会甩开他们,再回来取出银子,对了,那朱国斌是不是死心跟你?”

  “他什么都没说过,一路都跟来了,不过还是小心点,到时想个办法支开一会。”

  “人都支走了,谁来搬银子?”

  “岸上有我的人,我住在井东坊二道街,离东元俵物店不远,抽个空通知他们一声,让他们来搬放心些。”

  “我那份也先放到你处,王勇可以帮忙。”

  “嗯,若是宋先生到时不能同行,另寻时间过来就行,到井东坊问新来的刘家就是。”

  “好,行百里者半九十,一切小心点。”陈新点点头,两人不再交谈。

  半个时辰后,朱印船在出发的码头靠岸,陈新和宋闻贤跟着老汪几人一起下船,雇个马车装好赵东家的银子,走东边镇海门入城,现在后金已经退兵,城防也放松了,入城时并无人检查。

  “陈兄,你可回来了。”

  陈新抬头看去,竟然是周世发,他穿着一身新的胖袄,一脸兴奋的站在旁边。

  陈新惊喜道:“周兄弟,你何时回来的?”

  “我前几日才回来,我娘说带喜隔日就去帮忙,真是多谢你了。”

  “周兄何必客气。”

  “陈兄你最近是去哪里行商了?”

  “到登州去了一趟。刚买了些货品回来,对了,周兄你今日是否一直当值。”

  “是,明早才下值。”

  “一会我还有些货,若是晚了,还要麻烦周兄通融一下。”

  周世发大方的一挥手道:“没事,其他事不说,这城门的事情找我保准给你办妥。”

  陈新看老汪他们已走出老远,自己不便耽搁,匆匆跟周世发道别,跟着追去,走了一段,眼前东门大街熟悉的情景让陈新按捺不住,前面的老汪等人已经往北转入一条街中,他不再跟随着他们,继续往西疾走,他打算跑快点,先到井东巷打个照面,安排人手到城外接应,快步来到井东巷的街口,刚入一道街,便发足狂奔,一道街上人人侧目。

  两边房屋快速往身后退出,陈新气喘吁吁跑到了二道街,那个熟悉的小院如此可爱,他一把推开大门。

  “哎呀,谁呀,吓我一。。。”

  王带喜正在打扫地上碎料,倒在院门边的一个篾框中,被吓了一跳,她以为又是邓柯山等人,正要牢骚两句,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一时竟然没反应过来。

  “带喜,你在干啥呢。”

  “呀,陈大哥回来啦,这,陈大哥回来啦。”王带喜高兴得跳起来,扔了笤帚朝院子中喊起来,又上来牵着陈新袖子,刘民有代正刚等人纷纷跑到门口,几个跟班则一头扑上来,亲热的抱着他。

  海狗子一脸傻笑,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手就一直紧紧拉着陈新的衣服,张二会则大声的喊陈大哥。陈新挨个拍着他们脑袋。

  刘民有呵呵笑着看到陈新,这个多年的好友晒得几乎和那些纤夫一个肤色,脸上也瘦了一圈,不过回来了就好,这时代出海不是闹着玩的,这些日子大家心中都很担心,生意越来越好,生活中担忧的便是他和卢驴子了。转眼发现只有他一个人,问道:“卢传宗呢,没和你一起回来?”

  陈新把几个跟班打发到一边,拉过流民和代正刚小声道:“我马上要去俵物店,此处不能耽搁太久,你们马上去卫河边上,有个挂蓝底登州海防道官旗的货船那边,卢驴子在船上,你们到了先找到他,我有些货要搬。”

  刘民有道:“你自己都带货了?可是我们今天要赶一批货,要是人都走了,这货可咋办。”

  陈新转眼一看院子,他这才发现已经成了制衣场所,他略微有点惊奇,不过此时不是问的时候,他只对刘民有道:“其他事晚上再说,眼下别管什么货了,听我的,去码头,我的货很重要,走了。”

  陈新又匆匆出门,一路跑着到了东元俵物店,刚好在门口碰到老汪一行,宋闻贤正焦急的回头张望,却见陈新从这边跑来,过来就对陈新一顿埋怨。陈新悄悄对他道:“下货的人找好了,一会你找个理由,咱们就去把银子取了。”

  宋闻贤听他是去找人,也不再埋怨,眼下犹如肥肉已经夹上筷子,他不由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不过他再心急也要把赵东家送到再说,黑炮和疤子都是中层干部,不能失了人心。

  两人便跟着老汪等人,从俵物店巷子中的侧门进去,开门的是张婆,她一看老汪哭丧着脸抱着个坛子,脸色一变,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片刻后才往后退着,叫了一声往三进跑去。

  陈新和宋闻贤跟在最后,众人都进到二进的院中,听得三进中很快便传出一阵哭声,隐隐听到张婆在大声招呼丫鬟,似乎那赵夫人晕倒了,老汪等人颓丧的跪在地上,只有宋闻贤自重身份,还是站在那里。

  等了好一会,哭声渐渐小点,张婆和菊香几人扶着赵夫人出来,刚出三进的大门,赵夫人便看到老汪抱着的坛子,惨叫一声又晕了过去。陈新赶快跑入正堂搬出来一个椅子,张婆等人把赵夫人抬到椅子上坐了,又掐人中又扇风,好半响,赵夫人悠悠醒转,摊在椅子中,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嘴巴微微颤动着。

  “夫人,老爷是六月初五走的,老汪那日没护住大当家,都是那人突然从舱中钻出,我实在没有看到,否则即便搭上我老汪性命,也要护得大当家周全,请夫人、小姐处罚。”老汪将额头在地板上磕得嘭嘭响。

  疤子也把头埋着,发出呜呜的声音,正厅外一阵脚步声,久违的赵小姐出现在门口,穿着一件漂亮的连衣裙,发钗横斜,应当是刚刚起来,她脸色苍白来到赵夫人旁边。

  “娘,娘。”赵小姐叫得几声,也是泣不成声,几个丫鬟婆子更是哭成一片。

  陈新在旁边对赵夫人劝道:“夫人若是难过,哭出来更好一些,不要憋坏了身子。”

  赵小姐抱着赵夫人的腿道:“娘你听陈账房的,你跟我说说话。”

  赵夫人便如同傻了般,眼睛发直,没有任何反应。

  宋闻贤原本就是来做个样子,眼看着赵夫人没有反应,不由得有点着急,自己那点场面话讲不出去,就找不到理由离开。他看陈新也是束手无策,脑中一动,到老汪面前,一把拿过赵东家的骨灰坛,来到赵夫人旁边。

  “夫人,我等护卫不周,任夫人处置,赵东家鹤驾西归之时,托我等一定将他骨灰带回,虽是万水千山,总算是带回来了,请夫人收好,才好处理丧葬之事。”

  宋闻贤把骨灰坛举在赵夫人眼前,赵夫人的眼神慢慢落到那坛子上,终于啊的一声哭出来,众人才放下心来,哭出来就好,否则一直憋着肯定会出事的。赵夫人把坛子一把抱在怀中,与赵小姐挨着头,哭得鼻涕横流,张婆赶快过来一张手帕。

  宋闻贤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事已至此,夫人请节哀,眼下最紧要便是丧葬之事,夫人和小姐突遭大变,不宜再操劳,此事便由我和陈账房来主理,黑炮兄弟几位协助。”

  赵夫人抹了一把泪,哭着道:“宋先生你看着办就是,我早跟他说,别走海了,那银子是那么好挣的,他就是不信,原来还说,等着他回来定下香儿的婚事,也好早点看到孙子,哪知现今四七都过了,还有什么说的,呜。。。。。。。”赵夫人说得几句,再说不下去。

  宋闻贤看赵小姐虽然也在哭,但明显比赵夫人稳定些,又转过来对赵小姐道:“小姐若是同意,我此时便和陈账房先去办着,另外船上还有些大当家和其他大人的货,也是急着要处理。”

  赵小姐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她看着陈新道:“陈账房忙过外间的事,能否到此处帮忙,我一个小女子好多事也不懂。”

  “那原本就是在下本分,小姐不说,我也是要来。”

  赵小姐搽了泪,神态间已恢复不少平静,她点点头道:“如此宋先生和陈账房就先把急事办了,这里有汪叔他们就够了,你们也是外边走了两月,也别太操劳,今日便在家休息。反正四七都过了,也不急一两日了。”

  陈新和宋闻贤对赵小姐的恢复速度都有点惊讶,不过两人确实有事,对赵小姐和夫人施礼后退出来,陈新走到侧门时,赵小姐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陈账房明日还请早些来。”

  宋闻贤听了,看了陈新几眼,陈新在一边答应了。

  两人走出巷子后都无心交谈,一路匆匆忙忙赶到镇海门大街,雇了一辆驴车很快到了码头。

  陈新远远就看到刘民有几人在码头边,他一下车就拉过刘民有问道:“民有,拉货的车租好没?”

  刘民有看他一头的汗,轻松的笑道:“看你急的,卢驴子说不就是些铜锭么,那用的着这么急,车早租好了,卢驴子非要等你来,不然我们都搬走了。”

  陈新也不解释,上了甲板,对朱国斌道:“国斌兄弟,你看这样如何,律方和宁大哥都有伤,不能在船上呆久了,我雇了个驴车,麻烦国斌跟那边的张二会小兄弟一起护送他俩先到我住处,先找大夫来看看。”

  朱国斌是个直肠子,听了马上同意道:“行,陈哥你安排就是。”

  秦律方则喊道:“陈哥你别管我们,我还能帮着搬东西呢。”

  “好了,看到那边那个大个子没,他一个人能顶十头牛,你们有伤,以后养好了再帮陈哥,现在都听我的。”

  打发走了朱国斌三人,总算都是同伙了,陈新一挥手,卢驴子打开底舱,和那王勇一起把上面的俵物往二层传,他们并不搬下船,刘民有等人只是把俵物堆在二层个舱室中,慢慢露出了下面的银袋,卢驴子又在外面套上袋子,一个个传上去,代正刚轻松的提了,放到岸上雇来的两辆马车上,陈新和宋闻贤总共有三万六千多两银子,一千三百多公斤,不过对两辆运货的马车也并不沉重,等十多包银子都装好,陈新又把那支斑鸠铳也装入一个袋子,放到了马车上。

  陈新让刘民有坐在马车上,王勇和代正刚都在后面押车,对刘民有反复叮嘱一定要看好,又让代正刚一定要守住放货的屋门,两人虽觉得奇怪,但还是满口答应,然后那车夫一鞭子甩过去,马车慢慢往镇海门走去。

  剩下几人又把三层中放的天津那位大人的一万多两银子取出来,装到一个马车上。

  宋闻贤自己的钱已经搬出来,心情放松许多,他对陈新道:“陈兄,现在可以告诉你,天津的这位大人是副将钱中选大人。”

  陈新无所谓的道:“天津这边怎地你们不找巡抚了。”

  宋闻贤一笑:“现今天津这巡抚却不算什么,实权不过一个督粮道,跟登莱巡抚无法比的,我们找他作甚。陈兄弟要不要同去?”

  “今日不去了,我还是回去看着放心些。过两日吧,宋先生你晚上住何处?”

  宋闻贤哈哈笑道:“这个嘛,陈兄就不用操心了,舞刀弄枪非我所长,依红偎绿还是可以的。”

  陈新摇摇头,这文人倒真有趣,他也胡吹道:“那我让这位小兄弟护送你,他的棍术可是很好的,对付两三个人不在话下。”宋闻贤看着精瘦的海狗子,略有点怀疑,不过这光天化日的,别人也未必知道车上是银子,只要到城门找到钱大人家丁就安全了。当下跟陈新辞别,往镇海门赶去。

  码头上只剩下了陈新和卢传宗,卢传宗看海狗子也跟着走了,对陈新道:“陈哥,那咱们俩就开始搬俵物吧,快点的话还能赶个晚饭。”

  陈新微微笑着,把手背起道:“这俵物又不是银子,哪用得着自己动手,你去找挑夫来搬就是,顺便再租几个马车,一次都拖到俵物店去。让他们快点,我还一大堆事情。”

  卢驴子抓抓耳朵:“对啊,我现在不是纤夫,也不是挑夫了,老子花钱让你罗教来搬,搬死你,你娘的。”

  

第四十二章 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