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崔呈秀的去职过程

    崇祯长编记录的崔呈秀免职时间是十月二十一,其后才是陆澄源、贾继春弹劾,对象也集中在魏忠贤身上;国榷记录的崔呈秀免职是十月二十四,陆澄源、贾继春弹劾是在此之前,目标主要是崔呈秀。崇祯实录似乎与国榷是同一版本,每字不差,也不知道是否就是谈迁所写,或者,那时候就有学术腐败?

  其中《国榷》的记载比较简略,大致写了一下弹劾内容,《长编》的就详实得多。

  从内容丰富和逻辑性上,长编所载更可靠一些,其所载杨维垣第一次弹劾崔呈秀弟弟当总兵以及用不祥之人,崇祯没理他,第二次弹劾主要是说崔呈秀给魏忠贤坏了事,魏忠贤本身还是很好的。

  杨维垣两次次弹劾内容,都是贬崔扬魏,以此提交皇帝,暗示只收拾崔呈秀,崇祯批准辞职,其中未必不是崇祯与魏忠贤的交易。所以推断是魏忠贤指示杨维垣,以牺牲崔呈秀换取皇帝的信任。

  但显然魏忠贤对于这次斗争的残酷性认识不足,在对崔呈秀的问题上失误了,崔呈秀这个风向标一倒,人心尽失。

  综上,本书采信崇祯长编的时间,即杨维垣第二次弹劾后,崔呈秀二十一日去职,陆澄源、贾继春便一笔带过。

  附:《崇祯长编》杨维垣两次弹劾

  杨维垣第一次弹劾:丁未云南道御史杨维垣疏紏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崔呈秀立志卑污居身秽浊与旧辅冯铨争权有隙饵吴淳夫攻之一郎官不数月已跻卿贰躁进者无不匍匐呈秀之门矣因恶夏之令而倪文焕为之报复故越十余人而用掌河南道凡在焕前者尽数咨部而病痊起补之李应荐亦例之赐环之中不谓之欺君擅政可乎其弟崔凝秀为浙江总兵我国家曾有兄为本兵于内而弟握兵权于外者设有功罪呈秀何所行其斥陟也尤可异者三殿工程原是吉祥善事而呈秀以不祥之人经理其间故经营垂毕而先帝龙驭遽升未必不由于此今又受事中枢岂九边阨塞数万甲兵自呈秀外再无辨之者乎当今边锋屡警债帅成风恐不宜以贪污呈秀再助之澜也当大行皇帝崩逝次日百官闻皇上将御文华殿急自干清门趋出而隆道阁前忽有数内臣招呼兵部尚书崔家闻者莫不错愕夫所言公公言之天下事岂呈秀一人所可私语耶先帝信任厂臣甚专而厂臣亦孜孜竭力任怨任劳以?报称此其所长也独是误听呈秀一节乃其所短盖厂臣有王掌家者呈秀交结甚密以故誉言日至而秽状未彰厂臣遂诚信而贤之而呈秀方且内谀厂臣外擅朝政见今吏兵二部革去文书房常例方为先帝第一羙政而不知无骨大臣乃私为呈秀居奇地指缺议价悬秤卖官其状可胜道乎恳皇上急正两观之诛或薄示三禠之典旨以维垣率意轻诋不问呈秀随具疏辩并求守制亦不允。(太长,懒得断句了。)

  杨维垣第二次弹劾:长编天启七年十月:壬子(十七)御史杨维垣再疏纠崔呈秀通内,凡急于仕进者,靡不趋之故,当杨左之时,人皆以不参厂臣为罪,当呈秀之时,人又以不誉厂臣为罪,故不知者谓呈秀于厂臣为功首,于名教为罪魁,臣谓呈秀毫无益于厂臣,而且若为厂臣累,盖厂臣公而呈秀私,厂臣不爱钱而呈秀贪,厂臣尚知为国为民,而呈秀惟知恃权纳贿,其可恨也至矣,今呈秀乃以臣明目张胆之举,为挟忿泄怨之事乎,旨令静听处分

  

崔呈秀的去职过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