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再闯阴阳峡(中)

    阴阳峡谷全程三十里,是整个灵魔交接线中最为薄弱接近之所在,然而对拥有灵性的生命来说,这里是不折不扣的禁区。

  这是风的世界。

  风的世界里,空气不再是空气,也不分什么灵气魔气,而是如千万种兵器交杂,容不得任何异物存留。

  捻出一丝如针,摘出一缕则如锁链,裹起一束似长枪,凝起一片若巨斧;若是将它看成整体,则仿佛一把力可开天的重锤。

  周围的空气是有颜色的,因不断有各种拥有颜色的事物被风绞碎,化做细密的粉尘舞动,变成风的一部分,也渲染出一整团立体画幕。若能睁开眼,四周是一个硕大的染缸,周围不断有道道彩色电流袭来,恍如成群的嗜血猛兽,要吞噬掉一切。

  峡谷本身宽窄不一,部分区域露出小片天空,狂风无从宣泄时,经这些出口挤出云霄,如同一座座喷发的火山。

  置身于这种地方,不要说飞行,连站立都很难保持。

  如果身体不够强悍,法力不够深厚,十三郎早已无法坚持。以他如今接近三星战灵的的实力,也不得不讲灵力护盾开启,共同对抗狂风的切割与穿刺。

  行进十余里,他不得再次停下,按照地图中所记载的方位寻到一处钩形的侧壁,躲到其中略做调息。

  石壁极为光滑,上面却布满了如刀剑砍削的沟堑,不时有火星迸发。十三郎望着外面的乱色与混沌,很快将视线收回,脸上泛起苦笑。

  “不好过啊!”

  景物流转的速度太快,且颜色交杂无法辨明,最好不要长时间观看;否则必将头昏脑胀神智迷失,最终会连方向感都失去。十三郎第一次深入到如此程度,此刻才真正领略到阴阳峡谷一线隔阴阳的真正由来,心中大起凛意。

  藏身于这个类似洞府的空间里,他觉得洞外无时无刻不传来一股吸力,仿佛有千万只手抓住他,要将他拉出洞府,拽进那个绞肉机般的空间里一样。

  隔着灵力护盾,他都能感受到阵阵针刺刀割的感觉,如果仅仅凭借肉身,恐怕已经被撕成碎片。

  他很想把叮当唤出问一问,当初她究竟是如何穿越这片区域。按照十三郎的理解,以他的法力深厚程度,加上肉身的双重之力,几乎相当于结丹修士水平。叮当虽然能短暂提高修为,可是毕竟还是要步行其中慢慢走过,还不时需要躲避一番,时间不可能足够。

  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他甚至尝试着朝内壁击出一拳。以他的力量,竟只能在墙上留下浅浅的窝坑,如此坚硬的石壁竟然被狂风吹成一个个洞穴,简直无法想象。

  “早知道这样,真不如再等上几日。”

  按照叮当的解释,风暴减弱也有周期性,眼下不过刚刚开始;假如时间充裕,等上三无日才是通行的最佳时机。然而两人为形势所逼,哪有时间在落灵城逗留;不说沧云宗随时可能有大批后援,叮当的伤势也等不得。她毕竟是魔修之身,只要能进入魔域,哪怕没有合适的丹药治疗,以功法疗伤也方便不少。

  揣着这种念头,十三郎很快收拢心思,盘膝打坐尝试恢复。好在他如今收获了两大“巨富”的家资,补充法力的丹药着实不少,倒是省了多少时间。

  在这里,法力消耗是持续性的;只有身在避风处,十三郎才敢撤去护盾,仅以身体对抗狂风的吸扯。服用丹药之后,他努力凝聚心神,很快进入忘我之中。

  条件固然艰苦,好处也不是没有,首要一点是不用担心外敌。十三郎曾经试过,以他的神念强度,最多不过延伸数十米,而且极为模糊。周围不要说人,连鬼影都不可能见到一只,安心得很。

  一片空明或者恍惚之中,十三郎沉心丹田,意凝识海,渐渐沉寂下来。

  狂风继续呼啸,他的气息渐趋稳定,身体里的漩涡加速运转,滋养着全身的经脉、血肉,舒缓着他的神经。

  这是他第三次调息,按照估计,要走完全程,至少还需要五至六次才能成功。他的肉身法力虽能支撑,精神却已疲惫不堪,必须善加调理,以便留些余力,应付可能发生的异状。

  感受中,周围渐渐安静下来,呼啸之声屏蔽于识海之外,他的心神渐渐安寂,脸上渐渐带有安宁祥和之意,宛如雕像。

  于杂乱的环境修炼,这是十三郎着力培养的习惯。以前在三元阁,他往往会利用余暇进行尝试,直到慢慢有所掌握。小蝶等人常会发现少爷在看书时失神,需要连续呼唤方能清醒,那实际上就是因他沉浸在修炼中的结果。也正因为如此,十三郎才能对塔山理直气壮地说自己足够努力。因其虽然极少打坐,养气修炼却几乎从未放下;比之一般的闭关修士,有过之而不不及。

  这件事情他没和塔山说,否则必遭责骂,甚至会强令他闭关不可。修士养气是何等紧要之事,十三郎竟然在人员嘈杂处自行其是,蕴含的风险无法估量。然而在他的感受中,虽然初始常有异状发生,但每临气息不调时,胸口的那个“星星”都会发生作用,将紊乱的气息吸走。如此虽然损失了不少法力,但却没有性命之危,自然就放下心来。

  日子一长,这门本事成了他独有了“神通”,只要条件允许,十三郎仅许静坐即可养气修炼,连打坐姿态都无需调整。当然在此时此地,他的态度慎重很多,不仅盘起身体,还不惜法力布置了一层防护光膜,足可应变了。

  时间缓缓流逝,十三郎的气息越发稳定强盛,思绪渐渐为之空明。渐渐地,空间仿佛凝固起来,他于空明中思索,隐隐有所明悟。

  本身具有风之灵根,十三郎对风的感受极为清晰,甚至到了敏感的程度。

  在他的意识中,外面的狂风吸扯有些转变,仿佛不再仅仅针对肉身,而是投入灵魂,与他的元神交汇到一起。这种交汇并非都是带有恶意,而是含有某种亲近之感,仿佛它们要与之融合,化为一个整体。

  “风......”

  口中情不自禁地发出自语,十三郎微闭双目,几乎是不自觉的想要抓住那一丝感觉。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摸到某种门路,触及到某种让他渴望而又陌生的感悟。

  “风本天地生成,自当有其灵性;风灵根就是这种灵性的体现,只是他存在与自然,而是凝聚在肉身而已。”

  “也就是说,它们本属同源!”

  “既然是同源,何来相互排斥之说?又怎么会彼此厮杀,甚至造成伤害!”

  这宗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宛如一道惊雷凌空炸响,让他顿生狂喜之感。没有多做犹豫,他开始主动出击,散开肉身的排斥,任由那股吸力与元神相融。

  融合并不顺利。

  灵根究竟如何诞生,十三郎懵懂不知。他只觉得这种相融存在隔膜,仿佛水与油交汇在一起,虽然竭力彼此透入,更多的确实为了吞噬,而不是结合。与此同时,肉身感受到那种元神离体的趋势,本能的要去阻止。双重阻碍下,他的身体传来阵阵剧痛,元神竟有些飘忽不定,如同要散去一般。

  他从入定中霍然惊醒!

  身体霎拉间恢复掌控,那种艰难的相融戛然而止。十三郎震惊之下查看,全身已冷汗津津,还散发着一股酸臭气息。随后他更发现,自己所坐的位置,竟然朝洞口处挪动了少许。

  “这样的情况……”

  调整好精神后,十三郎重新思索先前的过程,认真体会着那种仿佛元神分离的感觉。他修炼的时间不短,却从来没有如典籍中记载的那样将元神放出体外。因为这种行为风险极大,稍不留神会失去神智,甚至会就此烟消云灭;以他如今的修为,元神尚未稳固的情形下,实不应轻易施展。

  然而那一丝明悟如此清晰,十三郎隐隐有种感觉,一旦能将其掌握,自己对风的理解将会有一个质的突破。反复权衡之后,他最终做出决断,继续尝试。

  他站起身,先感受了一番身体状态,法力已经恢复大半,精神也甚为清明。尤其重要的是,十三郎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轻了不少,外面传来的吸力也不再如之前那样刺骨寒冽,好像有种飘动的感觉。

  定了定神,他没有急于急于开始,而是将周围的环境认真的查看了一番。随后走到洞穴的最深处,途中连续施法,布置了足足五层禁制;每一道禁制上,他都附加了一丝神念,一旦身体与之触碰,自然能有些感应。

  这种方法是为了应急,十三郎禁制的水平太低,他可以感觉到,在狂风的吸扯中,这些禁制维持不了太多时间,而且一旦被狂风所毁,他附加的神念也随之消散,而且是永久性的消散。不过如今他的心思放在领悟上,这些损失已经不能考虑在内了。

  做完这一切,十三郎再次盘膝坐下,收拢精神,继续之前所做的事情。

  时间流转,凭着风灵根与风之前天生的亲近感,他很快找回了那种感觉,遁入到元神与风力的相融之中。

  ...

  …

  

第六十章:再闯阴阳峡(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