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不为侠者解惑

    “已按恩主所说,家人恶奴分类处置。”

  两人朝紫衣女子施礼,黝黑青年说道:“其家人仅少数散去,大多选择选择逃往赵四的庄园…”

  青年似有未尽之意,羊角辫薄唇微动,最终压下疑虑没有出声。

  “哑姑可有话说?”紫衣女子虽未回头,对两人的神态却了如指掌,大有深意开口。

  “十三爷说过,我等所行所求并非侠义。既然除恶务尽,因何不令我等斩草除根?留下他们的家人,只怕是祸根。”

  羊角辫的声音略显沙哑,脸上有股阴戾狠辣的味道。数年不说话,矢志复仇只是一方方面,只因她性情过于刚烈,开口既不留余地,直指核心。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些人未必会感念十三爷恩德,一定会筹谋复仇之道。况且他们身为一窝蜂后人,虽无大恶,亦当诛之以绝后患。”

  问出心中所虑,哑姑见紫衣女子没有说话,试探道:“十三爷既然令我等在其死前宣称要杀绝其亲,想必也是这个意思。仙子修道之人,若是觉得屠戮生灵有碍道心,哑姑愿意代行不德之事,望仙子恩准。”

  口出灭门之论,哑姑没有半点犹豫,足显其阴狠绝烈性情。反倒那名黝黑青年脸上微现不忍,不过他心里同有此顾虑,是以并未打断哑姑,静静等候紫衣女子裁决。

  “不枉杀无辜并非是什么侠义之道,除恶务尽与斩草除根也是两码事,不可浑为一谈。”

  紫衣女子没有因为羊角辫直言发怒,平静的语气说道:“除恶不等于是所行非恶!杀人这种事情始终都谈不上什么仁义,所以不要以侠者自居。”

  “十三爷不是伪善之人,本座也不是。不灭其家人非是优柔寡断,也不是因为什么怜悯仁慈,而是坚守本心。”

  知道这样的话不能让人心服,紫衣女子进一步解释道:“你觉得他是恶,因而杀掉他,这就是你的本心。本心有冲突而无对错,他当年害你,也是其本心所致,因此他自己并不以之为恶。”

  “灭其族人则不同,因你本心并不以为他们该杀。如果妄执屠刀,只会让自己渐驱堕落,最终丢掉一切人伦底线,沦为随性滥杀之物。”

  身后两人细细思索,渐有一丝明悟。哑姑脸上阴郁稍解,犹自争辩道:“后患如何解除?”

  紫衣女子反问道:“解除后患?何需解除?又如何解除?”

  哑姑一愣,随即说道:“杀气奴,灭其族,斩草除根,后患自解。”

  紫衣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斩草若能除根,的确能够解除后患。只可惜,根是没有办法彻底清除的,所谓斩草除根,不过是一句空话。”

  抬手在空中虚划,紫衣女子淡淡说道:“这个世界很大,同时也很小。假如它是一个圆,万物生灵就是存在其中的无数颗微点,去除任何一个,都会让其它微点产生波动。就仿佛一盆水,从中取出哪怕最小的一滴,也会让整个水面泛起涟漪,道理相通。”

  “他害了你,你找他报仇,这是因果,与善恶是非均无关联。”

  哑姑听了这些,眼中迷惑之色更浓。暗想这岂非是一个意思?正因为如此才应去除根源,彻底了结才对。

  紫衣女子没有等她再提出疑问,清冽的声音说道:“如前所说,去掉一个点,会让所有点都产生波动。只不过离这个点越远,影响也越小,直至忽略不计。”

  “顺着这个点延伸出去,则会将波动放大,直至影响到离它最远的那一颗。”

  “杀其人,影响其家人;灭其家,影响其亲属,仆从、朋友等等;如此下去,只要不断持续,终究影响到每一个人,甚至包括自己。”

  “就拿哑姑来说,包二害你,你一心想亲手复仇。如今成功了,自然波及到包二的家人。假如你没有成功,反被包二所害,那么这个原本发生在你二人之间的因果,就会影响到阿牛,还有本座,还有十三爷,甚至更多。”

  “世间任意两人之间,其实都存在着联系。那么这个根,又如何能够去除?”

  自觉已将道理阐明,紫衣女子声音转寒,说道:“本座向来以为,报仇雪恨乃本分,不论是你还是一窝蜂的后人,都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它只是一种情愫,需要用鲜血洗涤方能解脱的心情。”

  “斩草除根则不然,它是一种因害怕而生的怯懦心态,是安慰与自我暗示,并非真正的解脱之道。”

  “至于为什么要向他们说要屠其全家,只是为了让其承受更多痛苦,寻求更大的爽利罢了。既然是报仇,当然要报得痛快,杀死对方还要谈什么仁义道德,那是虚伪。”

  “杀人只需无愧于心,何需害怕复仇?除恶当诛尽,斩草敢留根,方为强者正解。”

  清朗的声音,淡然到冷漠的语调,紫衣女子衣袂飘飘彷如神仙中人,说的话却极尽刻薄狠毒孤傲之能事。冰冷无情处、比哑姑更胜一筹,令人心胆皆有寒意,几不敢闻。

  一男一女听着,回想起各自对手临死前的惨然与绝望,各自点头。想到自己搏杀数年尚不能明悟何谓强者,不觉面有愧色,低头不语。

  “不要自惭,世间道理往往都是说起来容易,能矢志坚守者寥寥。本座早已查明,一窝蜂固然凶蛮且实力不俗;但其后人都不过是些纨绔之流,成不得气候。真有出众者,本座未必能容他活下去。和你们说这些,是希望你们不要轻易迷失,将来如何,终究要看你们自己。”

  叹息一声,紫衣女子感慨说道:“死亡对每个人都是未知,恐惧在所难免。其实,如果经历过一次就会发现,死…并不是那么可怕…”

  哑姑两人相顾茫然,心里想仙子不愧是修真者,非凡夫俗子所能料。听她的意思竟然连死都经历过,实实深不可测……

  “罢了,说这种事情,未免太过无聊。”

  紫衣女子从失神中醒悟过来,自嘲后恢复了平静,说道:“你二人经历坎坷多难,心性难免会受到影响。阿牛坚毅稳健,尚不失为真性情;哑姑偏向执拗,十三爷以为你报仇之后能有转折,如今看来,却是一厢情愿。”

  哑姑连忙施礼,惶恐说道:“哑姑深受十三爷与仙子大恩,已经是上天垂怜,再不敢让恩主为我忧心。还请仙子转告十三爷,哑姑此生当结草衔环以报大德,不敢有违。”

  “天道不仁,上天何来垂怜。”

  紫衣女子挥手阻止,说道:“心性这种东西非旁人可以帮助。如今你二人心愿已了,身有伤患,接下来作何打算?”

  两人一愣,同声道:“不是除恶务尽么?那赵四…”

  “赵四那里,不是你二人可以去得,不要再管了。”

  紫衣女子沉吟片刻,说道:“十三爷不久将会离去,你们若没什么打算,不妨返回山寨。凡俗生活虽然清苦,却有宁心养神之效。将来若想出外闯荡,可以选择加入战盟,以你们的实力,突破二星时日不会太久,足以自保。”

  “能否走得更远,就要看你们自身努力与机缘,非他人所能预料。”

  想了想,紫衣女子补充道:“这只是建议,无论十三爷还是本座,都不会命令你们做何决定。这几年你们做了很多事,足可抵得上授业之恩,无需再有牵挂。”

  虽是关怀之语,紫衣女子的语气却很淡漠,平静透出不容拒绝的味道。哑姑阿牛听出其话中的坚决,心中大感震惊。然而他们也知道,紫衣女子一旦做了决定,绝不容有任何更改。至于那位十三爷,两人根本没有见过,自然谈上不猜度。

  两人都是果决之人,对视一眼后有了决断,双双跪倒,向这位给他们的命运带来剧变的仙子拜别。

  紫衣女子没有推让,静待两人施礼后说道:“去吧,日后切记修心之要。须知无论修士还是战灵,都需打熬心志方可有成。如果实在寻不出什么途径,不妨多看些书,或能有所帮助。”

  两人应是,哑姑诚恳说道:“我二人今日离去,不知此生能否再见仙子。还望仙子告知名讳,供我等瞻念。”

  “名讳?瞻念?”

  不知想到了什么,紫衣女子脸上,罕见地露出一抹柔和笑意。她抬起头,遥望着天际渐吐的红霞,浪涛般翻转的云朵竟被烧出一抹紫意,沉吟了片刻,淡淡开口。

  “叫我紫依。”

  …

  …

第七章:不为侠者解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