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与楔子:十三爷!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锻仙在线阅读

锻仙

仙侠 / 幻想修仙

603.4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6-03-08 17:49

书籍摘要: 魂失异界,本应灰飞烟灭之人,却为一颗奇异之心所引,附灵身踏上修道业途。斩峰峦,劈叠障,翩翩少年欲成仙。他该如何求解证道,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补天之路!(我的新书《魔傀》将与五月一号正式发布,敬请新老书友过来品尝。老枪。)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renym.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烟灰黯然跌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神龙-阿远.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幻想修仙小说推荐

仙武:开局签到玄甲军在线阅读
本是侯府子弟的苏哲,血战边关数年,军功累积至冠军侯之位,一门双侯,本该风光无限。 但却受到王朝忌惮,一朝王令下达,声威赫赫的侯府分崩离析。 而驻守边关的苏哲,则是在此时开启了签到系统。 在一星战场签到,获得玄甲军的效忠! 在二星战场签到,获得大秦铁军的效忠! ...... 当他有一日,踏足九星战场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对的,已经是漫天的神魔。
东方霖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撩魔在线阅读
生来无成亦无望,却想立书,言半生岁月长。怎奈何毕生皆荒唐。散尽家财,无人问津。空有碑陵墓葬浮沉,青山荒冢蔓延,阴财纸宝散尽,世间再无此人音讯。 【谨以此书,圆了少年时魂牵梦绕的仙侠梦想,这是我成为作者的执念与初心。】
太卡.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长生从观想法开始在线阅读
【观想异龟,具现异龟观想图,成功领悟《龟息术》】 【观想大日,具现大日观想图,成功领悟《大日凝魂咒》】 【观想……】 天地分阴阳,阴阳生万物,目之所及,无所不观! …… 穿越而来的楚眠,在发现自己竟然带着‘观想’天赋的时候,就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通过观想,开辟一条通天大道! 没有功法?没有神通? “啊呸!这也叫个事儿?!”
鹅不食肉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来此界开神道在线阅读
大虞末年,王朝法网破碎,地府未立野鬼横行。在这方神道不兴的世界,如何从一村土地开始,登临神道之巅,镇压阴阳。
从南游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道士可不只会斩妖除魔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有妖魔,有诡怪,也有强大的炼气士。  秦宇携道书降临这个妖怪遍地,苍生为食的世界,成为一名大玄朝正儿八经的授箓道士,主业斩妖除魔,副业为民请命。  并与道书达成契约,  ——愿持三尺青锋,荡尽天下妖魔。
清水无念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在线阅读
“叮咚!” “欢迎使用全智能修真系统!” “您选择修炼【锻骨决】,系统开始为您修炼,系统检测缺少修炼丹药淬骨丹,请稍等……” “系统成功为你偷取了十颗淬骨丹,修炼继续……” “重要提示,系统修炼期间,您将失去身体的控制权……” 得到智能修仙系统后,裴凌不声不响的飞速成长,准备一直苟到成仙,直到某一天…… “叮咚!” “您选择修炼【无名功法】,系统检测缺少道侣,系统正在为您寻找道侣……” 于是,裴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跑向魔门圣女的修炼室……
爆炸小拿铁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在线阅读
他是全真教重阳宫的扫地道人,一开始只是定了一个小目标,那就是像张三丰一样,先活个120岁,可是不知不觉就超额完成了……
北郭茶博士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邪龙道在线阅读
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如何处之乎?  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一颗邪心,一双血手,你若谓我邪,我只云你痴  破开尘障,扫清雾霭,得一身逍遥,换一世清净  三千世界,万丈红尘,奋邪龙之力,跳出这藩篱  恩恩怨怨,缠缠痴痴,行当头棒喝,震碎这牵扯  吾之一世,吾这一生,吾所行所为,只求‘直指本心’而已
血红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仙道空间在线阅读
新书《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已经发布,欢迎新老书友前来阅读!  一个父母双亡的穷小子,偶得一神秘空间,踏上修仙大道,从此种灵草,炼仙丹,开商铺,练军阵,建立仙国……  本文为修仙种田,凡人流。  书友群:815190609
刘周平
日更千字
幻想修仙
当前位置: 仙侠 幻想修仙 锻仙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序章与楔子:十三爷!

    茫茫星空,存有奇异之所在。无数星辰以之为核,构筑一片星海漩涡,仿佛巨大的星盘横跨天际。星盘之上,三根长短不一的指针日夜旋转,周而复始,精准而冷漠。

  上古传闻,星盘两针相遇则起星难,指向处,亿万生灵屠戮。如现三针重叠,诸神将陨,真仙可亡,是为灭世无量劫。

  ……

  新纪九千七百九十六年,沧浪星迎来仙域令,内容仅为极少数人知晓。

  其后,一宫一殿两盟传谕天下,寻找一切可将灵、魔之气融于一体之物……

  或者人……

  因为这道谕令,那些位于灵魔两域之间的遗弃之地,渐渐受到人们的关注。

  时光荏苒,转眼间,大半年过去了……

  ……

  又是一轮朝阳起。

  遥望着东方天际片片吐白,范大微微眯着眼,满足的叹息一声。

  身为一窝蜂之中年龄最长者,范大对如今的生活很满意。厮杀多年,双手不知沾染多少血腥,还能安享晚年静静地度过余生。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不做更多渴求了。

  他的身体依然康健,实力更是稳居二星战灵之上,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当年的雄心却已不在。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被冠以大爷的名号,是因为一窝蜂是经他手所创。如今的一窝蜂,已经归拢于赵四之手,再不复当年情形。

  范大对这些不在乎,如今的他有家有业,不愿再过刀头舔血的生活。岁月的消磨,让他早已熄了由武入圣的轻狂念头。无需时刻警惕周围的敌意,不会再从噩梦中惊醒,就此安居余年享受怡儿弄孙之乐,足以对得起一生之打拼。

  只要天气允许,范大都会于凌晨登上贯日峰,静静地、贪婪地注视着那轮冉冉升起的红轮。在他看来,那才是世间最最伟大浩瀚的神迹,非一切仙家道法所能比。它还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生命之辉,是世间万物得以存活繁衍之根本,也是唯一能够激活梦想的地方。

  每一次遥望朝阳,沐浴着那种普照万物、驱赶一切阴冷的生命光辉的时候,范大总会觉得,自己仿佛从中吸收到了什么,身体里的阴寒消弭一空,精神变得格外健旺。他觉得只要自己坚持下去,说不定可以如那些仙人一样,拥有近乎无尽的寿元。

  范大已经老了,可他不想死。他不能如仙人那样休习道法延续生命,唯有以这样的方式寻求长生之道;或者说,寻求一些渺渺慰藉。

  即将踏上贯日峰之顶,范大的心情微有激荡。他已经等不及要坐上那块被他摩得光洁的青石,等不及要再沐浴一次昊天之辉。对如今的他来说,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值得他静静感受,静静体味。

  急切间,范大深深呼吸一口山顶特有的清新气息,转过那块熟悉之极的巨石,忽见一道闪电,直奔面门而来。

  乾坤朗朗,自然不会有闪电。那是一道剑光,一道快如闪电的剑光,裹着刺骨寒意与杀气的剑光。

  全身瞬间如坠冰窟,范大双眼为剑光所夺,几乎分辨不出那是剑光还是闪电。他的思维仿佛停顿了一下,只能凭着本能狂吼出拳,迎向那道夺命之剑。

  他的战斗意识仍在,身体的修炼更是从未放下,只要眼前之人不是仙人,只要他的实力不超过自己,范大有把握挡住这一剑。瞬间的恍惚之后,范大的神智恢复清明,心里涌起久违的战意与豪气,狞笑起来。

  “实力如果超过我,何须用这种偷袭手段!这个皮肤黝黑相貌普通的青年,可能是自己多年杀戮余下的某个余孽,梦想称我不妨一击致命。只可惜他不知道,大爷曾经得到仙家恩赐,手上带的拳套乃是灵器,哪里是寻常武器可以击破。”

  类似的事情,范大不是头一回碰到。不得不说,眼前这名青年选择的时机最好,给他的威胁也最大。然而不出意料的话,他依旧逃不过功败垂成,最终被自己虐杀的下场。

  带着羞怒与决然,范大爆吼挥拳。他觉得这名青年太过可恶,竟然在自己心性最为宁静平和的时候行此无益之事,生生打断了自己的“修行”。

  “不管你是谁,老夫都会让你后悔!不仅后悔行刺,还要后悔为什么当年不死掉!”

  拳头与剑光交错到一处,发出一声脆响。

  “嗯?声音怎么不对!”

  拳头击中人体,声音应该比较沉闷,有一种让人心醉的充实感。范大听到这声明显与记忆不符的脆响,不觉疑惑的抬头。

  灵魂之中,一股剧痛随之传来。长剑轻易穿透了他的赖以凭持的拳套,连其右手一起钉入眉心。长剑末端,那名皮肤黝黑相貌普通的青年唇角泛出血迹,身形却稳凝如山,迎着范大疑惑的目光冷冷开口。

  “十三爷说过,除恶务尽!你死之后,我会杀掉你的手下,你的家人,拿走你的一切,烧掉你的庄园。”

  范大木然的望着青年,眼神渐渐暗淡,生机不可阻挡的从快速消散。脑海中传来青年冰冷无情的宣誓,他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努力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身体渐渐软倒,灵魂仿佛飘飞起来,完全不受掌控。眼前的世界已经模糊,范大带着不甘与绝望,努力将目光转向东方的天空。

  如血的红霞已经升起,以极快的速度推动黑暗远离。当第一缕朝霞即将触及范大身体的时候,青年错身一步,挡在他的面前。

  “你不配!”

  冷漠的声音冷漠的脸,青年静静地站在范大身前,遮住朝辉,也遮住了范大爷渴望的温暖。

  浓重的阴霾始终笼罩着范大,周围却被万道霞光所包裹。范大以目光挣扎着,渴望着,哀求着,看去就像一只想要爬出阴沟的蚂虫,却始终不能如愿以偿。

  青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范大,直到他死去。

  无声无息间,范大胸前的灵符,碎裂了。

  ...

  ...

  李三亡命飞逃,用他平生最快的速度,最狡猾的手段,最狼狈的姿态奔逃。

  一次极为普通的狩猎,竟演变成绝望的逃生之旅,李三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

  好几年了,李三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如此努力过。自从赵四加入到一窝蜂的队伍里,他就再没有过如此仓惶的时候。整个落灵城,从没有人敢和一窝蜂作对,哪怕是战盟分舵之主塔山,也只能对他们冷眼旁观,不愿轻易招惹。

  安逸的日子久了,李三很享受这种拥有威势的感觉。然而静极思动,他偶尔也会想念从前,想念那种亡命搏杀,时刻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岁月。

  纯粹是酒后冲动所致,李三召集起一帮手下,带着酒意入山狩猎。他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不过是想缅怀一下旧日时光,图个乐子罢了。

  现在的他,已经用不着再把目光投向那些穷苦的山民,也不在乎他们那点可怜的收获与珍藏。进山只是想戏弄一下那些常年与低阶妖兽为伍的猎人,如果有可能,再亵玩一两个山里的村姑,即为不虚此行。

  那些村姑并不美丽,却拥有城中女子所没有清纯与活力,虽然酸涩,仍不失为一种调剂。

  这样的要求高吗?一点都不!对如今的李三爷来说,简直太正常不过。

  没想到的是,合意的村姑没有找到,却碰到一位真正的仙女!

  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在看到那条身影的时候,李三几乎认为自己在做梦。

  一身素白劲装,披着一条酱紫大氅,额头一条红丝带将秀发缠起,如墨瀑披在肩头。头发并不长,只能刚刚覆及肩头,却尤其显得英姿飒爽。行走之间,她仿佛漂浮在水面上一朵紫莲,在山间盛开的野花掩映下飘渺欲仙,令人的灵魂都为之迷醉。

  至于她的脸,李三根本没看清。他只记得三点,那女子极美、极冷,也极其随意。

  之所以会如此,一方面是因为那女子身上似有层膜光笼罩,视线所及仿佛产生某种飘移扭曲,无法看清其真容。此外还有一条,是因为女子所说的话。

  她径直走向李三众人,说了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

  “李三,我来杀你。”

  从那时候开始,李三就一直在逃。

  他不得不逃,女子用她不及李三一半宽大的手掌,随手一拳就将蛮子的拳头打爆,一起碎掉的还有他的头颅。仿佛那不是一个能生裂虎豹的壮汉,而是一层纸,一片柴,一颗腐烂老迈即将入土的朽木,不堪一击。

  这是什么实力?三星战灵?为什么她的额头没有星纹?呃对了,她头上缠着一条丝带,应该是把星纹遮掩住了。

  可她是谁?为什么会有三星战灵要杀我?要知道,就算战盟分舵舵主塔山也没有达到三星战灵,落灵城中怎么会有这样的高人,身为地头蛇的李三竟然毫无所知呢?

  最最可怕的是,女子在击杀蛮子的时候,李三心神骤醒之下,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就是那一眼,让他连最后的勇气都为之丧失,全部念头只剩下一个:逃!

  女子无疑是极美的,比李三想象的还美。不仅美,还带着一股英气,是在女子身上难以看到的英豪之气。

  这种气质李三也有,或者说,他自认为拥有。

  堂堂一窝蜂的三当家,怎么会没有英豪之气,那不是笑话吗!

  然而与女子那种气质相比,李三骤然发现,原来自己连只草鸡都算不上。那种宁静中带着冷漠的气势,竟让他产生山岳挤压的感觉。仿佛神祗俯视蝼蚁,让李三瞬间肝胆俱裂,只能亡命奔逃。

  这种气质他曾经见过,在那些仙人身上。

  不是如塔山那样的半吊子修真者,而是真正的仙人,是那种举手投足皆可杀人,轻轻一瞥即可夺人心神的真正仙人。

  面对如此人物,李三焉能不逃!

  亡命奔逃,却无处可逃。

  李三逃跑的方向,是一窝蜂主脑赵四的庄园。他知道,如果这女子下决心要杀他,城里并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唯一有希望让他留下性命的,就是赵四的庄园。虽然赵四如今不在,虽然距离更远,李三却别无选择。他只能寄望于自己的双腿能够更快一些,手下们能够多拖延片刻,让自己得以逃出生天。

  很快,李三就陷入绝望之中。

  十几名星级战灵,被女子一个接一个击杀,没有人能够对抗哪怕一拳。女子不紧不慢的追击着,杀戮着,仿佛收割的不是一条条生命,而是一只只蟑螂臭虫,冷漠而精准。

  身后,惨嚎的声音已经不再传来,手下们已经死光,李三也变得越发惊慌。相比于死亡的恐惧,他更害怕等待死亡的滋味。他了解那种滋味,还曾经无数次看到并欣赏别人是如何在那种恐惧下崩溃。

  如今,轮到他来体验。

  不用回头李三也知道,那名女子正用哪种仿佛飘动的方式渐渐追及,用哪种冷漠没有丝毫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如芒刺在背,令他冰寒彻骨。

  “除恶务尽,杀了你之后,我会杀光你的手下,屠灭你家人,拿走你的一切。”

  女子的声音淡淡响起,带着让李三心颤的英气。此时的他,却无法体会那种英气带来的震撼与美感,只余下浓浓的惊恐。

  前方的道路还很远,李三眼中泛起绝望,索性放弃逃走的奢望,霍然转身。

  “你是谁!”

  李三没有问她为什么要杀自己,他明白那没有意义。自己杀的人太多,仇家也太多,无非是哪一个与眼前之人有些关联,这才招致眼前之祸。与其知道自己曾经错杀过某个不该杀的人进而生出悔意,还不如知道对方的名讳。

  “自己是死定了,杀自己的人也必须要死。不然的话,自己的家人都要死光!”李三心里这般想着,竟然有了些许对抗的勇气,气势都为之一振。

  女子没有因为他的改变而改变,如一朵紫云徐徐飘来,目光淡漠,不起一丝涟漪。

  “彼之道,施彼身。体验过给予别人的感受,你可以死了。”

  一只拳头在李三的眼前放大,顾不得琢磨女子的话是何含义,李三狂吼一声,挥刀猛剁。

  爆响之后,李三身形飞起,落地,就此身亡。

  他那把来之不易的灵器,刀锋竟然被砸得卷了口,深深嵌入自己的额头。

  随着李三的死亡,胸前那枚灵符随之碎裂,女子似乎感应到什么,微微皱眉。

  ...

  ...

  …

  ...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