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组织结构

    运河边上的窝棚区里,陈新又站在了代正刚他们原来的窝棚里,面前站着二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阳谷来的代正刚的老乡,他们已经来了十来日,一直在这里等陈新回来。

  “千户大人,阳谷这边来了二十一个,只有两个是带了家室的,其他都是光棍,附近几个村的光棍可都在这里了。”

  陈新看到了那个佃户黄元,还有好些都是以前见过的纤夫,陈新对他们点头笑笑,黄元等人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不该下跪,现在这陈大哥可不能叫了,听说已经不是账房先生,现在是什么千户了。

  陈新问那个黄元道:“黄元你家不是生了娃么?带来了没有?”

  黄元有点颓丧的道:“娃没带活,跟他娘一起得病死了。”

  陈新没再说话,拍拍黄元的肩膀,这时代死亡率太高了,过个冬天就要死不少人,冻死、饿死、病死,人命的价值正在急剧贬值。

  “你们这么远过来,愿意跟着我陈新,我以后必定不会亏待你们,但是好坏都要说在前面,跟我去的地方,可能要打土匪,打倭寇,甚至可能打鞑子,每月月钱一两五钱,伤了给你三十两,安排做其他事情,每月还是有饭吃,死了也是三十两,给你家里,有娃的,我给你养到十六岁,还让他读书。要是有怕死的,现在就出来,我给你们二两银子路费,现在就可以回阳谷去。”

  一众人互相看看,没有一个人出来,都巴巴的望着陈新。

  陈新满意的道:“好了,你们这么远能过来,我也不选了,都要了,能当战兵就当战兵,实在当不了,就当辎兵火兵。”

  代正刚在一边高兴的答应一声,他原本还担心有人选不上,又打发回去。这年头一两五钱不被克扣的话,也够养活一家子了,其实代正刚看得出来,他这帮老乡比起精挑细选的那五十名纤夫要差,陈新收了也算给自己面子。

  “你们还不谢过千户大人。”代正刚连忙提醒愣着的同乡,他跟宋闻贤相处了一段时间,进京一路上也学了不少礼节。

  一群人赶紧跪下,“多谢千户大人!”

  陈新让他们起来后,又对代正刚道:“最多两日咱们就出发,这两日的时间,你把人员名册造好,买两个大木桶,让他们挨个洗澡,把身上的虱子跳蚤清理干净,上船前我要检查,没清理干净就自己走路去威海,那些被褥之类的,到时就别带上船了,我都订好了新的。”

  代正刚点头道:“知道了大人,跟张家湾的纤夫一样,我知道怎么做。只是新衣服一时拿不到的话,这虱子就抓不完。”

  “衣服我去催催刘民有,他这个衣店咋搞的,都两天了,几十件衣服还没做好,再这样我就交给其他衣店做了。”陈新不满的说道。

  安排完这边,陈新就回城去,代正刚就带着几个人在城外找了个木作店,买大木桶去了。陈新带着海狗子径直进城,到了天津后海狗子就不再带那些纤夫,毕竟年纪小,力量和身材也比不过那些人,陈新担心他们不能服众,暂时就是让朱国斌和卢传宗带着,张大会能说会道,就在城里帮着采买些东西,顺带传个信什么的,海狗子就成了陈新的贴身保镖。

  海狗子跟在陈新身后,问陈新道:“大哥,我们都跟你去威海不?”

  “你想不想去?”

  海狗子抓抓头:“当然想哩,要是不跟着你,我整天都不知道做啥,我也不想每天做衣服,还是跟着大哥你好玩。”

  陈新笑道:“咱们以后可是干杀人勾当了,不比以前坑蒙拐骗,到了拿真本事出来的时候了,跟着我或许要丢性命的,你若是想要安生些,我就把你留在天津,这边铺子里也需要人手。”

  “不,反正我就跟着大哥你,命也是你救的,掉了就掉了。”

  “哎。”陈新叹口气,搂着海狗子的肩膀一起走。

  “那刘哥去不去威海呢?”

  “我还得问他呢,看他自己想不想去。”

  海狗子突然来了兴致:“大哥,我听街坊说,刘哥和那潘金莲不清不楚的,沈楼天天在门口骂街,就这样,刘哥都没辞掉沈家娘子,你说刘哥是不是真看上那扫把星了。”

  “你小子胡说什么,什么扫把星,沈楼自己偷东西惹的祸,关得人家什么事,你刘哥爱看上谁是谁,你小子乱说话,万一你刘哥真娶了这潘金莲,她还不给你小鞋穿。”

  海狗子抓着脑袋傻笑道:“那我不说了。”

  -----------------------------------------------------------

  刘民有下班回到院子,这次肖家花没叫他管家,因为陈新告诉她,马上就要去登州,她也就没把这个院子当回事,放弃了改造的打算。现在的两个门市没有作商铺,改了一个作客厅,另一个当了卧室。陈新就安排肖家花住了门市,肖家花虽然不愿意,但还不敢违抗老爷的意思。她大约猜到刘民有不待见她,也不给刘民有好脸色,见到他进来,哼一声回了屋。

  刘民有这两天都是气鼓鼓的,径自进了陈新的屋子,见他在收拾东西,问他道:“你真这么快就要去威海?”

  “明天就走,眼下卫河还没全冻上,我得赶这个时间,否则就只有走陆路了,兄弟,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刘民有还在犹豫,自从陈新得了那个百户的职位,他便一直在想去不去,他是个安生的宅男,最不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眼下在天津呆了几个月了,街坊相处也不错,生意也上了正轨,要放弃确实舍不得。

  “嗯,我还没想好。”

  陈新劝道:“冬天运河不通,你衣服生意一般,不如跟我去威海,刚去肯定事情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刘民有听了道:“你那么多人去,有什么忙不过来的。”

  “都是新人,那有你这样的职场老手厉害,他们基本都没有管理经验,去了也都是打杂的。”

  “其实人才还是多的,那沈李氏就。。。”刘民有突然停住不说,免得陈新抓住不放。

  果然,“哎,对了,那沈李氏和你有点什么不?干脆拐跑得了。”

  刘民有没好气道:“你以为都像你拐卖人口,她管理真不错的,学东西很快,条理十分清晰,衣服选款也能提出很好的意见来。”

  陈新耸耸肩膀:“她有能力又怎样,最多给你当个秘书,做管理是想也别想,你以为老蔡和卢友这些人会听她的,就凭她是个女人,他们也不会理他。”

  刘民有知道也是实情,真要让沈李氏管事,老蔡几人绝对联合起来给她小鞋穿,最后还是得换人。

  陈新继续劝道:“这女人你就当工人用就好了,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多半还是对她有点好感,别和她有啥其他瓜葛,毕竟是有夫之妇,咱没功夫理会那沈楼。别说她了,还是刚才那事,跟我一起去威海,帮我站住脚了再说。”

  刘民有迟疑着道:“那,那衣店怎么办?”

  “让老蔡管着,人都不变,这些人都拖家带口的,我也不打算带走,衣店就放这里当个办事处。”

  “老蔡管着我可不放心,他有点贪小便宜,卢友又不敢顶撞他。还是周来福放心些。”

  陈新道:“周来福就周来福吧,这衣店多少能赚点,再说我海贸采货还得到天津来,明年开了春,要是你想这个潘金莲了,你就再回天津来,顺便帮我买些货。”

  刘民有气道:“陈主任真把我当快砖了,哪里需要哪里搬。你知道我最不爱换地方,还老要折腾我。”

  陈新嬉皮笑脸的,“哪敢呢,我这主任啥时候顶撞过刘老板,不过只有刘老板能力最强,所谓能者多劳嘛。”

  刘民有也不太放心陈新一个人去威海,毕竟是完全生疏的地方,自己无论如何该去帮帮这个相依为命的好友。“好吧,那我就先跟你一起去,也没啥收拾的,带点衣服就是。”刘民有又想起一事,“对了,那个周世发,原来的钱副将去了五军营,听说你当了千户,想跟着你。”

  “周世发?”陈新想起这个钱中选的家丁,“可是他的老娘在天津的,他怎么走得了?再说钱中选去京营不是更有前途么,干嘛来跟着我。”

  “他娘上个月过世了,他也不想跟着钱副将,估计很佩服你的人品,托我帮他说一下。”

  陈新笑笑道:“又来讽刺我,那就收了就是,当过家丁的总还是有两把刷子。”

  陈新说服了刘民有,十分高兴,刘民有做事认真,又有管理经验,虽说啰嗦了点,但还是能帮到自己大忙。而且自己能完全相信的也只有他。

  “刘老板,那就说好了,明日你就把铺子里面的事情安排好。不过周来福他们都是外人,我劝你给卢友点好处,这人还算仗义,就当安个无间道在里面。”

  “我没你那么多花花肠子,几个人也要安个无间道。我给周来福工资开多一点,老蔡和卢友跟他不熟,沈李氏也懂算账,他没什么空子好钻。”

  陈新一脸佩服道:“刘兄这安排深得制衡之道,佩服佩服。”

  刘民有摇头道:“你就少来了,我可没那心思研究制衡,你就这么走了,不去跟赵家丈母娘说说?”

  “当然要说的,明日一早就去,还要跟赵香道个别,反正亲事是定了的,明年来成亲就是了。”陈新说着长长出口气,他对赵香还是颇为喜欢,虽然小了点,但这时代没结婚的就这么大,二十多岁的早就是几个孩子他妈了。

  刘民有点点头:“赵家小姐看样子就温柔贤淑,你以后好好待人家,别让那个肖家花欺负了她。”

  陈新扑哧一笑,这赵小姐可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肖家花那个水平恐怕还不够,但是也答应了,又从枕头下面拿出一张纸,跟刘民有道:“这是我的人事安排,刘老板看看,提点意见。”

  刘民有拿过一看,纸上用毛笔写了一堆人名。

  京师:张大会

  天津采办:老蔡

  警卫:海狗子,选纤夫二人

  战兵队六十五人

  设五甲,每甲十二人,设甲长一人,火兵一人,战兵两伍,每伍伍长一人。

  战兵队正:朱国斌旗手一人警卫一人

  战兵队副:代正刚、卢传宗

  水手队四十人

  水手队正:蒋季生(疤子)

  水手队副:秦律方

  匠户甲长:唐作向

  民事:刘民有

  外事:宋闻贤

  刘民有惊奇道:“你连组织结构都搞出来了,你打算把张大会一个人放到京师,他一个人能行么?”

  “行的,这小子滑得很,这次在京师多亏他打听到一个重要消息,现在暂时不去,等开了春再说,到时也可以调整的,生活上让他买个丫鬟煮饭洗衣就是。”

  “那我管民事,有丫鬟没有?”

  “没有,最多在纤夫家属里面找个中年妇女打扫做饭。”

  刘民有摸摸鼻子,驻京办待遇就是比地方好。“我这民事到底管什么?”

  “除了军队,其他都管。”

  “比如。”

  “比如修房子、种地、买粮食、买物资、接待、生儿育女、生老病死、娱乐休闲、妇女工作。。。”

  刘民有汗如雨下。

  

第十三章 组织结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