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天启驾崩

    天刚麻黑,院子的正屋中,陈新在桌边端着碗面条,桌上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刘民有坐在对面也同样端着碗面。

  “民有,等代正刚和宋闻贤九月回来,我便要去趟京师,卢传宗、代正刚、朱国斌、海狗子我都要带走。”

  刘民有有点惊讶:“你已经派了一个秦律方去京师,还要带这么多人,去打仗还是咋地。”

  陈新把口中面条嚼两下,说道:“跟打仗也差不多,天启要死了,我不记得是几月,反正是今年,我要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

  “你不就是去交钱纳级么,天启死了还能咋地,你能把魏忠贤抓出来杀了不成,再说店子里面也要人手,你都带走了,我这里又怎办。”

  陈新端过面汤喝一口,舒服的叹口气才道:“那么简单就好了,你店子里面不是有周来福老婆和那潘金莲么,对了,我答应老蔡和卢友了,以后都让他们来衣店上班,这么多人总够了吧。”

  当一声,刘民有端的碗掉在桌子上,“你,谁让你招那么多人的,衣店这个月才百件不到的生意,大多是棉的,也就赚三四十两银子,你前几日又给邓柯山定了三两的保底,现在再加两人,我们还赚什么银子。”

  陈新不慌不忙把刘民有的碗放平:“老蔡二两,卢友一两,有什么关系,邓柯山在天津能办事,那也是该给的。”

  “不是几两银子的问题,店中能有多少事,你弄这许多人来,又没有事情做。整天无所事事干嘛。”

  “刘兄别急嘛,我们总不是做一辈子衣店,以后有很多其他生意要做的,现在先培养班底,以后要用的时候,才不至于人才不足。”

  刘民有直直的看他半响,突然站起身,到门口嘭一下关了门,又回来坐下:“你今晚非得说清楚,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别把我当傻子蒙在鼓里。”

  陈新一副无赖样,又伸手去端汤碗,刘民有抢先一步,把汤碗端到一边。

  陈新摊摊手笑道:“那好,但你听了可别笑话我。”

  “说罢。”

  陈新清清嗓子,开口道:“我要争霸天下!”

  哐当一声,刘民有从座位上摔下来,他又迅速爬起气急败坏道:“你还要争霸天下,你不过就是一万多两银子,你凭什么争霸天下,这天津城里做运河生意的商号谁不是身家巨万,他们都没去争,你凭什么去争。”

  陈新连忙把他拉坐下来:“刘兄别急么,我就叫你别笑话我,你非让我说。”

  “陈兄,咱们能不能不折腾了,现在咱们有条船,有银子有生意,老老实实过日子不行么。我看该早给你安个家你就安生了,二道街几个婶子都来说过亲了,要不我让你先成亲行不。”

  陈新耸耸肩道:“安生得了么,鞑子来了呢。”

  “你不是在威海有私港么,咱们先跑到威海,再跑到台湾,实在不行就琉球。在海边还怕啥。倒是你这么折腾,还争霸天下,说不定鞑子还没来,你就把我们全折腾进去了。”

  陈新一脸苦笑着道:“刘老板,这争霸天下现在只是一个梦想,还没有路线图来实现它。”

  刘民有怒道:“你早有路线图了,你只是瞒着我们,从你进俵物店那天起,你就有路线图,你只是没想到这次能赚这么多,现在有了银子又有地盘,就迫不及待了。梦想也是有代价的,没看那马丁路德金,刚说完我有一个梦想就被人杀了。”

  “刘兄先别发火,听听我的理由如何。”

  “那你说。”

  陈新换上职业的微笑试探着道:“如果我说是为了拯救中华文明,不让它被野蛮所中断,你相信不?”

  刘民有毫不犹豫:“不信!”

  “嗯,那我其实是在拯救文明的同时,实现一些个人的价值,比如说获得更大的舞台。。。”

  “得了吧,你就是权力瘾发作,就如同你在公司里面一样,找董事女儿结婚也好,与潘总合作也好,都是为了权力。”

  陈新连连点头道:“刘兄真乃我的知己,说得一点不错,这权力的味道一旦尝过,是要上瘾的。”

  刘民有眼睛一瞪,陈新忙改口道:“好了,说真的,大乱就在眼前,天津威海都不是世外桃源,既然躲不掉,何不奋起一搏,改变代正刚海狗子这些人的命运,也改变中国的命运,我来主政,总比满清那半奴隶半封建半殖民的怪胎好吧。”

  刘民有怀疑的看着他,“什么叫半奴隶半封建半殖民。”

  “满清八旗不过是军事氏族统帅下的半奴隶制结构,入主中原后通过军事优势建立民族隔离的殖民地社会,但一番乔装打扮之后,外表与中国一贯的中央集权政权一样,就是所谓的封建社会。它便如同一颗寄生树一般,缠绕在华夏这棵大树身上,掠夺它的营养,到两百多年后,中国已经变成一个羸弱愚昧的怪胎。”

  刘民有沉默一会,陈新或许说得都很对,但未必是他真实的原因,自己虽是他好友,但也是很容易被他骗的,“还有呢。”

  “第二,我觉得我们有机会成功。。。”

  刘民有终于抓住他弱点:“有机会成功,还有机会杀身成仁呢,你又不会炼钢炼铁炼玻璃,也不会打仗,如何能斗得过建奴。”

  “咱不会,可以学嘛,这些是不会,不过我比他们多学了几百年的知识,这些可都是工业革命后的产物。。。”

  刘民有再次冷冷打断:“咱们两就是多读了几本数学物理化学,到现在全还给老师了,我连六十度的余弦值都不记得是多少,抛物线公式你记得?微积分你记得?元素周期表你记得?你每天搽那把枪,用的火药配方你知道?更别说炼钢炼铁,我就只看过钢水,其他都不知道。”

  陈新张张嘴,半响才道:“还真不记得,不过皇太极和李自成也不会啊。”

  “他们都不是一般人,能青史留名的,不管坏名好名,不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能比的,皇太极自小就跟着老奴打仗,这么多年下来,普通资质也成了合格将领了,就我两这样一直读书的,需要多少人命才能换来这个水平。海狗子他们跟着我们,不是为我们卖命的。”

  “那刘老板你想想,如果我们没来,他们会是什么命运,还不是在时代的大潮中起伏,可能参加流寇,可能参加官军,可能死于屠杀,谁能躲得开改朝换代的血腥?”

  刘民有还是坚定的道:“但他们在我眼前,不是历史书上的数字,我宁愿带他们流落海外,也不愿他们为此送命,我也不喜欢满清,但我没有能力改变大势,你也没有。”

  陈新悄悄看刘民有一眼,微弱的油灯下一脸的严肃,陈新眼珠转转,手一摊:“刘兄一席话,惊醒梦中人,我决定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从今以后我就老老实实当个官,咱们做点海贸,赚点钱,不过以后既然要去海外,还是得多找些人一起,不然在那些荒岛上怎么生存,我打算在威海卫整块地盘,多收些流民,以后鞑子来了,咱们带上他们一起跑路。”

  刘民有虽然不全信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至少他表了态,这才放过他:“那好,那你可记得你自己说的话。”

  “记得,记得,刘兄苦口婆心,我岂能没心没肺,不过京师还是要去一趟的,先纳个千户,眼下离鞑子进关还有十多年呢,咱们总要把这十多年过舒坦一点,到时候去海外做了野人也有想头,这辈子总当过官了不是。”

  “你这官瘾啊!”刘民有叹完气,又问他:“既然你打算安生些,那你要不要那些婶子做个媒,早些成家?”

  “不用,我自有安排。等升了官再找个漂亮的。”

  刘民有多少知道他和赵小姐的事,哂笑道:“是不是赵小姐那边定下了?”

  陈新点点头:“他妈前几日跟我说了,说她希望我做他们家上门女婿,给赵家留个后。”

  刘民有一听,一脸欢喜道:“那就快些定下时日。。。”

  “定什么时日,他家又没儿子,就女儿守制,考虑到赵香年纪大了,他妈说只守一年。”

  “那你岂不是还要等一年才行。那赵小姐漂亮的,她来过我们店中,你艳福不浅。只是可惜了,你又要当上门女婿。”

  “你想什么呢,我可没答应当上门女婿,只答应第一个儿子姓赵。”

  刘民有搓搓手道:“那就太好了,比你上辈子好。以后不用端洗脚水。”

  陈新笑嘻嘻的,也不生气,躺在椅背上,脸上露出一丝温馨:“赵香还是不错的,每日跟她说会话,看着她笑,心情就很好,现在又不流行野蛮女友,我就算想给她端洗脚水,她也不敢同意。”

  刘民有看着这个好友名草有主,打心眼里高兴,心中甚至已经开始计划起怎么给陈新办婚礼,虽然还有一年之久。

  大门突然砰砰的响起来,陈新走到院子时,海狗子已经把大门打开,邓柯山忙忙慌慌跑进来,一看到两人就急急的说。

  “陈哥,刘哥,听说没有,皇帝死了。”

  --------------------------------------------

  第一卷完

  

第四十七章 天启驾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