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要好处

    朱印船七日后到了登州,陈新和宋闻贤拜见过孙国桢,孙国桢果然一脸憔悴,不过他还是给了宋闻贤一个手札,是写给威海卫指挥使的,让他好生安置陈新。

  估计是陈新的名气并未传到登州来,孙国桢并不知道他在倒阉党中那么卖力,不过就算知道了,他现在也不敢给陈新小鞋穿,魏忠贤已经上吊死了,各地阉党纷纷偃旗息鼓的,夹着尾巴做人。

  陈新对着他时还是恭恭敬敬,崇祯收拾魏忠贤很快,但办理逆案很缓慢,孙国桢一日没定性,他就还是登莱巡抚,所以眼前该怎样还是得怎样。

  钟道台也写了一封书信给威海卫指挥,他对京师形势知之不详,阉党倒台他略有些担忧,最近也准备派人去京师打听一番,这种时候就更可能用银子,因此他对陈新十分客气。

  陈新提起要把老婆放在登州,钟道台更加满意,表示会派个丫鬟去帮忙照看。钟道台要派人监视,陈新早有预备,他说先放在宋闻贤家里,等宋闻贤帮忙买好院子,再麻烦钟道台派丫鬟。

  陈新说完肖家花的事情,算是交代了人质,然后便问钟道台要些军资。

  钟道台问道:“不知陈千户要些什么兵器,若是炮一类,就不必开口了,水师和东江镇都不够用。你船上那三门红夷小炮,要不是我压着,都还有人打主意。”

  “这个下官知道,下官想要些刀枪和火药。”

  钟道台松口气,海防道管着武库,这些东西他倒是一大堆。“那陈千户要些什么?”

  陈新递过去一个单子,钟道台边看边念着,“胖袄两百、网靴两百、长刀三十、长枪三十、藤牌三十、腰刀三十、镋钯三十、弓二十、箭五千、铁甲。。。。。。”

  钟道台看完后抬头对陈新道:“弓和箭去威海卫要,铁甲没有,给你十件棉甲,胖袄和网靴也没有,其他都可以给你。”陈新反正是乱撒一网,能打多少鱼是多少鱼,钟道台把单子递给身后一个亲兵,吩咐亲兵去武库领取后送去福船,那福船陈新这次也打算开走,反正有了人质,钟道台也不理会。

  安排了这事,钟道台无心再与陈新摆谈,端茶送客,陈新和宋闻贤出来,带了肖家花去宋闻贤家里,肖家花愣头愣脑的,一路问新房子咋样,宋闻贤对这位少奶奶住在自己家里十分抗拒,不过陈新再三请求,说是没时间买院子,宋闻贤只好捏着鼻子认了,只盼着早些帮陈新买好院子,送走这位姑奶奶。

  到宋闻贤家里后,宋闻贤叫来正妻和子女,一一见过陈新,他有一妻两妾,四个子女,最大的儿子都十六了,陈新初次来宋家,给每个小孩发了二两银子。宋家是二进的院子,肖家花安排在二进西边第三个厢房,大家都很满意,唯有肖家花不满意,一直在抱怨没住到正屋。

  两人打算下午就走,疤子已经去召集附近的几个水手,好把福船开走。在宋家吃过午饭后便出门,宋闻贤带路往东进了一个巷子,来到一个院子前,敲开门后,王勇出现在眼前,陈新跟在宋闻贤背后进了院子。

  王勇关好门后,脸色沉下来,对宋闻贤道:“宋先生,陈先生,你吩咐我留意韩斌,他果然不太对劲,上次回来后,每日酗酒赌钱,这几个月少说输了上千两银子,晚上都在眠春院嫖娘儿。”

  宋闻贤他们一直担心这个韩斌,他人在登州,对朱印船这些事情又清楚,如果去海防道那里乱说,会惹出许多麻烦,他甚至有可能分出更多份子,以获取这个海贸的主导权,现在两个大人都是要用银子的时候,万一知道自己打劫过朱印船,没准要来敲诈一番。看韩斌现在的状态,也不是退隐江湖的样子,倒像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宋闻贤阴阴的道:“这人实在难说会怎样,他有没有说过要做什么?”

  王勇回忆了一下:“倒是没听到过。”

  宋闻贤和陈新对望一眼,此人毕竟在船上多年,现在不过是吃喝嫖赌,如果干掉他,似乎说不过去,宋闻贤转头道:“王勇你平日把他盯紧些,要是有异动,就速速通知我,若我不在,就到威海找陈千户。”

  “小人明白。”

  ----------------------------------------------------------------------

  宋闻贤和陈新一起回到水城,调来三队纤夫上了福船,疤子找来了王足贵等几人,他们见了陈新自有一番高兴,都是一起共过生死的,感情当然不同。

  钟道台的亲兵很快送来了陈新要的冷兵器。长刀三十、旗抢十杆、长枪三十、圆牌三十、腰刀三十、镋钯三十、夹刀棍三十,铁尖扁担十把、解首刀十把、大斧五把、棉甲十、火药三百斤、生铁两千斤,除了藤牌换成了圆牌之外,其他都是按陈新的要求,陈新对明军的火器毫无信心,原来的福船有七八杆鸟铳,加上那个唐作相表示能制造火铳,所以他干脆一件火器都没要。

  朱国斌安排三队纤夫挂帆,要求一刻钟内挂好,按陈新的吩咐,也不指导他们,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那三队人各自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试了几次,有两队终于把帆挂了起来,有一队则没挂起来,被集体罚做一百个俯卧撑。陈新注意到他们中间已经有一两个能拿主意的人,挂好帆后,大家也不耽搁,福船和朱印船陆续开出水门,进入渤海,向威海卫方向驶去。

  朱国斌在旁边问陈新:“大人,要不要指定一个队长,好领头做事?”

  陈新摇摇头,“还不是时候,到威海我自有安排。”

  朱国斌知道陈新颇有主意,也不再劝说,看到满甲板的正规军武器,心痒难耐,迫不及待的挑了一队人,给他们发了兵器,一众纤夫没拿过兵器,新奇的拿在手上观看。

  “大人,咱们没领狼筅,空出来的两个人是不是用刀棍?”朱国斌对鸳鸯阵有点研究,过来跟陈新商量。

  陈新拿着把长刀在比划,这种是真正的长刀,刀刃长度超过五尺(1.6米),加护手和刀柄全长两米出头,刀刃并不宽,看起来像加长的戚家刀,重量二斤八两,“刀棍不是骑兵用的嘛,咱也没有马头可打,暂时不用,狼筅也不要,又大又长不方便,换成长枪,咱们去的威海周围山多,暂时还是长枪、长刀管用些。”说着把长刀递给朱国斌看。

  朱国斌把刀接过,熟练的比划两下,很有杀气。戚继光到蓟镇练兵后,对鸳鸯阵做了修改,有过多次变动,所以陈新所看的《纪效新书》和《练兵实纪》中是不同的,戚继光最后将冷热兵器编制完全分开,作战时配合使用,与同时代欧洲的步兵编组思路有所类似,使用冷兵器的称为杀手队,采用鸳鸯阵型,取消了南方鸳鸯阵中的枪棍、长刀、鸟铳。加入了大棒和长枪,因为北方不产竹子,所以狼筅有时也用长枪替代,大棒和长枪都是为了更好克制北方游牧骑兵,长枪及远,大棒用来敲打马头马脸,或是对付重甲难透的敌人,骑营用的大棒不便双手挥击,在前面加了刀片,就是现在船上的夹刀棍,陈新觉得可以拿来试试,所以也要了一些。

  陈新目前要去的威海主要是山地,陈新今日跟钟道台打听了一下,威海周边的山贼和土匪不少,这些人只有少量的马,别说重甲了,可能连衣服也未必穿得整齐,所以还是长刀更有威慑力一些。

  朱国斌将第一队兵在甲板上排好,第一排是两个圆牌兵,各配腰刀一把,圆牌一面。第二排两个长枪兵,第三排同样两个长枪兵,第四排两个镗钯手,最后两名长刀手,朱国斌现在只是试一下,因为小队队正和伍长都没定,所以还不能定下正式的阵型。

  队正一般配旗枪和腰刀,直领一个火兵,火兵属于煮饭打杂的,每个战兵都可以对他呼来唤去,陈新对这个火兵角色比较纠结,火兵使用一个铁尖扁担,可以多挑些补给,减少主战兵员的体力消耗,但陈新觉得如果是近距离的内线作战,完全可以不要这个火兵,如果是外线作战,一个火兵也多拿不了多少补给,似乎浪费了一个兵员。

  陈新当初帮助周少儿背铁锅,不光是收买人心,他希望在军队中培养士兵和军官的友爱。这个火兵角色的存在使得队伍中有了一个二等人,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但是想来想去,戚爷爷打了几十年的仗,设定出来的编制,自己这个半罐水不要自作聪明的好,有点不情愿的保留了下来。

  “周世发,以前的钱副将用的什么编制。”陈新问身边的周世发,想征求些意见,这人当过家丁,也砍过人脑袋,陈新就带在身边做警卫,另外从纤夫中挑选了一个比较强壮的,叫聂洪,加上海狗子和张大会,总共四个亲兵。

  “大人,钱副将手下兵额是三千多,吃了一半的空饷,养了三百个家丁,大部分家丁有马,不过没有什么编制,习惯用啥兵器就是啥兵器,剩下那一半兵,月饷也是克扣过的,勉强吃得饱饭,要是打仗的话,就得靠我们这些家丁了。”

  陈新奇怪道:“那上次征调你们去山海关,钱副将怎生凑得齐人?”

  “路上抓些乞丐流民就是了,或者出发前找些地痞游手,到了点过人数就算,以前邓柯山都来点过两次卯。”

  “嗯。”陈新点点头,这样的队伍打得过建奴才怪,自己眼下这个鸳鸯阵的编制缺少远程打击力量,他打算把朱国斌那一队全部变为火铳兵,自己队伍中能射箭的只有朱国斌和周世发,培养一个弓手至少要半年,熟练的起码两三年,而且身高臂长和力量都有要求,自己可没精力去培训,所以火枪兵是必须要的,一到威海就要让匠户开始做火枪。

  陈新心中最重要的对手是后金,这些鞑子在大明的民间几乎是威名赫赫,光凭名声就能吓跑一半,看到辫子再吓跑一半。他想起朱国斌是辽东来的,转头问他。

  “国斌,你以前在辽东当的什么兵?你看过鞑子打仗没?”陈新还是第一次问起朱国斌的出身,朱国斌显然是当过职业军人,而且还识字,以前在海船上,大家身世都不清不楚,不太好问,现在朱国斌愿意当自己的属下,自然可以问了。

  “大人,属下参加过辽沈之战,属下当时是夜不收伍长,所在的军伍离浙兵不过十余里,属下到过离浑河战场几里的地方。我到的时候,川兵已经从北岸退回。”

  陈新动容道:“国斌竟然目睹过浑河血战,当时情形如何?”

  朱国斌露出回忆的神情:“鞑子打仗军容严整,士卒悍不畏死,当时浙兵枪炮震天,鞑子以游骑在外围游走,引诱浙兵射击,到浙兵火药耗尽,建奴四面围击,箭如飞蝗,冲阵时重甲长兵在前,轻甲短兵在后,领催和白甲押阵,号令森严,无一退缩,破阵之后浙兵和川兵仍是死战,作战之坚韧,不输于鞑子,他们是我见过最好的大明军队,每次想起,就觉得对不住他们。。。”

  朱国斌停下不再说,陈新对浑河血战有些了解,因为明朝廷刻意的宣扬,民间也流传甚广,只是没想到自己身边能有一个见证者。陈新听着这个旁观者的讲述,心中沉甸甸的,辽沈之战前,谁能想得到沈阳竟然一天都守不住,浙兵和石柱兵是大明的精兵,名声在外,竟然也全军覆没,对明军的士气打击非常之大,在上升时期的建奴战力果然强悍。

  陈新又好奇道:“那后来呢?国斌你又是如何脱险的?”

  “浙兵和川兵覆灭,大家都吓破了胆,将官带头逃跑,属下所在军伍溃散,属下虽有心杀敌,却也不愿白白送死,抢了两匹马先回了辽南老家,回去的时候家人都跑不见了,找了些时日也没找到,没想到各处墩堡很快就投降建奴,我想去辽西时已经走不通了,便与几个人做了个木筏出海,想到登州来,半路浪大,木筏坏了,其他人都死在海里,我抱了根木头,被赵东家救起来,然后,大人你就知道了。”

  陈新点点头,每个辽东逃出来的人,背后都是一段血泪史,不愿做奴隶而漂海出来的人不计其数,死在海中也是不计其数,光是逃到鸭绿江边,不愿为奴投江而死的义民就有两万多人。

  朱国斌最后叹道:“也不知道我家里人后来怎样了,跑掉了没有。”

  “放心,咱们总有打回去那一天。”

  朱国斌遥望着北方辽东的方向,脸上露出坚定的神情:“当然,建奴不过数万兵马,我大明一时不利,总有一天能灭了他们。”

  陈新则长长出口气,这时的人恐怕没人会认为建奴能定鼎中原,因为后金一贯表现得更象是有组织的马贼,实情也确实如此,如果不是大明被内乱耗尽了力量,这帮野蛮人也不可能有机会。

  陈新随后几日便带着几人在甲板上演练武器和阵型,一边操练那三小队战兵,第五天上午,两艘船经过刘公岛,来到了威海卫城。

  

第十六章 要好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