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凶杀(三)

    告诉别人要把他们活埋,还要求人家自己挖坑!

  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太过冷酷。尤其是,那几位仁兄身有多处残疾,本就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如此这般考虑起来,只能说十三郎坏了脑子,发布了一条不可能被执行的命令。

  十三郎的脑子当然没坏,他随后补充了一句话,让几名愤怒的护卫从愕然中惊醒,主动投入到挖坟大业之中。

  “只要你们照我说的话做,在我抓住你们的少爷之前,绝不再伤害你们一分一毫。当然了,不包括他。”

  他伸手指着厉风,目光看着几名护卫,认真地说:“我以道心为誓。”

  “他是恶鬼,不要相信他!”厉风在一旁大吼。

  护卫们用鄙视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纷纷用行动表明了立场。没有任何犹豫,他们各自选了一把武器,拖着残废的双腿挪到十三郎指定的位置,开始就地施工。

  开玩笑,挖个坑而已!虽然这里的土地确实硬了点,几个人的身体还很虚弱,甚至需要坐在地上挖;可不管怎么讲,总比丢掉性命好?

  实在不愿意干,人家自己不能挖?以他显露的实力看,效率比自己几个加起来还高!

  人家一没打二没骂,更没有玩什么心理摧毁;客客气气和你商量着来你都不乐意,难道非得像厉风那样?至于先前的打斗,战斗中还指望人家手下留情,那是傻子才能想出来的事情。

  几个人的觉悟都很高。他们都看出来了,也想明白了,十三郎主要针对的就是厉风,自己这哥儿几个根本就是别他连累所致。

  心里这般想着,三名重伤的残疾人士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与力量,奋力挥舞手中武器朝大地进攻,宛如地下埋有混沌之宝,只等着他们采掘出来。

  厉风看着这一幕,精神几乎为之崩溃。眼看十三郎又一次朝他走过来,厉风的眼中露出恐慌,发出凄厉的尖叫。

  “你……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我觉得你这个人太不要脸,所以……”

  十三郎走到他身边,从怀里拿出一把精巧的小刀,静静地看着厉风,说道:“请借脸皮一用。”

  不似人声的惨嚎在耳边回荡,几名护卫的身体剧烈颤抖,武器挥舞得越发卖力起来。

  …

  …

  夜幕低垂,战灵阁比往日更加安静,四名新任值守站在大门前,竭力做出冷漠的姿态。然而在微湿且尚显清冷的夜里,这种冷漠非但不能展示骄傲,还分外显得孤独。

  一处房舍内,田七斜靠在床上,面色沉静,似在等待着什么。冉肃坐在斜对的桌子边,手里拿着酒壶,时而喝上几口。

  许是因为五鼠只余下一鼠,冉肃虽然得了不少浮财,心里总觉得失落,还带有一点点伤感。自从返回落灵后,除去最开始两天冉肃出去狂嫖滥赌发泄紧张,其余的时间他都和田七混在一起。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与田七好歹共过生死,而且日后需要长期相处,态度显得很真诚。

  让他意外的是,田七没有计较以前和五鼠之间的不愉快,与之相处得甚为融洽。心里有所触动,冉肃不禁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交错了兄弟,整天窝心斗角忙个不停;疲累不说,时刻都要保持警惕,着实令人厌倦。

  “以后得换个活法。”冉肃心里对自己说。

  正在胡思乱想,忽听田七说道:“少爷走了?”

  “呃……是啊!少爷走了,和仙长一起出的门,应该是进山抓那只妖兽去了。”

  冉肃从失神中清醒,说道:“七爷您的伤还没好,甭操心这个了。反正仙长都亲自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说是这么说,劳碌命啊!”

  田七长叹一声,说道:“想不到,七爷混了半辈子,最后竟然和你滚到一起。还算好,你小子人挺实诚,不搞什么歪心眼。”

  “哪能呢!七爷这么说就见外了。”

  冉肃脸上露出谄媚的笑,说道:“七爷深得少爷器重,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俺跟着您混饭吃,还不是为了沾光嘛。”

  田七大笑,嘴里骂道:“扯什么蛋!少爷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还当真了你。我看你是记挂那两粒通心丸,盼着七爷分你一颗吧?”

  冉肃嗨嗨只是笑,露出恰到好处的忸怩与羞愧,并不言语。

  “拿来我喝一口。”田七伸手讨酒。

  “不行!”

  冉肃断然拒绝,认真地说:“七爷七日不能饮酒,对伤势恢复不好。”

  “你个小兔崽子!”

  田七大怒,喝道:“这不是第七天了吗?”

  冉肃不理他,说道:“未过子时,不能说七天。”

  田七噎了一下,想骂又骂不出来,只能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他,仿佛一头发怒的雄狮。

  冉肃蜷在椅子上,目光隐有畏惧,却依然坚持不理。

  良久,田七长叹一声,把身体放倒在床上,骂道:“兔崽子,等我好了再收拾你。”

  冉肃望着田七,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得意,随即小心翼翼地说道:“别介,我这身子骨可经不起七爷折腾。要不咱打个商量,过了子时,小弟陪您喝个饱,不醉不休!”

  “呵呵,呵呵!好一个不醉不休!”

  田七哈哈大笑,从怀里拿出二少爷赏赐的玉盒,啧啧连声。“这东西好啊……真舍不得给你。”

  冉肃舔舔嘴唇,费力的将眼神从玉盒上挪开,猛灌了一口酒水,低头不语。

  “只对炼体者有效,而且一人只能服用一枚,再服非但无用,甚至还有反效果。这样的丹药,少爷为什么要赏我两枚呢?”

  田七仿佛是在问,又像是在自语,目光瞥着冉肃,轻笑道:“小子你说,少爷是想让我拿来卖?还是本来就想让我赏给你?”

  “咳……咳咳……这个吗……”

  冉肃被酒呛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当然是少爷对七爷看重,这才多赏了一颗。”

  “装,真他吗能装。”

  田七忍不住笑出来,说道:“如果少爷想让我卖掉它,何不直接赏点灵石钱财?难不成他还还会缺少那点东西?”

  “呃……那当然不是……不是……”冉肃的眼睛开始发亮,两手不安的搓动着,仿佛要把血挤出来。

  “你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为人属下最重要的是什么?揣摩上意啊!”

  田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道:“少爷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你,更多的还是因为七爷我。他要看看七爷的心性,看我会不会和你分享,懂了没?”

  “啊……是这样吗?是……是这样啊……”

  巨大的幸福突然袭来,冉肃几乎当场晕厥过去,他知道,田七既然把话说出来,肯定不会再难为自己。一想到传说中通心丸的神奇药效,冉肃的眼泪夺眶而出,恨不能立即把它抢过来,吞到肚子里。

  那可是通心丸!是有极大几率让自己直接破阶进入二星的神药啊!冉肃的面孔在抽搐,心里在流汗,两只手一个劲地颤抖,如同得了鸡爪疯。

  “当然是这样!”

  田七突然冷笑起来,说道:“知道为什么今天才和你说这个不?”

  冉肃霍然惊醒,意识到通心丸还在田七手里,想要得到,还得好好伺候着对方。

  他的神经绷紧到极限,几乎要哭出来,颤抖的声音说道:“啊……七爷您的心思,小弟怎么能猜得到。”

  “瞧你那点出息!”

  田七鄙夷地望着他,说道:“前几天七爷的伤没好,自己都不能服用,当然不能先便宜你。再说了,少爷要看七爷的心性,难道七爷不得看看你的心性?万一你是个白眼狼,七爷宁可把他扔掉喂狗。”

  说着话,他作势就要将玉盒扔出窗外。

  “不要啊!”

  冉肃猛然探出双手,随后意识到这是田七的试探,手掌呈擒龙之势僵在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尴尬到不能再尴尬。

  “逗你呢,蠢货!”

  田七哈哈一笑,伸手打开玉盒,拿出一枚香气扑鼻的丹丸,随手朝冉肃扔过去。

  “赏你了,以后好好跟着七爷混,有你的好处。”

  “是是是!小弟以后一定勤勤勉勉,任劳任怨,做牛做马……”

  冉肃手忙脚乱地接过通心丸,捧在手心左看右看,仿佛还不敢相信,如此珍贵的丹药就在自己掌中。

  “还不吃!”

  耳边忽闻一声大喝,田七嘴里似在咀嚼着什么,声音含混不清。

  “通心丸见风就化,多放一刻,药效就要减弱一分,你不会连这都不懂吧!”

  “呃……我懂,我懂!”

  冉肃大惊,再顾不得溜须拍马,一把将那粒丹药送到嘴里,说道:“小弟多谢七爷照顾,以后七爷您只有一声吩咐,水里火里,小弟绝无怨言。”

  药丸吞下去,冉肃觉得一股清凉直透心肺,浑身说不出的舒服。连说话都变得利索不少,心里不禁猜想,不愧是仙人灵药,效果着实不凡。

  “听我的吩咐?那倒不必了。”

  田七看着他,语气淡淡地说道:“以后你听少爷的就行了,不要来找七爷。”

  冉肃微怔,茫然说道:“七爷不是担心小弟吧?您放心,就算进阶二星,小弟也绝不忘七爷大恩。今后……”

  田七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二星你是没希望了,第二个世界倒是赶得上。记住了,药是少爷给的,七爷可没那个福气享用。”

  “什么……什……么……”

  冉肃突然意识到什么,面色变得焦黑一团。

  是的,焦黑!他的脸色,包括身体,都如同被墨汁染过一样,焦黑中散出一股腥臭气息。

  只说了四个字,他的身体就仿佛春阳下的白雪……哦,不!是黑雪……

  缓缓融化!

  田七从床上下来,默默望着那摊黑水,眼神有些复杂。

  良久,他叹息一声,说道:“去追随少爷吧,这是你一直希望的。如今,你也算得偿所愿。”

  …

  …

第四十四章:凶杀(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